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單一選區制的搜尋結果,共51

  • 害了自己!林濁水批民進黨做錯三件事

    害了自己!林濁水批民進黨做錯三件事

    蔡英文總統於520就職演說提到,立法院將成立修憲委員會,並推動公民權下修至18歲,回應民意。對此,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稍早在臉書提及三件事,並直言民進黨「害了自己」。林濁水認為,民進黨不斷害自己,真是可哀可嘆。

  • 民進黨拋修憲議題 洛杉基稱就靠他

    民進黨拋修憲議題 洛杉基稱就靠他

    蔡英文總統宣告啟動修憲,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日前表示,修憲是蔡政府執政以來民主改革的最後一塊拼圖,黨團將成立修憲小組,由府院黨進駐,範疇從公民權下修18歲、五權變三權、總統或內閣制,一路涵蓋到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優化。時程部分,公民複決一定會綁住2022九合一大選,「否則沒有任何修憲案可以過」。

  • 台南第一選區 賴惠員擁優勢 蔡育輝人氣旺

    台南第一選區 賴惠員擁優勢 蔡育輝人氣旺

     2020大選進入最後肉搏戰階段,台南市第一選區共有7人參選,隨著投票日逼近,藍綠對決的態勢更加明顯,民進黨候選人賴惠員坐擁基本盤優勢,但國民黨候選人蔡育輝接連幾次說明會拉抬人氣,加上藍營山頭整合,很有可能是藍營在南市重新拿回立委席次的破口之一。 \n 台南市立委第一選區包括新營、鹽水、柳營、白河、後壁、東山、學甲、北門、將軍、六甲、下營等11個行政區,自2008年區域立委選舉採單一選區兩票制後,該選區立委均由民進黨勝出,藍營甚至一度只能以黨工迎戰的尷尬。 \n 蔡育輝擁有5屆議員的資歷,基層實力雄厚,確定參選後積極整合地方勢力,加上「跳海」力諫國民黨不分區名單、炮轟國民黨應多給年輕人機會等表現,都讓中間選民對他青睞有加。 \n 民進黨提名前市議員賴惠員參選,除傳統的問政說明會外,也善用臉書等網路社群放送政見,並緊跟時下社會話題發表意見,保持曝光度,但能否延續綠營2008年以來的不敗紀錄,恐怕在綠營內部派系及組織整合上會是關鍵。

  • 黃偉哲評南市選情 第一選區立委藍綠拉鋸

    黃偉哲評南市選情 第一選區立委藍綠拉鋸

    距離2020大選不到20天,台南市總統、立委選情也進入白熱化階段,蔡英文台南市競選總部主委、市長黃偉哲評估南市選情,他認為在總統選情上相對樂觀,競總甚至訂出目標,打算挑戰賴清德在2014年競選市長時,在南市創下的73%得票率障礙,但要達成立委全壘打的目標卻得更努力,其中在第一選區就呈現拉鋸的局面。 \n \n台南市第一選區包括新營、鹽水、柳營、白河、後壁、東山、下營、六甲、學甲、北門、將軍等11個行政區,2008年單一選區兩票制實施後,區域立委席次都由民進黨拿下,整體情勢呈現綠大於藍局面,雖然這次選區有7人角逐,但藍綠對決態勢明顯。 \n \n據了解,藍綠雙方在提名確定後都面臨整合問題,但國民黨候選人蔡育輝動作頻頻,隨著選戰日近,甚至有親綠人士倒戈,不僅固樁也拔樁成功,雙方差距逐漸拉近;民進黨在派系整合上則不如預期,傳出有「消極不配合」的情形,再加上台灣民眾黨推出顏耀星見縫插針,讓選情更難以捉摸。 \n \n為顧好基本盤,賴惠員陣營24日找來副總統候選人賴清德、總統府祕書長陳菊站台,先前往南鯤鯓代天府參香、再到北門、將軍掃街造勢,下午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再陪同車隊遊行,其中賴清德已經是近1個月來第3度替賴惠員輔選,衝刺固盤意味濃厚。

  • 柯P假日輔選行程滿滿 幫何景榮站台

    柯P假日輔選行程滿滿 幫何景榮站台

    台北市立委第三選區(中山、北松山)三雄廝殺,今下午台灣民眾黨候選人何景榮在黨主席柯文哲和不分區立委陪同下來到花博公園拜票,柯文哲今早才跟剛回國的郭董一同輔選,媒體問到第三選區是不是未來台北市長選舉之爭,何景榮笑著說「謝謝,但2024還是由柯文哲來上」。柯文哲則說,單一選區兩票制,小黨要出頭相對困難。 \n \n 距離大選不到一個月時間,北市第三選區堪稱最有看頭、最競爭的選區,藍綠白三黨派也把握假日的時間到基層拜票,柯文哲早上才剛在新北市拜完票,下午就忙著來到花博公園幫何景榮輔選,可以說是馬不停蹄。 \n \n 柯文哲被媒體問到關於張善政失言,事後又說自己是「理工男」的看法,柯一度答不出來,最後回應,選戰沒有不失誤的時候,選戰要從頭到尾沒有犯錯太難了。 \n \n 另外,外界相當關注北市立委第三選區,甚至被稱為未來台北市長之爭,何錦榮謙虛的說「謝謝,但2024還是要由柯文哲來上。」柯文哲則說,藍綠兩黨有強大的支援,台灣單一選區兩票制,特別是區域立委,小黨要出頭相當困難。 \n \n 媒體追問何景榮郭董要幫對手蔣萬安站台會不會吃味,何景榮說,不會有吃味,並喊話希望郭董能主持蔣萬安和何景榮公開辯論。

