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有資產私有化的搜尋結果,共06

  • 得民心者得天下!因艾爾段做了這些...

    得民心者得天下!因艾爾段做了這些...

    土耳其人之所以支持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最根本原因在於,近年來土耳其經濟蒸蒸日上,這次政變和前幾次不同的是,軍方遇到的最大抵抗,不是文官政府,而是普通民眾。成千上萬支持艾爾段的民眾湧上街頭,圍堵軍人和坦克,使他們無法繼續行動。那為什麼那麼多民眾,選擇站在艾爾段這邊呢? \n除了宗教原因外,艾爾段執政期間,最重要的是,讓土耳其經濟變好,這是他身負眾望的原因,2002年,艾爾段領導的正義發展黨(AKP)上台執政後,推行「私有化戰略」,將所有國有資產列入拍賣。包括能源、交通、銀行、工業在內的幾百家國企,著名的博斯普魯斯大橋(The Bosporus Bridge)也引進了外資。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各國都有不同程度的國有化回潮,土耳其反而加快私有化進步,私有化重點也從大型重要國企轉向煙草、畜牧、飲食等領域。 \n●艾爾段為什麼堅持推行私有化? \n一個重要原因,是艾爾段想帶領土耳其加入歐盟。土耳其東方是伊拉克敘利亞這樣的戰亂地,西方則是富裕繁榮的歐洲大市場。因此,脫亞入歐一直是土耳其戰後外交的目標。既然向歐洲看齊,自然就要聽從建議,降低國企比重,實行自由市場,減少對經濟的干預。土耳其成為伊斯蘭世界最自由開放的國家,和它傾慕西方有很大關係。 \n●艾爾段的經濟觀點是什麼呢? \n艾爾段執政期間,土耳其經濟有如飛躍般成長。2002年到2008年,土耳其經濟年均超過5%,僅次於中國印度;2010年和2011年,土耳其經濟成長超過8.5%,成為發展最快的國家。艾爾段執政期間,土耳其國民收入翻了三倍,經濟總量躍入世界前二十。最近兩年,土耳其外交受困,加上國際經濟環境變差,經濟增長只在4%左右。不過比起歐洲和俄羅斯的低靡,已經算很搶眼了。 \n在外界看來,艾爾段是一位專橫保守,富有野心的「中東之王」。但在土耳其人眼中,艾爾段創造了經濟奇蹟。理解了這些,你就會明白,土耳其軍事政變不可能成功。即使軍人們挾持艾爾段,但要如何對付他那龐大、熱情的支持者?這是軍事政變失敗,最後的關鍵原因。 \n

  • 向中招手 希臘歡迎陸企收購資產

     希臘駐上海總領事館1日宣布4位希臘部長級官員將於月底親自上陣,鼓吹中企收購希臘國有資產。此次希臘招商項目是以國有資產為主的500億(歐元,下同)資產私有化計畫,與投資機構主導的私人項目兩大系列;多與石油能源、旅遊地產、採礦、食品飲料、出口製造等行業有關。 \n 《證券時報》報導,目前已有多家央企與有實力的民營企業對赴希臘投資產生興趣。 \n 同時,因希臘等國引起的歐債風暴拉低中國經濟成長,但中國是否也可能趁此機會逢低搶進大買希臘資產,把投資銀彈射入歐洲,值得關注。 \n 今年10月16日,希臘政府宣布實施第2輪國有資產私有化,並於10月31日以極小差距通過加速與簡化國有資產私有化的法案;此次希臘推出共500億歐元的資產私有化計畫,也是二戰以後全球最大的私有化計畫。希臘出售國有資產、進行私有化,是獲得國際貨幣基金(IMF)貸款的條件之一。 \n 希臘駐上海領事卡爾佩里斯表示,希臘不僅將私有化看成擺脫債務危機的重要手段,並期待能帶來經濟成長。私有化不是拋售垃圾資產,清單上有許多具投資利益、高附加值的產業。他也表示,中企目前對基礎設施、旅遊業、農業等有較大興趣。 \n 然而,儘管預期希臘的國有企業將會被賤賣,但也許投資人並不看好。過去3年間,希臘透過私有化只募集不到10億的財政收入,顯示投資者在實際評估後對希臘的國有資產興趣並不大,第2輪私有化計畫能否大幅改觀還很難說。 \n 希臘向IMF與歐元區承諾,在第2輪私有化計畫中,保證在2015年以估計值500億的國有資產募集至少150億資金,並以此作為向歐元區和IMF獲得貸款的保證,重建希臘各銀行信用。 \n 除了對希臘國有資產的價值存疑,另一方面,國有資產私有化的決定也未受希臘政治圈的強力支持。賤賣國有資產在希臘社會備受爭議,因而法案一再延遲,而目前希臘執政聯盟中有兩個小黨的議員投了反對票,也為希臘政局增添變數。 \n 如果執政聯盟有更多議員改變決定,希臘聯合政府將有可能因此解體,這種政治情勢也為此輪國有資產變賣增添不安定因素。

