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哭昏的搜尋結果,共05

  • 女童媽哭昏:不原諒他

     「絕對不會原諒他!」震驚社會的文化國小女童遭割喉案,被害人母親,前晚在檢警再三拜託下,憂心忡忡哭紅雙眼,勉強接受關係人的詢問筆錄。期間,她因難過及擔心女兒性命,3度泣不成聲,詢問被迫中斷,她悲憤說,凶手龔重安喪盡天良,她絕對不會原諒他。  8歲劉姓女童前天遇害後,仍在榮總搶救,她的母親第一時間就趕赴醫院,焦急地等待奇蹟出現,檢警基於職責,必需製做被害人的相關筆錄,經再三溝通,她才勉強同意。  訊問過程中,劉童的母親只要一想到女兒,就忍不住悲從中來,前後3次泣不成聲,導致詢問中斷,陪同的親友要求檢警:「今天不要再問了好嗎?」  由於女童當時還在搶救,警方依例提問:是否要代女兒對龔重安提出殺人告訴時,原本哭昏的母親,突然激動表示,凶手喪盡天良,「我絕不原諒他!一定要對他提告!」  據了解,女童父親是某汽車材料公司高層,經常到東南亞各國出差洽商,家中經濟情況不錯,前天案發時,陳父人在越南,因買不到機票,直到昨天才返台,他始終表情黯然,默默處理愛女的後事。  女童雙親的臉書常PO出一家人出國遊玩,或騎單車踏青照片,幸福模樣引來不少親友按讚,不料卻遭冷血的龔重安摧毀一切。

  • 堂兄弟二死一傷 家族哭癱哭昏

     「我的兒啊!轉來啦…嗚嗚嗚」廿五歲的吳仰傑因清洗電鍍槽,吸入大量氰化物氣體,到院時已無心跳,醫師全力進行電擊等搶救,父親一趕到醫院就哭到昏厥,躺在急救床上;一小時後醫院宣布不治,父母被攙扶見全身發紺的兒子最後一面,再度嚎啕崩潰,醫護人員也不忍得全哭紅了眼。  氰化物中毒的四人中,三人是堂兄弟及兄弟關係,吳仰傑最年輕,才廿五歲、未婚,是父母最心愛的獨子,為替大伯、父親分勞解憂,畢業後就待在工廠,一直認真投入。由於他體格壯碩,昨天第一個下電鍍清洗槽,沒想到吸入氰化物氣體,當場倒地不起。  吳宗勳、吳浚承兄弟也幾乎同時中毒,分別送秀傳和基督教醫院,吳宗勳到院前死亡,吳浚承則意識昏迷,但全身躁動、四肢拚命掙扎、不停擺動要吸氣;彰基醫師將亞銷酸戊酯、亞銷酸鈉和硫代硫酸鈉等解毒劑全用上。  吳浚承已婚,還有兩個小女兒,父母和一家人到醫院也傷痛全軟癱,不停拭淚祈求「一定要讓他活下去」;醫院搶救一個多小時後,吳浚承血壓恢復,心跳一百廿下,瞳孔對光也有反應,但仍不停抽搐、意識尚未恢復;醫師同意家屬到床邊替他打氣,鼓舞他的意志,隨後轉送毒物中心加護病房,還在觀察中。

  • 毒鴛鴦耍賴 一哭二鬧三裝昏

    毒鴛鴦耍賴 一哭二鬧三裝昏

     毒鴛鴦吸食毒品被逮,竟在警局演出一哭、二鬧、三裝昏送醫戲碼,警方疲於應付兩人連番出怪招,連八千多元診療費也得代墊,這件緝毒績效,讓基層員警付出不小的代價。  嘉義縣刑大一日在民雄鄉一處學生宿舍,查獲劉有禮、張漢志正在吸食安非他,女子許貌容全身赤裸躺在床上睡覺,桌上有十二小包,重達三點九二公克毒品。  據查,曾狀告前夫家暴七十多次的許女前天剛離婚,和劉嫌同居在租金低廉的學生套房,張則不定期向劉買毒,三人關係頗為複雜,但三人異口同聲否認熟識,許女稱本來就習慣裸睡,對兩男在旁吸毒行為一概稱不知情。涉嫌販毒的劉有禮自稱筍農,染毒廿多年被抓過四十幾次,進出監獄六、七次,光易科罰金就多達百萬,面對警方盤問老神在在,還有意無意透露自己心臟不好,隨身攜帶藥包與診斷書。  回到警察局做筆錄時,許女突然情緒失控,嚎啕大哭、額頭撞牆,嚇得警方趕緊為她戴上安全帽,而原本雙眼緊閉的劉嫌「砰」一聲從椅子上跌下來,狀似昏倒,許女哭天搶地說他心臟病發作。  正進行抽血的護士馬上施救,隨後趕到的警消也進行危機處理,均未發現異常,劉嫌死撐裝昏迷,在救護人員問他「送長庚好否?」他開口連說兩聲好,才露了餡。後來查出劉嫌八月間被嘉義市警方查獲就用過昏倒招數,隔天馬上交保,研判怕被收押故技重施。  為求謹慎,警方仍戒護劉嫌接受一連串檢查,沒想到辦離院手續時,劉嫌說沒健保卡、沒錢,員警還得咬牙把八千多元醫療費付清,才順利將人帶回做筆錄。

