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呂禮詩的搜尋結果,共32

  • 陸男乘橡皮艇偷渡一路暢通?專家:警示海軍海巡有偵測裝備需求

    陸男乘橡皮艇偷渡一路暢通?專家:警示海軍海巡有偵測裝備需求

    大陸1名33歲周姓男子,4月30日從福建省乘橡皮艇,花費近13小時橫越台灣海峽抵達台中港,爬上岸後向路人求助遭逮,離譜事件引發後續討論;前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教官呂禮詩認為,依當時的浪高,雷達確實難以偵測到橡皮艇,必須透過科技執法,以紅外線熱像儀重疊探測,如此也警示了海軍和海巡署的裝備部署需求。 呂禮詩臉書上發文表示,軍規橡皮艇要橫越海峽絕對可以,但要會選時間、海象和導航,質疑陸男「真的有這麼厲害?」據中央氣象局測站資料顯示,陸男在石獅市出發的浪高正是0.4公尺趨緩至0.2公尺、風力從3級轉至2級,台中港登陸時也約莫如此,但該資料是即時海象,「如何事先從簡略的氣象預報中得知呢?」 此外,呂禮詩說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導航,在茫茫大海中,要不是用指北(南)針,就是手機定位,而且福建省必須以手機「八閩健康碼」APP才能出入,陸男還要扛著42公斤的橡皮艇,怎麼會不引人側目?直言「太多的巧合湊在一起,絕對是不是巧合!」 而外界一直討論海軍和海巡署是否失職,呂禮詩也直言浪高也相對證明如此小的橡皮艇能剛好隱沒在海浪中,雷達難以濾除雜波、又要抓到小目標,必須透過「紅外線熱像儀系統」的重疊部署,因此此事件正好警示了海軍和海巡署的裝備及部署需求,他也強調「1人1艇能夠成功,並不代表百人百艇或千人千艇也能複製。」

  • 陸護衛艦現蹤東北海域衛星照曝光 台日雙艦監控專家呼籲:小心這點

    陸護衛艦現蹤東北海域衛星照曝光 台日雙艦監控專家呼籲:小心這點

    大陸東部戰區的054A飛彈護衛艦「濱州號」(舷號515),5月1日在台灣和與那國島之間的海域通過,進入東海後,今天凌晨現身台灣東北方海域,台日雙方均嚴密監控,我國海軍派出基隆級艦,日本海上自衛隊也派出護衛艦共同監控。但軍事專家認為,根據陸艦航跡,以及空中還有反潛機與電偵機出現,顯示共軍正積極經營東部水下戰場,不可不愼。 前海軍新江艦艦長呂禮詩表示,從統合幕僚監部公布的報告看來,隸屬於大陸東部戰區的054A飛彈護衛艦「濱州號」(舷號515)從4月30日凌晨1點左右出現在宮古島的北北東約150公里處;隨後該艦在沖繩和宮古島之間的海域中向南航行,5月1日,在台灣和與那國島之間的海域通過,進入東海。 呂禮詩認為如果搭配昨天國防部的即時軍事動態可以發現,從南海通過巴士海峽進入東部海域的運八反潛機和穿越宮古海峽至東部海域的運九情報搜集機,與濱州艦同時執行的是「海空聯合反潛操演」。 呂禮詩還舉他在2018年6月25日以「益陽艦下面藏著攻擊潛艦?」為題,投書媒體,在文中就其中提到:潛艦為了隱蔽行蹤,經常於水面艦船下方潛航;當時見報後,大陸解放軍即減少054A單艦通過宮古海峽,而改以向北穿越對馬海峽。 因此呂禮詩研判,這次054A單艦在台灣東部海域活動,空中還有反潛機和情報搜集機伴護,足見解放軍已在東部進行「海空聯合反潛操演」,經營東部水下戰場。面對此一新情勢,國軍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 前艦長呂禮詩曝海軍演習 總司令只問一句話

    前艦長呂禮詩曝海軍演習 總司令只問一句話

    RJ軍事新聞週報近日在Youtube直播邀請曾經擔任海軍新江艦少校艦長的呂禮詩,聊聊在海軍的甘苦。呂禮詩透露,他曾經在澎湖經歷一次演習,當時海軍總司令只問一句話:「你們要什麼」! 呂禮詩首先介紹,海軍的軍艦分為三級,一級艦例如成功級、康定級、濟陽級、基隆級,艦長是上校;二級艦大部分是中字號或是勤務艦艇,艦長是中校;三級艦以錦江級最多,艦長是少校。 呂禮詩表示,錦江級艦是600噸,要執行偵巡,還有外島運補護航。呂禮詩說,他曾帶中字號軍艦越過海峽中線,到金門料羅灣進行運補。 主持人RJ詢問,錦江級艦任務繁多,是否因為單位操作成本比較低?呂禮詩艦長答稱,錦江級艦操作成本當然比較低,因為人員配置比較少,也最好用。因為是國艦國造,所以裝備壞了可以在高雄鼓山的船舶專門店去補充料配件。 RJ問到,海軍聽說很迷信,例如舷號沒有「4」?呂禮詩說,從維京海盜時代船上就有很多禁忌習俗。他回憶在海軍官校,大家就不太吃「一整條魚」,但還是有吃魚。吃魚時,年班最菜的學弟要負責把魚刺挑出來,因為海軍不能「翻魚」。因此他後來當艦長就規定,除非靠港,否則一出海就不吃魚。 呂禮詩也告訴觀眾,在海上要聽天命的時候,會出現很多無法解釋的事情。他女兒問他怎都不去坐郵輪?他回答到,大海翻臉是很快、很恐怖的,前一小時還是平靜無波、享受陽光,然後東北季風南下,就變成窮風惡浪。 大家害怕的暈船問題,呂禮詩自豪他自己從不會暈船,一般人只要上船3個月就不會暈船,撐過5級浪,4級浪就不暈了,撐過8級浪,6、7級浪就不暈了。但是撐過8級浪,雖不會暈船,一下船就暈「地」,走在路上會搖搖晃晃,以為地面在晃,其實是人在晃,因為半規管的問題。 他也說冬季澎湖的風到底有多大,新江艦冬天在澎湖靠港時,風大到可以把嘴巴裡的口水吹出來。當船要靠到碼頭上,有可能會撞到碼頭,也有可能會「放風箏」,就是纜繩上岸後,船一下進一下退,很容易斷纜,纜一斷,對人員非死即傷。但現在用蛇纜,比較不容易斷纜。最好的狀況,是申請小艇,由小艇將軍艦慢慢推進碼頭,但他申請小艇,都被回說沒有小艇喔。等他停好船,過半小時,成功級艦也進港,小艇就出現了,成功級艦是由小艇慢慢推進去的。 呂禮詩回憶,後來他到澎湖當飛彈長,經歷一次演習,當時是海軍總司令親自督導,只問一句話:「你們要甚麼」!並直接問參謀,有沒有這些裝備?有!3天內可否運送?可以!這樣就完成督導會議。 呂禮詩是中正預校、海軍官校畢業,曾任海軍官校教官,新江艦少校艦長。

