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周韞維的搜尋結果,共07

  • 翻轉生活 打造「皇宮園」圓「公主」夢

    翻轉生活 打造「皇宮園」圓「公主」夢

       這幾年教育現場,流行著「翻轉」,從「翻轉教育」到「翻轉教學」以至「翻轉教室」。翻來轉去,也就是一個「變」字。 \n   對於我這典型紫微斗數裡「殺破狼」命格的人而言,生活隨時隨地都進行著變動翻轉。何需理論、不必研究、只要不停的實踐即可。 \n   七年前退休,第一個翻轉的是「挑戰」此生最弱的項目「唱歌」。然後進階到比賽、表演、評審,甚至當志工到老人院、安養院,陪伴長者唱歌(另文表述)。 \n   第二個翻轉的是「種菜」。我花了大半生的時間,除了辦教育,就是照顧動物,最忙碌的時期,家裡有12隻名犬,學校有校犬外,還有流浪狗。從78年至今,近30年。從生到死,一篇篇生命教材,嘔心瀝血。目前家裡還有一隻北一女的殘障貓「阿吉」,乾女兒總說是她的「學妹」,當年一念之善,救了牠、護了牠、養了牠,做夢也沒想到,現在變成了我最貼心的伴,人生的緣真不可預料的。 \n   退休後,每天的早、晚餐幾乎都是自己做的,我開始注意食材,翻轉「種菜」。首先是受漂亮能幹的王天珠會長影響,她天天po「天珠菜園」,讓人羨慕她能收成各式各樣的水果和蔬菜,我也特別去觀摩她家的菜園。 \n   接著要感謝許永佳總會長,他總在食粑會送大家「菜苗」,給過大家「蘿勒」、「秋葵」、「七里香」、「香蕉」...。我沒完全聽永佳的話,一直沒施肥,只放咖啡渣,菜苗長的瘦瘦長長的,看來不得不聽師傅的話了。永佳的菜苗我是種在土裏的,只有「蘿勒」長的不錯,常常摘著用,其他還有待努力。食粑會裡的「李恭良戶長」說「要常陪它、唱歌給它聽...」下次練歌的時候,把門窗打開,讓它們好好聽聽,結果如何,我再告訴您。 \n   一個偶然的機會,在網路上看到一位女士,把蔬菜當盆景照顧,引起我的好奇,開始嘗試「水耕」。 \n   我最愛吃「皇宮菜」,從棉花田買回來的菜,摘下大多數的葉子,只留尾端兩片,修好莖部,直接放到玻璃瓶裡。大約一個星期長出根。長的很好,已經收成兩次了。 \n   同時我試植「青蔥」。蔥買來的都有根,切了三分之二,留下根部的三分之一放入瓶中。一開始蔥長的又快又好,三個星期後蔥停頓生長,根部也出現問題,試了四次過程都一樣。結論,「蔥」可以短期「養」不能長期「種」。不知道這樣的用語正確否,歡迎指正。 \n   「包心菜」是我試植的第三種菜,前後五顆,長根的有三顆,不知道為什麼兩顆後來爛了,現在剩一顆。前前後後,「包心菜」幾乎都沒長大,如果農夫都這樣種法,大概沒飯吃了。 \n   菜販說可以試種「韭菜」,我卻失敗了。其他幾種青菜全失敗;「鳳梨」用切下來的頭養著,長出一點點的葉子,能不能成功,還有待觀察。唯獨最愛的「皇宮菜」長的非常好,成就了我的小小「皇宮園」。我得快速擴充它,因為已經答應了下次聚會時,要送西松的三位老夥伴,至少讓每家要能炒出一盤菜! \n   為了水耕的品質,我每天早晚各換一次水,而且把自來水先存起來,放12小時後再拿來用。我要好好打造這個「皇宮園」,如果能圓這輩子的另類「公主夢」,也是美事一件。 \n   附:好友說我怎麼可以只給它們咖啡渣,記住了!下回我請它們喝「拿鐵」、「卡布奇諾」夠意思吧! \n【作者簡介】 \n作者:周韞維 \n經歷:北一女中第18任校長 \n現職:中華適性敎育發展協會副理事長