  • 7搶1參選爆炸 選民眼花撩亂

    7搶1參選爆炸 選民眼花撩亂

     2020立委選舉,台南市選區5個調整為6個,增1個席次,共吸引31人登記參選,其中第一選區參選爆炸,共7人角逐立委寶座,除了藍、綠陣營外,還有台灣民眾黨、合一行動聯盟、中華聯合黨、宗教聯盟、台灣民意黨等都推出參選人爭搶選票,讓選民眼花撩亂。 \n 台南市立委第一選區包括新營、鹽水、柳營、白河、後壁、東山、學甲、北門、將軍、六甲、下營等11個行政區,自2008年立委選舉採單一選區兩票制後,該選區區域立委均由民進黨勝出,除了2008年藍綠差距在1萬票內,2012、2016年選舉,國民黨候選人得票數都大幅落後,政治版塊呈綠大於藍的態勢。 \n 民進黨提名前市議員賴惠員參選,但初選衍生的派系、組織整合問題迄未順利化解,國民黨提名市議員蔡育輝披掛上陣,尋求勝選。 \n 蔡育輝地方實力有一定基礎,雙方評估不分軒輊,但近來受到國民黨不分區提名人選影響,感受來自基層的壓力,蔡曾北上中央黨部表達不滿,也曾「跳海」力諫,爭取選民認同;賴惠員則持續在基層拉票,力圖延續綠營自2008年以來的不敗紀錄。 \n 第一選區除蔡育輝、賴惠員2人外,還有台灣民眾黨提名的顏耀星,顏早年曾任國民黨國大代表,而民眾黨試圖瓜分淺綠選票,對藍綠陣營的影響有待觀察;中華聯合黨推出的康淑敏4年前曾名列統促黨不分區名單,宗教聯盟的蘇志仁、合一行動聯盟蔡承攸、台灣民意黨黃天辰都是素人參政,政見都是反同與超越藍綠。

  • 挑戰林淑芬 黃桂蘭拚突圍

    挑戰林淑芬 黃桂蘭拚突圍

     新北市立委第2選區(五股、蘆洲、三重16里)向來是綠營鐵票倉,現任立委林淑芬從2008年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以來已3度連任,上屆還以6萬多票差距大勝藍營陳明義,面對艱困選情,藍營新北市議員黃桂蘭請纓出征,盼以「地方媽媽」形象延續去年九合一選舉氣勢,逆境突圍。 \n 46歲的林淑芬在地耕耘多年,對地方建設議題多有著墨,在中央問政更以犀利出名,2018年初立法院處理勞基修法時,林多次猛烈發言並投出多次棄權票,開會時還攜帶書籍「被討厭的勇氣」入場,引發討論,被網民譽為「政壇清流」,擁有高支持度。 \n 上屆立委選舉,林淑芬以12萬票、近7成得票率大勝對手陳明義6萬多票,今年黨內立委初選時,也以超過2成民調差距擊敗新北市議員李坤城,連任氣勢銳不可擋。 \n 62歲的黃桂蘭從政20多年,由於形象親和,積極又勤跑基層,被選民稱為「地方媽媽」,去年九合一選舉,從上一屆的落選頭捲土重來,以超過3萬票高票當選,足見地方實力。 \n 黃桂蘭目前穩紮穩打,同選區親藍的無黨籍議員李翁月娥將參選第3選區立委,3萬多張選票極可能多數挹注黃桂蘭,只要再進一步整合藍營及中間選民選票,艱困選區並非牢不可破。

  • 地方力拱國親合 共推李鴻鈞

    地方力拱國親合 共推李鴻鈞

     國民黨新北市第4選區(大新莊區)立委人選未決,雖市議員陳明義、前全國青工總會祕書長陳茂嘉表態,但恐難以和民進黨立委吳秉叡抗衡,有實力如前台北縣副縣長蔡家福、前新莊區長許炳崑則無意參選,地方大老研擬「國親合作」共推親民黨祕書長李鴻鈞,盼整合泛藍勢力,收復失土。 \n 整合泛藍 力拚吳秉叡 \n 2016年立委選舉吳秉叡以11萬6千票,擊敗國民黨陳茂嘉5萬多票,創下有史以來最懸殊的差距。本次吳秉叡尋求連任,雖陳茂嘉則有意捲土重來,陳明義也明確表態,但地方大老悲觀看待。 \n 國民黨地方大老表示,論資歷論地方人脈,蔡家福、許炳崑是國民黨不二人選,新北市黨部主委李乾龍也曾多次勸進,但據了解,2人早已淡出政壇,加上忙於事業,已表明無意願參選。 \n 地方大老表示,新北市第4選區只要人選不差,地方能團結一致,仍有勝選的機會,目前勸進李鴻鈞聲浪不斷,現階段只有他才能率領藍軍勝選,希望能成功整合泛藍戰力。 \n 李乾龍 決呈報黨中央 \n 李鴻鈞一家在泰山深耕多年,父親李騰輝是前台北縣泰山鄉長,哥哥李鴻源是前內政部長,李從單一選區兩票制前就連任2屆國民黨立委。選區改制後後,又分別於2008年擊敗民進黨吳秉叡、2012年獨派大老林濁水,參選未嘗過敗績。 \n 「尊重地方意見,但技術性的問題必須報請黨中央討論!」李乾龍說,他身為黨部主委,不能有個人意見,必須尊重制度,以及其他有意參選同志的感受,他會儘速拜會地方大老整合意見,再報至黨中央討論,儘速確定人選。 \n 李鴻鈞昨受訪時,不願評論新莊地方大老勸進國親合的說法。

