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噶哈巫的搜尋結果,共21

  • 埔里噶哈巫族過年 走鏢搶鋒頭

    埔里噶哈巫族過年 走鏢搶鋒頭

     埔里鎮噶哈巫族舉辦過年活動,族人前幾日準備炊煮阿拉粿及布置會場,歡迎來參與盛事的各界來賓;主辦協會也請來獵人,講解如何以簡單工具製作傳統陷阱。走鏢競賽的獎品是鹹豬肉,族人穿著傳統服飾與頭飾參與牽田,充滿著獨特民族風味。 \n 噶哈巫族雖未被原民會認定為法定原住民族!但族群分布在埔里鎮眉溪流域大湳、牛眠、守城、蜈蚣崙聚落,有自身語言、服飾風格及獨特習俗;每年農曆11月15日前兩個禮拜,部落即開始準備過年用品。依序打獵、釀酒、做醃肉、抓大豬、祭祖、敲鑼報喜、走鏢、牽田等。 \n 過年當天在長老的帶領下,族人帶著用姑婆芋葉子盛裝的祭品,捧著祭祖用的酒灑向天地,祭拜天地神明與祖靈,叫更的人隨即敲鑼打鼓告知「過年了」;節慶高潮是走鏢,噶哈巫部落孩子及返鄉青年,在部落裡規畫路線賽跑,領先者的獎勵包括布匹、豬肉,若表現突出,可得到年輕女孩的青睞。 \n 走鏢結束後!族人們圍著火堆跳舞唱起了「aiyan」。噶哈巫文教協會理事長潘隆川說,族人會喝點酒在微醺間說著祖先英勇故事,整個過年儀式便告一段落;噶哈巫文化元素,透過每年聚會世代傳承。

  • 噶哈巫族過年 走鏢吃美食

     南投縣埔里鎮噶哈巫族雖不是原民會法定的原住民族,但長期以來,族人致力捍衛傳統民俗,年底舉辦傳統過年,除傳統走鏢外,族人們也一起跳「阿煙」牽田的舞蹈,並準備醃肉、阿拉粿等傳統美食招待各界來賓。 \n 噶哈巫族今年迎新過年活動,將於15日上午10時起,在埔里鎮守城社區文化館前廣場舉辦,牛眠、大湳、守城社區、忠孝國小、中峰國小及在地教會總動員,要將過年辦得熱鬧歡欣,不僅族人同歡,各界也能藉由節慶,了解噶哈巫的文化特色。 \n 埔里鎮分布在牛眠山、守城份、大湳、蜈蚣崙眉溪流域的原住民,一般稱為「四庄番」,雖不是政府認定的原住民族,但有自身獨特的語言與民族節慶、宗教信仰,噶哈巫族的「番仔過年」,結合農漁生產豐年祭、祖靈信仰,在地的社群組織這時也會集結,相當熱鬧、有趣。 \n 噶哈巫文教協會指出,這幾天族人為準備番仔過年,製作傳統食物「阿拉粿」,還會舉辦「牽田」儀式,族人們在田間升起火堆,手牽手圍繞唱著「Ayan」的母語歌曲,藉此思念祖先、祈求來年平安順遂,「走鏢」則是賽跑,早期目的是訓練成年男子體力,現在則是部落孩子們彼此競爭,贏家可獲醃肉等獎品。