  • 周韞維:傳家寶,無可取代的父愛

    周韞維:傳家寶,無可取代的父愛

    小女兒最近迷上用檸檬泡熱開水喝,那天她問我有沒有擠檸檬的工具,可以給她。我說有好幾個不同式樣的,都可以給她,其中有一個是「傳家寶」也一起給她。 \n \n 女兒聽了就哈哈大笑,歪著頭調皮地問我「是黃金做的嗎?」我看了她一眼,然後先淺淺的對她笑了一下,接著很嚴肅的告訴她,是最普通的榨檸檬器,是外公送給我的。 \n \n 我在家排行第三,媽媽、姐姐、弟弟,不開心時,就會大聲叫「老三」,那就是我。只有爸爸,無論在任何狀況下,都會輕聲的喚「蜜」-家鄉話「維」的發音。他從沒罵過我,更別說打了,他是這輩子最愛我.最疼我的人。 \n \n 爸爸出門常帶著我一個人;看電影時身旁也常常只有我;買東西時別人有的,我一定有;而我有的,別人卻不一定會有。剛開始媽媽、姐姐會一直唸:「爸爸偏心.爸爸偏心」。爸爸不以為意的回著:「哪個人的心是長在正中間的?不要怨別人偏心,而是要問問自己,為什麼不讓人偏心你呢?」爸爸堅持他的風格,久而久之,大家也習慣了,我享有著特別的寵愛,變成了理所當然的。 \n \n 據媽媽說,在她娘家(大家庭)20幾個姑爺中,爸爸是最美的。而所有親朋好友,都一致公認,我長得和爸爸最像。除此以外,小時候我的學業成績,永遠是全年級前兩名,基於這兩個原因,爸爸就理直氣壯地一直偏心著我。 \n \n 我記得是大學剛畢業那年,我順口說了一句,想壓檸檬,不一會兒爸爸就買了一個當年不銹鋼材質最好的給我。我好感動,從此這個工具就一直陪在我身邊,即便現在有著很前衛.更方便的機器,我還是留著它.看著它.守著它。 \n \n 女兒一聽不敢要了,我說沒關係,我也不知道我還能守護它多久,交給她,我更安心。 \n 日前和綠園家長聚會聊天時,宗泓副會長談到女兒大了,要離開家,身為爸爸的那份難捨之情,我特別提醒綠爸們,我告訴他們,我這一生都在「找爸爸」,那份無人能替代的父愛,是我這一生最大的財富,是我這一生追尋的理想,是夢!是真!是幻!是影!我擁有過。 \n \n 29歲那年,爸爸離開了我,那一年是我這一生最悲慘的一年。爸爸臨終前最擔心的是我的婚姻,他說:「手上的蘋果,你越擔心它會掉下來,最後它一定會掉下來」。辦完爸爸的後事,我勇敢地面對自己的婚姻,帶著爸爸的祝福,毅然走出傷痛,追尋屬於自己的人生。爸爸!我知道您一直還守護著我,若真有來生,我還要當您的女兒。 \n \n【作者簡介】 \n \n作者:周韞維 \n \n經歷:北一女中第18任校長 \n \n現職:中華適性敎育發展協會副理事長 \n

  • 「火燒車」驚魂記

    「火燒車」驚魂記

    民國61年我學會了開車,70年的春天,買了自己名下的第一部汽車,那是一輛計程車最普遍使用的牌子1200CC,秋香綠色的車子。買的時候,熱情的業務員非常好意地,幫我加裝一個防盜暗鎖.在那個年代是很流行這樣做的。我非常小心翼翼地開著新車,3個星期後,突發奇想地決定請休假3天,利用非假日免受賽車之苦,獨自一個人,開著新車,回高雄看媽媽。 \n 那天,我一大早就出發,喝著自己煮的咖啡,聽著好聽的音樂,悠閒地、不受干擾地,開著自己花錢買的新車。那份喜樂映照在高速公路沿途上的景色風光,一切都顯得格外地美好。我還作了一個很特別的決定,就是逢休息站都停下來晃晃,自得其樂到了無以復加的最高點。 \n 就這樣走走停停,黃昏時才到台南地區,在新營休息站準備離開時,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對我而言「驚天動地」的大事情。 \n當車子一發動,車子內部,前後左右同時冒出白煙,嚇得我立刻熄火,跳出車外,那份恐怖真是無法言喻,至今仍記憶猶新。 \n幸好休息站都有汽車服務處.我三步當兩步地跑到服務處,接待的人,一直安慰我,說他們會立刻處理,叫我不要擔心,接著他們把我的車,拖吊進廠檢查。 \n 看了一會兒,他們專業地說,是那條加裝的暗鎖線太細,根本無法承載整天在高速公路上的充電而自燃。二話不說,當場就把不成形的那條電線拆除了。從此我的車子再也不敢加裝任何東西,一次的敎訓真的足夠了。 \n 服務站的人很用心,看我膽顫心驚的樣子,主動說陪我開一段路,直到他們認為沒問題為止。就這樣他們開著車.跟在我後面.大約跟了15分鐘,他們才放心的離開我。他們真好。 \n 托老天的保佑,如果當時我也是在高速公路上,會不會和這次陸客的遊覽車事件一樣呢?我深信老天留下我,一定是有意義的,一定是有任務的,所以我只有更努力地為這社會服務,不負老天的安排。 \n 但願「火燒車」事件不會再重演,大家都平平安安地過日子,台灣真經不起這些風風雨雨啊! \n【作者簡介】 \n \n作者:周韞維 \n \n經歷:北一女中第18任校長 \n \n現職:中華適性敎育發展協會副理事長 \n \n●想看更多周老師的文章 \n

