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的搜尋結果,共33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英國上海駐軍總司令史摩萊少將感慨地說:「我們都是經歷過歐戰的軍人,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比中國『敢死隊員』最後保衛閘北更英勇、更壯烈的事了。」  「八百壯士」孤軍堅守四晝夜,連續擊退了日軍的數十次進攻,四行陣地仍巋然不動。中外記者紛紛湧向蘇州河畔戰地採訪,「八百壯士」孤軍奮戰的壯舉很快傳遍全國,令外國駐滬軍事觀察員和毗鄰租界內國際人士敬佩不已。  武裝無法與日相比  直至11月1日,在接到統帥部撤退命令後,謝振元才率部撤退。英軍司令史摩萊親自指揮英軍壓制日軍火力,掩護八百壯士撤往英租界內。  中國軍隊退至蘇州河南岸後,由於中央作戰軍正面縮小,第三戰區撤銷了中央作戰軍,將部隊劃分為左、右兩作戰軍,分別由陳誠和張發奎指揮。  10月31日晨,日軍炮兵及航空兵向蘇州河南岸豐田紗廠、北新涇鎮等處中國軍隊的陣地進行猛烈轟擊。中午,日軍第三師團的左翼部隊在炮兵掩護下開始強渡蘇州河,在周家鎮、劉家宅附近與守軍第八十八師、稅警總團發生激烈戰鬥,展開逐屋爭奪的肉搏戰。  11月1日,日軍第九師團的右翼部隊也開始強渡蘇州河,一度占領姚家渡。守軍第一七一師、第五十四師、第八十七師、第六十一師、第七十八師、第三十六師等部隊頑強阻擊,使敵無法前進。激戰至3日,日軍除少數兵力渡過蘇州河外,主力仍被阻於蘇州河以北地區。  淞滬大戰將近三月,百萬大軍相互廝殺,兩軍作戰處於膠著狀態。10月20日,日軍參謀本部決定向上海第四次增兵,命令第六師團、第十八師團、第一一四師團、國崎支隊及野戰重炮第六旅、獨立山炮第二團和第一、第二後備步兵團,組成第十集團軍,柳川平助中將為司令官,在杭州灣北岸登陸,迂迴上海,攻擊中國守軍側背。又從華北抽調第十六師團增援上海作戰。  至此,日軍總兵力已達28萬,國內僅餘近衛師團和第七師團兩個常備師團駐守,日本政府下了最大賭注,準備與中國軍隊在上海決戰,一舉消滅中國軍隊主力,逼迫國民政府投降。此時,中國軍隊已投入71個師又7個獨立旅的兵力參加淞滬會戰,大本營已無可調增援之兵,不得不將原杭州灣北岸守備區防備日軍登陸的部隊也調至上海戰場。  中國軍隊雖然在人數上占有優勢,但在裝備上根本無法和日軍相比,在戰略上更不能與日軍決戰。因此,顧祝同、陳誠等高級將領都建議按照持久戰的戰略方針,迅速將上海戰場的主力部隊有計畫地撤退至吳福線及錫澄線兩條國防工事線上進行整補。  但九國公約會議將於11月3日在比利時首都討論中日戰事問題,蔣介石從政略角度出發,命令第三戰區的部隊「在上海戰場再堅持一個時期,至少十天到兩個星期,以便在國際上獲得有力的同情和支持」。11月4日夜,細雨濛濛,日軍第十軍在第四艦隊護衛下,乘坐1百餘艘大型船艦悄悄進入杭州灣。  5日拂曉,在艦炮與航空兵火力掩護下,第十八師團和第六師團分別從金山衛、金山嘴、金絲娘橋、全公亭一帶強行登陸。在此防守的只有六十三師的2個連,無法阻擋日軍搶灘登陸。在上海指揮作戰的第八集團軍總司令張發奎急調第六十二師、獨立第四十五旅及第七十八師前往阻擊,並令在青浦的第六十七軍趕赴松江阻敵。  當夜,日軍第十八師團進至亭林鎮,第六師團國崎支隊進至金山縣城。陳誠再次建議迅速後撤,但蔣介石命令再堅持3天。  6日下午,日軍先頭部隊已進抵米市渡附近,黃昏時強渡黃浦江,向松江前進。7日凌晨,第六十二師、第七十九師向金山縣城及亭林鎮日軍進行反擊,很快被日軍擊退。8日拂曉,柳川第十軍主力渡過黃浦江,向松江縣城發起攻擊,第六十七軍軍長吳克仁率部與日軍展開激戰,連續擊退敵人多次進攻。吳克仁軍長在掩護上海守軍主力撤退時不幸中彈,壯烈犧牲。  上海淪陷英勇抗敵  11月7日,日軍參謀本部下令將上海派遣軍和第十軍組成「華中方面軍」,由松井石根任司令官,統一指揮作戰。為配合第十軍登陸,松井石根下令上海派遣軍各部分別向當面的中國軍隊發起進攻。9日黃昏,柳川平助的第十軍攻陷松江,對上海守軍形成合圍態勢,戰局急轉直下,中國軍隊面臨三面夾擊的危險。9日晚,守軍奉令全線撤退,第五十八師第一七四旅旅長吳繼光在指揮部隊撤退時陣亡。  11月12日,上海淪陷,會戰結束。淞滬會戰歷時三個月,日軍先後投入十餘個師團近30萬人的兵力,動用軍艦130餘艘、飛機5百餘架、坦克3百餘輛。中國軍隊先後投入70餘個師70多萬人的兵力,傷亡20餘萬人,斃傷日軍4萬餘人,粉碎了日軍「三個月滅亡中國」的戰略企圖。(系列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粉碎日軍三月亡華幻夢(十六)

    英國上海駐軍總司令史摩萊少將感慨地說:「我們都是經歷過歐戰的軍人,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比中國『敢死隊員』最後保衛閘北更英勇、更壯烈的事了。」 八百壯士」孤軍堅守四晝夜,連續擊退了日軍的數十次進攻,四行陣地仍巋然不動。中外記者紛紛湧向蘇州河畔戰地採訪,「八百壯士」孤軍奮戰的壯舉很快傳遍全國,令外國駐滬軍事觀察員和毗鄰租界內國際人士敬佩不已。 英國上海駐軍總司令史摩萊少將感慨地說:「我們都是經歷過歐戰的軍人,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比中國『敢死隊員』最後保衛閘北更英勇、更壯烈的事了。」 武裝無法與日相比 直至11月1日,在接到統帥部撤退命令後,謝振元才率部撤退。英軍司令史摩萊親自指揮英軍壓制日軍火力,掩護八百壯士撤往英租界內。 中國軍隊退至蘇州河南岸後,由於中央作戰軍正面縮小,第三戰區撤銷了中央作戰軍,將部隊劃分為左、右兩作戰軍,分別由陳誠和張發奎指揮。 10月31日晨,日軍炮兵及航空兵向蘇州河南岸豐田紗廠、北新涇鎮等處中國軍隊的陣地進行猛烈轟擊。中午,日軍第三師團的左翼部隊在炮兵掩護下開始強渡蘇州河,在周家鎮、劉家宅附近與守軍第八十八師、稅警總團發生激烈戰鬥,展開逐屋爭奪的肉搏戰。 11月1日,日軍第九師團的右翼部隊也開始強渡蘇州河,一度占領姚家渡。守軍第一七一師、第五十四師、第八十七師、第六十一師、第七十八師、第三十六師等部隊頑強阻擊,使敵無法前進。激戰至3日,日軍除少數兵力渡過蘇州河外,主力仍被阻於蘇州河以北地區。 淞滬大戰將近三月,百萬大軍相互廝殺,兩軍作戰處於膠著狀態。10月20日,日軍參謀本部決定向上海第四次增兵,命令第六師團、第十八師團、第一一四師團、國崎支隊及野戰重炮第六旅、獨立山炮第二團和第一、第二後備步兵團,組成第十集團軍,柳川平助中將為司令官,在杭州灣北岸登陸,迂迴上海,攻擊中國守軍側背。又從華北抽調第十六師團增援上海作戰。 至此,日軍總兵力已達28萬,國內僅餘近衛師團和第七師團兩個常備師團駐守,日本政府下了最大賭注,準備與中國軍隊在上海決戰,一舉消滅中國軍隊主力,逼迫國民政府投降。此時,中國軍隊已投入71個師又7個獨立旅的兵力參加淞滬會戰,大本營已無可調增援之兵,不得不將原杭州灣北岸守備區防備日軍登陸的部隊也調至上海戰場。 中國軍隊雖然在人數上占有優勢,但在裝備上根本無法和日軍相比,在戰略上更不能與日軍決戰。因此,顧祝同、陳誠等高級將領都建議按照持久戰的戰略方針,迅速將上海戰場的主力部隊有計畫地撤退至吳福線及錫澄線兩條國防工事線上進行整補。 但九國公約會議將於11月3日在比利時首都討論中日戰事問題,蔣介石從政略角度出發,命令第三戰區的部隊「在上海戰場再堅持一個時期,至少十天到兩個星期,以便在國際上獲得有力的同情和支持」。11月4日夜,細雨濛濛,日軍第十軍在第四艦隊護衛下,乘坐1百餘艘大型船艦悄悄進入杭州灣。 5日拂曉,在艦炮與航空兵火力掩護下,第十八師團和第六師團分別從金山衛、金山嘴、金絲娘橋、全公亭一帶強行登陸。在此防守的只有六十三師的2個連,無法阻擋日軍搶灘登陸。在上海指揮作戰的第八集團軍總司令張發奎急調第六十二師、獨立第四十五旅及第七十八師前往阻擊,並令在青浦的第六十七軍趕赴松江阻敵。 當夜,日軍第十八師團進至亭林鎮,第六師團國崎支隊進至金山縣城。陳誠再次建議迅速後撤,但蔣介石命令再堅持3天。 6日下午,日軍先頭部隊已進抵米市渡附近,黃昏時強渡黃浦江,向松江前進。7日凌晨,第六十二師、第七十九師向金山縣城及亭林鎮日軍進行反擊,很快被日軍擊退。8日拂曉,柳川第十軍主力渡過黃浦江,向松江縣城發起攻擊,第六十七軍軍長吳克仁率部與日軍展開激戰,連續擊退敵人多次進攻。吳克仁軍長在掩護上海守軍主力撤退時不幸中彈,壯烈犧牲。 上海淪陷英勇抗敵 11月7日,日軍參謀本部下令將上海派遣軍和第十軍組成「華中方面軍」,由松井石根任司令官,統一指揮作戰。為配合第十軍登陸,松井石根下令上海派遣軍各部分別向當面的中國軍隊發起進攻。9日黃昏,柳川平助的第十軍攻陷松江,對上海守軍形成合圍態勢,戰局急轉直下,中國軍隊面臨三面夾擊的危險。9日晚,守軍奉令全線撤退,第五十八師第一七四旅旅長吳繼光在指揮部隊撤退時陣亡。 11月12日,上海淪陷,會戰結束。淞滬會戰歷時三個月,日軍先後投入十餘個師團近30萬人的兵力,動用軍艦130餘艘、飛機5百餘架、坦克3百餘輛。中國軍隊先後投入70餘個師70多萬人的兵力,傷亡20餘萬人,斃傷日軍4萬餘人,粉碎了日軍「三個月滅亡中國」的戰略企圖。(系列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14歲少女楊惠敏乘夜渡過蘇州河,爬過鐵絲網,向勇士們獻上一面國旗。  到9月底,日軍第九、第十三、第一一師團與野戰重炮兵第五旅團、獨立野戰重炮兵第十五聯隊、獨立工兵第十二聯隊、攻城重炮兵第一聯隊,以及第三飛行團等增援部隊,先後到達上海,總兵力已達20萬人。9月30日拂曉,日軍向中國軍隊發起第四次總攻,突破劉行、萬橋、嚴橋、路橋等陣地。  10月3日,左翼守軍調整部署,轉移至楊涇河西岸、瀏河鎮一線。在逐次後撤過程中,負責掩護的部隊傷亡較大。據守東林寺據點的第十一師第六十二團第一連,僅剩負傷的胡玉政排長和士兵5人,但仍堅守陣地,與突入日軍展開肉搏,用鐵鍬、刺刀殺死日軍中隊長宿田信義及士兵數名,最後全部戰死。  中國軍隊頑強抵抗  從4日開始,日軍起進攻,用兩個師團的兵力猛攻,中央守軍側後受到嚴重威脅。第三戰區司令部即令剛剛從廣西趕來的廖磊部第二十一集團軍加入該方面作戰。  經過十餘日的反覆爭奪與激戰,每天都有成千上萬官兵陣亡。第七十軍第十九師第一一三團1400餘名官兵,僅倖存50餘人,團長秦慶武也多處負傷,仍率官兵死守陣地,連續擊退日軍的數次進攻,3次從日軍手中奪回陣地。最後,當陣地上僅剩下11名官兵時,秦慶武團長手握馬刀衝出掩體,一連砍死4個日軍,在奮勇拚殺中被一日軍刺中胸部,再次負傷倒地,英勇捐軀。  在中國軍隊的頑強抵抗下,日軍也進展困難,第三師團和第九師團只能採用對壕作業的辦法,一米一米地向前推進。在地面進攻受阻後,日軍加強了航空兵火力對陸軍的支持,先後出動飛機1663架次,投下炸彈390餘噸。第三十六師防線被炸得支離破碎,一個連的守軍全部被埋葬在泥土裡。  每次進攻之前,日軍總是先用猛烈炮火進行5千炮左右的殲滅射擊,接下來才由坦克在前邊開路,掩護步兵攻擊前進。缺乏重炮和戰車防禦炮的中國士兵只好抱著捆好的集束手榴彈,放到坦克下引爆。第二十一集團軍第十六師的8位戰士組成敢死隊,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炸毀了3輛坦克。  中國軍隊全憑血肉之軀阻擋敵人的炮火,部隊傷亡嚴重,每天損失將近一個師的兵力。第九十八師參謀長路景榮、第一師第一旅副旅長楊傑、第七軍第一七一師第五一一旅旅長秦霖先後陣亡。第八師僅餘官兵數百人,許多旅、團長負傷。15日,日軍突破守軍陣地。蔣介石急調第二十一集團軍十個師加入中央軍序列,以3個師從大場附近向南路日軍反擊,另以左翼軍四個團在廣福南側向北路日軍反擊,均未突破日軍陣地。  10月20日,日軍集中第三、第十三、第一一,3個師團的兵力進攻第二十一集團軍,在廟行和陳家行之間突破守軍陣地,第一七師第五一旅少將旅長龐漢禎陣亡。  24日拂曉,日軍在150架轟炸機和數十輛戰車強大火力掩護下,集中主力猛攻大場鎮。第二十一集團軍第十八師苦戰3日,陣地工事毀壞殆盡,萬餘官兵幾乎全部犧牲,師長朱耀華自殺殉國。  10月26日,大場失守。蘇州河北岸的中央軍腹背受敵,被迫於27日放棄北站、江灣陣地,轉移至蘇州河南岸。第八十八師師長孫元良奉令派第五二四團副團長謝晉元率一團官兵,繼續堅守蘇州河北岸的四行倉庫,掩護主力部隊撤退。  四行倉庫坐落於蘇州河北岸西藏路口,奉命在此守衛的實際上只有一個加強營452人,轄一個機槍連、3個步兵連和一個迫擊炮排。  謝晉元接受任務後預立遺囑:「余一槍一彈誓與敵周旋到底,流最後一滴血,必向倭寇取相當代價。」10月27日,日軍直抵蘇州河邊,向四行倉庫發起攻擊。「八百壯士」孤軍奮戰,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進攻,激戰一晝夜,擊斃日軍2百餘人,日軍大敗而歸。  28日晨,惱羞成怒的日軍瘋狂報復,以平射炮及重迫擊炮向四行倉庫猛轟,戰鬥空前慘烈。一隊日軍衝破鐵絲網攔阻線,潛至倉庫下企圖引爆炸藥包。危急關頭,敢死隊員陳樹生在身上綁滿手榴彈,拉燃導火索,從6樓窗口飛身而下,躍入敵群,與十餘名敵人同歸於盡。  寧死不屈絕不投降  「八百壯士」死守四行轟動上海,數萬市民聚集蘇州河南岸租界上觀戰助陣。上海各界救國團體,冒著日軍炮火送來藥品、食物,慰勞守軍。14歲少女楊惠敏乘夜渡過蘇州河,爬過鐵絲網,向勇士們獻上一面國旗。29日黎明,守軍在四行倉庫六層平台上舉行了莊嚴的升旗儀式,中國國旗在硝煙彌漫的戰場上迎風飄揚。蘇州河南岸的觀戰市民振臂高呼,歡呼聲響徹蘇州河畔。  上海的文藝工作者很快創作出《八百壯士之歌》到陣前傳唱:「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中國一定強,中國一定強,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四面都是炮火,四面都是豺狼,寧願死,不退讓;寧願死,不投降,我們的國旗在炮火中飄揚!飄揚!」雄壯激越的歌聲鼓舞著壯士們的鬥志,一時群情振奮,越戰越勇。  (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十五)

