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四川美術學院的搜尋結果,共11

  • 台灣,我成長路上的嚮往

     我嚮往台灣,至今如此。但我沒去過台灣,至今如此。和大多數同齡人一樣,我也生於90年代中期,有幸跨了個世紀,大半個童年及整個少年時期在新世紀裡度過,如今已過及冠。 \n 我生在小縣城,雖比起城市少年,少了許多視野上的開闊,但同鄉村少年比較,又總還算趕得上點潮流的尾巴。這裡我所說的潮流,則正是大多數與我同齡或長我幾歲的人都有的集體印象,台灣偶像劇和台灣流行樂。而我對台灣的嚮往,就正源於此。 \n 寶島流行文化啟蒙 \n 我們都是從朗朗地讀著〈寶島台灣有個日月潭〉的語文教科書的時代成長過來的。那時對台灣的印象,大概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樣,僅僅只有「寶島」和「海」等簡單而美好的意象。 \n 那幾年,剛是爭議頗大的周杰倫火到如日中天的時候,雖然這個唱歌被很不看好地戲謔為「備和尚念經」的歌手在長輩之中跌翻他們不少眼鏡,但在我們這群小孩之中,卻備受歡迎。還識不了多少漢字,回答問題都打磕絆的我們,竟都能流利地哼著《雙截棍》。往後的《千里之外》《青花瓷》等歌,則更是如此。 \n 而我,那時作為一名周杰倫的忠實小粉絲,甚至立下了20歲時在台北小巨蛋開演唱會的夢想。如今被朋友提起,我也只好羞羞地笑起來。就這樣,我們追著周杰倫,走完了小學的後半程。 \n 後來,記不清是多久,但似乎也沒過多久,我們發現,身邊所能聽到的,除了周杰倫的歌,其他歌手的歌也漸漸多了起來,如SHE的《中國話》、張韶涵的《隱形的翅膀》等。但這些歌手們,講起中文來,永遠都是一個調調。聽多了之後,也算明白,他們都來自台灣。沒錯,也就是這時候,我們身邊所能聽到的,差不多就都是台灣的流行歌了。 \n 而對台灣社會的更進一步了解,則是開始於稍大一些時候,電視機裡輪番上演的不同又相同的台灣偶像劇。雖後來慢慢長大後發現,其實偶像劇裡所描繪的也並非最真實的台灣。而偶像劇裡的在當時看來就是時尚潮流的服裝造型,也總能夠一次次地掀起同齡人的競相模仿,什麼齊劉海啦,爆炸頭啦,吊襠褲啦,短背心啦,如今想來看來,不禁笑出聲。 \n 脫離中學的稚氣後,進入高中。當第一次接觸到政治科目時,關於台灣的,從前流行樂和偶像劇裡都未曾提及過的許多資訊開始走進我的知識範疇。「九二共識」是什麼?為何明明只有國民黨,怎麼又冒出來個民進黨?不談「亞洲四小龍」,我又了解台灣什麼?種種問題縈繞腦海,卻因繁重的學習生活而被帶到了大學。 \n 用自由去理解台灣 \n 步入大學生活後,第一次感受到閱讀的自由。我開始嘗試用這種自由來了解我想了解的台灣。於是閱覽各種關於台灣的歷史、人文等一系列書籍。這時我發現,太多太多的關於台灣社會在新中國成立後各個時代的實況,大都有被創作成電影。所以,由此,我對台灣的了解,開始走出同齡人的群體印象,慢慢形成了屬於我自己的個體印象--由台灣電影開始。 \n 從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案》到《一一》,從侯孝賢的《悲情城市》到《南國再見,南國》,再從蔡明亮的《河流》到《郊遊》,從魏德聖的《海角七號》到《賽德克巴萊》,1945年後的台灣,各個時代近乎真實的社會狀況躍然於螢幕之上。 \n 其中我感受到了五○至六○年代人們對故國故鄉的思念與對慘澹現實的迷茫,七○至八○年代人們對真實民主的覺醒與對獨裁壓迫的抗爭,九○年代至今人們對歷史文化的失憶與對身份認同的困惑。對台灣的認知,雖說不算是深刻,但大抵還算說得過去。這種認知,由集體記憶中產生,在個人經歷中得到昇華。 \n 藝人往來日益頻繁 \n 如今,雖台當局對諸多已有的過往態度模糊,企圖回避,致使政府間無法正常往來。但明顯可以感覺到的,卻是相較於我的少年時代更為頻繁的民間交流與互動。這其中,最直觀的莫過於大陸綜藝節目的變化。 \n 如今大陸電視台的綜藝節目,明星嘉賓往往來自兩岸三地,大家相互認識,相互往來,甚至因為節目成為好友,共同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趣談。這在幾年前,是少之又少的。正是由於這種範圍更廣,頻率更高的互動交流,使我這一身居內地的普通大學生,在教科書的教育之外,更深刻地感受到兩岸一家的親密關係,從而更對台灣這一神奇土地充滿幻想。 \n 我沒去過台灣,至今如此。但我嚮往台灣,至今如此。

