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嚴家淦的搜尋結果,共43

  • 嚴家淦故居成古蹟!未來可望開放參觀

    嚴家淦故居成古蹟!未來可望開放參觀

    文化保存更進一步!喜愛古蹟的文青有福了,國定古蹟再新增3處。文化部今(22日)公告台北市陳悅記祖宅、自由之家、大同之家等3處為國定古蹟,此3處都是歷史悠久,具有一定文化、保存價值,三處古蹟均經文化部文化資產審議會審議通過,其中「大同之家」是前總統嚴家淦故居所改建,過去在爭取美援時期作為接待美軍援華顧問團之用,從今日起古蹟增加3處,累計全台國定古蹟已達98處。 \n \n文化部表示,陳悅記為來自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之陳家的公號,由開台祖陳埰海(字文瀾)之長子陳遜言所創設,於1807(嘉慶12)年興建大厝,即公媽廳於台北大龍峒的港仔墘,後陳家又陸續增建公媽廳後進、公館廳、餘慶堂等,形成規模龐大的宅邸,族系子孫世居於此,是為陳悅記祖宅。陳遜言長子陳維藻、四子陳維英先後於1825 (道光5)年、1859(咸豐9)年中式舉人,故宅邸前埕立有兩對彰顯其功名的旗竿,其中以現存的一對石造旗竿最具特色。而陳維英因長期投身文教作育英才,時人尊稱其「老師」,故陳悅記祖宅又有「老師府」之名流傳於世,該祖宅是大龍峒清代文風鼎盛的象徵。 \n \n陳悅記祖宅在建築方面反應原籍地同安民宅式樣,整體建築包括公媽廳、公館廳雙軸配置,並發展成各四進,帶有左、中、右三道護龍之規模,保存格局完整。所選用的石材種類豐富包括花崗岩、安山岩、玄武岩、砂岩等。在主要空間的踏階櫃台腳造型、柱珠、石窗及石旗竿等等均可見石雕作品。大木構架部分基本上採取硬山擱檁的作法,僅公媽廳第一進、第二進兩座軒亭採用抬樑式,其中以第一進作品最為精美。1985年8月19日,陳家邸宅由內政部公告為台北市之三級古蹟(修法後為直轄市定古蹟)。 \n \n另自由之家原為台灣銀行董事長(頭取)宅邸,興建於1902年,1911年轉為「台銀俱樂部」供員工休憩之用。1945年戰後交由國防部聯合勤務總司令部作為外事招待所,接待外賓及國際友人之用;外交部使節回國亦多寄居於此,曾一度被稱為「大使之家」。在50年代台北缺乏大型聚會及旅社,因此自由之家成為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救總)、世界反共聯盟(世盟)固定舉辦世界反共活動的主要場所。早期也是胡適、殷海光、雷震等知識份子發行的思想開放政論雜誌《自由中國》重要集會演說地點。 \n \n 大同之家創建於民國42(1953)年,由當時美援運用委員會主任委員嚴家淦先生為爭取美援而規劃,交台灣銀行與聯勤總部外事處合建,作為接待美軍援華顧問團之用;1975年轉為嚴家淦總統接待貴賓與辦公的官邸附屬建築空間。見證中美合作發展台灣經濟建設之歷史,具重要歷史意義。 \n \n \n \n \n \n

  • 北市都委會審議通過 嚴家淦紀念園區變更保存區

    位於台北市中正區愛國西路及重慶南路西南側街廓的嚴家淦紀念園區,文化部將區內國定古蹟嚴家淦故居及市定古蹟自由之家、大同之家整體規畫為紀念園區,未來完成古蹟修復後,將再利用作為兼具文物典藏、展示教育的藝文空間,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申請變更住宅區為保存區,昨經台北市都委會審議通過。 \n \n都委會多數委員認為,應整體思考園區規畫,例如故居西側若辦理都更,由於容積反映高度,應評估多少容積才合適。有委員也說,台北南區的博物館系統欠缺整理,應從宏觀的角度規畫園區。 \n \n特別的是,園區內角落的「南門網球場」是台北少見的紅土網球場,台銀以書面意見表示網球場不影響民眾參觀動線,應維持現狀;地政局代表及部分委員也都認為保留與否能有彈性,不必先寫死,供文化部整體考量規畫。 \n \n此外,國安局提出書面意見,要求勿設置大型車指示標誌,且不劃設大客車臨停區,且紀念園區對外開放參觀前,應由相關單位現地會勘。

  • 嚴家淦故居 將規畫紀念園區

     位於北市重慶南路的前總統嚴家淦故居等古蹟閒置多年,目前正由文化部執行修復工程,近日都發局將當地的都市計畫公開展覽,未來要從住宅區變更為保存區,以配合中央「嚴家淦紀念園區」規畫,維護古蹟與周邊地區的景觀風貌。 \n 嚴家淦故居、大同之家、自由之家分別建於日據時期和光復後,過去分別是嚴家淦寓所、台灣銀行董事長、副董事長宅邸,以及美軍顧問團接待所。這批建物和目前的總統官邸只隔一條重慶南路,附近還有前行政院長孫運璿故居。 \n 嚴家淦故居主體建物是日據時代的洋式住宅,屋頂有突出的尖塔,庭園裡還有日式石燈;因1920年曾增建日式木造房屋,讓官邸呈現和洋混合的風格,也是國定古蹟。旁邊還有座網球場,代表該處在日據時期屬於高級住宅,才有這樣的附屬設施。 \n 大同之家和自由之家則屬市定古蹟,前者更是嚴家淦過去接見國內外賓客、辦公的重要場所。不過,目前這三處都由文化資產局辦理「嚴家淦紀念園區」古蹟修復工程,加上原本的外牆阻隔,一般人很難看清楚現況。 \n 由於故居西側已有民間都更案在進行,加上部分建物位於道路用地,文化部便向北市府申請變更當地為保存區,確保整體景觀與空間品質。都發局表示,變更後的建蔽、容積率不會改變,區域內的新建、增建等工程,都要遵守古蹟維護相關規定;鄰近的一般開發案未來可能也須送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確保建築設計、量體等不會與古蹟衝突。

  • 「馬教授」詳述九二共識來龍去脈 透露馬習會幕後趣事

    「馬教授」詳述九二共識來龍去脈 透露馬習會幕後趣事

    前總統馬英九日前接受邀請,擔任東吳大學「嚴家淦法學講座教授」,並於今(26)日下午發表第1場演講,主題講述「台灣的國際法定位」。馬前總統首先講述台灣從荷蘭時期至今的大事紀概要,讓與會學生從歷史了解台灣國際法定位的脈絡。 \n馬英九此次講座準備充足,列出數十張字卡,並且有如歷史老師般,詳述台灣歷史脈絡,點出清朝時期、日本人治台時期到戰後至今的外交情勢變化。馬英九在講座中,還特別提到「九二共識」的來龍去脈。 \n馬英九表示,民國81年10月底,台灣海基會與大陸海協會於香港就「一個中國」原則進行協商,然因雙方無共識而結束。隔月,海基會去函海協會,提出「海峽兩岸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所賦予涵意、認知有所不同,雙方可以口頭聲明的方式各自表達。」海基會隔日回函,「充分尊重並接受」,這就是「九二共識」。此後台灣媒體便將此一共識描述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簡稱「一中各表」。馬英九表示,「九二共識」對台灣有利,因可照我們的方式解釋,有了彈性。 \n此外,馬提到2015年馬習會後民調上升,是因其任內8年間,為兩岸關係66年以來最好的時期,主因就是開誠布公,雙方有話直說,不必偷偷摸摸、勾心鬥角,建立了基礎與互信。且在籌備會議前,兩岸雙方不約而同,選在同一天通知美方,讓美方相當驚訝。馬更提到,在馬習閉門會議中,他直接在大陸國家主席面前提及中華民國憲法,當時對方並沒有說什麼。 \n \n關於「外蒙古、釣魚臺列嶼與南海諸島,算不算是我國的『固有疆域』?」他解釋,日本認為釣魚臺列嶼是無人島,且因無主地先佔先得原則,主張其非為當時《馬關條約》中割讓的領土。「我認為這是竊佔。」馬解釋,釣魚臺列嶼雖是無人島但絕非無主地,早在清朝後即確定為中國領土,釣魚臺列嶼與南海諸島屬於我固有疆域,由宜蘭縣管轄。 \n \n馬英九在課程後半段,提出相關問題開放學生回答,其中不乏來自大陸、香港的學生,踴躍回答問題並發表個人意見,現場互動相當熱鬧。

  • 馬英九接受東吳大學聘書 下學期安排3至4堂專題講座

    馬英九接受東吳大學聘書 下學期安排3至4堂專題講座

    東吳大學今天發佈新聞指出,前總統馬英九已接受擔任「嚴家淦法學講座教授」聘書,9月起的學期,將安排3到4堂專題課程。 \n \n 東吳大學表示,潘維大校長於昨(18)日率領趙維良副校長、王淑芳主任秘書及法學院洪家殷院長、王煦棋副院長等人,親送嚴家淦法學講座教授聘書予馬前總統。會中,針對105學年度講座之授課方式交換意見,將以專題演講的方式進行,自9月份起,一學期安排3至4堂專題,無學分,課程主題多元,除國際公法外,亦將包括國際關係、兩岸互動及台灣近代歷史等。 \n 課程主要對象以該校學生為主,教職員為輔,系列演講將採全校線上報名預約方式受理。

  • 參觀嚴家淦紀念展 小英模擬當麻豆

    參觀嚴家淦紀念展 小英模擬當麻豆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9日參觀前總統嚴家淦110歲冥誕紀念展,過程中,聆聽嚴前總統四公子嚴雋泰導覽父親生前對攝影的愛好,以及服務公職生涯的點滴,蔡英文在離去前,還在嚴家淦的照片前模擬被攝的模特兒留念。

