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回歸法院的搜尋結果,共31

  • 百年法治,對外國法人仍不友善

    百年法治,對外國法人仍不友善

     近期一則歷經地院、智財法院刑事庭到最高法院的營業祕密案件,引起筆者興趣,該案與民國71年美國蘋果電腦公司自訴案高度相似。相隔40年,雖《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公司法》均已修正,但《民法總則施行法》中關於認許、互惠等落伍立法仍不動如山,對這些實質存在的外國公司來說,仍處於「負擔義務,不享權利」、「縱有權利卻沒有救濟」的窘境。  筆者擔心,以經貿立國的中華民國,「法治進步」與否影響外人投資意願。當法制完備徒法仍無法自行,尚須認真、具國際視野的法律人具體落實。關於外國法人認許之漫漫長路,正是我國「超國界法」認知落後的負面教材。筆者藉此爬梳其中疏漏,期盼無論行政、立法及司法都應為邁向良制努力:  一、當年讓蘋果公司飽受困擾的司法院院字第533號解釋。民國71年美國蘋果公司在地院控告我國廠商違反《著作權法》,法院以蘋果公司雖登記有著作權,但因未完成「分公司認許」,乃「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依照民國20年的《院字第533號解釋》:「未經認許的外國法人不得提起自訴」遂不受理。一個民國70年代的跨國商事案件,用的卻是20年代的陳舊解釋,更何況院字還是在訓政時期由非實際掌理審判的司法院所發布。  對剛脫離帝制,面臨列強瓜分的新中國而言,要能明白西方的「法人」(fictitious person)概念確屬不易,更別說是「外國法人」。然而,我國的法治發展卻始終受制於院解字所遺留下的錯誤理解,不僅否定外國法人的自訴權,更使法院在往後的審判實務留有不承認外國法人「權利能力」的錯誤想像。  二、法院判決仍走不出院字陰霾!近期這則地方法院的判決,涉及一家「未經認許之外國公司」,由於該公司之營業秘密遭我國公司侵害,向地檢署提出「告訴」,經檢察官偵查後起訴。本案在地院審理中適逢《公司法》修正,明確刪除外國公司認許之要求。然而,地院法官逕認定該公司既未經認許,無權利能力,除非《營業秘密法》有「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得提起告訴」之特別規定,否則不得以「非法人團體」(《民事訴訟法》用語)身分提起告訴。如此解釋與90年前院字533號對於外國法人保護不周的立場如出一轍。  地院判決正如40年前蘋果案之翻版,在國際交流頻繁之今日,作為WTO會員的我國,卻選擇在權利救濟之初,便以「未經認許」狠狠關上外國公司救濟之門。相比地院的僵化與保守,本案上訴審智財法院回歸涉《民法》中對於外國法人於設立地即取得權利能力之立場,強調「有權利必有救濟」,並得依其固有告訴權提告;最高法院則另以我國加入WTO所簽訂《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TRIPS),強調會員國「最低限度之保障」及「國民待遇」之要求,給予未經認許外國公司救濟之可能。  此次地方法院較年輕一輩的法官見解除缺乏「超國界法」應有之思維,亦可見對於權利保護的消極及對外人的不友善。營業秘密受侵害之救濟貴在妥速審判,外國人光是爭訟自己有無合法的救濟權利已先耗去3年,令筆者感嘆不已。  去年政府設想我國有機會成為繼香港之後新一代的亞洲金融中心,然而,對於外國企業如此不友善的裁判,如何能吸引跨國企業的信賴?  三、超國界法學視野是根本解決之道。筆者執教「超國界法律」課程逾40年,在課堂裡不斷提醒學子應培養全觀的法律人思維。畢竟司法若無法接軌國際,最終蒙受不利益的仍是人民。當大法官已於民國107年釋字771號明揭院字僅具有「命令」位階,不拘束法官審判,地院法官卻仍走不出院字思維而漠視外人之基本權,正是缺乏超國界視野之弊。  基此,不論是法官、檢察官、律師,要真能實現公平正義,基本的超國界法律素養可說是萬不能少!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新聞透視》終審法官創抵抗權 成司改笑話

