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哀樂的搜尋結果,共11

  • 影〉為跳廣場舞搶地盤 女子每晚放哀樂:都別跳了

    影〉為跳廣場舞搶地盤 女子每晚放哀樂:都別跳了

    漢口唐家墩天橋下的小廣場上日前突然傳來一陣哀樂,原本跳舞的人們紛紛散開。附近居民們說,最近四五天,每天晚上8點左右,都有一名女子拖著音響過來放哀樂,聲音震耳欲聾,讓他們不堪其擾。 \n \n這名放哀樂的女子姓吳,此前,她一直在這裡教舞蹈,已經教了14年。去年,由於附近唐家墩天橋改造,小廣場進行了施工,她臨時更換了地方,可沒想到,如今她回來時,另一支舞蹈隊已經佔據此地,她與對方負責人林先生多次協商未果,於是最近她放起了哀樂搶地盤。 \n \n吳女士說:「不是我走,我是因為修天橋才離開這裡的,公共場所總有一個先來後到吧?我也退了,讓他把聲音搞小一點,他吼我的人,都吼走了,我讓他把音響換一個面,他也不換,我實在忍受不了了,逼得我受不了,我也知道放哀樂不對,我不是針對跳舞的兄弟姐妹,我現在就希望都不搞,這裡栽花栽樹,都別跳了。」 \n \n只見小廣場的空地上三個音箱對向而立,這邊吳女士剛把音量調小,那邊林先生的音響聲就大了起來,彼此誰也不讓誰。對此,林先生也有自己的說法。 \n \n林先生說:「她走了啊,我戴著口罩掃了好幾天,她一來都是她的啊!哪那好的事兒,這是政府的,這是國家的,不是她的也不是我的,(不能一人一半嗎)她也不幹啊,是她覺得位置小了要趕我們走。」 \n \n當晚,經過協調,吳女士先行離開了此地。那麼,場地問題又該如何徹底解決呢?社區工作人員稱,此處是天橋的下行通道,其實是不適宜跳廣場舞的,此前他們也一直在協調,但效果不好。此次,居民因跳舞產生矛盾,他們也將聯合其他部門採取措施,杜絕安全隱患。 \n \n武漢市江漢區唐家墩街道唐蔡社區徐主任表示:「以前沒形成壓力,現在產生了矛盾,我們也會向相關部門申請採取措施,杜絕安全隱患,盡量禁止,以後也尋找途徑,比如說增加健身器材,或者其他的娛樂方式,引導居民文明遊園,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n

  • 父母吵架好心煩 少女燒炭自盡

    「只想活得快樂。」新竹縣一名17歲少女28日在家中燒炭自盡,留下寫有只想活得快樂的字樣,旁邊還畫上喜怒哀樂4種表情,留下無盡遺憾。檢警29日上午相驗以釐清死因。 \n \n警方調查,28日下午少女的家人在家中聞到濃煙味,狗狗也一直吠叫,上樓察看才發現有煙從少女房門內飄出,向消防隊報案後破門而入,才發現少女倒地不醒,已無呼吸心跳。 \n \n檢警表示,少女的父母常常起爭執,甚至最終離婚,讓少女相當心煩,導致情緒低落,少女的日記本也常書寫父母吵架一事。此次少女留下只想活得快樂字樣,旁邊畫上喜怒哀樂表情,燒炭走上絕路。家人對少女死因無意見。 \n \n★珍惜生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

