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唐聞生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毛澤東與他的妻兒

    兩岸史話-毛澤東與他的妻兒

     毛澤東寫信給江青:「鄧小平同志出國是我的意見,你不要反對為好。小心謹慎,不要反對我的提議。」 \n 對毛澤東的批評,江青心裡正窩著氣,今天又看了讓鄧小平出席聯大特別會議的報告,她就更火了。她把王海容、唐聞生狠罵了一通,強令她們立即撤回外交部這個報告。 \n 其實,這個報告是按照毛澤東的祕密指示辦的。1974年春,專門研究世界原料和發展問題的聯合國大會第六屆特別會議即將在紐約召開,這是一次表達發展中國家維護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發展民族經濟、反對帝國主義經濟掠奪、剝削的強烈願望的重要國際會議。 \n 江青釣魚台發難 \n 第三世界國家十分重視這次會議,許多國家元首都要出席這次會議。而周恩來因為身體原因實在不能遠行。3月20日,外交部就出席這次會議的代表團團長人選問題專門請示毛澤東。毛澤東收閱報告後,隨即建議由鄧小平當團長、同時由已連續3年出席聯大的「識途老馬」喬冠華擔任鄧小平的「參謀」。出於尊重中央政治局的考慮,毛澤東又對王海容、唐聞生表示:此事不要講是他的意見,還是讓外交部寫報告正式提出為好。 \n 得知江青在釣魚台發難,周恩來心中極為焦慮。他本來是要住院的,但他又害怕江青一夥再整剛剛復出的鄧小平,他就堅持著遲遲不肯住院。與此同時,江青還不罷休,又繼續施壓,連續4次打電話給王海容、唐聞生,非要逼迫她們撤回讓鄧小平率團去聯大的報告。王海容、唐聞生知道江青的厲害,十分擔心在26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江青會取得支援,後果不堪設想。於是兩人就商量先瞭解一下毛澤東現在到底是什麼態度。在25日這天她倆撥通了中南海毛澤東住處的電話,請示了最關鍵的兩條──「毛主席是否仍主張鄧小平率團與會?」「我們是否可以將毛主席提議讓鄧小平當團長的意見說出去?」 \n 毛澤東的祕書回電話了,除了複述向周恩來、王洪文傳達的毛澤東的意見之外,還特別補充了一句:「毛主席說,如果實在不行,也可以說明,讓鄧小平當團長是他提議的。」一直為此惴惴不安的王、唐兩人這才心中有了底。 \n 3月26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舉行會議,討論鄧小平率團出席聯大特別會議的問題。江青仍肆無忌憚地發難,並在會議中途命人召來了王海容、唐聞生。她倆就認真如實地將派鄧小平出國參加聯大特別會議是毛主席的意見一說,江青才明白過來。但她還不罷休,氣呼呼地說:「毛主席是允許我保留意見的。當年發動文化大革命前,毛主席並不同意批判彭真、吳,就允許我保留意見。後來我組織了批《海瑞罷官》的文章,毛主席還是支援了我,這樣才開始了文化大革命。」 \n 很明顯,這是江青給周恩來掣肘,設置障礙。看到周恩來總理如此操勞,王海容、唐聞生兩人從東大廳出來後,就搶先把會議情況向毛澤東作了彙報。 \n 毛澤東知道內情後,非常不高興。3月27日淩晨,毛澤東寫信給江青:「鄧小平同志出國是我的意見,你不要反對為好。小心謹慎,不要反對我的提議。」 \n 毛澤東的這封信措辭嚴厲,毫不客氣地警告江青要「小心謹慎,不要反對我的提議」!這無疑如一聲棒喝,令江青望而卻步。與此同時,毛澤東讓祕書把信的內容打電話告訴了王海容、唐聞生。這樣,鄧小平出席聯大特別會議的事才終於塵埃落定。 \n 儘管如此,視鄧小平為「眼中釘」的江青並不罷休,反而野心越來越大,開始不滿足「旗手」的稱號,企圖登上她自己夢寐以求的「女皇」寶座。1974年江青竟然在一次有若干省市負責人參加的會議上講話,明目張膽地妄言稱:「有人說我是武則天,有人說我是呂后,我也不勝榮幸之至。」江青說這些話絲毫沒有臉紅,完全有些恬不知恥了。對江青如此的言行,毛澤東是清楚的,也是不滿的。1974年7月17日,毛澤東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 \n 毛當眾批江青 \n 會上,毛澤東當眾公開點名批評了江青。毛澤東說:「江青同志,你要注意呢!別人對你有意見,又不好當面講,你也不知道。」江青聽了,一身的不自在,儘管臉上仍是一副矜持冷靜的模樣,可昔日那種盛氣凌人的氣派頓時不見蹤影。毛澤東接著說:「不要設兩個工廠,一個叫鋼鐵工廠,一個叫帽子工廠,動不動就給人戴大帽子,不好呢!要注意呢!你那個工廠就不要開了。」 \n 「不要了。鋼鐵工廠送給小平同志吧!」江青說。語氣中透著一種不滿的情緒。「鋼鐵公司」是毛澤東送給鄧小平的。 \n 「當眾說的!」毛澤東緊跟一句道。 \n 「說了算!」江青也緊跟著回答。 \n 「孔老二講,言必信,行必果。」說到這裡,毛澤東轉而對在座的所有政治局委員們說:「聽到沒有,她並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對她要一分為二,一部分是好的,一部分不大好呢!」 \n 「不大好的就改。」江青說。 \n 「你也是難改呢。」毛澤東提醒說。 \n 「我現在鋼鐵工廠不開了。」 \n 「不開就好。」 \n 但江青卻又說:「就是有一個電影叫《中國》,太壞了,但是漢奸帽子還沒有戴,因為還弄不清楚是誰搞的。」其實,江青完全知道拍這部電影的義大利人安東尼奧尼是周恩來批准來華的。「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江青的真正目的是要打擊周恩來。她向毛澤東提出自己不開「鋼鐵工廠」了,但「帽子工廠」還得開。而這話不僅是說給毛澤東聽的,更是說給周恩來聽的。「我一定特別注意,請主席放心。」江青又補充說了一句。(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