  • 陸清華美院台博生:別在乎知名度

    陸清華美院台博生:別在乎知名度

     大陸有哪些知名藝術類學校?北京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台籍博士生徐偉軒表示,除了「八大美院」之外,他所在的清華美院也自成一家,甚至有「九大美院」之稱。他希望未來多一些「不在乎學歷在台灣有沒有知名度」的台籍學弟妹。 \n 徐偉軒是高雄人,學、碩士學位都是台灣師大美術系,專長工筆畫,大四時拿下玉山美術獎首獎等眾多獎項。畢業後他去金門教書,外島加給和月薪總共6萬,還有寒暑假可放,他卻拋下舒適現狀,報考清華美院,而且沒選擅長的繪畫系,反而投入工藝美術;他也是工藝美術系第一個台灣學生。 \n 徐偉軒就讀工藝美術創新研究博士班,清華美院目前「王牌」科系是設計系,但因為前身是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工藝美術也相當有名氣。 \n 台灣工藝美術久被忽略,學校裡幾乎學不到紮實的工藝技能。徐偉軒說,清華美院承襲了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的教學實力,工藝美術系設有玻璃、漆藝、金工、纖維等28項專業工作室,想學甚麼都能很快上手體驗。 \n 徐偉軒建議,在大陸讀書要好好和大陸同學相處。他的同學有的是大學老師,很多人考了不只一年才考上清華美院,「能和你成為同學的人,每個都是實力深不可測的高端角色!」台生要謙虛,無論在台灣多大咖都要低調;另一方面也要厚植實力,證明自己不差。 \n 徐偉軒是鐵了心辭職來念書,但台灣現行法律對在職教師赴陸進修有不少限制,此外台生來大陸讀書也申請不到助學貸款,非常不公平。但撇開這些,他在清華美院的收穫比當初預想的還豐富,現在覺得時間不夠用。雖然台灣社會對大學學歷仍持保守態度,徐偉軒說,不在意這些的人,歡迎來當他的學弟妹。 \n 小 靈 通 \n 八大美院 \n 中國八大美院是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學院、西安美術學院、湖北美術學院、天津美術學院、魯迅美術學院、廣州美術學院、四川美術學院。其中中央美院、中國美院、西安美院有博士學位授予權。

  • 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強吻學生 被取消教學資格

    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強吻學生 被取消教學資格

    12日,四川美術學院就網路舉報該校副教授餐廳騷擾女學生一事做出回應,決定禁止其參加該校任何教學、科研和學術活動,降低其退休待遇,支持學生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n10日晚,有網友發佈三張照片,指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王小箭在吃飯時性騷擾兩名年輕女性。照片中三人圍坐在飯桌前,中間是一位頭髮花白的男子,旁邊各坐一位學生模樣的年輕女性。照片中的男子親了右邊女性的臉、也親了左邊女性的手。上傳照片的網友說,王小箭多次對兩女性進行身體接觸,女性有反抗,但王一直沒有停止。 \n四川美術學院回應稱:經調查發現網友舉報內容屬實。王小箭的行為嚴重違背了國家教育部、重慶市教委和學校有關教師師德師風的基本要求和行為準則,造成了嚴重的不良社會影響,敗壞了教師聲譽,損害了學校形象。 \n四川美術學院美術學系網站介紹,王小箭是四川美院副教授,著名藝術批評家,1999年開始在四川美院任教,主要承擔符號學、專業英語等課程教學,招收藝術學理論、美術學系、藝術管理方向的研究生。因到退休年齡,其從2013年12月31日起退休。 \n

