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哈耶克的搜尋結果,共07

  • 孟克梅耶首度訪台 挑戰人聲 中提琴唱舒伯特

    孟克梅耶首度訪台 挑戰人聲 中提琴唱舒伯特

     中提琴向來被視為是所有弦樂器當中最接近人聲的一種,而舒伯特的藝術歌曲更是人聲美之極致,2006年巴許米特中提琴大賽首獎得主德國中提琴家孟克梅耶(Nils Monkemeyer)將首度訪台,將結合兩者,帶來他自己改編以中提琴演奏的舒伯特藝術歌曲。 \n 「中提琴似乎不那麼起眼,但事實上它是一個相當具有魔力的樂器。」孟克梅耶表示,當他在拉琴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它在唱歌。」 \n 孟克梅耶1978年出生於德國布萊梅,從小就認定中提琴是他的最愛,後來就讀慕尼黑音樂戲劇高等學校,陸續在各中提琴比賽獲獎。2006年他拿到莫斯科中提琴怪才巴許米特所設立的國際中提琴大賽首獎,同年獲得德國音樂大賽桂冠,從此踏上演奏家之途,目前擔任母校慕尼黑音樂戲劇高等學院教授。 \n 孟克梅耶師承名家,包括前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團員之一的葛哈德.舒茲(Gerhard Schuls)以及俄國中提琴大師巴許米特,「舒茲和巴許米特可以說是當今風格上呈現兩個極端的中提琴天王,能先後獲得他們兩人的指導,我真的相當幸運,好像理性之神與感性之神同時灌注給我強大的能量。」 \n 這次首度來台,孟克梅耶上半場將帶來改編巴赫《G大調第一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布拉姆斯《f小調第一號中提琴奏鳴曲,作品120之1》;下半場將帶來舒伯特《小夜曲D. 957》、《秋天D. 945》、《泉水邊的青年D. 300》、《水上吟D. 774》、舒伯特《你就是寧靜》等樂作。音樂會將於5月17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布魯塞爾反恐突襲 1嫌犯受傷被捕

    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北部斯哈爾貝克鎮鎮長克勒法耶(Bernard Clerfayt)告訴法新社,比利時警方今天展開新反恐行動,逮捕1名受輕傷的嫌犯。 \n 法新社報導,克勒法耶表示,「我能證實警方的行動鎖定1個人,那個人遭警方攔截,且腿部受輕傷。」 \n 他又說,傳出的多起小規模爆炸,與炸彈處理小組的作業有關。 \n 路透社報導,比利時法語廣播電視台(RTBF)引述當地鎮長克勒法耶表示,警方今天在布魯塞爾北部斯哈爾貝克鎮展開大規模反恐行動,1名嫌犯受傷被捕。 \n 落網者涉及布魯塞爾連環炸彈攻擊,以及本週在巴黎附近破獲的恐攻陰謀。 \n 配備卡車的重武裝軍警封鎖一個主要十字路口周邊地區,現場傳出3起爆炸聲,克勒法耶指稱,那是炸彈處理小組引爆的。1050325 \n

