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喬培偉的搜尋結果,共06

  • 蔣偉文演《橋牌社》激出愛國情操 製作人要他「披著國旗睡」

    蔣偉文演《橋牌社》激出愛國情操 製作人要他「披著國旗睡」

    \n台灣首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今(20日)晚八點friDay影音全台獨家播出。楊烈、林在培領軍主要演員陳妤、湯志偉、陳家逵、吳定謙、蔣偉文、廖苡喬等人出席媒體茶敘。楊烈劇中與林在培權力爭奪、明槍暗箭,楊烈透露,不管是哪一個工作都有這樣情況發生,需要透過智慧與度量圓滿化解,「人生也經歷過被鬥的時期。」 \n \n楊烈劇中演總統,以往覺得總統遙不可及,透過演出上位者決策等過程,得到不少啟示。被問與角色相似之處,楊烈認為,工作上嚴格的自我要求很雷同,還曾壓力大到罹患大腸癌,「當時主治醫生開玩笑的說,我對工作太認真,無形地把壓力全攬在身上,造成身心靈巨大的壓迫。」楊烈說:「總算是熬過來了,劇中角色個性堅韌勇敢,正如我面對病痛般,必須要勇於排除所有的壓力,勇敢面對。」陳家逵透露楊烈在現場時常哼歌或吹口哨,楊烈補充,因為台詞及角色壓力大,有點緊張所以靠吹口哨來紓壓。 \n \n蔣偉文飾演政壇新星,開拍前被製作人鼓勵愛國精神,「你就是代表中華民國」,要他常聽中華民國頌、把國旗披在身上睡覺,笑說演這部戲唱了幾百次的中華民國頌,笑說只差沒刺「精忠報國」在身上。陳家逵透露,自己一開始本來要演蔣偉文的角色,笑說自己可能歌喉不及,所以換蔣偉文演,蔣偉文笑說:「他們都上表演課,但我上的是歌唱課。」 \n \n陳妤飾演90年代的記者,有特別詢問可以參考的人物原型,並看當時後人寫的小說,有前輩告訴她,關鍵在於「你想成為什麼樣的記者」,她認為跟《與惡》的差別是,前者是新聞編輯不是第一線,而在《國際橋牌社》是敢拚敢衝的第一線記者。 \n \n吳定謙在劇中飾演行政院辦公室主任,他補充,拍攝過程中被劇組要求要熟記國際基本禮儀,透露政壇裡的明爭暗鬥就像武俠小說一樣精彩,現場看到林在培,更是正襟危坐,只敢坐三分之一的椅子,只因為這樣可以馬上站起來,他上網搜尋各種國際禮儀,從不會打領帶到領帶可以打得很挺,透露最重要的禮儀就是下樓梯時要走在老闆的前方。林在培虧,「難怪你演戲的時候都在擋我的鏡頭。」 \n相對於吳定謙看到林在培的正襟危坐,楊烈笑說,這樣看起來我們總統方比較輕鬆一點,飾演總統府秘書長湯志偉補充,好多時候楊烈對他來說是父親也是兄長,聽他任何的指示,有點像「小李子」的感覺,劇中後來因為爭執而漸行漸遠。廖苡喬飾演林在培的女兒,她透露一開始在上表演課時,覺得整個人很脆弱,還哭了,陳妤還安慰她現在這個樣子就是角色的原型,笑說希望這個角色可以黑化的徹底。《國際橋牌社》1月20日晚上八點friDay影音全台獨家播出。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楊烈演總統被爆狂「吹口哨」!本尊親解原因

