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單一選區制的搜尋結果,共53

  • 熱門話題-釐清立委高度 再來談津貼

     目前朝野及輿論正為「9A津貼」吵得不可開交,究竟這些補助的項目以及額度是否合理?應該回到問題的本質,也就是立委的定位來思考。 \n 自從二○○八年第七屆立委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選舉制度後,立委可粗略分為區域及不分區立委。當時改變選舉制度最主要就是希望能改良選風,讓政治人物回歸理性討論,但卻造成區域立委由於單一選區的關係必須極重視選區的經營,以便在下次選舉中獲勝。故許多區域立委會把經營選區看得比在議場中表現還重。 \n 但立委職責在制訂國家法律,監督政府施政,應專注國家大事,而非以在地方跑紅白帖、經營樁腳為務。立委經營選區天經地義,畢竟他們能夠當選,是因為選區選民的託付,但選民得區別立委與地方議員的差異。地方議員自然關注地方事務,但若立委也將注意力放在地方事務,除造成資源重複、浪費,也會減弱立委行使其真正職責的效率。 \n 準此,若要解決立委津貼爭議,都必須重新思考立委的定位,人民要弄清楚究竟要何種立委,勤於跑紅白帖?戮力在中央立法、監督政府?只要能夠清楚的認識到立委的職權以及高度,未來在制度化立委津貼的時候,才能夠將有限的經費合理且合法運用。

  • 憲政障礙 台灣亂源

     今天五二○,是馬英九總統連任就職日,但由於諸多內政亂象,造成民怨沸騰、施政滿意度破底,在普天同慶的就職日,迎接他的,卻是街頭如潮般的民眾嗆馬大遊行。近月來因為開放美牛問題、油電雙漲、課徵證所稅等爭議,使得馬政府的支持率大幅滑落,不論是親綠還是親藍的媒體,都對政府的表現大加撻伐,民眾不滿的情緒更是高漲,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那就是:「不滿又能怎麼樣?」 \n 這裡有個重要的政治現實,那就是憲政障礙。馬總統甫於一月份贏得大選連任總統,但第二任任期都還沒有開始,就搞得民怨沸騰,既無法實現公平正義,還捅出更多樓子,就算人民咬牙切齒,但在目前的憲政設計之下,罷免總統根本不可能,人民的日子再怎麼苦,還是只能等四年才能換掉現在的政府。 \n 所以我們回頭反省,為什麼當時我們要接受節省選舉成本的理由,讓總統選舉提前在一月份舉行?從選舉結束到總統上任,期間將近四個月,順利連任的政府在決策和治理方面都出現這麼多的問題,如果年初的總統大選是民進黨勝出,今天的台灣豈不是天下大亂? \n 再說,馬政府的失敗不能完全歸咎於馬總統個人,也不該把責任完全推給行政團隊,這是憲政設計的缺失,這問題似乎已經是過時的議題,不但媒體興趣缺缺,朝野政黨也認為失去號召力而不感興趣,但它才是攸關台灣長治久安的關鍵,也是解決現在和未來的政治紛爭的重要手段。 \n 台灣目前最重要的政治工程包括改革選舉制度、釐清總統與內閣的關係,以及地方治理改造。 \n 從第七和第八屆立法委員選舉所出現的票票不等值的結果來看,我們應該及早發動二次選舉改革,思考採行德國式的單一選區兩票聯立制,或實施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特別是基於完全政治責任和建全政黨政治的考量,筆者認為,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的改革效果要比單一選區兩票聯立制來得好,實施上也相對簡單。 \n 再者,目前的憲法制度將所有的資源押在一個有權無責的總統身上,任何一個政黨只要贏得總統選舉,就能掌握整個國家機器和資源,這是很不合理設計。所以除了採行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之外,應該將台灣式的雙首長制改為內閣制,同時修改五權分立的怪異設計,廢除考監兩院,採行三權分立的設計。 \n 中央與地方之間的關係也需重新調整。五都的設置是草率且不負責的決定,不但使得縣市之間的資源分配更不公平,並且擴大城鄉發展差距和政治競爭衝突。建議可就其他縣市進行整合,讓台灣成為九都或十都,同時徹底廢除省的層級,實施完全的中央與地方兩級制,如此將大幅提昇政府的行政效率。 \n 從過去迄今,我們一直被「選賢與能」的落後觀念所束縛。民主選舉是在幾個爛蘋果之中揀選一個比較不爛的,如果我們可以教育選民這個道理,選民就知道國家社會絕對不會因為一場選舉,選出某個領導人,就會變得一片美好。 \n 任何政黨或領導人都沒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但制度可以,一個好的制度可健全社會力的成長,讓政治體系有自我調整的能力,不斷朝正面的方向改變。當然,世上沒有完美的政治制度,但可確認的是台灣目前政治制度是一團糟。如果馬總統真的在乎歷史定位,請在第二任期之內凝聚朝野努力完成修憲,實踐更民主、更公平和更有效能的憲政制度,為台灣留下長治久安的基礎。 \n (作者為醒吾技術學院商管學群教授)