  • 愛上原民文化 正妹繪製噶哈巫族過年習俗繪本

    愛上原民文化 正妹繪製噶哈巫族過年習俗繪本

    24歲的漫畫家翁勤雯雖然不是原住民,但熱愛原民相關文化,3年前他接觸了埔里四庄噶哈巫族語與織布課程,開始展開了訪調之旅,甚至以自身漫畫的專長出版了《年到了─阿公說故事》繪本,筆觸生動、考究詳實,很具教育價值。 \n \n翁勤雯來自魚池鄉,自小喜歡畫畫,靠著自學,漫畫有自身獨特的風格,弟弟也喜歡原住民文化,甚至成了工藝師,3年前他來到了埔里鎮守城新公廳,向潘永歷長老學習噶哈巫語,發現了新世界,在族人的引導下,認識噶哈巫的織布及生活哲學,開始投入噶哈巫文化的踏查。 \n \n在中研院研究員的引導與建議下,翁勤雯想要以自身繪畫的專長,為噶哈巫獨特的過年習俗留下記錄,她與夥伴花了半年的時間,邀請高齡96歲的潘德興長老述說噶哈巫過年的習俗與故事,潘長老因高齡經常感到疲累,翁勤雯趁他睡著前記錄母語,並對照老照片、台大人類學博物館的收藏品,以生動的筆觸,重現近百年前噶哈巫族過年的場景。 \n \n繪本按照傳統噶哈巫族過年前打獵、釀酒、做醃肉、抓大魚、抓大豬、做粿、祭祖、敲鑼報喜、走鏢、牽田的程序,仔細考究過往的自然山川生活場景、服飾、工藝及民族植物,細膩的紀錄過往的情境氣氛,難得的是繪本文字噶哈巫拼音及中文對照,繪本末頁提供詞彙索引表,讓任何人都能無門檻的認識噶哈巫過年的習俗與相關單字。 \n \n翁勤雯表示,這本繪本大部分時間花在考究上,部分圖像因與長老過年印象有落差而重繪,經過反覆考證,終於完成了這本著作,希望能對噶哈巫傳承習俗文化有所幫助。

  • 平埔美食青苔 想吃得靠運氣

    平埔美食青苔 想吃得靠運氣

     埔里鎮是民族大熔爐,百年前多支平埔族群遷徙來此,其中噶哈巫族至今仍會採集溪谷瀑布中,蔓生在岩石上的青苔為食,但採集食用青苔最好要在無汙染的環境,近年來隨著溪流開發或汙染,愈來愈少人能嘗到自然採集的青苔。 \n 青苔是埔里平埔族群過去常用到的食材!老一輩族人小時候,會在眉溪或附近野溪發現青苔的蹤跡;這種青苔與會讓路人走路滑倒的苔蘚種類不一樣,它生長在水中,有如絲絨地毯屬於溪中藻類植物,可採集來加工食用。 \n 噶哈巫族採集青苔會使用漁網,撈取泉水或瀑布旁尾端較嫩部分,採集上岸後以泉水反覆沖洗,去除掉沙土雜質後,再與蒜茸醬油膏攪拌,吃起來相當滑順,帶點海苔的味道。 \n 噶哈巫青年潘正浩說,祖父輩那個時代水源比較乾淨,現在因工業排放、農藥危害、住家汙水等太嚴重,讓食用青苔愈來愈少,過去會有婦女上山撈青苔,後來有專人養殖,只有四庄族人才有門路找到,要品嘗這道傳統美食,得靠一些運氣。

