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哈卡舞的搜尋結果,共08

  • 影》紐西蘭少年自殺亡 友哭著跳完「哈卡舞」送他最後ㄧ程

    影》紐西蘭少年自殺亡 友哭著跳完「哈卡舞」送他最後ㄧ程

    紐西蘭的「哈卡(Haka)舞」,原是毛利人對於特殊場合的歡迎、慶祝、致意、宣戰等會舉行的舞蹈,後延伸成紐西蘭的ㄧ項特殊習俗。近日就在紐西蘭網友間瘋傳一段哈卡舞,一自殺身亡的17歲男孩瑞哈里(Jarom Rihari)葬禮上,同學們選擇跳毛利人戰舞「哈卡(Haka)」送他最後ㄧ程。 瑞哈里於去年6月底輕生離世,他的友人們聽聞噩耗後都十分震驚且不捨。因此他的親友們決定,在他的葬禮上跳哈卡舞來送他最後ㄧ程。只見當靈車離開教堂後,瑞哈里的親友們立即列陣,邊哭邊跳哈卡舞,哀戚場面讓人看了不禁落淚,而葬禮影片於去年7月上傳網路,近日開始被網友瘋傳。 許多網友看完影片後,都為影片感人的氣氛動容,紛紛留言「這是我第一次看哈卡舞,這讓我為之心碎。」、「我之前看過的哈卡舞都令我背脊發涼,但這個讓我哭了」,網友也呼籲如果有人遇到困難,ㄧ定要向別人求援。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 紐西蘭7000學童齊跳哈卡舞 創世界記錄

    約7000名紐西蘭學童今天跺腳重踏、怒吼咆嘯,表演據信規模最大的毛利人戰舞哈卡舞(haka),創下最新世界記錄。 法新社報導,孩子們在威靈頓郊區馬斯特頓(Masterton)一處公園進行這項哈卡舞挑戰,本地工作人員在旁仔細觀看,監督這項金氏世界紀錄盛事。 根據紐西蘭新聞媒體Stuff,當前記錄是2014年在法國創下,當時有4028人在法國橄欖球俱樂部CA BriveCorreze Limousin場所同時表演哈卡舞。 儘管今天的數字尚未正式確認,本地太平紳士戴布尼(Peter Debney)深信這些學生已達成預定目標,他告訴法新社:「毫無疑問地,根據我的觀察,目標今天達成。」 馬斯特頓中學(Masterton Intermediate School)校長湯普森(Russell Thompson)花了近1年籌辦這項盛事,他說,這是令國家驕傲的時刻,讓世界紀錄重返哈卡舞故鄉。 湯普森表示,孩子們表演的並非「卡馬泰」(Ka Mate)哈卡舞。卡馬泰為橄欖球世界盃冠軍全黑隊(All Blacks)作為賽前挑戰的舞蹈。 他們選擇表演懷拉拉帕(Wairarapa)毛利族長者編寫的版本。 湯普森說:「我想,這就是認同感吧,這告訴人們我們來自何方。」(譯者:中央社周莉芳)1051102

  • 無視前夫 卡戴珊夜店替哈登慶生

    無視前夫 卡戴珊夜店替哈登慶生

    企圖擺脫前夫歐登跟蹤疑雲的科勒卡戴珊,選擇更公開跟火箭球星「大鬍子」哈登展現親暱程度,《TMZ》今天拍到卡戴珊與哈登手牽手走進夜店,提前慶祝哈登25歲生日,兩人更一起熱舞好幾小時,同行的還有火箭後衛貝弗利與灰熊前鋒查克藍道夫等NBA球員。 雖跟歐登完成離婚手續,卡戴珊先前卻遭歐登跟蹤,且企圖抓住她的手臂,儘管歐登事後鄭重否認自己有在跟蹤前妻,卡戴珊仍然把歐登當成空氣,繼續跟哈登陷入熱戀,在跟蹤風波過後,卡戴珊絕口不提歐登,反而頻頻跟哈登出沒公開場所,示威意味十足。