    楊烈演總統被爆狂「吹口哨」!本尊親解原因

    資深藝人楊烈在台灣首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飾演總統,他20日與林在培、湯志偉、陳妤、廖苡喬、吳定謙、陳家逵、蔣偉文等演員一起宣傳新戲,他表示,演這部戲最大挑戰就是要扮演總統!以前總覺得總統遙不可及、高高在上,生活與工作上都離我們很遠,這角色的確讓他獲益不少,吸收很多養分,包括處理事情的方式,「走過就會有腳印留下來」。 \n \n \n楊烈劇中與林在培飾演的軍系行政院長有許多勾心鬥角、明爭暗鬥,「他劇中稱我老狗,我稱他老頑固!在那個時代背景下,一個致力推動民主化,一個忠於軍人捍衛國家的 任務,衝突真的滿大的!」身處各種政爭的他看似處變不驚,不過吳定謙爆料常在拍戲現場聽見楊烈在吹口哨或唱歌,楊烈則自招:「我會吹口哨其實是因為有點緊張啦。因為總統很少瘋言瘋語,有些台詞又滿重要的,每次一句話要講出來,就要掌握分量到哪裡、該用什麼口氣,我就會思考很多,吹口哨可以讓我比較放鬆!」 \n \n \n陳妤、吳定謙、廖苡喬等年輕藝人開拍前除了上表演課,都接到厚厚一本介紹當時政治環境的的論文,吳定謙笑說:「看這本論文超好睡的!」但也收獲良多, \n飾演行政院長辦公室主任的他還需要熟記各種國際基本禮儀、學會打領帶。他笑說,就連現在看到林在培,也忍不住正襟危坐,只敢坐三分之一的椅子,只因為這樣可以馬上站起來。 \n \n \n廖苡喬劇中飾演林在培的女兒,她也透露開拍前壓力很大,因為她對這段歷史完全有如一張白紙,收到論文後覺得好像回到學生時代,為了碩士論文要K完,一直擔心自己沒有準備好、擔心跟不上大家,上表演課時還不小心當眾哭了,「是陳妤給我很大的安慰,她說要保護我」。 \n \n \n飾演總統府秘書長湯志偉說,很多時候楊烈對他來說是父親也是兄長,劇中一直聽他指示,有點像「小李子」的感覺,後來因為爭執而漸行漸遠。 \n蔣偉文則飾演經濟部長,是政壇明日之星,製作人要求他要把國旗披在身上睡覺,他笑說演這部戲唱了幾百次的〈中華民國頌〉,自嘲演的應該是一位歌手。陳家逵透露,自己一開始本來要演蔣偉文的角色,笑說自己可能歌喉不及格,後來又被通知改成唐從聖的角色,最後所以才接演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角色。 \n

  • MLB》跌破眼鏡 馬林魚續留麥總的原因

    MLB》跌破眼鏡 馬林魚續留麥總的原因

    總教練麥汀利(Don Mattingly)正式成為馬林魚隊史的招牌人物,球團21日記者會宣告與他續約兩年,還有第3年雙向選擇權。執行長吉特(Derek Jeter)親自說明:「這是令人興奮的日子。Donnie(麥汀利)相信我們的願景,他賭上一切,對我們的未來有信心,對這支重建中的球隊展現耐心。」麥汀利將成為馬林魚隊史執教最長的總教練,馬林魚也會成為麥總生涯掌兵最久的球隊。 \n \n一掃外界換帥傳言,吉特面帶微笑地表示,他和麥汀利可是麻吉,相識26年了,交情非同一般。吉特以暱稱Donnie來稱呼麥汀利,麥汀利甚至還比喻兩人最近一次的溝通過程就如電影《征服情海》女主角片尾向男主角說的:「你一聲Hello就征服我了。」吉特一開口就征服麥汀利了。 \n \n麥汀利是前任老闆羅瑞亞(Jeffrey Loria)簽下,沒想到換了老闆之後地位更穩固。麥總和新執行長吉特不僅關係夠鐵,最重要是理念相同,吉特需要一位著重培養新人的總教練,麥汀利則不介意天天輸球(很有耐心)。麥汀利帶了5年道奇,勝率再差都能過半,如今他已調整心態來幫馬林魚步上正軌。 \n \n這可以看出麥汀利不再使用陳偉殷的理由,陳偉殷當初是做為主力投手買來的,但近年球團策略從贏球轉為重建,陳偉殷並不包括在馬林魚的新藍圖。麥總一味提拔年輕投手,阿坎塔拉(Sandy Alcantara)、山本喬丹、羅培茲(Pablo Lopez)都只有23歲,而陳偉殷(開季時)已經33歲了。殘酷的現實是麥總在馬林魚將會留得比陳偉殷更久,雖然可能性不高,但陳偉殷被賣出去或許還比留在馬林魚有機會。 \n \n其實重建這種事交給麥汀利這種身價高的總教練有點浪費,《富比世》還指出當陳偉殷等人約滿離開之後,麥汀利可能成為少數比球員還貴的總教練。但吉特的最後一個理由更奇怪,他表示自己是那種不喜歡換教練的人,他棒球生涯只有兩個教練:托瑞(Joe Torre)、吉拉迪(Joe Giradi)。「對於年輕選手來說,他們需要一張熟悉的面孔,Donnie足以令人安心。」一般認為麥汀利是個不錯的總教練,然而馬林魚長年的問題都在管理層而不是總教練。