  • 唱歌養生 郭金發渾厚嗓音唱出市民心聲

    寶島「低音天王」郭金發今晚在高雄鳳山重陽敬老晚會舞台上演唱突然昏倒,送醫急救不治,享年72歲。郭金發縱橫舞台半世紀,以深沉渾厚嗓音唱出市井小民的心聲。郭金發曾公開養生秘訣就是唱歌,因為歌聲表達喜怒哀樂,可以活化細胞。 \n 來自勞工家族的郭金發曾受訪指出,他從小看盡「手面賺吃」的艱難,總是難忘父兄日以繼夜做工的景況,母親沿街賣鞋的冷暖。到現在拉車苦力搏命的身影,車床工廠、洗染廠師傅、女工窩居作業的苦生活仍歷歷在目。 \n 因感受活在底層庶民只要遭逢勞傷、疾病,就會讓家中經濟一夕傾倒,生活變調,郭金發說,每想起那暗夜燒肉粽淒涼的叫賣聲,聲聲都是底層生活的無奈,所以他每每唱著「燒肉粽」都是來自內心的真誠。 \n 郭金發在舞台唱出市井小民的心聲,舞台就是郭金發的人生,最後也在舞台上結束。2012年6月郭金發還在台北和高雄舉辦2場大型售票演唱會。演唱超過半世紀的郭金發公開護嗓秘訣說,唱歌可讓五臟六腑活動,而且藉歌聲表達喜怒哀樂,更可以活化細胞。 \n 「燒肉粽」是郭金發的招牌歌,每次在台上都被要求來一段。他總不吝展現歌藝之外更不同凡響的「歌力」,一口氣拉長音唱「燒」字近1分鐘,震撼全場,有歌迷形容「從中山北路拉到中山南路都聽得到」。 \n 郭金發透露,當年這首歌第1句「自悲自嘆歹命人」因太過灰暗,而遭禁唱;他後來把歌詞改為「想起少漢真活動」才過關,好在後來時代改變,才又恢復了原先的歌詞。 \n 從15歲唱到現在,郭金發歌唱生涯超過半世紀,聲音依然寶刀未老。他曾公開護嗓和養生秘訣就是唱歌。 \n 郭金發說,平日就靠唱歌保養身體,唱歌就是最好的運動。聲音由丹田發出,讓五臟六腑運動,比什麼都有效;另外,唱歌是表達內心的喜怒哀樂,更可以活化細胞,讓人年年益壽。 \n 郭金發總不忘鼓勵大家只要有聲音就要唱歌,不要怕不好聽,唱好聽是職業歌手的責任,只要唱歌,身體就健康,希望大家「不要放棄唱歌的自由」。1051008 \n

  • 罕病癱瘓又重生 劉孟捷挑戰布拉姆斯作品 重詮愛上人妻的哀樂

    罕病癱瘓又重生 劉孟捷挑戰布拉姆斯作品 重詮愛上人妻的哀樂

     愛上人妻已經讓人千頭萬緒,難以平靜,這人妻居然還是最崇拜恩師的太太! \n 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經歷一手提拔他的作曲家舒曼自殺又救活,但內心又無法遏抑對師母鋼琴家克拉拉的愛,在這樣糾結如八點檔的情愫之下他創作了《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下月旅美鋼琴家劉孟捷將返國與指揮陳秋盛合作,詮釋這首動人又揪心的澎湃之作。 \n 《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屬於布拉姆斯早期作品,其中〈第二樂章〉用音符描繪了克拉拉的畫像,慢板的抒情音符,展現了他對克拉拉的無比眷戀。有意思的是,克拉拉聽完後還盛讚這首樂曲「幾乎每一個音符都美」。 \n 這次演奏的劉孟捷是台灣之子,雖然沒有愛上人妻,但卻有著同樣深刻的生命經歷。 \n 劉孟捷1971年出生於高雄,從小琴藝逼人,隨陳秋盛習樂。14歲獲得亞太少年鋼琴大賽冠軍,隨即負笈寇蒂斯音樂學院,23歲還沒畢業,劉孟捷就受邀代替鋼琴大師安德烈.瓦茲到費城音樂廳演出,一戰成名。一畢業就在寇蒂斯音樂院任職,並展開演奏生涯。 \n 就在演奏事業逐漸登上顛峰之際,劉孟捷突罹罕見疾病,侵蝕他全身的肌肉、皮膚、關節和心臟等組織,住院一年多期間,歷經癱瘓等狀況,劉孟捷終於存活。他以鋼琴復健,加上嚴酷的物理治療,奇蹟恢復健康,以獨奏家姿態重返舞台。 \n 劉孟捷多年來演奏事業活躍,並完整演出錄製布拉姆斯全系列鋼琴獨奏作品,兩年前他離開了任教10多年的母校寇蒂斯音樂院,現任美國新英格蘭音樂學院教授。 \n 劉孟捷與國台交「深沉的德式浪漫」音樂會將於3月4日在台中中興堂,3月5日在苗北藝文中心演藝廳演出一場,由陳秋盛擔任指揮。音樂會其他曲目還包括舒曼《第二號交響曲》。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 \n