  • 天堂不撤守-修憲改選制,就是馬總統的「歷史定位」

     在歷經兩次單一選區國會選舉後,現行選制弊病已成為客觀事實,包括小黨不易出頭、票票不等值、立委地方化等等。而在高修憲門檻下,身為既得利益者的國民黨是否願意支持,就成為選制改革關鍵。 \n 由複數選區更改為單一選區,並不是個錯誤的決定;在當選需得到多數選票的前提下,單一選區成功的遏止了「走偏鋒」的選舉文化;過去以製造對立、訴諸仇恨來煽動選民的政治人物,在單一選區下已較為少見。此外,單一選區消除過去複數選區,同黨同志惡性競爭的風氣,支持度高者反被認為「穩當選」而遭瓜分票源等等弊端,實有不小的進步。 \n 單一選區真正問題,在於「票票不等值」,也就是政黨得票率與席次率有相當落差。以二○○八年立委選舉為例,國民黨在區域立委的得票率五三.五%,當選席次率卻為七七.二%,相較民進黨區域立委得票率三八.二%,當選席次率只有十七.八%;而以二○一二本屆國民黨立委獲得四八%的區域選票,拿下六成的四四席,得票率四三%的民進黨,拿下三六%的席次,也就是二七席,雖然較二○○八年,二○一二年的「不比例」的情形較為改善,但仍使得國會裡的「民意地圖」呈現了與其原貌不符的分配。 \n 要兼顧「免偏鋒」與「票票等值」,不妨思考將立法委員的選舉制度改成德國式的「單一選區聯立式兩票制」,並做出一些配套式的修正。 \n 聯立式兩票制,是由政黨票決定政黨總席次,在減去區域立委的席次後,就由政黨不分區名單遞補,如:假設立院總席次為二百席,甲政黨在政黨票得到了四十%,則它應獲得八十席(200×40%)。若甲政黨在區域立委得到了五十席,那麼它可獲得三十席的不分區立委。 \n 由此可看出,在聯立式兩票制下,不分區立委席次須有足夠比例,才能彌補區域立委「票票不等值」的情形,讓政黨得票率與席次率趨於一致。因此,還應該要做出兩項調整:一、增加不分區立委的席次,最好是與區域立委的數目相同。二、允許不分區名單內的候選人投入區域立委選舉,才能減少同黨的區域與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利益衝突的情形。 \n 從大部分學者意見看,聯立式兩票制就算不是最完美的制度,也勝過現行的並立式。因此,問題不在於爭論那一種制度最好,而在於國民黨是否願「自斷手腳」,拱手讓出現有的選舉優勢? \n 但馬英九總統既然宣示要爭取歷史定位,就應認知選舉制度良窳,才是長治久安的保證。從客觀的現實上,單一選區不是對國民黨有利,而是對第一大黨有利;如果有一天換成民進黨略佔上風,那麼享受不合理席次優勢的就換成民進黨了。 \n 而另一應納入修憲的選制議題則是總統選制,筆者「總統選舉採絕對多數制」也應納入修憲議程。本次總統大選,筆者認為台灣人民已受夠分裂參選所帶來的不安定感,而陳水扁執政八年的少數政府惡例,也絕不應任令重演,因此,主張總統選舉採絕對多數制可以終結攪局參選與少數執政的亂象,這才是謀求民主深化之道,也將是人民支持的改革。 \n 當然,以目前政治情形看,民進黨長期都是藍營分裂參選的受益者,從政治利益的計算角度,可能不願接受「絕對多數的總統選制」;但另一方面,國民黨也是現行立法委員選制的受益者,享受了不符比例的國會席次。既然如此,朝野兩大黨不妨互為「進步的妥協」,也就是總統選舉改採較進步的「絕對多數選制」,而立委選舉則改採較進步的「德國二票聯立式選制」。這樣各讓一步,也各進一步,共同完成總統選制與立委選制的雙制進步,也必將成為憲政佳話。 \n 憲法,是國家百年之根基;馬總統若能在任期內,完成聯立式兩票制、總統選舉絕對多數之修憲,那麼的確可如他四年前所言,為台灣人民立下百年盛世的基礎,而總統念茲在茲的歷史定位,也必然實現 。(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 我見我思-民進黨何妨先道歉

     大選結束,單一選區兩票制成為眾矢之的,其中尤以民進黨反應最強烈,還有人揚言如果釋憲、修憲不成,就要上街頭抗爭;不過,這裡要翻點舊帳,如果民進黨不先道歉,沒有帶人民上街頭抗議選制的正當性! \n 因為,眾所周知,選制之所以改為日本式單一選區兩票制,是民進黨執政時在二○○五年主導修憲所改。這只不過是六年前的事,但民進黨現在卻刻意遺忘自己才是罪魁禍首。要不是當時該黨將整個改革運動民粹化,喊出貽笑民主國家的「國會減半」,至少可以提高政黨不分區立委的比例,改善單一選制不符公平原則的現況。 \n 事實上,單一選區兩票制最大的受害者並不是民進黨。該黨抱怨,他們在區域拿到四成三的得票,席次只有三成五;但是,如果依另一張政黨票來計算,民進黨得票率三成四,則和其國會席次相去不遠。最吃虧的,其實是台聯;政黨得票將近九個百分點,如果照比例計算,至少應該拿到十席,但由於不分區比例名額太少,台聯只拿到三席。 \n 確實,國、民兩大黨當時選擇日本式選制,司馬昭之心就是要封殺親民黨、台聯這些小黨。但台聯等還是看得見的受害者,就如知名的政治學者薩托利形容的,這是馬已經跑掉後,大家只看到平靜的馬廄門;可以說,由於小黨在現行選制下沒有生存空間,因此,其他新生社會力量即使勇於投入選舉,但在選民擔心浪費選票的考量下,這些新生政黨不太可能得到支持。 \n 選舉制度即使不是百年大計,但至少也該有穩定性。台灣凝聚了十幾年的民氣才能修憲改制,但改出這種結果,實施才六年就要改,對台灣未來推動任何改革運動,都有很壞的影響。 \n 台灣這段選制改革的過程,完全符合社會科學大師阿爾伯特.赫緒曼《反動的修辭》一書中的三種反動謬論;確實,現在還有人提到要改選制,民眾可能會有如下三種反應:首先是「悖謬論」,選制亂改只會帶來反效果;第二種是「無效論」,任何選制變革都是徒勞無功,社會各種深層結構還是難以撼動;第三種是「危害論」,選制愈改愈糟,立委素質愈低落,藍綠愈對立。 \n 一次虛擲民氣改革的惡果,不只在於政黨對立及國會水平惡化,而在於對改革的傷害,將改革民粹化,讓支持改革的人絕望,讓原來反對的人更加振振有詞,整個社會都更虛無;這樣的氛圍下,怎麼可能進一步改革選制呢? \n 選制確實需要調整,但國民黨是最大獲利者,不可能帶動改變;民進黨若有心改變,至少先向選民說:「我錯了!」這樣的選制是他們一手促成的,要再改變,也必須先取得選民的諒解。