  • 陸加大對台軍事施壓 台退役艦長:解放軍5年內無攻台實力

    陸加大對台軍事施壓 台退役艦長:解放軍5年內無攻台實力

    大陸近日在台海周邊不斷進行軍事演習,外界討論大陸武力犯台的預測也愈來越多。已退役的台灣前海軍艦長呂禮詩接受外媒訪問時指出,目前解放軍軍機進入防空識別區或跨越海峽中線只是施壓,真正的攻台還沒準備好,5年後第3艘航母與兩棲攻擊艦完成也未必就能攻台,還要看訓練情況。 呂禮詩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從軍事專業上來看台海戰事可能性時,做了上述表示。他說,解放軍頻繁地出現在台灣的西南防空識別區,同時也做跨越海峽中線飛行,這是施加於台灣的壓力。海峽中線的問題現在就是搞法律戰,要宣示說沒有這件事,不管是防空識別區或者是海峽中線其實都沒有國際法的相關法源依據,只要沒有到領空裡面都不會引發軍事衝突。 呂禮詩指出,最近台灣在討論「第一擊」的問題,反映出空軍正在研擬未來解放軍戰機真的進入台灣領空的時候,台灣進行監控伴飛的戰鬥機可以做什麼樣的反制。 對於外媒傳出解放軍可能在1月攻打台灣,呂禮詩說,其實這個是登在《議事錄》雜誌期刊(Proceedings)上面,這是個類似海軍學術月刊,他的寫法是把人事時地物都點出來了,很像是敵情研判,當然接下來就會有戰術的想定或推演,倒不是說真的會發生。 呂禮詩認為,民主國家都會有政權輪替,新手上路都還不熟練的狀態之下,是動武最好的時機。但是大陸武力攻台今年到明年不會發生, 因為解放軍還沒有準備好。最少5年,解放軍第三艘航母以及兩棲攻擊艦才會準備好。5年之後也未必可以,要看當時的訓練狀況。 對於「首戰即終戰」的說法,呂禮詩解釋道,這是解放軍的說法,要100個小時之內解決,因為要避免國際的制裁、一些反制還有美日的援台,所以要壓縮時間。但是,台灣反擊的力量可能比他們想像的要強,而且現在還不斷取得具有部分的攻擊能力的軍備。 呂禮詩說,大陸軍力慢慢地提升,從單一軍種到集合各軍種的聯合作戰,未來會有比較完整的聯合作戰能力。從目前東海的訓練看起來,這一系列軍演其實是在做非常基礎的沿岸的防空跟制海的訓練,或者實彈射擊這類活動。這些包含岸防部隊與海軍艦艇,當我們不斷地強調要買到MQ-9 這種「海上衛士」無人機的時候,他們就開始加強沿海這些防空炮兵的區域訓練。 此外,渤海的訓練比較特別,渤海靠大連和青島非常近。山東號航空母艦現在是在大連,遼寧號是在青島,所以他們現在正在進行雙航母的訓練。這其實不是要做遠海作戰,而是近岸作戰。 呂禮詩最後指出,大陸有些事情已經做過頭了,軍事發展已經超過防務需要,很顯然的不只是單純增加自己的防衛力量,還有往外發展的趨勢。至於美國未來會怎麼做,就看台美未來的關係會不會更緊密,或是大陸是否會做得更誇張。這絕不是單方面的決定,而是多方面的一個競合結果。要看每一個時段中美台三方面到底是產生什麼樣的不平衡。

  • 傳東沙島佈滿共軍雷達光點?前海軍艦長爆2大可能

    傳東沙島佈滿共軍雷達光點?前海軍艦長爆2大可能

    大陸解放軍近期在黃、渤海一代進行軍演,但台海周邊情勢也沒因此穩定,國防部昨表示,上午有超過20架中共解放軍SU-30、殲10等多型戰機,搭配反潛機分批次飛進我方西南防空識別區,甚至傳出派多艘海軍作戰艦包圍東沙島「雷達上的光點幾乎把東沙島團團包圍」。對此。前海軍新江艦長呂禮詩也給出分析結果。 國防部今天也發出新聞稿證實,今早共軍再派共機蘇愷30、運八等多型機,進入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活動,我空軍派遣空中兵力嚴密監控、應對。 對於解放軍頻繁擾台,昨天戰管雷達光點,一度團團包圍、布滿整個東沙島周圍,情勢高度危機,據指出,參謀總長黃曙光上將昨天進入衡山指揮所坐鎮。 國軍則派出E2T預警機、各式主戰機、軍艦,甚至美軍的EP-8電偵機,都同時出現在東沙周圍。 前海軍新江艦長,海軍官校教官呂禮詩分析,如果是海上民兵,因為船速不如軍艦、會提早出發,這種大規模的海上集結很難不被衛星及來往於南海的美軍海上巡邏機發現。但如果空中兵力有運八(九)隨行,就不能不考慮「電子攻擊」(Electronic Attack, EA)的可能性。 呂禮詩說,媒體報導稱「雷達上的光點幾乎把東沙島團團包圍」的描述,極可能是「脈衝調變干擾」(pulse-modulated jamming)。因解放軍目前具有電子攻擊的除了運八干擾機外,在各型戰機加掛電戰筴艙後,也可以進行伴隨式(escort Jamming, EJ)或旁立式(stand-off jamming, SOJ);此外,無人機是否也有可能為之,亦必須一併考量。