  • 《哀樂》創作者羅浪逝世 一生未收過版權費

    據華西都市報消息指出,北京著名音樂藝術家羅浪因病救治無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日前羅浪家人已證實,羅浪遺體告別儀式17日將在中國八寶山殯儀館舉行。 \n \n原名羅南傳的羅浪為中國音樂界的傳奇人物,福建德化雷峰蓋雲岐人,是當代出色的革命音樂家和指揮家。 羅浪影響最廣的作品是1945年完成的《哀樂》,包括中共前主席毛澤東、前總理周恩來及領導人鄧小平等去世舉行葬禮時,均演奏此曲,但鮮有人知,乃出自於羅浪之手。 \n \n60多年來,大陸全國眾多殯儀館至今一直在使用《哀樂》為葬禮配樂。除改編《哀樂》、指揮大陸開國大典軍樂隊演奏,羅浪也曾為《解放軍進行曲》、《東方紅》等經典樂曲改編和配曲。 \n \n大陸殯葬界長期以來,一直免費使用羅浪創作的《哀樂》。但根據音樂著作權使用規定,使用《哀樂》一次,羅浪至少應可收取版權使費一元人民幣。每天全國各大殯儀館至少有200萬人次的逝者家屬使用羅浪創作的《哀樂》,但羅浪從未收到過任何一分錢的使用費。 \n \n羅浪生前談及《哀樂》的版權使用費時,曾說《哀樂》是為人民服務奉獻的一個作品。《哀樂》是土生土長的民間音樂,誰也不能把名字掛在這樣的作品上」,羅浪自認只不過自民間發掘作品,予以記譜、編曲及推廣。

  • 時論─得失與哀樂 何妨一笑

    時論─得失與哀樂 何妨一笑

     鞏俐沒獲本屆金馬影后,無冠一怒,狠貶金馬,影界攪起一番漣漪,難怪有「輸不起」之譏。藝術界一班早已不看當代「電影」的老影迷,對這裡面的高下優劣,不大措意,也不熟悉。但看當今評審者多為影界中人,便知這種評審,藝術至上,似嫌高調,但求親和民意,迎合時尚,兼顧友情與「行情」,欲求真正藝術之評判,不大容易。 \n 評論電影,確不容易拿捏。要從商品之成敗,或從大眾胃口之滿足,或重意識形態與政治正確,或著眼於題材之刺激,明星之養眼,都各有立場與考量;若純粹從文藝美學比較超越的角度評論,必又是一番境況也。不過,後者在當代,不但奢侈,簡直迂闊,已乏人問津。 \n 遙想宋楚瑜當年,初任新聞局長,雄姿英發,對金馬獎欲有大興革。那幾屆金馬獎遂掀起前未曾有之高潮。評委除難免循例有少數衙門中人之外,特別禮聘文學、藝術界知名人士為評審委員,公開名單,以昭大信。記得當時如徐佳士、姚一葦及在下等,皆中壯之年,沒日沒夜觀看參賽影片,經過討論再三,推出得獎名單,在晚會上即時公布。 \n 當時「評審感言」中有一句「評審客觀公正……」,在下建議改為「力求客觀公正」,得到同仁贊同。因為凡人皆不可能絕對客觀。力求客觀則為評審者應有之態度。因為這些文藝界專家教授,並不與影劇導演與明星熟識,更不會有「球員兼裁判」之弊。但怎料卻有不測風雲;存心公正,還有偶然因素來攪局。 \n 猶記當年有一件張冠李戴的烏龍事件,當時有兩位女演員,不知何故新聞局廣電科提供給評審委員文字資料把劇中人與飾演者名字弄錯:甲誤為乙,乙誤為甲。等到公布得獎名單之後,評委才驚覺有誤,但一切已經無法挽救。當年得失易位,暗留遺憾於冥冥之中。30年後,驚見社會新聞,某影星遇人不淑,獨吞苦果。令人感嘆,當年得失易位,後來卻哀樂殊途。人生之荒謬,有如此者。 \n 此事也側面反映了由學術界可信任之專家,因為不是影藝界中人,有學養,較能超然大公,才能有當年金馬影獎的盛況。今後如果仍由影藝圈中聘請評審委員,因為人人彼此皆熟,雖然不會再有張冠李戴之事,但重要的是,電影與演員藝術的評量,有種種不同考慮與情感,便很難得其純一之判斷矣。 \n 且看現實世界中,大文豪沒得諾貝爾獎者多的是。文藝之為物,得獎與否,仙機眉角甚多,何妨一笑置之,實勿庸耿耿於懷也。(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退休教授)

