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呂炳宏的搜尋結果,共79

  • 遭批消費死者!媽媽嘴呂老闆嘆:「我想知道真相」

    遭批消費死者!媽媽嘴呂老闆嘆:「我想知道真相」

    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呂炳宏等3股東,日前因店長謝依涵殺害陳進福夫婦,遭法院判決須與謝女連帶賠償家屬368萬元。呂炳宏不僅砲轟法院的判決賠償,還在臉書寫出許多疑點及論點。而律師周武榮也在臉書寫道,呂炳宏曾向法院表示謝女的表現良好,才讓謝逃過死刑,直批「謝依涵這條命是你救的」。今日呂再度發文,表示法院硬凹一個不符科學的故事要他賠償,批罵「法官是這樣搞的,大律師您覺得合理嗎?」,並說與周武榮的立場差別就是「我想知道真相,您覺得死者為大吧」。 \n呂炳宏的臉書全文如下: \n1.我不知道大律師有沒有讀過這部到腰部高的卷宗,還是看看判決書就開地圖炮? \n2.陳北北是我好朋友,我絕對不會消費他,您沒看到目前為止我都在炮法官,不去認定事實只會鄉愿的死者為大,創造一個完全不符合科學證據的故事,然後抄來抄去錯誤百出,兜來兜去最後當然兜不攏要硬拗。我能理解您讀了錯誤事實假設的判決書當然就會產生錯誤結論。 \n3.我只寫了法官判決書內出現的94萬,就被您炮消費北北,那我還是直接把“科學證據”跟您報告一下,您知道北北0.038ppm跟老師0.3ppm身上的安眠藥含量相差10倍,胃裡都有一大堆安眠藥,法醫證詞說北北「尚未昏迷」老師超高。法官也不管科學證據就自己寫第五版「兩人店內下藥迷昏,扶出去,殺害」,因為在店內昏迷所以我也要連帶。事實真有法官說的這麼簡單嗎?因為你公司有公司車,「出門-開公司車-撞人,這是個不可分割的因果」,所以公司車出事公司一律用188判賠,法官是這樣搞的,大律師您覺得合理嗎? \n4.隔壁老闆證稱當晚看到謝跟老師二人一起走過門口,還打招呼有回應,沒多久謝一人跑回來,期間都沒看到北北,用藥效跟人證搭配我舉一個例,若老公老婆去咖啡館喝咖啡,老婆頭暈,你會隨便請個咖啡館店員幫你扶太太回去,而你繼續喝咖啡不陪老婆回家?這件事問1000間店,1000對夫妻都不會發生,但偏偏那晚發生,這麼特殊的過程,法官完全不去解釋,只用「兩人店內下藥迷昏,扶出去,殺害為不可分割的因果」,事實真的這麼單純嗎?也煩大律師幫忙想想常理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我的理解是若不是前面三年有94萬的糾葛,三人間的特殊關係,說保守一點可能謝是北北的看護工,我認為常理這過程就會完全成立發生。結果法官只說「兩人店內下藥迷昏,扶出去,殺害」,這完全跟科學證據兜不攏啊! \n5.今天您請來一個員工表現良好,後來走入歧途殺人,法院讓心理師來問事件未發生時大家對他的看法,我照實說他表現良好,大律師難道您會因為他後來殺人而改變說法嗎? \n6.然後法院新聞稿都認證說我不是因為沒檢查謝為客人準備的飲品安全而負責,您舉的例再想想再想想! \n7.我想我們最大的差異在,我想知道真相,您覺得死者為大吧!

