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回教革命的搜尋結果,共02

  • 江靜玲專欄-1979:預告21世紀的一年

     埃及和平示威演變為軍方武力清場,「阿拉伯之春」是否會變成「阿拉伯之冬」 成為國際關切焦點。 \n 英國和美國迄今卻都拒絕以「政變」來形容埃及民選總統穆爾西遭到罷黜和軟禁一事。許多人對此感到不解?據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波頓說,在推翻穆爾西事件上,美國對埃及有兩點要求,第一是埃及需堅持1979年和以色列簽署的大衛營協議;第二是保證蘇伊士運河暢通。運河通暢沒問題;1979協議,埃及軍方和世俗派同意,但穆兄會不同意。英美兩國默許埃及政變導源於此。 \n 1979年以埃領袖簽署的大衛營協議,是中東地區的第一個和平協定,開啟歷史新章。這協定讓埃及不再是以色列敵人,並使以色列西奈邊界無戰事。但隨著埃及政權更替,埃及內部不時出現撤消這項協定的聲音,對於美國和以色列,這是一項令他們擔心的事,因為在阿拉伯世界,埃及外,只有約旦和以色列簽有和平協議。這是一個有關埃及此次軍事政變的背景之一,卻再次提醒人們這協定,以及1979這一年。 \n 在歷史洪流中,特定的年代有著不同更迭,有的船過水無痕,有的衝擊延伸數世紀。對於許多人,1970年代似乎是一個不像前十年那麼充滿社會叛逆的年代,也不像後十年那樣有著全球的巨變。但新聞工作出身的作家卡里爾在自己的經歷中,卻在1970年代中,看到了歷史上最重大的轉折點,看到了1979這一年,對我們現在身處的21世紀的影響。 \n 在卡里爾著作的《奇怪的叛道者:1979與21世紀的誕生》中,1979這一年,爆發了伊朗大革命、鄧小平在中國的經濟改革、蘇聯入侵阿富汗、教宗諾望保祿二世首次以羅馬天主教教宗身分造訪波蘭,以及佘契爾夫人當選為英國首相。這些在世界不同角落,宗教背景截然不同的人與事,在1979年裡,都做出了天翻地覆的變革,鋪下了我們今天身處的世界:蘇聯解體、回教激進主義興起、中國崛起,以及全球化。 \n 這些發生在1979年的變革,對於台灣的4年級和5年級生,應該是有些印象與記憶的。1979年1月伊朗爆發回教革命,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被包圍,留著大鬍子的宗教領袖柯梅尼推翻了伊朗巴列維國王的君主政權,伊朗一夕間,成為一個政教合一國家。伊朗大革命,廣泛影響阿拉伯世界,卡里爾認為,伊朗回教革命的遺產就是向回教徒證明:「革命是可以成功的。」 \n 就在同年1月,中國新領導人鄧小平到美國進行了為期9天的訪問。美國總統卡特在白宮舉辦國宴歡迎他。與鄧小平同桌的美國左派女演員麥克雷告訴鄧小平自己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到中國拍攝紀錄片時,集體農場中的勞改大學教授親口表達自己有多麼快樂,鄧小平平淡的看著她,緩緩說道:「他說謊。」 \n 結束訪美後,鄧小平尋思「中國如何才能迎頭趕上」問題。1979年鄧小平展開了一連串經濟開放改革,發展私有農業經濟、創立經濟特區。1979年前,深圳根本不存在,2005年深圳是世界第四繁忙的港埠。這些改革,奠下了中國在21世紀崛起的基礎。 \n 鄧小平訪美時,倫敦這裡,佘契爾夫人正準備競選首相。英國經濟下滑之嚴重,並成為第一個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債的國家。雜貨店老板女兒出身的佘契爾當選英國首相後,立即施行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大力推動私有化,出售國營企業。她的政經改革,不但反應英國思維後的根本轉變,同時影響了當時的美國總統雷根。卡里爾認為,這與後來從經濟開始的全球化息息相關。 \n 1979年,教宗諾望保祿二世訪問波蘭,主持了39場布道,參加布道的波蘭人估計達1100萬,重燃東歐天主教信仰外,組織這次教宗訪問大型集會的團結工會後來運用此一經驗,從波蘭延燒,導致1989年東歐集團的瓦解。 \n 1979年12月蘇聯入侵阿富汗,則激勵了阿富汗聖戰者,為後來回教武裝份子提供訓練場地,更造就後來的「基地」組織。畢竟,賓拉登最初到阿富汗是為了與蘇聯對抗的。如今,賓拉登死了,全球恐怖主義戰爭卻未消逝。