  • 噶哈巫族語意 三聲帶說清楚

    噶哈巫族語意 三聲帶說清楚

     台灣、也是世界上第一本KAXABU語辭典《噶哈巫語分類辭典》,在埔里鎮守城新公廳舉辦發表會,噶哈巫族語曾被聯合國評定為瀕危的少數民族語言,為了延續文化,族人從2000年開始累計手稿,並在學者專家的協助下展開田調、錄音、編纂,完成KAXABU語、華語、台灣語三語對照的辭典,讓族語傳承得以落實。 \n 噶哈巫族並非原民會法定的原住民族,但確實分布在埔里鎮蜈蚣、牛眠、大湳、守城地區,雖歷經漢化,仍保有自己的語言、傳統服飾、織布技術,甚至在蜈蚣里還有獨特的「番太祖廟」,有自身信仰系統,埔里鎮普遍流傳的「番婆鬼」民俗傳說,指的就是噶哈巫族的女巫師,學界常將噶哈巫語歸類為巴宰語分支。 \n 隨著漢化、遷居、耆老離世等因素,能流暢說出噶哈巫語的族人愈來愈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去年認定平埔巴宰語已經滅絕,但新竹教育大學台灣語言研究所學生陳嬿庄在埔里4庄部落走訪採集,向耆老請教各個字彙的發音,並對照噶哈巫語教師潘永歷留下來的手稿,與總編輯董忠司,編輯小組成員潘正浩、林鴻瑞、涂文欽、朱恩成等人,發布收錄3000多個語詞的《噶哈巫語分類辭典》。 \n 陳嬿庄表示,收錄過程相當辛苦,必須讓身體羸弱的耆老待在密閉、無空調的房間裡錄音,藉此排除噪音,讓每一個語詞能夠發音清晰,這本辭典除了中文,還以閩南語解釋噶哈巫語詞彙,是少見閩南語解釋族語的辭典。 \n 為了讓使用者能掌握發音要領,所有詞彙錄製噶哈巫語、閩南語、中文,音檔長達10小時,隨書附贈,留下寶貴的紀錄。 \n 潘永歷在發表會致詞時指出,921地震時,他被倒塌的磚房壓在屋下難以喘息,原本以為就此命喪天災,沒想到活了下來,覺得老天留這一條老命,一定有其使命,於是繼承父親潘郡乃的遺志,15年前開始手寫噶哈巫語字典,在部落開班授課,在族人與學者專家協助下,終於《噶哈巫語分類辭典》出版,是噶哈巫語復振重要的里程碑。

  • 振興母語 噶哈巫族人開課

    振興母語 噶哈巫族人開課

     為了復振噶哈巫的族語,埔里噶哈巫族青年在部落內開辦母語課程,希望母語成為族人跨世代的語言;課程也開放外族參與,讓各界都能領略噶哈巫的語言之美。 \n 噶哈巫族分佈在埔里鎮,守城、牛眠、蜈蚣、大湳4庄,雖未被原民會列為法定的原住民族,但族人有自己的語言與獨特的祭儀;「番婆鬼」的故事更是在水沙連地區流傳。 \n 因族群人數不多,耆老凋零,噶哈巫語曾被聯合國評估是瀕危的少數民族語言,如何保存與延續,是族人感到憂心與關切的議題。 \n 部落青年潘正浩,今年暑假在守城新公廳舉辦母語課程;從最基本羅馬拼音開始傳授,進階至基本會話與母語歌謠。他指出,族語面臨存續的挑戰,因噶哈巫未被列為法定原住民族,族人子弟學母語,無法在升學考試加分,申請課程預算也不易,欠缺功利性的目標獎勵。 \n 噶哈巫族語課程開在暑假期間,每週五晚上6時至9時、週六白天9時至12時,除會話課程,也會邀請耆老吟唱古調,讓學員更深度的認識噶哈巫文化。

  • 入火安座 番太祖住進新家

    入火安座 番太祖住進新家

     埔里鎮蜈蚣社區平埔番祖廟,26日舉行入火安座典禮,番太祖是噶哈巫族守護神,受到族人祀奉,甚至還得到清朝的加冠,由於無固定宗廟,番太祖輾轉流離在各個爐主的家,族人經過多年努力,解決私有地問題,讓番太祖有了自己的新家。 \n 建廟奉神是閩南人的習俗,國內的原住民族崇拜山川大地萬物,很少以具體的偶像來祭拜,埔里鎮蜈蚣、大湳、牛眠、守城等聚落的噶哈巫族人漢化較深,自清朝開始祀奉「番太祖」,相傳過去族人常遭高山原住民族欺凌,番太祖常顯靈手持雙槍,在刺竹林間神出鬼沒,保護族人生命財產,而受到族人的敬奉。 \n 但番太祖長久以來沒有自己的廟,必須由部族領袖擲筊,由神明認可的爐主帶至家中供奉,前年族人著手成立公神廟籌備會,解決私有地問題,並向各界番祖後裔募款,地方文史工作者提供資料、圖騰,大家盡心盡力,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終於在去年7月動土,昨日入火安座。 \n 平埔番祖廟主任委員郭春長指出,平埔番祖廟是國內少見的供奉原住民神祈的寺廟,雖然寺廟不大,落成典禮對於四庄族人來說是大事,從神尊入座、揭牌、慶典,族人莫不以隆重肅穆的心情完成儀式,要特別感謝部族耆老們經驗指導,傳承番祖的故事與歷史,在原本毫無資金的窘境下,終於讓番祖有自己的家,庇佑村莊,讓世代綿延不斷。

