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內大事的搜尋結果,共07

  • 張淑中》民主美國 獨裁總統

    張淑中》民主美國 獨裁總統

    行事不循正軌,常以利益掛帥,心中只有「一人武林」,並且喜歡以暗器「推特」攻擊、傷人的狂人總統川普,明年1月20日能否下台、交出政權?至今為止,不只是全體美國人民神經緊繃的國內首要之事,亦是國際社會極為關注的全球政治大事。 美國是全球第一個實施成文憲法的國家,其對於政府體制的貢獻主要是在1789年聯邦憲法中所設計出來的「總統制」。這種行政首長組織是當前世界除了「內閣制」之外,採用最多的中央政府制度。長期以來,美國的民主自由受到全球國家的高度重視。然而,川普執政的這4年,也讓世人看到美國民主政治運作下,總統容易恣意、濫權的政治醜陋面。 日前媒體報導,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2月11日正式駁回由德州所發起、要求翻盤賓州在內等4大搖擺州選舉結果的訴訟。由於選舉翻盤無望,川普總統立即在推特發文,除了直接批判最高法院「令人失望」、「缺乏智慧與勇氣」之外,更表明要美國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於耶誕節前提早離職。 以上公然炮轟最高法院的囂張行徑,以及任意開除政府官員的不理性行為,都讓世人看到美式的民主制度,是能產生類似川普此種視法治如無物、毫無民主素養,甚至可謂是行政權獨大的獨裁總統。 長期以來,美國的總統制常給予全球世人一種良好與穩定的印象,主要是過去美國總統的產生來源,大都是由曾經擔任過副總統(如尼克森、福特、老布希)、州長(如雷根、柯林頓、小布希)、參議員(如詹森、歐巴馬)或將軍(如泰勒、艾森豪)等重要職務的人士擔任。也由於上述人物係出身於政治界或軍旅生涯,因此對於美國的民主制度維護與人權法制規範是非常的尊重與遵守。 美國雖然是實施三權分立、總統制的國家,總統的行政權力很大,但過去歷任的總統通常都會以身作則尊重司法制度,並落實民主憲政精神,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成為全國人民的典範,團結國內各界的力量,並將美國打造為全球自由民主集團的領導國。 然而,自從商界大亨背景出身的川普總統執政以來,許多政策倒行逆施、決定反覆無常,經常操弄民粹,不只國內民怨極深,造成朝野政黨對立、種族衝突嚴重,連世界許多民主國家亦多所怨言;不只如此,遇到國家重大困境來臨時,例如此次新冠病毒侵襲美國的初期,川普不但不尊重專業意見以解決問題,反而率先帶頭不配戴口罩,此種不良示範的結果,後來終於造成美國人民極大的身體傷害與生命喪失。 12月14日全美50州及哥倫比亞特區選舉人團進行投票,已正式選出民主黨籍拜登為美國下任總統,完成美國大選最重要程序之一。只待國會明年1月6日計票,即能確認拜登總統當選人身分。屆時行事專斷顢頇的獨裁總統川普,即使不甘心下台,即使再有抗拒行動,恐怕都無能為力,畢竟民主的美國,仍是有司法獨立與法治正義的存在。 (作者為宏國德霖科技大學講座教授)