  • 不滿媽媽嘴判決 呂炳宏6大點怒斥「甚麼神邏輯?」

    不滿媽媽嘴判決 呂炳宏6大點怒斥「甚麼神邏輯?」

    兇手謝依涵犯下八里雙屍案被判無期免死定讞,「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前雇主呂炳宏及3名股東則必須負連帶賠償死者家屬368萬確定,引發外界輿論紛紛,最高法院22日晚間發出新聞稿,解釋判賠理由,不過仍無法讓部分民眾信服,就連呂炳宏本人也在臉書不滿發文。 \n「老太太單純坐在那裏,也沒躺在地上,也沒趴在桌上,只是雙眼閉起來坐著,掃地的店員看到不以為意沒通知我,這樣叫我沒建立通報機制?說真的如果店員真跑來跟我說待會會發生殺人事件,我才真的會嚇死。」 \n最高法院22日提出的5點說明,其中包含事發地在店內,放任員工公然在咖啡裡摻藥,但雇主卻未察覺及通報,且在員工手冊當中並未提及相關安全注意事項,雇主未盡監督義務,因此必須對於員工侵害顧客行為負責,判決老闆應負僱用人賠償責任。 \n對此,呂炳宏表示不滿判決結果,在臉書寫下2千多字委屈與質疑,並整理成6大點,包含證人扭曲事實、隱私權、監督回報機制、犯案時間點與死者體內劑量等等,直呼「錯誤的事實當然有錯誤的推論,我大概是全台灣最想知道真相的人!」 \n※以下為呂炳宏臉書提出六點委屈與質疑,全文如下: \n1.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遇過官司? \n你們知道民事的事實認定是抄刑事的,而刑事的事實認定如果亂寫(法官刑案一審判決書說針對細節不討論)所以用很簡單的故事來寫事實,店裡下藥、扶出去、用刀殺害,故實情節就這樣,我就被判輸。 \nBUT真的是這樣嗎?我們有很多科學證據去質疑法官認定的「事實」,說個簡單的,例如:北北身上的安眠藥劑量很低,法醫筆錄都說尚未昏迷,民事法官完全不採認,照抄刑事判決事實,說兩個都昏迷,事實根本不符合科學證據,你說我嘔不嘔?然後最嘔的是,事實改變了,謝改判無期徒刑,我的官司還是依照舊事實認定定讞... \n2.我不知道事實可以胡亂扭曲胡亂兜? \n例如社論文中拿法官的胡亂兜的判決內容 「依據店內員工(證人)郭00所證:1.晚上七點半左右走出休息室到客人用餐區時,曾看見陳、張二人對坐,並且張翠萍整個人是坐在椅子上、頭部往右側傾倒,狀似半倒狀態,二個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模樣,臉色很難看;2.晚上八點半左右,再度走到客人用餐區時,仍看到陳、張二人緊閉雙眼,好像沉睡的感覺、坐在原座位上;3.不唯如此,當時也認為陳、張二人特別晚走,覺得很奇怪、不尋常;4.對於以上的看見與不尋常感覺,並沒有任何作為或告知當在店內的呂炳宏。」 \nBUT 明明就科學證據攝影機拍到7:19分兩位老人家走進我店內,飲品都還沒做還沒喝,而那顆安眠藥吃下去要1小時才會發作,7點半就昏了?你信?那這段證詞不是應該證明跟本不是在店裡下藥嗎?結果反說我沒建立通報機制?我真的不知道這是甚麼神邏輯? \n其實我能理解證人也有腦袋不清楚的時候,就像金紙店老闆娘根本沒看到就亂說,我以為法官會明察秋毫,抽絲剝繭,找出真相,沒想到法官也不去認真認定事實,拿A打B、拿B打A。拿錯誤的證詞胡亂兜、抄來抄去,為何不試著看看科學證據,在兜事實呢? \n3.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因果關係的恐怖? \n社論內後面一段就是說下藥扶出去殺害是不可分割的因果,所以我要為最後的損害負責,白話文就是只要牽拖的到老闆,你就得賠,如果公司美工刀被帶出去殺人→賠,開公司車路上看到仇人用力撞→賠,基本上因為道德低落,而故意犯下犯罪案件,這些故意的犯罪殺人行為在保險上都不理賠,但開先例後延伸下去,老闆應該賠不完了,如果真要防止,可能真的每個員工都要帶頭戴式攝影機,我要全時監看全部員工一舉一動,包括上廁所,隱私權?誰知道你會不會在廁所做什麼事啊? \n而最重要的因果都不談,如果不是(陳進福)三年給了謝女94萬(法院認證),引起人性的貪嗔癡,這整件事根本不會發生,明明是私人細故,謝做了萬全準備,是先拿藥準備衣服刀子,約來店裡,伺機而動,我們店裡被利用,卻放大到我必須要為這整件事負連帶賠償責任,法官希望我跟家屬和解賠錢了事,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這根本不關我事吧! \n4.我從來都不知道一個休憩的咖啡館,客人眼睛閉起來睡覺,員工沒報告我這樣算監督不周?沒建立回報機制?店裡當時是營業時間,旁邊還有一桌客人,老太太單純坐在那裏,也沒躺在地上,也沒趴在桌上,只是雙眼閉起來坐著,掃地的店員看到不以為意,沒通知我,這樣叫我沒建立通報機制?說真的,如果店員真跑來跟我說待會會發生殺人事件,我才真的會嚇死。 \n好比說我當晚看到(謝依涵)裙子換褲子,我有問,但是對方用神情自若的玩笑話帶過,試問男性雇主們,你們看到女員工換衣服,你關心一下,對方神情自若定的跟你玩笑話帶過,你會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嗎?我是自以為她是因為MC沾到來換褲子,不過重點是法官你覺得她會跟我說,我剛殺人所以換褲子尼? \n5.到底事實真相是甚麼? \n我也不知道,但我以為事實真相是建立在科學證據上,不過我被判輸的「法官認定事實」一定不是真相。陳北北在我們店裡又暱稱義式不雷縮,北北來店裡5年了,每天都喝「濃縮咖啡」,五年如一日,一杯只有15CC,一口就能乾掉,最後的報告身上安眠藥為38ppm,就藥劑動力學來說,吃下1小時後100多ppm才能發揮藥效,而38ppm大概吃下10到15分鐘(而且磨粉絕對只會更快),所以法醫說「尚未昏迷」。 \n而攝影機明明拍到7:19分到店裡,7:30應該喝到濃縮咖啡了,8:30還在店裡被看到,那濃縮咖啡都喝了一小時了,身上安眠藥劑量怎麼可能這麼低?法官您怎麼會怪7:30的濃縮咖啡?這完全不符合科學證據,結果法官可以都用店裡下藥扶出去殺害來說明整個故事,便宜行事? \n6.到底何時犯案? \n先說說簡單時序,7:19攝影機拍到兩位老人家來店裡、7:30郭店員說看到兩人、8:30郭店員說看到兩人、8:40 隔壁老闆看到謝跟老太太一起手勾手走過店門口,手上還拿東西、8:45郭店員說沒看到三人、8:55謝身上有噴到幾個泥巴(沒血跡),要同事幫她拿衣服換、10:00打烊,大家都離開了、1:30謝被拍到騎車離開。 \n法醫說3點前遇害,不確定時間,身上安眠藥劑量一個為300多、一個為39nm,身上各10~20多刀,結果法官認定,是8:30到8:55遇害,然後我們質疑,才不到半小時,遇害地點在135公尺外,而且有證人看到先帶一位。另一位沒看到,假設如同法官說的事實,謝可以在25分鐘內慢慢的扶兩人然後殺害兩人各10到20刀,來回跑135公尺兩次,重點是回來時身上沒有任何血跡只有泥巴,法官都不會懷疑嗎? \n請問各位柯南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再來10:00~1:30有這麼久的時間在做甚麼?謝女口供說她坐在石頭上發呆,法官你相信嗎?