  • 傳承技藝 噶哈巫帥哥學織布

    傳承技藝 噶哈巫帥哥學織布

     埔里鎮噶哈巫族的織布工藝幾近失傳,連耆老也感到有心無力,噶哈巫青年潘正浩等人帶著族人北上到博物館參觀,找尋噶哈巫傳統的服飾,回部落開設一系列織布課程,要將傳統織布精神文化找回來。 \n 噶哈巫族部落位於埔里鎮東側聚落,鄰近泰雅族、賽德克族傳統領域,談到原住民的織布技藝,一般印象認為這是高山原住民族的特色,其實噶哈巫族也有獨特的織布紋路與文化,但因漢化較深,技藝漸漸失傳,連織布上的花紋意涵淡忘了。 \n 潘正浩日前帶領著族人至台灣大學人類學研究所文物收藏館參觀,看見早期族人的服飾、頭帶、揹帶上,顯露著精湛的織布技術,而且「陰雕」的技法,明顯與其他原住民族不同,現場耆老不禁感嘆,「如果能穿上自己織的衣服該有多好」,讓潘正浩下定決心,要恢復族人過往的榮耀。 \n 回到部落後,在地青年們向原民會申請「平埔聚落活力計畫」,從最簡易的織帶機開始學起,慢慢的從平織,學到較複雜的雕花,一條傳統紋飾揹帶,就要花上3天的時間,潘正浩與好友朱恩成還在聚落活動中展演,與耆老歌聲唱和,重現古早家族織布和樂的場景。

  • 噶哈巫族 過番年盼正名

     埔里鎮噶哈巫在守城部落舉辦「過番年」的活動,族人依據傳統,舉辦祭儀、載歌載舞、走標、牽田,試圖讓世世代代,能傳承傳統文化,邁向正名的目標。 \n 噶哈巫並非政府認定的原住民族,但在埔里鎮牛眠、守城、大湳、蜈蚣四個聚落,聚居了俗稱「四庄番」的噶哈巫族。 \n 921地震毀壞四庄家園,村人感慨「番仔過年」有可能消失於記憶中,訂於每年農曆11月15日舉行「番仔過年」。不同於漢人過年,噶哈巫族除了做阿拉粿饗宴,還要舉辦走標(賽跑競技奪標旗)、牽田(族人在田間圍火唱A-yen母語古調)。 \n 噶哈巫耆老蕭愛蓮表示,族人自發編寫族語字典、開辦編織課程、記錄傳統歌謠,都是希望下一代傳承發揚噶哈巫文化。