    新聞透視》終審法官創抵抗權 成司改笑話

     太陽花攻占政院案,承審最高法院刑一庭不理會檢方訴求,把被告魏揚等人辯詞照單全收,創造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雖因此贏得綠營人士掌聲,但該判決非經「大法庭」裁定,對下級審沒拘束力,成為司法改革的笑話。  法條有違憲疑慮 應提釋憲  法官須依法審判,不可自己創造法律沒有的規定,否則就是枉法裁判。如果承審案件對適用法條有違憲疑慮,就應裁定停止審理,讓解釋憲法的大法官們,宣告法條違憲,或補充法令規範不足之處。  先前通姦除罪化爭議,立院遲未能決定修法或廢止刑法相關規定,承審通姦罪案的法官們,縱然覺得婚外情被告「情可憫恕」,也不能創造超越法規見解,讓被告免除刑責,只能交大法官「憲法裁判」。  同樣道理,如果顏色鮮明的法官們,認為把魏揚等人判決有罪定讞、判不下去,且對法律條文有違憲疑慮,就該選擇釋憲,站在憲法法庭辯個清楚。但這些法官卻把自己當大法官,創造抵抗權,侵犯大法官的釋憲權。  刑一庭下指導棋 逾越分際  再則,以往終審法院最讓人詬病之處,是各庭裁判見解不一,民眾的官司只能「看運氣」,為提升司法公信力,蔡總統推動司法改革,打造大法庭制度,各庭有不同見解,需提案大法庭,統一見解後再做個案裁判。  此次最高法法院刑一庭未提案大法庭,也不理會其他8個庭40多位法官的見解,憑空想像後創造「超法規」的抵抗權,認為主張公民不服從攻占政院可獲判無罪,這樣的見解非但未經大法庭裁定,沒有統一見解效果,也讓司改成為笑話。  更令人質疑的是,終審法院認為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只能要求調查並釐清犯罪事實,但刑一庭卻逾越分際亂下指導棋,要求高院更審檢視魏揚等人有無抵抗權適用,可減免罪刑,嚴重侵害司法獨立。  迎合當權者理念 判決惹議  刑一庭刻意迎合當權者政治理念,作出備受爭議的裁判結果,但這樣的法律見解只是個案裁判,且未經大法庭統一見解,不只對最高法院其他庭無任何影響力,下級審法院更可不理會,回歸憲法賦予的獨立審判權,不需受失控的終審法官見解拘束。

  • 總統表姊夫接最高行政法院 前扁案律師轟蔡「家天下」

    總統表姊夫接最高行政法院 前扁案律師轟蔡「家天下」

    蔡英文表姊夫吳明鴻今接任最高行政法院院長,台灣陪審團協會今直指此人事已引起「總統逾越憲政分際」危機。該協會創會理事長、前扁案律師鄭文龍表示,蔡英文從找表姊當勞動部長,到特任姊夫當最高行政法院院長,歷任總統除了老蔣時代,沒人敢這樣幹,蔡英文已證明自己就是「家天下」。 蔡英文日前以「尊重司法院」為由,特任吳明鴻擔任最高行政法院院長。而吳明鴻的妻子,就是蔡英文的表姐林美珠,她在2016年蔡政府執政後出任政務委員,隔年接勞動部長,去職後不到1年又接下台灣金聯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因引發輿論抨擊,就職1日便去職。 儘管如此,林美珠的先生、蔡英文的表姊夫吳明鴻,日前獲蔡英文特認為主責「民告官」的最高行政法院院長。由於我國的憲政體制,總統主掌了行政院長的生殺大權,某種程度掌控了絕對的行政權;如今,在人民與政府之間,進行權益損害賠償審判的最高行政法院,由總統親人接任院長,形同打破權力制衡。 對此,台灣陪審團協會今召開記者會,直指這項人事命令已引起總統逾越憲政分際的危機。該協會理事長陳為祥就表示,他們不是針對特定人選提出質疑,而是對制度表示憂心。 陳為祥說,民主國家最重要原則是權力分立、相互制衡;總統擁有最高行政權,最高行政法院則處理人民與政府間的爭議,如今總統指派具有姻親關係者擔任最高行政法院首長,準備處理人民與政府的行政權問題,「這有沒有逾越憲政分際?」可以相信未來針對某些案件,譬如黨產,當行政法院做出決定,人家恐怕將質疑法院是代表總統的行政系統,這確實引發憲政危機。 陳為祥強調,過去最高行政法院已被稱為「敗訴法院」,人民要藉行政訴訟執行權利難度非常高,先天已不足,如今又出現這種任命,恐將加速系統崩壞。他認為,政府有必要藉此機會,著手思考裁撤長期偏袒政府機關、習慣官官相護的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改為普通法院審判,並引進陪審團審判,才可能保障人民訴訟權,重建司法信賴。 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前扁案律師鄭文龍表示,「我們在聖誕節收到蔡英文送的美豬禮物,沒想到新年也要送我們禮物,就是送她自己的姊夫當我們的最高行政法院院長。」可以看出《亞洲週刊》把小英形象弄成皇帝後,小英自己也做了證明「自己就是家天下」。 鄭文龍說,蔡英文任命許宗力當司法院長,司法院長呈報提名最高行政法院院長,「總統府說尊重許宗力,但許宗力不會看你(總統)臉色嗎?互拍馬屁已經形成小集團。」 他說,過去蔡英文對這類人事還會演一下,現在連演都不演,擺明「已經選我了,不然你要怎樣」。問題是,從林美珠到吳明鴻,歷任總統除了老蔣時代,所有民主時代選出的總統,無論是李登輝、陳水扁還是馬英九都沒人敢這樣幹,「民眾才警覺原來民選也有專制,既像希特勒其實也是民選出來的。」 鄭文龍強調,過去人民因政府侵害權益提起行政訴訟的勝率大約9%,現在好一點「變成10%」,所以有人叫行政法院是「駁回法院」,去的結果就是「九死一生」,原因就出在背後有著官官相護的體系。 鄭文龍進一步說,早在1999年全國第一次司改會議做出的第一號決議,就是廢除行政訴訟法院制度,結果21年過去卻怠惰不做。如今,總統又任用親人接最高行政法院院長,以後民眾跟政府打官司會贏嗎?不會贏嘛! 鄭文龍主張強調,總統不僅不該任用親人當最高行政法院院長,更要廢掉行政法院官官相護的制度,讓行政訴訟與國家賠償案件回歸普通法院;同時,面對重要的案子也要引進陪審團制度,讓法院能真正中立客觀做判斷。