  • 「小白」勾出我的校犬日子

    「小白」勾出我的校犬日子

    軍中虐死「小白」事件,引發了一系列的抗爭、道歉、懲處後,總算落幕。「小白」的犧牲,應該會為軍中的狗兒帶來較人道的待遇,祝福牠們。 \n在校園開放之前,是校園自主管理的時代,校園安全由所有行政人員輪流值班負責;女性輪值白天時段,男性負責晚上的校園安全。每個時段由一位工友搭配一位行政人員。偌大的校園,巡邏起來總是讓人提心弔膽的,尤其晚上更是令人放不下心。因此那個年代,有些學校行政人員會主動養一、二隻校犬,陪同行政人員巡邏校園,一般而言,那個階段的校犬都照顧的很好。 \n民國80年以後,隨著校園開放,行政工作意識抬頭,保全替代了行政值班。很多校園晚上完全以機械保全執行,因此行政飼養的校犬漸漸就不存在了。 \n我當校長的第一所學校雙園國中,是少數行政延續養著校犬的學校。78年我到雙中就任時,十幾隻校犬,晚上只要有一點點動靜,蜂擁而至,聲勢著實嚇人,可是牠們對我卻非常友善。 \n80年暑假的一天下午,領頭的母狗胃痛,跑到二樓我辦公室前嗚鳴,我們立刻送牠去看醫生。寒假牠生了一窩小狗後死了,寒冬裡我接手照顧沒斷奶的幼犬,展開了我和校犬的不解之緣。同仁成立了「愛心小組」,有人出錢,有人出力,分工分時照顧著。我們也趁此機會宣揚生命敎育。 \n小黑、小小黑、小黃我走到哪跟到哪,甚至還跟著我上司令台升旗,師生們也都不以為意。那身影至今仍常繞在我的腦海裡,一想起就淚流難止。 \n85年我到金華國中,臨近的新生國小蓋校舍整地,那片空地原來的流浪狗,到了晚上就分兩群,跑到金華佔據前後校園。 \n「安娜」是第一隻找上我的校犬,我到西松的第三年,一天苑主任打電話給我,說安娜跑到松山高中,我可不可以幫忙帶牠回金華,我永遠難忘,在松山高中主任敎官陪同,我低聲呼喚(因為在上課)牠的名字,牠從操場那一端飛奔過來找我的那一幕。安娜!那一天我不該送妳回金華,我該帶妳回家的,那樣妳就不會再走失了,安娜對不起!那時我沒想到,妳是不是在找我,不然你怎麼會從金華走到松山高中呢?現在想到,太遲了! \n接著我同意警衛「嚴巴」收養「小黑」。而「威威」是第一年3年3班幾個男生養在敎室,而托我代養的幼犬。代養後,他們畢業,威威成了我的跟屁蟲。幾年前牠和小黑分別病危我都去獸醫那兒看了牠們,接續的李惟愉老師和愛心小組,也照顧的很好。而威威是我為校犬送終的第一隻。 \n88年8月1日我就任西松高中,暑期輔導巡視校園,在國三敎室後門看到「小黃」,幾位男生和生物科黃老師照顧著牠,我送牠去結紮、驅蟲、植晶片,就這樣,小黃成了校園的ㄧ份子。 \n那時馬英九總統當市長,推動「校園守護犬」後來改為「校園愛心犬」,市府全力支持和補助,那幾年應該是各校校犬日子最好過的階段。 \n「小白」「小乖」是拔河隊在故宮山上帶回來的兩隻「白腳蹄」沒斷奶的黑幼犬,偷偷地養在體育館頂樓。美宮小姐發現後,就由我們接手照顧,本來希望有人認養,但「白腳蹄」的黑狗,在本省人心中不祥的認知很難改變,我們就一直養下去了。「小白」三年前走失,「小乖」上個月去當天使了。 \n西松校地太小,社區居民來運動時,手上都習慣帶著拐仗,這也是下班後小黃留在校長室的原因。 \n94年初,農曆年後小黃瞎了,4月底我遴選上北一女中,愛心小組一致認為由我帶回家是最理想的。 \n98年我退休,我們形影不離,成日生活在一起,我千防萬防牠的保健,沒防到牠101年農曆初7因為[肺]的問題走了。人生有著太多意想不到,人生有著太多遺憾。早知道我就隨牠想吃多少肉就吃多少了。 \n94年我到北一,北一校園有著很多貓咪。第一年來過一隻狗,老警衛想養,但沒成功。有些女生真的很怕狗,人多的校園,也不是很適合養校犬的。 \n這一路上照顧流浪動物,承蒙很多貴人相助。感謝台大葉力森等敎授及專心、萬國、漢民等動物醫院。也謝謝曾邀請過我分享的台灣大學、新北市動保所、北護校等等各單位,大家都辛苦了!照顧流浪動物是很艱辛的路,生命的課題,需要深刻的體認,我們一起來努力吧!但願「小白」是最後一隻受虐的流浪動物。但願很快的未來,台灣不再會有流浪動物。 \n \n【作者簡介】 \n作者:周韞維 \n經歷:北一女中第18任校長 \n現職:中華適性敎育發展協會副理事長