  • 靜波人生 嚴家淦紀念展

    靜波人生 嚴家淦紀念展

     儘管面臨古董市場不景氣的一年,紐約佳士得在今年5月及11月的春、秋拍賣會中,仍以畢卡索1955年油畫《阿爾及爾的女人》及莫迪亞里尼1917年油畫《側臥的裸女》,分別飆出1.79億美元及1.7億美元的成交價,接連創下近期全球拍賣價的新高,其中又以《側臥的裸女》買家、中國富豪劉益謙最受矚目,在在反應好的藝術品只會不斷被追捧,投資和藝術價值必成正比。 \n 11月6日開始,國立歷史博物館有場別具意義的紀念展:「靜波人生─故總統嚴家淦一百一十歲冥誕紀念展」。這場由嚴前總統四子顏雋泰提供珍貴展品,國立歷史博物館主辦,國史館、宇珍國際藝術等協助的紀念展,除了緬懷先人風範,表達無限追思外,對台灣藝術文化、人文發展而言極具深意及傳承的價值。 \n 展品兼具藝術與歷史價值 \n 嚴家淦先生(1905-1993),字靜波。在中華民國歷任總統中極具文人色彩,向來以博學多聞著稱,故有「於學無所不窺,無所不精」的美譽。1948年嚴家淦從上海來台灣時,諸多生活用品都置放在黃花梨木、紫檀木或以漆器製作的箱子,而生活嚴謹、規律的他會將自己的雅趣收藏及隨身物品置放於盒內,所以至今遺物仍保留完善。 \n 從藝術價值角度來看,此展有多樣雕工令人嘆為觀止的珍貴藏品,以《紫檀浮雕海水雲龍紋寶長方匣》為例,觀其雕功可發現工匠在雕刻時順著木之紋理仔細琢磨,意圖完美發揮紫檀木特有之紋路與色澤之美,盒邊雙龍乘著海水在雲中飛舞的模樣傳神而躍然,無處不充滿著美與力量的感覺,兼具歷史和工藝上的價值。 \n 大陸近年來紫檀木的價格飛漲,其材質堅硬細密,通常用來雕刻藝術品及製造傢俱,用紫檀製作的器物經過打蠟不需要漆油,表面就能呈現出綢緞般的感覺,因此有人說:「用紫檀木製作的任何器物都會為人們所喜愛。」而紫檀木非千年不能成材,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台灣最近流行小葉紫檀的串珠風潮,加上《本草綱目》記載紫檀有止血、止痛、調節氣血的功能,也掀起一股穿戴風。 \n 此外,嚴家淦先生珍藏的黃花梨木傢俱以實用為主,像《黃花梨公文箱》古樸中帶有雅趣,側邊的表面圖紋形似山水亦似竹林相間,方正之間,人文風韻自顯。黃花梨木不僅在台灣頗受歡迎,在國際拍場的價格也迭創新高,今年三月紐約佳士得舉行的「錦瑟華年─安思遠私人珍藏」拍賣會中,一組四張的明十七世紀《黃花梨圈椅》,就以968.5萬美元的高價落槌。 \n 黃花梨木深受藏家喜愛的原因在於黃花梨木的木材特性非常穩定,不會輕易斷裂或變形,特別在韌性的表現上為木材之最,能廣泛的製作各式各樣的藝術品或家具。黃花梨木被形容是害羞的木材,本身會散發出淡淡、自然「降香」的味道,但是香味會隨時間慢慢的淡化,直到新切面出現之後才會再產生香味。此外,黃花梨木表面有時會呈現出各種有趣及豐富的表面圖案,故古人比喻紫檀木為成熟穩重的丈夫,而黃花梨木就是含蓄又帶點稚氣的妻子,相映成趣。 \n 觀展可回顧他的美好時代 \n 除了紫檀木和黃花梨木,嚴家淦也喜歡玉石,除了收集古玉、石頭、硯台等文玩,也喜歡集郵,並擅長書法,筆觸獨特,字體柔中帶剛,風格自成一派,與他同輩的青年都視嚴家淦為偶像。再加上因為對文物的雅好,嚴家淦和前中正國教基金會董事長秦孝儀、玉器研究的權威那志良先生,常常交換心得意見,情誼深厚。本次展覽也可以欣賞到不少鼻煙壺、印石、佛像、玉器,多為嚴家淦隨身收藏的雅趣之物,這些在藝術市場上被歸類為名家收藏,價值頗高。 \n 本次展覽另一個特色在於嚴家淦的攝影作品及收藏。愛國愛家的他不僅收藏各式相機,也會暗房技術、沖洗照片。在家庭聚會、出外踏青時,往往扮演攝影師的角色。馬英九總統參與開幕時指出:「嚴家淦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就開始拍照、收集相機,並且看嚴家淦拍照水準、取景的角度等等,儼然就是個當代的文藝青年。」此次也展出了嚴家淦生前所攝影的數張照片,雖為黑白照片,但仔細欣賞的絲毫不亞於彩色照片,尤其在營造傳統的民間生活上,黑白照片更能體現出其中之美。嚴家淦在展場展出的幾張照片中,多為他以前生活周遭所發生的事,讓觀展者感受當時政經環境與民生情境,濃濃的人情味中不失其張力與美感。 \n 宇珍國際藝術總經理張玉霞表示,「靜波人生─故總統嚴家淦一百一十歲冥誕紀念展」展到12/13日,展區內有嚴家淦數量龐大的攝影作品、文物、及書籍等史料,相信民眾透過這次展覽,可以好好回顧嚴家淦先生和屬於他的美好時代。