  • 「修復式司法」法官如何處理?司法院開會研討

    「修復式司法」法官如何處理?司法院開會研討

    《刑事訴訟法》規範的修復式司法如何進行,司法院邀請各界代表開會,討論研擬《法院辦理審判中轉介修復式司法應行注意事項》,有人認為,不應只有反映被害人保護之單一觀點,也應注意加害人回歸社會的正向意義,如果只是強調被害人保護,須注意是否偏離法院公正中立立場。 司法院為回應修復式司法作為世界各國因應犯罪之策略及趨勢,並協助各級法院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71條之4第1項規定,在充分尊重被害人及加害人自主之下,將案件轉介至適當之機關、機構或團體,預防將來再犯減少對於刑罰過度依賴,因此開會研商研擬辦理方法。 對草案初稿的規範方向,有與會者指出,修復式司法是回應犯罪的替代措施,雖與被害人保護經常相提併論,但不應只有反映被害人保護之單一觀點,且若相關規範過於詳盡,法院將非單純派案,而是積極介入,此一定位是否會壓縮到專業發展的空間,值得深思。 關於法院之告知義務,有與會者表示,法官在刑事法庭嚴肅的氛圍下告知相關事項,當事人緊張之餘,可能被迫回應而同意;規範詳盡的告知義務,也加重法官負擔而可能導致怯步,建議採取只要雙方願意對話,法院即可將案件轉出的方法,讓專業促進者接手說明相關事項,在促進者所營造和善及信任的氣氛下,相信會有比較好的效果。

  • 前三總醫院採購組長貪很大 美容及心靈課程都要業者買單

    前三總醫院採購組長貪很大 美容及心靈課程都要業者買單

    10年前擔任三軍總醫院資訊管理組組長的江男,利用經辦採購的機會向業者收取回扣,參加心靈成長課程及身體療程、美容保養的費用都要業者幫他買單,共計收取賄賂54萬多元,最高法院依收取回扣罪將他判刑12年6月,褫奪公權5年定讞。 擁有碩士學歷的江男,利用擔任軍官經辦公用工程的機會,從2006年到2010年間陸續向業者索賄,他參加心靈成長階段課程,他明知這個課程與負責的採購案無關,仍要求業者幫他付款,甚至到大學推廣部的國際PMP專案管理師證照班課程學費,也比照辦理。 此外,江男參加美容公司會員,享受該公司提供的身體療程、美容保養服務,他也要美容公司開立收據後,交給承包三總工程的業者買單,連他訂購菜香耕有機食品的貨款,也是業者代付。 本案由軍事檢察官偵查起訴,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判決後,經最高法院發回更審,因軍事審判回歸普通法院審理,改由台灣高等法院承審,期間江男曾逃亡遭發布通緝,後來被逮捕接受審判。 高院更一審斥責江男深受國家栽培,經辦公用工程,竟不思廉潔自持,違法亂紀,收取回扣,中飽私囊,腐蝕國家社會根基,影響至深且鉅,有玷官箴,犯後為規避刑責逃亡多年,不能依速審法減刑,將他判刑12年半,最高法院駁回上訴確定。