  • 「錯失兩次救人機會」 媽媽嘴老闆判賠原因曝光

    「錯失兩次救人機會」 媽媽嘴老闆判賠原因曝光

    八里雙屍案全案定讞,最高法院判處「媽媽嘴咖啡店」前雇主呂炳宏及股東負連帶賠償368萬,引起網友議論紛紛,被封為「史上最衰雇主」,呂炳宏則認為自己沒必要連帶負責謝依涵罪責,大嘆「要賣房子了」。對此,最高法院22日晚間提出了五點聲明,說明判決理由,並指出雇主無建制通報及處理流程,錯失兩次救人機會。 \n最高法院認為,媽媽嘴咖啡店雖有員工教育手冊,但該手冊並無關於顧客消費及場所安全的注意事項。據報導,死者陳進福夫婦於102年2月16日當晚到店消費,謝依涵將安眠藥摻入飲料內,行為外觀上看似「執行職務」,且執行地點位於店內,但雇主卻未盡監督注意義務,導致悲劇發生,因此無法免除呂炳宏等人所應負之僱用人責任。 \n而根據最高法院發布新聞稿指出,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及員工在謝依涵犯罪時,錯失了兩次救人機會: \n第一次,店員於當晚七點半左右發現陳進福神情昏沈、臉色難看,卻未上前關心提供協助,亦未通報當時在辦公室內之呂炳宏,造成第一次錯失救人機會。 \n第二次,店員晚間八點半又再到客人用餐區,看到陳進福仍緊閉雙眼坐在座位上,仍未理會,再度錯過救人時機。最高法院認為呂炳宏等人經營之媽媽嘴咖啡店對於顧客在店內發生狀況,或身體不適時應如何處理,並無建制一套通報及處理流程。 \n另外,依照呂炳宏所陳述,謝依涵上班原穿短裙搭配內搭褲,當晚卻更換運動長褲,呂並未注意謝女於工作中離開咖啡店在外落水行為。最高法院認為,顯見媽媽嘴咖啡店對於謝依涵在工作中離開咖啡店的行為,無管理監督機制,因此無法免除雇主等人所應負之僱用人責任。

  • 媽媽嘴老闆判賠五大理由 「醫療糾紛都解決了」

    媽媽嘴老闆判賠五大理由 「醫療糾紛都解決了」

    近日八里雙屍案全案定讞,最高法院判處「媽媽嘴咖啡店」前雇主呂炳宏及股東負連帶賠償368萬,引起網友議論紛紛,為了說服大眾,22日最高法院發出新聞稿,說明何以判決前雇主與該案關聯。對此,台大醫院前副院長王明鉅醫師在臉書酸「徹底解決醫療糾紛的最高法院判決出現了!」 \n最高法院22日提出的5點說明,其中包含事發地在店內,放任員工公然在咖啡裡摻藥,但雇主卻未察覺及通報,且在員工手冊當中並未提及相關安全注意事項,雇主未盡監督義務,因此必須對於員工侵害顧客行為負責,判決老闆應負僱用人賠償責任。 \n說明發布後,仍讓許多民眾不服氣,其中台大醫院前副院長王明鉅在臉書發表個人看法,提及此案與醫療糾紛之間的關聯,假使該案判決使用在醫療糾紛上,也有5大共同特點,讓他直呼:「有了這個判決,醫師們再也不必擔心了。未來任何醫療糾紛,要不然是勝訴,就算敗訴老闆也要連帶賠償。這麼一來,不是所有醫療糾紛的煩惱,全都解決了?」 \n王明鉅臉書提出醫療糾紛論點如下: \n1.在醫療糾紛上,幾乎每一件全是醫院員工的職務範圍,這一點絕無爭議。 \n2.會發生醫療糾紛,常常都有「沒有適時處理病人身體狀況」,不然就不會有糾紛了。在醫院裡尤其是愈大的醫院,病人生命徵象不穩,通常也沒人會去通報醫院老闆。而在主治醫師之上常常也沒有什麼監督機制了。很多醫院也沒有員工手冊,更別提裡面寫這些東西了。 \n3.醫療人員在工作中換衣服的多了,外科醫師一天可能換個五件、八件手術服的也有。 \n4.所有的醫師都是醫院老闆的受僱人,醫療行為都是執行職務。所以要要判醫院老闆賠錢這樣才可以保護第三人。 \n5.判決醫院老闆應負僱用人賠償責任,是因為醫師出了事,是他們對醫師未盡到選任及監督注意義務。所以未來每一件醫師敗訴的醫療糾紛,所有的醫院老闆都應該被判決連帶賠償,「這樣才可以保護第三人之權利」。