  • 馬習會前夕 馬總統備受矚目

    馬習會前夕 馬總統備受矚目

    馬英九總統6日出席「靜波人生-故總統嚴家淦一百一十歲冥誕紀念展」,馬習會前夕,馬總統並未接受媒體訪問,對於能否為兩岸關係開創新局,更是備受矚目。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想要找到全球經濟的隱藏中心,開車走一趟台灣的中山高速公路,由此可以到達那些將美國廣大市場與數位化研發中心,和中國大陸巨大製造中心,加以連結的(台灣)公司。 \n 八、自所得差距懸殊,改善為所得差距最小的國家之一: \n 在國際間一般比較所得差距的大小,多採用5分位法中最高與最低所得者間的差距來比較。所謂「5分位法」是將所有家庭按每戶所得大小排列起來,從所得最小的開始,第一組20%家庭是最低所得者,以次類推,第二組20%家庭是較低所得者,第三組是中間所得者,第四組是較高所得者,第五組20%家庭是最高所得者。以最高所得組平均每戶所得與最低所得組比較,其倍數即代表高低所得者間的差距。 \n 世界對外投資大國 \n 該等家庭所得資料是靠調查而來,政府第一次舉辦的是民國53年家庭收支調查,結果所得差距是5.33倍,到59年降到4.17倍,是歷年來高低所得差距最小的一年,也成為全世界所得差距最小的國家之一。 \n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顧志耐教授,據他多年研究開發中國家經濟發展的經驗指出,開發中國家從事經濟發展後,是有錢人更有錢,窮人更窮。因為以錢賺錢容易,賺更多錢,窮人以勞力賺錢較難,所得差距擴大了、惡化了。台灣所得差距不但沒有惡化,反而大幅改進,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他在國際間很多場合,對台灣經濟展的成就,大加讚譽。 \n 九、由投資財源不足,變成世界投資大國之一: \n 台灣光復初期投資財源極端缺乏,及至民國40到54年接受美援期間,美援支持我投資財源近4成。後經歷經濟的快速成長,不僅所得提高,儲蓄亦大幅增加,至民國60年代國內投資財源,幾全為國民儲蓄所支應,達到自立成長目標。迨至民國70年代下半期,在新台幣大幅升值的有利對外投資的條件下,台灣開始對外投資,尤其對中國大陸的投資極為踴躍。 \n 根據中央銀行統計,在民國80年底外匯存底824億美元,全球排名第一。另據國際投資部位統計,民國101年底,我國外投資淨額高達8014億美元,全球排名第五,儼然是世界對外投資大國。 \n 十、自勞力密集產業進展為世界高科技產業重鎮: \n 自民國60年代初開始,政府積極規畫推動高科技產業發展,如成立工業技術研究院,積極推動積體電路(IC)工業發展、召開全國科學技術會議,研討「科學技術發展方案」,公布「加強培育及延攬高級科技人才方案」;創設「新竹科學園區」及「資訊工業策進會」,並將工業技術研究院研究成果轉移民間,成立「聯華電子公司」及「台灣積體電路公司」,後者已為當今全球晶圓代工的龍頭。至民國70年代中期,有關高科技產業發展的方向、政策和有關獎勵措施、以及周邊設施,法令規章等都制定好了,而且隨著培育及延攬大量高科技產業人才,讓近30年來的台灣享受其成果。 \n 至民國100年前後,資訊電子工業生產值,幾占製造業生產淨值的一半,100年資訊電子產品出口已超過1300億美元,占總出口的44.5%。近十多年來,高科技的資訊電子工業,除已成為台灣工業與出口的主導力量外,台商在大陸投資發展,也為大陸高科技產業撐起一片天。 \n 以資訊硬體生產為例,兩岸十多年來,分別被國際間稱為:台灣是資訊硬體重鎮,大陸是資訊硬體生產王國,在國際間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n 如民國97年台灣海內外資訊硬體生產突破千億美元,達1103億美元,其中很多產品全球市場排名第一、第二位,故被國際間稱為資訊硬體重鎮,但其中台商在大陸生產1013億美元,高占92%。而大陸同年,資訊硬體生產超過1200億美元,超過美國,高居全球首位,故被稱為生產王國,其中台商生產也高占80%以上。 \n 兩岸優勢互補兩利 \n 顯現兩岸資訊硬體產業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已到密不可分的境地;亦顯示兩岸優勢互補,合則兩利,分則兩敗的局面。 \n 2005年5月16日亞洲版《商業周刊》,封面主題是〈為何台灣關係重大〉(Why Taiwan Matters),副標題是〈全球經濟無它沒法運作,這就是台灣與中國維持和平所以如此重要的原因。〉這篇報導開始就指出,想要找到全球經濟的隱藏中心,開車走一趟台灣的中山高速公路,由此可以到達那些將美國廣大市場與數位化研發中心,和中國大陸巨大製造中心,加以連結的(台灣)公司。這也是台灣921大地震時,新竹科學區工廠因斷電而停工,頓時引起全球高科技產業產銷鏈斷鏈。顯現台灣高科技產業在全球產業所居重要地位。 \n 以上所舉,台灣過去經濟所創造的十大成就,被國際間譽為經濟奇蹟。可是,今天台灣已陷入悶經濟,經濟成長低迷,投資大幅萎縮,薪資倒退,企業家卻步,更讓人懷念過去創造經濟奇蹟的功臣們,如嚴家淦先生等財經界前輩們的政績。如何汲取財經前輩們當時治國之道,化危機為轉機,則考驗當今國家領導人及其執政團隊的智慧了。 \n (全文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因此,台灣從每人GNP自1000美元提升到10000美元,是主要國家中提升最快速的國家。 \n 民國54年6月15日美援停止後,大家都擔心投資財源不足,投資率會大幅下降影響經濟成長。實際上,早在美援停止前的民國49年,政府即採取未雨綢繆對策。採取全盤性經濟改革,如節約消費、鼓勵儲蓄等,故在美援停止後,由於儲蓄率大幅提升,不僅投資率未下降,反更加提高,加速經濟成長,達成自力成長目標。 \n 加速提升個人所得 \n 四、突破國內市場狹小限制,出口大幅增加,由入超轉變為出超,且成為出口大國: \n 台灣自然資源極為貧乏,光復初期工業也極落後,所需能源及重要農工原料,幾全賴進口供應,而出口以糖、米為主,且受耕地面積及氣候影響,加以人口快速增加,國內消費增多,能出口的不增反減,年年出現鉅額貿易入超。幸在民國40年至54年間有美援支應,解決了外匯短缺問題。 \n 政府在民國40年代中期,編擬第二期4年經濟計畫時,即採取「出口導向」政策,並推動外貿改革及鼓勵出口措施,至民國50年代正逢國際經濟繁榮及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政策,台灣正好把握此有利時機,出口迅速擴張,自民國50年的出口1.95億美元,至70年出口226.11億美元,20年間,增加115倍,增加之快速世無前例;不僅由入超轉變為出超,且至74年台灣更成為第11位出口大國,列為亞洲四小龍之首,當年大陸出口排第16位,落後台灣5名。 \n 五、突破人口快速增加的瓶頸,加速每人所得的增加: \n 台灣在經濟發展早期,由於人口大幅增加,民國40年代平均每年人口增加率高達3.5%,當時每年經濟成長率為7.1%,與日本及西德同為經濟快速成長國家,但我們經濟成長率的一半為大幅增加的人口所抵銷,平均每人所得增加率,祗有經濟成長率的一半,不僅遠遠落在日本與西德之後,也較許多經濟成長率低於我們的國家,由於他們人口增加緩慢,只1%上下,因此每人所得增加率反高於我們,我們成為每人所得增加率緩慢的國家。 \n 由於每人所得增加率緩慢,不僅無法縮短與高所得國家的所得差距,也難於改善人民生活水準,更阻礙儲蓄率的提升,不利於投資的增加與經濟的快速成長。因此,政府在民國50年代中推動家庭計畫,採取「節育政策」,相當成功,至民國60年代,人口增加率降到1.9%,致使每人所得增加率大幅升高,儲蓄率與投資率隨之大幅上升,更加速了經濟成長。在民國60~69年間,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高達9.8%,平均每人GDP增加率亦高達7.7%,均列世界前茅。 \n 當年世界銀行總經理麥克拉瑪(Robert S. McNamara)對該行經濟開發研究所(EDI)學員演講時指出,開發中國家人口快速增加,是一大傷害,降低人口增加率是加速經濟成長與提高人民生活水準的重要手段之一。他特別強調台灣實施的家庭計畫,在短短10年之間將人口增加率自3.5%降到2%以下,這是了不起的成就。他去亞洲考察,第一站就選擇台灣,實地親自了解台灣如何做到,可提供給其他人口高成長國家參考。當時筆者正在EDI研習半年,聽麥氏演講與有榮焉之感,因台灣早期人口增加率大幅下降,筆者也盡了一些心力。 \n 六、自貧窮的低所得者,邁向中高所得國家之林: \n 台灣在戰後重建完成的民國41年,每人所得(GNP)按當時官價匯率計算,雖超過200美元,顯然有高估之嫌;若按市場匯率計算,則不及100美元,在國際是屬低所得者,不過到民國77年已提高到6318美元。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當時將每人GNP超過6000美元者,屬中高所得者,故台灣自民國77年開始,已進入中高所得國家之林。 \n 提供機會充分就業 \n 根據過去統計,台灣每人GNP自100美元,提高到1000美元,所得增加10倍,經歷了19年。但自每人GNP1000美元提高至10000美元,同樣增加10倍,僅經歷16年,較前階段縮減了3年;若與國際比較,歐美多需20年以上,英美更超過30年,日本與亞洲其他三小龍也花18年。因此,台灣從每人GNP自1000美元提升到10000美元,是主要國家中提升最快速的國家。 \n 七、克服失業問題,實現充分就業: \n 台灣光復初期,經濟相當落後,失業問題極為嚴重,除城市有大量失業人口外,在農村更隱藏著大量失業人口。因此,當時政府施政主軸,開始是以穩定物價與積極進行重建工作為首要,待重建工作完成後的民國42年起,推動有計畫的經濟建設開始,即將創造就業機會列為第一要務。不論農業推動復作制度或精耕,工業方面則推動勞力密集產業發展,創造大量就業機會。不僅吸納每年增加的新勞動,也增用既有的失業人力,至民國57年失業率即降至2%以下,60年代平均失業率僅1.5%,是全世界失業率最低的國家,達到充分就業階段。(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這樣長的12年間,同時達成經濟快速成長與物價穩定的雙重目標,在世界經濟發展史上,這是首例。故被顧志耐教授稱為「經濟奇蹟」。 \n 我們今後必須引導一部分投資生產出口產品,條例中對出口的減稅、免稅,就是對這種投資的獎勵。