  • 我見我思-一個記者的懺悔

     身為記者,我們習於發問,因此有一次被問到:「是否曾經為自己的報導或評論後悔?」我愣住了,這是個好問題,現在也許是反省的好時機。 \n 當然,觸動我反省的原因和選舉有關。這次的立委選舉,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立委沒連任,藍綠立委同聲疾呼,立委選舉制度一定要「再」改革時,我心中的警鐘開始響起。 \n 以立法院長王金平為首的藍營立委及台聯,都有人提議回到過去的複數選制,也就是在選區中可以選出多位候選人。這個選制的特色一言以蔽之,不管好新聞、壞新聞,只要能讓候選人出名的選舉策略,就是好策略;因此愛打架的、爆粗口的,即使多數選民厭惡,卻總能吸引到四、五個百分點的選票而當選,立法院也因此淪為牛肉場,這是立院三寶盛極一時的時代。 \n 舉一個具體的例子,民進黨市議員梁文傑不滿王雪紅選前挺九二共識,而發起扺制HTC,這些發言雖然具高度爭議性;但梁文傑這下紅了,因為市議員還維持複數選制,他鐵定可以輕鬆連任。 \n 二○○五年修憲,原來是期待日本式的單一選區兩票制,可以給我們一個比較正常的國會,但經過四年的實驗,卻令人悲觀。我認為,單一選制最大的問題不在大黨拿到超額席次,例如,國民黨在區域的四成八選票,卻拿到五成六席次;但全世界的單一選區運作起來都是如此,雖然不夠公平,但可以給大黨明顯的多數、來負起執政責任;那一天等到民進黨成為最大黨了,該黨也會拿到超額席次。 \n 單一選制在台灣的問題是,新選制的不公平,並未換得正常的國會。國民黨原來就是掮客型政黨,現在國會議員更成了里長,每天只管電線桿、跑婚喪喜慶;綠營原來的意識形態傾向更變本加厲;更嚴重的是,原來期待,單一選制因為至少要相對多數才能當選,台灣政治可以更走向中道,但單一選制與台灣北藍南綠的結構相乘,結果是北部只能選出藍委,南部只能選出綠委;未來,候選人只靠既有的藍綠基本盤就能勝選,各黨內走中道的立委無法生存,台灣的兩極對立勢必更為嚴重。 \n 看到這個後果,我為當初曾經寧願支持日本式單一選區兩票制而汗顏,不能不深究原因。一個很有誘惑的結論是,在台灣任何改革都是枉然,只要既有惡劣政治文化根深柢固,任何制度改革都是無效的。 \n 只是,在媒體未盡全力之前,就不能向改革無望論投降。事實上,二○○五年推動修憲時,學界及社運界推崇的是德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這個制度不但符合比例性,而且可以選人又選黨,是個相對比較好的制度;但是,當狂飆的改革力量一進入政治議程,兩大黨很自然的共謀,選擇了對他們最有利的日本式選制。 \n 這是對民意的背叛,而媒體當時無論是缺乏遠見、還是不夠堅持,都要提醒自己,不能讓這樣的事再發生!

  • 政黨門檻過高 小黨沒生存空間

     民主國家中大政黨為討好多數選民,政策常忽略少數意見;但在多元社會中,應充分尊重各種聲音,若大黨壟斷參政及發言權,恐將迫使非主流意見走向體制外抗爭,造成政局混亂。台灣的立委選制改革後,兩大黨扭曲憲改原意,以極高的政黨門檻壓縮小黨的生存空間,並不符尊重多元弱勢的民主精神。 \n 我國第七次修憲完成了立委席次減半及單一選區兩票制等國會改革,仿照其他先進民主國家,將區域立委改為單一席次選制,以避免過去複數選區制、候選人為爭取特定選票而走偏鋒的問題,但卻也壓縮了小黨或獨立參選人出線的機會。為保障小黨、專業、弱勢進入國會殿堂,當時另外設計了「兩票制」,選民得以用第二張政黨票選出不分區立委。 \n 四年前首度實施新制,國、民兩大黨幾乎囊括所有立委席次,小黨幾乎全面被迫退出國會,當時就被形容為「兩大黨聯手消滅小黨」。這次改選,台聯及親民黨透過特定政治人物的拉抬,成功小幅突圍,但綠黨等特殊使命型政黨,仍以些微差距被排拒在外。 \n 究其原因,憲法增修條文規定五%政黨票才能分配不分區席次,門檻實在過高。卅四席不分區,得票率平均約每三%可分配一席,這種不等距的分配,無疑大黨分贓。 \n 一一三席立委中,兩大黨在區域立委選區已占盡優勢,若在不分區席次分配上也阻礙多元意見的公共討論,將使兩票制的設計原意蕩然無存。從單一選制的代表不成比例性,到高門檻政黨票門檻,更顯當初倉卒修憲的缺失。