  • 媽媽嘴股東呂炳宏等3人判連帶賠償368萬 最高法院說分明

    對於媽媽嘴咖啡店店長謝依函殺害顧客陳進福、張翠萍夫妻一事,刑事部分謝依函判無期徒刑確定,民事部分最高法院判決老闆呂炳宏等3名股東也須連帶賠償被害人張翠萍母親368萬餘元,引起輿論爭議,最高法院今(22)日發出新聞稿說明何以呂炳宏等3名股東要與謝依涵連帶賠償。 \n最高法院106年最高法院說明如下: \n一、該損害賠償事件共有二件上訴本院,分別為(一)張翠萍的母親李寶彩請求呂炳宏、陳唐龍、彭元忠(以下稱呂炳宏等人)依民法第188條僱用人責任之規定,應與謝依涵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經台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600號判決:謝依涵係受僱於呂炳宏等人,該三人應與謝依涵連帶給付李寶彩新台幣(下同)3,680,810元。呂炳宏等人不服,提起第三審上訴,本院106年度台上字第60號以呂炳宏等人之第三審上訴不合法,裁定駁回上訴確定。(二)陳進福之子陳曄、陳晞請求呂炳宏等人或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應與謝依涵連帶賠償事件;台灣高等法院103年度重上字第406號判決,認為謝依涵並非受僱於呂炳宏等人,該三人不用負連帶賠償責任,但認定謝依涵係受僱於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判決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應與謝依涵連帶負責賠償,此事件經本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72號判決,認為謝依涵究竟係受僱於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或係受僱於呂炳宏等人,尚待調查,此攸關應由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或應由呂炳宏等人與謝依涵負連帶賠償責任,故將全案發回臺灣高等法院重新調查審理。 \n二、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600號判決認定謝依涵係在執行職務時殺害張翠萍死亡,呂炳忠等人應負民法第188條之僱用人責任之理由如下: \n(一)陳進福於一○二年二月十六日偕同其妻張翠萍至媽媽嘴咖啡店消費時,謝依涵利用準備飲料之機會,將含有Zolpidem成分之短效型安眠藥加入陳進福夫妻點用之熱咖啡,交其飲用,俟其服用後藥效發作陷於意識不清、不能抗拒之狀態時,再將之扶至店外淡水河邊紅樹林處附近,以預藏之水果刀予以殺害;謝依涵將摻有安眠藥之飲料,交給陳進福夫妻飲用,係其著手實施殺人行為之一部分。一般顧客願在咖啡店消費,係相信可在安全無虞之環境消費始會前往,身任店長為顧客準備飲品本屬謝依涵之職務範圍,其將安眠藥摻入陳進福夫妻於該店所點選之飲品,該行為外觀上具有執行職務之形式,且該店亦為其執行職務之地點,客觀上可認謝依涵係在執行職務,不能以陳進福夫妻生命遭侵害之地點係在淡水河邊紅樹林,非在咖啡店內,即認為與謝依涵執行職務無關。 \n(二)呂炳宏等人合資經營媽媽嘴咖啡店雖有員工教育手冊,惟該手冊並無關於顧客消費及場所安全之注意事項。店員於當晚七點半左右已發現陳進福神情昏沈,臉色難看,卻未予關心,提供協助,亦未通報當時在辦公室內之呂炳宏,甚至於晚間八點半再到客人用餐區,看到陳進福仍緊閉雙眼坐在座位上,仍未理會,致錯失兩次避免不幸事件發生之機會,足認呂炳宏等人經營之媽媽嘴咖啡店對於顧客在店內發生狀況,或身體不適時應如何處理,並無建制一套通報及處理流程,亦未對於店長及其他員工,有無適時處理顧客之身體異常狀況,建立監督之機制。其次,依照呂炳宏所陳述,謝依涵上班原穿短裙搭配內搭褲,當晚呂炳宏看到謝依涵更換運動長褲,詢其原因僅答稱學跳水,並未注意查詢謝依涵於工作中離開咖啡店在外落水之行為,顯見媽媽嘴咖啡店對於身為最資深者或店長之謝依涵,於工作中離開咖啡店之行為,亦無管理監督之機制,致謝依涵得以從容將陷於意識不清、不能抗拒狀態之陳進福扶出店外殺害,呂炳宏等人合資經營之媽媽嘴咖啡店顯然對於謝依涵之監督未盡相當之注意義務,所以無法免除呂炳宏等人所應負之僱用人責任。 \n三、民法第188條第1項所謂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不僅指受僱人因執行其所受命令,或委託之職務本身,或執行該職務所必要之行為,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而言,尚包括受僱人之行為,在客觀上足認為與其執行職務有關之行為在內,例如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及與執行職務之時間或處所有密切關係之行為等,均屬於執行職務,這樣才可以保護第三人之權利,使第三人有獲得賠償之機會,不能將謝依涵在媽媽嘴咖啡店將安眠藥加入咖啡,讓陳進福夫妻飲用,使其意識不清之行為,與嗣後將其扶至店外殺害行為予以分開為兩個個別行為,而謂其在店外之殺害行為,非屬執行職務,呂炳宏等人仍應負僱用人賠償責任。 \n四、民法第188條所以規定僱用人應對於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權利之行為,負連帶賠償責任,無非是因為僱用人藉由受僱人為其工作,因而擴大或延伸其活動範圍,僱用人自應就其選任監督受僱人負注意之義務,以預防受僱人在工作時發生侵害他人權利之情事,注意之範圍包括受僱人之性格、操守等。 \n五、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600號判決認為呂炳宏等人應負僱用人賠償責任,不是因為他們未檢查謝依涵為顧客所準備之飲品是否安全,而是因為他們對謝依涵未盡到選任及監督之注意義務,所以必須對於謝依涵所為侵害顧客之行為負責。上開民法第188條之規定,係僱用人對第三人之責任,僱用人不能因其與受僱人間所生之事由而解免其責任。或謂呂炳宏等人曾遭謝依涵誣陷為共犯,尚須就謝依涵不法行為負責,有失公平云云,惟謝依涵於犯後雖有誣攀呂炳宏等人,亦僅屬呂炳宏等人與謝依涵之內部關係,與呂炳宏等人應對第三人負僱用人賠償責任,係屬二事。

  •  「想殺人先離職」 媽媽嘴效應擴散 老闆無奈

    「想殺人先離職」 媽媽嘴效應擴散 老闆無奈

    八里雙屍案的民事賠償部分,在上週最高法院做出最新判決,判定呂炳宏等三人身為謝依涵的老闆,卻沒有負起管理責任,疏於監督導致她殺害兩人,因此要連帶賠償368萬多元,全案定讞。 \n判決一出除了呂炳宏大聲喊冤之外,也引起KUSO效應,就有人貼出公告要求員工務必在殺人前24小通報主管並辦理離職手續,否則公司一概不負責。