  • 最好閉嘴!北韓嗆爆美:可怕大事會發生

    最好閉嘴!北韓嗆爆美:可怕大事會發生

    朝鮮半島衝突升溫,北韓9日宣布切斷與南韓聯絡管道,美國回應「失望」,對此,北韓外務省今(11)日痛罵美國,不要插手兩韓事務,否則將面臨「無法承受的可怕大事」,更指,如果美國想要大選順利,就乖乖「閉嘴」。 南韓脫北團體日前在兩韓邊境對北韓發送「反朝傳單」,惹怒平壤當局,金正恩胞妹金與正透過官媒砲轟南韓縱容,痛罵脫北者是「人渣」、「雜種狗」,隨後平壤於周二宣布關閉與「敵人」南韓間的軍事和政治聯絡管道,兩韓關係陷入冰點,美國則對北韓的舉動表示「失望」。 針對美國回應,路透社、韓聯社引述北韓官媒朝中社今日報導,北韓外務省北美事務局局長權正根(Kwon Jong Gun)接受朝中社專訪時對美國提出嚴正警告,「如果想要接下來的總統大選順利舉行,華府最好閉嘴。」 權正根說,「南北韓關係完全是我們人民的事,沒有人有任何權利插手,如果美國持續插手別人的事物、隨意評論,而不是專注在自己的國內事務上,尤其現在美國國內局勢前所未有地混亂,美國恐會面臨難以承受的可怕大事。」 「如果美國不想面臨壞事,就應該閉上嘴巴,優先專注在維持國內秩序。」 「不只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著想,也為了接下來的總統大選能夠輕鬆舉行。」 南韓智庫峨山政策研究院(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研究員James Kim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北韓會如何干擾美國選舉,或是對川普的選戰造成什麼問題,不過,北韓的挑釁有可能進一步讓美國團結起來。 權正根還在專訪中批評美國隊南北韓問題表達失望的言論是「偽善」,因為美國一直在妨礙兩韓關係進展。 自2018、2019年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三度會面以來,美朝關係就急凍,針對北韓去核的談判也陷入停滯,平壤也多次對美國不願鬆綁制裁的態度表達不滿。

  • 川普計劃1月中出席達沃斯經濟論壇

    川普計劃出席1月21到22日之間,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全球經濟論壇。他去年沒出席原因是要處理美國政府關門的國內大事而被拖住。這次是他被眾院彈劾和美軍空襲斬首伊朗最高軍事將領等國內外重大事件後,首次出席國際場合。

  • 《外交政策》罵台媒只報腦殘新聞

    《外交政策》罵台媒只報腦殘新聞

    這大概是歷來對台灣媒體最沉重的批判。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發表專文,批台灣媒體濫用自由、煽情、媚俗,而且超爛、垃圾、把閱聽大眾變成僵屍。文章也批台灣很多名嘴使用極端骯髒、下流的字句。文章的結論是:除非閱聽大眾的消費習慣改變,否則台灣下一代只得繼續忍受「腦殘式新聞的疲勞轟炸」。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此文作者是曾在台灣工作的記者福克斯(Chris Fuchs)。文章指出,台灣的新聞自由是亞洲第一,不過外人看來,過去幾個月,全台灣只有兩件事,一個是黃色小鴨爆炸,一個是混血兒吳憶樺坐捷運、吃餃子、與媒體記者親熱。 十餘年來,台灣媒體已經因為「麥克風堵到臉上、百無禁忌、內容聳動、媚俗」而出名。按台灣商業週刊說法,大埔事件、海峽兩岸的《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等大事未獲充分報導,可是貓熊「圓仔」的每一步都是新聞;關於黃色小鴨的報導也是滴水不漏。 文章指出,《中國時報》發行人吳根成提及自己一位朋友在歐洲居住多年後返台,對台灣所謂名嘴在電子頻道上的談吐大為震驚,因為他們嘴裡出現一些極為下流的字句,是美國最不入流的有線頻道也不能容忍的。 文章又引述新聞學教授楊艾俐女士的談話,稱台灣媒體缺乏國際視野,「國內的車禍比世界大事重要」,所以楊艾俐建議台灣的閱聽大眾,如果要知道國際大事,最好訂閱某些外國媒體的網路中文版。 即使社群網路的用戶也厭倦了台灣媒體這些現象,因此有人在臉書上以英文批道,「台灣媒體超爛」(Taiwan's media sucks)。也有人批道,很多媒體提供的是垃圾新聞,會把觀眾變成僵屍(zombies)。文章說,報紙的閱讀率下滑,但是電視充斥著駭人聽聞、淫穢不堪、荒謬絕倫的新聞。 文章指出,從日本殖民統治(Japanese colonial rule)到1987年,台灣的新聞自由一直受到壓制。1987年,蔣經國總統解除戒嚴,接著也解除報禁,台灣媒體開始享受新聞自由,然後也有的濫用新聞自由。採訪新聞已達20年的《旺報》記者洪肇君說,解禁之初,從業人員其實很有文化使命感,媒體沒有太多腥膻之氣。他的《旺報》同事林永富也說,那時媒體多元,大眾對媒體沒有太多疑慮。文章說,台灣媒體之所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原因之一是香港蘋果日報獲准進入台灣,血淋淋的犯罪現場照片立刻吸引了讀者。 在美國發行的《世界日報》副總編輯魏碧洲表示,台灣愈來愈專注內部事務,對外在世界興趣缺缺,原因之一是台灣的國際空間遭到打壓,無法參與國際組織。《中國時報》發行人吳根成說,相較於大陸中央電視台以歷史及世界角度報導、評析,台灣的電視真應該感到慚愧。 文章說,台灣有人主張維持現狀,有人主張法理台獨,媒體立場反映了,而且也濫用了這種歧見。 文章指出,平心而論,台灣媒體的調查報導不時發掘出有意義的素材,諸如高速公路的電子收費、食品添加物、科技公司違法排放廢水等,都應予以高度肯定。這說明了「台灣媒體只要肯做,它們有能力採訪真正的新聞,這令人鼓舞」。但是,章說,最終方向仍然取決於閱聽大眾,如果閱讀大眾的習慣不改,不能對爛新聞「拒看、拒點閱、拒轉載」,則台灣的下一代只能繼續忍受「腦殘式新聞的轟炸」(bombarded by brain-dead news)。