  • 副教授強吻女生 砍退休金滾蛋

    副教授強吻女生 砍退休金滾蛋

     副教授性騷擾,遭降低退休待遇!四川美術學院退休副教授王小箭被舉報在餐館強吻女學生,1天之後校方表示經查證此事屬實,將停止王某教學活動、降低退休待遇。 \n 澎湃新聞網11日報導,10日晚間有網友發文表示和同學在校外餐館吃飯時,發現王小箭和2名年輕女子也在同一家餐館,且多次身體接觸2名女子,後者雖然反抗,但王某一直沒有停止。 \n 有圖有真相。發帖者貼出3張照片,王某不但親吻一名女學生手背,還強吻另一名女學生。 \n 之後王某回覆《南方都市報》,辯稱其行為「無關師德」,「我帶學生的風格是『連說帶哄』,照片就是我『哄』的時候!」引發輿論狂轟。 \n 12日四川美術學院發出聲明稿,指王小箭是該校退休教師,其行為嚴重敗壞教師聲譽,決定停止其教學活動、降低退休待遇。王某發表公開信,為「酒後失當行為」致歉。★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輕薄女子遭偷拍

    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輕薄女子遭偷拍

    大陸網友貼圖貼文爆料,指出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在館子裡親吻年輕女人遭偷拍。該員辯稱這是他帶學生風格,當事人舉報才能成立「性騷擾」。 \n \n據爆料指稱,爆料人和同學一起在川美南門外的味嘗軒吃飯時,看見四川美術學院王姓副教授和兩名年輕女子吃飯。從兩名女子外表觀察應該是在校學生。在吃飯期間,王姓副教授多次對兩女性進行身體接觸,女性有反抗,但是王某一直沒有停止。 \n對此,媒體找到王姓副教授詢問該事,王某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他稱,當天有人帶話說這兩名女生要與他交流,因此約在一起吃飯,兩位女生是與他「非常熟的學生」,而他帶學生風格就是「連說帶哄」,照片就是他「哄」的時候。並所謂的「性騷擾」,​​需要當事人自己才能舉報。外人把拍到的照片發到網上,不但對兩位姑娘造成了傷害,還需要承擔學校、女生、他的名譽損失。