  • 深圳訂雲計算官方標準 邀台加入

     深圳雲計算產業協會副會長李瑞杰表示,雲計算(雲端技術)是中華民族真正能在IT領域中找到主導權和地位的產業,他透露大陸深圳市最近即將推出官方與業界合作的雲計算產業相關標準,包括雲箱的尺寸和功率等,台灣業者也可以一同加入。 \n 資策會與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CCID)共同舉辦的「兩岸資訊服務產業合作及交流會議」,前一日簽署12項合作意向書後,25日與26日的一對一洽商會,也促成許多企業合作案。 \n 資策會副執行長何寶中表示,以「智慧聯網」領域為例,這次簽訂的智慧居家信息化合作、感知博物館的文物保護與行動導覽應用建置、智慧聯網安全資訊診測服務等,預期能在大陸市場帶動百億商機。 \n 嘉惠集團總裁喬培偉說,大陸「十二五」最需要轉型的是腦袋,所以利用雲計算學習是很重要的一環,他認為企業要建立雲端的智慧教育中心,有好的裝置和服務後,數位漫畫也有很好的發展性,兩岸可以合作華文市場。 \n 深圳雲計算產業協會副會長、寶德集團董事長李瑞杰聽了喬培偉的演講後,「加碼」認為大陸家長疼小孩,家教、補習班,甚至為了公務員考試的「培訓學習」會是很「掙錢」的商業模式。 \n 李瑞杰也表示,深圳是目前大陸最「市場化」的雲計算試點城市,所以近來打算聯合廠商制定雲計算的地方標準,因為全球標準短時間內很難搞定,所以深圳會先制定標準,讓主導權由中國人來掌握,所以也邀請台灣同行參與,特別是一些創新性的雲計算使用和理念,會因此更快找到市場和共鳴。