  • 美艦月餘未來台 改變策略引關注

    美艦月餘未來台 改變策略引關注

     前海軍艦長,長期關注美、陸軍艦動態的退役軍官呂禮詩昨天在臉書表示,至昨天為止,美艦已1個月又10天未穿越台海,不見蹤影,相當不尋常,是否意味著美艦走台海周期有變化,值得觀察。  呂禮詩表示,從2018年10月迄今,除了每年12月過耶誕節外,美艦「常態化」穿越台灣海峽,其中只有去年6月例外;今年4月,柏克級神盾驅逐艦「貝瑞號」(USS Barry DDG 52)甚至穿越了2次;台灣海峽被名嘴們形容戰雲密布、一觸即發。但自6月4日柏克級神盾驅逐艦「羅素號」(USS RUSSELL DDG 59)通過台灣海峽後,直到昨天,已過了1個月又10天,仍不見美艦的蹤影。  呂禮詩指出,美艦穿越台海的常態化改變了嗎?又為什麼改變?可能要回頭去看去年6月的例外,發生了什麼事。美國前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在6月23日出版的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其實給了一個答案。  波頓書中指出,川普去年6月在大阪舉行的G20峰會與習近平會面時,將貿易談判與自己的政治利益掛鉤,要求大陸購買美國農產品,以幫助他贏得農業州選票。  呂禮詩說,美艦的常態化發生變化,希望只是一時的兵力轉用,而不是如去年大阪G20峰會般,川普總統的心中,只有自己的選戰考量。

  • 陸計畫東沙與東海大軍演   專家:常態性訓練

    陸計畫東沙與東海大軍演 專家:常態性訓練

    外傳大陸解放軍將於蔡英文總統520就職典禮後,於東海進行軍演,日本《共同社》更驚爆,消息人士指出,解放軍將於8月份在海南島附近南海海域舉行大規模登陸演習,模擬奪取東沙群島。但軍事專家呂禮詩根據大陸海事局昨(11日)公布長達2個半月的演習射擊通報顯示,東海軍演範圍僅25公里,只能視為常態化訓練。 前海軍新江艦艦長、海軍官校教官呂禮詩分析,解放軍公布長達二個半月的「冀航通(2020)0063號」射擊通告,真的是為了蔡總統就職的武嚇嗎? 呂禮詩分析,首先,這個射擊通告的基點(0514至0731點)向外延伸25公里的方位090至186形成的紅色虛線扇區,範圍其實很小;就連已經實施了二天的「冀航警0104」所劃設的區域1及區域2(白、黃線區域)都比不上。 大陸海事局還公布另一項工程招標文件,呂禮詩強調,依據當地工程招標案,更清楚的說明了,這項軍演應該就是只能試射紅旗-10的無人靶機的靶區;若說的重鹹些,也就是直-9D直升機對水面目標進行鷹擊-9反艦飛彈的射擊區域。這個射擊通告只能視為解放軍北部戰區拉練部隊的常態化訓練。但呂禮詩也語帶玄機表示,照片中不過紅色實線的區域和沙灘可能很有事。

  • 陸網軍頻攻擊我企業 專家:不可忽視的牛刀小試

    陸網軍頻攻擊我企業 專家:不可忽視的牛刀小試

    中油公司及台塑集團電腦、導體封測大廠力成企業資訊系統近日紛紛受到惡意攻擊。國安單位透露,這些都是來自大陸的APT〈進階持續性威脅〉有計畫的惡意攻擊和取得資料,並選擇在520總統就職前擾亂我方。軍事專表示,這是陸方「不可忽視的牛刀小試」,從日前我海軍磐石艦、大陸遼寧艦以及空軍F-16V測試時的航機遭刻意誤標位置等蛛絲馬跡,就可看出大陸進行「超限戰」的目標與重點。 前海軍新江艦長、海軍官校教官呂禮詩分析,從近來大陸網軍不斷對我方企業實施攻擊,其實早有跡象,但這就是陸方「不可忽視的牛刀小試」。呂禮詩表示,3月27日AIS標定敦睦遠航中的磐石艦出現在江蘇南通市;4月9日AIS顯示解放軍遼寧艦在海峽中線「捕魚」(engaged in fishing);5月1日Flightrader24顯示F-16V測試機穿越中線於福建莆田沿岸折返。 包括4月23日通報疾管署電子郵件帳密遭駭,5月4日中油資訊系統被駭、台塑集團抓到檔案病毒,半導體業記憶體封測廠力成也傳遭病毒攻擊。 呂禮詩表示,上述資安事件,可以從解放軍空軍少將喬良近日發表「台灣問題攸關國運不可輕率急進」的文章張看出端倪,但並非重點,而是台灣最近軍方及基礎設施遇到的問題。呂理詩呼籲相關單位,可以再回頭溫習一下喬良的《超限戰》,就不難理解大陸新型態資訊戰的目標是什麼。 國安人士也表示,大陸最近動作頻頻,頗有刻意展現大陸網軍實力的意味,相關單位不可忽視,尤其下一波針目標對象可能為我國最重要的半導體業,因此已經提出示警。