  • 趙啟正:國企股權多元化非私有

    趙啟正:國企股權多元化非私有

     大陸國企未來在經濟發展下何去何從,成為政協會議會前記者會中外媒體關注話題。全國政協會議發言人趙啟正2日表示,中國企業「走出去」總體來說仍處於初級階段,對國際市場還缺乏深入的認知和全面的把握;同時他說,大陸國企走向股權多元化,但不等於私有化。 \n 大陸政府鼓勵具有實力的國企走出去,但卻屢生失敗案例,媒體問趙啟正怎麼看。趙啟正說,國企有走出去的成功案例如三一重工,但總體上國企走出去還處於初級階段,原因在於企業對國際市場還缺乏深入的認知和全面的把握,對於國際慣例、通行規則還不夠熟悉,也不太善於與當地開展公共外交。 \n 他舉例,中海油競爭美國優尼科交易失敗,就是因為沒有進行有效的公共外交去消除政府和民間的反對聲音。他說,這次全國政協會議後,政協外事委將開展一項調研關於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公共外交。 \n 擔心國有資產流失 \n 而在國企資產改革方面,也有記者提問關於私有化問題,其中,日前世銀報告《2030年的中國》引發學者強烈反彈。趙啟正說,他的理解是,學者之所以強烈反對國有企業私有化,是擔心國有資產流失。 \n 趙啟正說,這篇400多頁報告中他並沒有查到國營企業「私有化」的建議,而是提到了國有企業股份多元化的問題。他指出,而國有企業的股權多元化是大陸十五大以來的重要政策,現有國營大企業中的多數已上市,實現了股權多元化,但他特別強調,股權多元化還不等於私有制。 \n 此外,關於地方屢傳非法侵占農民土地的問題,趙啟正說,以前他直接參加過土地的轉讓和批復的事項,他的體會是,土地批租一定要遵守中央的規定,問題是有的地方沒有權力直接批復土地的,可能有的地方違規了。 \n 保護農民合法利益 \n 他說,過程中也可能對農民利益忽視。使用農民的土地,必須對農民給予足夠的賠償,對他的生活和就業要給予出路,並且要徵求他們的意見。現在出了一些土地的群體性事件,就是忽略了農民的利益。他要外界相信,大陸中央政府會採取強力的政策,會保護農民的合法利益,保護土地資源。他說,有的地方官若出現腐敗行為,是當地農民所不能容忍的。