  • 名家-中國這門課 台灣人必修

     根據《旺報》最新調查發現,僅有27%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瞭解大陸,比去年的調查下滑2%;表示不瞭解者,則由去年的71%變成目前的73%,增加2%,顯示台灣民眾並未因兩岸交流的熱絡,而對中國大陸更加瞭解。  這組數字很有意思,我翻開2009年8月《旺報》創刊那天的報紙,那天的調查也顯示有72%的人不瞭解大陸,而3年後所做的調查,比例竟然完全雷同,甚至還增加1%。經過這3年的兩岸各界極速升高的交流,無法增加台灣民眾對大陸瞭解程度。  兩岸價值觀不同  我覺得這有3種可能,(1)大陸太大:越交流,越不懂。(2)大陸太歧異:13億人口,967萬平方公里,各有人文地理景觀,資訊紛雜,猶如瞎子摸象。(3)不想瞭解:覺得事不關己,或逃避、或漠然。  但同項調查顯示,有48%將近一半的民眾,認為不需要瞭解大陸,是典型的鴕鳥心態。瞭解大陸並不等於要統一,要對中國事事妥協。台灣大部分民眾主張維持現狀,但是維持現狀,更要瞭解大陸。  我訪問過多位台商,都表示到大陸發展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兒女未來著想,至少給他們開個窗口,讓他們未來有更多選擇。台灣年輕人最有競爭力的職業規畫是,在美國讀大學或研究所,在國際企業做3年,爭取公司派到亞洲,然後在中國上EMBA,培養人際關係。甚至高中畢業直接到大陸讀研究所,培養對中國的瞭解,畢業後進入大陸的外商公司。不管哪種途徑,都要有良好語言能力及瞭解中國國情。  台灣人必須把「中國」當作「外國」來研讀,也就是以研究國外的態度和方法,從事中國大陸研究。兩岸雖然同文同種,但是分隔多年,制度相異,因此價值觀、思考方式截然不同,如不仔細研讀,常會引起誤解。2009年,我在汕頭大學教授新聞寫作,一次時事測驗中,第一題是列舉上星期發生的3件國內大事,偶然看見一位同學答第一件大事是,「馬英九連任國民黨主席」,我很驚訝,拍拍他的肩膀:「這件事不應該算國內大事吧!」  但是課後收集所有學生的試卷後,發現90%的學生都答「馬英九連任國民黨主席」是國內大事,顯然「台灣事是國內事」是大陸人的共識,他們從小讀教科書,看電視報紙都如是說,觀念早已根深蒂固。台灣卻認為「統一與否是我的選擇」,並且70%主張要維持現狀。為了對中國大陸有通盤瞭解,我認為大學通識課裡,應加入中共史,中國經濟、中國現況等,成為必修課程。我們街頭巷尾的社會大學,或大學推廣部也應該設置此種課程。  大陸已今非昔比  要補「中國大陸」這門課,台灣人還應該有一建立,一破除。(1)建立平等心態:很多人對中國的印象還停留在20幾年前,落後、貧窮、獨裁。但是大陸早已非吳下阿蒙。它的GDP已是世界第二,以購買力計算的每人國民所得已達9000美元,已達台灣的一半,很多地方還比台灣進步。很多台灣人對大陸人有著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大陸觀光客進來,怕台灣大陸化;陸資來台,怕台灣香港化。  (2)破除固有成見:很多台灣人覺得大陸媒體都為官方宣傳工具,不值一顧。但是我在大陸3年,徹底享受觀看大陸的電視節目,晚上看央視的國際新聞或鳳凰台的時事直通車,30分鐘就可瞭解中國及世界大事。央視記錄頻道裡,古今中外著名記錄片都有。北京衛視的「檔案」,經常報導分析民國史實。但是台灣人一定會問:節目是否夠客觀公正。答案是,你自己要去收集資料、思考,很多的報導還算客觀,而且這些節目至少給你個入門知識,台灣的電視節目既沒有歷史深度,也沒有國際廣度。瞭解大陸,這門課,對我們來說,不得不修。(作者為汕頭大學傳播學院教授)