  • 退役艦長曝海軍生活內幕 這些「可以做、不能說」

    退役艦長曝海軍生活內幕 這些「可以做、不能說」

    海軍敦睦艦隊磐石艦爆發多人感染新冠肺炎,目前已累計27例確診,防疫過程引起外界爭議,對此,前海軍艦長呂禮詩也在節目揭密,國軍在船上的生活。 呂禮詩在《新聞挖挖哇》透露,一般海軍的伙食經費比陸軍好,主持人鄭弘儀也好奇問,「在軍艦上可以釣魚嗎?」這也讓呂禮詩有些尷尬,但他坦言有時可以,最新鮮釣上來時,直接做生魚片,剩下再做魚排,不過他的艦隊很少釣魚。 不過他知道因為美軍航行時間通常更長,所以在沒有敵情下是開放的,還可在甲板上烤肉、跳下水游泳等,呂禮詩坦言:「不過一般我們中華民國海軍,這些都是可以做、不能說的。」 鄭弘儀也問到,艦長會不會管到艦上官兵的健康狀況?呂禮詩表示當然會,艦長是從上到下都管,但一個人一定沒辦法,還是要靠各幹部的團隊共同合作,每天會有3次匯報,而船上其實很狹窄,加上要操演,防疫措施其實很難實施,但他也認為資料要確實公開,不要隱匿。 呂禮詩也說官兵的輪班分3班制,若有靠港,休假的人可以出去走走,吃想吃的東西,加上現在港口都有便利商店,所以晚上偷下去買東西也不無可能,事實證明,在放行下船前,就有人偷跑到過超商買東西。

  • 鄭弘儀問國軍穿軍服如何尋歡?他曝下船前「驚人內幕」

    鄭弘儀問國軍穿軍服如何尋歡?他曝下船前「驚人內幕」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海軍磐石艦28名軍官確診,其中2位官兵下船後疑似到摩鐵「約炮」,也讓台灣出現防疫破口,但據悉軍艦若在國外靠港,官兵下船都會穿軍服,這讓主持人鄭弘儀好奇詢問:「穿軍服怎麼尋歡」?對此前海軍艦長也爆出驚人內幕。 前海軍艦長呂禮詩,上節目《新聞挖挖哇》表示通常軍艦在外國靠港,若是身處邦交國就必須身穿軍服,這也讓官兵通常不敢出入不正當場所,但為了預防不慎「擦槍走火」,他表示醫官會在官兵下船前發給每人兩個保險套,而通常拿到的都不是有品牌的保險套,而是家庭計畫使用的保險套。 至於公布官兵上摩鐵是否涉及隱私?對此陳時中回應:「在我們認為可以公布的範圍,然後長的時間,我們來公布」,這讓網紅丹妮婊姐大讚陳時中也覺得摩鐵約砲是人之常情,只能說是格局太大。

  • 敏感時期山東艦穿越台海 兩岸專家分析不同調

    敏感時期山東艦穿越台海 兩岸專家分析不同調

    大陸首艘國產航母山東艦昨日再度航經台灣海峽後,島內一些媒體趁勢炒作「大陸威脅論」,而究其動機,台灣與大陸軍事專家卻有不同看法。台灣專家呂禮詩認為山東艦北返是為躲颱風,而大陸專家李傑則認為是返回大連造船廠,完成最後的收尾工程。 中國首艘自製航空母艦山東艦昨天由南向北穿越台灣海峽,因正值選舉熱季,台灣部份媒體趁勢炒作,聲稱大陸航母在選舉夕的敏感時刻航經台灣海峽,是「文攻武嚇,內外加壓」。不過台灣軍事專家呂禮詩表示,「能不能先別扯選舉?」他分析稱,山東艦剛成軍就急忙出港向北通過台灣海峽,其實是為了防颱風。而大陸軍事專家李傑則認為是返回建造山東艦的船廠做最後的收尾工程。 陸媒《環球時報》訪問大陸軍事專家李傑表示,山東艦此時經過台灣海峽可能有3種目的:首先是它會不會回到大連船廠;其次是到山東青島另一個航母基地串串門;第三是有可能進行出島鏈訓練=. 其中返回造船廠的可能性比較大。 李傑說,山東艦過去的海試都是在黃海、渤海家門口鄰近海域,無論是海域面積還是水深都有限;到南海航行距離最遠,試驗海區面積最大、水深最深,同時又是高溫高鹽高濕,是試驗環境和條件最為複雜的一次海試,這對山東艦是新的考驗。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副院長張文生則對《環球時報》表示,山東艦第二次通過台灣海峽是一種正常行為,它反映我們的艦艇不僅有權通過台灣海峽,而且隨時可以通過,完全有能力應對台海事態。他認為,航母通過台灣海峽顯示了大陸軍力的強大,對島內「台獨」勢力是一種威懾作用。

  • 陸自製航艦通過台海  專家:尚未形成戰力

    陸自製航艦通過台海 專家:尚未形成戰力

    大陸首艘自製航空母艦002於17日航經台灣海峽,針對這次航行目的,學者及專家認為,由於冬季天氣系統即將南下,研判移往海南島訓練,由於目前尚未形成戰力,因此「測試的意義大於政治意義」。 《中央社》引述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前教官、新江艦前艦長呂禮詩的分析稱,軍艦要出廠、交付軍方前,軍方會進行「總會試」,並針對航行速率、各舵角旋迴圈是否符合技術規範要求,針對相關缺點改進後,共軍才會進行接艦。 呂禮詩表示,日本北海道已下起大雪,代表冬季天氣系統即將南下,而大連是造船廠並非基地,為避免下雪等因素導致甲板結冰,進而影響成軍訓練時程,包括共軍遼寧艦在內,以往都移往海南島進行,因此002這次通過台灣海峽應與民進黨的「英德配」無關,也並非有針對性。 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表示,002在大連周邊海域完成電力、通訊、雷達等測試後,推測準備由北向南進行約1萬公里的航程,也是002首次的遠距離航行,但002目前尚未形成戰力,「測試的意義大於政治意義」。 蘇紫雲指出,002與遼寧號均無蒸汽或電磁彈射艦載機,而是採用傳統的滑跳甲板,當冷空氣南下造成大風或甲板結冰時,就可能無法進行艦載機的訓練、甚至造成墜機危險,因此在冬季前往南方訓練也較為合理。 蘇紫雲表示,大陸第3艘航艦目前正在長興島興建,根據公開的衛星照片,可推算出介於7萬噸至8萬噸的常規航艦,從長興造船廠船塢、起重架規模,可以猜出這艘正在興建中的航艦具有遠洋作戰能力,且搭配不易受到海象影響的彈射器。 蘇紫雲指出,曾有人發現共軍的航艦基地的地面有兩種不同的彈射器,分別是「蒸汽彈射」及「電磁彈射」,不同的艦載機彈射方式連動航艦的構造布局,但蒸氣彈射會耗費大量燃料、電磁彈射則是耗費大量電力,這些都是未來可以觀察的方向。他也提到,由於共軍曾長期派員在巴西擔任觀察員,對於蒸汽彈射器實務原理來自巴西;而電磁彈射的經驗則來自上海的磁浮列車。 據國防部公開訊息稱,此次共軍002航艦航經台灣海峽,為日前海試後首次通過;而另一艘共軍航空母艦「遼寧號」,上次通過台灣海峽,則是今年6月25日。 軍方指出,美日都有艦艇尾隨在002航艦後,美國海軍部分是神盾艦韋恩.邁耶號(USG Wayne E. Meyer DDG 108),日本部分是自衛隊神盾艦島風艦(DDG 172) 。而我方海軍艦隊則自昨晚起就派成功級艦在海峽進行監控。