  • 巡禮篇-陸八大美院 濃彩淡墨各擁強項

    巡禮篇-陸八大美院 濃彩淡墨各擁強項

     (文接B2版) \n 湖北美院版畫誰與爭鋒 \n 湖北美術學院座落於湖北省武昌市,前身是創辦於1920年的私立武昌藝術專科學,是中國第一所現代私立藝術教育學堂,最早的三所藝術專科學校(北平藝專、杭州藝專、武昌藝專)之一,也是中國近現代高等美術教育的發源地之一。 \n 湖北美院美術學科完整,又以版畫最有名。版畫系又分版畫及印刷圖形等2個專業(分組),版畫專業為省重點學科,石版畫課程為省精品課程,培養有創新意識的版畫、書籍出版及印刷設計人才。版畫系師資力量雄厚,教師團隊共獲得國家級美術展覽金、銀、銅獎23個,還有一位教師榮獲中國版畫界最高榮譽「魯迅版畫獎」。 \n 西安美院強項國畫花鳥 \n 西安美術學院位於陜西省西安市,成立於1949年,是中共建政後在西北地區設立的唯一一所高等美術學府。 \n 中國美術家素有「不到西安,等於白活一生」說法,西安美院坐擁漢唐時期古典藝術的雄厚文化資源,憑藉天時地利人和,其繪畫學科已成為陜西省高等教育重點學科和名牌專業,國畫花鳥更是該院強項,栩栩如生,別有意蘊。 \n 目前西安美院已開設中國畫系、油畫系、版畫系、雕塑系、設計系、建築環藝系、裝飾藝術系、服裝系、美術教育系、史論系等10個系、16個專業、8個碩士學位授權點、1個美術學博士學位授權點。 \n 除了傳統國畫外,西安美院實用美術設計學科也相當突出,培養了多位著名華人平面設計家;現在通用的100元人民幣,上頭的毛澤東頭像就是西安美院老院長劉文西繪製的。 \n 四川美院水彩拿手好戲 \n 四川美術學院是西南地區唯一的高等美術專業院校,前身是1940年李有行、沈福文等老一輩藝術家在成都創辦的四川省立藝術專科學校,1959年改名為四川美術學院。 \n 四川美院有美術和設計藝術碩士學位授予權,下設19個碩士學位學科方向,美術和設計藝術都是省級重點學科,油畫、雕塑、裝潢藝術設計又是重點學科的優勢特色學科。該校美術館被重慶市政府授牌為重慶市美術館,是大陸唯一一家設在大學中的省級美術館。 \n 四川美院的強項是水彩,被形容為「以水作線,以彩綴面」、「美於形,美於用」。課程包括素描、速寫、色彩、色彩美學研究、形式美學、水彩畫技法及材料研究、水彩畫創作等,讓學生學習水彩畫之餘還能學到室內設計、視覺傳達、電腦等基礎知識。 \n 天津美院獨步國畫工筆 \n 天津美術學院前身為中國近代著名教育家傅增湘於1906年創辦的北洋女師範學堂,是中國近代最早的公立高等學府之一。1949年中共建政後,學院經過多次調整、易名,1980年終於定名為天津美術學院。 \n 目前天津美院共設有美術、繪畫、藝術設計、工業設計、雕塑等五個二級學科,設有中國畫、書法、油畫、版畫、雕塑、視覺傳達設計、裝飾藝術設計、服裝藝術設計、染織藝術設計、環境藝術設計、工業設計、數字媒體藝術、攝影藝術、綜合繪畫、公共藝術、多媒體設計、美術史論等17個專業方向。 \n 國畫工筆被公認為天津美院的王牌科系,油畫系也獨當一面。

  • 蔡國強抄襲收租院話題再現?

    蔡國強抄襲收租院話題再現?

     曾經讓旅美華人藝術名家蔡國強捲入抄襲官司,一組名為《收租院》的雕塑系列作品,前天(8日)起在北京炎黃藝術館的「新中國美術經典——再現收租院大型雕塑展」亮相,讓民眾觀賞政治藝術經典之餘,再度重溫當年的抄襲話題。 \n 1999年6月,蔡國強在威尼斯雙年展展出創作《威尼斯收租院》,並因此捧回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當時此事傳回大陸後,引起各方爭議,尤其是四川美術學院,不滿之餘提出告訴,認為蔡國強嚴重涉及侵權。 \n 蔡氏收租院林立 \n 四川美院認為蔡國強的作品,嚴重抄襲1965年6月至10月由該學院雕塑系師生和民間藝術家合力完成的大型系列雕塑《收租院》。 \n 當時評論家島子強烈抨擊說:「蔡國強的複製,實際上是挾後現代藝術手法和綠卡藝術家特權,公開侵犯著作權法。」但隋建國等藝術家站在支持立場,認為該作是後現代藝術中常用的複製、挪用手法,只是對經典作品的「引用」。其實自1999年《威尼斯收租院》後,「蔡氏收租院」便不斷繁衍:2008年有《紐約收租院》,2009年有西班牙《畢爾包收租院》與《台北收租院》陸續誕生。 \n 地主收租題材 \n 四川美院《收租院》創作以地主收租為題材,呈現地主剝削農民的場面,共塑造了7組群像,114個真人大小的塑像和108件道具,刻畫當時農民的掙扎、悲苦、絕望、反抗等神情與體態。該作也成為文革以及社會主義時期政治藝術的宣傳名作之一。 \n 此次在炎黃藝術館展出的《收租院》以交租、驗租、風谷、過斗、算帳、逼租及怒火等7幕展開「劇情」,讓觀眾就像看一場舞台演出。策展人郭小力表示,「這個展覽順序改變了川美傳統的長卷結構,讓故事更有舞台感,節奏也加快了。」 \n 需注意的是,這次展出與1966年在北京中國美術館展出的泥塑版本不同,而為1974年至1977年創作的玻璃鋼複製版。當時為了解決《收租院》頻繁的借展需求,於是四川美院再創作出另一個版本,共有103件人物像和道具;1970年代後《收租院》展覽用的都是該版本。