  • 我見我思-黃金十年 莫忘小事

     內閣改組在即,在馬總統喊出「黃金十年」口號後,內定接掌經建會主委的劉憶如也透露,馬總統跟她談到有關「黃金十年」的一席話,讓她決定接下經建會。可以想見,「黃金十年」將是未來政府主推的大計畫了。  在關心政府「做大事」的民眾腦袋中,大概已經快塞不下東西了;這幾年,政府的大部頭計畫不少,民進黨執政八年,諸院長們就提出不少計畫口號,從「Taiwan Double」、「八一○○台灣啟動」、「挑戰二○○八」、「五年五千億」,到「大投資、大溫暖」;如再加上國民黨重新執政後的「愛台十二項建設」,及孕育中的「黃金十年」,這十年來政府的大計畫,可真不少。  但當回顧過去十年時卻發現,這麼多大計畫,你實在很難說出做出啥成績。每個計畫推出時喊得震天響,一旦院長去職,就人去政息。當年郝柏村推出「六年國建計畫」,就被質疑「你院長又未必做六年」;蘇貞昌搞「大投資、大溫暖」時,也被認為阿扁任期只剩下一年多,但其中許多計畫年限遠超過此,因此計畫非常不實際。而「黃金十年」,如果從現在算起,就算馬總統連任,也只剩下六年,搞個十年計畫,有多少說服力,可行性、達成率多高,是頗令人懷疑。  每次政府推出「恢宏」又高瞻遠矚的全面性計畫時,幾乎都有一個特色:包山包海、無所不包、照顧了全民與所有階級的利益,但結果是毫無重點,純作文比賽,亂槍打鳥、不切實際,想到的東西都拉進計畫書內,最後一事無成。  近廿年前推出的六年國建中,就有淡海、大坪頂新市鎮開發,而今,仍一片荒野;計畫中也有新竹、桃園、台中、台南…等都會的捷運,現在,沒半條線有車在跑。「八一○○台灣啟動」的恢宏計畫中,列出「綠色台灣」、「活力台灣」、「速度台灣」、「優質台灣」、「魅力台灣」等大項,坦白說,不知所云,像是作文比賽,結果當然一項都未達成。「黃金十年」,會重蹈這些計畫的覆轍嗎?希望不會,但實在讓人擔心。  政府有心做大事,要為國家擘畫願景,縱然從過去記錄看來,吹牛成份居多,但又很難說別幹這種吹牛皮的事了。只能希望,政府在一心想幹這種大事之餘,更能多做點與庶民、社會有關的小事。  例如,經濟部規定,七月起賣車、賣家電,都要標明耗油值、耗電量,就是一個小不拉幾的小事,但,對民眾而言,該是受用而又實際的措施。再如,政府如能真正把「台灣製造MIT」的標誌搞好,既讓消費者有所依循,對國內廠商也有激勵提升作用,也算是功德無量。官員要「做大事」,值得鼓勵與肯定,但也請先把許多「小事」先做好吧。 呂紹煒  內閣改組在即,在馬總統喊出「黃金十年」口號後,內定接掌經建會主委的劉憶如也透露,馬總統跟她談到有關「黃金十年」的一席話,讓她決定接下經建會。可以想見,「黃金十年」將是未來政府主推的大計畫了。  在關心政府「做大事」的民眾腦袋中,大概已經快塞不下東西了;這幾年,政府的大部頭計畫不少,民進黨執政八年,諸院長們就提出不少計畫口號,從「Taiwan Double」、「八一○○台灣啟動」、「挑戰二○○八」、「五年五千億」,到「大投資、大溫暖」;如再加上國民黨重新執政後的「愛台十二項建設」,及孕育中的「黃金十年」,這十年來政府的大計畫,可真不少。  但當回顧過去十年時卻發現,這麼多大計畫,你實在很難說出做出啥成績。每個計畫推出時喊得震天響,一旦院長去職,就人去政息。當年郝柏村推出「六年國建計畫」,就被質疑「你院長又未必做六年」;蘇貞昌搞「大投資、大溫暖」時,也被認為阿扁任期只剩下一年多,但其中許多計畫年限遠超過此,因此計畫非常不實際。而「黃金十年」,如果從現在算起,就算馬總統連任,也只剩下六年,搞個十年計畫,有多少說服力,可行性、達成率多高,是頗令人懷疑。  