  • 文化尋根 噶哈巫族學先人織布

     為了要找回幾近消失的平埔文化,埔里鎮噶哈巫族至台大人類學博物館、國立台灣博物館尋根,瀏覽噶哈巫族完整的編織服飾,族人完成採集紀錄之後,回去開設編織班課程,按照先人編織圖樣,試著復振噶哈巫族傳統榮光。 \n 噶哈巫族人在兩家博物館拍照並記錄,回到埔里鎮後,將拍到的圖騰做為織布範本,再請懂得編織的老師,根據圖騰解編,去追溯當年的編織方法,然後再將織布方法與資訊用於編織班教學當中,日前在牛眠社區活動中心開班,學員參與相當踴躍。 \n 學員潘香表示,她的眼睛已經不太好了,家中的燈光也不夠亮,但織著織著,看著圖騰漸漸成形,連覺都不想睡了,因為坐太久,腳竟然腫起來,但還是不想放棄,這個織布技藝重點不在於技術,而是要將噶哈巫的故事、文化透過織布的形式代代相傳。 \n 學員陳以箴表示,先人織布有其系統,比如旗幟、衣服、頭帶、揹帶的紋路不一樣,每個圖紋,像是文字,都有編織者的思考或道理貫串在裡面,或許不斷的編織過程中,按圖索驥,會慢慢與祖先溝通,找到文化的精髓。

  • 暨大水沙連會議 再現文化小鎮

     國立暨南國暨大學舉行第一屆水沙連學術研討會,針對大埔里地區公共議題,提出調查成果,作為發展宜居城鎮的參考。 \n 在「再現文化小鎮」的議題中,暨大公共行政與政策學系助理教授莊國銘發表噶哈巫(Kahabu)文化復振運動之分析,他指出,噶哈巫族自稱為「番」,這個字眼,在「原住民」名詞被官方認可時,被視為對原住民的歧視,噶哈巫族藉此抗議,強調族群在官方認定妾身未明。 \n 噶哈巫族的巫師在部落裡的地位崇高,過去漢人懼怕被施法,以「番婆鬼」稱之,如今噶哈巫族人反以番婆鬼作為文化重要的表徵,莊國銘認為,這是很有趣的現象,負面的名詞,經過對外抵抗、轉化,反而強化自我族群認同,噶哈巫族近幾年來學習母語、自發舉辦慶典,復振文化運動非常的活躍。

  • 地方掃描-埔里噶哈巫族婦女 造福社區

    南投:埔里鎮牛尾社區噶哈巫族婦女潘阿盆捐地蓋水塔,解決牛尾社區長期用水不足的問題,居民相當感謝她,近日她還認養社區入口意象公園,美化社區,獲得水保局頒發102年度窳陋空間優選社區獎。

  • 《噶哈巫的話》耆老出有聲書

    《噶哈巫的話》耆老出有聲書

     埔里鎮噶哈巫族耆老潘永歷出版《噶哈巫的話》一書,以羅馬拼音的方式,記載噶哈巫族的用語,另以有聲CD輔佐,示範噶哈巫族語發音,耆老指出,老人凋零、年輕一輩人口外流,再不透過各種形式傳承,擔心下一代不會說噶哈巫語了。 \n 南投縣噶哈巫文教協會理事長潘應玉表示,語言是全球各民族的靈魂,喪失族語,這民族等於消失在世界上,在小時候,父輩以上老人全以族語話家常,在外來政權的同化下,語言文化迅速流失,保留族語辭典是有必要的,希望後代子民透過《噶哈巫的話》的話回歸說母語,進而發揚噶哈巫族文化。協會另送一批新書予埔里鎮立圖書館,由鎮長周義雄代表接受。 \n 潘永歷表示,小時候父親寵愛他,在學習農耕之外,星期日常到教會學習羅馬字,並學讀日文的課本,奠定了讀寫的基礎,正好教育部、原民會補助出書,族人認為應該把握住這機會,在鄉親們的鼓勵下,一邊寫、一邊讀,《噶哈巫的話》一書出版,內容主要取自幼年的記憶,謝謝各界的支持。

