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土綠化的搜尋結果,共06

  • NASA:多虧中印,地球比20年前更綠了

    NASA:多虧中印,地球比20年前更綠了

    隨著環保理念深入人心,綠化成為各國治理的要項之一。美國太空總署(NASA)最新研究表明,過去近20年來,地球表面共新增超過200萬平方英里(約5.18億公頃)的植被面積,相當於多出一塊亞馬遜雨林。而其中三分之一增長,要歸功於中國大陸與印度,特別是大陸的植樹造林工程與兩國共同的農業集約化管理。 \n \n大陸觀察者網報導指出,NASA一篇研究文章被發表在2月11日出版的《自然可持續》雜誌(NatureSustainability)上。 \n \n文章稱,自2000年左右開始,NASA通過安裝在兩顆近地衛星上的「中分辨率成像光譜儀」觀測海平面500米以上地區的植被情況。近20年來,兩顆衛星每天對全球各地進行掃瞄記錄,同一個地點一天內最多甚至會被拍到四次。 \n \n數據顯示,近20年來,地球表面新增的植被覆蓋面積加起來,約等於一個亞馬遜雨林的大小(約5.5億公頃)。相比2000年左右,如今每年新增的綠葉面積超過5億公頃,增加了5%。 \n \n報導稱,該研究主持者之一、波士頓大學地球與環境科學系博士陳池(音)表示,「儘管中國和印度國土面積僅佔全球陸地的9%,但兩國為這一綠化過程貢獻超過三分之一。考慮到人口過多的國家一般存在對土地過度利用的問題,這個發現令人吃驚。」 \n \n文章介紹,在中國為全球綠化進程做出的貢獻中,有42%來源於植樹造林工程。此外,中印兩國分別有32%與82%的綠化來自於土地集約化管理。自2000年開始,中印的可耕作土地面積就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但兩國卻能在確保糧食產量的同時,極大地增加植被覆蓋面積。 \n \n報導稱,研究人員也不忘指出,陸印在新增植被面積上的貢獻,也不能抵消熱帶地區植被的損失。尤其是在巴西與印尼,當地的生態系統所面臨的可持續性與生物多樣性問題依然存在。

  • 陸2020年建成兩萬個森林鄉村、森林人家

    大陸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今天表示,將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並為此制定目標,其中一項為,到2020年建成20000個國家森林鄉村、森林人家。 \n \n日前,中國全國綠化委員會、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印發的《關於積極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的意見》,提出要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要以維護森林草原生態安全為基本目標,以增綠增質增效為主攻方向,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依靠法治保障,多途徑、多方式增加綠色資源總量,著力解決國土綠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 \n \n未來目標力爭到2020年森林覆蓋率達到23.04%,森林蓄積量達到165億立方公尺,村莊綠化覆蓋率達到30%,草原綜合植被蓋度達到56%,新增沙化土地治理面積1000萬公頃;到2035年,生態服務功能和生態承載力明顯提昇,生態狀況根本好轉;到2050年,生態文明全面提昇,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 《大陸經濟》陸推大規模國土綠化,擬開發林業金融產品

    據大陸國家林草局網站11月20日消息,全國綠化委員會及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近日發文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 \n 根據大陸兩部門發布的意見書,主要任務是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大面積增加生態資源總量,持續加大以林草植被為主體的生態系統修復,有效拓展生態空間;大幅度提升生態資源質量,著力提升生態服務功能和林地、草原生產力,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下大力氣保護好現有生態資源,全面加強森林、草原、濕地、荒漠生態系統保護,夯實綠色本底,築牢生態屏障。 \n \n 此外,意見書還提出,完善金融支持政策。加大金融創新力度,開發林業金融產品。開發性、政策性金融機構在業務範圍內,根據職能定位為國土綠化行動提供信貸支持。推廣以林權抵押為信用結構,企業自主經營,以項目現金流作為還款來源,不增加地方政府債務的融資模式。鼓勵林業碳匯項目參與溫室氣體自願減排交易。 \n \n