    14歲少女楊惠敏乘夜渡過蘇州河,爬過鐵絲網,向勇士們獻上一面國旗。 到9月底,日軍第九、第十三、第一一師團與野戰重炮兵第五旅團、獨立野戰重炮兵第十五聯隊、獨立工兵第十二聯隊、攻城重炮兵第一聯隊,以及第三飛行團等增援部隊,先後到達上海,總兵力已達20萬人。9月30日拂曉,日軍向中國軍隊發起第四次總攻,突破劉行、萬橋、嚴橋、路橋等陣地。 10月3日,左翼守軍調整部署,轉移至楊涇河西岸、瀏河鎮一線。在逐次後撤過程中,負責掩護的部隊傷亡較大。據守東林寺據點的第十一師第六十二團第一連,僅剩負傷的胡玉政排長和士兵5人,但仍堅守陣地,與突入日軍展開肉搏,用鐵鍬、刺刀殺死日軍中隊長宿田信義及士兵數名,最後全部戰死。 中國軍隊頑強抵抗 從4日開始,日軍起進攻,用兩個師團的兵力猛攻,中央守軍側後受到嚴重威脅。第三戰區司令部即令剛剛從廣西趕來的廖磊部第二十一集團軍加入該方面作戰。 經過十餘日的反覆爭奪與激戰,每天都有成千上萬官兵陣亡。第七十軍第十九師第一一三團1400餘名官兵,僅倖存50餘人,團長秦慶武也多處負傷,仍率官兵死守陣地,連續擊退日軍的數次進攻,3次從日軍手中奪回陣地。最後,當陣地上僅剩下11名官兵時,秦慶武團長手握馬刀衝出掩體,一連砍死4個日軍,在奮勇拚殺中被一日軍刺中胸部,再次負傷倒地,英勇捐軀。 在中國軍隊的頑強抵抗下,日軍也進展困難,第三師團和第九師團只能採用對壕作業的辦法,一米一米地向前推進。在地面進攻受阻後,日軍加強了航空兵火力對陸軍的支持,先後出動飛機1663架次,投下炸彈390餘噸。第三十六師防線被炸得支離破碎,一個連的守軍全部被埋葬在泥土裡。 每次進攻之前,日軍總是先用猛烈炮火進行五千炮左右的殲滅射擊,接下來才由坦克在前邊開路,掩護步兵攻擊前進。缺乏重炮和戰車防禦炮的中國士兵只好抱著捆好的集束手榴彈,放到坦克下引爆。第二十一集團軍第十六師的8位戰士組成敢死隊,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炸毀了3輛坦克。 中國軍隊全憑血肉之軀阻擋敵人的炮火,部隊傷亡嚴重,每天損失將近一個師的兵力。第九十八師參謀長路景榮、第一師第一旅副旅長楊傑、第七軍第一七一師第五一一旅旅長秦霖先後陣亡。第八師僅餘官兵數百人,許多旅、團長負傷。15日,日軍突破守軍陣地。蔣介石急調第二十一集團軍十個師加入中央軍序列,以3個師從大場附近向南路日軍反擊,另以左翼軍四個團在廣福南側向北路日軍反擊,均未突破日軍陣地。 10月20日,日軍集中第三、第十三、第一一,3個師團的兵力進攻第二十一集團軍,在廟行和陳家行之間突破守軍陣地,第一七師第五一旅少將旅長龐漢禎陣亡。 24日拂曉,日軍在150架轟炸機和數十輛戰車強大火力掩護下,集中主力猛攻大場鎮。第二十一集團軍第十八師苦戰3日,陣地工事毀壞殆盡,萬餘官兵幾乎全部犧牲,師長朱耀華自殺殉國。 10月26日,大場失守。蘇州河北岸的中央軍腹背受敵,被迫於27日放棄北站、江灣陣地,轉移至蘇州河南岸。第八十八師師長孫元良奉令派第五二四團副團長謝晉元率一團官兵,繼續堅守蘇州河北岸的四行倉庫,掩護主力部隊撤退。 四行倉庫坐落於蘇州河北岸西藏路口,奉命在此守衛的實際上只有一個加強營452人,轄一個機槍連、3個步兵連和一個迫擊炮排。 謝晉元接受任務後預立遺囑:「余一槍一彈誓與敵周旋到底,流最後一滴血,必向倭寇取相當代價。」10月27日,日軍直抵蘇州河邊,向四行倉庫發起攻擊。「八百壯士」孤軍奮戰,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進攻,激戰一晝夜,擊斃日軍2百餘人,日軍大敗而歸。 28日晨,惱羞成怒的日軍瘋狂報復,以平射炮及重迫擊炮向四行倉庫猛轟,戰鬥空前慘烈。一隊日軍衝破鐵絲網攔阻線,潛至倉庫下企圖引爆炸藥包。危急關頭,敢死隊員陳樹生在身上綁滿手榴彈,拉燃導火索,從6樓窗口飛身而下,躍入敵群,與十餘名敵人同歸於盡。 寧死不屈絕不投降 「八百壯士」死守四行轟動上海,數萬市民聚集蘇州河南岸租界上觀戰助陣。上海各界救國團體,冒著日軍炮火送來藥品、食物,慰勞守軍。14歲少女楊惠敏乘夜渡過蘇州河,爬過鐵絲網,向勇士們獻上一面國旗。29日黎明,守軍在四行倉庫六層平台上舉行了莊嚴的升旗儀式,中國國旗在硝煙彌漫的戰場上迎風飄揚。蘇州河南岸的觀戰市民振臂高呼,歡呼聲響徹蘇州河畔。 上海的文藝工作者很快創作出《八百壯士之歌》到陣前傳唱:「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中國一定強,中國一定強,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四面都是炮火,四面都是豺狼,寧願死,不退讓;寧願死,不投降,我們的國旗在炮火中飄揚!飄揚!」雄壯激越的歌聲鼓舞著壯士們的鬥志,一時群情振奮,越戰越勇。 (待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陳誠的意見堅定了蔣介石在上海大戰的決心,當即決定繼續向上海增兵。  第八十八師第二六四旅旅長黃梅興身先士卒,親臨前線指揮作戰,連續攻破日軍十幾個堡壘。在進攻愛國女子大學附近的據點時,遭遇日軍密集炮火和上百架飛機的轟炸,傷亡官兵千餘人,僅第五二七團就有7名連長陣亡。黃梅興旅長率部衝到八字橋時,不幸中炮,壯烈殉國。  英、法、美、義等國駐華大使從本國利益出發,聯合發出通知,要求不要使戰爭波及上海。8月13日,在上海的英、美、法三國總領事又向中日雙方表示願意從中斡旋調停。蔣介石從政略角度考慮,14日晚電令張治中「今晚不可進攻,另候後命」,使日軍贏得了喘息調整的機會。  擴大滬戰以牽制之  16日凌晨,第九集團軍奉命再度發起攻擊。激戰十餘時,突擊部隊多次突破日軍陣地,第八十七師占領日海軍俱樂部,擊退日軍多次反撲。  日海軍上海特別陸戰隊司令官大川內傳七急令戰車坦克隊、第八戰隊陸戰隊及第一水雷戰隊陸戰隊增援,才阻止住中國軍隊的攻勢。第八十八師攻占了五州公墓、愛國女校、八字橋和寶山橋等據點,並與日軍展開爭奪戰。  18日,蔣介石又接到英、美、法三國政府提出將上海作為中立區、中日雙方軍隊撤出上海的建議,再次命令張治中暫停進攻。  19日,國民政府軍政部次長兼第三戰區前敵總指揮陳誠與熊式輝奉命赴上海前線視察,20日返回南京。心存疑慮的蔣介石徵詢二人意見,熊式輝說:「不能打。」陳誠說:「非能打不能打之問題,而是打不打的問題。敵對南口,在所必攻,同時亦為我所必守。是則華北戰事擴大已無可避免。敵如在華北得勢,必將利用其快速裝備,沿平漢路南下,直赴武漢,於我不利。不如擴大滬戰以牽制之。」陳誠的意見堅定了蔣介石在上海大戰的決心,當即決定繼續向上海增兵。  此時,日本政府已公開拒絕了將上海作為中立區的建議,決定以武力解決中日衝突,不容第三者干涉;並公然宣布封鎖中國沿海自山海關至汕頭的所有口岸,同時調集50餘艘軍艦蝟集吳淞口外,其中包括3艘航空母艦。  8月19日,中國軍隊又一次發起攻勢。此時宋希濂的第三十六師已由西安抵達上海,並立即投入攻打匯山碼頭的戰鬥。經過晝夜激戰,中國軍隊突破日軍縱深陣地,一度攻入匯山碼頭,並向虹口日海軍陸戰隊司令部發起進攻。司令部四周築有高大圍牆並裝有電網,內部建有明碉暗堡,建築群均由半米以上的鋼筋混凝土築成,經得起5百磅以上炸彈的轟擊。  日軍憑藉堅固工事,在艦炮與空軍配合下,死守待援,雙方傷亡慘重。第三十八師在日軍猛烈炮火轟擊下,無法鞏固陣地,被迫退回百老匯路北側,官兵傷亡2千餘人,兩個戰車連全被擊毀。  第三十六師第二一五團第二營3百餘名官兵在營長李增率領下奮勇拚殺,攻入華德路十字街口日軍陣地,與敵展開白刃格鬥。日軍以戰車阻塞路口,並放火焚燒房屋。營長李增以下3百餘官兵除戰死者外,全部葬身火海,壯烈犧牲。  在此期間,中國空軍和海軍也投入了戰鬥。8月14日上午,新成立的中國空軍首次起飛轟炸日軍據點和艦艇,炸毀敵艦多艘。當日下午,日本飛機分批襲擊中國杭州和廣德機場。中國空軍第四大隊27架戰機在大隊長高志航的率領下升空攔擊,首戰告捷,一舉擊落日軍轟炸機3架,中國空軍一機未損,8月14日從此成為中國空軍節。  15日拂曉,日軍飛機60餘架分別空襲南京、杭州、嘉興等機場。中國空軍第九、第四、第三、第五大隊分別起飛迎戰,擊落日機34架。3日空戰,共擊落日機45架,給鹿屋、木更津航空隊以沉重打擊。鹿屋航空隊18架飛機還剩10架。木更津航空隊20架飛機僅餘8架,木更津航空隊聯隊長石井大佐羞憤自殺。  8月16日夜,中國海軍兩艘魚雷快艇「史可法」號與「文天祥」號,悄悄離開江陰要塞,高速敏捷地衝過董家渡封鎖線,穿越排列成行的英、美、法、義等國的軍艦,直撲停泊於黃浦江外灘日本郵船碼頭的「出雲」號旗艦,連續發射兩枚魚雷,擊中「出雲」號艦尾,使敵艦受到重創。  最後彈藥自戕殉國  8月17日,中國空軍第四、第二、第七大隊出動飛機44架,轟炸虹口附近日軍司令部與兵營,並擊落日機2架。日軍高射炮火猛烈,飛行員閻海文座機被炮火擊中,跳傘降落到日軍陣地。閻海文拔出手槍,接連擊斃包圍之敵數人,以最後一顆子彈自戕殉國。令信仰武士道精神的日軍敬佩不已。日軍士兵列隊向他的遺體敬禮。  19日拂曉,中國空軍第二、第四大隊出動飛機20架,襲擊白龍港敵艦隊。飛行員沈崇誨座機被炮火擊傷,當即加足油門,駕機向日軍旗艦「出雲」號猛然撞去。只聽一聲巨響,飛機和「出雲」號相撞爆炸,日軍水手死傷慘重,「出雲」艦再受重創,令坐鎮指揮的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中將魂飛膽喪。(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國軍壯烈死戰 日軍為之膽寒(二)