  • 媽媽嘴雙屍案咖啡店老闆判賠 律師這樣解答

    媽媽嘴雙屍案咖啡店老闆判賠 律師這樣解答

    「八里雙屍案」蛇蠍女謝依涵改判無期徒刑定讞,媽媽嘴老闆呂炳宏及2名股東要連帶賠償被害人家屬新台幣368萬元,引發外界議論。對此,律師呂秋遠表示,老闆連帶賠償合乎情理法,但許多人仍感到不服氣,因人與人之間存在信任,當老闆信任員工,怎麼會知道員工會在咖啡裡下安眠藥? \n \n針對此事,律師呂秋遠在臉書發文表示,關於謝依涵殺害兩夫妻的案件,刑事判決已經確定。而被害人家屬對於呂炳宏等人提出民事賠償訴訟,最高法院也判決確定,呂炳宏等人必須賠償被害人家屬368萬。最高法院的意思是,謝依涵當時在咖啡店裡下藥迷昏兩名被害人,還把他們扶出店外,最後在其他地方殺害。謝依涵在咖啡店工作,是咖啡店的員工,當員工利用工作的機會犯法,因為老闆有監督義務,所以就得要連帶負責賠償。 \n呂秋遠說,如果依照高院認定的事實,當時謝依涵在店裡工作,而且負責煮咖啡,在店裡下安眠藥在咖啡裡,讓顧客喝下這杯咖啡,然後又攙扶顧客離開,外觀上看起來,確實是執行咖啡店的工作,所以即便殺人在外,咖啡店的老闆當然要負責,因為如果老闆有用心監督,別讓謝依涵放安眠藥在咖啡裡,看到謝依涵扶顧客出門,多關心兩句,甚至要求其他員工送他們回家,悲劇或許就不會發生了,所以認為老闆沒有負起監督義務,要老闆負擔民事連帶賠償責任,似乎合情合理合法,為什麼許多人還是認為,要老闆賠償不合理? \n \n呂秋遠指出,因為信任人與人的信賴,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信任,一種是信用;所以,如果你是呂炳宏,即便你看到店長在煮咖啡給一個熟客喝,你會不會緊盯著謝依涵,看她有沒有把安眠藥加入咖啡裡?絕對不會,因為他是這麼熟的客人,她又是跟這個客人這麼好的員工,你怎麼可能懷疑謝依涵會對老人家下安眠藥?如果謝依涵看到顧客昏沈,這個顧客是店裡的老客戶,又是她的忘年之交,你會不會要求另一個員工陪同謝依涵,把他們兩個人送回家,才可以回到店裡?絕對不會,員工送老朋友回家,有什麼問題? \n \n呂秋遠表示,這就是判決讓民眾覺得不服氣的地方,講法律都對,但是放到現實生活裡,怎麼看都不對,咖啡在店裡喝的、安眠藥在店裡加的、咖啡是員工煮的,法律上來說,老闆都應該負責。 \n \n呂秋遠說,但是,事實上來說,老闆都無能負責,我這麼信任這個員工,我怎麼知道,她會去殺人,而且是殺害一個這麼熟、這麼要好的顧客?我怎麼會知道,她會在咖啡店裡下安眠藥?我怎麼可能監督她的每一杯咖啡? \n \n而最高法院的判決告訴老闆,「是的!每一杯咖啡你都應該檢查、每一個顧客離去,你都應該關切你的員工送他出門,會不會殺害他。」法律上看,都沒問題,老闆的義務就是得監督員工在工作的時候,不能做違法的事情,但是這時候,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就成為不可能的任務,所以最高法院的判決合法,但是不合情、不合理。 \n呂秋遠最後表示,或許最高法院的要求就是,職場上大概就是一切合法,謝謝指教就好,但是這樣的判決,其實很令人無奈。 \n \n

  • 八里雙屍命案判連帶賠償》太扯!呂炳宏:雇主責任 被無限上綱

    八里雙屍命案判連帶賠償》太扯!呂炳宏:雇主責任 被無限上綱

     八里雙屍命案,最高法院判決凶手謝依涵與媽媽嘴咖啡老板呂炳宏等3人,應連帶賠償被害人張翠萍母親368萬元定讞,呂炳宏昨天無奈表示,謝依涵用來作案的刀、安眠藥都與咖啡店業務無關,「將雇主的責任無限上綱」,恐怕只能賣屋償還鉅款,而法律失去教育意義,毫無道理可言。 \n 呂炳宏說,謝依涵得以免死,就是因為法官不認為謝依涵是強盜殺人,而是因為和死者陳進福有外人難解的「特殊關係」,「既然是私人之間的糾葛,與雇主何干?」 \n 呂炳宏認為,二審判決應連帶賠償368萬元的結果,是基於認定謝依涵強盜殺人的結果,如今認定已改變,最高法院應該重新審理。 \n 呂炳宏表示,法律不僅是道德的最後防線,更應具有教育意義,如今卻錯置因果,何況,謝依涵用來作案的刀、安眠藥都與咖啡店業務無關,判決令人相當無奈。他說,身為雇主,如果當初知道謝依涵和陳進福、張翠萍之間有難解糾葛,一定會傾盡全力協助,「畢竟誰也不願意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n 他指出,「謝依涵殺人,連他媽媽都不用負責,為何我和股東需要賠錢呢?」呂炳宏表示,已向另2名股東買回媽媽嘴股份,2人現已不是股東,不清楚他們是否已得知消息,目前會向律師詢問是否有轉圜空間,否則最後真的要賣屋賠償。