  • 首發西遊記悍圖社闖蕩藝壇江湖

     台灣當代藝術團體「悍圖社」,於去年4、5月間以「畫會」形式,首度遠赴四川重慶美術館和四川美術學院美術館,推出「撼&懾──悍圖社西遊記」,是歷來大陸引進台灣藝術家最具規模、最系統性介紹的一次;同時由美院師生產出學術研究成果,促進大陸對台灣當代藝術界的整體認知。 \n 談到這次跨海峽展覽的機緣,悍圖社社長楊茂林表示,藝術家展出需要有好的舞台,然而台灣能舉辦展覽的地方幾乎都已踏遍,所以打算把成員作品帶到大陸去,增加曝光機會。 \n 蜀道行契機 \n 評估了資金與展覽性質後,最後選定四川美院讓悍圖社「包棟」展出。重慶美術館館長馮斌說過,悍圖社成立之初就提出「向當道的裝置藝術宣戰、誓言重振平面繪畫的聲威」的理念,恰好與該校以平面繪畫見長的特色契合,因此位於四川美院的重慶美術館就成為悍圖社策展首選。 \n 以嚴格審查媒體著稱的大陸官方,這次也沒放過台灣藝術品的進入。除了基本清單,每件展品還要附上圖檔,詳細說明作品意義,「每個人拿出三到五件作品,因為有特別交代必須避開政治、裸露等敏感內容,所以全數都沒有被退回。」楊茂林笑道。 \n 展覽不忘學術 \n 「我們希望是這次的展覽是學術性而非買賣性。」因此除了展覽,此次悍圖社西行還加入了學術研討部分,加強與大陸美術教育學者、師生的互動。雙方於去年初先進行前製階段的互訪,提供每位藝術家的創作理念、歷程、圖檔等資料,而後本人到對岸接觸四川美院學生接受一對一訪談,學生再數度透過電子郵件、網路視訊等方式聯繫討論,最後撰寫出研究論文。未來這14篇論文將集結成冊出版,以悍圖社成員的創作為點,進而帶出整個台灣當代藝術發展態勢的面。 \n 「我很喜歡這次展覽就是純粹學術交流,互相瞭解,氣氛還不錯。」楊茂林指出,由台灣獨立策展人兼藝評人胡永芬,擔任研討會活動的企畫主持人。會上研究生們輪流報告論文後,藝術家上台接受提問,如此進行一整天。「因為生長環境體制不同,台灣的藝術家比較活潑、腦袋天馬行空,所以談問題時常讓對岸師生出乎所料。」他還從地理角度分析,由於四川美院位於大陸西南方,藝術創作氛圍較為活潑,不像北京一派嚴肅;最好的例子像是張曉剛、周春芽等許多大陸一線藝術家皆畢業於此,卡漫藝術家也多從四川出來。 \n 在研討會之餘,藝術家們也參觀了四川美院師生的工作室;不僅有介紹台灣80年後美術史的講座,雕塑系更請楊茂林、涂維政與該系學生對談。原本四川美院還向楊茂林提出駐村計畫,但出於時程與工作因素,也許延至今年下半年才有可能實現。他也希望將來藝術交流能比照這此次模式:「一般美術館展覽頂多是開幕及晚宴,很少會做到這樣全面——不僅美術館就在校內,還加上相關科系師生參與研究評論,是蠻紮實的交流。」 \n 持續嘗試走出去 \n 楊茂林觀察到,大陸藝術科系的學生一般都很活潑,但創作包袱很大:「台灣思想自由,藝術家不必去想說要教誨社會、為祖國奮鬥,創作還是私人的;但他們有責任要擔、藝術要有教化功能。」他話鋒一轉,提到大陸知名藝評家栗憲庭的言論——表面上藝術家意氣風發,其實大部分生活過得很慘。藝術創作是漫長的歷程,很難立即受到肯定,「台灣每年提供藝術家申請補助、到國外駐村等計畫,讓藝術家可以持續創作;儘管現在中國藝術市場火熱,吸引全球藏家買賣交易,卻沒有這些機制去撐,所以我覺得台灣這一點還不錯。」 \n 大陸市場崛起,現在全球目光都聚焦中國,國際級畫廊一家家進駐,台灣藝術家看似露面機會增加,其實不然。楊茂林表示,由於國際策展人重點放在大陸藝術創作者,相對來說台灣空間就會被忽略、壓縮,藏家買作品的時候亦然。「台灣和大陸藝術家比展出、受肯定的機會差多了,但總是另一個可以探索的機會市場。」 \n 於是悍圖社今年3月在索卡藝術中心展完後,接著將再度西進,前往瀋陽美術館展出。楊茂林充滿企圖心地表示,未來計畫等資金到位,希望能把悍圖社帶上威尼斯雙年展的舞台,跨出地域侷限,讓國際透過該畫會團體,認識台灣當代藝術的多元樣貌。