    陳誠的意見堅定了蔣介石在上海大戰的決心,當即決定繼續向上海增兵。 第八十八師第二六四旅旅長黃梅興身先士卒,親臨前線指揮作戰,連續攻破日軍十幾個堡壘。在進攻愛國女子大學附近的據點時,遭遇日軍密集炮火和上百架飛機的轟炸,傷亡官兵千餘人,僅第五二七團就有7名連長陣亡。黃梅興旅長率部衝到八字橋時,不幸中炮,壯烈殉國。 英、法、美、義等國駐華大使從本國利益出發,聯合發出通知,要求不要使戰爭波及上海。8月13日,在上海的英、美、法三國總領事又向中日雙方表示願意從中斡旋調停。蔣介石從政略角度考慮,14日晚電令張治中「今晚不可進攻,另候後命」,使日軍贏得了喘息調整的機會。 擴大滬戰以牽制之 16日凌晨,第九集團軍奉命再度發起攻擊。激戰十餘時,突擊部隊多次突破日軍陣地,第八十七師占領日海軍俱樂部,擊退日軍多次反撲。 日海軍上海特別陸戰隊司令官大川內傳七急令戰車坦克隊、第八戰隊陸戰隊及第一水雷戰隊陸戰隊增援,才阻止住中國軍隊的攻勢。第八十八師攻占了五州公墓、愛國女校、八字橋和寶山橋等據點,並與日軍展開爭奪戰。 18日,蔣介石又接到英、美、法三國政府提出將上海作為中立區、中日雙方軍隊撤出上海的建議,再次命令張治中暫停進攻。 19日,國民政府軍政部次長兼第三戰區前敵總指揮陳誠與熊式輝奉命赴上海前線視察,20日返回南京。心存疑慮的蔣介石徵詢二人意見,熊式輝說:「不能打。」陳誠說:「非能打不能打之問題,而是打不打的問題。敵對南口,在所必攻,同時亦為我所必守。是則華北戰事擴大已無可避免。敵如在華北得勢,必將利用其快速裝備,沿平漢路南下,直赴武漢,於我不利。不如擴大滬戰以牽制之。」陳誠的意見堅定了蔣介石在上海大戰的決心,當即決定繼續向上海增兵。 此時,日本政府已公開拒絕了將上海作為中立區的建議,決定以武力解決中日衝突,不容第三者干涉;並公然宣布封鎖中國沿海自山海關至汕頭的所有口岸,同時調集50餘艘軍艦蝟集吳淞口外,其中包括3艘航空母艦。 8月19日,中國軍隊又一次發起攻勢。此時宋希濂的第三十六師已由西安抵達上海,並立即投入攻打匯山碼頭的戰鬥。經過晝夜激戰,中國軍隊突破日軍縱深陣地,一度攻入匯山碼頭,並向虹口日海軍陸戰隊司令部發起進攻。司令部四周築有高大圍牆並裝有電網,內部建有明碉暗堡,建築群均由半米以上的鋼筋混凝土築成,經得起5百磅以上炸彈的轟擊。 日軍憑藉堅固工事,在艦炮與空軍配合下,死守待援,雙方傷亡慘重。第三十八師在日軍猛烈炮火轟擊下,無法鞏固陣地,被迫退回百老匯路北側,官兵傷亡2千餘人,兩個戰車連全被擊毀。 第三十六師第二一五團第二營3百餘名官兵在營長李增率領下奮勇拚殺,攻入華德路十字街口日軍陣地,與敵展開白刃格鬥。日軍以戰車阻塞路口,並放火焚燒房屋。營長李增以下3百餘官兵除戰死者外,全部葬身火海,壯烈犧牲。 在此期間,中國空軍和海軍也投入了戰鬥。8月14日上午,新成立的中國空軍首次起飛轟炸日軍據點和艦艇,炸毀敵艦多艘。當日下午,日本飛機分批襲擊中國杭州和廣德機場。中國空軍第四大隊27架戰機在大隊長高志航的率領下升空攔擊,首戰告捷,一舉擊落日軍轟炸機3架,中國空軍一機未損,8月14日從此成為中國空軍節。 15日拂曉,日軍飛機60餘架分別空襲南京、杭州、嘉興等機場。中國空軍第九、第四、第三、第五大隊分別起飛迎戰,擊落日機34架。3日空戰,共擊落日機45架,給鹿屋、木更津航空隊以沉重打擊。鹿屋航空隊18架飛機還剩10架。木更津航空隊20架飛機僅餘8架,木更津航空隊聯隊長石井大佐羞憤自殺。 8月16日夜,中國海軍兩艘魚雷快艇「史可法」號與「文天祥」號,悄悄離開江陰要塞,高速敏捷地衝過董家渡封鎖線,穿越排列成行的英、美、法、義等國的軍艦,直撲停泊於黃浦江外灘日本郵船碼頭的「出雲」號旗艦,連續發射兩枚魚雷,擊中「出雲」號艦尾,使敵艦受到重創。 最後彈藥自戕殉國 8月17日,中國空軍第四、第二、第七大隊出動飛機44架,轟炸虹口附近日軍司令部與兵營,並擊落日機2架。日軍高射炮火猛烈,飛行員閻海文座機被炮火擊中,跳傘降落到日軍陣地。閻海文拔出手槍,接連擊斃包圍之敵數人,以最後一顆子彈自戕殉國。令信仰武士道精神的日軍敬佩不已。日軍士兵列隊向他的遺體敬禮。 19日拂曉,中國空軍第二、第四大隊出動飛機20架,襲擊白龍港敵艦隊。飛行員沈崇誨座機被炮火擊傷,當即加足油門,駕機向日軍旗艦「出雲」號猛然撞去。只聽一聲巨響,飛機和「出雲」號相撞爆炸,日軍水手死傷慘重,「出雲」艦再受重創,令坐鎮指揮的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中將魂飛膽喪。(待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中國決不放棄領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實行天賦之自衛權以應之。  上海,位於長江下游黃浦江與吳淞江匯合處,是扼守長江和首都南京的門戶,也是30年代亞洲最大的國際都市和金融貿易中心,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上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一二八」事變後,日本在上海設立了駐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在虹口、楊樹浦一帶派駐重兵,擁有兵力3千餘人,日軍艦艇常年在長江、黃浦江一帶遊弋。而中國軍隊根據《淞滬停戰協定》,卻不能在上海市區及周圍駐防,市內僅有上海市員警總隊及江蘇保安部隊兩個團擔任守備,大上海實際上成了一座不設防城市。  虹橋事件成導火線  日本對上海覬覦已久,早在1936年8月,日本參謀本部擬定的1937年《對華作戰計畫》中就對華東方面的作戰作出了部署,計畫「以第四軍占領上海,調新編第十軍從杭州灣登陸,兩軍策應向南京作戰,以實現占領和確保上海、杭州、南京三角地帶」。盧溝橋事變發生後,日本政府在決定向華北增派陸軍的同時,就下令海軍「作全面戰爭準備。」  7月11日,日駐華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中將乘旗艦「出雲」號抵上海。當日午後,在艦上舉行特別警備會議,海軍武官本田輔、佐官沖野、田中,第三艦隊參謀長岩村,陸戰隊司令官大川內傳七,陸軍武官喜多等參加了會議,討論所謂保護日僑問題。7月16日,長谷川清司令官向東京提出了《對華作戰用兵的意見》,建議「欲置中國於死地,以控制上海南京最為重要」,主張派5個師的兵力,攻占南京、上海。  至8月9日,長江沿岸的日本僑民和原駐漢口日租界的海軍陸戰隊已全部撤至上海。凡適戰僑民及在鄉軍人約一萬餘人皆留滬參戰,其他老弱婦孺全部撤回國內。  此時,駐上海的日本海軍第三艦隊,轄第八、第十、第十一戰隊和上海特別陸戰隊與第一、第五水雷戰隊,以及海軍航空兵第一聯合航空隊和第一、第二航空戰隊,共有各式軍艦30餘艘、飛機一百餘架,其中有飛機母艦4艘。長谷川清司令官下令將兵力相對集中於日租界和軍營,以及有防禦設施的東、西紗廠中,做好了發動戰爭的準備工作。淞滬大戰一觸即發。  1937年8月9日17時左右,日本海軍陸戰隊第一中隊長大山勇夫和水兵齋藤與藏不聽門衛勸阻,駕駛汽車強行穿越虹橋軍用機場警戒線,並開槍打死保安隊員時景哲,被守衛機場的中國哨兵當場擊斃,成為淞滬大戰爆發的導火索。  「虹橋事件」發生後,駐滬日本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一面借機命令駐紮在佐世保的海軍第一陸戰隊、第八陸戰隊和吳港的第二陸戰隊,乘25艘艦船迅速向上海集結;另一方面又使用緩兵之計與中方談判,企圖爭取調兵時間。  8月11日,日本駐上海總領事岡本和武官沖野分別會見了上海市長俞鴻鈞和淞滬警備司令楊虎,提出立即撤退中國方面保安團和拆除所有防禦工事的無理要求,遭到中國方面的斷然拒絕。  12日,日軍參謀本部制定了派遣兵力方案。當夜,日本政府召開首、陸、海、外四相會議,決定向上海派遣陸軍。在此形勢下,中國政府認為上海戰事已無可避免,立即採取了一系列防禦措施。軍事委員會密令張治中率駐防京滬沿線的京滬警備部隊立即開赴上海周圍布防。  8月13日9時15分,日艦重炮開始向閘北轟擊。下午4時50分,侵占八字橋一帶的日海軍陸戰隊第三大隊向剛剛推進至附近的第八十八師部隊進行炮火襲擊,中國守軍奮起還擊,淞滬大戰正式爆發。  8月14日,中國政府發表《自衛抗戰聲明》,嚴正指出:「中國之領土主權,已橫受日本之侵略;「中國決不放棄領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實行天賦之自衛權以應之。」  同時,軍事委員會將京滬警備部隊改編為第九集團軍,張治中為總司令,擔負反擊市內之敵的任務。將蘇浙邊區部隊改編為第八集團軍,張發奎任總司令,負責守備杭州灣北岸和浦東地區。  日軍妄想快速占領  8月14日,日本內閣會議決定了放棄「不擴大方針」,於15日凌晨發表《帝國政府聲明》,聲稱「為膺懲中國軍之暴戾,促使南京政府反省,今已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  同時,下達了編組上海派遣軍的命令,任命松井石根大將為司令官,轄第三、第九、第十一師團及戰車第五大隊、獨立輕裝甲車第八中隊和臨時航空兵團,趕赴上海增援。松井石根狂妄宣稱:一個月內占領上海。  8月15日,蔣介石下達了全國總動員令,建立戰時體制,並正式組成大本營,將全國劃分為5個戰區。其中淞滬地區為第三戰區,馮玉祥任司令長官,顧祝同任副司令長官,陳誠任前敵總指揮兼第十五集團軍總司令。淞滬會戰分為三個階段正式展開。  8月14日15時,張治中下達進攻令。在炮火支持下,分別向虹口、楊樹浦之敵發起進攻。日軍憑藉堅固工事負隅頑抗,兩軍展開激烈戰鬥。(待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南口戰役歷時19天,中國軍隊以6萬餘兵力,阻擊約7萬日軍,以傷亡29376人的代價,斃傷日軍1萬餘人。  25日,日軍猛攻橫嶺城和居庸關。中日兩軍在這兩點上展開激烈戰鬥。當日下午3時,日軍坦克衝入居庸關。守軍雖傷亡很大,但仍占據山嶺有利地形與日軍作戰。當日占領水頭村的日軍攻擊懷來城南之18家。在該地防守的獨立第七旅一部退守懷來。日軍隨即在飛機、炮兵支持下攻擊懷來。這樣,長城線上各點守軍已處在日軍前後夾擊的態勢下。  25日晚間,湯恩伯將戰況緊急電告蔣介石。蔣於26日上午覆電:「我軍必須死守現地,切勿再退,否則,到處皆是死地,與其退而死,不如固守而死,況固守以待衛軍聯絡,即是生路。此時惟一生機,惟力圖與衛聯絡之一途而已。」  死守現地切勿再退  衛立煌率第14集團軍將牛島支隊擊潰後,冒著暴雨繼續北進,但進至沿河城時被永定河洪水所阻,始終未能與湯恩伯部取得聯絡。而此時居庸關、橫嶺城告急。8月24日,北路日軍已進至張家口周圍,並占領了孔家莊車站和西南高地,切斷了平綏路。25日,日軍攻入張家口,第13集團軍面臨兩路日軍東西夾擊的危險。  18天的拉鋸戰,18天的苦戰惡鬥,中國守軍17萬官兵斷臂折股,流血犧牲,6千具血肉之軀,永久地倒在南口一帶山區。南口戰區中國守軍各據點已面臨彈盡糧絕境地。日軍截斷了各據點間的聯繫,封鎖了各據點與總指揮部間的一切交通,各部隊處境危急。  8月26日凌晨,湯恩伯接連收到第201師、第89師、第94師及第17軍的告急電,衛立煌援軍又聯繫不上,感到戰局已無法挽回。不得不於下午1時30分,下令全軍突圍。各部奉令分路突圍退至河北蔚縣、廣靈、淶源一帶休整。  張家口是察哈爾省會所在地,為平綏線上的重鎮,也是確保南口、懷來一線,阻擊日軍從背後包抄中國守軍的關鍵。由察哈爾省主席劉汝明的第68軍防守。  劉汝明對張家口的防衛部署是,將保安第2旅位於張北與長城之間,阻敵南進;獨立第40旅位於長城內的膳房堡以北地區,與保安第2旅密切協同,殲滅企圖攻向張家口的敵軍;第143師、第2旅位於萬全附近;保安第7旅位於崇禮以南地區,阻止東部敵大泉基步兵大隊。  8月14日,蔣介石致電傅作義:「迅發所部,收復察北,以固綏圍,一面援助湯軍,以全公私,勿使其孤軍受危、南口失陷。國家民族,實利賴之。」第7集團軍總司令傅作義命令所部第218旅旅長董其武率部主動出擊,攻取商都、多倫,令劉汝明部攻複崇禮、張北。  出發前傅作義親自做戰前動員:「我軍有長城抗戰和百靈廟大捷的光榮歷史,要本著寧作戰死鬼,不做亡國奴的決心,把全面抗戰開始後的第一仗打好。」  商都是綏東門戶,城垣堅固,由尹寶山的偽蒙騎兵師和日軍兩個小隊防守。8月13日晚,董其武率部乘夜突襲,激戰  一夜,首戰告捷,一舉收復塞北重鎮商都,然後乘勝進攻多倫,搗毀了偽蒙前哨根據地。  張北是察北重鎮,也是張家口的北大門,為德王的偽蒙軍占領。劉汝明部攻復崇禮,但進攻張北失利。關東軍三個旅團的增援部隊趕到,劉汝明部陷入被動局面,急忙在崇禮及長城內外設防。  8月20日,日本關東軍察哈爾派遣兵團司令東條英機令混成第二旅團及偽蒙軍一部,向張家口一線發動進攻,當夜突破第68軍防守的長城防線,占領了神威台。崇禮、膳房堡、膳南山以及張家口的周邊陣地水觀台亦相繼丟失,保安第1旅旅長馬玉田陣亡。22日,日軍繼續向萬全方向進攻,擊退守軍第143師後,於24日進至張家口西南高地,並占領了孔家莊車站,切斷了平綏路,張家口成為一座孤城。  25日,傅作義率領增援南口方面的兩個旅返回張家口,協同第143師進行反擊,將張家口西南高地的日軍包圍,經兩天的激戰,給敵人很大殺傷,但未能抑制住日軍的攻勢。8月26日,東條英機調集重兵向張家口猛撲而來。時值傾盆大雨,中國守城部隊泡在泥濘的雨水中與攻城日軍展開肉搏,殺聲震天。  第143師的保安第一旅旅長李金田受傷,王憲純、李華林、舒效孔3個營長先後陣亡。團長劉田身先士卒,捆好9顆手榴彈炸日軍坦克,英勇犧牲。駐守右翼城垣的守軍一部不支而退,致使兩翼守城陣地陷入重圍。  鼓舞全國抗戰鬥志  8月27日午後,日軍大部隊衝入市內,劉汝明率部突圍,向宣化、涿鹿一帶轉移,張家口失陷。8月29日,日軍混成第2旅團與西進的第5師團在宣化會合,察哈爾淪陷。  南口戰役歷時19天,中國軍隊以6萬餘兵力,阻擊約7萬日軍,以傷亡29376人的代價,斃傷日軍1萬餘人,重挫了日寇的囂張氣焰,展現了中國軍隊勇猛頑強的戰鬥精神。經《大公報》著名記者范長江等戰地採訪和及時報導,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抗戰熱情和鬥志。  (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淞滬大戰正式爆發(十三)