  • 學者質疑國企私有化 趙不認同

     針對日前正式發表、呼籲對大陸國企進行改革的《二○三○年的中國》研究報告,大陸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趙啟正昨呼籲,反對者「在研究這篇文章時細心一點」,因為該文並未提出「國營企業私有化」的問題,所以也就沒有國有資產流失的問題。 \n 大陸十一屆五次政協會議今日召開,依照慣例,於會議召開前舉行新聞發布會,並仍由政協新聞發言人趙啟正主持。 \n 由世界銀行與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五十多位專家,費時一年多研究後提出的《二○三○年的中國》研究報告,日前正式發布,但招致許多大陸學者和網民批評,指其企圖將大陸國企私有化,「是在給中國投毒」。 \n 對此,趙啟正表示,他的理解,反對該研究報告的學者及網民,「他們擔心的是國有資產流失」的問題。他說,檢索過整篇報告之後,並沒有查到「國營企業私有化」的建議。 \n 趙啟正對《二○三○年的中國》研究報告表示支持。他說,報告提出的是國有企業股分多元的問題,是國企應承擔更多公共責任的問題。據指出,國有企業股權多元化是大陸「十五大」以來的重要國家政策,如今已經實現。他強調,這種「股權多元化」並不等於「私有制」,「這點請大家在研究這篇文章時細心一點」。 \n 由該研究報告招來的大陸國企改革問題討論,似有在政協會議引爆之勢。此前,政協內多黨派「破天荒」共同提案,籲加速國有企業等壟斷行業的改革。 \n 除了國企改革,以政治改革帶動經濟改革的聲音,近日此起彼落。繼重量級經濟學者吳敬璉之後,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經濟學教授張維迎日前也公開表示,大陸目前的情況,和西方三百年前沒多大區別,做生意仍然是一種特權,而不是一種自由的權利。 \n 張維迎進一步指出,只有將自由視為天賦人權的觀念轉化,一個憲政制度的變革,西方才走向市場經濟,而中國目前正面臨著這樣一個變革。

  • 反少林寺上市 翁上書溫家寶

     一世紀以來,隨著戰爭、經濟變遷,擁有5千年文化的中國,在物質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存上,都面臨重大壓力。先是國寶屢屢在國際被爭相標售,再是名人故里、文化單位被當成商品上市。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的謝辰生,為此親筆上書大陸總理溫家寶,呼籲加強文物部門的執法權威。 \n 去年底,88歲的謝辰生得知河南嵩山少林寺的門票經營權等嵩山少林景區資產,要由一家文化旅遊有限公司來統一經營,並準備上市。情急之中,他手執毛筆,上書溫家寶。 \n 古蹟不能交市場決定 \n 謝辰生是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專家委員會委員,還是198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的主持起草者;他是中國明確提出文物定義的第一人,一生都在為制止文物走私、古蹟遭破壞而奔走。 \n 謝辰生不是一味地反對發展,他只是認為,「旅遊和文物保護相結合必須要有個『度』,即必須以文物保護為前提。」他說,文物工作是一項專業性很強的工作,不是任何部門都可以掌握好這個「度」的。文物是否開發?開發程度為何?都應當由文物主管遵循文物保存的規則來決定,不能單純由旅遊市場來判斷。 \n 據《瞭望》新聞周刊報導,大陸不少地方由旅遊公司來兼併文物保護單位,陝西、山東、安徽、浙江、福建、湖南等省都存在以「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名義,將文物資產納入企業經營的問題,有的把文物保護單位租賃給企業時間達50年之久,甚至導致了「水洗三孔」事件,問題十分嚴重。 \n 謝辰生指出,2002年他在調查中發現,紹興市把周恩來紀念館、魯迅紀念館等幾個文物單位統一畫歸旅遊公司領導,連市文物局也併入了公司,文物局長竟然是公司的副經理。這樣一來,文物局名義上是政府職能部門、行政機構,但實質上屬公司管。 \n 謝辰生說,紹興創造了一個政企合併、由企管政的「新體制」,這恐怕是古今中外全世界都沒有的先例。謝辰生直斥,如果對此種愈演愈烈的風氣不加制止的話,恐怕全國重要的文物單位都將陸續被旅遊公司兼併,這樣一來,文物行業豈不被肢解了嗎? \n 徒有法條 乏執法權威 \n 謝辰生說,雖然《文物保護法》修訂後,特別增加第24條,明確規定國家文物保護單位不得作為資產經營。但因文物保護部門普遍缺乏執法權威,法律出台後,旅遊公司兼併文物單位的勢頭並未全消除。 \n 謝辰生認為,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應成正比,越重視社會效益,經濟效益就越好,若僅片面地追求眼前利益,不但會損害社會效益,而且歸根結底還會損害長遠的經濟效益。謝辰生呼籲,有關當局一定要堅持社會主義公益事業不能企業化,國有資產不能私有化。