  • 當今最著名弦樂四重奏團 哈根四重奏下月登台演出

    當今最著名弦樂四重奏團 哈根四重奏下月登台演出

    有「當今最著名弦樂四重奏團」美譽、2011年回聲大獎「年度最佳團體」、2012年受封維也納音樂廳終生榮譽會員的哈根四重奏,2016年慶祝成軍35週年,巡迴亞洲演出,首站即在台北國家音樂廳。他們將於2月23日在國家音樂廳演出舒伯特與蕭士塔高維契的經典名作。 \n哈根四重奏1981年成立,以哈根家族為主:盧卡斯(Lukas Hagen)、薇若妮卡(Veronika Hagen)、克萊門斯(Clemens Hagen)三位家族成員,加上德國小提琴家萊納‧舒密特(Rainer Schmidt,1987年加入代替Annette Bik)。成立該年受克萊曼邀請參加奧地利洛肯豪斯室內樂音樂節,首度登台演出即獲得滿堂彩。 \n1982年,哈根四重奏在英國樸茨茅斯弦樂四重奏大賽(Portsmouth String Quartet Competition)奪得首獎,1983年則贏得愛維恩國際弦樂四重奏大賽(Evian International String Quartet Competition)首獎,1985年榮獲奧地利文化部頒發「莫札特作品詮釋獎」,自此哈根四重奏與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並列,同為演奏海頓、莫札特、貝多芬、舒伯特等作品的權威代言人。 \n哈根四重奏曾經與哈農庫特、庫塔克、波里尼、內田光子、莎賓梅耶、齊瑪曼、席夫等人合作演出。2009年,哈根四重奏受到指揮大師阿巴多邀請,加入琉森節慶管弦樂團,擁有豪華陣容的琉森節慶管弦樂團也以哈根四重奏的加入為榮,樂團在對外介紹他們強大的音樂家陣容時,總是將哈根四重奏視為他們的「金字招牌」,哈根四重奏的藝術成就由此可見一斑。

  • 中國新視野-超級推銷員出訪 一箭三鵰

     超級推銷員其實不僅僅是在單純推銷中國裝備和中國產能,而是在將一帶一路和互聯互通戰略具體化、項目化。或者可以這樣說,中國在下一盤很大的棋,至少可以達到「一箭三鵰」的效果。 \n 在國際社會,中國總理李克強總理有中國超級推銷員的外號。他正在進行的歐亞旋風式訪問,就充分展現了他的行銷能力和雷厲風行。在哈薩克,他還收穫了一個以他的姓氏命名的外交專案--「李計畫」,這可能是中國外交乃至世界外交史上一個引人注目的名詞! \n 據媒體報導,「李計畫」的由來是這樣:在和哈薩克領導人會談時,剛開始按部就班,哈方表示希望向中方出口能源、農產品,此時,李克強提出,我們為什麼不在「光明大道」上合作? \n 光明大道計畫,是哈薩克政府提出的新經濟政策,核心內容是加強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急需鋼鐵、水泥、平板玻璃、電廠等工業產能。對於中國總理的提議,哈方很是高興,哈總統納紮爾巴耶夫和李克強原定一個小時的會談拖長到一個半小時。納紮爾巴耶夫更效仿「馬歇爾計畫」,將中哈產能領域的新合作模式命名為「李計畫」。 \n 其實,在這次出訪中,「李計畫」也不僅僅只表現在中哈合作上。在和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會談時,李克強不忘提高鐵合作;在與中東歐領導人會談時,他提到中國工業尤其是鐵路、電力、港口等裝備品質優良,性價比高,也適應中東歐國家的需求。 \n 而這位超級推銷員,不僅是單純推銷大陸的裝備和產能,而是在將一帶一路以及互聯互通戰略具體化、項目化。 \n 或者可以這樣說,大陸在下一盤很大的棋,至少可以達到「一箭三鵰」的效果。 \n 第一,有助於化解產能過剩,推動中國裝備走出去。經過30年的高速發展,中國裝備在世界上贏得了不錯的口碑和競爭優勢。但在一些領域,產能過剩也是不爭的事實。反觀亞歐一些國家,基礎設施構成了發展的瓶頸,鋼鐵、水泥、平板玻璃等嚴重不足。中國多餘的產能,完全可以轉移到這些國家。這樣,中國企業找到了新市場,這些國家也獲得了新項目。 \n 第二,有助於打造合作新引擎,培育新經濟增長點。對於中國和其他國家的合作,西方一些戴有色眼鏡的人總是批評,中國是在傾銷商品,不給當地帶來就業。這其實是對中國誠意的污蔑。在與納紮爾巴耶夫會談時,李克強明確說,哈方不應滿足於低附加值初級商品的出口,而中國提出的合作方案更注重可持續性,能帶來就業。實際上,這是中國對轉型期的哈薩克提供整套工業化經驗的輸出。 \n 第三,新的合作有助於構成新的利益共同體。經貿上加強合作,人文上促進交流,必然使兩國在政治外交上更加交好。在中國-中東歐國家經貿論壇演講中,李克強就說,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合作,是當事兩國和歐洲三方共贏的結果。他表示,考慮這些國家實際負擔能力,中方將提高貸款優惠力度,降低融資成本,並適時擴大貸款規模。換句話說,中國是誠心合作,願意讓利,大家共同得益。 \n 李克強行程還在繼續,推銷工作還沒有結束。他的這次歐亞之行,應該也是中國外交2014年的收官之作。其實,在過去一年,中國「一箭三雕」之舉有很多,最典型的是在亞太經合會(APEC)北京峰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設立400億美元絲路基金以及互聯互通合作,就贏得與會各國的好評。可以說,中國已過了只輸出商品的年代,中國現在還輸出裝備、技術、標準和資本,同時也給其他國家提供廣闊的市場。這是一次精心的全球布局。(本文摘自經濟參考報)