  • 田慶華 從人體名模蛻變畫家

     純真不匠氣的筆觸、忠實呈現平凡生活,正是素人畫家作品之所以感動人心的特質。大陸重慶「棒棒畫家」田慶華就是這麼1位來自社會底層、靠著自學而成名的素人畫家。來自農村的他,如同台灣賣菜阿嬤陳樹菊般,心繫農村教育,去年將賣畫所得的3.1萬元(人民幣,下同)捐給貴州廈安小學修建校舍,贏得美名。 \n 畫作萬元人民幣起跳 \n 在美術學院工作10多年,沒讀過什麼書的田慶華也沾染上藝術氣息,試著提筆作畫,描繪出他眼裡、腦海中的重慶印象與人物,不僅受到藝術收藏家喜愛,四川美術學院還為這位院內「第一人體名模」舉辦展覽;他的畫作也從最早1幅12元,提高到萬元起跳。 \n 目前,田慶華依然維持主業重慶「棒棒」,副業「第一人體名模」與業餘「江湖畫家」的身分,希望讓兒子過更好的生活。 \n 1986年,30歲的山村農夫田慶華為養家活口,從萬盛區青年鎮黃山嶺來到西南經濟重鎮重慶市討生活,落腳在黃桷坪一間8平方公尺大的小屋子裡,每天在附近的四川美術學院學生食堂打工,掃地、抹桌、洗碗,每個月有90元的工資。 \n 任校警開始拿畫筆 \n 後來,1位美術學院的負責人看見高壯的田慶華在食堂工作,覺得有些委屈他,就問他要不要到門口當警衛,每月工資400元。由於看門比食堂工作的工資高出許多,而且工作簡單、環境乾淨,所以他就答應了。 \n 校警的工作輕鬆,讓田慶華有了很多思考的時間,尤其是他每天看見藝術家們拎著書本、背畫板進進出出,也禁不住想:「我也可以畫呀!」因此,他開始利用工作空檔,在報紙邊上的白色框框畫畫,人、車、樹、花、鳥都是他的素材;有時候興致一來,也會花個3、4天在白紙上畫素描,往往一拿畫筆就停不下來,畫到凌晨4、5點才睡覺。 \n 1990年代初,田慶華的大女兒即將就讀初中,小兒子也開始上小學,家裡的花費越來越大。於是他辭去校警工作,轉做人力挑夫,也就是重慶人稱的「棒棒」。 \n 籌兒學費寬衣解帶 \n 成為「棒棒」後,田慶華仍以美術學院為基地,天天在大門附近等工作上門,有空就掏出鉛筆和素描本隨興揮灑。有一天,突然有位年輕人問田慶華要不要當人體模特兒,並表示自己是油畫系的老師,學生上油畫人體寫生課,需要找1位人體模特兒。 \n 這位老師解釋說:「1個課時45分鐘,12元。人體模特兒就是裸體模特兒,就是你說的不穿衣服的那種模特兒,你到底做不做?」由於田慶華正愁孩子的學費沒著落,想了一下,他就下定決心,跟著老師走進教室。 \n 田慶華回憶說:「我永遠記得自己第1次做人體模特兒的情景。我開始脫衣服的時候,因為心發慌,手就發抖,不聽使喚,2件衣服硬是用了10幾分鐘才脫完。脫完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臉開始發燙,頭皮開始發麻,四肢也開始僵硬,感覺自己為了錢,把祖宗的臉都丟盡了。」 \n 多年後,田慶華的女兒結婚時,在婚禮上向所有來賓介紹父親,說他是如何靠著做「棒棒」與兼職人體模特兒掙錢,供她和弟弟們上學的故事,不少來賓被感動得熱淚盈眶,也讓田慶華相當欣慰。 \n 當人模進入美術殿堂 \n 能成為素人畫家,當人體模特兒是重要關鍵。田慶華當模特兒時,一邊擺姿勢,一邊把師生對話記下來,並注意他們是怎麼畫的;而他用來參考的美術書籍,繪畫使用的紙張、鉛筆、橡皮擦,都是撿學生扔掉的。 \n 剛開始時,他畫1張撕1張,但畫了3年之後,他覺得「畫得像」了,就捨不得撕。幾年前第一次有人上門買畫時,田慶華思考半天,表示:「1幅畫就算我當1個課堂模特兒的價格吧!12元。」價錢很低,但田慶華認為畫有人買,還能和全國各地眾多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一起被收藏,要不要錢都無所謂。 \n 現在,說起當年的那段經歷,田慶華非常感謝四川美術學院,「因為給了我工作、學習和生活的機會,讓我家的生活條件比鄉鄰好很多,讓我有了供兒子上大學的動力。」

  • 悍圖社四川辦展 台灣藝術西遊記

    應四川美術學院美術館之邀,台灣藝術團體悍圖社首次赴重慶舉辦「撼&懾:悍圖社西遊記」展覽。四川美術學院美術館成立於二○○二年,是重慶唯一官方設立的現代美術館,過去不曾展示台灣藝術家作品。這次展出悍圖社十四位成員的四十三件作品,是成立以來最有系統的引介台灣當代藝術的一次。 \n四川美術學院是中國西南地區唯一的高等美術專業學校,有七十年歷史,被喻為「長江中上游的一顆藝術明珠」。中國藝術界不少代表性人物,包括「傷痕藝術」開創者羅中立、有「現代藝術西南總舵主」之稱的葉永青和拍賣市場「四大天王」之一的張曉剛等人,都畢業自四川美院。 \n悍圖社是以楊茂林、吳天章等台灣藝術家為首的團體,前身為一九八二年創立的台北畫派,當時一批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的創作者,主張藝術創作應以社會寫實、批判的角度呼應社會的變遷。一九九八年台北畫派改組為悍圖社,吸納多位年輕新血,目前成員有十四位。 \n四川美院美術館館長馮斌表示,過去因為資訊封閉,中國大陸對台灣美術的了解零碎片面,而四川美院美術館也從未舉辦過台灣藝術展覽,這次悍圖社的展出正好填補這塊空白。 \n馮斌談到,悍圖社最初創社宗旨,是以捍衛平面藝術為目標,「而四川美院正好以平面藝術見長」,其次,「悍圖社這批互相學習、互相幫襯的兄弟們,他們『野生』的成長背景和川美在文革後的發展歷程相似,這兩點串起四川美院和悍圖社的緣分。」 \n這次交流展還舉辦學術研討會,由川美史論所研究生針對悍圖社發表十三篇論文。「悍圖社西遊記」四月廿二日起展至五月十六日止。