  • 婦聯會案內政部抗告被駁 內政部稱尊重

    婦聯會案內政部抗告被駁 內政部稱尊重

    最高行政法院駁回內政部對婦聯會申請停止執行廢止立案行政處分抗告。內政部今日收到裁定書正本,表示尊重最高行政法院裁定,並呼籲行政法院未來在本案進入實體訴訟程序時,能秉持司法專業,公正判斷、依法審判。不過,內政部也提及,行政法院容任婦聯會「越級救濟」,形同「法官造法」。 內政部因婦聯會未於規定期限內轉換為政黨,且經限期修正仍而不遵從,依政黨法第43條第2項規定,在今年4月27日作成廢止立案許可之行政處分。婦聯會不服,改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5月27日裁定原處分中廢止立案許可部分停止執行,內政部不服,向最高行政法院提起抗告。 內政部說明,登記為政治團體的婦聯會雖於去年底經會員代表大會決議不轉換為政黨,而是另行成立基金會,然而屆至政黨法所定期限,該會聲稱的轉型仍未完成,內政部因此依法作成廢止婦聯會立案許可的行政處分,相關法律依據及行政程序皆完備。 內政部表示,基於法安定性和行政機關執行行政處分公信力的維護,訴願法第93條明定行政處分不因提起訴願或行政訴訟,而停止該行政處分的執行力。這次婦聯會在沒有具體說明本案如何「情況緊急,非即時由行政法院予以處理,即難以救濟」的情形下,無視訴願程序規定,逕向行政法院聲請,而行政法院也容任婦聯會「越級救濟」,無異架空訴願進行中向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的權利保護必要性要件,實質性改變我國行政爭訟對停止執行制度的規定,形同「法官造法」,其正當性容有討論空間。 內政部補充,無論本次裁定內容及依據是否具有爭議,內政部均予以尊重,因該裁定結果僅為執行程序的暫時停止,無涉任何實體決定。至未來本案進入行政訴訟程序,期待行政法院能回歸本案實質內容,進行中立審查及公正判決。

  • 石木欽推改制 姜仁脩見證歷史

    石木欽推改制 姜仁脩見證歷史

     長久以來公懲會一直用開會的方式決議懲戒案,但3年前石木欽就任公懲會委員長後,把這道門打開,公懲委員穿法袍審案,他後來又推動一連串的組織改造計畫與修法,將懲戒案件審判司法化,提升審理效能,是懲戒法院的推手。  石木欽就任委員長時的願望,就是把公懲會改成法院,委員改成法官並設救濟制度,他當時也對審理中的公務員懲戒案件,以公開審理方式,讓外界看到公懲會追求變革的決心。  當時公懲會分兩個庭審案,假設遭送懲戒的公務員都承認,案件單純,公懲會可不開庭,以書面審查妥速審結,後來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因浩鼎案遭監院彈劾,公懲會審結時公懲委員穿法袍宣判,創下了公懲會的首例。  石木欽當時強調,公懲會未來一定要改為懲戒法院,也配合司法院把司法官懲戒的職務法庭回歸公懲會內,立法院後來通過修法進行組織變革,懲戒法院採一級二審,公務員比照法官的訴訟權益保障。  石退休、由姜仁脩接任委員長,姜從當年的審議會時代,到2016年5月公懲會改為法院化,今(17)日成為懲戒法院新制,可說是參與3項司法制度變革的歷史見證人。

  • 罷韓確定6月投票 Wecare高雄總部換上罷免票招牌

    罷韓確定6月投票 Wecare高雄總部換上罷免票招牌

    中央選舉委員會17日下午宣布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通過、將於6月6日投票,罷韓團體接獲消息氣勢大振,傍晚旋即卸下「光復高雄」總部桃紅色大招牌,不但換上投票字樣,還搭上高空吊車示意蓋章、呼籲民眾投下罷免票。 罷韓團體強調,即日起高雄進入「50天民主搶灘」,6月6日將是高雄的「D Day」。 Wecare發起人尹立表示,罷免是高雄人與韓國瑜的戰役,不論挺韓或反韓的政治力量都勿介入主導。高雄人將用自己手中的罷免票,成就「高雄人的完全民主」。 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張博洋再次對韓國瑜嗆聲,呼籲韓停止興訟,面對質詢、回歸議會、審理預算。 17日中午先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宣告駁回韓陣營提的停止執行罷韓案,下午中選會又宣告罷免案成立,將函請被罷免人於10日內提出答辯書,同時宣布6月6日上午8時至下午4時舉行罷免投票。 韓國瑜委任律師葉慶元表示,將會提出抗告,希望最高行政法院撥亂反正。高市府則回應,政治與公法爭議部分既然已進入法律程序,一切委由律師回應,市府專注於防疫及市政。