    上海,位於長江下游黃浦江與吳淞江匯合處,是扼守長江和首都南京的門戶,也是30年代亞洲最大的國際都市和金融貿易中心,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上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一二八」事變後,日本在上海設立了駐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在虹口、楊樹浦一帶派駐重兵,擁有兵力3千餘人,日軍艦艇常年在長江、黃浦江一帶遊弋。而中國軍隊根據《淞滬停戰協定》,卻不能在上海市區及周圍駐防,市內僅有上海市員警總隊及江蘇保安部隊兩個團擔任守備,大上海實際上成了一座不設防城市。 虹橋事件成導火線 日本對上海覬覦已久,早在1936年8月,日本參謀本部擬定的1937年《對華作戰計畫》中就對華東方面的作戰作出了部署,計畫「以第四軍占領上海,調新編第十軍從杭州灣登陸,兩軍策應向南京作戰,以實現占領和確保上海、杭州、南京三角地帶」。盧溝橋事變發生後,日本政府在決定向華北增派陸軍的同時,就下令海軍「作全面戰爭準備。」 7月11日,日駐華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中將乘旗艦「出雲」號抵上海。當日午後,在艦上舉行特別警備會議,海軍武官本田輔、佐官沖野、田中,第三艦隊參謀長岩村,陸戰隊司令官大川內傳七,陸軍武官喜多等參加了會議,討論所謂保護日僑問題。7月16日,長谷川清司令官向東京提出了《對華作戰用兵的意見》,建議「欲置中國於死地,以控制上海南京最為重要」,主張派5個師的兵力,攻占南京、上海。 至8月9日,長江沿岸的日本僑民和原駐漢口日租界的海軍陸戰隊已全部撤至上海。凡適戰僑民及在鄉軍人約一萬餘人皆留滬參戰,其他老弱婦孺全部撤回國內。 此時,駐上海的日本海軍第三艦隊,轄第八、第十、第十一戰隊和上海特別陸戰隊與第一、第五水雷戰隊,以及海軍航空兵第一聯合航空隊和第一、第二航空戰隊,共有各式軍艦30餘艘、飛機一百餘架,其中有飛機母艦4艘。長谷川清司令官下令將兵力相對集中於日租界和軍營,以及有防禦設施的東、西紗廠中,做好了發動戰爭的準備工作。淞滬大戰一觸即發。 1937年8月9日17時左右,日本海軍陸戰隊第一中隊長大山勇夫和水兵齋藤與藏不聽門衛勸阻,駕駛汽車強行穿越虹橋軍用機場警戒線,並開槍打死保安隊員時景哲,被守衛機場的中國哨兵當場擊斃,成為淞滬大戰爆發的導火索。 「虹橋事件」發生後,駐滬日本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一面借機命令駐紮在佐世保的海軍第一陸戰隊、第八陸戰隊和吳港的第二陸戰隊,乘25艘艦船迅速向上海集結;另一方面又使用緩兵之計與中方談判,企圖爭取調兵時間。 8月11日,日本駐上海總領事岡本和武官沖野分別會見了上海市長俞鴻鈞和淞滬警備司令楊虎,提出立即撤退中國方面保安團和拆除所有防禦工事的無理要求,遭到中國方面的斷然拒絕。 12日,日軍參謀本部制定了派遣兵力方案。當夜,日本政府召開首、陸、海、外四相會議,決定向上海派遣陸軍。在此形勢下,中國政府認為上海戰事已無可避免,立即採取了一系列防禦措施。軍事委員會密令張治中率駐防京滬沿線的京滬警備部隊立即開赴上海周圍布防。 8月13日9時15分,日艦重炮開始向閘北轟擊。下午4時50分,侵占八字橋一帶的日海軍陸戰隊第三大隊向剛剛推進至附近的第八十八師部隊進行炮火襲擊,中國守軍奮起還擊,淞滬大戰正式爆發。 8月14日,中國政府發表《自衛抗戰聲明》,嚴正指出:「中國之領土主權,已橫受日本之侵略;「中國決不放棄領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實行天賦之自衛權以應之。」 同時,軍事委員會將京滬警備部隊改編為第九集團軍,張治中為總司令,擔負反擊市內之敵的任務。將蘇浙邊區部隊改編為第八集團軍,張發奎任總司令,負責守備杭州灣北岸和浦東地區。 日軍妄想快速占領 8月14日,日本內閣會議決定了放棄「不擴大方針」,於15日凌晨發表《帝國政府聲明》,聲稱「為膺懲中國軍之暴戾,促使南京政府反省,今已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 同時,下達了編組上海派遣軍的命令,任命松井石根大將為司令官,轄第三、第九、第十一師團及戰車第五大隊、獨立輕裝甲車第八中隊和臨時航空兵團,趕赴上海增援。松井石根狂妄宣稱:一個月內占領上海。 8月15日,蔣介石下達了全國總動員令,建立戰時體制,並正式組成大本營,將全國劃分為5個戰區。其中淞滬地區為第三戰區,馮玉祥任司令長官,顧祝同任副司令長官,陳誠任前敵總指揮兼第十五集團軍總司令。淞滬會戰分為三個階段正式展開。 8月14日15時,張治中下達進攻令。在炮火支持下,分別向虹口、楊樹浦之敵發起進攻。日軍憑藉堅固工事負隅頑抗,兩軍展開激烈戰鬥。(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重挫日寇囂張氣焰(十二)

    南口戰役歷時19天,中國軍隊以6萬餘兵力,阻擊約7萬日軍,以傷亡29376人的代價,斃傷日軍1萬餘人。 25日,日軍猛攻橫嶺城和居庸關。中日兩軍在這兩點上展開激烈戰鬥。當日下午3時,日軍坦克衝入居庸關。守軍雖傷亡很大,但仍占據山嶺有利地形與日軍作戰。當日占領水頭村的日軍攻擊懷來城南之18家。在該地防守的獨立第七旅一部退守懷來。日軍隨即在飛機、炮兵支持下攻擊懷來。這樣,長城線上各點守軍已處在日軍前後夾擊的態勢下。 25日晚間,湯恩伯將戰況緊急電告蔣介石。蔣於26日上午覆電:「我軍必須死守現地,切勿再退,否則,到處皆是死地,與其退而死,不如固守而死,況固守以待衛軍聯絡,即是生路。此時惟一生機,惟力圖與衛聯絡之一途而已。」 死守現地切勿再退 衛立煌率第14集團軍將牛島支隊擊潰後,冒著暴雨繼續北進,但進至沿河城時被永定河洪水所阻,始終未能與湯恩伯部取得聯絡。而此時居庸關、橫嶺城告急。8月24日,北路日軍已進至張家口周圍,並占領了孔家莊車站和西南高地,切斷了平綏路。25日,日軍攻入張家口,第13集團軍面臨兩路日軍東西夾擊的危險。 18天的拉鋸戰,18天的苦戰惡鬥,中國守軍17萬官兵斷臂折股,流血犧牲,6千具血肉之軀,永久地倒在南口一帶山區。南口戰區中國守軍各據點已面臨彈盡糧絕境地。日軍截斷了各據點間的聯繫,封鎖了各據點與總指揮部間的一切交通,各部隊處境危急。 8月26日凌晨,湯恩伯接連收到第201師、第89師、第94師及第17軍的告急電,衛立煌援軍又聯繫不上,感到戰局已無法挽回。不得不於下午1時30分,下令全軍突圍。各部奉令分路突圍退至河北蔚縣、廣靈、淶源一帶休整。 張家口是察哈爾省會所在地,為平綏線上的重鎮,也是確保南口、懷來一線,阻擊日軍從背後包抄中國守軍的關鍵。由察哈爾省主席劉汝明的第68軍防守。 劉汝明對張家口的防衛部署是,將保安第2旅位於張北與長城之間,阻敵南進;獨立第40旅位於長城內的膳房堡以北地區,與保安第2旅密切協同,殲滅企圖攻向張家口的敵軍;第143師、第2旅位於萬全附近;保安第7旅位於崇禮以南地區,阻止東部敵大泉基步兵大隊。 8月14日,蔣介石致電傅作義:「迅發所部,收復察北,以固綏圍,一面援助湯軍,以全公私,勿使其孤軍受危、南口失陷。國家民族,實利賴之。」第7集團軍總司令傅作義命令所部第218旅旅長董其武率部主動出擊,攻取商都、多倫,令劉汝明部攻複崇禮、張北。 出發前傅作義親自做戰前動員:「我軍有長城抗戰和百靈廟大捷的光榮歷史,要本著寧作戰死鬼,不做亡國奴的決心,把全面抗戰開始後的第一仗打好。」 商都是綏東門戶,城垣堅固,由尹寶山的偽蒙騎兵師和日軍兩個小隊防守。8月13日晚,董其武率部乘夜突襲,激戰 一夜,首戰告捷,一舉收復塞北重鎮商都,然後乘勝進攻多倫,搗毀了偽蒙前哨根據地。 張北是察北重鎮,也是張家口的北大門,為德王的偽蒙軍占領。劉汝明部攻復崇禮,但進攻張北失利。關東軍三個旅團的增援部隊趕到,劉汝明部陷入被動局面,急忙在崇禮及長城內外設防。 8月20日,日本關東軍察哈爾派遣兵團司令東條英機令混成第二旅團及偽蒙軍一部,向張家口一線發動進攻,當夜突破第68軍防守的長城防線,占領了神威台。崇禮、膳房堡、膳南山以及張家口的周邊陣地水觀台亦相繼丟失,保安第1旅旅長馬玉田陣亡。22日,日軍繼續向萬全方向進攻,擊退守軍第143師後,於24日進至張家口西南高地,並占領了孔家莊車站,切斷了平綏路,張家口成為一座孤城。 25日,傅作義率領增援南口方面的兩個旅返回張家口,協同第143師進行反擊,將張家口西南高地的日軍包圍,經兩天的激戰,給敵人很大殺傷,但未能抑制住日軍的攻勢。8月26日,東條英機調集重兵向張家口猛撲而來。時值傾盆大雨,中國守城部隊泡在泥濘的雨水中與攻城日軍展開肉搏,殺聲震天。 第143師的保安第一旅旅長李金田受傷,王憲純、李華林、舒效孔3個營長先後陣亡。團長劉田身先士卒,捆好9顆手榴彈炸日軍坦克,英勇犧牲。駐守右翼城垣的守軍一部不支而退,致使兩翼守城陣地陷入重圍。 鼓舞全國抗戰鬥志 8月27日午後,日軍大部隊衝入市內,劉汝明率部突圍,向宣化、涿鹿一帶轉移,張家口失陷。8月29日,日軍混成第2旅團與西進的第5師團在宣化會合,察哈爾淪陷。 南口戰役歷時19天,中國軍隊以6萬餘兵力,阻擊約7萬日軍,以傷亡29376人的代價,斃傷日軍1萬餘人,重挫了日寇的囂張氣焰,展現了中國軍隊勇猛頑強的戰鬥精神。經《大公報》著名記者范長江等戰地採訪和及時報導,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抗戰熱情和鬥志。 (待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中國士兵冒著槍林彈雨,在血肉模糊的死屍上浴血奮戰。先後和突入陣地的日軍肉搏廝殺十餘次,終於擊退了日本侵略軍瘋狂的進攻。  在懷來前線指揮所的湯恩伯聞聽,給89師師長王仲廉發來急電:「第89師王師長介人兄,文申電誦悉。南口陣地,即為吾儕光榮之歸宿。我死則國生,我貪生則國死,吾儕寧死盡以維護此陣地,並不幸求生還也。望轉告貴師全體同生死之官兵們,努力爭取勝利為盼!」  王仲廉師長走出居庸關山洞指揮所,親率軍部補充團一個營馳援南口車站,嚴令羅芳矽團團長迅速收復龍虎台。第二營營長李謹率兵兩連,乘夜發動反攻,將敵人趕出龍虎台,斃敵20餘名,生擒兩名,傷亡官兵50餘人。  軍人死戰光榮歸宿  湯恩伯發來賀電,鼓勵道「529團羅團長芳珪兄,文電誦悉,貴團連日力挫強敵,已確立本軍未來全部勝利之基石,曷勝欣慰!南口陣地,關係國家對抗戰之成敗,敵寇雖眾而凶頑,僅將其優勢之炮火,而不能盡毀此一帶。尤其吾人賴以抵抗強敵者,為戰鬥精神,而非大兵與精良之武器,吾儕誓死決不離開陣地寸步。人生百年,終須一死,好漢死在陣頭上,即為軍人光榮之歸宿。」  8月14日拂曉,日軍集中兵力6、7千人,大炮百餘門,戰車3、40輛,飛機20架,對南口正面戰場發起總攻,戰況空前激烈。日軍衝鋒前,總要先進行長達1個小時,甚至2個小時的轟炸。轟炸,衝鋒;再轟炸,再衝鋒。  一日之間,反覆多次。在強烈炮火的轟擊下,南口的陣地工事幾乎夷為平地,內外塹壕全被屍體填滿。中國士兵冒著槍林彈雨,在血肉模糊的死屍上浴血奮戰。先後和突入陣地的日軍肉搏廝殺十餘次,終於擊退了日本侵略軍瘋狂的進攻。  8月15日午後,日軍又出動坦克40輛,飛機30架及其大隊步兵向南口、居庸關守軍陣地發起攻擊。敵人反覆衝鋒,輪番轟炸,南口右側高地被炸得滿目瘡痍,守軍一營人馬被殺傷3/4,不久右側高地被敵人占領。南口居於敵炮火之下,通往居庸關的大道被遮斷,增援部隊上不來,形勢非常危急。