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四平街會戰的搜尋結果,共03

  • 《人間好文》向歷史交代

     如《父親與民國》一書顯示,白崇禧將軍大半生的軍政生涯是一本中華民國起伏昇落的濃縮歷史。當「七七抗戰」號角聲響,廣西能迅速地、有備而來地投身全民抗敵的歷史洪流,由此也展開以後數十年的「蔣白合作」,但是這並非一條平坦無礙的陽關大道,而是有時磕碰曲折,陰晴不定。 \n 在人類歷史的集體記憶中,某些段章,某些關鍵會突顯著或光耀壯麗、或幽暗險峻的時代特徵;而在那些獨特時刻,某些獨特人物曾堅毅地扛負起締造歷史,扭轉時局的重擔。譬如締造民國的孫中山,八年抗戰時的蔣介石,英倫遭襲時的邱吉爾,諾曼地登陸時的艾森豪等歷史巨人,在歷史的湍流與風暴中,以堅強卓絕的意志力與領導力,引導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驚險航程。 \n 歷史創造英雄,英雄復創造歷史。歷史與英雄之間有著互生共存,相輔相成的緊密因緣。歷史中巨大的英雄曾被當代或後世的仰慕者膜拜、溢美、頌贊或誇大。但是某些英雄,卻由於因緣際會、權力紛爭或恩怨逆誤等因素而被漠視、冷遇或誤解,這無疑是歷史長流中的不幸盲點。在中華民國的近代政治史中,白崇禧將軍就是一位曾奮身努力締造歷史卻有時被歷史冷遇的英雄人物。如今剛問世的白先勇的文圖並茂的兩冊鉅著《父親與民國》,或許可能令今人與後人對白將軍不平凡的一生重新認識,再度評估。 \n 一生如史 起伏昇落 \n 白崇禧將軍出生在十九世紀末期廣西鄉村的一個回民家庭。他的啟蒙教育──桂林陸軍小學──奠定了他而後與民國休戚與共的戎馬生涯的基點。在腐朽的滿清帝國傾倒前夕,南中國的兩廣正是革命志士風起雲湧投身革命之源地。當武昌起義第一聲槍響,時年十八歲的白崇禧參加了「廣西學生軍敢死隊」,邁出了廣西,從此也就奮身投入了締造民國、建立共和的偉大又艱辛的歷史工程中。正如本書題目《父親與民國》顯示,白崇禧將軍大半生的軍政生涯是一本中華民國起伏昇落的濃縮歷史:參軍革命,進軍北伐,討滅軍閥,抗戰禦寇,勇殲日倭,最後又在國共內戰中為黨國征赴戰場。 \n 這位機智堅毅的百戰將軍與軍事戰略家享有「小諸葛」的美譽,他領軍指揮和參與的戰役如北伐期間的「龍潭戰役」,痛殲軍閥,抗戰期間的「徐州會戰」、「武漢保衛戰」、「桂南會戰」、三次「長沙會戰」等,而「徐州會戰」中的「台兒莊大捷」更是八年抗日戰爭史中最鼓舞人心士氣的英勇捷戰。歷史上的諸葛亮曾蒙劉備的倚重與信賴,但是現實中的「小諸葛」與他的頂頭上司蔣介石卻有著分合即離、恩怨情仇的歷史糾結。這種微妙的愛恨「情意結」(complex)開始於民國十八年的「蔣桂戰爭」,這是一場白先勇在書中稱為「最不該發生的戰爭」。 \n 由李宗仁與白崇禧領導的桂系廣西軍在北伐中戰功碩然,聲譽高揚,勢力範圍也急速擴張。這種名大招忌,「功高震主」的架勢導致蔣介石草率的「削藩」舉措。事先白崇禧曾向蔣建言「裁兵不難裁將難」,處置不當,必爆引禍端。回顧歷史,漢朝的「七國之亂」與明朝的「靖難之役」都是因「削藩」而起。在民國十七年底致國民政府的電文中,白表達了反對裁軍並志願領軍屯疆、保衛邊防的意願。但是這個建議不被採納。曾在北伐中流血流汗的地方軍在一旦功成之後被中央棄如敝屣,難免有「鳥盡弓藏」之怨。由此導致的民國十八年的「蔣桂戰爭」與繼而更擴大的「中原大戰」,又將在「北伐甫成,軍閥甫定」後的脆弱統一局面撕裂。這場戰爭後患深遠,它不但助長了甫遭「清黨」後殘餘共黨勢力的敗部復活,更令虎視耽眈的東倭加速炮製兩年後侵華戰爭的序幕──「九一八事變」。 \n 蔣白關係 微妙糾結 \n 「蔣桂戰爭」顯然是民國政治史中一個頗具爭議性的主題,史家們對它的起因、功過與處理也看法不一。史學家唐德剛教授在《段祺瑞政權》一書中對「桂系」在民國早期政治中的積極貢獻大力贊揚,認為他們「能忍讓,識大體」,對桂系將廣西建設成為一個「模範省」與後來抗戰中浴血奮戰的功勞都稱讚有加。