  • 噶哈巫族走鏢 獲勝賞醃肉

    噶哈巫族走鏢 獲勝賞醃肉

     埔里鎮中峰國小10日舉行平埔族路跑走鏢活動,環繞社區路跑,低年級跑1100公尺、中年級2200公尺、高年級3100公尺,最有趣的是,獲勝的選手,獎品不是獎盃或獎牌,而是姑婆芋葉子包的鹹豬肉,校方表示,這是遵循平埔傳統禮物,藉由路跑,讓孩子們親近社區。 \n 中峰國小學區包含蜈蚣崙、九芎、大湳、虎山等社區,是噶哈巫族傳統的聚落,雖然平埔族已普遍漢化,但噶哈巫族仍保留過番年「走鏢」(賽跑)的習俗,優勝者獎品就是依循傳統的1塊用姑婆芋葉子包裹的醃肉,打開後香氣四溢。 \n 這些獎品是由經營餐廳的家長會長柯森華,帶領全校老師和愛心媽媽通力合作下,幾天前就開始醃製的鹹豬肉,作為優勝者獎品。昨日的競賽分成低中高年級3組,家長們為維護學童安全,更是全力動員,沿線看守戒護,並為孩子們加油。 \n 校方表示,藉由路跑,讓孩子親近社區,走鏢活動結束後,全校師親生並展開資源回收清淨家園活動,用實際行動表達學校對社區的關懷與服務學習精神,頗具意義。

  • 明天到埔里 可看見噶哈巫

    明天到埔里 可看見噶哈巫

     埔里鎮噶哈巫族9、10兩日即將舉辦「牛尾社區噶哈巫傳統文化豐年祭─看見噶哈巫」活動,邀請各界進到眉溪4庄,體會道地的平埔族群文化,也希望透過儀式,保存並發揚母語,讓部落文化精髓代代相傳。 \n 埔里鎮可說是族群的大熔爐,泰雅、賽德克、布農、平埔族、漢民族先後在此地生活,其中平埔族群漢化相當徹底,能夠流暢以母語交談的族人所剩無幾,位於埔里鎮牛眠山、守城份、大湳、蜈蚣崙眉溪4庄噶哈巫族群這幾年來積極進行文化復振與正名運動,保留文化豐年祭。 \n 牛尾農村發展協會理事長潘宗昌表示,每年農曆11月15日噶哈巫族會過「番仔年」,進行「阿煙」及牽田的祭儀,在著火(木材火堆)燃燒時,族人們會圍著火堆圍成圓圈,手牽手歌唱其母語歌曲「阿煙」,述說祖先開疆闢土之苦,歌頌大地孕育族群之恩澤,這儀式叫「牽田」,有促進族人感情融合、消弭平日個人爭端的作用。 \n 昨日預告活動除了牽田,也施放電土竹炮,預告噶哈巫傳統祭儀即將展開,潘宗昌並表示,除了祭儀,未來將在忠孝及中峰國小廣開語言課程,傳承噶哈巫的語言文化,而9、10兩天的活動另準備阿拉粿美食,並舉行傳統走鏢勇士競賽,噶哈巫獵人也會傳授製作陷阱的技巧,現場並展現傳統的織布工藝,活動詳情可上網查詢 http://www.pulilife.com/events/activity/3195-2013kahabu.html。

  • 大湳部落重畫 噶哈巫族謝土

     噶哈巫族大湳部落農村社區重畫,十一日工程圓滿謝土,儀式當中,湳興宮文、武轎祭拜隊伍為首,噶哈巫族耆老們穿著傳統服飾隨同繞境,並吟唱古調祝福大湳部落,充滿著節慶歡樂的氣氛。 \n 大湳部落屬於埔里鎮「眉溪四庄番」之一,為慶祝謝土,鄰近的守城、牛眠、蜈蚣等噶哈巫族傳統聚落居民,也共同來慶祝,耆老們穿著傳統服飾,繞著重畫區行進,雖然豔陽高照,氣溫甚高,耆老還是堅持親自環繞聚落,途中還發生族人起乩小插曲。 \n 大湳部落由於過去道路狹窄,加上九二一地震後,很多磚房、土埆厝農舍倒塌,許多塊農地歷經數代,持有人數眾多,若各別改建要徵求所有人同意,難度相當高,因此透過社區重畫,增加建地,拓寬道路,賦予社區嶄新的風貌。 \n 由於部落位於眉溪旁,社區重畫土地設計滯洪池與生態池,並增加兒童遊樂場、小公園等公共設施,噶哈巫青年潘正浩表示,部落新風貌帶給族人新生活,但還是有點擔心外來新移民加速部落文化的流失。耆老們吟唱古調予以祝福,並組成隊伍,踏遍整個部落,再次見證部落的變化與更迭。