  • 謝依涵殺人他判連帶賠償368萬  呂炳宏:無道理可言

    謝依涵殺人他判連帶賠償368萬 呂炳宏:無道理可言

    謝依涵4年前犯下八里雙屍命案,最高院15日判她與案發時的僱主呂炳宏等3人,應連帶賠償被害人張翠萍母親368萬元定讞,對此,呂炳宏相當無奈「將雇主的責任無限上綱」,表示恐怕只能賣屋償還鉅款,也認為法律失去教育意義,毫無道理可言。 \n \n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呂炳宏當年一度被拖下水嫁禍成雙屍命案共犯,雖然後來證明清白,但仍遭死者張翠萍的母親李寶彩、死者陳進福家屬求償,合計求償金額高達1千萬元。 \n \n呂炳宏說,謝依涵得以被判免死,就是因為法官不認為謝依涵是強盜殺人,而是因為和死者陳進福有外人難解的「特殊關係」,「既然是私人之間的糾葛,與雇主何干?」認為二審法院判決應連陪368萬元的結果是基於認定謝依涵強盜殺人的結果,如今認定已改變,最高法院應重新審理。 \n \n呂炳宏表示,法律是不僅是道德的最後防線,更應具有教育意義,如今卻錯置因果,何況謝依涵用來作案的刀、安眠藥都與咖啡店業務無關,判決令人相當無奈。 \n \n呂炳宏也說,他身為雇主,如果當初知道謝依涵和陳進福、張翠萍之間有難解的糾葛,一定會傾盡全力協助,「畢竟誰也不願意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n \n呂炳宏無奈指出,「謝依涵殺人,連他媽媽都不用負責,為何我和股東需要賠上368萬元?」 \n \n呂炳宏說,另外兩位股東去年已由他買回,兩人現在已經不是股東,還不清楚他們是否已得知消息,目前會向律師詢問是否有轉圜空間,如果沒有,可能真的得賣屋賠償。

  • 新聞聽尉遲》八里雙屍案 呂炳宏謝依涵判賠368萬定讞

    新聞聽尉遲》八里雙屍案 呂炳宏謝依涵判賠368萬定讞

    八里雙屍案 呂炳宏謝依涵4人判賠368萬定讞 \n八里雙屍案,死者張翠萍的母親李寶彩向謝依涵、呂炳宏、兩名股東等4人連帶求償;二審法院判呂炳宏等4人須連賠新台幣368萬元,經上訴,最高法院今天駁回,全案定讞。此外,死者陳進福的家屬,對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謝依涵民事求償部分,二審法院雖然判他們要連帶賠償631萬元,但最高法院今天撤銷原判決,發回高院更審。 \n更多重點新聞請點選廣播收聽 \nmobile移動載具直接收聽,請按下方黑色小方塊【Listen in browser】 \n加入SoundCloud會員收聽,可按橘色方塊【Play on SoundCloud】 \n午間新聞提要: \n1. 豪雨特報 雲林縣一級淹水警戒 \n2. 梅雨鋒徘徊 吳德榮:16至19日最劇烈 \n3. 雪隧科技執法上路 首張罰單122公里超速 \n4. 全球最佳聲譽大學排名 台大唯一入榜 \n5. 不滿俄駭美大選 參院表決通過制裁 \n6. 美聯準會升息1碼 暗示年內還有1次 \n

  • 八里雙屍案 媽媽嘴老闆判決連帶賠368萬元定讞

    新北市八里雙屍命案,死者張翠萍的母親民事求償,一審判媽媽嘴咖啡店負責人呂炳宏及2股東免賠,但高院認為呂男等人因監督管理疏失,2度錯失避免悲劇發生的機會,逆轉改判須與謝依涵連帶賠償張母368萬810元,案經上訴,最高法院今日駁回定讞。 \n \n另一被害人陳進福的兒子提告求償部分,高院判決「媽媽嘴企業公司」須與謝依涵連帶賠償631萬元,但最高法院認為,該公司案發後才申請咖啡飲料店的經營項目,是否有連帶賠償責任,或應由呂等合夥人賠償,應再調查,將此部分廢棄發回高院更審。 \n \n死者家屬委任律師魏憶龍表示,收到判決書後,針對勝訴確定及遭廢棄部分,會再與家屬討論下一步的法律程序,他強調求償的重點是因本案屬社會矚目案件,家屬希望透過司法判決,給社會一個教育的示範。 \n \n2013年2月16日,陳進福、張翠萍夫婦到新北市八里媽媽嘴咖啡店,被店長謝依涵在店內迷昏後殺害,棄置紅樹林。今年4月最高法院認定,謝女再犯風險不高,給予最長期的監禁輔導、教化,可改過遷善重返社會,將她判處無期徒刑、讓她逃過一死確定。 \n \n民事求償部分,謝女遭法院判令連帶賠償近千萬元定讞,但死者家屬怒批,至今一毛也沒賠、根本沒有悔悟。此外,陳進福及張翠萍的家屬,也各向呂炳宏、陳唐龍、彭元忠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與謝女負連帶賠償責任。 \n \n張翠萍母親求償部分,士林地院認為,謝計畫殺人,雇主無法預見防止判決呂等3人免賠,但高院認定,呂炳宏等是謝的雇用人,而謝是在咖啡店內摻安眠藥給張翠萍喝,犯案行為與執行職務相關。 \n \n高院指出,店內員工曾看到張翠萍臉色難看,掙扎想往店外走,後來張與陳進福緊閉雙眼坐在座位上,員工沒有理會也沒通報人在辦公室內的呂炳宏,錯失避免悲劇發生的機會,呂等人對謝及員工未盡監督之責,應負連帶賠償責任。 \n

  • 謝依涵獲判無期徒刑定讞 呂炳宏:真相石沉大海

    謝依涵獲判無期徒刑定讞 呂炳宏:真相石沉大海

    八里媽媽嘴雙屍命案19日最高法院駁回檢方上訴,判決謝依涵無期徒刑定讞,當年被捲入命案的媽媽嘴咖啡店負責人呂炳宏,得知判決結果時驚呼「我以為會更審」,隨即感慨表示,謝依涵犯案動機仍有疑點尚未釐清,謀財害命的判定未解除他心中的疑惑,但隨著判決定讞,真相也石沉大海。 \n \n謝依涵遭判無期徒刑定讞消息傳出,當時人正在台北市上課的呂炳宏接受電訪時表示,法官認為謝依涵殺害乾爹陳進福是「謀財害命」,但陳進福每年給謝依涵90多萬元生活費,如果只是為了錢,根本不會貿然斬斷金援,謝依涵的犯案動機至今令他不解。 \n \n呂炳宏感慨的說,社會大眾都只在乎判決結果,他最在乎的卻是整起案件的真相,原本以為會發回更審,可惜卻在疑點釐清前判決定讞,真相就此石沉大海,謝依涵與陳進福的「特殊關係」是什麼,恐怕只有當事人和死者知道了。