  • 八大美術學院 各擅勝場

    最近正逢藝術類大學術科考試報名之際,兩岸有哪些知名的美術學院?學科有何特色?學院發展各自與兩岸政治變遷如何呼應?本期大學巡禮帶您一探究竟。 \n在大陸高等美術教育中,一般以「八大美術學院」最為知名;這八所學校分踞四方,北達瀋陽、南至廣東,各有豐富的歷史、地理、文化底蘊,成為大陸一個世紀以來培育美術人才的搖籃。 \n中央美院 八大美院之首 \n依照一般習慣,位於北京望京區的中央美術學院居八大美院之首。中央美院除了學生素質、師資優勢之外,又因為地處文化古都北京,得近水樓台之利。該院院長潘公凱在2001年接掌中央美院,潘公凱主要以美術理論見長,值得一提的是他在1996至2001年擔任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而中央美院和中國美院又一向有瑜亮情結,因此論者一般期待潘公凱有助於改變大陸美院之間的「門戶之見」。 \n中國美院 師生眼界開闊 \n位於杭州西湖畔的中國美術學院,成立時間和影響力和中央美院勢均力敵。中國美院藏書豐富,在八大美院之中最為突出,大大拓寬該校師生眼界。目前決定中國美術走勢的人物,幾乎有四分之一來自這所學院。2003年中國美院新校區落成,規畫宏偉,在八大美院首屆一指。現任院長許江創作、寫作不輟,曾是趙無極學習班成員,也是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今年八月成立的浙江美術館,許江主持「重大歷史文化題材創作工程」,相當吃重。 \n魯迅美院 寫實創作居冠 \n位於瀋陽的魯迅美術學院,校舍與設備有國際一流水平,論者認為超過大陸目前所有同類學校。魯迅美院是八大美院中最接近俄羅斯寫實畫派者,而俄羅斯寫實畫派又傳承自西方學派,因此魯迅美院可說是「西方寫實油畫」在中國發展的基地。 \n該校網站上開宗明義表示「堅持具象寫實為主」,「強調基本功訓練」,學生根柢紮實,創作力量在八大美院名列前茅。魯迅美院創辦於1980年代的《美苑》雜誌也是目前中國重要的藝術類期刊。值得一提的是,魯迅美院很敢開高薪聘用教師,相當吸引各路人才。 \n四川美院 崇尚自由奔放 \n四川美術學院地處重慶,位居天府之國,向來崇尚自由奔放,特別適合藝術家發展。四川美院的師生,思想活躍,常有驚豔之作。 \n學者指出,中國近百年來美術變革的發生地,先在上海、廣州,後在北京和內陸,第三次在重慶、成都、西安等地。該院院長羅中立正是1980年代以油畫《父親》一鳴驚人的作者,當時羅是四川美術學院學生,他以寫實手法刻畫了一位樸實農民,黝黑臉上皺紋交錯,捧著破碗喝水。羅中立並以這幅作品成為80年代大陸鄉土寫實畫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羅中立成為母校院長之後,大膽啟用有個性的教師,並表示「一所藝術學院不須面面俱到,而是要有自己的特色。」 \n廣州美術學院原校址在湖北武昌,稱為中南美術專科學校,後來獲准遷校至廣東省。廣州美院是華南地區藝術類大學之首,2004年被確定為廣東省中小學美術老師培訓基地。 \n該校頗具商業頭腦,各個學科緊接著校辦企業的需要而誕生:例如「集美設計工程公司」催生了環境藝術設計科系;「白馬廣告」讓裝潢設計科系的教學走向逐漸往廣告業延伸;「雷鳥產品」設計帶動了工業設計科系。﹙文轉B5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