  • 洪孟楷宣布選立委 若出線將對上「淡水蔡依林」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洪孟楷1日宣布,將投入2020年新北市第一選區立委選舉,對上現任的民進黨立委呂孫綾,有機會出現兩名政二代七年級生的對決,不過前任該選區的國民黨立委吳育昇有意爭取回鍋,也對於洪孟楷喊出「世代交替」一詞表達不滿,所以洪孟楷若想對上呂孫綾,仍必須先通過協調或黨內初選,先贏得國民黨中央的提名。 \n \n洪孟楷於1日上午在臉書上發布文章和影片,宣布他將投入參選第10屆新北市第一選區(淡水、林口、泰山、八里、三芝、石門)的立法委員選舉。他說過去馬政府八年執政,他與國民黨並未有過多接觸,然在2016年國民黨在野後,當眾人選擇遠離,他卻毅然決然擔任黨職,並且為黨辯護,捍衛,可以說國民黨越弱時、更加不離不棄,因為他相信,民主政治需要良好的監督制衡,才能夠給民眾更好的生活。 \n \n洪孟楷說在政論節目上,自己只論理、不硬拗,因為相信「真理越辯越明」,但過去國民黨有不對的地方,他也絕不護短;在地方服務上,他更不分黨派、不分顏色,只要是對地方好的事物,他勇於付出,樂於奉獻。這是他永遠的承諾! \n \n洪孟楷表是這次九合一選舉中看到了「討厭民進黨」的勝利,但不見得是每個人都對於國民黨放心,因此,如果接下來的選舉,國民黨還是沒有任何改變,用一樣的面孔來面對選民,這樣怎麼能夠回應民眾對於政黨的期待呢?所以他決定要站出來,代表世代傳承、世代交替,更是新時代的開始。 \n \n洪孟楷說自己是1983年次,今年36歲,過去十年有完整的中央、地方政府歷練,他曾是台北縣政府蔡家福副縣長秘書,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局長(黃敏惠市長任內),也是行政院江宜樺院長辦公室專門委員,所以他有中央地方的結合,也有信心能夠為公眾爭取權利,創造地方人人發大財。 \n \n另外洪孟楷表示,看到中央執政的弊病不斷,現在的執政黨無心想人民,只在意如何打擊政敵,對付國民黨;勞基法亂修、年金改革違反信賴原則、前瞻計畫是撒錢自肥、兩岸關係冷凍,我們熱愛的台灣,我們的國家中華民國,還有多少個四年可以揮霍浪費呢?他感謝過去所有政治前輩的貢獻,因為有過去的付出,才有現在的基礎;不過世代交替和和經驗傳承是現在的共同共識,希望大家給年輕人機會,讓年輕人勇於承擔。他也承諾要用年輕的熱忱,打一場正向陽光選戰;要用過去十年累積的專業,監督揭弊、爭取預算!不做負面攻擊、跳脫政黨鬥爭,呼籲大家支持他。 \n \n但新北市一選區的前任國民黨立委吳育昇對洪孟楷的用語頗為感冒,他說樂見洪孟楷表態競爭,但洪孟楷參選打出世代交替,他認為不妥。他表示韓國瑜、侯友宜都可以在2018年選舉大勝,而且如果年紀比洪孟楷大就要世代交替,費鴻泰、賴士葆、曾銘宗等立委是否也該被交替?立委工作需要有成熟的問政技巧,而非只考量年紀。他在新北一選區連任三屆,對地方最了解。 \n \n洪孟楷是前國民黨立委郭素春之子。郭素春曾於1998年,在複數選區制度下,當選台北縣第三選區立委,選區範圍包括了今日的新北市第一選區的六個區之外,再加上三重、蘆洲、新莊、五股、金山、萬里。2008年改成單一選區制後,新北市第一選區一直是國民黨的優勢選區,即使2014年國民黨大逆風,朱立倫在本區的得票仍高於游錫堃,直到2016年總統和立委選舉,國民黨才首度在此選區敗北,蔡英文總統得票過半,吳育昇也輸給地方望族前議員呂子昌之女呂孫綾。