  • 服儀鬆綁絕不是毒蛇猛獸

    服儀鬆綁絕不是毒蛇猛獸

    壹、\t前言 \n我民國78年8月1日就任台北市立雙園國民中學校長,當校長之前,除了敎務、總務主任外,我當了4年半的訓導主任(現在稱學務主任),對於服儀相關規定及處理,有著相當的經驗。 \n當校長的第二年,我就開放了學生服裝儀容,在當年這可是相當嚇人的措施,可我真的做了。 \n貳、\t理念 \n為什麼呢?因為我堅信[敎育即生活]的教育本質。您回頭想想,這一生中,您有多少時間穿制服?有多少時間剪相同固定的髮型? \n我們不是一直強調要給孩子敎育選擇權嗎?連這麼小的事情都不放心,都不敎孩子如何去面對,如何去判斷,更遑論處理大事了。 \n為什麼很多小學不用穿制服、沒有髮禁?為什麼所有大學平常不用穿制服,沒有髮禁?難道小學、大學就沒有校園安全的顧慮嗎?為什麼只對國,高中階段學生,給予這麼多的限制?我們究竟要敎出什麼樣的成人? \n參、\t做法 \n我怎麼做呢? \n(一)\t宣告試辦: \n礙於當時敎育部所頒佈的法規、礙於同仁及家長墨守的觀念,第一階段我宣布[試辦]來說服老師和家長。 \n(二)\t試辦內容: \n1.\t髮型不限長度: \n男生以不要太過份為原則。 \n女生頭髮長過肩,綁起來即可。 \n維持敎育部[不燙不染]的原則。 \n2.\t試辦穿著便服: \n(1)\t挑選週末(當時週六還上課)開始試辦,以班級為單位,一週內沒重大違規,由班長提出申請,經導師同意(通常導師很樂於促成)及訓導處審查通過,即可穿便服。 \n(2)\t朝、週會公開指導如何正確、合宜地穿衣服。 \n(三)\t實際情況 \n1.\t學生很珍惜此開放.師生之間不必再玩[官兵抓強盜]的遊戲,訓導處可以有更多時間處理其他事務 \n2.\t依舊有學生在可以穿便服時穿制服,學校當然尊重學生的選擇。 \n3.\t試辦成效良好,就無限期的一直[試辦]下去。 \n肆、\t發展 \n(一)\t85年我接任金華國中,88年我到西松高中,都循相同模式第一年溝通、第二年試辦。隨著時代進步,敎育部的法規也做了調整。我這一路施行起來都很平順。 \n(二)\t只有在北一女,雖然頭髮長度放寬了,但便服方面,大家都有著太多的顧慮,再者這綠衣榮耀招牌似乎比便服更有吸引力。 \n伍、\t祝福 \n根據我的經驗,服儀鬆綁絕不是毒蛇猛獸,大人不必害怕。 \n祝福學生們都能有快樂的中學生涯。 \n \n \n \n周韞維 \n \n現任中華適性教育發展協會副理事長 \n北一女第十八任校長 \n