  • 牛眠舞獅上陣 與噶哈巫交流

     南投縣生活美學協會舉辦「村村有藝文─生活美感體驗」活動,來到埔里鎮守城公廳,了解噶哈巫族的特色;庄內獅陣指導老師潘陣雲,特帶領學生表演舞獅拳術,讓各界了解平埔特色的武術文化。 \n 噶哈巫族雖然未名列台灣十四支原住民族之一,但族人仍散居在守城、大湳、牛眠、內埔等聚落,保有自身的語言及走鏢、年祭、巫術等習俗;生活美學協會邀請族內耆老,讓學員認識噶哈巫族人沿革及社區文化成果,也特別介紹噶哈巫族的雕刻工藝與器具文化。 \n 牛眠社區獅陣團長潘陣雲,帶領國、高中學徒團員表演精彩的獅陣;豔陽高照下,團員揮汗演出拳術,並展現高超的舞獅技巧。 \n 噶哈巫年輕一輩的族人潘正浩說,噶哈巫族的語言、藝術、傳統工藝上都很有特色與成就,盼有更多人認識噶哈巫族獨特的文化,進一步發揚噶哈巫文化。

  • 噶哈巫豐年祭 走標、牽田、驅邪服務

    噶哈巫豐年祭 走標、牽田、驅邪服務

     埔里鎮守城社區今年擴大舉辦噶哈巫豐年祭,除了延續走標、牽田等傳統儀式外,還有噶哈巫傳統工藝DIY、收驚驅邪服務、傳統草藥飲料暢飲,社區預估十七、十八日的豐年祭會場,約有四十個特色攤位陳設,將會相當熱鬧。 \n 噶哈巫雖然非法定十四個原住民族之一,但確實存在於埔里牛眠山、守城份、大湳、蜈蚣崙區域,部落耆老對於傳統文化與語言仍然相當保護,約有廿多名耆老能流利聽說噶哈巫語,近年來年輕人運用數位記錄技術,努力保存並發揚文化,而豐年祭正是噶哈巫文化的動態展示。 \n 守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潘宗昌表示,豐年祭當天,庄內將進行敲鑼繞庄、施放竹筒炮、豐年歌舞、走標比賽、牽田儀式,從這些儀式中,可見到噶哈巫族與其他原住民族的差異,而長期被歸類為巴宰族支系的噶哈巫(Kaxabu),其實語言、傳說、文化都與巴宰族有差異,族人保有強烈的族群認同。 \n 部落青年潘正浩表示,噶哈巫語被聯合國評定為瀕危語言,老人日漸凋零,搶救語言刻不容緩,希望透過豐年祭典號召青年人返鄉,體驗自身文化可貴之處,而除了儀式,祭典會場周邊的攤位也很有看頭,包括噶哈巫傳統弓箭、獸牙鑰匙圈、純麻獵首袋、頭巾、番婆鬼造型娃娃製作,現場還準備了噶哈巫四庄傳統巫術收驚驅邪服務與傳統草藥飲料暢飲。 \n 噶哈巫豐年祭從十七日早上十時啟動,舉辦地點在守城公廳(埔里鎮守城路9-5號),部落耆老已準備好迎賓的情緒,歡迎各界來認識噶哈巫文化。