  • 咱的社會-選制復舊反而糟

     王金平認為單一選區制度使這次立委選舉結果呈現北更藍、南更綠,因此應該考慮重回過去的中選區制度。柯建銘呼應說民進黨團將主動提出單一選區造成票票不等值釋憲案。 \n 單一選區兩票制極易產生政黨得票率與當選席次比率嚴重不對等現象,大黨動輒以較少得票率獲取較多席次的超額代表。綠立委舉桃園縣為例,說這次國民黨得票率五三‧八七%,當選席次全拿;民進黨雖獲三五‧四六%,當選席次卻掛零。但第六屆立委選舉採取複數選區單記非讓渡投票制,國民黨得票率三九‧九五%,當選六席,當選席次比率四十六%,而民進黨得票率三四‧一七%結果當選四席,當選席次比率三○%,遠比現制公平。 \n 但如因此便單純地回復複數選區制而沒配套措施,後遺症將比現制更嚴重。舊制是所謂半比率代表制,藍綠只要提名和配票得宜,席次將和得票比率相當,因此若回復舊制,以現在藍綠板塊相差不大情形下,在台灣本島席次將幾乎平手。這一來又因金、馬、原住民八席上,藍將占板塊絕對優勢而通吃。於是藍將成國會永遠多數,大違民主精神。 \n 相反的,現制只要綠能在本島達五二%,不只南綠北藍現象可以改變,且因超額代表的作用有國會過半機會。因此綠單純地要求重返複數選區制,是非常奇怪的事。單一選區制是採區域選制的一般國家通行的,所以要就此聲請「票票不等值」釋憲應無成功機會;但若針對馬祖二千多票、金門一萬多票當選,宜蘭十一萬票落選聲請,則日本有約十次成功的例子。所以解決票票不等值,應調整選區大小而非改變選制,若選區難調整則應採取德國聯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使政黨得票比率和席次相當。

  • 熱門話題-單一選區改革 勢在必行

     立委選舉出爐,雖藍綠板塊大致不變,但單一選區制度浮現的怪象,再度引起廣泛討論,各界均認為制度確有漏洞,應該檢討修法,才不致一再發生部分選區藍越藍、綠越綠,甚至「一黨獨大」的不公平情形。 \n 以雙北、桃竹苗及台南、高雄為例,藍綠當選人數與整體得票數完全不成比例,而且桃竹苗只有藍天,台南全部是綠地,嚴重違反「票票等值」及區域立委代表地方發聲不同意見的民主真諦。 \n 筆者認為,以縣市行政區域之得票數,依比例分配各黨當選人數,或合併數個選舉區,回歸複數當選人制度,應可避免單一選區制度產生的弊病。惟無論如何,朝野政黨應放下私心,審慎研究修訂符合人民需求的選制,才能建構公平公正及有效率的國會。

  • 單一選區制 王金平:有檢討必要

     立法院改選後,造成許多重量級立委落選,昨日立法院長王金平表示,單一選區制讓立法委員越來越地方化,南部越來越民進黨化,北部越國民黨化,南北平衡更困難;若要恢復中小選區,必須凝聚全民共識修憲。民進黨則支持王金平的改制主張。 \n 王金平表示,如果要恢復中小選區事關修憲,沒有全民共識的話,要修憲很難,這個議題需要各界一起討論,並建立共識。檢討單一選區制不是為了解決藍綠問題,而是要讓民意代表的均勻性提高,選民要找適合的服務對象也好找。 \n 對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去年修法,10年內選區不調整,對此,王金平說,憲法在一般法律之上,若完成修憲,一般法律就需跟著走。 \n 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蔡煌瑯也表示,民進黨這次立委選舉獲得40個席次,已達到提出修憲案的人數門檻,民進黨在立法院開議後,將針對單一選區製造成壓縮民意,以及票票不等值現象提出修憲案。民進黨也將對單一選區制提出釋憲,希望大法官盡快完成釋憲。

  • 王金平籲檢討單一選區 綠橘呼應

    王金平籲檢討單一選區 綠橘呼應

     這次總統及立委選舉結果,讓立法院長王金平日前感嘆「北部更藍、南部更綠」,拋出檢討單一選區的議題。立法院長王金平昨天表示,如果全民有共識,大家也呼應願意修憲,路才走得通。「單一選區越來越地方化,立委既要在立院問政,又要趕回選區跑紅白帖。」 \n 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蔡煌瑯也指出,民進黨二○○八就曾針對票票不等值的問題提出釋憲案,但大法官不動如山,民進黨將再提釋憲,希望下一屆席次過半的國民黨,也共同正視這個問題。 \n 親民黨發言人吳崑玉昨天表示,現行單一選區兩票制方式,不利小黨生存,確實應該進行檢討,例如:不分區政黨票門檻應該降低,才能讓小黨有機會分配席次,因此親民黨對此樂觀其成。 \n 二○一二年總統與立委選舉剛落幕,出現各縣市政黨得票率與當選席次比率不對等的情況,立法院長王金平昨天表示,這次立委選舉結果,出現某些選區有綠的越綠、藍的越藍的現象,這都是單一選區制度造成的結果,不僅比過去多席次的大選區制度,更容易產生「政黨得票率」與「當選席次比率」嚴重不對等,而且一個選區只選出一個立委,只有一個政黨的聲音,小黨難以生存,對選民也不見得有利。