嚴部長的解說不僅精闢周延,而且將《獎勵投資條例》的目的與精義說得清清楚楚。筆者相信當時草擬《獎勵投資條例》的美援會專家們,若由他們答覆,絕不可能有如嚴部長解說的精彩。 \n 遵行號召靈活運用 \n 不過,還是有許多立法委員對條例有不同或反對意見,嚴部長不和他們正面交鋒,而是會後說明溝通,取得共識。由於嚴部長的積極參與說明,溝通化解問題,使《獎勵投資條例》能在兩個月內的民國49年8月底立法院通過頒布實施。 \n 雖然《獎勵投資條例》主管機關不是財政部,整個加速經濟發展方案、十九點財經改革措施與《獎勵投資條例》都不是他主導策畫,但他能以財政部長的立場,支持減免稅在先,後又誠懇地解釋、協調與溝通,終使該條例能即早通過實施,嚴家淦應是最大功臣。 \n 對《獎勵投資條例》能否有效執行,嚴家淦部長有一段極其深遠的看法:從法不足以自行,一個完善的法律,要使其能充分的發揮效力,主要還在執行的情形如何。 \n 為了使這個用意至善的條例能完成其使命,我不僅希望各有關機關執行人員能夠忠實的執行,尤其希望這些人員能夠了解它的立法精神,隨情形的不同作靈活的運用,不要像現行許多法律的執行的情形一樣,執著條文、拘泥成見,甚或曲解條文,以致有違立法的原意。 \n 在嚴部長循循善誘之下,當年有關執行人員都能遵行嚴部長的號召,隨情形的不同靈活運用,使投資大幅增加,而今許多執法人員如能善體嚴家淦先生的期待,在執法之前多研究立法的精神,而且能貫徹執行,就不會再有所謂恐龍法官、理盲法官了,則是人民之福。 \n 以上介紹了台灣光復後的十多年間,政府採取了一連串的重大財經政策與改革,帶領全民共同努力,奠定了經濟建設厚實基礎,至民國60年代才有能力推動十大建設,繼之於70、80年代發展資本密集的高科技產業,都獲有豐碩的成就,被國際間稱讚為「經濟奇蹟」,開發中國家的典範。 \n 可是台灣過去究竟創造那些經濟奇蹟?國內絕大多數人不甚了解;而筆者60多年來對台灣經濟發展的長期研究及親身參與規畫和體驗,認為下列10項成就,可稱為「經濟奇蹟」。 \n 一、自惡性通貨膨脹,達到穩定且快速經濟成長: \n 台灣光復初期,由於物資缺乏,而需要大幅增加,致物價快速上漲,加以當時受到大陸惡性物價膨脹的影響,台灣物價飛漲。自民國36年初至38年6月的兩年半間物價上漲1052倍,平均每年上漲16倍,屬於惡性通貨膨脹,民不聊生,經濟已面臨崩潰邊緣。 \n 但在政府於民國38年6月15日毅然實施幣制改革,廢舊台幣發行新台幣,且有110%的黃金準備,建立人民對新台幣的信心,並採取一連串配套措施,將物價迅速減緩下來。民國40年美國對我軍經援助恢復,物價更漸趨穩定,42到49年平均每年物價已降為個位數上漲,50到61年,更降為每年只上漲3.3%,與工業國家同期每年上漲3.5%比較,毫不遜色。可是同期台灣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高達10.2%,在全球名列前茅,是工業國家每年成長4.6%的兩倍以上。 \n 同時達成雙重目標 \n 根據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顧志耐教授(Simon Kuznets)研究,開發中國家經濟發展的經驗,凡在經濟快速發展時期,由於需要大幅增加,隨同而來的即是通貨膨脹,政府為了抑制通貨膨脹,不得不採取緊縮措施,維持物價漸趨穩定,卻犧牲了快速經濟成長。然經濟快速成長與物價穩定,是每個開發中國家經濟發展所追求的目標,但無法同時達成,而台灣於1962到72年,這樣長的12年間,同時達成經濟快速成長與物價穩定的雙重目標,在世界經濟發展史上,這是首例。故被顧志耐教授稱為「經濟奇蹟」。 \n 二、從落後農業社會,快速進步為新興工業化國家: \n 根據各先進國家經濟發展經驗,一個國家的進步,除經濟不斷成長外,產業結構的轉型,應是不可或缺的條件。在歐洲國家從以農業為主的社會,進步為工業國家,都需100年以上的時間,英國甚至超過200年,美國也經歷100年,日本也花了70年,而台灣則不到30年,就成為新興工業化國家,這也是了不起的成就。 \n 三、自依賴美援,達到自立成長: \n 一個國家經濟要持續成長,必須不斷的投資,而投資的主要財源,正常情況下,應是國民儲蓄。但台灣在早期,由於所得低,能夠留做儲蓄的極少。民國40年代,所得的90%都用於消費,留下做為儲蓄的僅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0%,又稱儲蓄率,但當時投資卻占GDP的16%,又稱投資率,其差額占GDP6%是靠美國的援助。(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今天我們不鼓勵外人來台投資,就不會有人來台投資,沒有人來投資,未來我們所得稅也不會增加。 \n 嚴家淦先生一針見血的點出執行加速經濟發展計畫的重點及努力方向,顯現嚴先生心思之細密,及他對任何事物都能從整體看及長遠看的看法。 \n 雖然美國國會當年並未通過給我國特別援助,但在全國上下共同努力下,有效執行加速經濟發展計畫、19點財經改革措施及《獎勵投資條例》,在民國54年6月底美援停止後,經濟並未垮下來,且能快速發展,主要因我們在經濟快速發展所得提高時,都能節約消費,增加儲蓄,很快到民國60年儲蓄率28.8%超過投資率26.4%,達到以儲蓄作為投資重要財源的目標。 \n 促成獎投條例通過 \n 前文所述19點財經改革措施,其性質是屬於行政命令,其中部分措施只要行政院核定即可公布實施;但其中許多點必須修法或另訂新法,如要減免所得稅、關稅及退稅等,都要修訂《所得稅法》、《關稅法》等法律;另要設置工業區,要徵收土地、變更地目,如照當時法律辦理,延緩時日。又如國營事業單位轉型為民營時,所收價款都要繳國庫,要成立開發基金作投資支出,也要另立新法,耗時費日,需要好幾年才能完成,緩不濟急。因此美援會同仁研究後,瞭解特別法優於普通法,遂訂定《獎勵投資條例》,以排除其他法令的規定。 \n 當美援會同仁擬就《獎勵投資條例》初稿後,凡涉及免稅、減稅、退稅的條文,必須先得到財政部的同意才行。可是當美援會主辦同仁與財政部幕僚協商溝通時,財政部次長及以下有關主管,對此一步也不肯讓,而且強調當時國家財政極度困難,再採行減、免、退稅等優惠措施,將嚴重傷害稅收,影響國家財政,甚至放話,美援會如要堅持,以後國家預算,就由美援會等編好了。 \n 雖然美援會祕書長李國鼎一再委婉地向財政部同仁說明,現在鼓勵外國投資者來台投資,而減免的是未來所得稅,不影響現在的稅收,如不鼓勵就不會來投資,未來也無所得稅可收。但財政部幕僚們仍堅持寸土不讓的立場,不能同意。 \n 在不得已情況下,李國鼎只好親見財政部長嚴家淦,在說明來意後,嚴部長真能表現他易地而處的精神,支持美援會的主張;而且對李祕書長說,稍後他會對財政部同仁說明,又說當《獎勵投資條例》送請立法院審議時,一定有立委會問減稅事,屆時會親往說明。當李祕書長回到美援會報告此一訊息時,美援會同仁一方面極為興奮、心中的石頭都化解了,另一方面對嚴家淦這種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極為感佩。 \n 稍後,財政部傳來,嚴部長對同仁說明他同意減免稅及退稅的原因,如今天我們不鼓勵外人來台投資,就不會有人來台投資,沒有人來投資,未來我們所得稅也不會增加。 \n 他隨即以養雞下蛋為例說明,一隻母雞一年可下200個蛋,如果全部吃掉,雞隻不會增加,雞蛋也不會增多;現在如能少吃幾個蛋,留下20個雞蛋去孵小雞,只要孵出10隻小雞,長大後自可生更多的蛋。國家的稅收也是如此,何況現在採行減稅措施,只是犧牲未來短期稅收,非現在的稅收,免稅期滿後,就要按期繳納,屆時稅收就會大幅增加。但現在若不進行改革,未來要想稅收大增,實在太難了。他既說情,又說理的解釋,讓他的同仁口服心服的沒有話說。 \n 《獎勵投資條例》獲得財政部嚴部長全力支持後,很順利的經過行政院院會通過,送請立法院審查,立法院正式審議時,除主管機關經濟部,草擬該條例的美援會首長都親自出席外,財政部長嚴家淦依承諾親自出席備詢。因該條例共35條,其中有關稅捐的有20條,所以嚴部長就成為立法委員質詢重點。 \n 發達經濟擴大稅基 \n 當有人質疑,政府正要建立以所得稅為主的租稅制度,而《獎勵投資條例》要大減所得稅,不是與當前政策背道而馳嗎?嚴部長解釋道:「像我們這樣一個經濟落後的國家,只有力謀經濟發展,才能樹立課徵所得稅的基礎。如果經濟不能發展,國民所得及平均每人所得不能提高,則國民所得中可供課稅的範圍就會日漸狹小,更談不到稅制的建立。 \n 反過來說,我們今天為鼓勵投資而對所得稅有若千減免,使稅負較前更趨合理,使稅制結構更較健全,眼前一兩年縱然稅收有些許損失,但經濟發展推動以後,國民所得的增加,將使所得稅稅源日漸擴大,所得稅的比重才能逐漸提高,我們建立以所得稅為稅制中心的理想,也才能有逐步實現的希望。」 \n 緊接著又有人質疑,《獎勵投資條例》是在獎勵投資,為什麼對出口也要獎勵,似乎不稱。嚴部長不慌不忙的說,投資生產一部分需要進口機器設備與原料,對外匯的需要要自然增加,為滿足此項要求,當然需要鼓勵出口;又在經濟發展初期國民儲蓄低,不得不借重外資,而外資的付息還本,更需要外匯,所以在《獎勵投資條例》中,對出口所得給予特別扣除,同時出口營業收入免徵營業稅,目的在此。再加以台灣市場狹小,必須向外發展,推廣輸出。(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老總統聽取後,僅對其中國防費用按固定幣值凍結有質疑,其餘都同意。 \n 當年行政院長陳誠在了解美援即將改變後,即指示財經首長必須未雨綢繆,研擬因應對策。同時美國國際合作總署駐華分署署長郝樂遜與我財經首長討論後,曾致函美援會副主任委員尹仲容,提出8點改革建議。希望台灣能提出完善的改善計畫。 \n 19點財經改革措施 \n 該案經美援會研究後,認為要即早脫離對美援依賴,達到自立成長目標,必須大量增加投資,加速經濟發展,於是提出《加速經濟發展計畫大綱》,預期第三期4年計畫(即民國50年至53年)期間,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由當年的6%到7%,提高到8%,4年共需投資11.28億美元,除國內自籌及吸引華僑及外人投資共7.67億美元外,尚有3.61億美元,希望美方防衛支助援款維持原來水準4年合計2.4億美元,餘不足1.21億美元,請美國給予特別援助。 \n 為使加速經濟發展計畫能貫徹執行,達到預期目標,美援分署長的8點建議,極具參考價值,但力道還不夠 必須進行全面性的改革,於是美援會提出了「19點財經改革措施」,作為全面的配套措施。