  • 夜巡發現火警 雙園國中校狗成英雄

    夜巡發現火警 雙園國中校狗成英雄

     流浪狗常惹人嫌,但牠們走入校園一旦遇到師生等貴人,命運很可能改變,甚至成為校園一份子,被當成「另類同學」;有人用校狗當主角推出創意作品,有人讓防災有功校狗登上畢業紀念冊、有的在牠們過世後還辦隆重的告別式,讓我們來看看人狗間的深情故事與趣事。 \n 前北一女中校長周韞維民國七十八年擔任雙園國中校長起,歷經金華、西松到北一女中校長退休,廿三年來因將其照顧的流浪犬、貓,轉為校犬、校貓,開拓牠們不同的命運;知恩圖報的校狗除加入夜巡,還及時防止可能很嚴重的火警。 \n 周韞維說,值夜班人員在偌大校園巡視怪可怕的,有狗為伴有壯膽效果。她到雙園國中,來來去去,校園內有十幾隻流浪犬,照顧沒制度,頂多是「在校的狗」。她到任後為牠們結紮、驅蟲、餵食,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總算定位為「校犬」。 \n 七十九年農曆年前的一個寒夜,狗狗齊吠,吵醒值夜班人員,起身一看學校原來是合作社失火,立刻請來消防隊,很快控制火勢,幸虧有這群校犬發揮了極高的看守功能。 \n 八十五年周韞維轉任金華國中校長,正值暑假期間下起傾盆大雨,她與當時英語教師金國材發現狗媽媽生了一窩小狗,狗窩全進水,她倆用紙箱、破布為小狗布置新家,狗媽媽就在遠處觀望不離去,等她們布置完離開,狗媽媽飛奔回窩看小狗,後來成功由多人認養。 \n 八十八年周韞維轉任西松高中,突然來了一隻「小黃」,不料九十三年的農曆年牠的眼睛出狀況失明,當周要離任時,小黃何去何從引發討論,最後由周帶著失明的小黃回家養,牠在今年元月才往生。 \n 另外,八十九年西松高中拔河隊在故宮山上練習拔河時撿到兩隻小黑狗,學生帶回後藏匿在體育館頂樓私下飼養。不久,被管理人員發現通報、學生也向校長求援,最後她決定收養小乖、小白為校犬,由行政人員李美宮、鄭志強張羅一切。 \n 周韞維表示,當年西松學生在校外救回的黑狗,都是台灣民間俗稱的「白腳蹄」(全身黑、腳蹄部有白毛),有些人認為狗狗白腳蹄「不吉利」,因此常有「白腳蹄」的黑狗遭遺棄,她決定收留、破除白蹄黑狗不吉祥的迷信,至今,小乖還在,西松校務也蒸蒸日上。

  • 夜巡發現火警 雙園國中校狗成英雄

    夜巡發現火警 雙園國中校狗成英雄

     前北一女中校長周韞維民國七十八年擔任雙園國中校長起,歷經金華、西松到北一女中校長退休,廿三年來因將其照顧的流浪犬、貓,轉為校犬、校貓,開拓牠們不同的命運;知恩圖報的校狗除加入夜巡,還及時防止可能很嚴重的火警。 \n 周韞維說,值夜班人員在偌大校園巡視怪可怕的,有狗為伴有壯膽效果。她到雙園國中,來來去去,校園內有十幾隻流浪犬,照顧沒制度,頂多是「在校的狗」。她到任後為牠們結紮、驅蟲、餵食,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總算定位為「校犬」。 \n 七十九年農曆年前的一個寒夜,狗狗齊吠,吵醒值夜班人員,起身一看學校合作社失火,立刻請來消防隊,很快控制火勢,幸虧這群校犬發揮了極高的看守功能。 \n 八十五年周韞維轉任金華國中校長,某年暑假某天傾盆大雨中,她與當時英語教師金國材發現狗媽媽生了一窩小狗,狗窩全進水,她倆用紙箱、破布為小狗布置新家,狗媽媽就在遠處觀望不離去,等她們布置完離開,狗媽媽飛奔回窩看小狗,後來成功由多人認養。 \n 八十八年周韞維轉任西松高中,突然來了一隻「小黃」,不料九十三年的農曆年牠的眼睛出狀況失明,當周要離任時,小黃何去何從引發討論,最後由周帶著失明的小黃回家養,牠在今年元月才往生。 \n 另外,八十九年西松高中拔河隊在故宮山上練習拔河時撿到兩隻小黑狗,學生帶回後藏匿在體育館頂樓私下飼養。不久,被管理人員發現通報、學生也向校長求援,最後她決定收養小乖、小白為校犬,由行政人員李美宮、鄭志強張羅一切。 \n 周韞維表示,當年西松學生在校外救回的黑狗,都是台灣民間俗稱的「白腳蹄」(全身黑、腳蹄部有白毛),有些人認為狗狗白腳蹄「不吉利」,因此常有「白腳蹄」的黑狗遭遺棄,她決定收留、破除白蹄黑狗不吉祥的迷信,至今,小乖還在,西松校務也蒸蒸日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