  • 錄下慶富關鍵錄音 呂禮詩發不自殺聲明

    錄下慶富關鍵錄音 呂禮詩發不自殺聲明

    海軍指出,因慶富公司已「完成」首艘獵雷艦脫模,才撥款第3期24億元;但昨媒體爆出錄音檔,質疑「未完成」脫膜,海軍就急付款;海軍則出示證明文件駁斥。而錄下錄音檔的前海軍官校軍事科學部教官呂禮詩,昨晚透過臉書,發出「不自殺聲明」。 《聯合晚報》昨報導,曝光錄音顯示,慶富副董事長陳偉志曾向軍方高層自承,9月底是才要「準備脫模」,而非海軍聲稱的「脫模完成」;側錄包括陳偉志催款實錄等。當時是105年9月16日高雄國際海事船舶暨國防工業展開幕,呂禮詩打開他的錄音機,錄到關鍵音檔。 海軍昨在記者會上,出示獵雷艦脫模證明文件,證明單在2016年10月3日簽訂,上有海軍監造組與慶富專案經理人簽名,證明9月27日首艘獵雷艦已在義大利IM船廠完成脫模工程。而有關提前支付慶富24億元的爭議,國防部表示,將移請地檢署查辦,若有違法,絕不徇私。 以下為呂禮詩「不自殺聲明」: (因呂禮詩臉書未設公開,此為《聯合新聞網》刊載內容) 本人在此特地聲明: 本人樂觀開朗,身體健康,無任何使我困擾之慢性病或心理疾病,故絕不可能做出任何看似自殺之行為。 本人從無睡眠困擾,故不需服用安眠藥。 本人不酗酒亦不吸毒,也絕不會接近下列地點: 開放性水域。 無救生員之游泳池。 有高壓、危險氣體,或密閉式未經抽氣處理之地下室、蓄水池、水桶等。 無安全護欄之任何高處。 任何施工地點(拆政府除外),包括製作消波塊之工地。 任何以上未提及但為一般人正常不會前往之地點。 本人恪遵下列事項: 車輛上路前會檢查煞車部件、油門線等,並會在加油前關閉車輛電源與行動電話。 絕不擅搶黃燈、闖紅燈。 乘坐任何軌道類交通工具一定退到警戒線後一步以上,直到車輛停妥。 騎乘機車必戴安全帽;乘車必繫安全帶。 絕不接近任何會放射對人體有立即危害的輻射之場所(如核電廠)或設備。 颱風天不登山、不觀浪。 本人將盡可能注意電器、瓦斯、火源之使用。 本人居住之房屋均使用符合法規之電路電線,絕無電線走火之可能; 也絕未在家中放置過量可燃性氣體或液體。 浴室中除該有之照明外,不放置任何電器用品,並在睡覺前關閉除電燈、冰箱、電扇外之所有電器開關。 本人絕不會與隨機的不明人士起衝突,並盡可能保護自我人身安全。 所以若網友在看完此聲明之後,近期或將來發現此帳號不再上線,請幫我討回公道,謝謝。(完)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 海軍還能僥倖幾次?

     1天之內海軍基隆級艦在南方的高雄及北邊的蘇澳發生樣態不同的碰撞事件:併靠在旗津碼頭外檔的左營艦艦艉遭化學船「永富三號」碰撞;基隆艦則是在蘇澳進港時與漁船「金福恩2號」交叉相遇、發生擦碰。兩起海事原因雖各不同,但今年以來海軍的海事頻仍卻是不爭的事實。  以左營艦而言,雖然併靠蘇澳艦的外檔,並未與《商港法》、《商港港務管理規則》與《高雄港船舶繫泊作業要點》等法規有違,但若加上船台,其寬度已超過「巴拿馬極限型」的32.2公尺,以其瀕臨高雄港一港口迴船池的位置,實應有更高的警覺性及防處作為。  此一海事凸顯了海軍主戰兵力中至為重要的基隆級艦,自2005年返國成軍以來,因為擴建左營港的「威海計畫」持續延宕,始終只能「蝸居」在蘇澳與旗津兩港,且因蘇澳港的地理環境及港灣特性不適合防颱,只能遠赴台中或高雄;但2年前馬公艦在台中港防颱時,亦因油輪斷纜漂流碰撞而造成艦體部分變形,目前改採的「遠海機動防颱」雖解燃眉之急,但也不是長久之計。  至於基隆艦與漁船的碰撞意外,如果由漁船的碰撞位置研判,應是「交叉相遇」處理不當所致。依據《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的規定:見他船在其右舷者,應避讓他船;也就是基隆艦應主動避讓漁船。  雖然基隆艦滿載排水量接近萬噸,但以其雙舵與可變螺距雙俥推進系統而言,採取《避碰規則》第16條「應儘可能及早採取明確措施,遠離他船」,並非難事;且軍艦航行除了戰鬥系統併用導航雷達及平面雷達偵蒐目標外,尚有左右舷瞭望、巡查長、正副值更官及艦長等人員配置,掌握水面目標的動態。未能及早發現漁船並採取避讓作為,可能才是事故的主因!  依筆者在海軍服役20年並擔任飛彈巡邏艦長的資歷,實務上的確經常遭遇漁船「搶船頭」的狀況,但《避碰規則》並未排除軍艦航行時與其他船舶的權利義務關係,且漁港多與各軍港相鄰,以致軍艦與漁船進出港航道高度重疊,故對事故研判,不應流於噸位大小、軍方百姓,或拿「習俗」作為卸責理由,而應以事發經過與《避碰規則》進行究責。  以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為鑑,今年所發生的4次海事,一開始也僅是觸礁與漁船碰撞事故,然其後飛彈驅逐艦「費茲傑羅號」6月在日本外海及馬侃號8月在新加坡東部海域分別發生了嚴重事故,不但艦體嚴重受損且造成了人員的傷亡。我國海軍今年已發生了5次程度不一的海事案件,雖然僅造成裝備些微的損壞,但如果仍未謀求對策、徹底解決制度與訓練的問題,還能有幾次好運,誰都不知道!  (作者為新江軍艦前艦長)