  • 公懲會大變革 擬改一級二審

    公懲會大變革 擬改一級二審

     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因浩鼎案遭監院彈劾,公懲會日前審結時,5名公懲委員穿法袍宣判,將翁男判處申誡確定。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昨表示,未來除落實懲戒案件審判司法化,並著手草擬修法改成一級二審,讓公務員多層保障,同時編訂懲戒案例,不僅讓公務員能奉公守法,也讓一般行政機關有所依循。  全面法院化 刑懲將並行  石木欽前年12月就任公懲會委員長,即依公務員懲戒法新制,積極推動懲戒實效化、組織法庭化、程序精緻化,將懲戒案件審判司法化,提升審理效能。  石木欽解釋,外界仍以為公懲會案件是以會議形式議決,其實新制是全面法院化,目前公懲會分2個庭審理案件,假設遭送懲戒的公務員都承認,案件單純,公懲會可不開庭,以書面審查妥速審結。  他強調,公懲會是終審法院,未來要改為懲戒法院,司法院也計畫將審理司法官懲戒的職務法庭回歸到公懲會內,立法院正在就此一組織之變革,進行委員會的審查。而公懲會也將配合職務法庭制度變革改成一級二審,公務員比照法官的訴訟權益保障。  依統計,每年機關自行懲處案件約2到3萬件,到公懲會的很多都涉及刑事案件,以前是由刑事案件為基礎進行懲處,新法改採刑懲並行,但有一個例外,刑事一審判決前可停止,但之後公懲會就繼續進行。  懲戒編訂成冊 以為殷鑑  石木欽表示,舊法時期,許多案件是裁定停止審判,他最近研礙將舊法停止的32件案子重新審理,這些案件都是外界關注的懲戒個案,希望藉此讓有過錯的公務員盡速接受懲戒,沒違失者,也能還其公道。  另為讓機關懲戒有所依循,石木欽決重新延續公務員懲戒的案例要旨編列,把類似案例做出的懲戒編訂成冊,如同司法院的量刑系統,他表示,未來編輯完成後除提供公懲會內部參考外,也會提供給全國公務員作為機關內部的懲處參考,避免人治。

  • 司法院打臉律師全聯會 澄清法扶修法無排貧

    司法院打臉律師全聯會 澄清法扶修法無排貧

    律師全聯會發布新聞稿指稱「抗議法律扶助法修正案悖反扶助弱勢之初衷」,司法院狠打臉直接駁斥全聯會新聞稿有誤會,澄清法律扶助法的修正草案無排貧情形,司法院樂見全聯會對法扶強制辯護案件設立排富條款的贊同。 司法院指出,立法院修正法律扶助法第5條第4項第1款的規定,宗旨在扶助弱勢為出發點,讓涉犯重罪的被告自行申請,或法院轉介法律扶助基金會時,應回歸一般資力、案情審查原則,俾遵循法律扶助初衷。 司法院解釋,鑒於目前仍有部分法院公設辯護人及義務辯護人辯護資源不足,為保障該地區人民之訴訟權及受辯護權,授權司法院指定的法院,就強制辯護案件審判中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將此案件轉介法律扶助基金會各分會,免經審查而扶助。

  • 三中案辦案不公?北檢反駁馬英九鋪天蓋地追殺說

    三中案辦案不公?北檢反駁馬英九鋪天蓋地追殺說

    前總統馬英九「八年執政回憶錄」新書提到台北地檢署偵辦三中案「北檢辦案不公」、「北檢鋪天蓋地的追殺」、「為特定政黨服務」,北檢22日發出新聞稿反駁表示,三中案已在法院審理,希望馬英九尊重司法,勿作政治操作,干擾審判。  北檢新聞稿同時列舉納莉風災遭控涉嫌廢弛職務釀致災害等6案處分不起訴或簽結,表明依據法律確信秉公辦理,絕無任何政治立場考量。  新聞稿表示,馬英九所涉三中,特別背信案現於法院審理中,被告應尊重司法,不應透過媒體干擾法院審判,應將訴訟攻防回歸證據辯證,切勿操作民粹性或政治性言語誤導視聽、傷害司法威信。  北檢重申,被告馬英九一再聲稱三中案「沒有一毛錢流入口袋」,事實上,馬英九為謀取不正當利益,使國家及中投等公司蒙受重大損失,致「不法暴利盡入他人私囊」,縱未將不法暴利據為己有,也當然成立犯罪。  北檢強調,偵辦案件一向堅守偵查不公開原則,於三中案偵結前,已發11次新聞稿,澄清外界不實訊息,被告馬英九明知此事,竟於毫無證據的情形下,肆意指責北檢「違反偵查不公開,不斷放話給媒體,選擇性地散布偵辦三中案的細節」,誠屬無中生有,誤導民眾。

  • 司改催生 專業法庭愈分愈細

     有鑑社會案件多元化,分工愈來愈細,司法院10年來陸續建置專業法院及法庭,目前已有少年法院、智慧財產法院、行政法院,並有軍事、金融及工程等專庭,未來司法院將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增設商業法院、勞動法院及稅務法庭,讓審判更專業化。  國內司法審判訴訟原只有普通法院採三審三級或二審三級的的訴訟制度,各有地方法院、高等法院及最高法院,後為因應民眾與政府間官司訴訟繁多,陸續成立高等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並在地院設行政訴訟法庭。  司法院也設置少年法院及智慧財產法院,審理各專業案件,至於普通法院部分,則在法院體系內切割出數個專業法庭,軍事審判法回歸普通法院後,法院設立軍事專庭,且為因應醫療爭訟案件也設置醫療專庭。  其他包括勞工、少年、家事及性侵害、交通,金融專業法庭及營造工程訴訟專庭,司法院未來也將在各法院設置稅務法庭,強化法官審理稅務案件專業能力,並研究採行稅務專家諮詢、稅務事件和解或調解等程序可行性。  司法院會陸續建置包括商業法院、勞動法院,其中商業法院,是為了專責審理例如公司法、企業併購法、證券交易法、金融控股公司法等案件,至於採二審或三審制?刑事、民事或行政案件,都將再由司法院研擬。  社會愈進步,司法分工也愈細,但以目前司法官人數及案件數來看,能否真正落實值得斟酌。