但是他對「蔣桂戰爭」(唐稱之為「武漢事變」)的起因卻全然諉過於桂系青年軍人的「張牙舞爪」,「不會韜光養晦」,「引得全國側目」而引發中央「削藩」。唐教授對白崇禧向蔣介石的「慎謹裁軍,屯兵戊邊」的建議電文隻字未提,但他認為由「武漢事變」所引發的「三年內戰」,與「西安事變」一樣,「都是中國國運的轉捩點」。 \n 由「蔣桂戰爭」而引起「蔣桂分裂」與「廣西分治」,自民國二十年的「九一八事變」到民國二十六年的全民抗戰前夕,在白崇禧的策畫與主導下,廣西被建造成一個以「三民主義」為最高指標的「三自」(自衛、自治、自給)「三寓」(寓兵於團、寓將於學、寓徵於募)的「模範省」。六、七年裡廣西在經濟、農業、工業、交通、救貧與國民教育上的大度發展都為全國的表率。正由於它「全民皆兵」的民團建設,當「七七抗戰」號角聲響,廣西能迅速地、有備而來地投身全民抗敵的歷史洪流。由此也展開以後數十年的「蔣白合作」,但是這並非一條平坦無礙的陽關大道,而是有時磕碰曲折,陰晴不定。 \n 蔣白之間的微妙互動可謂是中國政治史上「主屬關係」的奇特糾結。無可置疑地,蔣介石對白崇禧軍事才略的倚重與信賴可謂「伯樂識才」。北伐期間他任命白擔任總參謀長,抗戰期間,白又被任命為蔣委員長的最高軍事幕僚長、副總參謀長,置身於最高權力決策中心,參與各種頂峰「抗日」與「剿共」的決策會議。勝利後白被委任為國府的第一任國防部長、委員長特派員等位極權重的職位。在本書的許多照片中,集體的或個別的,嚴肅的或休閒的,公共場合或私下獨訪的,蔣白的肢體距離總是近在咫尺,左右不離,前後相隨,「焦孟不棄」,套用句九十後的說法:「親如鐵哥兒們」。 \n 但是蔣對白的獻策謀略並非全「言聽計從」,或「納諫如流」,而事過境遷後的史實證明,每當蔣白的策略相左而蔣一意孤行時,損失的不只是兩人之間的互信,嚴重的更是生靈塗炭,江山殘缺。譬如北伐後白崇禧的「謹慎削藩」建議未被採納,後果是短暫的內戰與局勢分裂,但是遺患深遠。抗戰期間,蔣白互動頻繁融冾。勝利後,國共內戰起始的爭奪東北「四平街會戰」,督戰的國防部長白崇禧主張國軍乘勝追擊潰敗的林彪殘部,蔣介石卻由於種種壓力下令片面停戰。這一步錯棋給予了林彪部隊喘息再生的機會,而東北的失據又關鍵著整個大陸江山的安危。日後蔣介石曾對這個嚴重的策略失誤做過自我檢討。 \n 徐蚌會戰 扭轉歷史 \n 蔣介石另一次軍事策略的失誤卻不只導致山河殘缺,更使之江山傾潰。勝利後國府的第一次總統大選時,由於白崇禧成功輔助李宗仁選上副總統之位,蔣白關係又趨僵冷。白被剝去國防部長職位而被任命為「華中剿匪總司令」,「剿總」設在漢口。蔣卻另外在徐州又設一「剿總」,由劉峙任總司令。將華中戰區一分為二本為兵家大忌(指揮不統一,命令與部署不能及時有效傳達),又全然不採納白崇禧的「守江必守淮」的千古戰略名律,蔣介石錯誤的固執導致國軍「六十萬大軍齊折損」,也導致蔣白之間裂痕的深化。當局勢明顯惡化後,蔣才「亡羊補牢」地指命白崇禧「統一指揮」華中戰區。白拒絕任命,因為這「遲來的榮譽」只是令白在「大勢已去」的殘局中去做替罪羊。 \n 精明一世的蔣介石為何會設計出如此錯誤的華中戰略?想分化白的「剿總」權力做為懲誡白為李助選副總統的「冒顏犯上」?抑或從佛洛伊德心理學分析,在當時全國風雨飄搖、江山危岌之際,蔣的致命錯誤實在是他「自毀自絕」的潛意識做作祟?「徐蚌會戰」的確是國共最後一次「生死交關」之戰,失敗的結果不是丟失「半壁江山」,而是「神州陸沉」。「百戰將軍」也被流言抹黑為「按兵不動」「做壁上觀」。但是歷史對蔣介石在這次戰役中的失誤卻是冷酷無情的,在一些超越國共立場的史家如哈佛專家費正清(John Fairbank)、陶平(S. Topping)及劉馥博士等的評估中,蔣之作為實「不智之舉」,並且「領導無方」,「如果白能夠得到充分的授權統一指揮黃淮地區,後來導致中央軍主力瓦解的『徐蚌會戰』的結果可能完全改觀。」 \n (上)