  • 學生用最男子漢方式向過世老師告別 引無數網友落淚

    整個學校的學生,用他們最獨特的方式向老師道別。據英國《每日郵報》28日報導,紐西蘭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師去世,而他教過的學生為了好好送別,就用最男子漢的方式,在葬禮上整齊而肅穆的跳起了毛利傳統舞蹈「哈卡舞Haka」,並在靈柩離開後,尊敬且沉默的目送老師離開。 這位受人敬愛、紐西蘭北帕默斯頓男子高中55歲的老師道森(Dawson Thana Tamatea),於7月20日時在睡夢中過世,他留下了妻子和三個兒女,以及他教過的許多學生們。葬禮舉行當天,這些學生自豪地穿起了校服,並在靈柩到達學校時,一起演示了這項長達2分多鐘的舞蹈。校長David Bovey跟記者說:「當孩子們開始表演的時候,真的被震撼到了。」 哈卡舞(Haka)是紐西蘭毛利人的傳統舞蹈形式。於各太平洋地區中,諸如東加、大溪地島、薩摩亞等國都有略異的舞蹈。源於夏威夷和波利尼西亞。Haka舞是動作、拍打配以叫嚷和哼聲的團體舞蹈。

  • 「嘻哈大少舞團」訪台 演繹詩意與感性

    「嘻哈大少舞團」訪台 演繹詩意與感性

    獨特舞風熔鑄街舞、現代舞、印度舞蹈、非洲舞等元素於一爐,法國首屈一指的「嘻哈大少舞團」(Cie Accrorap)將首度訪台,5、6日於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舞作《尋根之旅》,演繹當初興起於美國紐約街頭的嘻哈舞蹈,一路逐步跳上世界舞台,體現出別具詩意、感性的一方宇宙。 約莫1980年代初期,嘻哈街舞從紐約跨海傳至法國,1984年法國電視台首見,每周六下午播出、介紹嘻哈文化的電視節目「H.I.P H.O.P.」,由黑人饒舌歌手Sidney Duteil主持,除介紹各種嘻哈文化外,亦有街舞的動作示範教學。當時年僅10歲、「嘻哈大少舞團」創辦人兼藝術總監卡德爾阿圖即為死忠觀眾之一。 卡德爾阿圖也開始在里昂的街頭,與朋友練習電視節目中示範的舞蹈動作,並於1989年共同成立「嘻哈大少舞團」。當年練舞的夥伴之一,現任法國克雷泰伊國家舞蹈中心主任的穆哈莫蘇奇,曾於2013年率卡菲舞團,與台灣服裝設計師古又文、5名台灣舞者合作,攜手推出兩廳院年度製作《有機體 YogeeTi》,並入圍當年的台新藝術獎。 「嘻哈大少舞團」歷來發表過《傻瓜祈禱》、《阿農哈》、《為何不》、《大男人.小故事》等知名舞作,經常受邀於歐、美、亞洲各地巡演。《尋根之旅》由11位嘻哈舞者上場,卡德爾阿圖試圖透過舞蹈自我解答:「什麼是今日的嘻哈?」進而闡述、追尋個人的生命歷程。 《尋根之旅》的舞台由一張桌子、一張在唱盤上吱吱作響的黑膠唱片,以及兒時的記憶組成,布拉姆斯、貝多芬乃至電子音樂等各種旋律導引下,尋根旅程的大門就此為舞者開啟。以《尋根之旅》為名,源於卡德爾阿圖嘗試在舞蹈中,追尋個人的生命歷程。 對卡德爾阿圖而言,如今的嘻哈絕非只是炫麗的動作,「而是進入一個詩意、感性的宇宙,這就是我的註冊標記。」

  • 紐西蘭戰舞震撼NBA 張震嶽嘆:台原民淪宣傳品

    世界盃男籃日前由紐西蘭對上美國夢幻隊,賽前球員宛如「神鬼戰士」般跳著原住民傳統舞蹈「哈卡舞」(Haka),驚人氣勢不僅威震這些NBA球星,歌手張震嶽也有感而發表示:「幾時台灣的原民文化可以如此驕傲而自信?」 雖然紐西蘭隊最後依舊是敗給了美國隊,但這段戰舞表演卻讓所有球迷印象深刻,張震嶽今(4日)在臉書PO文,「紐西蘭人不分人種在外地跳起家鄉的傳統舞蹈,英雄式的一去不復返,死也要壯烈,太秋!」 身為阿美族人的張震嶽接著有感而發稱,「幾時台灣的原民文化可以如此驕傲而自信?大多數我們看到的只是淪為推銷台灣(或東部)的宣傳品,底子裡卻對原住民一知半解,不尊重,甚至文化侵略。」這段PO文迅速引起網友熱烈討論。 哈卡舞是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的傳統舞蹈,據維基百科解釋,其目的包括消遣、隊來賓的熱情歡迎、對特殊成就或場合承認、部落之間相聚的儀式,舞蹈最後舞者通常會把舌頭伸長,意指扮演敵人被殺後,頭顱被懸掛在長竿上的模樣。