中國軍隊雖多次向高地發起反攻,均未奏效。在馬鞍山陣地上,堅守陣地的第四連官兵,在反覆廝殺中,傷亡慘重,最後僅剩一名戰士。  日軍在坦克掩護下,一度突破南口中國守軍陣地,直撲居庸關。第529團團長羅芳圭指揮部隊全力截擊尾隨坦克後的日軍步兵,雙方在山峪中展開激戰。殘酷的拉鋸戰,第529團官兵犧牲過半,團長羅芳圭身負重傷。王仲廉師長也被炮彈皮擊中頭部,多虧鋼盔救了一命。  南口陣地久攻不下,戰鬥進入膠著狀態。8月16日,日本「中國駐屯軍」司令官香月清司急令剛從日本進入華北、在昌平以南集結的第5師團加入戰鬥,並指揮獨立混成第11旅團作戰。第五師團是日軍一流的機械化裝備部隊,除轄第9旅團、第211旅團4個步兵聯隊外,還配備騎兵第五聯隊,野炮兵第五聯隊,工兵第五聯隊和輜重兵第五聯隊,共二萬五千餘兵力,是日軍中的王牌部隊,曾在日俄戰爭中以少勝多,贏得「鋼軍」稱號。  第五師團師團長板垣征四郎中將是個中國通,先後任奉天特務機關長、關東軍參謀長,策畫製造了「九一八」事變。戰前曾以私人身分多次到華北遊覽,借機偵察地形,對這一帶形勢比較熟悉。板垣征四郎首先以步兵第42聯隊第一大隊在阪田支隊左側展開,增強向長城線上中國守軍的攻擊力量,戰場攻防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第13軍雖然是中央軍嫡系部隊,裝備比較精良,每個旅配有山炮2門。但是和日軍比起來還是差距較大。  日軍師團實際上是各兵種聯合的戰略單位,每個師團轄2個步兵旅團,有4個步兵聯隊48個中隊,以及騎兵、炮兵、工兵、輜重兵各一個聯隊,戰時兵力達21800名,馬匹5849匹,裝備步騎槍9476枝、輕機槍541挺、重機槍104挺、擲彈筒876具、步兵炮44門、野山炮64門。另外,一個常設師團還配有炮兵車和輜重車1千餘輛、坦克24輛。中國軍隊每個軍2個師,每個師1萬僅相當於日軍1個師團,裝備和戰鬥力更是無法與日軍相比。  居高臨下打擊日軍  連續8天8夜的激戰,第89師已嚴重減員,傷亡人數達人。湯恩伯幾度告急求援。蔣介石電令正在石家莊集結的第14集團軍總司令衛立煌率部星夜馳援南口。此時以第14軍為主組建的第14集團軍還未配齊人員和裝備,當時只有第14軍在石家莊。  而配屬第14集團軍的郝夢齡的第9軍、鄭廷珍的獨立第5旅尚在江南。衛立煌接到軍委電令後,即率第14軍的三個師先行出征。但沿途鐵路遭日軍轟炸,北平周邊又駐有日軍重兵,第14軍無法通過。只得繞北平西側,經太行山脈、狼牙山兼程前來。遠水解不了近渴。  中國軍隊只好撤出南口正面陣地,退守居庸關。同時,仍占據南口兩側大山,居高臨下打擊進犯日軍。(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誓死不離陣地寸步(十一)

    中國士兵冒著槍林彈雨,在血肉模糊的死屍上浴血奮戰。先後和突入陣地的日軍肉搏廝殺十餘次,終於擊退了日本侵略軍瘋狂的進攻。 在懷來前線指揮所的湯恩伯聞聽,給89師師長王仲廉發來急電:「第89師王師長介人兄,文申電誦悉。南口陣地,即為吾儕光榮之歸宿。我死則國生,我貪生則國死,吾儕寧死盡以維護此陣地,並不幸求生還也。望轉告貴師全體同生死之官兵們,努力爭取勝利為盼!」 王仲廉師長走出居庸關山洞指揮所,親率軍部補充團一個營馳援南口車站,嚴令羅芳矽團團長迅速收復龍虎台。第二營營長李謹率兵兩連,乘夜發動反攻,將敵人趕出龍虎台,斃敵20餘名,生擒兩名,傷亡官兵50餘人。 軍人死戰光榮歸宿 湯恩伯發來賀電,鼓勵道「529團羅團長芳珪兄,文電誦悉,貴團連日力挫強敵,已確立本軍未來全部勝利之基石,曷勝欣慰!南口陣地,關係國家對抗戰之成敗,敵寇雖眾而凶頑,僅將其優勢之炮火,而不能盡毀此一帶。尤其吾人賴以抵抗強敵者,為戰鬥精神,而非大兵與精良之武器,吾儕誓死決不離開陣地寸步。人生百年,終須一死,好漢死在陣頭上,即為軍人光榮之歸宿。」 8月14日拂曉,日軍集中兵力6、7千人,大炮百餘門,戰車3、40輛,飛機20架,對南口正面戰場發起總攻,戰況空前激烈。日軍衝鋒前,總要先進行長達1個小時,甚至2個小時的轟炸。轟炸,衝鋒;再轟炸,再衝鋒。 一日之間,反覆多次。在強烈炮火的轟擊下,南口的陣地工事幾乎夷為平地,內外塹壕全被屍體填滿。中國士兵冒著槍林彈雨,在血肉模糊的死屍上浴血奮戰。先後和突入陣地的日軍肉搏廝殺十餘次,終於擊退了日本侵略軍瘋狂的進攻。 8月15日午後,日軍又出動坦克40輛,飛機30架及其大隊步兵向南口、居庸關守軍陣地發起攻擊。敵人反覆衝鋒,輪番轟炸,南口右側高地被炸得滿目瘡痍,守軍一營人馬被殺傷3/4,不久右側高地被敵人占領。南口居於敵炮火之下,通往居庸關的大道被遮斷,增援部隊上不來,形勢非常危急。中國軍隊雖多次向高地發起反攻,均未奏效。在馬鞍山陣地上,堅守陣地的第四連官兵,在反覆廝殺中,傷亡慘重,最後僅剩一名戰士。 日軍在坦克掩護下,一度突破南口中國守軍陣地,直撲居庸關。第529團團長羅芳圭指揮部隊全力截擊尾隨坦克後的日軍步兵,雙方在山峪中展開激戰。殘酷的拉鋸戰,第529團官兵犧牲過半,團長羅芳圭身負重傷。王仲廉師長也被炮彈皮擊中頭部,多虧鋼盔救了一命。 南口陣地久攻不下,戰鬥進入膠著狀態。8月16日,日本「中國駐屯軍」司令官香月清司急令剛從日本進入華北、在昌平以南集結的第5師團加入戰鬥,並指揮獨立混成第11旅團作戰。第五師團是日軍一流的機械化裝備部隊,除轄第9旅團、第211旅團4個步兵聯隊外,還配備騎兵第五聯隊,野炮兵第五聯隊,工兵第五聯隊和輜重兵第五聯隊,共二萬五千餘兵力,是日軍中的王牌部隊,曾在日俄戰爭中以少勝多,贏得「鋼軍」稱號。 第五師團師團長板垣征四郎中將是個中國通,先後任奉天特務機關長、關東軍參謀長,策畫製造了「九一八」事變。戰前曾以私人身分多次到華北遊覽,借機偵察地形,對這一帶形勢比較熟悉。板垣征四郎首先以步兵第42聯隊第一大隊在阪田支隊左側展開,增強向長城線上中國守軍的攻擊力量,戰場攻防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第13軍雖然是中央軍嫡系部隊,裝備比較精良,每個旅配有山炮2門。但是和日軍比起來還是差距較大。 日軍師團實際上是各兵種聯合的戰略單位,每個師團轄2個步兵旅團,有4個步兵聯隊48個中隊,以及騎兵、炮兵、工兵、輜重兵各一個聯隊,戰時兵力達21800名,馬匹5849匹,裝備步騎槍9476枝、輕機槍541挺、重機槍104挺、擲彈筒876具、步兵炮44門、野山炮64門。另外,一個常設師團還配有炮兵車和輜重車1千餘輛、坦克24輛。中國軍隊每個軍2個師,每個師1萬僅相當於日軍1個師團,裝備和戰鬥力更是無法與日軍相比。 居高臨下打擊日軍 連續8天8夜的激戰,第89師已嚴重減員,傷亡人數達人。湯恩伯幾度告急求援。蔣介石電令正在石家莊集結的第14集團軍總司令衛立煌率部星夜馳援南口。此時以第14軍為主組建的第14集團軍還未配齊人員和裝備,當時只有第14軍在石家莊。 而配屬第14集團軍的郝夢齡的第9軍、鄭廷珍的獨立第5旅尚在江南。衛立煌接到軍委電令後,即率第14軍的三個師先行出征。但沿途鐵路遭日軍轟炸,北平周邊又駐有日軍重兵,第14軍無法通過。只得繞北平西側,經太行山脈、狼牙山兼程前來。遠水解不了近渴。 中國軍隊只好撤出南口正面陣地,退守居庸關。同時,仍占據南口兩側大山,居高臨下打擊進犯日軍。(待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最後,喪心病狂的敵人竟使用毒瓦斯,7連連長隆桂鈐與全連多半官兵壯烈殉國。  部署如下:1、張家口方面,西自洗馬林,沿神威台、常峪口,東迄關底止,由劉汝明的第143師擔任,其主力控制於宣化、張家口。2、赤城方面,自龍虎關起,沿赤城至寧疆堡,由高桂滋的第84師擔任,其主力控制於雕鶚堡、赤城等地。3、南口方面,自清安堡起,沿永寧、延慶至南口止,由第13軍王仲廉的第89師擔任;王萬齡的第4師為總預備隊,置於沙城以北地區,策應各方。  8月8日,王仲廉的第89師到達前線,接替劉汝明部在南口、延慶等地的防務。第89師接防後,王仲廉親自帶領副師長、參謀長、旅、團長等人,同往南口及兩翼山地偵察,決定採取縮小南口正面防禦陣地,固守兩翼高山的作戰計畫,將主陣地移至南口及兩翼山麓、山腹,利用南口一帶多崇山峻嶺、關隘重迭的複雜地形,配備縱深陣地,以達到持久阻敵之目的。  持久阻敵死守為上  其具體設防地點是:第265旅羅芳珪部第529團,進駐南口至居庸關及右翼唐峪口,左翼關公嶺等地;譚乃大的第53團擔任得勝口和青龍橋防務;第267旅,守延慶、永寧城、靖寧堡等地;李守正的第533團控制在康莊附近,為總預備隊。師部進駐康莊南之榆林堡。  8月6日,蔣介石致電湯恩伯:「最近敵必向我南口猛攻,此時兄部只有一心對當面之敵作戰,不可再顧慮多倫、張北之敵。」8日,蔣又致電湯:「察南布置應注重固守據點,對於長城各要口,應配備相當兵力防禦,如遇敵主力來犯,則退守據點為最重要。此時除南口應死守不失外,其他如懷來、宣化、延慶、龍關、涿鹿、桑園堡尤為重要。」第13軍於8月7日晨全部到達南口地區後,按照預定計畫進入陣地。王萬齡的第四師在右翼布防,師部設在橫嶺城;湯恩伯的前敵總指揮部設在懷來。  8月2日,日軍飛機開始轟炸南口、張家口一帶及其間的交通要點。8月8日,擔任前鋒突擊任務的鈴木旅團進駐離南口僅12公里的昌平縣城,然後派出部隊武裝偵察。8月8日,當中國軍隊部署尚未完成,日軍步騎炮兵5、6百人就向德勝口陣地發起了進攻。駐守德勝口的89師265旅面對來犯之敵,團長譚乃大立即率領部隊奮起反擊。激戰一小時,擊退。  8月10日,日軍步騎混合部隊約一千餘人在空軍掩護下,開始向南口正面陣地發起進攻。5架飛機輪番轟炸,十餘門大炮連續轟擊達3小時之久,炮彈傾瀉在南口鎮、南口車站、龍虎台等地。南口陣地和附近的房屋,幾乎被炮火毀滅殆盡。南口是馬鞍山山麓下一個小鎮,雖然背倚燕山山脈,但地處平原,鎮內並無險可守。  2百多米高的龍虎台是鎮內的制高點,第89師羅芳圭的第529團駐守此地及南口車站一帶,成為日軍首當其衝的主攻目標。日軍炮火過後,戰車在前開道掩護,士兵隨後發起了衝鋒。  守軍居高臨下,堅守陣地。羅芳圭團長指揮作戰靈活果斷,當日軍炮火猛烈時,命令守軍撤下陣地;日軍衝上龍虎台時,又指揮部隊全力反擊。在驚心動魄的肉搏戰中,日軍丟下大批屍體,狼狽逃去。經過一天激戰,南口陣地固若金湯。  11日拂曉,日軍兵分兩路向中國軍隊發起總攻。一路以獨立混成第11旅團主力步騎兵3千餘人、炮23餘門,飛機9架,向南口方面進攻;另一路以阪田支隊步騎兵1千餘人,炮十餘門,向德勝口方面進攻。戰鬥進行到白熱化程度,日軍又增援千餘人。  同時飛機、大炮對中國軍隊陣地長時間反覆轟炸。中國軍隊沉著應戰,奮勇殲敵。從清晨激戰到黃昏,中國軍隊與日軍反覆肉搏十餘次,終將日軍打退,陣地仍然掌握在中國軍隊手中。日軍付出了慘重代價,傷亡6、7百人。中國軍隊壯烈犧牲和負傷的也有3百人。  8月12日,南口戰鬥已呈白熱化。拂曉,日軍出動步騎兵5千餘名,配以5、60門野炮和30輛坦克,氣勢洶洶撲向南口、虎峪村、蘇林口、得勝口一線,全面發起進攻,但重點目標是南口鎮。一陣密集如雨的狂轟濫炸之後,日軍坦克掩護步兵發起衝鋒。30輛坦克,噴著火舌,撲向7連陣地。  日軍武器喪心病狂  眼看陣地就要被突破,據守南口前沿陣地的第529團第3營第7連連長隆桂鈐帶領60餘名戰士衝出戰壕,撲向敵坦克。日軍在坦克中不停地用機槍掃射,戰士們前仆後繼,奮不顧身爬上隆隆行進中的坦克,打開頂蓋,扔進手榴彈。6輛坦克被炸毀,其他坦克見勢不好,急忙調頭逃竄。  中國守軍乘勝追擊,收復失去的陣地。龍虎台陣地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半天之內,反覆易手達6次之多。激戰一天,日軍傷亡2百餘人,中國守軍傷亡1千人以上。最後,喪心病狂的敵人竟使用毒瓦斯,7連連長隆桂鈐與全連多半官兵壯烈殉國,龍虎台落入敵手。龍虎台一失,南口一線陣地盡數暴露於日軍火力之下。  (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短兵相接 戰鬥白熱化(十)