  • 呂禮詩》海軍還能僥倖幾次?

    1天之內海軍基隆級艦在南方的高雄及北邊的蘇澳發生樣態不同的碰撞事件:併靠在旗津碼頭外檔的左營艦艦艉遭化學船「永富三號」碰撞;基隆艦則是在蘇澳進港時與漁船「金福恩2號」交叉相遇、發生擦碰。兩起海事原因雖各不同,但今年以來海軍的海事頻仍卻是不爭的事實。 以左營艦而言,雖然併靠蘇澳艦的外檔,並未與《商港法》、《商港港務管理規則》與《高雄港船舶繫泊作業要點》等法規有違,但若加上船台,其寬度已超過「巴拿馬極限型」的32.2公尺,以其瀕臨高雄港一港口迴船池的位置,實應有更高的警覺性及防處作為。 此一海事凸顯了海軍主戰兵力中至為重要的基隆級艦,自2005年返國成軍以來,因為擴建左營港的「威海計畫」持續延宕,始終只能「蝸居」在蘇澳與旗津兩港,且因蘇澳港的地理環境及港灣特性不適合防颱,只能遠赴台中或高雄;但2年前馬公艦在台中港防颱時,亦因油輪斷纜漂流碰撞而造成艦體部分變形,目前改採的「遠海機動防颱」雖解燃眉之急,但也不是長久之計。 至於基隆艦與漁船的碰撞意外,如果由漁船的碰撞位置研判,應是「交叉相遇」處理不當所致。依據《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的規定:見他船在其右舷者,應避讓他船;也就是基隆艦應主動避讓漁船。 雖然基隆艦滿載排水量接近萬噸,但以其雙舵與可變螺距雙推進系統而言,採取《避碰規則》第16條「應儘可能及早採取明確措施,遠離他船」,並非難事;且軍艦航行除了戰鬥系統併用導航雷達及平面雷達偵蒐目標外,尚有左右舷瞭望、巡查長、正副值更官及艦長等人員配置,掌握水面目標的動態。未能及早發現漁船並採取避讓作為,可能才是事故的主因! 依筆者在海軍服役20年並擔任飛彈巡邏艦長的資歷,實務上的確經常遭遇漁船「搶船頭」的狀況,但《避碰規則》並未排除軍艦航行時與其他船舶的權利義務關係,且漁港多與各軍港相鄰,以致軍艦與漁船進出港航道高度重疊,故對事故研判,不應流於噸位大小、軍方百姓,或拿「習俗」作為卸責理由,而應以事發經過與《避碰規則》進行究責。 以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為鑑,今年所發生的4次海事,一開始也僅是觸礁與漁船碰撞事故,然其後飛彈驅逐艦「費茲傑羅號」6月在日本外海及馬侃號8月在新加坡東部海域分別發生了嚴重事故,不但艦體嚴重受損且造成了人員的傷亡。我國海軍今年已發生了5次程度不一的海事案件,雖然僅造成裝備些微的損壞,但如果仍未謀求對策、徹底解決制度與訓練的問題,還能有幾次好運,誰都不知道! (作者為新江軍艦前艦長)

  • 解放軍自由航行 國軍捉襟見肘

     6月初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何雷中將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中,以「航行自由不能和抵近偵察畫等號」一語,表達中方對美軍藉「自由航行」之名,行「抵近偵察」之實,傳達了立場與態度。美軍沒有料到的是,解放軍7月就以實際行動回應。  5月下旬,美軍罕見地以P-3「獵戶座」海上巡邏機接近香港東南方向約240公里的空域,雖然香港媒體報導其目的在於蒐集隸屬南部戰區的上川島潛艦基地情報;然若以位置分析,其更接近廣東汕頭農家鎮高頻地波雷達陣地,美軍「抵近偵察」之目的,殆無疑義。  柏克級神盾驅逐艦「杜威號」隨後進入南沙群島美濟礁12浬領海內,執行「自由航行行動」;7月初,另一艘柏克級神盾驅逐艦「史塔森號」又以相同名義,駛入西沙群島中建島12浬區域內。對於中國而言,美軍這號稱「自由航行」的接二連三行動,正是何雷中將接受陸媒訪問時所稱:像是「來到家門口挑事和挑釁的強盜」。  以法論法,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9條的定義,「無害通過」存在於通過沿海國的「領海」;但無害通過的意義建構在「無害」與「通過」,然而杜威號行經美濟礁時進行了「人員落水」演練,看似人道救援,實際已超出第19條第二項的例示性規定,亦即明確地挑戰中方在美濟礁的領海主張。  就在20國集團峰會開始前,解放軍815A型情報船「天狼星號」(舷號854)通過穿越日本本州與北海道之間的津輕海峽,而遼寧艦編隊赴香港參加回歸慶祝活動也二次通過台灣海峽;美國在阿拉斯加的薩德系統竟也發現另一艘815A型情報船「天樞星號」(舷號855)於附近公海上活動。很明顯地,解放軍也打著與美軍相同的「自由航行」名號,進行「抵近偵察」。  根據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最新的統計:中國海軍的「下餃子」模式,在去年即有近30艘軍艦服役,總噸位近15萬噸,連最不起眼的情報船從2008年起也已完成了6艘;反觀蔡總統上任以來念茲在茲的「國防自主」,就以海軍為例,無論是「鴻運計畫」或「沱江級後續艦」合約設計,都在第二次招標不受3家合格廠商投標限制下才能勉強完成,而國軍的基層從招募看來根本搖搖欲墜。台海軍力失衡不斷加劇下,從國造能量到兵役制度的檢討,都禁不起自欺欺人了!。(作者為新江軍艦前艦長)