  • 作家變立委 張曉風逛立院大觀園

    作家變立委 張曉風逛立院大觀園

     「沒有大觀園那麼好玩,大觀園比較優雅,但這裡是辦公的地方!」選後第一個上班日,親民黨新科立委張曉風昨天隻身前往立法院「新生訓練」,認識新環境。作家出身的她,對於將來研究室的「書櫃」數量和擺放位置,最為好奇,頻頻詢問立院陪同人員,深怕自己書太多了,「永遠都不夠放」。她還特地要求參觀國會圖書館。 \n 張曉風昨午一身黑色裝扮現身,接待的立法院職員熱心提醒,二月一日開議的相關事宜,她馬上在紙上列點記下「報到」、「宣誓」等,聽到當天有立法院長選舉,她有些訝異地說,「那是重頭戲!」 \n 看到報紙斗大標題寫著要檢討單一選區制度,張曉風有感而發地向在場記者表示,她認同綠黨的理念,但現在的選制卻不利小黨,因此她也認為選制應該修改,讓其他小黨也能有機會進入國會。她強調,親民黨將會在各項議題上,選擇與各政黨合作。 \n 一聽到有國會圖書館,張曉風要求陪同人員帶她去參觀,找尋辭典類工具書,最後找到一部《中文大辭典》,但她有些不滿意,指這套書已經好久沒有修正。

  • 立委選戰點將錄-再戰老對手 郭榮宗穩紮穩打

    立委選戰點將錄-再戰老對手 郭榮宗穩紮穩打

     桃園縣第二選區選民結構以民進黨為主,四年前郭榮宗(見圖,胡欣男攝)卻以一萬餘票慘敗,不但讓選民為之錯愕,對他來說更是難以承受的挫折。本屆再戰老對手廖正井力求穩紮穩打,每一次的選民服務,都視為最珍貴的機會。 \n 曾經擔任觀音鄉長的郭榮宗,是不折不扣的「在地囡仔」,也正因為具備鄉下孩子強韌的草根性,代表民進黨參與地方大小選舉,郭榮宗始終無往不利,儘管四年前大環境情勢危急,他還是認為有鄉親為後盾,絕對能為黨及選民固守國會席次。 \n 憶及四年前立委選舉開票結果,郭榮宗忍不住熱淚盈眶。當時對手廖正井以七萬一千餘票,大贏一萬餘,對他來及整個選區來說,不但是難以承受的政治挫敗,更讓民進黨在沿海選區初嘗「滑鐵盧」滋味。 \n 痛定思痛,郭榮宗積極調整服務腳步,前年立委補選,不負選民期望繳出一張漂亮成績單。重回國會的他,著眼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選區畫分,加強關鍵票倉楊梅市基層服務,成功整合在地綠營派系。 \n 本屆再次與廖正井對陣,郭榮宗坦言是從政生涯最大的考驗,特別是行政資源與地方派系雙重壓力,讓他更戰戰兢兢。他相信「選民心」是雪亮的,唯有紮實的服務基礎及問政經驗,才能為地方爭取更多建設利多。

  • 合作力量大?候選人:加分效果難評估

     相較於部分立委候選人採取跨區、跨縣市聯合造勢,絕大多數候選人仍採「自掃門前雪」的方式,畢竟,在單一選區選舉制度,垂直的總統、市議員、立委等聯合造勢,遠比橫向造勢效果更好,就算同黨候選人也自顧不瑕,只能「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n 國民黨立委候選人丁守中表示,單一選區下,聯合競選並沒有多大助益,反而是與總統、市長、市議員候選人以聯合競選舉辦活動,才能互相拉抬選情。 \n 他說,政黨提名的立委候選人就是一種聯合競選模式;至於單打獨鬥的無黨籍立委候選人,才需要以聯合競選造勢方式,突破立委單一選區限制。 \n 新北市某藍營候選人幕僚指出,因選區不同,候選人掃街拜票、開座談會、參與活動自顧不暇,若聯合競選,還需彼此配合時間、地點,實在難以兼顧,只能「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n 幕僚表示,一旦候選人調性、形象差距太大,不僅結合困難,也沒有意義;聯合競選必須旗鼓相當,若相差懸殊,恐拖累強棒候選人,況且,候選人必須衝高總統候選人票數,跨區競選沒有必要。 \n 新北市某綠營候選人指出,單一選區制變成藍綠捉對廝殺,同黨籍候選人各自鞏固地盤,雖然可以相互參加座談會,相互拉抬聲勢,但很難判斷聯合競選能否替選情加分。