  • 金融人才赴大陸應打團體戰

    在兩岸談判的過程中,政府應該思考台灣西進的人才戰略。兩岸金融合作,台灣應該以整個團隊,而不是個人零星去協助,這樣台灣才可在薪資之外,也賺到合作、投資的價值。 \n現在兩岸才簽金融MOU,時機是晚了。台灣金融業現在要進入大陸競爭,困難度會很高,但也不是沒有機會,畢竟大陸市場這麼龐大,未來10年,我認為在大陸金融產業的現代化上,台灣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n大陸金融業在服務、管理的品質上,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即使是四大銀行也需要改革,更何況為數眾多的城市銀行。台灣金融業的經驗比歐美更適合移轉到大陸,這是我們的優勢。 \n台灣金融機構可以思考使用「鄉村包圍城市」的戰略,不見得要在上海、北京和人家競爭,而是去尋找城市銀行的市場機會。像重慶有3200萬人口,比台灣大。可是重慶真正大型、具規模的城市銀行還是很少的。 \n在兩岸即將簽署MOU、ECFA之際,我認為政府應好好思考每個產業西進時的人才戰略。 \n籌謀人才滾動戰略 \n大陸保險業今日成功的發展,其實很多得力於10年前台灣高階管理人才的協助。例如大陸第二大保險公司──平安保險,當初的中高階人才就是挖角台灣人,陸續學會台灣的know-how,結果台灣人變成大陸保險業的打工仔。10多年前那波保險業的人才挖角風,導致台灣保險業人才出現一個大缺口,當時台灣30多家保險公司,曾同時有6、7家都找不到總經理。人才斷層就出現了。 \n未來兩岸互設金融機構一開放,台灣銀行界的中高階人才很可能被大量吸納到大陸的金融機構去,台灣自己的銀行管理人才還足不足夠,這是一項挑戰。 \n所以台灣人才滾動戰略一定要做好。我們的大學生一畢業,就要快速培養他成為兩岸的中高管理人才,而不是到大陸和當地大學生拚低價市場,否則台灣大學生只會失業,因為大陸大學生的薪資只有台灣的一半。 \n我以另外一個角度提醒大家思考台灣的人才策略。台灣知名的歌星周杰倫、張惠妹,為什麼在大陸聲勢持續看漲。其實明星光環的後頭是一個團隊的運作,包括舞台設計、聲光、企畫、行銷宣傳等團隊的操作,所以很容易和大陸歌星形成差異化。 \n人才西進系統化、團隊化 \n再好的歌星,如果只給他一支麥克風去唱,那是獨唱,能唱多久呢?以前台灣的金融高管人才就是這樣,一個人被高薪挖角過去,可是後頭沒有一套系統、一個團隊來支持,你的東西人家學會後,就把你踢掉了。而且我們只賺到一些薪資的錢。對大陸金融機構來說,這是最便宜取得know-how的方法。 \n在兩岸進行談判的過程中,我們應該發揮本身的優勢,讓兩方的銀行業做清楚的戰略合作。如果我們要求和大陸金融機構合作時,是帶整個團隊過去協助改善,這樣雙方都可創造出價值,我們既創造薪資的價值,也可賺到合作、投資的價值。 \n回顧台灣過去很多成功的資訊科技產業,也都是大廠帶小廠,形成一個非常棒的產業鏈,因此能在國際上占到舉足輕重的競爭地位。同樣在金融產業裡,政府和企業也應該思考,如何形成好的團隊,跟大陸產業做系統化的發展。(記者萬年生╱整理)