  • 複數選區解決票票不等值?中選會:總席次不變很難

    立委選區重劃引發討論,民進黨立委張宏陸今天質詢中選會主委陳英鈐,若改成中選區複數選區制,是否能改善票票不等值問題?陳英鈐表示,必須看具體制度設計,因為各國比例代表制差異很大,但他也坦言,如果總席次還是113席,也難以解決問題。 \n \n張宏陸詢問,現行單一選區制,要解決票票不等值的問題,有沒有可能?陳英鈐說,他一直認為很難,「要說不可能也對」,因為有些選區只有1萬多人,有些選區有50幾萬人。張宏陸追問,如果用中選區複數選區制,會不會相對容易解決問題?陳英鈐說,中選區制有另外的問題,因為容易讓候選人走極端,只要少數人支持就可當選,而且容易有買票、黑金的問題。 \n \n張宏陸又問,單一選區和複數選區,哪個有可能解決票票不等值問題?陳英鈐回應,「如果還是113席,其實也很難。」要看具體制度怎麼精算、每個選區要選多少人,沒辦法抽象回答哪種制度比較好。陳英鈐也說,單一選區只有73席,其中10個縣市只有1席,剩下10幾個縣市是2席以上,但大部分也只有2、3席,若要劃分中選區,也會遇到問題。 \n \n張宏陸不滿陳英鈐的回答,批評陳英鈐對問題閃閃躲躲,質疑中選會從未想要解決選制問題。張宏陸說,如果當中選會主委沒有擔當,只是來繞口令,「不是只有反對黨的立委會罵你,連我們執政黨的立委都覺得你沒有負責任。」

  • 立委選區重劃研議 中選會:牽涉價值判斷問題

    甫上任的中選會主委陳英鈐今(4日)首赴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業務報告及備詢,南部藍綠立委關心下屆選區重新劃分問題。陳英鈐坦言,目前中選會「真的沒有腹案」,選區劃分方式各有優劣,現在是在要多分一點席次給人口外流縣市或直轄市的價值判斷,非單純數學問題。 \n \n高雄市民進黨立委趙天麟今詢問,中選會研究至今,距離提出選區劃分版本越來越接近,目前有何腹案?陳英鈐說,「我真的沒有腹案」,每個劃分方法各有優劣,若以第四屆計算方式為主,是對直轄市比較有利,若以第七屆為主,則對較小縣市比較有利。 \n \n陳英鈐強調,要多分一點(席次)給比較小的縣市或多分一點(席次)給直轄市,這是重要的價值判斷,不是單純的數學問題,因為兩個數學公式都有可能。 \n \n若依第7屆(單一選區制)計算方式試算,台南市及新竹縣各增加1席,高雄市及屏東縣各減少1席,其餘直轄市、縣市名額不變;若依第4屆(複數選區)計算方式試算,桃園市、台中市及台南市各增加1席,南投縣、嘉義縣及屏東縣各減少1席,其餘直轄市、縣(市)名額不變。 \n \n陳英鈐說,現在中選會就可能方案需要具體討論,包含為何要提出以第四屆、第七屆或其他分配公式劃分。但他強調,比較各國分配方法,若問他哪種分配方法最好,他覺得要先問一個問題:「誰來決定?」要偏重哪種價值。 \n \n國民黨立委黃昭順則建議陳拜訪立法前院長王金平及現任院長蘇嘉全。她舉例,前次選區更改協調時,當時王金平就出來協調,因為這牽涉現實問題。以高雄來講,從合併到現在人口數共270萬人,基本上30萬人產生一席立委是合情合理,但是因為這些改變,高雄可能少一席,屏東相對少一席,這種事情(各方)一定會斤斤計較。 \n \n高雄市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則提醒,陳不要「憂讒畏譏」,應待各縣市立委名額分配公式明確入法後,中選會再做選區劃分。 \n \n依據《選罷法》,中選會每10年得必要應檢討一次選區劃分,目前依時程中選會19日將召開委員會議討論以今年11月底人口數字為計算基準的選區劃分問題,若確定要重新劃分,明年1月至3月再由各縣市選委會開公聽會,5月31日前將區域立委選區變更案送立院審查;若最終有疑義,則啟動行政院、立法院院際協調。

  • 新北立委號次抽籤 各出奇招搶鏡頭

    新北立委號次抽籤 各出奇招搶鏡頭

    新北市選委會今(23)日上午舉行立委候選人號次抽籤,不到10時已有不少候選人提前卡位,有人裝扮成奧斯卡將軍,或請來關公人偶、Q版人偶、動物人偶、防爆犬助陣,選委會外宛如一場嘉年華,相當吸睛。 \n \n新北市選委會指出,總計61人登記參選,打破立委單一選區兩票制實施以來的記錄,分2組同時辦理抽籤,第一組為第2、第3、第4、第5、第6選舉區;第二組為第1、第7、第8、第9、第10、第11、第12選舉區。 \n \n民國黨第9選區張菁芳裝扮成凡爾賽玫瑰中的奧斯卡將軍,不到10時即抵達選委會外,搶先卡位。國民黨提名第10選區盧嘉辰則親自裝扮成關公模樣、手拿青龍偃月刀,由關公人偶及大批支持者陪同前來抽籤。 \n \n民進黨提名第10選區吳琪銘則帶著大象人偶琪琪、銘銘前來抽籤。國民黨提名第7選區江惠貞則由Q版小貞陪同;綠黨社會民主聯盟提名第11選區曾柏瑜則由公主人偶陪同,各候選人花招盡出。 \n \n國民黨提名第11選區羅明才則揮舞大旗,衝刺50公尺到選委會外,他說,這是象徵衝刺進入國外;民進黨提名第11選區陳永福則由妻子陪同登記,他說,感謝妻子、家人支持,要全力以赴。