  • 合作力量大?候選人:加分效果難評估

     相較於部分立委候選人採取跨區、跨縣市聯合造勢,絕大多數候選人仍採「自掃門前雪」的方式,畢竟,在單一選區選舉制度,垂直的總統、市議員、立委等聯合造勢,遠比橫向造勢效果更好,就算同黨候選人也自顧不瑕,只能「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n 新北市某藍營候選人幕僚指出,候選人掃街拜票、參與活動自顧不暇,若聯合競選,還需彼此配合時間、地點,實在難以兼顧。 \n 幕僚表示,候選人若調性、形象差距太大,不僅結合困難,也沒意義;聯合競選必須旗鼓相當,若相差懸殊,恐拖累強棒候選人,況且,候選人必須衝高總統候選人票數,跨區競選沒必要。 \n 新北市某綠營候選人指出,單一選區制變成藍綠捉對廝殺,同黨籍候選人各自鞏固地盤,雖然可以相互參加座談會,相互拉抬聲勢,但很難判斷聯合競選能否替選情加分。 \n 台北市的國民黨立委候選人丁守中表示,單一選區下,聯合競選並沒有多大助益,反而是總統、市長、市議員候選人以聯合競選舉辦活動,才能互相拉抬選情。他說,政黨提名的立委候選人就是一種聯合競選模式;至於單打獨鬥的無黨籍立委候選人,才需要以聯合競選造勢方式,突破單一選區的限制。

  • 龜山老鄉長聯名 力挺陳根德

     立委候選人陳根德陣營昨發出一份名為「龜山歷任老鄉長的共同心聲」文宣,包括李總集、蔡長楓、李春融、曾忠義、林正峰等五位前龜山鄉長,共同署名懇託選民支持馬英九總統與立委陳根德。另外,大園鄉雖未在陳的選區,鄉長呂水田昨也跨區力挺,展現氣勢。 \n 這份文宣表示,「這是一場為龜山建設打拚的選舉」,指歷任老鄉長共同心聲就是支持能讓龜山繼續脫胎換骨的人選。幾位老鄉長一字排開的合照,地方政壇解讀為陳根德已整合龜山所有藍營勢力,要與有現任鄉長陳志謀撐腰的鄭文燦一別苗頭。 \n 昨陳根德龜山競選總部成立婦女文宣部隊,密集於龜山發文宣,首波就是老鄉長聯名力挺。 \n 另外,陳根德蘆竹總部昨進行村民座談,大園鄉長呂水田跨區站台,他說,雖然單一選區兩票制後,陳的選區不在大園,但過去大園是陳服務最久的地區,也為鄉民爭取許多建設。

  • 新北五區激戰 基宜花現任占優勢

    新北五區激戰 基宜花現任占優勢

     北北基宜花金馬選區共廿五席立委,國民黨可望穩定拿下廿席左右。其中,台北市八個選區國民黨估計領先六區、親民黨一區、民進黨一區;新北市十二選區,有五區戰況激烈;基隆、宜蘭、花蓮國民黨現任者佔優勢;外島的金門與馬祖則是藍軍分裂,因候選人實力接近,誰勝出仍很難說。 \n 台北市第二選區(士林大同),國民黨周守訓對上民進黨姚文智,周守訓受到「缺乏基層經營」流言困擾,透過動員系統尋求社團、鄰里長支持,重拾基層信心,原本落後頹勢已追成五五波;姚文智雖有綠大於藍的基本盤優勢,但黨內初選時的隔閡仍待消弭,選情穩定中求發展。 \n 北市:南港內湖黃、李、蔡拉鋸 \n 第四選區(南港內湖)戰況詭譎,親民黨黃珊珊、民進黨李建昌來勢洶洶,讓國民黨現任蔡正元頗受威脅,市議員黃珊珊與李、蔡呈拉鋸,預估選票勝負僅在三%內,誰最後勝出都有可能。 \n 北投、大安、中山、萬華、信義松山等區域,一般認為,國民黨候選人勝出機會較高,民進黨勝出機會難度大。文山區雖有親民黨立委候選人李敖參選,話題性十足,但要撼動現任立委賴士葆,仍須一番努力。 \n 新北市藍綠基本盤約五五與四五,但在上屆單一選區兩票制實施後,國民黨靠著民進黨執政失利加上基層動員,順勢囊括十席,民進黨只能守住三重、蘆洲兩塊傳統綠營票倉。但這次大選主客易位,加上部分選區藍軍分裂,國民黨面臨「保十危機」。 \n 新北市十二選區中,以第三選區(三重)、第四選區(新莊)、第五選區(樹林)、第七選區(板橋東區)、第十二選區(汐止)等地區競爭激烈;其餘七個選區現任立委較具優勢,挑戰者只能努力衝刺尋求突破。 \n 新北:新莊強龍迎戰地頭蛇 \n 三重、新莊是傳統民進黨票倉,民進黨現任立委高志鵬、民進黨大老林濁水,迎戰前三重市長李乾龍、泰山李家現任立委李鴻鈞,上演一場「強龍VS.地頭蛇」戰役。 \n 板橋東區則出現國民黨分裂,前板橋市長江惠貞遭遇前縣議員曾文振挑戰,兩人地方實力雄厚,民進黨羅致政學者出身、形象清新,鹿死誰手成未知數。樹林則是民進黨前立委廖本煙,挑戰國民黨現任立委黃志雄,雙方膠著。 \n 汐止區在國民黨立委李慶華努力經營,民進黨現任市議員沈發惠原本認定這是場苦戰,沒想到在前國民黨立委羅福助宣布參選後,有了巧妙變化,藍軍兩強對抗,是否會給民進黨可趁之機,頗受關注。 \n 基隆:這屆藍綠票數最接近 \n 基隆立委選舉,民進黨的林右昌挑戰國民黨謝國樑,兩人選情亦陷入膠著,謝國樑猛打基隆市議會民進黨團刪除基隆國民運動中心議題,林右昌則緊咬謝的社團動員,雙方各有斬獲,有可能是基隆立委選舉,藍綠票數最接近的一次。 \n 宜蘭:林建榮政績牌居上風 \n 宜蘭由民進黨陳歐珀挑戰尋求連任的林建榮,林建榮暫居上風,但蔡英文人氣若挹注在陳歐珀身上,誰勝誰輸仍是未知數。最近陳歐珀攻勢頻頻,議題多扣在「陽明大學醫學中心」案,能否獲得選民共鳴待觀察,林建榮則主打政績牌,訴求中間選民的支持。 \n 花蓮:現任王廷升聲勢看好 \n 花蓮立委四人角逐,國民黨現任立委王廷升為前縣長王慶豐兒子,聲勢看好;無黨籍候選人張智超,背後有花蓮縣長傅崐萁力挺,與民進黨立委候選人賴坤成,兩人暫時落後,而出身宗教界的無黨籍候選人釋楊悟空,距離其他三人仍有努力空間。 \n 金門:新黨吳成典頗有機會 \n 金門選區有四人參選。新黨籍前立委吳成典最近聲勢扶搖直上,國民黨楊應雄有黨部運作優勢,看好度一直領先,但因遭地方刊物強力批判,基層出現發酵效應,聲勢大受影響。 \n 尋求連任的陳福海,親民黨提名,個人基本盤穩固,持續採取鴨子划水策略,依然是各方矚目焦點。形象清新的許乃權,打一場乾淨選戰的堅持,贏得鄉親默默支持。 \n 未來,金門全島第二大李姓選票流向,將決定吳能否東山再起;國民黨運作旅台鄉親和台商成果,攸關楊脫穎而出機率;而全島第一大陳姓選票走向,同樣關係陳的命運。許若能在決戰關頭擠進三強,凝聚「第四勢力」,也有一搏機會。 \n 馬祖:曹爾忠陳雪生肉搏戰 \n 馬祖立委選舉由國民黨現任立委曹爾忠,迎戰脫黨參選的前縣長陳雪生,以及脫離民進黨的無黨籍候選人陳財能。曹爾忠現任優勢,難以撼動陳雪生的基層實力,兩人選情可用肉搏戰形容,票數差距甚至可能僅有個位數。

