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和室的搜尋結果,共05

  • 和室桌當生產台?水原希子半裸開M字腿遭批下流

    和室桌當生產台?水原希子半裸開M字腿遭批下流

    28歲日本名模水原希子作風大膽,最近她在IG上傳一組自己在日本和室中所拍的宣傳照,其中一張可見她上身穿著羽絨外套,下半身僅穿一條丁字褲,坐在木桌上向一側大開M字腿,看來十分性感火辣,卻引來不少日本網友批評,有人指她此舉汙辱了日本文化,也有人罵她姿勢太下流,掀起不小罵聲。

  • 這真的不是菸灰缸!日業者揭用法

    這真的不是菸灰缸!日業者揭用法

    出外旅遊時一定要先查好當地的文化與習俗,才不會給人不尊重的感覺或者帶來麻煩。近日,有日本的飯店業者就跳出來無奈抱怨,表示有很多房客都將和室內的某樣器具當成菸灰缸在使用,導致這些器具最後都只能丟掉,再重新購買,讓他們實在備感困擾。 \n近日一名日本飯店業者就在推特中發文表示:「和室的旅館或飯店中的這個東西不是菸灰缸!有發現它總是被放在茶具附近嗎?它叫作「茶漏(茶こぼし)」是一個用來放置用完的茶葉的東西,將茶壺中的茶葉倒到這個有孔洞的蓋子上,然後將茶葉中的水給排出」,並且推主也另外補充,還有很多客人會把茶盤或點心盤也當作菸灰缸,但這樣的作法很可能會引起火災,更直言:「如果不希望吸菸者被當作壞人的話,請遵守基本的禮儀」。 \n許多網友便紛紛在底下留言,有同行者就表示這種情況真的很常發生,而且根據茶漏的不同材質,被當作菸灰缸以後很可能就會燒焦,甚至是融化,這樣一來就必須直接丟掉買新的。另外,也有旅客表示過去真的常常會將這些東西認錯,也誠心地向飯店業者們道歉,但還是有許多網友認為隨著外國旅客的增加以及年輕族群不再經常接觸茶道,因此飯店業者應該在旁邊附上說明書才更加恰當。

  • 正逢鬼月…和室拉門外竟驚見「人影」 她下秒嚇到笑出來

    正逢鬼月…和室拉門外竟驚見「人影」 她下秒嚇到笑出來

    每到農曆七月「鬼門開」,許多人就會不由自主地胡思亂想!一名女網友的姐姐某天就在房內驚見恐怖「人影」嚇得趕緊傳訊息求救,結果仔細一看,才發現自己搞了大烏龍,讓原PO笑到不行。 \n女網友在臉書社團「爆怨公社」發文表示,「這月份連衣服都不能亂吊,真心被我姐笑死。」對話中,姐姐在晚上9點多傳LINE給她說:「我真的嚇死」,只見她傳的照片裡,有一扇日式傳統拉門,右邊的門紙上卻驚見一個彷彿低著頭、吊掛在空中的人影,相當詭異。 \n姐姐接著說:「我以為誰站在外面」,才發現原來門外的身影是衣服掛在外面的影子,只是全部組合起來,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完整的人體,原PO看到照片後笑翻,回說:「那衣服不是我放的」,姐姐更無奈自嘲:「X拎老師啦!我自己」。 \n照片曝光後,其他網友看了都紛紛表示,「這一年四季都不能這樣吊吧,遲早會嚇死自己」、「我以為吊個人」、「真的是標準的自己嚇自己」、「日式拉門,超有氣氛的!下面再安裝個螢光燈,或者青色的夜燈,晚上一關燈。」

  • 消費快訊-MUJI高椅背和室沙發系列 下8折

    消費快訊-MUJI高椅背和室沙發系列 下8折

    MUJI無印良品春季「棉‧棉‧棉」主題商品類別眾多,部分有新品優惠。春夏服飾及配件有5成以上採用有機棉,人氣商品新疆棉天竺寢織系列推出淺綠粗紋新色,在推出前1個月帶動系列商品業績成長2到3成;米色高椅背和室沙發、腳凳4200~2萬2000元,腰部及頭部可調節傾斜角度,靠墊改為低反發材質提升舒適坐感,可搭配腳凳,即日起8折優惠;即日起至4月2日壁掛式家具2件以上打9折,詳見www.muji.tw。

