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周公廟的搜尋結果,共03

  • 規模很大-周公廟景區 建築群完整

    規模很大-周公廟景區 建築群完整

     周公廟景區規模很大,現存古建築三十多座,亦是寶雞地區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建築群。從古至今,一直是民眾的遊覽場所,歷史上韓愈、蘇軾、康海等許多文人墨客曾來此遊覽抒懷,留下超過140首遊覽詩文和30多個碑石。 \n 蘇東坡的《周公廟詩》指出,「吾今那複夢周公,尚喜秋來過故宮;翠鳳舊依山突兀,清泉長與世窮通。」連來自山東的遊客陳夫婦都忍不住幽默地說,原來說夢周公就是要睡好覺的意思。

  • 嵩山少林建築群 名列世界遺產

    嵩山少林建築群 名列世界遺產

     周日巴西的卅四屆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審議通過,河南省登封市的少林寺歷史建築群,以「天地之中」的概念主題,正式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成為中國第卅九的世界遺產。 \n 在世界遺產網站介紹「天地之中」,為中國聖山嵩山腳下四○平方公里範圍內的八處建築聚落,包括中國最古老宗廟建築漢三闕(太室闕、少室闕、啟母闕)、寺廟、最早天文觀測站周公測景與觀星台等等,建築群的構成歷經九個朝代,相當完整的反應中國自有的天地中心概念,以及聖山所展現出的宗教力量,建築同時也容納禮教、科技與教育意含。 \n 「天地之中」的世遺申報共有八處十一項,包括中岳廟、漢三闕(太室闕、啟母闕、少室闕)、會善寺、嵩陽書院、嵩嶽寺塔、少林寺常住院、塔林、初祖庵、周公測景台和觀星台等。 \n 大陸專家表示,中國早期宇宙觀乃以中國為天地中心,而國家地理上的中心點,就在中原鄭州的登封一帶,該地因此成為早期王朝建都之所,古代禮制、天文、儒教、佛教、道教等文化流派,也紛至建立基地。 \n 其中漢三闕皆建東漢,是中國最古老的國家祭祀、禮制建築典範,加上漢武帝時期就有紀錄的中嶽廟,可算是古代禮制建築格局最全面代表。周公測景台和觀星台,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天文台;嵩陽書院是最早的儒家理學、祭祀儒家聖賢和舉行考試的書院;嵩嶽寺塔、少林寺建築群和會善寺,則分屬不同時期的重要佛道教建築,影響整個中國寺廟的建築風格。 \n 「天地之中」建築群,歷經漢、魏、唐、宋、元、明、清等上下二千多年,建築種類多元、文化內涵豐富,真實體現中國先民獨特宇宙觀和審美觀。 \n 申遺成功後,少林方丈釋永信已承諾門票不漲價,要讓大家來得起也看得起,鄭州市並於一日首發紀念郵票套組,包括紀念信封、明信片、郵摺、郵冊等,從不同角度展現「天地之中」建築群風采及歷史文化價值。

  • 古樸周公廟 保有原始風情

    除了「三孔」之外,曲阜還有幾處同樣意義非凡卻很少有遊客前往的景點,周公廟遊客不多,建築得以保存完善。 \n大多數遊客都集中到三孔去了,反而讓這幾個景點保持了清優雅淨的氣氛。周公廟位於今天曲阜古城的東北邊,其實這裡正是古代魯國都城的中心。周公廟過去稱為「元聖廟」,歷經宋、元、明、清多次重修後,最終形成三進院落的格局,中間有磚鋪通道南北貫通,主體建築為「元聖殿」。 \n元聖廟 灰瓦紅牆顯古香 \n雖然來曲阜旅遊的人不少,周公廟卻依然門前冷落、車馬稀少,不過這反而為周公廟保留了幾分清靜,沒有遊客的塗鴉與不知所云的人聲沸騰。這也使得周公廟還能保持優雅的灰瓦紅牆、斑駁的黑色大柱,加上磚舖通道縫隙裡翠綠的青苔,構成一幅極為漂亮、清幽的景緻。如果你喜歡拍照的話,清晨或黃昏的陽光從百年老樹的縫隙中灑落下來,搭配上古風建築,絕對讓你驚艷。雖然離曲阜城有一點點距離,還是值得強烈推薦。 \n周公廟雖然很早就被公布為國家級重點保護文物,卻像孔廟一樣沒有逃過紅衛兵的魔爪。據說當年紅衛兵破壞曲阜,是由四人幫之一的陳伯達授意,針對國務院發布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動手,其實也就是將矛頭對準當時的國務總理周恩來。 \n現在周公廟裡保留著一方被砸毀的石碑,其背面註明石碑為當年國務院指明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碑之一,正面則紀錄了當年紅衛兵對曲阜的摧殘。其實除了曲阜之外,紅衛兵在全中國所破壞的珍貴文物不計其數,卻唯有曲阜真實的留下紅衛兵暴行的紀錄,並且刻在石碑上,這也正代表了文化大革命對曲阜的傷害之重。 \n「復聖」顏廟 瀰漫滄桑幽情 \n祭祀「復聖」顏回的顏廟離孔廟、孔府非常近,從孔府北邊的後門出來,之後右轉就能看到顏廟。 \n唐太宗貞觀二年尊稱顏回為「先師」;唐玄宗時又追封為「充國公」;元代時又加封為「充國復聖公」,從此,顏回就被尊稱為「復聖」,顏廟也就被稱為「復聖廟」。 \n曲阜顏廟本來在魯國故城的東北角。元朝泰定三年,因為舊廟殘毀之故,才將顏廟遷到顏回居住過的「陋巷」故址重建。現在的顏廟位於顏子故居舊址,廟內主要有復聖門、歸仁門、仰聖門、陋巷井、樂亭、復聖殿以及碑亭、......,大多數是元代的建築。 \n顏廟雖然離孔廟、孔府咫尺之遙,卻幾乎沒有遊客賞光。與光鮮亮麗的孔廟比起來,顯得衰敗破舊,但是卻更有古建築的滄桑味道,顯示出歷史與歲月的痕跡,而且以顏回「一簞時,一瓢飲,居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的豁達,想必他不會介意。 \n聽說顏廟大殿最近正在整修,卻因為找不到足夠大的木料來替換殿裡的大柱而處於停頓狀態。據說顏廟的大柱足足有兩個人合抱那麼粗,今天要找到這麼粗的木料,實在相當困難,眼看著大半年過去,不知道顏廟大殿是不是已經修復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