  • 中國力爭2020年完成造林7333萬公頃

    中新社報導,中國國家林業局局長張建龍今(29)日表示,中國將全力推動重大生態修復工程,不斷增加國土綠化面積,力爭到2020年,完成營造林任務7333萬公頃,濕地修復14萬公頃,治理沙化土地1000萬公頃。 \n \n「十二五」期間,中國圍繞生態建設推進國土綠化進程,累計完成造林3000萬公頃,義務植樹126億株,完成森林撫育4086萬公頃,全國森林覆蓋率由20.36%提高到1.66%,森林面積達到2.08億公頃,森林蓄積達到151億立方公尺。 \n   \n根據「十三五」規劃,中國將開展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到2020年,中國森林覆蓋率將提高到23.04%,森林蓄積量增加到165億立方公尺以上,林業自然保護地佔國土面積在17%以上,這意味著造林面積將達到「十二五」期間的兩倍。

  • 環保無國界-遠山感召 春水綠林映兩岸

     整個日本列島綠色植物覆蓋率高,幾乎看不到裸露土地,一向在「填海造地」上,顯得比「植樹造林」積極。然而,受到中國沙塵暴東飄污染日本空氣品質的影響,一位日本退休教授遠山正瑛,以84歲高齡號召7000多名志願者投入綠化沙漠的工程,這支「綠色協力隊」遠赴內蒙古恩格貝沙漠種植白楊樹,食宿自理、自購樹種,令人佩服。 \n 在沙漠種樹,先要栽植小草,劃分成一格一格區域,再剪枝插在格中,讓沙壤不易鬆動,待一段時日,於地表挖1公尺深的洞,植下樹苗,引水澆灌,為免沙子流動,要在根部剪枝支撐。一旦樹林植成,即能吸引蟲鳥,成為生態綠洲。 \n 受到有「治沙愚公」之稱的遠山感召,當初視其為不可能任務的蒙古人,也開始學日本團隊植樹。 \n 即使遠山正瑛這位日本綠色使者於2004年過世,步其後踵的日本人仍所在多有,如名古屋產業大學河合武教授領導的師生植樹團隊,持續參與跨國綠化的志工任務。該校教授團隊為吸引民眾注意綠化活動,平日輪番到日本社區,以指導小朋友製作「砂漏」玩具為名,教育年輕一代關注沙漠氣象與環境的課程。 \n 在台灣,雲林縣長蘇治芬也曾因濁水溪的揚塵問題,呼籲治沙工程需要大家一起響應。 \n 日本的老教授能夠發揮大愛,致力為蒙古人種樹,身為在地的台灣人,更應責無旁貸守護國土的綠化工作。不僅濁水溪畔,需廣植記憶中的一座座防風林,讓下一代不用再吃飯攪沙,更該於都會區水泥大樓叢林,爭地修建公園,綠化環境,才能讓市民健康,不再受暖化熱氣所擾。(本文作者為育達商業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 范國振捍衛家園 抗爭10年