  • 波士頓炸彈客出庭 受害者激動

     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嫌疑人佐哈.查納耶夫今天首次出庭,對於所有罪名都稱無罪。波士頓聯邦地方法院外維安比平常森嚴,法庭則擠滿情緒激動的爆炸案受害者和家屬。 \n 法庭一一宣讀30項罪名,19歲的車臣裔美國人佐哈.查納耶夫(Dzhokhar Tsarnaev)7度以清楚的聲音回答說:「我無罪。」整個過程歷時7分鐘,期間他有時回頭一瞥旁聽席。 \n 出席旁聽的麻省理工學院(MIT)警長迪法瓦(John DiFava)說:「他的情緒似乎沒有太大動搖,似乎一點都不受影響,不過我不會讀人心。」 \n 受害者家屬諾登(Liz Norden)在開完庭後說:「我胃感到很不舒服,心情非常緊繃。」諾登的兩個32歲和33歲的兒子都在爆炸案中失去1條腿。 \n 旁聽席上還有查納耶夫落淚的姊妹、一大群記者、數名自稱查納耶夫友人或支持民眾。 \n 專程從紐約來旁聽的費蓋羅亞(Karina Figueroa)手持「無罪開釋佐哈」的小標語。 \n 費蓋羅亞說:「他是清白的,我沒看到任何證據。」 \n 少數的查納耶夫支持者也出現在法院外。 \n 邱巴克(Mary Churbuck)說:「這有點令人心碎,但佐哈和我都信阿拉。」邱巴克身穿印著查納耶夫肖像的上衣。 \n 她還說:「沒有證據證明這件事確實是他做的。他們沒任何證據證明是他放下(裝有炸彈的)背包。」 \n 法官鮑勒(Marianne Bowler)今天說,本案審判預計不會太快展開,而且可能費時3到4個月。 \n 下一次開庭日定在9月23日,查納耶夫預料不會出庭。1020711 \n