    部署如下:1、張家口方面,西自洗馬林,沿神威台、常峪口,東迄關底止,由劉汝明的第143師擔任,其主力控制於宣化、張家口。2、赤城方面,自龍虎關起,沿赤城至寧疆堡,由高桂滋的第84師擔任,其主力控制於雕鶚堡、赤城等地。3、南口方面,自清安堡起,沿永寧、延慶至南口止,由第13軍王仲廉的第89師擔任;王萬齡的第4師為總預備隊,置於沙城以北地區,策應各方。 8月8日,王仲廉的第89師到達前線,接替劉汝明部在南口、延慶等地的防務。第89師接防後,王仲廉親自帶領副師長、參謀長、旅、團長等人,同往南口及兩翼山地偵察,決定採取縮小南口正面防禦陣地,固守兩翼高山的作戰計畫,將主陣地移至南口及兩翼山麓、山腹,利用南口一帶多崇山峻嶺、關隘重迭的複雜地形,配備縱深陣地,以達到持久阻敵之目的。 持久阻敵死守為上 其具體設防地點是:第265旅羅芳珪部第529團,進駐南口至居庸關及右翼唐峪口,左翼關公嶺等地;譚乃大的第53團擔任得勝口和青龍橋防務;第267旅,守延慶、永寧城、靖寧堡等地;李守正的第533團控制在康莊附近,為總預備隊。師部進駐康莊南之榆林堡。 8月6日,蔣介石致電湯恩伯:「最近敵必向我南口猛攻,此時兄部只有一心對當面之敵作戰,不可再顧慮多倫、張北之敵。」8日,蔣又致電湯:「察南布置應注重固守據點,對於長城各要口,應配備相當兵力防禦,如遇敵主力來犯,則退守據點為最重要。此時除南口應死守不失外,其他如懷來、宣化、延慶、龍關、涿鹿、桑園堡尤為重要。」第13軍於8月7日晨全部到達南口地區後,按照預定計畫進入陣地。王萬齡的第四師在右翼布防,師部設在橫嶺城;湯恩伯的前敵總指揮部設在懷來。 8月2日,日軍飛機開始轟炸南口、張家口一帶及其間的交通要點。8月8日,擔任前鋒突擊任務的鈴木旅團進駐離南口僅12公里的昌平縣城,然後派出部隊武裝偵察。8月8日,當中國軍隊部署尚未完成,日軍步騎炮兵5、6百人就向德勝口陣地發起了進攻。駐守德勝口的89師265旅面對來犯之敵,團長譚乃大立即率領部隊奮起反擊。激戰一小時,擊退。 8月10日,日軍步騎混合部隊約一千餘人在空軍掩護下,開始向南口正面陣地發起進攻。5架飛機輪番轟炸,十餘門大炮連續轟擊達3小時之久,炮彈傾瀉在南口鎮、南口車站、龍虎台等地。南口陣地和附近的房屋,幾乎被炮火毀滅殆盡。南口是馬鞍山山麓下一個小鎮,雖然背倚燕山山脈,但地處平原,鎮內並無險可守。 2百多米高的龍虎台是鎮內的制高點,第89師羅芳圭的第529團駐守此地及南口車站一帶,成為日軍首當其衝的主攻目標。日軍炮火過後,戰車在前開道掩護,士兵隨後發起了衝鋒。 守軍居高臨下,堅守陣地。羅芳圭團長指揮作戰靈活果斷,當日軍炮火猛烈時,命令守軍撤下陣地;日軍衝上龍虎台時,又指揮部隊全力反擊。在驚心動魄的肉搏戰中,日軍丟下大批屍體,狼狽逃去。經過一天激戰,南口陣地固若金湯。 11日拂曉,日軍兵分兩路向中國軍隊發起總攻。一路以獨立混成第11旅團主力步騎兵3千餘人、炮23餘門,飛機9架,向南口方面進攻;另一路以阪田支隊步騎兵1千餘人,炮十餘門,向德勝口方面進攻。戰鬥進行到白熱化程度,日軍又增援千餘人。 同時飛機、大炮對中國軍隊陣地長時間反覆轟炸。中國軍隊沉著應戰,奮勇殲敵。從清晨激戰到黃昏,中國軍隊與日軍反覆肉搏十餘次,終將日軍打退,陣地仍然掌握在中國軍隊手中。日軍付出了慘重代價,傷亡6、7百人。中國軍隊壯烈犧牲和負傷的也有3百人。 8月12日,南口戰鬥已呈白熱化。拂曉,日軍出動步騎兵5千餘名,配以5、60門野炮和30輛坦克,氣勢洶洶撲向南口、虎峪村、蘇林口、得勝口一線,全面發起進攻,但重點目標是南口鎮。一陣密集如雨的狂轟濫炸之後,日軍坦克掩護步兵發起衝鋒。30輛坦克,噴著火舌,撲向7連陣地。 日軍武器喪心病狂 眼看陣地就要被突破,據守南口前沿陣地的第529團第3營第7連連長隆桂鈐帶領60餘名戰士衝出戰壕,撲向敵坦克。日軍在坦克中不停地用機槍掃射,戰士們前仆後繼,奮不顧身爬上隆隆行進中的坦克,打開頂蓋,扔進手榴彈。6輛坦克被炸毀,其他坦克見勢不好,急忙調頭逃竄。 中國守軍乘勝追擊,收復失去的陣地。龍虎台陣地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半天之內,反覆易手達6次之多。激戰一天,日軍傷亡2百餘人,中國守軍傷亡1千人以上。最後,喪心病狂的敵人竟使用毒瓦斯,7連連長隆桂鈐與全連多半官兵壯烈殉國,龍虎台落入敵手。龍虎台一失,南口一線陣地盡數暴露於日軍火力之下。 (待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國民黨內的李濟深、陳銘樞等領導的中華民族革命同盟,也以大局為重,從原來的反蔣抗日轉到擁蔣抗日的立場。  國共合作的實現,也推動了全民族的抗日統一戰線的發展。中國國家社會黨、中國青年黨、中華職業教育社和鄉村建設派等黨派,都先後表示擁護國共合作抗日。全國救國會領袖沈鈞儒、鄒韜奮等7君子獲釋出獄後,擁護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全國抗戰大團結。  中華民族解放行動委員會向國民黨政府提出了普遍動員民眾、實行民主政治等8項政治主張,並積極投入抗日工作。國民黨內的李濟深、陳銘樞等領導的中華民族革命同盟,也以大局為重,從原來的反蔣抗日轉到擁蔣抗日的立場。東南亞各國的40多個華僑救國團體在陳嘉庚的號召下成立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支持祖國抗戰。  海外華僑支持抗戰  在美洲的致公黨創始人司徒美堂,也發動美洲僑胞以長期募捐支持祖國抗戰。至此,一個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全國各族人民、各民主黨派、各愛國軍隊、各階層愛國人士以及海外華僑參加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建立起來了。  南口,是平綏線上的一個重鎮,位於北平城西北45公里處燕山山脈與太行山餘脈的交會處,因位於居庸關南側長城口,故稱南口,是北平通向大西北的門戶。這一帶地形複雜,崇山峻嶺,關隘重迭,是北方著名的天險之一。  從南口經居庸關西行至張家口,為一東西狹長之走廊,平綏鐵路橫貫其中,形成連通西北、華北的交通幹線。南北兩側,是築在高山脊背的內外長城,山上僅有羊腸小徑穿行,故南口有「綏察之前門,華北之咽喉」之稱。進軍察綏,南口是兵家必爭之地。  日軍占領北平、天津後,緊接著沿津浦、平漢、平綏三線擴大侵略。1937年8月5日,日軍參謀本部決定進行華北會戰,調集兵力約7萬人,兵分兩路進攻察綏。以板垣征四郎的第5師團和獨立混成第11旅團及鈴木兵團為主進攻南口。  以關東軍獨立混成第1旅團、第2旅團、第15旅團為主組成「察哈爾派遣兵團」,關東軍參謀長東條英機中將為指揮官,在第2飛行集團12個飛行中隊的戰機,戰車第1、第2大隊及獨立輕戰車3個中隊183輛坦克,野戰重炮兵第1旅團、第2旅團3百門火炮配合下,進攻察哈爾省會張家口。  平綏鐵路東起北平,經察南的張家口、晉北的大同,西至綏遠的包頭,是聯繫華北與蒙疆的大動脈,是第2戰區的生命線,也是通往蘇聯的國際聯絡線。國民政府統帥部對平綏鐵路線十分重視,決定以傅作義的第35軍、湯恩伯的第13軍等部組成第7集團軍,由綏遠省主席傅作義任總司令,察哈爾省主席劉汝明任副總司令,湯恩伯任前敵總指揮,部署於察哈爾地區,阻擊沿平綏路東段前進的日軍。  為鞏固平綏線,7月中旬,蔣介石在南京召見時任第13軍軍長的湯恩伯時指出:平綏路南的居庸關、南口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應及早作好接防準備。7月30日,蔣介石就電令位於綏東地區的湯恩伯所部第13軍從速集中,準備向張家口挺進。次日,又致電察哈爾省主席劉汝明,令固守察哈爾,並炸毀青龍橋及八達嶺一帶鐵路,勿為敵所用。  察哈爾位於北京西北,省府在張家口。省主席由第29軍第143師師長劉汝明兼任。察哈爾東臨日寇侵占的熱河,北結偽內蒙軍政府,此時已成為抗戰前沿,又是進攻晉綏的必經之地。南口是敵人必爭之地,大戰迫在眉睫,但劉玉明為保住地盤,不願中央軍進入其防地。  當13軍參謀長吳紹周奉命到張家口向劉汝明接洽防務時,劉說:「南口目前問題不大,前晌有敵騎兵騷擾,已被擊退,現無大規模活動;對第13軍的接防,尚未接到命令。客軍過境,不宜從張家口通過,以免引起軍民誤會。」湯恩伯電請蔣介石,蔣介石一看非常惱火,將請示電報批轉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馮玉祥處理。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馮玉祥一向主張抗日,曾在察哈爾組織抗日同盟軍,劉汝明是他一手提拔的西北軍舊部,當然瞭解蔣的用意,隨即在原電上批覆:如所報屬實,請依法拿辦。把球又踢給了蔣介石。蔣慮大戰在即,用人之際,對地方實力派的一些過分要求不得不暫時遷就,於是派劉的老上司、軍法執行總監部副監鹿鐘麟北上,對劉汝明進行說服。劉始允許部隊由張家口通過,但不得下車停留。  8月1日拂曉,第13軍2萬8千人的隊伍自綏東開拔。13軍是中央軍的精銳部隊,全部是德式裝備。曾在江西擔任圍剿中央蘇區的主力,紅軍長征到達陝北以後,又被調來山西打內戰,駐紮在綏東集寧豐鎮地區。將士們一聽要對日作戰,紛紛請纓。出發前,大家把所有的東西全部拋掉,以示壯士一去不復還的決心。2日下午,湯恩伯從集寧乘專車抵達張家口,在郭磊莊車站與劉汝明、高桂滋舉行軍事會議,商定了南口、張家口及獨石口一帶的防務配置。(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為抗戰全國大團結(九)

    國民黨內的李濟深、陳銘樞等領導的中華民族革命同盟,也以大局為重,從原來的反蔣抗日轉到擁蔣抗日的立場。 國共合作的實現,也推動了全民族的抗日統一戰線的發展。中國國家社會黨、中國青年黨、中華職業教育社和鄉村建設派等黨派,都先後表示擁護國共合作抗日。全國救國會領袖沈鈞儒、鄒韜奮等7君子獲釋出獄後,擁護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全國抗戰大團結。 中華民族解放行動委員會向國民黨政府提出了普遍動員民眾、實行民主政治等8項政治主張,並積極投入抗日工作。國民黨內的李濟深、陳銘樞等領導的中華民族革命同盟,也以大局為重,從原來的反蔣抗日轉到擁蔣抗日的立場。東南亞各國的40多個華僑救國團體在陳嘉庚的號召下成立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支持祖國抗戰。 海外華僑支持抗戰 在美洲的致公黨創始人司徒美堂,也發動美洲僑胞以長期募捐支持祖國抗戰。至此,一個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全國各族人民、各民主黨派、各愛國軍隊、各階層愛國人士以及海外華僑參加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建立起來了。 南口,是平綏線上的一個重鎮,位於北平城西北45公里處燕山山脈與太行山餘脈的交會處,因位於居庸關南側長城口,故稱南口,是北平通向大西北的門戶。這一帶地形複雜,崇山峻嶺,關隘重迭,是北方著名的天險之一。 從南口經居庸關西行至張家口,為一東西狹長之走廊,平綏鐵路橫貫其中,形成連通西北、華北的交通幹線。南北兩側,是築在高山脊背的內外長城,山上僅有羊腸小徑穿行,故南口有「綏察之前門,華北之咽喉」之稱。進軍察綏,南口是兵家必爭之地。 日軍占領北平、天津後,緊接著沿津浦、平漢、平綏三線擴大侵略。1937年8月5日,日軍參謀本部決定進行華北會戰,調集兵力約7萬人,兵分兩路進攻察綏。以板垣征四郎的第5師團和獨立混成第11旅團及鈴木兵團為主進攻南口。 以關東軍獨立混成第1旅團、第2旅團、第15旅團為主組成「察哈爾派遣兵團」,關東軍參謀長東條英機中將為指揮官,在第2飛行集團12個飛行中隊的戰機,戰車第1、第2大隊及獨立輕戰車3個中隊183輛坦克,野戰重炮兵第1旅團、第2旅團3百門火炮配合下,進攻察哈爾省會張家口。 平綏鐵路東起北平,經察南的張家口、晉北的大同,西至綏遠的包頭,是聯繫華北與蒙疆的大動脈,是第2戰區的生命線,也是通往蘇聯的國際聯絡線。國民政府統帥部對平綏鐵路線十分重視,決定以傅作義的第35軍、湯恩伯的第13軍等部組成第7集團軍,由綏遠省主席傅作義任總司令,察哈爾省主席劉汝明任副總司令,湯恩伯任前敵總指揮,部署於察哈爾地區,阻擊沿平綏路東段前進的日軍。 為鞏固平綏線,7月中旬,蔣介石在南京召見時任第13軍軍長的湯恩伯時指出:平綏路南的居庸關、南口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應及早作好接防準備。7月30日,蔣介石就電令位於綏東地區的湯恩伯所部第13軍從速集中,準備向張家口挺進。次日,又致電察哈爾省主席劉汝明,令固守察哈爾,並炸毀青龍橋及八達嶺一帶鐵路,勿為敵所用。 察哈爾位於北京西北,省府在張家口。