  • 白先勇:政府冷漠 忽視國軍抗戰史

    白先勇:政府冷漠 忽視國軍抗戰史

     「大陸年輕讀者對抗戰史實渴望了解的強烈反映,讓我在每個城市的演講過程,愈講愈激動,欲罷不能!」剛結束大陸巡迴演講的作家白先勇(見圖,王銘義攝)說,七七抗戰七十五周年之際,政府對抗戰歷史的冷漠忽視,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n 白先勇最近出版《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備受矚目,因書中觸及敏感的國共內戰祕辛,與國軍領導抗日戰爭等史實,大陸簡體字版在稍加修飾後獲審批出版,更成為各城市暢銷書。 \n 現年七十五歲,即蘆溝橋事變後一個月在廣西南寧出生的白先勇,最近走訪桂林、重慶、上海、北京等地,與讀者直接交流,昨接受訪談時對大陸讀者巨大回響,情緒依然激昂。 \n 白先勇說,七十五年前,他父親白崇禧接受蔣中正電召,從桂林飛到南京加入抗戰,那是抗戰的起點。當他在南京與青年學生談到國軍抗戰史時,他們未必懂,但那種渴望的神情,讓他深刻意識到,兩岸都應還原史實,讓人民正確理解歷史真相。 \n 對政府部門日前僅以史料展覽紀念七七抗戰七十五周年,白先勇激動地說,「這麼大的抗日戰爭啊,就這麼輕忽、這麼冷漠?我們要記取歷史教訓,不是要跟日本算帳,若我們不了解國家歷史,我們的年輕世代如何尋找自已歷史定位?」 \n 白先勇在著作首次完整披露國共內戰時期「四平街會戰」相關史料,受到兩岸史學界高度重視。白先勇強調,四平街會戰是國共消長的轉折點,林彪部隊一度大敗,其父曾力主乘勝追擊,徹底肅清,未受當局採納,以致林彪坐大反噬,東北失守,內戰逆轉。 \n 白先勇說,他父親對四平街會戰的軍事部署,及對徐州會戰兵力調度,都未能獲蔣中正採納,來台期間,耿耿於懷,痛心疾首。他說:「父親跟我談過最多的,就是對四平街會戰的布局,幾乎是請求蔣讓他帶兵殲滅林彪部隊,但蔣中正不接受,父親當然抑鬱!」 \n 蔣中正執政時期,桂系將領被畫歸「非主流」,升遷發展常受限制,軍中主流勢力也刻意避免與桂系來往。國軍領導階層目前並沒忌諱,國防部已邀白先勇於周三對軍方將領發表演講,講題就是桂系著名將領白崇禧。

  • 白先勇:四平街會戰 父最大遺憾

     白先勇《父親與民國》新書在台上市,由趨勢文教、時報出版、國史館協助下,昨日起舉辦「白崇禧將軍與民國」學術座談會,白先勇有感於父親最念茲在茲的國共東北第一次四平街會戰,也在會中引起激烈討論。 \n 國共戰爭初期關鍵一役東北四平街會戰,當時林彪大敗,白崇禧收復長春,追擊到松花江,蔣中正卻在此時下達停戰令。香港理工大學教授翟志成認為,此舉是林彪日後在東北發展出百萬雄兵,並揮師南入山海關,由平、津一直打到海南島,導致國民黨政權在大陸覆亡的原因。白先勇回憶中,這段歷史父親一而再、再而三講了多遍,認為是國共內戰裡最大遺憾。但這場戰役,中共因戰敗是不提了,台灣則因停戰是蔣中正的決定,所以也不提。 \n 翟志成指出,在國共內戰中,白崇禧一直是鐵桿鷹派,為了四平街之役未能一鼓作氣,白崇禧曾與蔣嚴重爭執,晚年在台憶此事,定有「不幸而言中,不聽則國亡」的謂嘆。輔大教授林桶法則分析,抗戰勝利後蔣、白關係逐漸產生分歧,因李宗仁的執意競選,造成蔣對桂系不滿,又在蔣下野後,李宗仁要求白崇禧調任國防部長,蔣卻堅持由閻錫山兼任,對於人事案的分歧,亦造成桂系認為蔣干政,終至蔣、白兩人的反共立場雖一致,但在布局上的意見不一及諸多心結,造成兩人漸行漸遠。 \n 國史館主任祕書陳立文則以蔣中正日記來看白崇禧、蔣中正對東北的接收問題,兩人有不同的著眼角度,蔣認為東北是外交、政治問題,欲透過美國交涉解決,不急於一時,而真正應注意的是關內的安危、經濟的命脈,並認為白崇禧當時亦認同蔣的政策。白先勇則回應指出,白崇禧對東北的戰略分三階段:先復平津再收東北、一鼓作氣、撤守長春,但白崇禧晚年回顧,深深感嘆:「總統是重用我的,就是有些話沒有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