其主要內容涉及經濟發展、預算、金融、外匯與貿易4大方面,其基本精神有3: \n 一、將以往為應付非常狀態時的措施,盡量予以解除,使一切經濟活動回歸正常化,恢復市場機能。在過去通貨膨脹與外匯短缺時期,政府採行經濟管制,包括物價管制、進口管制、外匯管制及投資限制等。這些都是影響市場機能的運作,而且在積極管理下即造成貪汙腐敗的溫床,必須革除。 \n 二、節約消費、鼓勵儲蓄,期以國民儲蓄作為經濟發展的主要資金來源,脫離對美援的依賴;獎勵投資、改善投資環境、扶植民營企業,並整頓租稅、控制預算,國防費用按固定幣值凍結,使增加的所得,能多用於投資,投資大幅增加,才能加速成長。 \n 三、建立健全的金融體系,包括中央銀行復業案,創立資本市場,並進一步放寬外匯貿易管制,期使新台幣能自由兌換。 \n 這19點財經改革措施,是由美援會主導草擬初稿,期間財政部長嚴家淦、經濟部長楊繼曾全程參與討論,大力支持,並獲得美援當局良好反應,同意向美國國會申請特別援助。 \n 19點財經改革措施在財經首長達成共識,報請行政院長陳誠同意後,在正式提院會前,先向老蔣總統報告。當向老總統報告時,陳誠院長指定嚴家淦部長向老總統面報須改革內容,而不是由主辦機構美援會副主任委員尹仲容或祕書長李國鼎,可見陳誠院長對嚴先生的倚重與信任。嚴先生不憚其煩的向老總統報告,與美方洽談經過,加速發展方案研擬過程及逐條說明19點財經改革措施,老總統聽取後,僅對其中國防費用按固定幣值凍結有質疑,其餘都同意。 \n 嚴家淦部長向老總統進一步解釋稱,所謂按固定幣值凍結,係指國防費用維持目前金額是暫時性的,如果明年物價上漲,國防費用按物價上漲的比例隨之調高,因此,日後物價上漲多少,國防預算即增補多少,根本不會有減少之虞。 \n 而國內生產總值增加,包含實質量的增加及物價上漲兩部分,物價上漲部分,政府會按比例增加國防預算,維持國防預算原有購買力不減;在實質量增加部分,則將其用於投資國內公共建設,促進國內經濟加速成長。以後,國內生產的餅作大後,不僅政府財政收支獲得改善,國防預算亦隨之調增。老總統經嚴部長解釋後,化解疑慮,點頭同意了。 \n 為改革不掠人之美 \n 依照程序,行政院正式將加速經濟發展方案提報院會討論,陳誠院長仍然指示財政部長嚴家淦說明,在嚴家淦深入淺出的說明中特別強調,美援會尹仲容副主委與李國鼎祕書長兩位費了很久時間,與各方商洽擬定該計畫,嚴家淦不掠人之美的精神充分表現,隨即尹仲容及李國鼎也作了補充報告,在部分委員發言支持後,陳誠院長作結論指出,該案已向總統報告,原則上很贊成。 \n 在19點財經改革措施中,有一部分需要修訂法律或新立法的,將研訂《獎勵投資條例》來推動,其餘屬於行政部門執行的,只要行政院有權可做的,就開始去做,最後院會通過實施。 \n 嚴家淦部長在該方案通過後的一次會議中指出,加速經濟發展是經緯萬端的問題,需要長期全面努力。就19點財經改革措施來講,也只代表政府加速經濟發展中所應作努力的一部分,並非全部。因為影響經濟發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包括社會文化政治軍事各方面,要使19點財經改革措施能充分發揮力量,還得其他方面配合改進。 \n 而《獎勵投資條例》也只是解決了一部分問題,要達到加速經濟發展目的,還有待於這個條例有效執行,19點財經改革措施其他各點的推動,正確的財經政策、經濟穩定的維持,以及非經濟因素的配合改進。所有這些因素可說是一套、需要齊頭並進,《獎勵投資條例》才能發揮作用。政府對這點有充分的認識,也有充分信心去推動。(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這次外貿改革,是台灣從過去管制經濟走向經濟自由化過程中,最重要的轉捩點。 \n 民國46年冬,政府決定全面檢討外貿問題,研討因應對策,在行政院成立9人小組,研擬改進方案。該小組經過多次檢討與充分討論後,形成兩派不同主張,一派主張全面改革鬆綁開放,被稱為自由派;另一派仍採取過去循序漸進的改革方式,且指出台灣好不容易走出惡性通貨膨脹的惡夢,物價趨於穩定,若新台幣立即大幅貶值,且開放鬆綁,不僅通貨膨脹會死灰復燃,外匯短缺也會崩盤期期以為不可,被稱為保守派。 \n 承擔抉擇改革責任 \n 當時正瀰漫著濃厚的保守氣氛,那一批持全面改革的官員及學者,似乎顯得格格不入。主張全面改革開放的主導者,是尹仲容先生,他是經安會祕書長兼外貿會委員;而採循序漸進的主導者,是徐柏園先生,他是外貿會主任委員。小組會議中,雙方爭執不下,也難以妥協,最後決定雙方意見並陳,呈報行政院裁決。 \n 當年外貿改革9人小組成立時,嚴家淦先生正被派往美國參加國際貨幣基金及世界銀行理事會年會及出席國際工業會議,會畢嚴先生留在美國看病,並沒有立即回國,所以沒有被派參加9人改革小組。待其於47年初回國後,行政院陳誠院長即把9人改革小組提出的報告面交嚴先生研究,並責成他承擔抉擇的責任。 \n 嚴先生拿到該報告反覆研究後,認為保守派儘管指稱政府進行全面性改革,鬆綁開放,會引發負面影響,如新台幣大幅貶值的話,進口物價上漲,會使通貨膨脹死灰復燃。如改革不採取配合措施,這些負面影響是有發生可能。不過,可以透過各種政策工具加以化解的。 \n 他進一步解說管制已經走入死胡同,經濟無法開展,而自由化已是世界大趨勢,應朝著自由化的方向努力。於是,他親自向陳誠院長報告,說明分析經過及利弊得失,成功說服了陳誠。 \n 陳院長於是把外貿會主任委員徐柏園請來,對徐主委說,他已決定採行全面性外貿改革建議,詢問徐主委能否執行全面改革開放政策?徐柏園坦率回答說:無法執行。陳院長以壯士斷腕心情,換掉這位老總統最賞識的財經官員。 \n 不可否認地,當年陳院長做出這項重要人事安排,也得經過老總統首肯才行。陳誠院長隨即派經安會祕書長尹仲容接任外貿會主任委員,積極推動全面性外貿改革。 \n 尹仲容接掌外貿會後,即研擬外匯貿易改革方案,報請行政院於47年4月12日核定公布實施。首先簡化匯率制度,將極為複雜的多元匯率,改為雙元匯率,一、基本匯率每一美元兌新台幣24.78元,二、基本匯率加結匯證的匯率,當時為36.38元。同時爭取美援當局撥給部分外匯,會同自有外匯共同運用,以應進口增加的需要,繼之,於49年7月1日取消基本匯率,所有進出口及匯出入匯款,不論身分一律用結匯證結匯,匯率定為40元兌1美元,達到單一匯率的目標。 \n 此一新台幣40元兌1美元的匯率,一直維持到62年2月升值38元兌1美元。在這12年多的時間,匯率的穩定,不僅有利於物價穩定,平均每年祇上升3.3%,更有利於出口拓展,出口自49年的1.64億美元,至61年躍增至29.88億美元,增加17.2倍,平均每年增加27.4%,帶動經濟的快速成長。 \n 當時擔心新台幣大幅貶值後會引發通貨膨脹,不過由於美援的支應及稍後出口大幅增加,外匯充裕,逐步鬆綁放寬管制,進口大幅增加,雖部分進口品隨台幣貶值價格上漲,但大部分進口品因供應大量增加,不漲反跌,整體物價維持穩定,通貨膨脹並未發生,完全符合嚴家淦當時預期。 \n 經濟自由化轉捩點 \n 這次外貿全面改革,可說使外貿制度脫胎換骨,將過去限制進口的政策,改為積極鼓勵出口政策,匯率不僅單一化,更將新台幣對外匯率調整至最適水準,並鬆綁放寬管制,向外匯貿易自由化方向邁進。 \n 至此,創造有利出口的環境與利基,使出口導向政策真正落實。事後,許多國內外經濟學者咸認為這次外貿改革,是台灣從過去管制經濟走向經濟自由化過程中,最重要的轉捩點。 \n 筆者認為這次外貿改革能大刀闊斧的推動,最重要的關鍵點是嚴家淦先生當時若不能高瞻遠矚,膽小怕事,附和主管首長的主張,支持保守派,採取循序進的作法,則台灣絕不會有日後的經濟奇蹟,也不會有今天富裕的社會。 \n 民國48年,台灣除遭受八七水災嚴重損害外,也出現一些潛在的經濟危機,尤以美援的存續與否最為關鍵。主要來自於美國政府對無償的長期支付援助,逐漸力感不支,開始查核各受援國凡能有效地運用美援,希望在短期內增加其援助後,能逐漸達到自立,不再需要美援。 \n 其次,當年美國援助自贈款改為貸款,不僅要還本,而且要付利息。同時,美國不再依照受援國的需求,而是依照各國所提個別援助計畫的內容,與其他各國所提個別計畫比較評比後,再決定核准與否。所以今後美援還能援助台灣多少,的確充滿了不確定性。(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權力愈大,常常造成貪汙腐敗的機會,當時外匯貿易制度已面臨非大力改革不可的時候了。 \n 第二階段為公地放領,台灣光復時,政府接管日據時代各級公有及日人私有地約18萬公頃,是為公有耕地。政府為使此項公地充分利用,並扶植自耕農取得耕地所有權,乃於民國40年施行《台灣省放領公地扶植自耕農實施辦法》,放領對象首先為承租耕地之現耕農、依次為雇地農、承租耕地不足之佃農等。使彼等取得耕地所有權,也是實現耕者有其田的示範。 \n 耕者有其田促三贏 \n 公地放領地價按耕地主產物全年收穫總量的2.5倍計,收穫總量依公地放領時所評定的標準,農民承購的地價,在10年內分20期攤還,每年攤還額為評定標準額25%,10年期滿即取得耕地所有權。當時公地放領13.9萬公頃,承領農戶達28.6萬戶,占全省總農戶數的43%。 \n 第三階段為實施耕者有其田,是農地改革的目的,也是農地改革三階段中最為艱巨的,而嚴家淦先生參與的就是這一階段,他化解了其中最棘手的問題,使耕者有其田政策順利推動。 \n 實施耕者有其田,是由政府徵收地主的出租耕地,轉放現耕佃農、雇農承領,但地主可以保留一定限額(水田3甲、旱田6甲)的土地,超過限額的土地,即屬徵收的範圍。 \n 然而政府徵收土地不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按照當時的規定,政府徵收土地後,需償付地主以合理地價,其標準與公地放領時相同,即為各等則耕地主產物全年收穫量的2.5倍。根據當時的規畫,政府要徵收超過10萬甲的土地,必須支付地主一筆龐大的資金。 \n 因此,台灣省政府在擬就《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草案,送請行政院審議後轉送立法院時,並請籌畫徵地所需資金,於是當行政院會同有關部會審議及協商該條例過程中,財政部長嚴家淦即揭示,戰後日本土地改革的負面經驗,日本政府以現金償付地主方式徵收農地,結果造成通貨膨脹,不僅地主拿到現金後很快貶值,全民遭殃,我們絕不能重蹈日本覆轍。 \n 嚴先生繼續指出,當政府把土地徵收後,轉讓給佃農,佃農本身並沒有足夠資金一次付清,政府准其分10年攤還。但要政府一時拿出那麼一大筆錢買耕地,同樣也是極困難的事,不能要政府印鈔票來解決,這會引發通貨膨脹。 \n 於是嚴家淦先生建議,既然政府賣地給佃農時,可以讓佃農分10年償還,那麼當政府向地主徵地時,何不也採行10年分期補償辦法。討論最後,就照嚴部長建議,政府徵收耕地給地主補償金額的70%,改發實物債券,實物債券由嚴家淦曾擔任董事長的台灣土地銀行發行,而以應收回的農民承領地價為擔保,並由省庫保證。另30%發給公營事業股票,納入《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送請立法院通過實施。 \n 該條例通過後,政府在徵收地主土地時,就發給土地地價70%的實物債券,地主拿到實物債券後,可分年提領實物,不受物價上漲的影響,另30%發給台灣工礦、農林、水泥及紙業等4大公營事業股票。 \n 如此在政府方面,不僅解決了收購農地所需龐大資金,並可維持國內金融的穩定,避免通貨膨脹的發生;對佃農而言,耕種自己的農地,每年所付地價比租金還少,且變成自耕農;對地主而言,保障其財產權,更變成企業主,也等於將農業資產轉換為工商業資金,有利於資本市場的形成,創造多贏的局面。 \n 當年徵收耕地14.3萬甲,承領耕地之農戶19.4萬戶,占承租耕地佃農65%。台灣農地改革不僅有利於農業發展,更為未來經濟發展創造有利條件。台灣農地改革能順利推動成功,聞名全球,嚴家淦先生的主張與建議,其功不可沒。 \n 外匯貿易非改不可 \n 台灣在光復初期外匯極度匱乏,故政府在對外貿易及外匯收支均採行嚴格的管制措施,讓國內廠商進行進出口貿易及到銀行辦理結匯時,都必須經過層層的審核,而進出口不同貨品及不同用途者,還適用不同匯率,使得進出口結匯手續極為繁雜。 \n 及至民國40年代前半期,雖已歷經多次改革,但都是屬於局部性的,而且當時社會充滿管制思想,防弊常是先於興利,所以是愈改管制愈嚴,匯率愈更多元。 \n 當年筆者對匯率曾提出研究報告,指出表面上新台幣對美元匯率不到10種,但實際上匯率多到沒有人知道有多少種。因為政府為鼓勵出口,對出口廠商出口外匯結售給銀行時,可以保留一部分做為進口原料之用,而這保留外匯的比例,是由主管外匯官員核定,如核定比例較高,出口廠商可持超過進口原料的外匯出售賺取額外的收入,相對加大了出口外匯的匯率。 \n 而且不僅不同出口品核定不同保留外匯的比例,即使同樣出口品,因出口廠商的不同,亦會核定不同的比例。因此,出口廠商在主管官員核定前,無法預計出口的收入,可說匯率在表面上是一種,實際上匯率不知有多少種,複雜到難以計數的程度,而且主管官員權力愈大,常常造成貪汙腐敗的機會,當時外匯貿易制度已面臨非大力改革不可的時候了。(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民國38年就毅然推行三七五減租,使占50%以上的農民,收益增加,生活亦得到切實的改善,糧食生產也有顯著的增加。 \n 在我接受美援期間(1951-1965),美國對外經援政策及方式,曾有數次改變,但美援當局與我國財經部門密切合作,從未鬆懈。因此,在接受美援期間,我國政府所推動的3期4年計畫(民國42-53年)能夠貫徹執行,最重要的投資財源,主要靠美援支持,如將該3期4年經建計畫,稱為有效利用美援計畫,也不為過。 \n 運用美援成功典範 \n 就整體而言,在中美雙方充分合作下,美援的運用都能符合我國政府經濟計畫設計的方向與目的,加以嚴格的查核,美援計畫的執行,甚少失敗的案例。在接受美援期間,台灣的物價逐漸穩定,而經濟呈快速成長,經美國評估後,認為台灣已具備自力成長的能力,於是美國正式宣布台灣因運用美援成功,是第一批於1965年6月底結束美援的3個國家之一。 \n 實際上,台灣在民國38年6月幣制改革前,物價呈3位數飆漲,幣制改革後降到兩位數,接受美援後再降到個位數。民國43-54年平均每年物價上漲5.9%,同時期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高達8.2%,世界之冠。後來很多接受美援國家在美援停止後,經濟成長率即減緩,而台灣在美援結束後,經濟成長率不僅沒降低,更呈兩位數成長,高達10.4%(55-61年平均)而物價亦更穩定,僅上漲3.9%,較同時期工業國家上漲4.4%毫無遜色。 \n 而台灣經濟成長率更是工業國家4.3%的2.4倍。顯然台灣充分有效利用美援,奠定良好的經濟發展基礎,在美援停止後仍能在物價穩定的基礎上,經濟高速成長,達到自力成長的目標。 \n 台灣光復初期,農業是經濟中的最重要生產部門,工業生產也以農產加工為主,如製糖、製茶及其他食品加工等,需要農業提供原料。因此,農業如能加速發展,不僅可充分提供糧食需要,也可帶動農產加工業的發展,進而可奠定經濟進一步發展的基礎。 \n 但當時農民對增加生產的意願不高,生產效率低,主要因農地制度不良,農戶中以佃農為主,占總農戶的2/3,耕地集中在少數大地主手中,而且田租制度不合理,耕地地租率高達當年收獲量的50-70%,並有押租、預租等額外負擔;且佃權不定,地主可隨時撤佃,任意加租。 \n 在該制度下,不僅使佃農所得低、生活困苦、佃民無意願也無能力增加生產,嚴重阻礙農業增產與農村的繁榮。因此,實施農地改革,實有迫切的需要。 \n 於是政府決定推行農地改革,採和平漸進的方式,分三階段進行,即一、實行三七五減租;二、公地放領.三、實施耕者有其田。 \n 當年台灣省主席陳誠指出,農地改革是解決土地問題,改善農民生活,增加生產,使農村經濟繁榮社會基礎安定的必要措施。他強調過去主政湖北省的時候,就十分重視農地改革、積極推動二五減租、收到很大效果。 \n 到了台灣以後,看到台灣的實際情形,對於農地改革更為需要,所以在民國38年就毅然推行三七五減租,使占50%以上的農民,收益增加,生活亦得到切實的改善,糧食生產也有顯著的增加。下一步就是要推動公地放領及籌畫實施耕者有其田的時候了。 \n 「三七五減租」是一種改善租田制度的措施,奠定農地改革的基礎,為進一步實施耕者有其田舖路。「三七五減租」是從「二五減租」而來,在大陸時期實施「二五減租」一般佃租是50%,「二五減租」是按照50%減25%,即減少12.5個百分點,實際繳納的佃租由過去的50%降為37.5%。大陸是以減少的比例稱「二五減租」,而在台灣改以佃農實繳的比例,稱「三七五減租」,即佃租自50%減為37.5%,使農民在計算上更容易明白。 \n 三七五減租奠農改 \n 台灣實施三七五減租有3個重點,一是減少佃租,根據《三七五減租條例》規定,耕地佃不得超過主要作物正產品全年收穫量的千分之375,超過者減為千分之375,不及者,不得增加。二是主要作物正產品產量,按各等則耕地全年標準收穫總量評定,這項標準收穫量,於民國38年一經評定,即行凍結,此後不問實際收穫量如何增加,租額均按此標準固定不變。 \n 亦即增加的生產不繳佃租給地主,完全為佃農所得,三是耕地租佃,必須訂立書面租約,租期不得少於6年,期滿時,如不合規定條件,地主不得收回,在租期屆滿前,即令地主將耕地賣典於第三人,不影響佃農的佃耕權利。 \n 由於這許多規定,佃農得到了充分保障,不僅能使佃農安心耕作,也有意願與能力增加生產,而出租的耕地地價,亦普遍隨之跌落。佃農得以購地,有利於進一步的農地改革,在當時全台灣私有出租耕地,訂立三七五減租租約者,面積達25.7萬公頃,占全省耕地總面積31.4%,受益佃農29.6萬戶,占全省農戶數44.5%。(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這是台灣第一次接受到美國援助,對當時戰後重建工作幫助甚大。 \n 由於戰時生產局要與美方打交道,高級主管必須通曉英語,於是該局翁文灝局長,特將福建省財政廳長嚴家淦調往重慶,出任戰時生產局採辦處長,負責處理《租借法案》物資。當時由於沿海地帶都被日軍占領,嚴家淦只得走陸路,翻山越嶺到緬甸,以及數度飛往印度洽辦《租借法案》物資事宜,歷程非常艱辛,嚴家淦都能完成任務,受到中美雙方高層高度肯定。 \n 爭取援台不遺餘力 \n 二次大戰後,美國為協助遭受戰爭破壞國家之重建,及防堵共產勢力蔓延,國會於1948年4月通過《援外法案》,我國是受援國家之一,並與美國簽訂《中美雙邊協定》,我方特在行政院下設「美援運用委員會」,為執行該協定,運用美援的機構,同時也為美國經濟合作總署中國分署的對口單位。 \n 美援會在1948年成立時,主任委員是行政院長翁文灝兼任,委員7人嚴家淦即被聘為委員,其他6位均為中央大員,嚴先生是唯一省級財政廳長兼任委員,顯示當年戰時生產局長翁文灝對嚴家淦處理美國《租借法案》功績之賞識,特拔擢嚴出任美援會委員。自此以後嚴先生即與美援會結下不解之緣。 \n 他自民國37年6月4日,以省財政廳長兼任美援會委員,在爭取美援台灣任務完成後,於當年12月辭兼美援會委員。至39年3月升任財政部長,又兼美援會副主任委員,雖於43年6月調任台灣省政府主席,仍兼美援會副主任委員,一直到46年8月辭省政府主席,調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改為兼任美援會主任委員,過去主任委員都是行政院長兼,嚴先生以政務委員出任主任委員,這是特例。 \n 47年7月15日,美援會改組,恢復行政院長陳誠兼任主委,而嚴先生則以財政部長兼任委員,至52年9月1日,美援會改組為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簡稱經合會),他仍兼該會副主委,52年12月嚴先生升任行政院長,又兼經合會主任委員直至58年。美援會自37年5月成立至52年9月改組為經合會的15年3個月間,嚴先生幾乎90%以上時間,都兼任美援會重要職務,對美援的爭取與有效運用,作出重大貢獻。 \n 《中美雙邊協定》簽訂後,美國政府於1948年度援外款項核定援華金額4億美元,其中除特別援助1.25億美元,由國防部處理外,用於經濟援助2.75億美元,主要專供穩定國內經濟之用,未幾國共內戰,大陸動盪,是項援款實際僅支用1.7億多美元,餘數由美方移作他用。 \n 正當此時,台灣省財政廳長嚴家淦特以美援會委員身分去上海,向美國經合總署中國分署交涉,爭取將原撥給中國未動用的工業部門援款,畫出一部分用於台灣。經合總署中國分署乃成立一個工業調查團來台勘察後,決定給予台糖、台鐵、台電及台肥等約1千萬美元援助,這是台灣第一次接受到美國援助,對當時戰後重建工作幫助甚大。 \n 1949年度美國援外撥款即未將我國列入,不過應允將1948年援華未用之款展延使用期限至39年2月15日為止。實際上到38年底都未撥付。迨39年初我中央政府已遷來台灣,集中全力勵精圖治,對反共抗俄立場益形堅定。美國有鑒於此,遂宣布援華款項運用期再延長至39年6月為止。於是嚴家淦以財政部長兼美援會副主任委員,乘機再向美方爭取到850萬美元,向美國採購原棉、黃金、小麥及肥料進口,以助我穩定經濟。 \n 美國1951年度(1950年7月1日至1951年6月30日止)援外計畫開始於民國39年7月,時值韓戰發生,台灣地位益形重要,美國遂將我國再度納入1951年度援外計畫中,自此以後至1965年6月底,美援結束,共15年美對我經濟援助合計約15億美元,對我國經濟之穩定與發展,產生極大助力。 \n 簡化組織集中事權 \n 美國雖已正式對我提供軍經援助,但我政府了解美援不可久恃,隨時有停止可能,應好好規畫做有計畫利用,以促進我自給自足能力。 \n 於是在嚴家淦及俞鴻鈞提議下,簡化政府財經部門組織、集中事權,將過去為因應需要成立的各種臨時性委員會和小組,多達40多個改組為行政院經濟安定委員會,專責整合協調研擬國家經濟發展政策,及研擬第一期經濟建設4年計畫,做有計畫的經濟建設,以提高自力發展能力,期能早日脫離美援依賴。 \n 我國政府在接受美援之初,深切了解美國經濟援外之目的,在協助受援國家穩定經濟、開發資源,俾人民生活水準得以提高,從而加強受援國的防衛力量,鞏固自由世界反共陣營。 \n 雖與我國目標不謀而合,惟我國更要進一步追求早日達到自力成長的目標,做有計畫的發展,自有其一貫經濟與財政政策,美援的運用,不宜在我國財經政策之外獨樹一幟,於是嚴家淦不論在兼任美援會委員、副主任委員或主任委員期間,協調美援當局密切合作,配合我國財經政策,有效利用美援,均扮演關鍵性角色。(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嚴家淦先生參加美援工作之早,爭取美援用力之深,美援會沒有人可以與他相比。 \n 但軍隊師部的實際人數究竟有多少,他要求國防部合作,共同成立清點軍中人數的工作小組,甚至他親自帶隊率領工作小組深入各部隊現場清點人數。從此以後,省財政廳代理中央,根據軍中各單位實際人數發餉,軍費支出顯著減少,有助於財政赤字的降低。 \n 改稅制調租稅結構 \n 民國60年,嚴先生已是行政院長,應財政部李國鼎部長之邀,到財政部演講,他回憶第一次擔任財政部長時(民國39-42年)的情況,他說:「在我接事之前,已在依賴出售黃金維持,在我接事之初,雖盡量設法減少支出,但仍不免動用黃金,這種現象,當然不容繼續下去,非從稅捐上謀求收入不行。」 \n 不過,他指出:「那時候稅捐觀念,還不是改進稅捐制度,主要是把稅捐收來。經過大家的努力,很快發生效果,出售黃金的數量逐月減少,到39年最後幾個月,減少到3萬兩,後來到1萬5千兩,從民國40年起,沒有再拋售黃金。」 \n 實際上,嚴先生在39年第一次擔任財政部長時,為開源曾開徵「防衛捐」,在部分稅、費上附徵,如在所得稅額上附加30%,並積極進行稅目整理,調整稅率,制定《台灣省內中央及地方各項稅捐統一稽微條例》,使所有稅目徵收都能依法有據,裨增稅收。 \n 在那個時候雖還沒有稅制全面改革的環境,但在他心目中,改革稅制調整租稅結構,將當時以間接稅為主的結構,改以所得稅為中心的直接稅為主的稅制,是他下一步施政的目標。所以他在擔任財政部長第三年,即民國41年時,即交代財政部同仁研究。 \n 經過財政部同仁多年的努力,終於在民國44年將民國26年實施的《所得稅法》大翻修,將過去所採分類就源課徵辦法,改為綜合所得稅及營利事業所得稅2大類,並採累進稅制。歷年來政府雖多次推動租稅改革,但嚴先生始終認為國家整體賦稅制度不夠完善與公平,尤其稅務行政更需要革新。 \n 因他了解當時稅務風氣不是很好,而稅務風氣的敗壞,足以阻撓任何完善稅制與稅法的有效執行;稅政不革新,稅制與稅法的改革亦難於見效。而嚴先生心目中的全面賦稅改革,不僅是稅制稅法的改革,還包括稅務行政及稽徵技術的革新。 \n 由於全面賦稅改革所牽涉的範圍非常廣泛,絕非財政部所能獨立承擔,因此,嚴家淦出任行政院後,力主在行政院下成立賦稅改革委員會(簡稱賦改會),並延聘留美學人劉大中院士回國出任主任委員,全權擔負起國家整體賦稅改革的任務。57年6月,嚴院長在行政院賦稅改革委員會掛牌成立暨首次委員會會議致詞時,特別說明當年他極力主張該委員會的位階,為何要隸屬於行政院而不隸屬於財政部的原因。 \n 他說:「賦稅改革要從不同角度去研究,再從不同的立場去考慮,雖然賦稅的本身與財政部的關係較密切,但賦稅對國家整體的作用來說,對於國防、經濟、教育等等也有很大的關係,所以將賦稅改革委員會棣屬於行政院的原因,就是希望賦稅改革工作,能從全面去看,能從大處去著想。」 \n 當次賦改會委員會議即宣布,預定於兩年內針對全國賦稅制度進行全面性的檢討與改革。後來,賦改會不負嚴院長的期望,從全面看、大處著眼,於兩年內提出一套完整、全面性的賦稅改革及修訂或新訂各項稅法方案。 \n 同時為了稅務行政的改革,簡化稽徵手續與作業程序、賦改會還積極推動電子化作業,於民國58年4月與財政部合設稅務資料處理及考核中心。依據電子計算機分析結果考核稅務稽徵工作,不僅加強稅務稽徵效率,更有防止逃漏稅的作用,以及做為稅務科學管理的工具。 \n 經過這樣全面性改革的推動,逐漸建立了以直接稅為中心的稅制及現代化的稅務行政,不僅稅收大幅增加,租稅逃漏因而減少,納稅風氣大有改善,也為日後台灣經濟奇蹟立下深厚的基礎。 \n 財長談美援無人比 \n 在50年前的一次會議中,聽取財政部長嚴家淦報告,他報告的題目竟然是〈美國對我經援概況〉當時我就好奇,財政部長不報告財政而報告美援,他對美援的來龍去脈,鉅細靡遺的分析得很清楚,而且未有稿,不僅令我印象深刻,也讓初入美援會的我上了一堂課。 \n 會後,為化解我心中的好奇,財政部長嚴家淦為什麼對美援有這樣深入的了解,曾閱讀了許多文獻與資料,發現嚴家淦先生參加美援工作之早,爭取美援用力之深,美援會沒有人可以與他相比。 \n 早在1941年3月,美國總統羅斯福向國會提出《租借法案》,規定美國可將國防用品轉讓或租借給同盟國,對抗軸心國,中華民國是接受國家之一。不過當時美國提供給我國的物資,都是由美駐華美軍掌管及支用,稍後,我政府為維護主權,特設「戰時生產局」主管《租借法案》物資及戰時生產事宜。(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他更了解財政收支如不能改善,減少赤字,則幣制改革亦難有成功之日。 \n 政府的支出竟然要討價還價來決定,簡直是荒唐。但也證實建立政府預算的必要。老總統雖然同意支持建立預算制度,可是實施起來也有很多困難。嚴院長說:「他當時要財政部同仁編一個預算,有很多人說,編出來的預算不像樣。不過,我想一個壞的預算總比沒有預算好,它總有一個數字,天天在那裡討價還價總不是辦法,至少知道下個月要多少錢,缺多少錢,總要有一個大概的數字。」 \n 聊勝於無年年進步 \n 在嚴部長的堅持下,39年度的預算終於編出來了。雖然數字不夠準確,追加預算的數字很驚人,但比過去討價還價要好多了。 \n 嚴院長繼續說:「到民國39年下半年編40年度的預算時已大加進步。因為39年預算執行的結果,大家覺得執行預算縱不十分嚴格,至少超出預算的支出有所困難,這種困難的發生,使預算發生效力了。於是各單位都知道預算要爭取,40年的預算比39年要確實一點,後來年年有進步,在這個中間就產生一個觀念,用錢要先成立預算。」 \n 在當時預算制度雷厲風行之下,也遭到反對意見,尤其以軍方的反應最為激烈,如果軍費都被控制住了,那還怎麼打仗啊!當時就有一位很有名的將顉,到財政部嚴家淦部長辦公室,質問嚴部長:「我畢生從戎,為國奉獻,東奔西走地打仗,以後軍費都被你們把持住,軍人就都不要打戰了!」 \n 嚴部長心平氣和地對這位將領說:「你們現在要錢,都要去總統那裡,要他的手諭,請他下條子給錢,總統不知道要給、還是不給。你有時候要得到錢,有時候也要不到。如果國家有總預算,情況就不一樣了,你只要在年度預算中,把要花的錢列進去,我保證到時候一定有錢。」類似這種情況,嚴先生都會委婉地溝通,和平地化解不同意見,使他所推動的政策都能有效進行,達到政通人和的境界。 \n 預算制度的建立,更需要有效的貫徹執行,所以嚴部長在預算制度建立之初,特別強調:「沒有預算,就沒有支出。」他進一步解釋:「如果沒有預算,政府就無法控制財政,有了預算,政府才可以照著預算籌措財源,收支才有譜可循。」預算制度在嚴部長軟硬兼施之下得以有效執行,有了預算,開源節流才有工具可以施行,尤其當時軍費支出占政府支出的絕大比例,軍費支出能獲得控制,政府財政赤字亦就可減少。 \n 在預算制度建立後,軍費支出受到控制,其占總支出的比例,自39年度的89.4%,3年後的42年度大幅降到63%,財政收支隨即改善,同時期自巨額赤字,42年度轉為有剩餘,顯現預算制度建立初期,已產生卓著效益。亦為日後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重要奠基工作之一。 \n 預算制度建制到現在已超過一甲子,年年編製展現各年施政重點,成為政府重要施政之一。回顧當年創制之艱辛過程,顯然一個良好制度的建立,對國家未來發展有其重要性與關鍵性。嚴家淦先生建議,並親自建立的政府預算制度,應為國家建制的一大功業。 \n 台灣光復之初,由於情況特殊,中央政府對台灣的財政特核定一種「財政整理原則」,其中最重要一點就是「中央與地方收支暫不劃分」,中央在台灣的軍政機關費用由台灣墊支,即使民國38年底中央政府遷台初期,中央的一切收支,仍由台灣省政府以代收代付方式處理。 \n 但因當時生產凋敝,政府所能收到的稅收極為有限,加以日據時期日本為支應其侵略戰爭,曾在台灣開徵許多苛捐雜稅,光復後自然廢止,更影響稅課收入。故當時政府財政收入靠向台灣銀行透支為主,以致是造成通貨膨脹主因之一。及至老總統將中央銀行上海庫存黃金運來台灣後,又靠出售黃金支應。 \n 開源節流軍需開刀 \n 嚴家淦先生於此時(民國35-38年)擔任台灣省財政廳長,他除積極策畫幣制改革外,更面對如此財政困局,謀求解決之道,如僅是主管台灣省財政,因數額不大,比較好解決,可是要兼管中央在台軍政機關收支,則茲事體大了。他更了解財政收支如不能改善,減少赤字,則幣制改革亦難有成功之日。因此,開源節流是他施政的重中之重。 \n 惟在當年經濟困局尚未開展之時,開源確有其困難,節流更為重要。於是嚴家淦當機立斷,要從無人敢碰的軍費著手,因當時大陸局勢逆轉,撤退來台的國軍突然增加,軍費支出浩繁,成為代理中央支出的絕大部分,他想到軍隊的編制員額與實際人數是有差別的,此在當時已是公開的祕密,軍隊吃空額的問題。 \n 不過在當時軍情緊張局勢下,在公開場合都不敢講,何況要處理它,更無人敢碰。嚴家淦在進一步了解國軍在請領薪餉時,是以師為單位,而且是以師的編制員額請領薪餉。他想如能改以實際員額請領薪餉,即可節省大筆軍費支出。他深知此一改變必將得罪很多人,但為大局著想,必須去做,遂一肩扛起此一重責大任,有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慨。(待續)