  • 來到斷魂崖 廣東團家屬哭昏

     「回家吧!」思念親人的創意旅行社廣東珠海團30位家屬,昨天在蘇花公路112.8公里坍方處,放聲哭喊,呼喚親人快一點出現,悲愴的聲音傳向汪洋,天地為之動容。  他們擺放水果,燃香祈福,部分家屬撒冥紙、雙手合十,捧著失蹤親人照片跪倒在地呼喊,場面令人鼻酸;失蹤者盧日卡的妻子凌雪雨,因激動過度而當場昏厥過去,緊急送醫幸無大礙。  家屬盼 搜尋堅持到底  大雨滂沱的宜蘭,昨天上午雨勢暫停,蘇花公路基於安全考量管制車輛進出,除了讓媒體記者及家屬全部戴上安全帽進入坍方路段,其餘非關救災者一律擋駕。家屬車隊由警車開道,車隊長達10餘輛。  在事發第7日,傳統上國人為罹難親友做「頭七」的日子,專程趕來台灣,懷抱親人一線生機企盼的家屬們,其實已做好天人永隔的心理準備。  只不過看到蘇花公路山勢巔危、懸崖下切縱深,親人恐怕不可能生還,連日的悲痛再難忍受,「回家吧!」,是每個人心中的最痛和期盼。  風浪大 暫難出海尋親  部分家屬堅持在沒有見到親人前,就不能放棄希望。他們對救災現場發言人、宜蘭縣消防局副局長徐松奕說,「不希望風頭過了就不搜了。」  台北市旅行公會副理事長丁萊表示,36名陸客家屬因為有人已在26日前往現場,所以昨天上午只有30人前往失事現場,聽取蘇花災情復原小組簡報救災情況。中華民國旅行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姚大光也一路陪同。  現場採一對一照顧家屬,並依家屬需求舉辦祈福儀式,同時聯絡禮儀公司工作人員和宗教團體義工隨行慰問。  丁萊表示,有家屬提議出海尋親,不過這幾天東北季風增強,海上風浪大,基於安全考量,暫時沒有計畫出海。

  • 職業粉絲薪水曝光 哭昏可領200元

    大陸選秀節目「超級女聲」的走紅,催生了職業「秀場粉絲」的工作,不但有專業的粉絲經紀人和粉絲經紀公司,甚至有「舉牌子20元(人民幣,下同)、喉嚨嘶啞50元、淚流滿面100元、哭到昏厥200元」的行規,對許多有意兼差的大學生或白領而言,可說是待遇豐厚。 2005年火爆異常的選秀節目「超級女聲」催生了大批歌迷,專為明星、選秀活動提供各項服務的職業粉絲經紀公司,不但對「一哭、二鬧、三上吊」等演出行動明碼標價,還要求每位有意當「職粉」者必須敬業,不管面對什麼藝人都要迅速進入狀況,「叫」出氣氛。 職業粉絲 須是帥哥美女 一條招聘職粉廣告說明,「因公司發展需要,現面向社會誠招符合要求之工作人員,待遇豐厚,工作極具挑戰與激情。」公司負責人還表示,粉絲經理每月可賺5500至8000元,但聲音要洪亮,男生身高需180公分、女生170,長相英俊、漂亮更好。 職業粉絲這個行業還擁有自己的「金字塔」,最底端、也最龐大的職業粉絲被稱作「藍領」,一般是在校生,利用業餘時間為明星、名人接機獻花,是靠體力賺錢。職業粉絲小胡說,「歌手出場時一定要尖叫、喊口號,就不斷喊『我愛你』!把聲音都吼啞了!」 網友「CC」則說,其實「藍領」拿得最少,幾百元到2000元不等,「我的工作就是寫炒作明星的稿子,寫些亂七八糟的八卦稿,月收入不固定,但3000到4000千元是有的,足夠當零用錢了。」 據「CC」透露,他們只能算是「金字塔」的「中產階級」,賺較多的是「白領」和「金領」,「他們賺的錢主要來自藝人經紀公司、贊助商,甚至是藝人的親朋好友,我有個朋友10幾天就賺好幾萬。」 粉絲也怕場面失控 據瞭解,很多真粉絲都極度討厭這些職業粉絲,他們覺得這群人的出現,讓純粹的追星有了汙點,但職業粉絲們據理力爭,「現在是娛樂化的時代,那麼多明星要火、那麼多新星要人氣,沒有我們,他們怎麼快速建立信心,我們也算是應運而生。」 但職業粉絲也說,他們最擔心的問題是彼此都來自各行各業、水準參差不齊,一旦出現場面失控或個人安全問題,無論是索賠或善後,都難以找到具體規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