  • 莫忘來時路-立委選制 須再改革

    莫忘來時路-立委選制 須再改革

     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席次較上屆增加,國民黨則減少,但在國會仍穩定過半。在立委選制改變之後,小黨空間遭到扼殺,但大黨的表現並未如預期;區域立委忙跑攤,不分區立委問政也經常荒腔走板,令人啼笑皆非。 \n 2012年1月14日,第八屆立委選舉結果出爐。執政的國民黨拿下64席,最大在野黨民進黨40席,台聯與親民黨各3席,無黨團結聯盟2席,無黨籍1席。其中,台聯與親民黨是立委選制改採單一選區兩票制後,第一次獲得全國不分區席次,並雙雙跨過在立法院成立黨團的門檻。 \n 號稱勞工「專業」立委,拋出性工作者需要技能檢定的主張;質詢像「百萬小學堂」,更是所在多有。駐美代表金溥聰首度到國會備詢,有人關心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寵物狗叫什麼名字;也還有人質疑金溥聰與馬英九總統的「特殊關係」,甚至「你跟馬總統是不是同性戀?」都脫口而出,光怪陸離的問題不一而足。 \n 單一選區的「理論」,是建立在重要政治主張上可以趨向中間民意,避免走極端路線的候選人,靠著部分特定訴求就進入國會。然而,經過兩屆實驗,立委素質未必會顯著提升,選風與政黨形象也沒有因此而改善;為了拚選票,委員會往往只開半天,因為區域立委要跑行程。 \n 為了當選,區域立委不得不向地方「傾斜」。然而,立委無心於議事,自然影響立法院的議事品質與效率,讓有心操控法案者有上下其手的空間;而被外界形容為「黑箱作業」的黨團協商,怎麼會有見光的一天? \n 國會的滿意度不高,這種現象或許舉世皆然,因為這是一個政治角力的場域,又或是資源交換的中心,但不受信賴的立法權,如何有效監督行政權?除了靠立法院內規自律,政黨恐怕也不能置身事外。

  • 弔詭的不分區立委

    弔詭的不分區立委

     2005年的修憲落實單一選區兩票制,首次將全國不分區立委選票與區域立委分成兩張票。而這個由兩大黨所精心設計出來的神奇數字 ──「5%」門檻,就成了小黨存活與否的水位線。幾個理想性高卻曲高和寡的小黨,就在這個水位線下先從立法院銷聲匿跡。 \n 由於不分區立委不需經過選舉的洗禮,而是要靠黨中央的提名,因此他們根本不能代表民意,更不需要在乎民意,他們必須是群以黨意志為意志的乖乖牌。 \n 最近幾次的立法院議事,尤以《會計法》修正案最具代表性,讓人民對立法院的功能障礙、藍綠委員的尸位素餐,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有些民眾甚至疾呼要求乾脆將立法院廢掉算了! \n 頃遭台聯黨中央開除黨籍的林姓立委,最能凸顯不分區立委的弔詭性。一個不分區立委如何在黨意與民意間拿捏?個人到底還有沒有獨立思考的空間?他的專業是否還能受到黨中央權力核心的尊重?說實在的,不分區立委這樣的設置,不但違反民主精神,更被各大黨視為派系禁臠,成為爭權奪利的工具。真該在下次選舉時將它廢止,由民意而不是黨意,來決定誰最適合擔任為民喉舌的立法委員吧。