  • 非平埔暨大生 傳承噶哈巫文化

    非平埔暨大生 傳承噶哈巫文化

     不是族人,卻比噶哈巫族更愛族人,暨南大學中文系學生林鴻瑞、李易昇,自編自導舞台劇《噶哈巫少年》,還架設噶哈巫語全球資訊網,熱血的兩人,珍視少數族群文化,對噶哈巫語的傳承,做出實際的貢獻。 \n 林鴻瑞表示,因對語言學很有興趣,偶然的機會下,至埔里鎮四庄(守城份、牛眠山、、大湳、蜈蚣崙)踏查,得知有一群人還會說噶哈巫族語,有別於絕大部分已經消失的平埔族語,但只剩下少數耆老還能述說,這個語言很可能隨著耆老凋零而消失,因此找同學李易昇協助,申請台灣證券交易所圓夢計畫,希望能保存與推廣噶哈巫語。 \n 從不會說噶哈巫語,到能編寫族語劇本,上台演出舞台劇,兩人先閱讀百萬字的田野調查文獻,並向部落耆老潘永歷、噶哈巫文教協會理事長潘應玉等人請教,還申請網路空間,架設噶哈巫語全球資訊網,對於只剩幾百人的噶哈巫族,這是目前蒐羅文獻、影音、研究資料最完整的網站。 \n 部落耆老潘香在《噶哈巫少年》新書及劇本發表座談會中語帶哽咽、眼眶泛紅「我實在不知道怎麼感激這群學生,因為從來沒有人把我們發揚光大,我實在捨不得他們畢業。」林鴻瑞與李易昇說,聽到族人這麼說,覺得籌備過程的辛苦值得了,「這會是我們大學四年裡,最值得回憶的篇章」。 \n 雖然身上沒流族人的血,但林鴻瑞與李易昇及其他參與《噶哈巫少年》創作與演出的同學,埋下了文化復振的火種,青年族人范純彬表示,過去對自身族群認識不多,但這群大學生所做的事,讓他以身為噶哈巫族為榮,「連他們都這麼積極,我們更要努力傳承」。 \n 小檔案 \n 噶哈巫族為台灣平埔族,主要分布於南投縣埔里鎮四庄(牛眠山、守城份、大湳、蜈蚣崙),因為聚落分布在漢人與原住民的交界,漢化程度頗深,多數族人以閩南語溝通,但仍保存牽田、走鏢的習俗,噶哈巫語是目前尚在流傳的少數平埔族語之一,作家巫永福的小說《薩摩仔》即是描寫噶哈巫族番婆鬼的故事。 \n (廖肇祥整理)

  • 神秘噶哈巫 重現舊俗過番年

     埔里有「四庄番」,屬平埔「噶哈巫」族人。他們有很厲害的法術,鄰近各族都戒懼,尊稱其「番婆鬼」或「煞魔仔」。噶哈巫因漢化深,許多文化已佚失,近年致力於復育,昨天是他們的年節,走鏢、牽田等重要文化習俗,在埔里鯉魚潭重現。 \n 為了帶動人氣,並獲得社會重視,昨天的「噶哈巫過番年」活動,與南投縣部落大學成果發表會合辦,包括布農族的雙龍、潭南、武界,以及泰雅族的馬烈巴、賽德克的清流等數十個部落熱情參與,各族代表還在一塊大帆布上描下自己的腳印,象徵原民大團結。 \n 噶哈巫人對「番」字並不視為歧視,解釋成「鄉土」、「在地」反而更貼切。他們過番年的儀式,先在年節前夕發動全庄婦人合製年糕、青苔水餃,全村男人則到溪邊捉魚,裝簍曬乾。晚間共食並紀念祖先。 \n 過年日大清早「四庄喊社」,敲銅鑼分享大魚,辦「走鏢(賽跑)」等競賽,拉傳統樂器、劈甘蔗、教母語歌謠,並講解番婆鬼故事和禁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