  • 呂炳宏:人云亦云 比謝可怕

    呂炳宏:人云亦云 比謝可怕

     犯下八里雙屍命案的凶嫌謝依涵逃過一死,曾被捲入命案的媽媽嘴咖啡店負責人呂炳宏第一時間得知後,嘆了口氣說,感到意外,並強調「她(謝依涵)不是瘋子」、「應該是要被判刑的」;他也說,案發後檢警潦草調查,任憑外界憑空指述他是共犯,「整個社會人云亦云,比她(謝依涵)更可怕」! \n 謝依涵一、二審均判死刑,歷審認為她毫無悔意,呂炳宏前日接受記者電訪時,也預測謝依涵會判死,昨日告訴他謝案被發回更審,呂詫異的問「真的嗎?」停頓數秒,才嘆了口氣說,對發回更審感到有些意外,「她應該是要被判死刑的」。 \n 呂炳宏說,法院審理、檢警偵辦時,也許有不足之處,若為了小心求證,進而發回更審,被害人陳進福、張翠屏的家屬能夠體諒法官,若是法官「不敢判」,想藉此拖延時間,不符合外界期待的正義,被害人家屬也無法原諒他們。 \n 呂炳宏強調,謝依涵犯案不是情緒衝動、精神錯亂,她與被害人來往3年間,有複雜金錢往來,她殺害親密的乾爹、乾媽,不像犯下北捷隨機殺人案的凶手鄭捷,鄭捷有反社會傾向,外界爭議極大,「至少謝依涵不是瘋子」,她是有預謀的下手。 \n 八里雙屍命案發以來,呂炳宏回想這些日子,他說「我比任何人都還想知道真相」,高等法院判其須連帶賠償630萬元,為了打官司,翻閱上萬字的卷宗,才發現偵辦疑點重重,「謝依涵講什麼信什麼」,檢警潦草帶過事發經過。 \n 呂炳宏說,死亡報告提到被害人酒精濃度等同喝下近3公升啤酒,檢警不起疑嗎?包含共犯、下手時間地點、藥物濃度,許多「該查未查」的疑點,總不能等判死之後才重啟調查,對被害人、無辜受連累的人都無法交代。

  • 謝依涵暫逃死刑 呂炳宏:她應該是要被判刑的

    謝依涵暫逃死刑 呂炳宏:她應該是要被判刑的

    犯下八里雙屍命案的前媽媽嘴咖啡店長謝依涵,今日最高法院宣判撤銷原判,發回更審,謝依涵暫逃一死,對此,曾被捲入命案的媽媽嘴咖啡負責人呂炳宏第一時間得知時,他感到有些意外,並說「她(謝依涵)應該是要被判刑的」。 \n \n謝依涵一審、二審均判死刑,歷審認為她毫無悔意,但最高法院以謝依涵有無教化可能性等理由,認定與醫師鑑定不符,發回高等法院更審;呂炳宏則說,歷審法院審理時,也許有不足之處,若為了小心求證,進而發回更審,能夠體諒。 \n \n呂炳宏仍強調,謝依涵犯案不是因為情緒衝動、精神錯亂,而是因為她跟被害人陳進福有金錢往來,她殺害的是關係親密的乾爹、乾媽,而不像犯下北捷隨機殺人案的鄭捷有爭議,「至少她(謝依涵)不是瘋子」,她是有預謀、目的來下手。 \n \n呂炳宏也說,謝依涵與被害人的因果關係,相信被害人家屬聽到最高院發回更審一事,一定很氣,「她(謝依涵)應該是要被判刑的」,一切仍交給司法決定。

  • 遭謝依涵誣陷殺人判無罪 媽媽嘴老闆竟這麼回

    遭謝依涵誣陷殺人判無罪 媽媽嘴老闆竟這麼回

    八里雙屍命案凶嫌謝依涵涉嫌殺害陳進福夫婦,但在前年3月6日偵訊時,她謊稱受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呂炳宏等3人指使犯案,事後又翻供,最後謝依涵被依偽證罪起訴,呂炳宏當時則差點遭羈押。而士林地院今天審理則認定當初謝依涵作證前的具結程序有瑕疵,因此判她偽證無罪。呂炳宏今天獲知這消息後竟說:「其實我並不恨她。」而謝依涵涉殺害陳進福夫婦的案件也將在明天宣判。 \n \n據《蘋果》報導,呂炳宏說,當初會告謝依涵涉犯偽證罪,是為了自清,希望外界不要再認為他是兇手,呂炳宏說:「其實我並不恨她,我看過卷宗,檢警當時的調查態度確實很輕忽。」 \n呂炳宏表示,有警察曾問謝依涵:「是不是你老闆做的?」呂炳宏痛批檢警說:「哪有這樣問的!」他認為封閉式問話容易誘導回答。 \n \n呂炳宏還忍不住感嘆說,謝依涵過去在他的咖啡店內表現很好,雙屍命案後,他看了命案卷宗,才發現謝依涵其實有他不了解的一面。 \n \n \n \n