  • 時論─預防蠑螈選區 行政區應一併調

     上周末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補選,率先打破了二○一三年台灣沒有選舉的設定,接下來我們只能說「今年沒有大型選舉」,期待今年仍是「機遇年」。這場農曆年前的選舉,歷經派系操兵檢驗、一人對一黨、藝人站台、火大遊行,熱鬧有餘、話題十足。縱然只是一席立法委員,對台中市五個行政區、兩個里內的公民來說,確也是關乎切身,而選區的劃分更是引發關注。 \n 台中市第二選區從中部海線沿伸向山線,包含沙鹿區、龍井區、大肚區、烏日區、霧峰區,又跨越草溪吃進大里區東湖、西湖兩個里。另外二十五個里則與太平區同屬第七選區,大里區成為台中市唯一立委選區被一分為二的行政區。 \n 自第七屆立委選舉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以來,大里選出的立委似乎都命運多舛。先是當選人被側錄「到叩」賄選,被判當選無效,補選過程中亦有「代父出征」的戲碼上演。落選者於補選捲土重來順利當選,連任第八屆本已是囊中物,卻涉嫌酒駕肇事逃逸,辭職退選,到現在區內另一席立委亦是當選無效。 \n 立法委員一任四年,大里地區卻在六年內經歷了四次立委選舉,平均一年半要面臨一次立委改選,公所、政黨幾乎年年在為選舉備戰。為了趕在農曆年前將此事塵埃落定,公所急如星火趕辦各項選舉業務,撥出時間、人力特別服務這兩個里的公民。 \n 早在第七屆立委選舉前、補選時就有里民發起多次抗議,不滿遭切割出去。這兩個里的公民,在第七選區補選時,只能「看別人吃麵,自己喊燒」;這次第二選區補選,對區內絕大多數民眾來說卻「事不關己」,出了里界便毫無選舉熱度,好似「次等公民」,剝奪了里民與區的社會聯繫,不利社區總體營造。 \n 歷史上著名的選區劃分案例│「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為政治學與選舉研究中不敗的教材。當時美國麻州州長Elbridge Gerry,為確保所屬政黨贏得較多席次,蓄意將麻州選區重劃,讓敵對陣營票源集中在少數選區,保障其政黨候選人不成比例地當選。當時重劃的選區中,有一選區於地圖上看起來狀似一種長得像蜥蝪的兩棲動物─「蠑螈」(Saismander)。政壇便將Elbridge Gerry的姓和Saismander的字尾組合而成「Gerrymandering」這個新字。政治學中用以指涉為照顧黨派利益,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方式。 \n 從前兩次立委選舉這兩個里的候選人得票分析,縱然都是特定候選人勝出,也算不上「橫掃」,約以六比四拿下。尚不必扣以圖利特定人、政黨的帽子,但若是為支撐一席立委的公民數量考量,便應將選區與行政區一併調整。現行五都(甚至第六都)或多或少都存在類似的問題,長遠的「北北基」,以及含括台中、彰化、南投的「大中都」更不可忽視。 \n 第八屆立委任期還有三餘年,衷心期盼這次台中補選,是本屆立法委員最後一次,也是唯一次補選。(作者為歷次立委選舉監察員,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研究生)

  • 觀念平台-社會關係認同 打敗政黨認同

     台中市立委補選結果揭曉,民進黨候選人陳世凱雖從黨內提名時民調就領先國民黨顏寬恒,也在補選中於選區多數鄉鎮領先,卻因在顏寬恒的故鄉沙鹿大敗而最終飲恨。這個結果讓不少人訝異,許多民進黨支持者更不能接受而呼籲提出選舉無效之訴。但若回歸選民投票行為理論加以分析,此次選舉結果並不令人意外。 \n 歐美政治學者的研究普遍認為,選舉制度會對選民投票行為產生重大影響;只要是人物投票制的選制(即投票時選的是候選人而非政黨),選民投票時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是對候選人的認同。若進一步分析,候選人認同又分兩類,一是對候選人形象的認同,所謂的候選人形象包括候選人的個人條件(家庭背景、學經歷、外貌)與政績政見,選民通常是透過各種媒體宣傳管道來獲得相關資訊;另一是對候選人的社會關係認同,即選民因與候選人有密切的社會關係而產生的認同。一般而言,社會關係認同的作用強於形象認同,而選區的地理規模愈小、人口數愈少時,社會關係認同的影響力就愈大。 \n 我國的區域立委選制,無論是過去的複數選區單記不可讓渡制,或現今的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制,都是屬於人物投票制,因而對候選人的社會關係認同,其實是多數選民在投票時的首要考量因素。正因如此,多數欲參選立委者都會投注相當多的資源與時間在選區經營上,現任立委也普遍設立選區服務處以維繫、強化選民的社會關係認同。 \n 學界的調查也發現,選民對候選人的認同支持程度與候選人親身與選民進行面對面接觸的程度,呈正相關。此外,社會關係認同取向的選民投票的意願,通常高於其他投票取向的選民。而由於華人文化重視血緣傳承,選民對政治人物的社會關係認同,常能高比例地轉移到該政治人物的直系親屬上。 \n 此次台中市立委補選,雙方採取的戰略戰術差異甚大。民進黨陳世凱將選戰定位於政黨對決,全黨知名政治人物大多參與輔選,各種宣傳不遺餘力,不僅訴求「罷馬第一戰」,也對顏寬恒之父顏清標加以批判,顯然是認為選民投票時會以政黨認同與候選人形象認同為主要考量依據。這些作為並非全然無效,這是陳世凱得以在多數鄉鎮領先,並最終得到民進黨在此選區前所未有的高票的原因。 \n 不過,沙鹿顏家在沙鹿與相鄰的龍井經營數十年,或許社會一般輿論對顏家的評價負面多於正面,但沙鹿龍井地區的民眾卻頗有受惠於顏家者,而顏家在沙鹿的地方組織經營也相當嚴密。在補選的投票率不高下,訴求社會關係認同的顏寬恒,由於其支持者投票意願較高,遂能在其家鄉沙鹿大勝而最終當選。顏寬恒的當選,顯示對選民投票行為的正確認知以及因而採取有效的戰略戰術,是選戰成敗的重要關鍵,這應該是所有評論分析此次選舉者應深思的。 \n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博士生,勤益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 熱門話題-贏者全拿小選區制 該檢討?