  • 呂禮詩》解放軍自由航行 國軍捉襟見肘

    呂禮詩》解放軍自由航行 國軍捉襟見肘

    6月初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何雷中將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中,以「航行自由不能和抵近偵察畫等號」一語,表達中方對美軍藉「自由航行」之名,行「抵近偵察」之實,傳達了立場與態度。美軍沒有料到的是,解放軍7月就以實際行動回應。  5月下旬,美軍罕見地以P-3「獵戶座」海上巡邏機接近香港東南方向約240公里的空域,雖然香港媒體報導其目的在於蒐集隸屬南部戰區的上川島潛艦基地情報;然若以位置分析,其更接近廣東汕頭農家鎮高頻地波雷達陣地,美軍「抵近偵察」之目的,殆無疑義。  柏克級神盾驅逐艦「杜威號」隨後進入南沙群島美濟礁12浬領海內,執行「自由航行行動」;7月初,另一艘柏克級神盾驅逐艦「史塔森號」又以相同名義,駛入西沙群島中建島12浬區域內。對於中國而言,美軍這號稱「自由航行」的接二連三行動,正是何雷中將接受陸媒訪問時所稱:像是「來到家門口挑事和挑釁的強盜」。  以法論法,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9條的定義,「無害通過」存在於通過沿海國的「領海」;但無害通過的意義建構在「無害」與「通過」,然而杜威號行經美濟礁時進行了「人員落水」演練,看似人道救援,實際已超出第19條第二項的例示性規定,亦即明確地挑戰中方在美濟礁的領海主張。  就在20國集團峰會開始前,解放軍815A型情報船「天狼星號」(舷號854)通過穿越日本本州與北海道之間的津輕海峽,而遼寧艦編隊赴香港參加回歸慶祝活動也二次通過台灣海峽;美國在阿拉斯加的薩德系統竟也發現另一艘815A型情報船「天樞星號」(舷號855)於附近公海上活動。很明顯地,解放軍也打著與美軍相同的「自由航行」名號,進行「抵近偵察」。  根據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最新的統計:中國海軍的「下餃子」模式,在去年即有近30艘軍艦服役,總噸位近15萬噸,連最不起眼的情報船從2008年起也已完成了6艘;反觀蔡總統上任以來念茲在茲的「國防自主」,就以海軍為例,無論是「鴻運計畫」或「沱江級後續艦」合約設計,都在第二次招標不受3家合格廠商投標限制下才能勉強完成,而國軍的基層從招募看來根本搖搖欲墜。台海軍力失衡不斷加劇下,從國造能量到兵役制度的檢討,都禁不起自欺欺人了!。   (作者為新江軍艦前艦長)

  • 尖端科技的基礎錯誤

     6月17日,隸屬美軍第七艦隊的驅逐艦「費茲傑羅號」,在日本伊豆大島西南方、東京灣進出航線上,與菲律賓貨輪ACX Crystal發生碰撞,造成費茲傑羅號7死3傷與右側船身嚴重受損的悲劇。無獨有偶,5月上旬隸屬於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打擊群的飛彈巡洋艦「夏普倫湖號」在日本海南韓郁陵島海域,與南韓漁船發生碰撞,所幸並未造成人員傷亡。  上述出事的兩艦,皆以相位陣列雷達及垂直發射系統所組成的神盾戰鬥系統為核心,具有彈道飛彈防禦(BMD)的偵測能力,何以無法有效地偵蒐漁船或貨輪等目標?  事實上,海上航行除了各型偵蒐系統、船舶自動辨識系統及特高頻無線電話頻道16的守值,如果能見度許可,海上相遇最可靠的應處在於掌握彼此的方位變化:白天可由船舶方位的超前或落後觀察,夜間觀測桅頂的桅燈相關位置及變化;若再經由導航雷達計算最近距離點、至最近距離點時間以及位向,即可有效得知水面目標的動態。這些都是基礎的航行技術。  德國社會學者烏爾利希‧貝克(Ulrich Beck)提出「風險社會」理論時指出,風險的產生必然涉及人為的決策過程。套用在費茲傑羅號事故上,肇事地點距進港的浦賀水道僅30浬,費茲傑羅號以極低的3節船速駛返橫須賀軍港,ACX Crystal貨輪亦以幾近於零的船速等待日出時進東京港,深夜、低速、準備進港、過分相信導航雷達與疏於海上號燈瞭望等因素的匯集下,一連串基礎技術及程序的錯誤結合,導致「骨牌效應理論」成真,原本可避免的意外卻不幸發生了。  日前我海軍珠江軍艦參加全民國防營區開放活動,在靠泊台北港時,由於操俥桿故障而發生「因速度稍快,致艦艏舷邊擦碰碼頭」事件,艦長對操俥桿的故障排除雖然得宜,但艦艏的指揮,無論在碰墊的準備、撇纜時機的拿捏、各纜的備便位置與未遵守纜繩操作安全守則等疏失,也是一連串的基礎錯誤而肇生的意外,雖然並未造成人員、裝備的損傷,但值得作為相關「標準作業程序」(SOP)制定與修正的參考,以降低風險中最難掌握的「不確定性」,減少基礎錯誤的發生機率,使運用尖端科技的高價軍品或裝備得以發揮其應有的功用。(作者為新江軍艦前艦長)