  • 裁判憲法訴願制若成立 大法官擬可改判

    司法國是會議將在25日召開首次會議,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今天表示,為有利統一法律見解,未來擬大幅縮減終審法官人數,若裁判憲法訴願制度建立,大法官認定違憲可直接改判。 司法國是會議將在25日首次召開,呂太郎下午也在司法院召開記者會,預計在會中提出8項議題。 8個議題分別為「人民參與審判」、「裁判憲法訴願」、「金字塔之訴訟與組織」、「終審法院裁判公布不同意見書」、「法官進用、監督、退休制度」、「中央政府總員額法應排除司法機關」、「律師強制代理、辯護之擴張」、「律師職業倫理之強化與監督」。 呂太郎進一步針對「終審法院裁判公布不同意見書」說明。他說,司法院為了有利統一法律見解,將在會議上提案,未來擬大幅縮減終審法官人數,並公布裁判不同意見書,讓不同的意見能充分展露。 呂太郎指出,未來若裁判憲法訴願制度建立,大法官若認定違憲可直接改判,讓人民不需要重打官司。將在司法國是會議上進一步討論。 呂太郎也認為,在政府部門內,業務量最龐大的就是行政院,其次就是司法院。但台灣的社會越來越多元、科技越來越進步,民眾的想法及價值觀都不同,更需要多元、專業的解決紛爭機制,法院工作量只會越來越重。 他表示,法院與一般行政部門的最大不同,就是每名司法同仁都有固定職務。例如,檢察官、法官、公設辯護人、通譯、書記官等職位都被法律明定,確保訴訟能公正、迅速進行。 但現行國家總員額法將法院納入,造成很多的「窒礙難行」,許多工作無法像一般公務部門以預算方式代替人力,甚至進一步發包,因此若能將總員額法回歸到法院組織法內部,可能在應付專業訴訟上,能分配更適當人力,確保人民訴訟權獲得保護。1051121

  • 立院三讀 特偵組年底走入歷史

    立法院院會今天三讀修正通過法院組織法第63條之1,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確定走入歷史。 民進黨立委李俊俋等人認為,特偵組的設置,是期許得超然公正偵辦高官貪瀆案件,但是綜觀自2007年以來的運作情形,屢招致辦案立場不公、選擇性辦案、濫權裁量及成效不彰等質疑,不僅有違創設之目的,更加深社會對司法之的不信賴感。 李俊俋提案指出,現今檢調體系中唯有特偵組承辦案件以涉案人「身分」分類,為求檢調體系的精簡完備,應廢除特偵組以回歸偵查常態,因此提案「法院組織法刪除第63條之1條文草案」。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日前初審通過法院組織法第63條之1規定,將原條文「最高法院檢察署設特別偵查組」修正為,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為辦理重大貪瀆、經濟犯罪、嚴重危害社會秩序案件需要,得借調相關機關專業人員協助偵查。 根據修正後的條文規定,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檢察官執行職務時,得經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指定,執行該審級檢察官職權,不受第62條限制。條文規定,自民國106年1月1日施行。 全案中午經過2次表決,民進黨團都以66票對23票勝出,全案完成三讀。1051118