  • 古又文的毛衣 舞出不同的嘻哈

     來自法國的編舞家穆哈‧莫蘇奇(Mourad Merzouki)率領他一手創立的卡菲舞團,從台灣時尚設計師古又文的編織毛衣獲得靈感,二人合作編創全新舞作《有機體》,為二○一二年台北國際藝術節帶來跨國又跨界的驚喜。屆時舞者將穿著古又文設計的編織毛衣跳街舞、嘻哈和現代舞。  莫蘇奇是當今法國明星級的嘻哈編舞家,成功將街舞帶入表演藝術舞台。《有機體》中,他和舞團將顛覆嘻哈舞者總是身著棒球帽、寬鬆衣物,及舞者以展現自己身體為主的邏輯,改讓舞者身著針織品,並以關節扭轉的肢體律動,對照織針與編織器的穿梭律動。  莫蘇奇說,「街舞在各地還是屬於街頭次文化,唯有不斷突破街舞傳統表演形式,才能將街舞帶往藝術聖殿及全新的發展空間。」  這次他特地挑選了五位台灣現代舞蹈家甘翰馨、吳建緯、高辛毓、陳宏菱、謝宜君,與另五位法國「新街舞」舞蹈家,在法國巴黎進行兩個月的密集訓練。  古又文也跟著遠赴巴黎與舞團一起工作。古又文指出,這項合作計畫發生在他第一個商業服裝系列完成之際,因而讓舞者先穿著這套最新服裝,並進行簡單修改。他說莫蘇奇巧妙將毛衣製作的過程,以舞蹈方式展演出來,讓他感到訝異「原來自己的作品可以這樣被呈現」。  《有機體》三月二日至四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未來會在蒙貝列舞蹈節、里昂雙年舞蹈節演出,十月繼續在法國三個城市巡演。

  • 古又文的跨界設計

     「台灣之光」古又文真是個多才多藝的設計師,去年不只在東京時裝周發表個人同名服裝品牌Johan Ku 2012「The Two Faces雙重效應」春夏系列,打開國際時尚知名度,為自己在一克拉的夢想當代美學展上拍攝短片;今年他跨得更兇,為SK-II設計青春露No.1慶功圖騰,還擔任法國卡菲舞團的服裝設計師,一刻也不得閒。  卡菲舞團藝術總監暨編舞穆哈莫蘇奇Mourad Merzouki,看過古又文在北美館「破界‧Breakthrough」服裝雕塑展上,獲得美國Gen Art國際服裝競賽前衛時裝獎的《Emotional Sculpture》系列,與一克拉的短片,提出合作的邀約。並以他的針織作品為靈感編了《有機體》的舞碼,描述一位編織家創作的過程,從散亂羊毛被梳理、編織家苦惱嘗試羊毛印花服裝製作與順利完成3個部分來呈現,「好像在講我的故事。」  一開始,穆哈希望用人造纖維讓舞者的服裝能快乾易洗,最後為要忠於代表古又文的針織特色急踩煞車,改以羊毛印花的吸汗材質內襯替代,古又文的製作過程多了不少考驗。今年過年古又文將去巴黎一周把5、60件服裝與配件完成,但舞團3月2日~4日演出時,他人在巴黎忙商展,他俏皮地說:「這是千載難逢的合作,很遺憾與演出失之交臂,看到報導的讀者,可以代替我去看。」  他的腦子除了正在醞釀的秋冬系列,與2、3月在東京、紐約、巴黎、北歐和台灣等10多個地區量產的「The Two Faces」春夏系列,2月2~5日在紐約、3月2~5日在巴黎都會參加商展,3月18~23日還有東京時裝周大秀,行程滿到爆,他笑稱SK-II找他合作,就是看到「設計師非常操勞,要拯救設計師日也操夜也操、瀕臨崩潰的膚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