  • 呂禮詩》尖端科技的基礎錯誤

    6月17日,隸屬美軍第七艦隊的驅逐艦「費茲傑羅號」,在日本伊豆大島西南方、東京灣進出航線上,與菲律賓貨輪ACX Crystal發生碰撞,造成費茲傑羅號7死3傷與右側船身嚴重受損的悲劇。無獨有偶,5月上旬隸屬於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打擊群的飛彈巡洋艦「夏普倫湖號」在日本海南韓郁陵島海域,與南韓漁船發生碰撞,所幸並未造成人員傷亡。 上述出事的兩艦,皆以相位陣列雷達及垂直發射系統所組成的神盾戰鬥系統為核心,具有彈道飛彈防禦(BMD)的偵測能力,何以無法有效地偵蒐漁船或貨輪等目標? 事實上,海上航行除了各型偵蒐系統、船舶自動辨識系統及特高頻無線電話頻道16的守值,如果能見度許可,海上相遇最可靠的應處在於掌握彼此的方位變化:白天可由船舶方位的超前或落後觀察,夜間觀測桅頂的桅燈相關位置及變化;若再經由導航雷達計算最近距離點、至最近距離點時間以及位向,即可有效得知水面目標的動態。這些都是基礎的航行技術。 德國社會學者烏爾利希‧貝克(Ulrich Beck)提出「風險社會」理論時指出,風險的產生必然涉及人為的決策過程。套用在費茲傑羅號事故上,肇事地點距進港的浦賀水道僅30浬,費茲傑羅號以極低的3節船速駛返橫須賀軍港,ACX Crystal貨輪亦以幾近於零的船速等待日出時進東京港,深夜、低速、準備進港、過分相信導航雷達與疏於海上號燈瞭望等因素的匯集下,一連串基礎技術及程序的錯誤結合,導致「骨牌效應理論」成真,原本可避免的意外卻不幸發生了。 日前我海軍珠江軍艦參加全民國防營區開放活動,在靠泊台北港時,由於操桿故障而發生「因速度稍快,致艦艏舷邊擦碰碼頭」事件,艦長對操桿的故障排除雖然得宜,但艦艏的指揮,無論在碰墊的準備、撇纜時機的拿捏、各纜的備便位置與未遵守纜繩操作安全守則等疏失,也是一連串的基礎錯誤而肇生的意外,雖然並未造成人員、裝備的損傷,但值得作為相關「標準作業程序」(SOP)制定與修正的參考,以降低風險中最難掌握的「不確定性」,減少基礎錯誤的發生機率,使運用尖端科技的高價軍品或裝備得以發揮其應有的功用。 (作者為新江軍艦前艦長)

  • 漢光是演習,還是演戲?

     為期1周的國軍「漢光33號」演習實兵驗證日前落幕,主要操演科目一如以往般地模擬西部機場遭飛彈攻擊,再假想解放軍由淡水河進入,演練六軍團的反突襲及阻絕作為。重點戲為在澎湖五德附近海域,由三軍統帥蔡總統親臨校閱的「三軍聯合反登陸操演」,最後以「清泉崗基地聯合防衛作戰」為演習畫下句點。  今年的漢光演習,原先因為國軍的戰略指導將從過去的「有效嚇阻」改為「重層嚇阻」,傳出僅實施兵棋推演、取消實兵驗證的消息,消息曝光後輿論譁然,結果實兵驗證奇蹟似地在「一夜精神」中復活。  以往的漢光演習外界難以一窺堂奧。今年在實兵操演的第1天,國防部透過發言人臉書,公布同樣以澎湖為演習地點的「漢光1號」演習畫面。與30餘年後今日的演習兩相對照,裝備上戰車汰除了M48A3,繼之以M60A3;多管火箭系統由工蜂六A進步到雷霆2000;岸轟的任務以濟陽級艦取代了陽字號;攻船飛彈以雷達導引的雄風一型演進至射後不理的雄風二/三型;戰機從第二代的F-5及F-104跨代至第四代的F-16與IDF。  令人擔心的是,這33年間各軍種在裝備及服制上雖有長足進步,但用兵理念仍不脫「拒敵於彼岸、擊敵於海上、毀敵於水際、殲敵於灘岸」的原地踏步,甚至連演習目的之「驗證台澎防衛作戰計畫之適切性與可行性」的用字遣詞都幾乎一成不變。  但看對岸的軍事能力,僅以海軍而言,無論是1987年以色列希伯來大學的解放軍專家喬菲,或2000年曾任韓國海軍校官的金德基(Duk-ki Kim)都不約而同在著作中指出,隨著中共海軍正規化與現代化的推進,昔日「飛、潛、快」的「海上人民戰爭」戰術早已被取代。若從其造艦型式觀察大陸的建軍指導,不外乎是以「航空母艦、垂發防空艦、大型後勤艦艇、新式海航兵力」,掙脫「島鏈」的限制。  國防部長5月初在一場演講中坦承:中共航空母艦的遠海長訓將成為固定的訓練模式,帶給國軍非常大的壓力。既然如此,為何年度最重要的漢光演習,見不到符合實況的海空操演?  蔡總統從就職前到去年的三軍五校院聯合畢業典禮、漢光32號演習,一直心心念念「新軍事戰略」,而在「四年期國防總檢討」(QDR)公布後的第1次漢光演習中,卻對了無新意的操演科目視而不見;甚至還發生三軍統帥校閱操演,未及就位,操演即已開始的爭議。如果漢光演習淪落到只會按著計畫時程執行,部隊指揮連隨機應變的能力都付之闕如,不妨公開這與敵情脫節、毫無意義的聲光大戲究竟花了多少錢,問問為「靠山」買單的納稅人,所得稅付得甘不甘願?  (作者為新江軍艦前艦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