  • 廢特偵 綠營:避免檢察組織疊床架屋

    立法院今天三讀讓特偵組走入歷史,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發布新聞稿指出,廢特偵組可避免檢察組織上的疊床架屋,並回歸刑事訴訟制度的運作常軌。 民進黨團傍晚發布新聞稿指出,這次修法重點包括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為辦理重大貪瀆、經濟犯罪、嚴重危害社會秩序案件需要,得借調相關機關專業人員協助偵查,以及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檢察官執行前項職務時,得經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指定,執行各該審級檢察官之職權,不受同法第62條之限制,相關條文修正自2017年1月1日開始施行。 新聞稿指出,這次修法刪除條文中的最高法院檢察署設立特別偵查組的法律授權依據,並修正其餘現行條文內容。 民進黨團指出,對於檢察機關所為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原本刑事訴訟法上對這些處分設有救濟制度,即「告訴人聲請再議制度」與「檢察官職權送再議制度」,但特偵組在組織上既隸屬於最高檢,已無上級檢察機關,也就無法依刑事訴訟法的再議制度予以救濟,這項缺漏有礙於人民受憲法第16條保障的訴訟權本旨,因此設立在最高檢的特偵組有廢止或調正的必要。 民進黨團表示,有鑑於美國特別檢察官制度與韓國大檢察廳中央搜查部的實施成果不彰,且發生與特偵組相類似的政治上紛擾,後續也相繼廢除該等組織機制,這次修法參考日本針對貪污瀆職、大規模逃稅與經濟犯罪等事件,設立地方檢察署層級「特別搜查部」經驗,將原本法院組織法第63之1條第3項明定特偵組辦理重大貪瀆、經濟犯罪、嚴重危害社會秩序案件,得借調他機關專業人員協助的權限,改隸為高等法院檢察署的權限,一方面避免最高檢特偵組與法務部及高等法院檢察署所建構的案件稽催管考制度脫鉤,另一方面避免前述特偵組設立在最高檢無從再議救濟的制度缺憾。 民進黨團認為,這次修法可避免檢察組織上的疊床架屋,並回歸刑事訴訟制度的運作常軌。1051118

  • 解約敗訴 蔣勁夫判還佣金千萬

    解約敗訴 蔣勁夫判還佣金千萬

     大陸男星蔣勁夫去年片面宣布與唐人影視解除經紀約,並訴請法院判決,隨即自行接拍電視劇、參加綜藝節目;唐人影視不滿,反控蔣勁夫違約,索取賠償。該案日前宣判,蔣勁夫敗訴,與唐人的經紀約依然有效,「解約」至今接下的演藝工作,蔣勁夫需依約支付唐人200萬元(人民幣,下同)約合新台幣1千萬元,經紀抽佣。  蔣勁夫2012年在胡歌主演的電視劇《軒轅劍之天之痕》中飾演復國皇子「陳靖仇」,在兩岸一夕爆紅,來台宣傳時,一票死忠粉絲緊追不捨。  其後,他參與了多部電影、電視劇演出。沒想到2015年演出電影《梔子花開》時,突然透過微博發表聲明,表示因合作問題及個人性格、發展等因素,已向唐人提出解約,並於同年10月20日向北京朝陽法院提起訴訟,控告唐人違約,妨礙他的演藝事業發展,要求解除雙方簽訂的經紀合約。  拒演公司自製片  唐人駁斥指控,反訴蔣勁夫拒演該公司自製電視劇《仙劍雲之凡》,造成公司重大損失,要求蔣勁夫賠償。經過1年多的審理,今年10月20日法院一審宣判,唐人的委任律師10月29日收到法院判決書後,立刻透過微博公開。  文件中顯示,法院判定蔣勁夫不享有演藝經紀約單方面任意解除權,駁回解約要求,雙方經紀約繼續履行;蔣勁夫未經唐人允許所私接的演藝活動,包括當紅真人秀《真正男子漢2》,《回到明朝當王爺》等影視劇,需依約給付唐人佣金,但駁回唐人對蔣勁夫拒演《仙劍雲之凡》索取賠償的訴訟請求。雙方還可上訴。  減少業界惡性競爭  唐人總裁蔡藝儂認為此一判決對大陸藝人經紀行業是重要的里程碑。以往法院會因很難要求藝人繼續履行合約,判決解約,要求藝人賠償一筆錢給經紀公司;但藝人收入高,數百萬元的賠償不是難事,卻讓經紀公司損兵折將。期望蔣勁夫案的判決可讓業界的惡性競爭少一些。  蔣勁夫的經紀約如何繼續執行一事,蔡藝儂表示,可心平氣和坐下來談:「不是他願不願意回歸的問題,我覺得應該遵照法院的判決執行吧,否則法律的意義何在。」

  • 法務部:贊同立委提案 廢除特偵組

    法務部今天指出,贊同立委提案刪除特偵組法源依據,但建議保留借調相關機關專業人員協助偵查與跨區執行職務的需要,並訂定施行日期。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上午審查民進黨立委蔡易餘、李俊俋等人所提刪除法院組織法第63條之1廢除特組法源依據,法務部報告指出,贊同立委意見,廢除特偵組回歸偵查常態。 法務部建議,第一審地檢署如能擁有特偵組的豐厚資源,比照法院組織法第63條之1第3項規定,「為辦案需要,得借調相關機關之專業人員協助偵查」,不但可如同日本「特搜部」順利偵辦重大案件,也可回歸刑事訴訟制度常軌,解決再議救濟程序不足及案件管考問題。 法務部報告建議,修法賦予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為辦理重大貪瀆、經濟犯罪、嚴重危害社會秩序案件如有需要時,得借調相關機關專業人員協助偵查的權限。 檢察官辦理重大案件常有跨轄區執行職務必要,基於檢察一體原則,法務部建議增列,規定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檢察官執行職務時,得經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指定,執行各該審級檢察官職權不受同法第62條規定的限制。 因應特偵組廢除後,相關組織、人員、案件等未了事務得依規定回歸原管轄檢察署辦理的需要,法務部建議明定修正條文的施行日期。 法務部表示,特偵組退場後,再做以上修正,不但解決檢察組織疊床架屋的情形,刑事訴訟程序運作得回歸常軌,藉此強化地檢署追訴犯罪品質及上級審法律審查功能。1050921