  • 行政遁入私法 肥貓橫行

    檢調開始偵辦的台灣高鐵BOT案,及引發爭議的高速公路ETC案、台北大巨蛋、高雄捷運等一連串BOT案,只不過是「行政遁入私法」所造成人民苦難的一個原因而已。最近為了要辦高鐵「肥貓」,行政院院長吳敦義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只要是政府能主導的公司、財團法人、團體的管理階層薪資,都應全面檢討。顯示吳揆已注意到「行政遁入私法」的其餘面貌及其掠奪人民資產的手法。 \n行政遁入私法,出賣公權力的弊害,德國行政法學教本早已有警示。其近二十年來在台灣的異地操演,則更變本加厲的造成台灣人民資產「四大皆空」的禍害。 \n首先,在行政任務民營化的口號下,大規模的推動交通建設BOT案。在台灣高鐵、高雄捷運等BOT案中,國家注入的資金均在九成以上,但卻以契約方式迴避政府預算、決算、俸給、人事、採購法制,任由民間包攬國家資產,濫發薪酬待遇,造成巨大「肥貓」,不只吃空人民上兆資產,還要反噬政府好幾口。 \n其次,在公營事業民營化的聲浪中,歷史悠久的國家外匯銀行ICBC變成兆豐金控。持股沒有幾張的民股代表,卻可擔任董事長,操持人事派任與公司資源分配權力。數年下來國家外匯銀行幾已被送光,領光。這種公營事業財團化、家臣、樁腳化的情形,也不斷的發生在台紙、台糖、台鹽、台肥等公營事業上。 \n第三,政府捐助基金累計超過五○%之財團法人及日本撤退台灣接受其所遺留財產而成立之財團法人已多達一三一個,比中央部會多了好幾倍。而由部分中央行政部會透過捐助之財團法人再捐助另一財團法人;或以所屬非營業特種基金捐助;或透過其轉投資之公營事業、公私合營事業捐助,或以所屬單位假藉投資、貸款之名,行捐助各類財團法人之實等種種國家資產私有化之行政遁入私法手法。除了造成數千億財產之掏空以外,這些公設財團法人也因排斥政府人事、俸給法令之適用,養肥了許多未經國家公開考試的肥貓,或一些由政府機關退休,已領十八%退休俸之高級肥貓。 \n在這些財團法人中,不只首長薪資高於部長,主管、職員之薪資也高於簡任官或國家考試及格者。這種剝奪無門路弱勢族群應考試、服公職權利之不公不義制度,行政院實應立即加以改正。德國公法上財團法人、公法上社團法人及公法上事業機構之資產、用人制度規範,應可參照。使政府捐助的這些財團法人之資產,不再被掏空,而其人事任免、待遇制度也應有公開考選、合理、透明的設計。 \n第四,私立學校大量租用台糖或其他公有土地,將國有資產私有、私用化的現象日益嚴重。值得注意的是,憲法第一六七條雖明文規定,對於私人經營之教育事業成績優良者,予以獎勵或補助。但多年來,教育事業成績不良者,卻也通通有獎的獲得補助。而更該譴責的是,私校高收學費,財務不受嚴格監督而濫發校長薪資,以致私校校長薪資遠遠高於台、清、交、成、中等優秀國立大學校長薪資。國家教育任務遁入私法的禍害不只是國家資產的掏空而已,更重要的是,弱勢農、工、商、攤子弟透過教育改變社、經地位與人格發展的機會也被剝奪了。 \n最近,為了縣市合併改制,中央政府已採取防止鄉、鎮、市「錢花光、債借光、人用光、地賣光」的四光弊端。我在此也要鄭重的呼籲,行政院要重視行政遁入私法所造成台灣人民資產四大皆空的苦難,並採取積極的終止計畫與行動。 \n(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