  • 瞭望中國-解讀中國貨幣經濟史

     本書特點在於作者把哈耶克經濟思想和凱恩斯主義這兩種截然對立的經濟學派結合起來。朱嘉明將中國貨幣經濟劃分為傳統貨幣經濟和現代貨幣經濟兩個階段。前者歷史悠久,後者時間很短。從大方面看,他試圖用哈耶克解釋傳統貨幣經濟,用凱恩斯解釋現代貨幣經濟,同時又以哈耶克作為批判現代中國貨幣國家化的一個理論基礎,而凱恩斯則是他解釋中國傳統經濟不足之處的一種理論工具。 \n 凱恩斯主義從一開始就帶有「教義」的特徵,對中國的影響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1926年發表《自由放任主義的終結》時,恰是南京政府建立和開始設計政府干預經濟戰略之時。國民黨的工業化戰略基於這樣的理念:國家必須在現代化中起主導作用,現代經濟需要國家控制金融體系。過去30年,凱恩斯經濟學始終是影響中國經濟改革的主要經濟理論,以至於今天的中國已成全世界最強的凱恩斯主義國家。另一方面,改革開放以來,曾在全世界幾乎成為主流的自由主義思想也引起很多中國經濟學家注意,朱嘉明是其中之一。 \n 朱嘉明用凱恩斯是為解釋中國現代金融系統的內在邏輯;用哈耶克是基於其歷史上的重要性,是為批評中國現代金融系統的不足。大多數分析家多少都是用凱恩斯來衡量與解釋今天中國的經濟。即使是最自由的分析家似乎也認同中國政府在工業化過程中起主導作用,認同改革開放道路是成功的。很少有人敢從另外一個側面來批判這個過程,更不用說有人走得像哈耶克那麼遠,去批判國家透過貨幣對經濟施加強大的影響,以及對社會上每一個經濟主體施加的控制。 \n 貨幣經濟在毛澤東時代經歷了歷史性倒退。貨幣在毛澤東時代是國家壟斷的。根據哈耶克思想,這是人們為什麼不自由的主因。毛澤東時代是經濟主體依賴國家來維持自身生存最深的時代,而過去30年中國經濟改革的核心是回歸貨幣經濟,實施經濟的貨幣化。中國經濟增長跟中國經濟的再貨幣化是緊密結合的。不過這個再貨幣化過程是在國家愈來愈弱情況下進行。因此,經濟的貨幣化是伴隨著國家從貨幣系統退讓而進行的。它打開了向非國有經濟活動的機會之窗,使他們得到不再依靠國家而生存的機會。反過來,經濟的貨幣化是在以國家為現代化的總組織者和總設計者的條件下進行的。如從這個角度看,從1978年建立起來的體制,非常類似國民黨政府從1927年到1937年在南京建立的混合經濟體制。這個受凱恩斯主義影響的體制在1949年以失敗告終。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是,作為一個今天的凱恩斯主義體系,能否避免再一次的失敗? \n (摘自本書推薦序)