每次政府推出「恢宏」又高瞻遠矚的全面性計畫時,幾乎都有一個特色:包山包海、無所不包、照顧了全民與所有階級的利益,但結果是毫無重點,純作文比賽,亂槍打鳥、不切實際,想到的東西都拉進計畫書內,最後一事無成。  近廿年前推出的六年國建中,就有淡海、大坪頂新市鎮開發,而今,仍一片荒野;計畫中也有新竹、桃園、台中、台南…等都會的捷運,現在,沒半條線有車在跑。「八一○○台灣啟動」的恢宏計畫中,列出「綠色台灣」、「活力台灣」、「速度台灣」、「優質台灣」、「魅力台灣」等大項,坦白說,不知所云,像是作文比賽,結果當然一項都未達成。「黃金十年」,會重蹈這些計畫的覆轍嗎?希望不會,但實在讓人擔心。  政府有心做大事,要為國家擘畫願景,縱然從過去記錄看來,吹牛成份居多,但又很難說別幹這種吹牛皮的事了。只能希望,政府在一心想幹這種大事之餘,更能多做點與庶民、社會有關的小事。  例如,經濟部規定,七月起賣車、賣家電,都要標明耗油值、耗電量,就是一個小不拉幾的小事,但,對民眾而言,該是受用而又實際的措施。再如,政府如能真正把「台灣製造MIT」的標誌搞好,既讓消費者有所依循,對國內廠商也有激勵提升作用,也算是功德無量。官員要「做大事」,值得鼓勵與肯定,但也請先把許多「小事」先做好吧。 呂紹煒  內閣改組在即,在馬總統喊出「黃金十年」口號後,內定接掌經建會主委的劉憶如也透露,馬總統跟她談到有關「黃金十年」的一席話,讓她決定接下經建會。可以想見,「黃金十年」將是未來政府主推的大計畫了。  在關心政府「做大事」的民眾腦袋中,大概已經快塞不下東西了;這幾年,政府的大部頭計畫不少,民進黨執政八年,諸院長們就提出不少計畫口號,從「Taiwan Double」、「八一○○台灣啟動」、「挑戰二○○八」、「五年五千億」,到「大投資、大溫暖」;如再加上國民黨重新執政後的「愛台十二項建設」,及孕育中的「黃金十年」,這十年來政府的大計畫,可真不少。  但當回顧過去十年時卻發現,這麼多大計畫,你實在很難說出做出啥成績。每個計畫推出時喊得震天響,一旦院長去職,就人去政息。當年郝柏村推出「六年國建計畫」,就被質疑「你院長又未必做六年」;蘇貞昌搞「大投資、大溫暖」時,也被認為阿扁任期只剩下一年多,但其中許多計畫年限遠超過此,因此計畫非常不實際。而「黃金十年」,如果從現在算起,就算馬總統連任,也只剩下六年,搞個十年計畫,有多少說服力,可行性、達成率多高,是頗令人懷疑。  每次政府推出「恢宏」又高瞻遠矚的全面性計畫時,幾乎都有一個特色:包山包海、無所不包、照顧了全民與所有階級的利益,但結果是毫無重點,純作文比賽,亂槍打鳥、不切實際,想到的東西都拉進計畫書內,最後一事無成。  近廿年前推出的六年國建中,就有淡海、大坪頂新市鎮開發,而今,仍一片荒野;計畫中也有新竹、桃園、台中、台南…等都會的捷運,現在,沒半條線有車在跑。「八一○○台灣啟動」的恢宏計畫中,列出「綠色台灣」、「活力台灣」、「速度台灣」、「優質台灣」、「魅力台灣」等大項,坦白說,不知所云,像是作文比賽,結果當然一項都未達成。「黃金十年」,會重蹈這些計畫的覆轍嗎?希望不會,但實在讓人擔心。  政府有心做大事,要為國家擘畫願景,縱然從過去記錄看來,吹牛成份居多,但又很難說別幹這種吹牛皮的事了。只能希望,政府在一心想幹這種大事之餘,更能多做點與庶民、社會有關的小事。  例如,經濟部規定,七月起賣車、賣家電,都要標明耗油值、耗電量,就是一個小不拉幾的小事,但,對民眾而言,該是受用而又實際的措施。再如,政府如能真正把「台灣製造MIT」的標誌搞好,既讓消費者有所依循,對國內廠商也有激勵提升作用,也算是功德無量。官員要「做大事」,值得鼓勵與肯定,但也請先把許多「小事」先做好吧。