  •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兩岸史話-懷念前總統嚴家淦

     嚴先生為人處世一向理直氣「緩」,態度平和,且他的口語委婉,有說服的力度,於是老總統採納他的建議。 \n 由幣制改革重點,可看出嚴先生的主張完全落實在方案中。在配套措施落實方面,首先是黃金儲蓄存款,在幣制改革前1個月的5月17日開辦,發行新台幣後,黃金每市兩改為新台幣280元,存滿1個月後(後改為存滿10天)即可兌換黃金,筆者當年曾是存款人之一,因黃金大量流出難以為繼,遂於1950年12月27日暫停收存,1951年8月13日,正式廢止。總共兌出黃金近200萬兩,收回新台幣約5.6億元,相當當時新台幣限內限外發行額的2.3倍。顯然黃金儲蓄存款辦法,除維護幣值外,更收縮通貨,對穩定物價做出重大貢獻。 \n 循序克服惡性通膨 \n 其次,是1950年3月創辦利率特別高的優利儲蓄存款,1個月期利率7%,按複利計算,年息高達125%,存款隨即大幅增加,台灣銀行負擔沉重,3個多月後遂逐步降低,但仍高於一般存款利率。至1952年9月該項存款達到高峰,新台幣5.4億元,相當當時限內、外發行額的1.14倍,同樣對收縮通貨貢獻至鉅。 \n 第三,在促進財政收支平衡方面,政府一方面建立預算制度力行節省開支,另方面改革租稅增加稅收,進入1950年代初期,中央財政收支已能達到平衡。 \n 至於第四,外匯收支方面,除出口增加外,因1950年7月韓戰爆發,美國派遣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防止中共進犯台灣,化解了台灣社會不安心理。稍後恢復對台灣經、軍援助。雖未完全解決台灣外匯短缺問題,但外匯收支逆差大為縮小,美援物資的增加,大幅減緩對物價膨脹的壓力。 \n 在各方努力配合下,台灣物價上漲幅度逐年降低,3年後即降為個位數上漲,1953-1960年平均每年上漲9.7%,1961-1972年更降至每年上漲3.3%,與工業國家同期每年上漲3.5%相比,毫無遜色。顯然當年嚴家淦先生推動的台灣幣制改革,因有周詳的規畫,充足的準備,完善的配套措施,並按部就班的進行,克服了早期的惡性通貨膨脹邁向物價穩定的時代。因此,他被後人稱為「新台幣之父」。 \n 凡是謀求進步的國家,都有健全的預算制度,中華民國也不例外,早在民國20年就建立了主計制度,所謂主計制度則是含蓋歲計、會計、統計3種職能的綜合運用。 \n 而歲計即指預算,體現國家整體施政之依據,因之自此每年都編有國家預算。但中日戰爭爆發,繼之國共內戰,軍事支出浩繁,在一切均以軍事第一的前提下,財政階以支援軍需為優先,由於軍事支出龐大,常常在預算外有巨額的軍費透支,加以通貨膨脹愈來愈嚴重,預算完全失去作用。甚至每因軍情孔急,憑層峰一個命令或一通電話,國庫便須立即調撥款項支應,以致中央政府遷台前,財政紊亂引發惡性通貨膨脹,瀕臨崩潰。 \n 中央政府遷台初期,在反攻大陸的大帽子下,積習未改,一切如故,軍費支出及財政赤字不斷擴大,有重蹈大陸撤退前覆轍之虞。嚴家淦先生於此時接任財政部長,面對財政困境與亂象,極力主張建立現代化的政府預算制度為首要之務,他一方面要求財政部同仁編立預算,一方面向老總統建言。 \n 他為了建立政府預算制度,曾向老總統做了4、5次簡報,愷切陳詞,闡述預算制度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性與迫切性。詳細分析其中的利弊得失,也懇請老總統日後不要再以電話或口諭方式來支用國家款項,以樹立預算制度的權威。當老總統了解後,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從善如流,同意嚴部長的建議,並佩服其膽識。 \n 為國家甘冒大不韙 \n 威權時代,又在反攻大陸為第一的壓力下,從來沒有官員敢向老總統談抑制軍費與政府支出,曾追隨嚴前總統近20年,並為兩位元首文膽的總統府前副祕書長張祖詒,撰文指出:嚴先生建議政府用度必須建立在覈實的預算制度上,可能會影響老總統的軍事反攻大陸規畫,甚至有可能會削弱老總統個人在國家治理上的權威。當時無人敢在老總統面前進言這項重大改革政策,而嚴先生敢向老總統如此直言進諫,實不多見。 \n 但萬萬沒想到,老總統竟然首肯嚴先生建立政府預算的主張,並接納這一套政策的建議,更不覺得侵犯他的總統權威而感到不悅。至老總統明白指出,嚴部長是為國家的整體前途著想,他的建議是值得去做的。嚴先生為人處世一向理直氣「緩」,態度平和,且他的口語委婉,有說服的力度,於是老總統採納他的建議,自此確立政府編列年度預算制度。 \n 民國60年5月嚴家淦院長應財政部長李國鼎之邀到該部動員月會致詞,他有「回家」的心情,他回憶39年3月第一次擔任財政部長時,國家財政困難的情況,他說:「當時國家沒有預算,每天的收支就同舖子(商店)要做買賣一樣,討價還價。最要緊的是國防費用,需要數目很多,財政部說根本沒有錢,於是一再磋商,費盡唇舌,最後以一個較小的數目商定。」(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