    當住家環境產生劇變、治安急遽敗壞時,大多數人只會消極地不聽、不看、不批評或甚至搬家。但已退休的深圳市民范國振,卻是默默地聯合10多位鄰居,開始寫信給市長、書記、相關主管機關要求改善,更不畏強權,以10年的歲月,與物業管理單位抗爭、寫訴願書、打了20場官司,終於還給1140戶居民一個乾淨、安全的生活。 \n還沒退休前,范國振在德國KARCHER(深圳)公司任職經理、高級工程師,也是當地有名的國際機電招標採購專家。南天一花園小區開始興建時,因為是位於市中心的純住宅區,有綠地、7000多平方公尺開放空間,還有物業管理公司負責社區管理,生活機能不錯,所以他才買下一幢兩層樓的複合式公寓。 \n但好景不常,由於開發商與物業管理公司同屬深圳城建集團,管理強勢而混亂。據《南方都市報》報導,當時物業管理公司將社區開放空間規畫為商業店舖、倉庫,西北側3000平方公尺的綠化預定地也被侵占,用作餐飲、停車;社區規畫的2棟公用管理辦公室,則被開發商改造後,對外出租,出入分子複雜,還有色情行業入住,環境變得髒亂不堪、治安也亮起紅燈,甚至還有住戶管理委員會的成員被打,警告大家不准多事,讓范國振再也無法沉默,以實際行動維護自己與所有住戶的權益。 \n物業惡搞 環境劣化 \n范國振回憶說,「10年前,物業公司把公共區域改為108個小店面,每個店面租金3000多元(人民幣,下同),光是色情髮廊就有28家,以每家平均5個女孩子駐店來算,就有100多個女孩每天化著濃妝、像鬼一樣在這裡遊蕩,社區門戶大開,香港人和台灣人紛紛聞風而來買春。預定的公園綠化用地,則成了一條小吃街,每天炊煙滾滾、老鼠遍地跑。」也因為門戶大開,歹徒隨之入侵,有住戶即因為家中遭竊,失望地舉家遷離。 \n當時已63歲的范國振,住在當地11年,從來沒有抱怨什麼,直到2000年開發商變本加厲,打算在綠化用地上進一步興建新的綜合大樓,實現「利潤最大化」的想法時,妻兒已經移民美國、獨居的他終於打破沉默,寫了一封信給當時的深圳市長于幼軍、書記張高麗,提出恢復規畫綠化用地的訴求,然後就搬了一張桌子坐在社區裡,邀請其他住戶在信上 簽名連署。 \n官方回應 住戶覺醒 \n因為范國振平時獨來獨往,不太與鄰居打交道,加上民眾還沒有維護權益的概念,所以對他的請願行動沒反應,1140戶住戶中,只有數十人簽名。 \n令人意外的是,由范國振起草的聯名信很快得到市政府的批復,深圳市國土局立刻要求開發商城建集團中止興建綜合大樓的計畫,並將綠化用地恢復原有用途;然而城建集團沒有立刻執行國土局的函令,而是採取「拖」字訣,不理會。 \n經過這件事,住戶開始覺醒,發現「行動就會改變,團結就是力量」,於是集合起來,對抗城建集團與物業管理公司的違法行為。財大勢大的建設公司當然無法容忍小住戶們的行為,採取各種阻擾行動,從要求保安人員阻止住戶開會、發傳單,到毆打住戶委員會成員、把范國振家的鑰匙孔塞住,讓他進不了家門等;但這些行為卻反而激起范國振的鬥志,他辭去高薪工作,專心推動綠化用地的恢復和業主委員會的成立。 \n遠在美國的范太太得到這個消息後,打越洋電話給他,劈頭就罵:「老頭,你犯神經病!」但他沒因此放棄,反而在2000年11月成立南天一花園業委會,並被推舉為首屆主任,後來更連任4屆, \n堅持理性 建商低頭 \n在范國振與建商抗爭,向政府訴願的10年間,他據理力爭,卻使用「因勢利導」的理性策略,從不使用激烈的動作,甚至連標語都不曾貼過。 \n例如要回南天一花園的公共空間與配套公用管理用房時,他提出「私有產權合法權益應得到保護」的觀念,2002年趁著中央官員視察深圳、市政府大力取締違建的機會,組織住戶提起行政訴訟,依循法律途徑追討產權,還聯絡當地媒體介入調查,輿論與法律雙管齊下,2002年11月,國土部門終於拆除南天一花園的「毒瘤」店舖。 \n但在更換物業管理公司時,負責人把社區109萬元維修基金捲走,范國振又開始追討基金的漫長訴訟,直至2008年才有結果,不過2間公用辦公室的產權和多年出租所得,迄今仍未追回。 \n挖清毒瘤 房價翻倍 \n現在的南天一花園與10年前早已不同,曾經因為不滿環境與治安而搬走的住戶又搬回來了,令住戶們更開心的是,當年房價不斷下跌的情況已經改觀,反而翻漲數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