  • 現代化服務業 兩岸合作新商機

    在兩岸互動關係進入新階段之後,兩岸產業合作也應該提升層次。台灣應該擬定清楚的戰略,發揮自己的優勢,和大陸有系統地發展產業合作關係。其中現代化服務業是一項值得開拓的新商機。 \n現在兩岸往來熱絡,大陸31個省市都陸續有代表團來台參訪。但如果每次大家都只是吃吃喝喝,談些表面的議題,沒有觸及深入的產業合作,那意義就不大。 \n我認為,政府和國內的工商團體應該促成兩岸產業戰略性的合作,帶領台灣業者打團體戰,開發大陸市場。 \n依我的觀察,現代化服務業是未來兩岸最有機會合作的新興產業。例如現在大家常常談論的電子書或數位出版,這不只在未來兩岸,就全球市場來說,也是非常龐大的市場 \n兩岸共建電子出版標準 \n電子書的產業鏈裡,包括hardware(硬體)、software(軟體)、content(內容)、service(服務),台灣現在最強的當然就是硬體,生產主要是放在大陸。軟體就是platform(平台),如何讓內容整合到平台裡,這就需要和出版社、創作者合作。 \n傳統的出版業,創作者通常不知道讀者在哪裡,跟讀者也幾乎沒什麼互動,就像手機製造業者一樣,因為銷售渠道經過代理商、電信公司,硬體製造者經常不知道客戶在哪裡。在一個產業鏈裡,假如製造者不知道你的客戶在哪裡,問題就很大,這樣很難培養客戶忠誠度。 \n大陸現在對於數位內容——他們通稱為「數字出版」——的發展,已經有明確的規畫。數字出版產業已列入大陸「十一五計畫」(第11個5年計畫,2011年-2015年)內,大陸中央也已發給上海和重慶兩張執照,准許成立數字出版產業園區。 \n中國大陸對於出版品的控制比較嚴格,台灣業者最大的問題就是書號取得困難。但現在兩岸關係比較順暢之後,兩岸企業要談合作就容易得多了。藉著數位出版的合作,兩岸可以洽談共同標準,一起把市場做大。 \n因為兩岸本身就是華文世界最大的出版市場。台灣的資訊服務業以前受限於市場規模不夠大,但現在情況不同,大陸在未來10年、20年,都是全球最龐大的資訊服務市場,兩岸可以進行高度的合作,這樣台灣業者就可分食大陸市場,也可協助大陸產業升級。 \n服務外包解決就業問題 \n大陸的服務業市場裡,還有一個很大的商機是服務外包的產業。 \n中國過去因為產業發展都偏重製造業,金融風暴之後,工廠倒閉嚴重,也造成大學生龐大的失業問題。現在大陸一年畢業660萬大學本科生,為了解決他們的就業問題,大陸商務部現在挑選了20個城市,發展服務外包產業。 \n這20個城市裡,其中一個是無錫。無錫現在服務外包人員只有6萬人,他們規畫到2020年時,要發展成100萬服務外包人口,300億美金產值。因此無錫市政府就把整個市依行政區劃分,讓每個區發展不同的服務外包產業,彼此競爭。例如,歷史上范蠡和西施隱居的太湖,是個風景非常美麗的地方,現在太湖濱湖區會設立一個知識產業園區。 \n當無錫每個區長都努力招商引資時,整個城市的發展動力就非常強。 \n以同樣的概念回頭看台灣,對於解決台灣大學生失業的問題,政府除了補助措施外,其他的輔導策略並不是很清楚,我們還沒有一個很清晰的人才戰略。 \n在扶植產業發展方面,我認為大陸在戰略執行力上,比台灣強很多。例如商務部訂出20個特定發展服務外包產業的城市時,並設有尾端淘汰機制。中央和地方各拿出資源來發展,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哪些城市發展落後的,績效不佳的,中央就會把它淘汰。績效佳的城市,則可獲得中央繼續的支持。地方主政官員因此彼此競爭激烈。 \n兩岸產業合作創造投資 \n比起大陸,台灣在競爭力上仍然有很多領先的地方,但是如果我們對自己的分析不夠,對大陸產業政策了解不夠,就找不到雙方能夠互補的地方。 \n以我的接觸經驗來看,像重慶就希望能在軟體、生物科技和醫療器材這三類產業,和台灣建立深度的合作關係。 \n重慶3200萬人,是台灣的一倍半,土地82000平方公里,約台灣兩倍半,但重慶總產值只有5000多億人民幣,折合台幣2兆多,離台灣總產值13兆元很遠,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n現在國內政府正在推動六大新興產業,其中就有生物科技跟醫材產業,政府計畫投資600億元來發展。 \n本來美國是生醫領域裡最大的市場,但是在大陸崛起後,人民生活水準提高,醫療服務需要改善,因此中國政府計畫投入8500億人民幣來進行醫療改革。台灣的醫療器材產業如果能結合國際知名大廠,就有優勢可以爭取到更多的大陸市場。 \n國際化的經驗、研發能力,將技術商品化的能力,都是台灣業者的強項。我們如果能讓國際間看到我們的優勢,讓大陸了解我們的實力,促使兩岸的醫材產業結合,就能創造更多外商對台灣的投資。 \n提升兩岸合作層次 \n以前台商在大陸單打獨鬥,非常辛苦。台商的精神就是不斷在辛苦中創造出新的價值。可是現在兩岸關係互動良好之後,兩岸的產業合作就應該提升層次。 \n政府應該和企業討論後,擬定清楚的戰略,和大陸有系統地發展產業合作關係,經營大陸龐大的腹地。政府擬定戰略,由企業推動,才能在兩岸布局裡達到雙贏。(記者林美姿採訪、萬年生整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