  • 謝依涵殺人媽媽嘴判賠千萬

    謝依涵殺人媽媽嘴判賠千萬

     八里雙屍命案被害人陳進福的兒子提告求償,高院昨日判決「媽媽嘴企業」須與謝依涵連帶賠償631萬元;加上今年4月,高院對於張翠萍家屬求償部分,已判決呂炳宏等3股東須與謝女連帶賠償368萬810元,媽媽嘴雇用謝依涵因此共須賠償近千萬元。 \n 負責人:很扯 定上訴 \n 媽媽嘴負責人呂炳宏(見圖,本報資料照片)昨天得知判決結果後表示心情很糟,強調「很扯」,無法接受,他說,謝依涵在店裡下藥、把人帶出去、把人殺掉是犯罪行為,與公司沒有關係,這就好像砂石車司機故意把人撞死,是屬犯罪行為,雇主當然無須負責連帶賠償。 \n 呂炳宏也舉鄭捷案、捷運中山站隨機砍人案為例指出,一名員工從公司帶出1把美工刀殺人,公司是否也應要負連帶責任?高院把加害人的犯罪心理無限上綱,未來雇主應徵員工時,想必會以媽媽嘴事件做為案例,針對公司判賠的部分,他一定會提起上訴。 \n 最高院定讞 即可索賠 \n 該案死者陳進福、張翠萍對謝依涵求償部分,一審判謝須各賠償631萬、368萬餘元,因雙方均未上訴,已告確定,謝依涵須賠償死者家屬共千萬元,但家屬指控,謝至今一毛未賠,未來如果最高法院駁回上訴,認定媽媽嘴須連帶賠償定讞,家屬可向媽媽嘴先行索賠。 \n 今年4月,高院就張翠萍家屬要求咖啡店老闆呂炳宏、2股東連帶賠償部分認定,呂炳宏等人是合夥關係,且是謝女的雇用人,而謝依涵是在媽媽嘴咖啡店內摻安眠藥給張翠萍喝,犯案的行為與執行職務相關,咖啡店雇用人須負連帶賠償責任,逆轉改判要賠。 \n 昨天高院就陳進福兒子要求連帶賠償部分,卻認為呂炳宏、陳唐龍、彭元忠否認有合夥成立媽媽嘴咖啡店,再加上陳的兒子無法舉證3股東有合夥關係,因此依據謝依涵的薪資扣繳憑單,改認定媽媽嘴企業公司才是雇用人,須與謝女連帶賠償。 \n 依扣繳憑單 高院判賠 \n 媽媽嘴咖啡八里店,今年7月拆除部分占用水利地房屋,呂炳宏說,不影響生意,去年也在淡水忠烈祠開設淡水店,生意還算可以。

  • 媽媽嘴賠630萬 呂炳宏:一定會上訴

    媽媽嘴賠630萬 呂炳宏:一定會上訴

    八里雙屍命案被害人陳進福、張翠萍家屬的民事求償,今(21)日高等法院維持一審判決,謝依涵應賠630萬元,呂炳宏3名股東免賠,但雇用謝依涵的「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因疏於監督須負起連帶責任,得和謝依涵連帶賠償630萬元,可上訴;負責人呂炳宏第一時間得知消息時指出,心情很糟,我們一定會上訴。 \n \n呂炳宏說,高院沒有交代為何雇主須負責、賠償,就上次判決以因果論推定,謝依涵在店裡下藥、把人帶出去、把人殺掉是犯罪行為,2者無直接關係,如砂石車司機撞傷人,雇主實須負連帶責任,若司機故意把人撞死,屬犯罪行為,雇主當然無須負責。 \n \n呂炳宏也舉鄭捷案、捷運中山站隨機砍人案為例,他說,一名員工從公司帶出一把美工刀殺人,公司是否要負連帶責任?「這判決真的很奇怪」,沒有辦法接受,高院將加害人的犯罪心理無限上綱,未來雇主應徵,想必「我會是一個案例」,目前針對公司判賠的部分,現在和律師討論中,一定會上訴。

  • 八里雙屍案 媽媽嘴咖啡共須連帶賠近千萬元

    八里雙屍案 媽媽嘴咖啡共須連帶賠近千萬元

    新北市八里雙屍命案,被害人陳進福的兒子提告求償,高院今日判決媽媽嘴咖啡店須與謝依涵連帶賠償631萬元。加上今年3月高院對於張翠萍家屬求償部分,認定當時人在咖啡店的呂炳宏,因監督管理疏失,兩度錯失避免悲劇發生的機會,判決呂炳宏等股東須與謝連帶賠償368萬810元,總計媽媽嘴因雇用謝女因此要賠償近千萬元,全案可上訴。

  • 二審判賠 媽媽嘴呂炳宏:上訴到底

    二審判賠 媽媽嘴呂炳宏:上訴到底

    犯下八里雙屍命案的蛇蠍女謝依涵,殺害熟客陳進福、張翠萍夫婦,家屬分別對謝依涵,以及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呂炳宏與股東陳唐龍、彭元忠求償。3人一審獲判免賠,但高等法院今(31)日二審卻改判,須連帶賠償368萬元。 \n \n高等法院認為,呂炳宏等人是謝依涵的雇主,對於謝依涵在工作上有監督責任,因此改判,仍可上訴。對此,人在店裡的呂炳宏表示「傻眼」無法接受,絕對上訴到底。 \n \n「絕對不付錢。」他說,稍早得知判決結果,始料未及,雇用謝依涵是來煮咖啡,不是來下藥殺人。他相信人性,也相信員工泡好咖啡,謝依涵絕對有犯錯,且為非常嚴重的錯,必須為自己負責,而非究責雇主,否則以後不敢再請員工。

  • 雙屍案媽媽嘴賠368萬 呂炳宏:難接受

    犯下八里雙屍命案的謝依涵,目前案子還在高院更審,但他服務的媽媽嘴咖啡店遭被害人陳進福夫妻的家屬提出民事賠償,一審老闆呂炳宏及股東等人獲判免賠,但家屬不服提上訴,最後高等法院認為,呂炳宏等人是謝依涵的雇主,對於謝依涵在工作上有監督責任,因此改判3人須與謝依涵連帶賠償368萬元,還可上訴,來看媽媽嘴老闆呂炳宏的最新說法。 \n \n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