  • 陳偉殷悄悄結婚了!賢拜驚訝

    陳偉殷悄悄結婚了!賢拜驚訝

    目前台灣身價最高運動員、旅日職棒強投陳偉殷,去年底悄悄與大他2歲的女友完成終身大事。小倆口保密到家,本來打算年底返台才要補請客,公開喜事,因日本媒體「報知體育」報導而曝光。陳偉殷說:「現在想先過倆人的生活,生小孩的事就順其自然。」 據「報知體育」報導,陳偉殷與新婚妻子於2003年11月札幌亞錦賽時相識,當時陳偉殷在札幌巨蛋遇到正在製作大學棒球專題的「陳太太」,初看到就覺得她很可愛,打完中、日之戰後,倆人在旅行社安排的觀光巴士上互有好感,便開始交往。 不過,倆人自相識以來,前幾年大都是互寫電子郵件、分隔兩地遠距相戀,直到女友去年赴日讀語言學校朝夕相處,才讓殷仔有了「想婚」念頭。陳偉殷說:「覺得差不多是時候,才想要成家立業。」 陳偉殷去年底結婚,除了小倆口與雙方家人之外,中日龍球團前後任賢拜郭源治、陳大豐都說:「不知道」,他悄悄完成終身大事,似乎成了國內棒壇的「天大秘密」。 陳偉殷現在隨中日龍在琉球進行春訓,人一直跟著球隊活動的陳大豐,昨天得知每天相處的殷仔去年底已婚,以驚訝的語氣說:「從春訓開始就天天看到陳偉殷,怎麼他結婚了我不知道!」 已引退多年、目前在名古屋開台南擔仔麵餐館的郭源治表示,「殷仔去年偶爾會帶女友到我店裡光顧,但從來沒有聽說他要結婚的事,既然他悄悄結婚沒邀請我,一定有他的理由,我就不便對他結婚的事多說什麼了,不過如果他真的已經結婚,有機會還是要恭喜他。」 效力La new熊的鍾承佑表示,殷仔今年1月赴日之前,曾帶著女友參加高苑工商同學餐會,當時他就透露倆人已經結婚,也提到今年球季結束會補請喜酒,大家都有向他們恭喜。 鍾承佑說:「他們在一起很久了,感情也很穩定,而且殷仔的妻子很體貼,相信在日本會照顧殷仔,對他婚後的表現一定很有幫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