省主席由第29軍第143師師長劉汝明兼任。察哈爾東臨日寇侵占的熱河,北結偽內蒙軍政府,此時已成為抗戰前沿,又是進攻晉綏的必經之地。南口是敵人必爭之地,大戰迫在眉睫,但劉玉明為保住地盤,不願中央軍進入其防地。 當13軍參謀長吳紹周奉命到張家口向劉汝明接洽防務時,劉說:「南口目前問題不大,前晌有敵騎兵騷擾,已被擊退,現無大規模活動;對第13軍的接防,尚未接到命令。客軍過境,不宜從張家口通過,以免引起軍民誤會。」湯恩伯電請蔣介石,蔣介石一看非常惱火,將請示電報批轉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馮玉祥處理。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馮玉祥一向主張抗日,曾在察哈爾組織抗日同盟軍,劉汝明是他一手提拔的西北軍舊部,當然瞭解蔣的用意,隨即在原電上批覆:如所報屬實,請依法拿辦。把球又踢給了蔣介石。蔣慮大戰在即,用人之際,對地方實力派的一些過分要求不得不暫時遷就,於是派劉的老上司、軍法執行總監部副監鹿鐘麟北上,對劉汝明進行說服。劉始允許部隊由張家口通過,但不得下車停留。 8月1日拂曉,第13軍2萬8千人的隊伍自綏東開拔。13軍是中央軍的精銳部隊,全部是德式裝備。曾在江西擔任圍剿中央蘇區的主力,紅軍長征到達陝北以後,又被調來山西打內戰,駐紮在綏東集寧豐鎮地區。將士們一聽要對日作戰,紛紛請纓。出發前,大家把所有的東西全部拋掉,以示壯士一去不復還的決心。2日下午,湯恩伯從集寧乘專車抵達張家口,在郭磊莊車站與劉汝明、高桂滋舉行軍事會議,商定了南口、張家口及獨石口一帶的防務配置。(待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國難當頭,應該盡棄前嫌。必須舉國上下團結一致,抵抗日本,爭取最後勝利。  蔣介石聽後連連點頭說:「這樣很好!貴黨願將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政府可以頒布3個師的番號,12個團的編制,總人數為4萬5千人。師、團設政訓處,政訓處主任由我黨委派李秉中、丁惟汾等人擔任。我們還準備委派劉伯龍、龔建勳、梁固任3個師的參謀長,具體負責軍事行動。你們看這樣可好?」  周恩來嚴肅地說道:「委員長先生,我黨願與貴黨合作,並在軍事上接受國民政府的統一指揮,但必須保持我黨對改編後的紅軍的獨立指揮權。如果貴黨想取消我黨對軍隊的獨立指揮權,委派政訓處主任和師參謀長,我黨是不能接受的。蔣先生不至於認為我黨我軍缺乏軍事指揮人才吧。」  形成抗日民族戰線  蔣介石思忖了一會兒說:「這些具體問題可以再商量。舉國抗戰是一件大事,光有熱情和願望是不夠的,必須統一指揮,嚴肅紀律。貴黨的劉伯承、林彪、左權、陳賡都是難得的將才,指揮軍隊當然是沒有問題的。」  國共兩黨代表經過協商,合作抗日談判終於取得原則上一致的意見。國民黨承認共產黨的合法地位,同意共產黨擁有對改編後的紅軍的獨立指揮權,向共產黨獨立指揮的軍隊提供武器給養,停止內戰,一致抗日,標誌著第二次國共合作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初步形成。  為了應付日本軍隊的大舉進攻,堅持長期抗戰,國民政府開始籌組指揮全國軍隊的最高統帥機構。7月下旬,軍政部擬定了大本營組建及各戰區劃分的方案。  8月7日,國民政府在南京召開國防會議,邀集各地方將領和負責人赴南京共商抗戰大計,還特邀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去南京共商國是。中共中央派朱德、周恩來、葉劍英出席會議,並同國民黨進行談判。蔣介石在會上作了「抗戰到底」的講話,確定了「持久戰」的戰略方針,即軍事上採取持久戰略,「以空間換時間」,逐次消耗敵人,以轉變敵我優劣形勢,爭取最後勝利。經會議討論,與會代表一致以起立方式表示抗戰到底的決心。  8月12日,國民政府國防會議決定成立大本營,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為陸、海、空軍大元帥,行使三軍最高統帥權。  8月15日,蔣介石下達了全國總動員令,建立戰時體制,並正式組成大本營,將全國劃分為5個戰區:河北省和山東省北部為第1戰區,蔣介石兼司令長官;山西省、察哈爾省、綏遠省為第2戰區,閻錫山任司令長官;江蘇省長江以南和浙江省為第3戰區,馮玉祥任司令長官;福建省、廣東省為第4戰區,何應欽兼司令長官;江蘇省長江以北和山東省南部為第5戰區,蔣介石兼司令長官。  8月2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發布命令,正式宣布將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下轄第115師、第120師、第129師,全軍共4.5萬人,編入第2戰區戰鬥序列。  中國共產黨還在南京、上海、西安、太原、武漢、長沙、桂林、蘭州、迪化(今烏魯木齊)、重慶、廣州、香港、南寧、洛陽、貴陽等地公開設立八路軍辦事處或八路軍通訊聯絡機構,負責國統區的聯絡工作。  9月1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統一整編,改第八路軍為第18集團軍,總指揮部改稱總司令部,朱德任總司令,彭德懷為副總司令。不久,國民政府又發布命令將湘、贛、閩、粵、浙、鄂、豫、皖8省邊界十多個地區的紅軍和遊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葉挺任軍長,項英任副軍長,下轄4個支隊,全軍共1萬3百人,列入第3戰區戰鬥序列。整編完畢後,八路軍、新四軍分別奔赴華北和華中抗日前線。  9月22日,國民黨中央通訊社正式公布了周恩來親筆起草的《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公開聲明:「當此國難極端嚴重、民族生命存亡絕續之時,我們為著挽救祖國的危亡,在和平統一團結禦侮的基礎上,已經與中國國民黨獲得了諒解,而共赴國難了。」並鄭重向全國宣言:「一、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為中國今日之必需,本黨願為其澈底的實現而奮鬥。二、取消一切推翻國民黨政權的暴動政策及赤化運動,停止以暴力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三、取消現在的蘇維埃政府,實行民權政治,以期全國政權之統一。四、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之統轄,並待命出動,擔任抗日前線之職責。」  國難當頭盡棄前嫌  9月23日,蔣介石在廬山發表《對中國共產黨宣言的談話》,指出了團結禦侮的必要,承認了中國共產黨的合法地位。共產黨宣言和蔣介石談話的發表,標誌著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正式建立。  第二次國共合作的實現,受到了全國各族人民、各民主黨派和愛國民主人士的歡迎。國民黨左派領袖宋慶齡公開發表感言:「中共宣言與蔣委員長談話都鄭重指出兩黨精誠團結的必要。我聽到這個消息,感動得幾乎要下淚。」「國難當頭,應該盡棄前嫌。必須舉國上下團結一致,抵抗日本,爭取最後勝利。」  (待續)

  •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兩岸史話-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

     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胡適也發了言:「眾所周知,我以前曾主張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然而當今之世,日寇欺人太甚,偌大個華北,已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再這樣下去,國將不國,還談什麼研究問題、科學救國!當今最大的問題,就是全國同心,把日寇趕出中國!」  盧溝橋的炮聲,點燃了全國抗日的烽火,喚起了全國人民團結禦侮的抗戰精神,促進了中華民族抗日救國的覺醒。中國的各個政黨、團體、各界愛國人士及各派武裝力量,在外敵入侵的形勢下,以民族大義為重,紛紛擁護抗日,達到了自民國以來空前的團結與統一。  早在盧溝橋事變的第二天,中國共產黨就發表了抗日通電,指出:「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  各界擁護團結抗日  7月8日下午,毛澤東、朱德、彭德懷、賀龍、林彪、徐向前等紅軍將領又聯名致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日寇進攻盧溝橋,實施其武裝攫取華北之既定步驟,聞訊之下,悲憤莫名!平津為華北重鎮,萬不容再有疏失。敬懇嚴令29軍,奮勇抵抗,並本三中全會禦侮抗戰之旨,實行全國總動員,保衛平津,保衛華北,歸復失地。紅軍將士,咸願在委員長領導之下,為國效命,與敵周旋,以達保土衛國之目的。」  川軍將領劉湘,桂軍將領李宗仁、白崇禧,晉綏軍將領閻錫山等,還有青海的馬鴻逵、雲南的龍雲等雄據一方的地方實力派將領們也都先後發表通電或致電軍事委員會表態,擁護抗日,接受整編,開赴前線,共同禦侮。  為廣泛聽取意見,共商國事,國民黨中央決定,以中央政治委員會主席汪精衛和國民政府行政院長蔣介石名義,邀請各黨派、各民主團體、各界名人前來廬山召開「談話會」。7月16日,「廬山談話會」第一期在廬山圖書館樓上舉行。出席開幕式的共158人,  除了北京大學校長蔣夢麟、文學院院長胡適、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浙江大學校長竺可禎、廣西大學校長馬君武、中央財經委員會委員長馬寅初、中央研究院總幹事傅斯年、著名學者梁實秋等各界名流外,還有國民黨要人于右任、馮玉祥、李烈鈞、戴季陶等,青年黨代表左舜生,國社黨代表張君勱,以及農民黨的代表。  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馮玉祥第一個站起來,慷慨陳言:「日寇倡狂,中國危在旦夕。身為軍人,惟有以死相拚。戰死疆場,死得其所!現在還有人在說些什麼「和必亂,戰必敗,敗而言和,和而後安」。和了幾年,安在何處?還有人把希望寄於美國、英國的出面干涉和援助,中國人民的事情為什麼不能由中國人民自己做主?以全國之人力物力,難道還怕小小的日本嗎?當今之時,惟有速速抗戰,寧使人地皆成灰燼,決不任敵寇從容踐踏而過!」  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胡適也發了言:「眾所周知,我以前曾主張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然而當今之世,日寇欺人太甚,偌大個華北,已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再這樣下去,國將不國,還談什麼研究問題、科學救國!當今最大的問題,就是全國同心,把日寇趕出中國!」  在會上發言的還有張君勱、左舜生、錢昌照等人。大家一致擁護精誠團結、一致抗日的方針。整個會場充滿熱烈、慷慨的氣氛。  17日上午,一身戎裝的蔣介石出席會議,並慷慨激昂地發表了著名的《抗戰宣言》:「總之,政府對於盧溝橋事件,已確定始終一貫的方針和立場,且必以全力固守這個立場。我們希望和平,而不求苟安;準備應戰,而決不求戰。我們知道全國應戰以後之局勢,就只有犧牲到底,無絲毫僥倖求免之理。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蔣介石的講話,表明了政府決心抗戰的方針和立場,贏得了與會代表的熱烈鼓掌和擁護,大家一致表示團結抗戰、共赴國難。  17日下午,中共代表周恩來、秦邦憲、林伯渠等人來到廬山「美廬」別墅,與蔣介石、邵力子、張沖進行談判。剛剛發表《抗戰宣言》的蔣介石心情十分愉快,握著周恩來的手笑著說:「我們在黃埔軍校、北伐時期都有過很好的合作,只要貴黨有誠意,我們以後還會很好合作的。」  以全民族利益為重  周恩來爽朗地說道:「抗日救國是我黨一貫的主張,也是全國人民的強烈要求。我們贊同貴黨提出的「精誠團結,共赴國難」的口號,我們贊同蔣先生在《抗戰宣言》中所表明的態度。只要各黨各派都能以民族利益為重,服從人民的要求,中國的事情是能夠辦得好的。」  周恩來說著,將《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呈交給蔣介石,鄭重表示願為澈底實現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而奮鬥,停止推翻國民黨政權和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並就其中關於取消蘇維埃政府,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等重大問題,作了詳細說明,充分顯示了中國共產黨合作抗戰的誠意。(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國共兩黨共赴國難(八)