  • 民國99台灣久久-玄關和室 顛覆台灣生活習慣

    民國99台灣久久-玄關和室 顛覆台灣生活習慣

    走近台北中山堂,你會發現這棟昔日「台北公會堂」的門口,有個洗腳池;或許你不知道,它象徵著台灣人生活習慣的微妙轉變。 \n內外有別 洗腳池開眼界 \n百年前,台灣人較無「屋裡屋外」的公衛觀念,跨過「戶庭(門檻)」就是家裡,普通住家室內也是泥土地,赤腳亦可暢行無阻;因此公會堂或醫院等公眾場所常設有洗腳池,讓人進屋前,先洗去腳底泥濘。 \n雖然台灣民眾日漸接受「內外有別」的日式住居觀念,但一般家屋仍以中式或洋樓為主;反倒是戰後,國府接收大批日本遺留宿舍、公家建物,這些大多木造的日式房舍,變成大陸遷台官員、軍警或教員的住處。 \n知名詩人余光中六十年前來台,就住在廈門街一一三巷的日式平房,屋內沒有床,一家人睡在榻榻米上,四個女兒就在那裡成長,是他人生最美好的回憶,他的經典散文「聽聽那冷雨」,正是描寫此情此景:「在日式的古屋裡聽雨,春雨綿綿聽到秋雨瀟瀟,從少年聽到中年,聽聽那冷雨」。 \n聽雨寫詩 余光中勤筆耕 \n余光中說,日式房屋清靜,進門先在玄關脫鞋,腳乾淨了才能上榻榻米。榻榻米則是一種「親切的睡覺方式」,夜裡舖上被窩,就是眠床;白天收起被窩,就是客廳。唯一遺憾是「拉門」隔音效果差,父親半夜吃餅乾的聲音清晰可聞,常吵得他睡不著,只好爬起來寫詩。 \n余光中遷居高雄前,日式老屋改建成三層樓房,須砍掉幾棵桂樹,因為捨不得,他還寫了散文「伐桂的前夕」。余光中感嘆,後來舉家搬進大樓裡,人情味頓時減少許多。 \n小說家王文興的感受不盡相同,他八、九歲時與父母搬進北市同安街省政府宿舍,也就是近年聞名的「紀州庵」,前身是一家高級日本料亭。不過,王文興的父母不太習慣,勉強在榻榻米上鋪棉被睡覺,但桌子實在太矮,就買了比較高的飯桌、書桌和椅子。王文興自嘲這些家具擺在榻榻米上,「有些不倫不類」,卻也呈現台灣建築中,「殖民」與「移民」元素融合的拼貼感。 \n政府宿舍 拼貼殖民記憶 \n對於舊居,王文興最懷念寬敞院落與山水美景,因屋子兩面是玻璃門,不僅通風、採光好,視野也能延伸到戶外。「往外看是河流、遠山,往內則是一座非常講究的花園,種滿各種樹,樹林之外還有水池、魚池,花園各角落則散佈著岩石、灌木,最多的是杜鵑、玫瑰、茶花,春天時花都是開的。」 \n一九四九年國府撤退來台,原本只住了十戶人家的紀州庵,人口不斷湧進,原有的房間、走廊、空地都增建簡陋的眷舍,迷人花園也變成種菜、養雞、養鴨的小農場。他卅多歲搬離時,當地竟住了近兩百戶。 \n紀州庵《家變》留下記錄 \n然而因為王文興,紀州庵更加不朽。他的經典小說《家變》中,描述主角范曄居住的日式房子:「他們底家是一座矩形平舍。他初入時覺得像火車長車廂一樣。這屋舍共有兩間寢室,室前隨有一道大廊,廊前一排落地玻璃溜門……」寫的正是紀州庵。 \n對台灣民眾而言,日式木構房舍原本遙不可及,戰後陰錯陽差,反而飛入尋常百姓家。無論是換穿拖鞋的玄關、多功能的和室甚至榻榻米,漸漸被民間擁抱,成為一種居家潔淨的普遍標準。一直到今天,普遍存在的玄關、和室設計,仍註記著那一段與東瀛文化的融合相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