  • 兩岸史話-一個儒家自由主義者

     當時華北淪陷,北方各大學學生多來湖大借讀,思想龐雜,很不喜歡周德偉的論調。 \n 事後,有同學告訴周德偉:李大釗曾責鄧康「操之過急,致使本會喪失一英俊青年」。然而,當初湖南老鄉拉周入會,正是「會員當中有人看上了我這個窮苦學生,料想我的階級意識濃厚」。此時的周德偉,階級意識所以不進其腦,蓋在於他的腦子裡已經先行占據了傳統的儒家意識。 \n 他拒絕去長辛店做工人運動並教書,是用孔子的話來抵擋:「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我就是本,沒有我自己,一切也沒有了。」所以「我不曉得什麼階級意識,只曉得我自己的意識。我只曉得要讀書,讀不好書對不起我的父母,發展不了我自己的抱負。」這段事蹟,除自傳外,〈我與胡適之先生〉亦有記錄,可以相互參看。 \n 治國平天下之術 \n 1923年,周德偉由預科遞入北大本科讀經濟。所以選擇經濟學,是因為北大教授陶孟和推薦他讀亞當斯密的《原富》(即《國富論》)。「讀完《原富》,使我大為吃驚,原來治國平天下之術,悉在於此。徹底懂得了衣食足、禮儀興的道理,徹底地懂得了民富而後國富的道理,並引起了幼年所愛好的治國平天下之道。因此乃決定進經濟系。」時北大教授顧孟餘講授經濟學原理,「上第一堂課時,就問:你們為何要學經濟學?學生寂靜無聲。顧先生曰:經濟學不是教你們去發財的,不是教你們經營工商業或者從事銀行會計業務的,而是教你們如何經世濟民。習經濟須高瞻遠視,注意全盤人民各方面的經濟活動,加深瞭解,從而培養自己成為社會的領導人才。此一學科,需輔助的知識甚多,牽涉到社會學、倫理學、法學、哲學、史學等知識,缺一不可。你們無如此等志願,或無力奠立鞏固的基礎,改習他科還來得及。」 \n 周德偉當然沒有改習他科,因為「此言正合我當時的抱負,亦符父親對我的期望。」入讀經濟系,乃為周德偉10年後負笈英倫、追隨哈耶克埋下了伏筆。 \n 從發蒙到北大,回望周德偉的成長來路,可以清晰看見傳統儒文化對他的滋養。這種滋養並非學問,而是一種自稚童始就開始塑造的精神人格。儒家「立德立功立言」之三不朽,首在立德。周德偉移居台灣時,把自己的寓所命之為「尊德性齋」,並且文章寫完後,亦慣於文末注明何年何月寫於尊德性齋。 \n 雖然,周德偉曾經把「德性」解釋為「理性」,這種理性顯然一種倫理理性而非認知理性,它是周在幼年時便經由其父一手栽種。在儒家那裡,德是一種心性,從誠意正心修身始;也是一種擴展程式,到齊家治國平天下。周氏之父常以此為目標訓育其子,而周德偉也沒有讓父親失望:先立德,後立學,復以所學為立功立言之具。可以看到,從歐洲歸國後的周德偉,無論壯年從政(立功),還是晚年從學(立言),在知識上都不脫哈氏自由主義之框架;一如其一生,於心志上亦未脫儒家「修齊治平」之軌轍。 \n 1933年7月,周德偉取得鐵道部的公費名額赴英國就讀倫敦大學經濟政治學院。1937年7月,抗戰爆發,因鐵道部要求返部服務,遂束裝回國。留學期間,英國3年,德國1年,學業上主要追隨哈耶克。在哈耶克的指導下,周德偉研讀英國經驗派的休謨與柏克,繼之以康德以後的德奧知識論。在經濟學上,研習新古典主義,包括維也納學派和北歐學派等。 \n 其時,哈耶克的經濟思想與流行的凱恩斯主義正相反對,後者因其強調政府對經濟的干預,從而成為哈耶克持續的批判對象。周德偉對此深為關注,且獲益甚多,他直陳:「余此後一生與唯物論之異,反對一切全體主義,即形成於留學時期」。 \n 反對極權第一人 \n 這裡的「全體主義」就是「極權主義」,即指政府權力因掌控經濟從而掌控人類社會生活乃至日常生活的所有領域(此即「全體」)。可以說,年輕的周德偉因為遇上了哈耶克,使得他有幸成為中國自由主義中最早反對極權主義的一位。筆者不免孤陋,但就我目前閱讀,在1930年代抗戰爆發前這個時間段,暫時還找不出第二位。相反,不但自由主義代表人物胡適此時尚未完全走出蘇俄集體經濟的迷思,至於中國知識界,更是在整體上傾向於拉斯基的費邊社會主義。 \n 抗戰爆發後回國的周德偉,應湖南大學之邀,任經濟學教授兼系主任。他和朋友創辦了一份雜誌《中國之路》,傳播他在英倫習得的古典自由主義思想。然而,面臨那個時代整體向左轉的趨勢,周德偉的處境極為不利。 \n 《尊德性齋論著拾遺序》中,周德偉記錄了自己當年在湖大教書時發生的一幕:「余在倫敦既熟聞凱恩斯及奧國學派之爭議,斟酌實情,乃毅然採米塞斯及海耶克之論據,主張自由企業,反對當時流行之統制經濟,並駁斥唯物論及任何形態之計劃經濟,影響頗深,湖南大學經濟系學生,遂無左傾思想。」但,當時華北淪陷,北方各大學學生多來湖大借讀,思想龐雜,很不喜歡周德偉的論調。不但散發傳單,以相詆毀;因其不為所動,更直接書信威脅,聲稱「將以手槍相餉」。周的同事從旁觀察,獲知學生主動者的名單,給了周德偉。 \n 周按圖索名,招10餘學生到辦公室,曰:「吾已知君等之所為,無論君等承認與否,吾已作此認定。今日之事,非君等以手槍擊余,即君等退學。」並表示凡周某主講之地,不允許抱有特殊政治目的的黨徒大肆活動。那些左傾學生相顧失色,次日即全部退學。這件事周德偉沒有驚動學校當局,只在自己的辦公室以片刻談話擺平危機。(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