  • 市府抗告遭駁回 遠雄:大巨蛋回歸專業

    北市府針對大巨蛋案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抗告,今天遭駁回。遠雄巨蛋公司表示,遠雄一切依原訂計畫與法院的裁定書執行,讓一切事情回歸專業、法院裁定,以解決公安問題。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日前裁定,大巨蛋為維護安全,台北市政府的停工處分可部分停止執行,北市府提出抗告。最高行政法院認為這項裁定並無違誤,今天駁回北市府抗告確定。 北市府去年5月20日以大巨蛋未按圖施工為由,勒令停工,遠雄公司今年6月6日以豪雨、颱風影響工地安全為由,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停工處分。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7月21日裁定,大巨蛋停工導致水浮力、鏽蝕與坍塌等問題,將威脅周遭與民眾安全,為維護安全跟防範危險,在應施作的範圍內,停工處分可停止執行。外界解讀為大巨蛋可部分復工,北市府則強調,是在維護大巨蛋安全範圍內遠雄可報備施工,與過去勒令停工後遠雄報備施工完成大底相同 遠雄巨蛋公司經理楊舜欽表示,既然確定抗告駁回,就表示法院也不同意市府說自己贏了又賴皮,遠雄一向照原裁定書執行,接下來市府都發局應該也不需要,再為了抗告興訟而對復工計畫進行干擾。回歸專業、回歸裁定,解決公安問題。1050825

  • 北市府抗告駁回 遠雄:不要再賴皮了

    台北市政府2015年5月對大巨蛋祭出停工處分,遠雄為了爭取颱風季來臨的工地安全、提早復工,7月6日在台北市府的「最後通牒」前,以豪雨、颱風影響工地安全為由,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停工處分,提出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處分;結果台北市最高行政法院裁定遠雄可部分復工,台北市府又提抗告;今天最新進度,是最高行政法院又裁定,駁回台北市府抗告,遠雄可針對有坍塌、公安風險等處部分復工確定。 針對北市府抗告被最高行政法院承回,裁定遠雄可局部復工一事,遠雄企業團發言人楊舜欽傍晚回應表示「既然確定抗告駁回,就表示法院也不同意市府說自己贏了、還又賴皮。」 楊舜欽表示,市府應儘速回歸專業,不要再對復工進行干擾。

  • 搖搖哥案惹議 立委提案修法 精神疾病強制鑑定 「應」回歸法院

    搖搖哥案惹議 立委提案修法 精神疾病強制鑑定 「應」回歸法院

     政大「搖搖哥」日前遭台北市衛生局強制就醫,引發侵犯精神障礙者人權疑慮。對此,立委建議精神疾病強制鑑定應回歸法院程序,才能確保人權。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擬修改《精神衛生法》,將強制住院決定權從「精神疾病強制鑑定、強制社區治療審查會(審查會)」,改為由法院決定。他認為,強制就醫是剝奪人身自由處分,應透過正當法律程序,由法院決定。  他指出,以現行制度來說,經醫師鑑定、審查會決定病患是否強制就醫,但若《提審法》介入,法院決定病患不需強制就醫,等於白走一趟行政程序。他建議參考英國經驗,在醫院設置簡易法庭,由法官主持,有專業醫生、護理人員、公民代表等,充分討論病患狀況後做出決定。  民進黨立委吳秉叡也有類似想法,他認為,強制就醫鑑定應由法律與醫療專業雙軌判斷,若讓精神科醫生負擔剝奪人身自由的責任,恐陷違反人權的險境,醫生可能因此不敢做出強制就醫之判定,導致需強制就醫者,再次被放回社會。  民進黨立委王榮璋也指出,其實《精神衛生法》在2007年修法時,朝野便有此想法,但因人力、資源考量,最後不了了之;隨後在2008年立法《家事事件法》時,在第3條、第184條、第185條就有規定,家事法庭業務範圍,包括「停止緊急安置或強制住院事件」、「關於身心障礙者之繼續安置事件」以及「關於停止緊急安置、強制住院事件」等。  但有法界人士認為,台灣與英國制度不同,在醫院設置簡易法庭成本過高,法官人力不足,加上政府財政困難等,要適用恐有困難。目前審查會因有專科醫師、護理師、職能治療師、心理師、社會工作師、病人權益促進團體代表、法律專家等成員,才有能力實質審查;至於救濟管道則設在法院,才是比較可行方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