  • 流水年華-哀樂中年 泰然處之順其自然

     年齡是什麼?這個抽象的字眼,相信很難找出一個明確的定義;也是很少人有閒情去解答的問題。 \n 然而,多半的人過了一段歲月之後,對年齡總會有一種敬畏,或毋寧說是心悸。特別是到了中年,這個越來越難劃定界限的年歲。自然、樂觀且積極的人,年屆中年,家庭、事業順暢,又有充沛的體力與精力,就會覺得人生邁向巔峰,正有做不完的事待完成,無窮的計畫要實現。但也有不少人視中年為人生的分水嶺,似乎已爬完上坡,往後歲月就須優閒點兒,提防著下坡的滑路。 \n 年齡,其實該就是時間吧!姑不論時間到底是什麼,卻似乎是流動不息的,所謂似水年華,形容得再恰當不過。自覺有大把青春的人,總嫌時光漫長,巴不得一飛沖天,享受無盡的人生。而過了分水嶺的人,難禁緬懷過去,甜、酸、苦、辣齊湧心頭,慨嘆年華已逝,展望來日驚覺苦短,那股難以形容的滋味,該也就是所謂的「哀樂中年」了。 \n 人到中年,不論積極或消極,樂觀或悲觀,經過了一段歲月的磨練,大抵都會或應當培養出一份淡泊,多增加一分耐心。家庭與事業美滿有成的人,即令有滿腦子的計畫且成竹在胸,何妨放緩一步,給自己這部為名利驅使的工作機器一個休息或充電的機會,讓不如自己或沒有自己幸運的人也有機會趕上一步。而大半輩子朝著分水嶺猛往上爬,卻自慚枉費心力的人,也無需氣餒、緊張、感嘆或沮喪。人過中年,健康、婚姻、家庭、兒女或事業,都可能或多或少、或好或壞地有些變化,能處之泰然,順其自然,增一分耐心,多一分淡泊,即令是下坡路,往往也能迎接到燦爛的晚霞。 \n 人到中年,偶或感覺老之將至,往往會對自己的健康無謂地擔心起來。然而,擔心無勝於關心。與其這裡、那裡一些小小的不適或疼痛,就杯弓蛇影地疑心自己健康日下、毛病叢生,不如養成每年定期身體檢查的習慣,檢視自己是否缺少運動、休閒與調劑身心的健康嗜好。生、老、病、死不該是人過中年聽命遵循的鐵律。 \n 人過中年,往往兒女均已長成,或獨立在外、或已培養出自己對世務的見解與人生的看法。他們與父母相聚或共處的時間逐漸減少,甚或不如以往的密切。這時,你不必感到空虛悵然,卻應慶幸他們多少自你那裡學習到照顧自己與邁向成功所需的經驗與能力。子女除了關心與敬愛你之外,在你若有所失的中年時期,更能將你視為隨時可以請益的良師至友,應該比戀棧為人父母者的權威更為實際且有價值。 \n (摘自本書生活感懷篇)