  • 選舉之最 選區最多-新北市12選區 46人拚輸贏

     新北市人口將近四百萬,立委選區多達十二個,數量之多全國之冠。這次共有四十六人參選,在單一選區兩票制「只能有第一名」的前提下,選舉難度相對提高,參選人數比以往動輒五、六十人相比冷清不少。 \n 民國九十三年以前,我國選舉制度採中選區制,基本是一縣市一選區,但也有因人數眾多,分成兩大選區。例如台北就分成南北兩選區,升格前的台北縣選民數又更多,因此分成三大選區。 \n 從三大選區分成十二選區過程中,雖然以議員選區為藍圖,但因各里藍綠選民不同,各立委都希望選票利益最大化,整個劃分過程猶如角力戰。這次十二選區共有四十六人參選,比以往三大選區動輒五、六十人參選冷清許多,其中以第二選區(蘆洲、五股及三重東區十六里)、第十選區(土城、三峽)均為五搶一,人數競爭最激烈。 \n 但以選票實力而言,反而以第三選區(三重一○三里)、第四選區(新莊七十五里)、第五選區(樹林、鶯歌及新莊西盛九里)、第七選區(板橋東區)、第十二選區(汐止等七區)等五個選區競爭最激烈。

  • 吳育昇深耕地方 主打政績牌

    吳育昇深耕地方 主打政績牌

     被視為馬英九子弟兵的吳育昇(見圖,唐嘉邦攝),已擔任兩屆立委,今年再次尋求連任,主打政績牌,積極爭取地方建設,並在國會推動修法,但選戰中可預期對手會主攻他之前的桃色風波,他表示,不會隨之起舞。 \n 吳育昇表示,單一選區制,最重要的就是回應地方期待,因此他積極爭取淡水各項交通建設、改善八里缺水問題、林口機場捷運線,以及泰山停車場問題,實踐他對地方許下的政策願景。 \n 「除滿足選區選民的期待外,還要顧慮其他民眾的權益」,吳育昇認為,「國會的問政也一樣重要」,他陸續推動各項法案修法,頗有口碑,另外堅持保留死刑,也符合大部分民眾的期待。 \n 吳育昇參選的新北市第一選區包括六個行政區,幅員和台北市一樣大,但在基層已有基礎的吳育昇,每個區都設有服務處,平時勤跑紅白帖,比起對手更具有在地優勢。 \n 兩年前吳育昇遭逢婚外情危機,這次選舉對手也肯定主打這一點,對此吳育昇很坦然,他說「過去自己曾犯錯,但他已認錯」,即使對手猛咬也不會回應,選民也不會愛看這種格調的選戰。 \n 至於原本擔心何啟聖會代表親民黨在第一選區參選,最後改由國小教師余宗珮臨時出陣,他坦言,相信這樣橘營的影響力會下降,但不會因此大意,循著自己的步調與節拍,努力打好選戰。