     這一次的日本總選舉,救災不力、經濟衰退與釣魚台問題上首鼠兩端的民主黨以超級慘敗告終,但我們卻也看不出安倍晉三所率領的自民黨又能給日本帶來什麼新的願景。但筆者還是覺得這次日本大選所反映的一些問題,仍能讓台灣借鏡。 \n 其中,小選區制度是值得一提的。因為不論日本還是台灣現行制度都是小選區制,但在政黨對決的態勢下,個人的影響往往也顯得微不足道。在一對一、贏一票也是贏的遊戲規則下,造成刺客橫行與民主黨內一些好的人才卻在執政包袱或選區選民政黨結構傾向的兩面夾擊下而保不住議員席次,反觀台灣也碰到類似的情形。 \n 台灣今年的國會選舉,從國會評鑑第一名的國民黨立委朱鳳芝在初選時即敗給了地方的鄉鎮市長,到選後仍是北藍南綠的台灣政治板塊來看,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優秀的人才,因為其生錯了地方,恐怕其理想與抱負就永無實現的一天,更不用說在沒有政黨奧援下,許多無黨籍的專家學者根本就沒有辦法走進國會暢所欲言,為人民發聲。 \n 最後,從近兩次日本的眾議院大選到台灣所經歷過的兩次單一選區兩票制,我們也可以發現當選席次的比例與得票率上所反應的真實民意有著極顯著的差距。因此,我們是否該開始檢討這種贏者全拿的制度呢?

  • 時論-台灣政壇重組首部曲

     民國八十年國會全面改選之後,台灣政黨間分合的戲碼,猶如戰國七雄的合縱連橫,才出現所謂的「大和解咖啡」。過去,立委選舉採取複數選制,候選人只要能獲得百分之十選票,幾乎穩獲一席立委。因此第六屆立委以前,立法院小黨林立,號稱有五大黨團。 \n 惟從第七屆立委選舉開始,改採單一選區,勝者須有五十加一的民意支持,小黨難以在夾縫中生存。第七屆立委區域立委中,只有五位無黨籍立委,而不分區立委全由國民黨、民進黨所囊括。本屆立委選舉,親民黨、台聯黨雖突破不分區門檻,但都只是符合黨團成立最低標準,人單勢孤,雖有發言的機會,卻無影響表決結果的實力。但長期以往,國會生態往兩黨政治發展,似乎是不可逆的現象。 \n 然何以親民黨、台聯黨能夠死而不僵,重回立法院;而新黨宣布要退出藍軍突破藍綠框架;日前又傳出阿扁決定要重組政黨呢?因為,台灣直轄市議員選舉仍維持中選區複數選舉的方式,提供了小黨的生存及發展的沃土,讓小黨得以續存。 \n 民國九九年初地方制度法修正後,五都直轄市議員人數增加為三百多人,當年選舉,國民黨當選一三○席,民進黨一三○席。雖然台聯、新黨、親民黨都只有一、三、四席,對議會毫無舉足輕重的影響,然卻有高達四十五席的無黨籍議員。因此,在新黨出走、阿扁另組政黨後,都讓政黨重組的可能更有想像的空間。 \n 在桃園縣確定升格直轄市後,六都直轄市議員的人數將接近四百人,而人口合計有高達一千六百萬人。小黨能夠以一軍人選力抗大黨的二軍,在多席次的選舉下,在每個選區拿下十%選票,攻下一席議員席次絕非難事。若進而成立議會黨團,取得媒體發言優勢,並利用市議員豐富的問政資源,扎根六都的基層,以六都占有台灣總人口的三分之二的結構來看,光是六都的基層選票,說不定就有機會突破百分之五門檻取得立委不分區席次。甚至,利用政黨合作的禮讓,在區域立委選舉中殺出重圍奪下席次。 \n 新黨與國民黨劃清界限,不談崇高裡想,講得很明白,「與其擁馬、反馬,不如策馬中原」,全力出擊經營二○一四年的地方選舉。而阿扁組黨後,相信也不會對民進黨客氣,在二○一四年的地方選舉,必定在每一個選區派出刺客。隨著六都選舉逼近,在政黨提名初選白熱後,國、民兩黨初選落敗者出走潮,將使台灣政黨重組的態勢更為明顯,而阿扁組黨應該是台灣新政壇重組的首部曲。 \n 只是,小黨林立的政治生態,在族群互信薄弱的基礎下,只會讓政黨或是族群間的意識形態更加對立。為爭取支持者的認同,就必須「黨同伐異」,政黨間的對話與政策合作,就更不可能了。新黨退出藍軍的動作,擺明就是要搶食對馬總統刪除年終慰問金不滿的軍公教人員,這勢必對馬政府的年金制度改革造成掣肘。而阿扁另組政黨,衝擊是民進黨的基本教義派,即使「一邊一國」連線成員不出走,其對黨中央牽制力量將更為強大,讓民進黨和中國發展正常往來關係,就更加不可能了。 \n 當年立法院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改革,目的就是希望以五十加一的過半民意,減少為爭取少數族群的衝突對立。然實施五年以來,尚未看到制度的改革成效,卻因六都直轄市議員的重要性提升,可能讓台灣又走回過去的原點,這恐怕是當年推動制度改革者所始料未及的。(作者曾任國會助理,目前為文字工作者)