  • 扁:一切交給上帝 三審力求清白

     前總統陳水扁二審獲判較輕刑度,但仍還押北所。他透過扁辦秘書江志銘表示,釋放與否「一切交給上帝」。扁再引《壇經》「毀譽不動、哀樂不生」,表示對外界看法不會動念。他說,繼續監禁若能讓民進黨更加凝聚、團結,他願意接受。 \n 約下午兩點扁還押北所,扁辦秘書江志銘立即前往探視,並轉述扁聆判後的心情。 \n 江志銘說,扁對判決結果並不意外,因為「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也相當平靜;扁認為想要獲釋並不容易,「一切交給上帝」,他相信只要時間到了就能出來。 \n 江志銘轉述,扁引用《壇經》「毀譽不動、哀樂不生」,代表目前心境。 \n 江志銘說明,「毀譽不動、哀樂不生」,是指扁對於外界任何毀譽,內心都不會動念,也不會有喜怒哀樂;如果扁被關在看守所裡,能夠讓民進黨更加凝聚、團結,扁也不會介意。 \n 江志銘說,二審雖然獲得改判,但扁無法接受判決結果,要在三審力求清白。 \n 上午扁搭囚車離開北所,北所外也聚集近百名支持群眾冒雨聲援,警方也大陣仗地警戒;下午二時許扁還押北所後,人數則減至僅數十人。 \n 北所指出,扁還押回舍房後,傍晚吃了面會帶入的雞肉、荷包蛋、四季豆、苦瓜炒肉絲,以及水梨、蓮霧、櫻桃等水果。由於昨日沒放封,扁回房後看電視、看書、看訴狀,心情並無明顯波動。 \n陳志賢/台北報導 \n 針對二審判決結果,陳水扁辯護律師石宜琳表示,律師團聆聽高院判決後,對於日後的審判有期待性、認為相當樂觀,有很大的上訴空間。 \n 石宜琳表示,陳水扁在一審原本被認定有六項罪名,但二審判決只有五罪。有關國務費案中非機密費詐領的部分,高院認定沒有證據,判決無罪。另機密費部分,原本一審判決無期徒刑,高院改判十四年。 \n 石宜琳說,高院判決對於機密費到底是不是適用大水庫理論、及金錢混同理論,有預留空間,他們將上訴三審,交由三審作最後認定。 \n 石宜琳表示,龍潭案、陳敏薰的101董事長人事案,是否屬於總統法定職權的疑義,雖合議庭採最寬鬆標準,認定屬於總統職權,但同時也告知不服的一方可以上訴三審,由三審做出統一解釋。石宜琳轉述說,陳水扁聆判後,因他自認清白無罪,不滿意高院判決結果。

  • 扁看官司「毀譽不動、哀樂不生」

     羈押逾五百天的前總統陳水扁,儘管四大弊案纏身,但現在卻潛沉於禪宗最重要的經典《壇經》。昨日,扁辦主任陳淞山赴北所探視時,扁幾乎不談官司,反而心有所感的講起佛理,引用《壇經》中的「毀譽不動,哀樂不生」描述心境,還說「這句話說起來簡單,但要做好難;但現在,我總算體會到裡面的道理了…」 \n 陳水扁在卸任總統後,幾乎都是「無縫接軌」面臨弊案訴訟,時間雖已逾兩年,但任何赴北所探視的人,似乎都以「阿扁很有鬥志」來形容他。然而,近來情況似有所轉變。 \n 昨日,陳淞山赴北所時,儘管國務費案即將二審宣判,面對可能的無期徒刑,扁似乎已經沒有「感覺」。陳淞山表示,過去探扁時,經常可聽他提到訴訟策略,但這半個月來態度突然改變。 \n 尤其昨天,突然對他講起佛理,表示自己現在面對的處境,就像「風吹旗子」,「到底是旗子在搖,還是你的心在動?如果旗子不搖,就是我的心在動…」 \n 儘管如此,陳淞山仍不免多問了官司話題,沒想到扁卻回說,最近他正在研讀《壇經》,裡頭有一句話「毀譽不動,哀樂不生」,「這句話說的是無論外面的人怎麼罵我、讚美我,還是我的心情是悲哀還是高興,都能把心定下來。」 \n 扁說,經過這麼久,總算體悟到佛理意涵,「以前我會很執著,認為官司要怎麼樣、怎麼樣,但現在很能平常心面對了。」因此,無論今天審判結果如何,他的心境就是「有信心,法院要怎麼判都接受,但司法上該怎麼做就是繼續努力。」 \n 陳淞山轉述說,日前法院宣判機密外交案無罪時,陳水扁剛好人在特偵組,但檢察官並未向他提到這項訊息,直到傍晚回北所看電視才知道無罪,「自己都很驚訝」,因此他對未來的判決確實很有信心。