  • 倫敦傳真-阿爾及利亞大屠殺 震撼全球

    倫敦傳真-阿爾及利亞大屠殺 震撼全球

     英國首相卡麥隆這個星期像是一頭落水狗。 \n 卡麥隆原擬元月廿二日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發表一項有關英國和歐盟未來關係的重大演說,宣布英國可望就是否脫離歐盟舉行全民公投。但當天適逢德法戰後和解五十周年紀念日,尊重德法感受,英國同意把卡麥隆的歐盟大演說提前到一月十八日。 \n 詎料,阿爾及利亞人質和屠殺事件,迫使卡麥隆在十八日啟程前三小時取消阿姆斯特丹行程和歐盟演說,改往國會就人質事件進行報告。英國首相垂頭喪氣的模樣,前所未見。 \n 相較於先前同意提供後勤支援協助法國出兵非洲馬利共和國,阿爾及利亞的人質和殺戮事件,顯然震驚了全然搞不清狀況的英國和西方盟國。然而此前英國輿論早已陸續警告國際社會須密切注意,加強打擊北非地區逐漸滋長的回教聖戰組織。不只是美國在利比亞班加西的使領館屠殺事件,聖戰組織並已滲透到西方支持的敘利亞叛軍中。阿爾及利亞血洗人質事件不過證實了這項預警。 \n 從二○○一年美國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發生以來,西方聽到看到的是各式不同的打擊恐怖份子的訊息,九一一攻擊事件主謀、「基地」組織首腦賓拉登被美國特種部隊格殺。阿爾及利亞血洗人質事件,則透露出過去十餘年來,西方聽到看到的只是部分的故事情節而已。 \n 阿爾及利亞一直是北非聖戰組織的聚焦點。不只是阿爾及利亞政府此次支持法國出軍馬利對抗回教叛軍,阿爾及利亞同時是現代回教聖戰組織一九九○年代崛起的誕生地。 \n 經過多年悲慘激戰,一九六二年才脫離法國殖民獨立的阿爾及利亞,與法國和歐洲間迄今仍存有切割不清的愛恨情仇。一九六五年阿爾及利亞第一任民選總統貝拉遭當時的國防部長布邁丁發動政變推翻後,直到今天,阿爾及利亞一直是軍事政權統治國家。然而,回教主義政黨「 回教救世陣線」在阿爾及利亞一九九一年的大選中,曾獲得民眾支持,脫穎而出,可是,這項選舉結果,不為阿爾及利亞軍方接受,引發內戰,造成二十萬人喪生。 \n 當時西方傾向軍方支持的民族解放陣線統治阿爾及利亞,以期避免由回教激進派在阿爾及利亞主政。其後果然迫使這些激進份子散佈到阿拉伯世界其它區域,從阿富汗到伊拉克,都有他們流亡參戰的蹤跡。而發動這次阿爾及利亞人質事件的首腦貝爾蒙塔(見圖,法新社)縱橫撒哈拉沙漠,與阿爾及利亞政府對峙,已有二十年之久。 \n 二○一○年十二月「阿拉伯之春」的火焰從突尼西亞點燃後,阿爾及利亞幾乎在同一時間內爆發一系列的反政府示威。抗議者針對阿國政治腐敗,缺乏公民言論自由、高失業率、高民生物價等議題展開示威。隨著示威人數增加,抗議者的手段也愈來愈激烈,民眾當街自殺造成社會群情悲憤,暴亂抗議延續到二○一二年底尚未終止。 \n 「阿拉伯之春」原是阿拉伯人民,尤其是年輕一代的阿拉伯人覺醒的聲音與希望。不幸的是,示威暴動提供了回教極端組織趁機壯大的機會。這種情勢從二○一一年西亞北非政局發生動蕩後,尤其明顯。極端組織透過邊境走私,建立聯繫網,相互壯大。利比亞內戰期間流散的武器,則成為這些聖戰組織新彈藥的來源。西北非的回教聖戰組織成了「阿拉伯之春」革命中的漁翁,坐收其利。 \n 這次血洗人質事件,受害者不只是歐美等西方國家公民,日本、菲律賓、馬來西亞等亞太國家公民也在劫難逃,顯示回教激進份子在「後阿拉伯之春」時代,已躍升到全球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忽略的新勢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