  • 搶進對手地盤 刺客極限任務

     午後,代表國民黨投入台南市立委選舉的蘇俊賓競選總部裡,除了幾名工作人員在討論選局變化,並未看到支持者在總部裡閒嗑牙。沒有任何隨從助理,蘇俊賓就一個人揹著包包走進競選總部。蘇俊賓說,他的「坐騎」就是一輛偉士牌機車,靠著兩條腿與自己的創意發想,在台南與前市長許添財一搏高下。 \n 蘇俊賓口齒伶俐,戰鬥力強,被國民黨中央賦予「刺客」任務,到綠營的選票「聖地」台南市開疆闢土。專長文宣創意的他見招拆招,許添財一席「蘇俊賓要選上比登月還難」的談話,讓蘇借力使力,幾次的文宣攻勢以「登陸月球」作噱頭搶佔版面,竟也在台南打出一番局面。有人形容:「許添財根本是免費奉送蘇俊賓上千萬的廣告費」。 \n 藍綠都有艱困選區,這次大選二合一,兩黨中央都空降「刺客」到一些選區拉抬總統選票,藍營除蘇俊賓外,也徵召電視主播陳以真到嘉義山線,鄭麗文到台中屯區;綠營的「刺客」則集中在台北選區,如媒體人何博文參選新北市淡水、八里選區,前棒球國手趙士強投入北市大安區。 \n 何博文雖然是知名度不低的電視名嘴,但卻是以「土法煉鋼」的方式參選;為彌補在當地知名度、親近度不高的缺憾,他用上電視以外的所有時間接近選民。投入參選六個月來,何博文幾乎每天早上六、七點鐘去站街頭,除了淡水的各捷運站、包括林口、泰山、八里等地都看得到他;「淡水有七條主要的垃圾車路線,我已經走遍了,因為跟著垃圾車拜票,可以接觸到平常很難接近到的選民。」何博文說。 \n 同樣地,代表國民黨參選嘉義立委的陳以真,雖然頂著「耐斯小公主」頭銜,卻窩在黨部三樓的狹小悶熱房間辦公。陳以真坦承,參選迄今,尚未舉辦過百人規模的政見說明會,大型的造勢留在選前一個月,現在的目標就是握遍每一個鄉親的手。 \n 既是深入對手陣營的地盤,刺客們接近選民的感受當然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蘇俊賓回憶,去年國民黨一口氣開除十名在正副議長選舉中跑票的黨員,他這次到台南參選,這筆帳幾乎全算在他頭上。他坦承,剛到台南拜訪這些議員時,就被狠狠的「洗面」,「來衝啥!你不是把我開除了?」蘇俊賓說,剛開始所有人口氣一模一樣,有人還故意讓他枯等,「這些都要慢慢逐一化解,還好現在情況已經好多了,大家都已慢慢釋懷。」 \n 事實上,蘇俊賓參選的台南第四選區,公教人員不少,馬英九四年前在當地還曾贏過謝長廷,藍綠差距並不如想像中大。綠營何博文說,「我只能說我鴨子划水,真的很有機會。」他從剛開始參選時民調輸給對手吳育昇廿%,到現在已經逼近吳,「中央黨部跟我說,一對一的選舉,綠營從來沒跟國民黨拉近到這種距離的。」 \n 對這些單一選區選制下的刺客兵團來講,要脫穎而出並非沒有機會,若鎩羽而歸,也是非戰之罪。只要選票開得漂亮,雖敗猶榮。

  • 三黨廝殺國民黨八仙過海 面臨挑戰

     本屆台北市立委選戰,堪稱國民黨「八仙過海」對抗民進黨「彩虹連線」之戰,短兵相接,火花不斷,甚至被外界視為「躺著選都會上」的多位現任立委,仍不敢掉以輕心。而北市首都特殊角色,藍大綠小的基本盤背景,都讓立委選舉結果,成為眾所矚目焦點,更深深牽動總統選情。 \n 回顧四年前的立委選戰,正逢選舉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前總統陳水扁爆發貪汙案等,民進黨支持率在谷底徘徊,結果,在制度與民意都對國民黨有利下,順利「八仙過海」,民進黨在北市,一席立委都沒拿到。 \n 民進黨盼記取失敗教訓,「搶下至少一席」成為最大目標,傳統票倉第二選區,經過激烈競爭後,由姚文智取得提名資格,其他選區則全採徵召,增添不小話題性,如挾名人光環的楊烈、趙士強,現任市議員的簡余晏、李建昌、顏聖冠、阮昭雄等,都有一定基本盤。第七選區則未提名,禮讓給綠黨的潘翰聲。 \n 本屆國民黨盼延續氣勢,卻面臨許多挑戰,前有「執政黨包袱」如影隨形,後有擅打媒體戰的民進黨來勢洶洶,參選人除第三選區羅淑蕾從不分區轉戰,其餘丁守中、周守訓、蔡正元、林郁方、賴士葆、費鴻泰、蔣乃辛均為現任。尤其傳統票倉的四至八選區,已非「當選與否」層次,得票數更是反映滿意度之指標。 \n 在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宣布參選總統下,親民黨亦在北市提名多席,更強調「不是玩假的」,找來知名作家,也是前立委李敖,回到「老巢」第八選區參選。多次搶下市議員選舉港湖區第一高票的議員黃珊珊,本屆也改披立委戰袍;前立委陳振盛,則投入第六選區參戰,預料將分別為三個選區,投下不小的震撼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