  • 巨星遲暮,哀樂中年

    最近兩位英美名家的新作,不約而同在緬懷過去,刻劃肉體與精神的雙重崩毀。菲利普‧羅斯向來擅寫系列小說,他的第30本書《挫抑》(The Humbling),延續前兩本小說《凡人》(Everyman, 2006)和《義憤》(Indignation, 2008)的黑色基調,再次讓他的人物成為命運的玩偶。故事是說60幾歲的賽門演藝事業頗為成功,可是一夕之間「他的魔力消失了」。在一次糟透了的演出後,賽門精神崩潰,太太棄他而去,茫茫終日的他終於落腳精神病院。出院後,友人的女兒前來探望,表明自己身為同志多年,現在想當他的女友。賽門甚至動念想跟她生孩子,但她又抽身而去…。 \n羅斯在訪談中表示:「如果你知道有些事情會發生,也真的發生了,你還是可能被蹂躪殆盡。知情未必能保護你。」羅斯的下一部作品《復仇》(Nemesis)也已經竣筆,預計明年出版。根據他的說法,「這4部小說將形成一組四重奏。」 \n石黑一雄的短篇集《夜曲》(Nocturnes),收錄的也都是失意的故事,只不過主角換成中年人,而且多從事音樂工作,一如石黑年輕時也曾在酒吧和地鐵獻唱。5個短篇也頗有組曲意味:人到中年,卻只能自欺欺人。像〈天雨或天晴〉裡有婚姻危機的丈夫,請老同學來家裡作客,卻是為了讓妻子知道還有人比他更落魄;〈夜曲〉中的薩克斯風樂手,為了獲得更多的工作機會,允許妻子的情人資助自己整容,還希望一張新臉能挽回婚姻;〈大提琴家〉裡前途無量的匈牙利新秀,找了一位根本不懂琴的美國女子指點,就因為她聲稱自己會是個大器晚成的巨匠,結果她所嫁非人,他則淪落飯店餐廳當伴奏。音樂在石黑的筆下成了架空的理想,所有的人物只能在欺瞞之中,尋找片刻的尊嚴。

  • 王雪峰證實 婚姻早已「揍」哀樂

    「他到底是為什麼原因娶我,我也不知道!」前民進黨立委王雪峰驚傳家暴,其夫王作良雖出面喊冤,但昨晚王雪峰打破沉默,拉起褲管、衣袖,出示腳上、手臂的傷,坦承長期遭受家暴,並說被打到視網膜差點剝落,王作良還想將她名下三間不動產據為己有。不過,王雪峰雖身心俱疲,至今仍不願意離婚,對於下一步也沒有答案。 \n王雪峰昨日接受電視台訪問,說明整起家暴事件。她表示,高度近視的她,被王作良打到視網膜差點脫落,「他用力撞擊我的頭部、頸部、前葉額腫大、耳膜破裂,這次同樣又是用力撞擊,但我沒有去檢查,」王雪峰說:「因為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撞,撞也是檢查不完!」她驚恐地講,自己有高度近視,遭到用力撞擊,其實隨時有失明危險。 \n王雪峰進一步透露,王作良還常常將她趕出去,並說要把她全家都趕離,想將她的三間不動產,過戶到名下,據為己有,「包括我爸爸住的地方,雖那不是在我名下,他也說要趕他們出去。」 \n「他到底是為什麼原因娶我,我也不曉得。」不知當初為何結婚的王雪峰說:「有時候我覺得人生,唉,身體狀況這麼糟糕,你們看看以前的我是什麼樣子,現在是什麼樣子……」她感慨現在的人生,覺得有點傷心,也有點悲觀。 \n透過人脈幫先生找工作、還花了二百多萬從婆婆手上買下山上的家,這樣付出,卻獲得如此回報,王雪峰對這樁婚姻感到茫然,不過,她強調到現在還不想離婚,下一步怎麼走,也搖頭說:「還沒有答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