  • 熱門話題-釐清立委高度 再來談津貼

     目前朝野及輿論正為「9A津貼」吵得不可開交,究竟這些補助的項目以及額度是否合理?應該回到問題的本質,也就是立委的定位來思考。 \n 自從二○○八年第七屆立委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選舉制度後,立委可粗略分為區域及不分區立委。當時改變選舉制度最主要就是希望能改良選風,讓政治人物回歸理性討論,但卻造成區域立委由於單一選區的關係必須極重視選區的經營,以便在下次選舉中獲勝。故許多區域立委會把經營選區看得比在議場中表現還重。 \n 但立委職責在制訂國家法律,監督政府施政,應專注國家大事,而非以在地方跑紅白帖、經營樁腳為務。立委經營選區天經地義,畢竟他們能夠當選,是因為選區選民的託付,但選民得區別立委與地方議員的差異。地方議員自然關注地方事務,但若立委也將注意力放在地方事務,除造成資源重複、浪費,也會減弱立委行使其真正職責的效率。 \n 準此,若要解決立委津貼爭議,都必須重新思考立委的定位,人民要弄清楚究竟要何種立委,勤於跑紅白帖?戮力在中央立法、監督政府?只要能夠清楚的認識到立委的職權以及高度,未來在制度化立委津貼的時候,才能夠將有限的經費合理且合法運用。

  • 憲政障礙 台灣亂源

     今天五二○,是馬英九總統連任就職日,但由於諸多內政亂象,造成民怨沸騰、施政滿意度破底,在普天同慶的就職日,迎接他的,卻是街頭如潮般的民眾嗆馬大遊行。近月來因為開放美牛問題、油電雙漲、課徵證所稅等爭議,使得馬政府的支持率大幅滑落,不論是親綠還是親藍的媒體,都對政府的表現大加撻伐,民眾不滿的情緒更是高漲,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那就是:「不滿又能怎麼樣?」 \n 這裡有個重要的政治現實,那就是憲政障礙。馬總統甫於一月份贏得大選連任總統,但第二任任期都還沒有開始,就搞得民怨沸騰,既無法實現公平正義,還捅出更多樓子,就算人民咬牙切齒,但在目前的憲政設計之下,罷免總統根本不可能,人民的日子再怎麼苦,還是只能等四年才能換掉現在的政府。 \n 所以我們回頭反省,為什麼當時我們要接受節省選舉成本的理由,讓總統選舉提前在一月份舉行?從選舉結束到總統上任,期間將近四個月,順利連任的政府在決策和治理方面都出現這麼多的問題,如果年初的總統大選是民進黨勝出,今天的台灣豈不是天下大亂? \n 再說,馬政府的失敗不能完全歸咎於馬總統個人,也不該把責任完全推給行政團隊,這是憲政設計的缺失,這問題似乎已經是過時的議題,不但媒體興趣缺缺,朝野政黨也認為失去號召力而不感興趣,但它才是攸關台灣長治久安的關鍵,也是解決現在和未來的政治紛爭的重要手段。 \n 台灣目前最重要的政治工程包括改革選舉制度、釐清總統與內閣的關係,以及地方治理改造。 \n 從第七和第八屆立法委員選舉所出現的票票不等值的結果來看,我們應該及早發動二次選舉改革,思考採行德國式的單一選區兩票聯立制,或實施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特別是基於完全政治責任和建全政黨政治的考量,筆者認為,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的改革效果要比單一選區兩票聯立制來得好,實施上也相對簡單。 \n 再者,目前的憲法制度將所有的資源押在一個有權無責的總統身上,任何一個政黨只要贏得總統選舉,就能掌握整個國家機器和資源,這是很不合理設計。所以除了採行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之外,應該將台灣式的雙首長制改為內閣制,同時修改五權分立的怪異設計,廢除考監兩院,採行三權分立的設計。 \n 中央與地方之間的關係也需重新調整。五都的設置是草率且不負責的決定,不但使得縣市之間的資源分配更不公平,並且擴大城鄉發展差距和政治競爭衝突。建議可就其他縣市進行整合,讓台灣成為九都或十都,同時徹底廢除省的層級,實施完全的中央與地方兩級制,如此將大幅提昇政府的行政效率。 \n 從過去迄今,我們一直被「選賢與能」的落後觀念所束縛。民主選舉是在幾個爛蘋果之中揀選一個比較不爛的,如果我們可以教育選民這個道理,選民就知道國家社會絕對不會因為一場選舉,選出某個領導人,就會變得一片美好。 \n 任何政黨或領導人都沒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但制度可以,一個好的制度可健全社會力的成長,讓政治體系有自我調整的能力,不斷朝正面的方向改變。當然,世上沒有完美的政治制度,但可確認的是台灣目前政治制度是一團糟。如果馬總統真的在乎歷史定位,請在第二任期之內凝聚朝野努力完成修憲,實踐更民主、更公平和更有效能的憲政制度,為台灣留下長治久安的基礎。 \n (作者為醒吾技術學院商管學群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