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嘛事兒的搜尋結果,共02

  • 第三說:嘛在天津聽著哏兒

     不久前,網上流行著一段天津人才聽得懂的風趣對話──張:「那個嘛,這事兒就這麼定了啊。」李:「嘛!嘛事兒?」張:「你腦子幹嘛去了?嘛嘛事兒?你說嘛事兒?」李:「嗨!我當是嘛事兒呢,這有嘛兒了?咱就這麼定了!」 \n 同樣語境和內容,如改用規範的普通話,就成了──張:「那什麼,那事兒就這樣定了啊。」李:「什麼!什麼事兒?」張:「你腦子幹什麼去了?什麼什麼事兒?你說什麼事兒?」李:「嗨!我當是什麼事兒呢,這有什麼了?咱就這樣定了!」兩相對照,就很明顯感覺出了「嘛」字在天津話中的簡潔明快和乾脆利索,而且聽上去很「哏兒」。著名詞作家閻肅曾寫過一首《天津話「嘛」字歌》:「每一串音符哆來咪發,講究好聽是咱天津話。透著那個俏,顯著那個嘎;那麼機靈,那麼瀟灑;幽默直爽,豪放潑辣!就是這個『嘛』,學問就挺大──有時是疑問,有時是驚訝;有時是否定,有時是打?(造字--金+察);有時它就是可呀可勁誇。別看這個『嘛』,學問就挺大。或許是親切,或許是吵架;或許是不待見,或許是圓滑;或許它就是打呀打哈哈。您啦,您啦,您說那是『嘛』?嘛嘛嘛嘛,『嘛』它就是『嘛』。」閻肅先生對天津話「嘛」進行了條分縷析的解剖,幽默情懷油然而生,您說這歌詞「哏兒」不「哏兒」?一個口頭常用的「嘛」,對天津人來說,聽起來耳熟能詳,用起來滾瓜爛熟。但對其中所蘊涵的語義、語氣、語法、語境和語用,進行中肯的類別分析,進而加以規律性的推導和總結,不是輕而易舉的事。這正是「看似尋常最崎嶇,成如容易卻艱辛」。(系列完)

  • 第二說:嘛在天津用活了

     在天津話裏,疑問代詞「嘛」表示「什麼」的含義最多。例如:「你姓嘛叫嘛,想幹嘛?」「要嘛有嘛,想嘛來嘛。」「說嘛不聽嘛,給嘛不吃嘛。」有時也可以兒化為「嘛兒」。例如:「說嘛兒應嘛兒。」 \n 「嘛」在天津話中的詞語和短語不勝枚舉,比如有4個最常用的短語: \n 1.「嘛事兒」,表示「什麼事情?」例如:「嘛事兒您了?」、「您老幾位在那兒鏟幾?掀土比劃兩下就完事了,這叫嘛事呢?」 \n 2.「嘛玩兒」,表示「什麼意思」。例如:「你說的嘛玩兒,我怎麼沒聽說過呢?」「嘛玩兒?你讓我拿孫猴兒去?孫猴兒這麼厲害,我打得過他嗎?」 \n 3.「嘛玩意兒」,表示「什麼東西」、「怎麼回事」或為責罵語。這其中又分3種說法:第一、如果「嘛」讀降調,屬於詢問語氣──「什麼東西」。例如「你盒裏裝的嘛玩意兒?拿出來讓咱瞧瞧。」第二、「嘛」讀升調,屬於疑問語「怎麼回事?」例如「大老李眼珠一瞪:嘛玩意兒?你說這事是我挑的?拿出證據來!」第三、重音在「意兒」,這就屬於責罵的語氣了,例如「過河拆橋,這人是個嘛玩意兒啊!」 \n 4.嘛對嘛,對突如其來的反常現象,百思不解而發出的質疑。與「哪兒對哪兒」同義。如「胡同裏那個不靠譜的小子,一夜之間成居委會的副主任,趾高氣揚,這都是嘛對嘛呀?」 \n 「嘛」和「嗎」雖都屬於疑問代詞,但在語言使用時,語義大相逕庭,語氣表述也大異其趣。如幾位天津朋友到餐館吃飯,大家落座後,東道主說:「哥兒幾個,咱吃嘛?」這意思就是自己做東讓大家隨意點菜,語氣是肯定的,態度是堅決的,顯示出了自己的大方。但如在同語境下,東道主來句:「哥兒幾個,咱吃嗎?」這語義就全變了,這意思是或臨時變卦,或改天再聚,或對這家餐館不滿意,打算另換一家餐館。語氣是猶豫不決,態度是動搖不定,幾位客人該如何看這位做東的?(系列三之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