    國難當頭,應該盡棄前嫌。必須舉國上下團結一致,抵抗日本,爭取最後勝利。 蔣介石聽後連連點頭說:「這樣很好!貴黨願將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政府可以頒布3個師的番號,12個團的編制,總人數為4萬5千人。師、團設政訓處,政訓處主任由我黨委派李秉中、丁惟汾等人擔任。我們還準備委派劉伯龍、龔建勳、梁固任3個師的參謀長,具體負責軍事行動。你們看這樣可好?」 周恩來嚴肅地說道:「委員長先生,我黨願與貴黨合作,並在軍事上接受國民政府的統一指揮,但必須保持我黨對改編後的紅軍的獨立指揮權。如果貴黨想取消我黨對軍隊的獨立指揮權,委派政訓處主任和師參謀長,我黨是不能接受的。蔣先生不至於認為我黨我軍缺乏軍事指揮人才吧。」 形成抗日民族戰線 蔣介石思忖了一會兒說:「這些具體問題可以再商量。舉國抗戰是一件大事,光有熱情和願望是不夠的,必須統一指揮,嚴肅紀律。貴黨的劉伯承、林彪、左權、陳賡都是難得的將才,指揮軍隊當然是沒有問題的。」 國共兩黨代表經過協商,合作抗日談判終於取得原則上一致的意見。國民黨承認共產黨的合法地位,同意共產黨擁有對改編後的紅軍的獨立指揮權,向共產黨獨立指揮的軍隊提供武器給養,停止內戰,一致抗日,標誌著第二次國共合作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初步形成。 為了應付日本軍隊的大舉進攻,堅持長期抗戰,國民政府開始籌組指揮全國軍隊的最高統帥機構。7月下旬,軍政部擬定了大本營組建及各戰區劃分的方案。 8月7日,國民政府在南京召開國防會議,邀集各地方將領和負責人赴南京共商抗戰大計,還特邀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去南京共商國是。中共中央派朱德、周恩來、葉劍英出席會議,並同國民黨進行談判。蔣介石在會上作了「抗戰到底」的講話,確定了「持久戰」的戰略方針,即軍事上採取持久戰略,「以空間換時間」,逐次消耗敵人,以轉變敵我優劣形勢,爭取最後勝利。經會議討論,與會代表一致以起立方式表示抗戰到底的決心。 8月12日,國民政府國防會議決定成立大本營,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為陸、海、空軍大元帥,行使三軍最高統帥權。 8月15日,蔣介石下達了全國總動員令,建立戰時體制,並正式組成大本營,將全國劃分為5個戰區:河北省和山東省北部為第1戰區,蔣介石兼司令長官;山西省、察哈爾省、綏遠省為第2戰區,閻錫山任司令長官;江蘇省長江以南和浙江省為第3戰區,馮玉祥任司令長官;福建省、廣東省為第4戰區,何應欽兼司令長官;江蘇省長江以北和山東省南部為第5戰區,蔣介石兼司令長官。 8月2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發布命令,正式宣布將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下轄第115師、第120師、第129師,全軍共4.5萬人,編入第2戰區戰鬥序列。 中國共產黨還在南京、上海、西安、太原、武漢、長沙、桂林、蘭州、迪化(今烏魯木齊)、重慶、廣州、香港、南寧、洛陽、貴陽等地公開設立八路軍辦事處或八路軍通訊聯絡機構,負責國統區的聯絡工作。 9月1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統一整編,改第八路軍為第18集團軍,總指揮部改稱總司令部,朱德任總司令,彭德懷為副總司令。不久,國民政府又發布命令將湘、贛、閩、粵、浙、鄂、豫、皖8省邊界十多個地區的紅軍和遊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葉挺任軍長,項英任副軍長,下轄4個支隊,全軍共1萬3百人,列入第3戰區戰鬥序列。整編完畢後,八路軍、新四軍分別奔赴華北和華中抗日前線。 9月22日,國民黨中央通訊社正式公布了周恩來親筆起草的《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公開聲明:「當此國難極端嚴重、民族生命存亡絕續之時,我們為著挽救祖國的危亡,在和平統一團結禦侮的基礎上,已經與中國國民黨獲得了諒解,而共赴國難了。」並鄭重向全國宣言: 「一、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為中國今日之必需,本黨願為其澈底的實現而奮鬥。二、取消一切推翻國民黨政權的暴動政策及赤化運動,停止以暴力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三、取消現在的蘇維埃政府,實行民權政治,以期全國政權之統一。四、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之統轄,並待命出動,擔任抗日前線之職責。」 國難當頭盡棄前嫌 9月23日,蔣介石在廬山發表《對中國共產黨宣言的談話》,指出了團結禦侮的必要,承認了中國共產黨的合法地位。共產黨宣言和蔣介石談話的發表,標誌著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正式建立。 第二次國共合作的實現,受到了全國各族人民、各民主黨派和愛國民主人士的歡迎。國民黨左派領袖宋慶齡公開發表感言:「中共宣言與蔣委員長談話都鄭重指出兩黨精誠團結的必要。我聽到這個消息,感動得幾乎要下淚。」「國難當頭,應該盡棄前嫌。必須舉國上下團結一致,抵抗日本,爭取最後勝利。」(待續)

  • 國共合作對日抗戰紀實——蔣介石與周恩來談合作抗日(七)

    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胡適也發了言:「眾所周知,我以前曾主張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然而當今之世,日寇欺人太甚,偌大個華北,已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再這樣下去,國將不國,還談什麼研究問題、科學救國!當今最大的問題,就是全國同心,把日寇趕出中國!」 盧溝橋的炮聲,點燃了全國抗日的烽火,喚起了全國人民團結禦侮的抗戰精神,促進了中華民族抗日救國的覺醒。中國的各個政黨、團體、各界愛國人士及各派武裝力量,在外敵入侵的形勢下,以民族大義為重,紛紛擁護抗日,達到了自民國以來空前的團結與統一。 早在盧溝橋事變的第二天,中國共產黨就發表了抗日通電,指出:「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 各界擁護團結抗日 7月8日下午,毛澤東、朱德、彭德懷、賀龍、林彪、徐向前等紅軍將領又聯名致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日寇進攻盧溝橋,實施其武裝攫取華北之既定步驟,聞訊之下,悲憤莫名!平津為華北重鎮,萬不容再有疏失。敬懇嚴令29軍,奮勇抵抗,並本三中全會禦侮抗戰之旨,實行全國總動員,保衛平津,保衛華北,歸復失地。紅軍將士,咸願在委員長領導之下,為國效命,與敵周旋,以達保土衛國之目的。」 川軍將領劉湘,桂軍將領李宗仁、白崇禧,晉綏軍將領閻錫山等,還有青海的馬鴻逵、雲南的龍雲等雄據一方的地方實力派將領們也都先後發表通電或致電軍事委員會表態,擁護抗日,接受整編,開赴前線,共同禦侮。 為廣泛聽取意見,共商國事,國民黨中央決定,以中央政治委員會主席汪精衛和國民政府行政院長蔣介石名義,邀請各黨派、各民主團體、各界名人前來廬山召開「談話會」。7月16日,「廬山談話會」第一期在廬山圖書館樓上舉行。出席開幕式的共158人, 除了北京大學校長蔣夢麟、文學院院長胡適、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浙江大學校長竺可禎、廣西大學校長馬君武、中央財經委員會委員長馬寅初、中央研究院總幹事傅斯年、著名學者梁實秋等各界名流外,還有國民黨要人于右任、馮玉祥、李烈鈞、戴季陶等,青年黨代表左舜生,國社黨代表張君勱,以及農民黨的代表。 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馮玉祥第一個站起來,慷慨陳言:「日寇倡狂,中國危在旦夕。身為軍人,惟有以死相拚。戰死疆場,死得其所!現在還有人在說些什麼「和必亂,戰必敗,敗而言和,和而後安」。和了幾年,安在何處?還有人把希望寄於美國、英國的出面干涉和援助,中國人民的事情為什麼不能由中國人民自己做主?以全國之人力物力,難道還怕小小的日本嗎?當今之時,惟有速速抗戰,寧使人地皆成灰燼,決不任敵寇從容踐踏而過!」 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胡適也發了言:「眾所周知,我以前曾主張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然而當今之世,日寇欺人太甚,偌大個華北,已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再這樣下去,國將不國,還談什麼研究問題、科學救國!當今最大的問題,就是全國同心,把日寇趕出中國!」 在會上發言的還有張君勱、左舜生、錢昌照等人。大家一致擁護精誠團結、一致抗日的方針。整個會場充滿熱烈、慷慨的氣氛。 17日上午,一身戎裝的蔣介石出席會議,並慷慨激昂地發表了著名的《抗戰宣言》:「總之,政府對於盧溝橋事件,已確定始終一貫的方針和立場,且必以全力固守這個立場。我們希望和平,而不求苟安;準備應戰,而決不求戰。我們知道全國應戰以後之局勢,就只有犧牲到底,無絲毫僥倖求免之理。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蔣介石的講話,表明了政府決心抗戰的方針和立場,贏得了與會代表的熱烈鼓掌和擁護,大家一致表示團結抗戰、共赴國難。 17日下午,中共代表周恩來、秦邦憲、林伯渠等人來到廬山「美廬」別墅,與蔣介石、邵力子、張沖進行談判。剛剛發表《抗戰宣言》的蔣介石心情十分愉快,握著周恩來的手笑著說:「我們在黃埔軍校、北伐時期都有過很好的合作,只要貴黨有誠意,我們以後還會很好合作的。」 以全民族利益為重 周恩來爽朗地說道:「抗日救國是我黨一貫的主張,也是全國人民的強烈要求。我們贊同貴黨提出的「精誠團結,共赴國難」的口號,我們贊同蔣先生在《抗戰宣言》中所表明的態度。只要各黨各派都能以民族利益為重,服從人民的要求,中國的事情是能夠辦得好的。」 周恩來說著,將《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呈交給蔣介石,鄭重表示願為澈底實現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而奮鬥,停止推翻國民黨政權和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並就其中關於取消蘇維埃政府,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等重大問題,作了詳細說明,充分顯示了中國共產黨合作抗戰的誠意。(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