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民黨改造的搜尋結果,共543

  • 顏寬恒服務處突被撞爛 驚悚畫面曝光 藍營大咖說話了

    顏寬恒服務處突被撞爛 驚悚畫面曝光 藍營大咖說話了

    前立委顏寬恒與台中市副議長顏莉敏位於台中沙鹿聯合服務處,今清晨遭車輛撞入,服務處大門遭撞壞。對此,顏寬恒今天表示,萬幸服務處當時沒人在,除了家具、大門、電腦被撞壞之外,駕駛也很冷靜的倒車離開,沒有重大損失,但也讓他覺得服務處忽然變得十分通風。顏寬恒並Po出一段監視器撞擊畫面,並幽默稱「我阿公很冷靜地一覺到天明,果然是見過大風大浪的,真厲害」。

  • 民進黨精打的兩場戰役

    民進黨精打的兩場戰役

     新冠疫情迅速蔓延,但民進黨的各種應急舉措,卻是「要不惜一切代價牢牢維持住民進黨多年精心打造出的政治環境」。要讓台灣老百姓在「決定論」的「客觀」環境影響下,遇到任何大事,都只能選擇將身家性命託付在民進黨手上。  事實上,台灣的確有非常大比例的民眾長期被幻覺籠罩,認為自己享有充分的政治選擇權,並且是經過自由選擇而讓民進黨執政。於此「客觀」政治環境下,國民黨若是不能對「能動論」有深刻體認,藉勢改變格局,那麼國民黨就只能是一群由政客營運的政治公司;以前是大企業,現在淪為中小企業,並且正朝向不用開發票的小微商家地位滑去。  民進黨成功打造利於生存的環境,那就是「身分正確」,這與華人的核心思想有關,亦即儒家強調的遠近親疏有異;將其發展之後,就成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國民黨因為心繫大陸,所以被扣上「外來政權」帽子。許多綠色電台主持人,因而將國民黨「正名」為「國民匪黨」。  民進黨在很多議題上精確掌握群眾,或是借用少數群眾形成槓桿力量,藉此反覆加固對自己有利的政治環境。制度對民進黨來說,從來就不是什麼問題。凡是對自己有用的制度,就高舉法治大旗,若是制度對自己形成制約,就訴諸以情,蒙混過關,或加以修改;反正在既有的政治環境下,人民多數有的不敢違逆,有的糊塗,均選擇了服從領導。  台灣目前正同時進行兩場戰爭,一場是針對病毒,另一場是針對政治敵人。換言之,選戰已經提前開打,民進黨正在發動保衛執政權的戰爭。台北市長柯文哲早已經披掛上陣,醫生的白袍下披的是選戰戰袍。反觀中國國民黨,黨中央困於黨主席選舉,現任常委一方面擔心自己能否逃過病毒感染,一方面想著下一屆誰當主席自己可以保住位子。國民黨的民意代表中,雖有少數戰將衝鋒陷陣;但總體看來,無組織,無節奏,無明確方向,甚至是無明確目的;一個連游擊隊都稱不上的組織,勢必無法有效擊潰現行的「決定論」政治環境。  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明確地揭示了人類在客觀世界中應該具有的主動性與創造性特點。毛澤東極其成功的將自己的能動力渲染至全黨,乃至於幾億農民,最終奪取了主導「為人民服務」的機會,同時將其改造為「資格」;並且一代又一代,一層又一層的穩固新形成的「決定論」政治環境。  對國民黨來說,上世紀下半葉的穩定局面,培育出許多菁英「經理人」,但未有計畫培育能夠應付各式複雜情況的政治家。強人一走,李登輝裡應外合,十幾年後徹底改造了台灣的政治環境。我們不能不切實際的寄望國民黨憑空生出一位拿破崙,台灣並非沒有具備超級「能動力」的頂級人才,國民黨應該痛定思痛,打開大門,做好黨建工作,引進頂級人才。凡有志於救民於倒懸者,亦須當仁不讓,謀定而後迅速行動。(作者為法學教授)

  • 李旼快評》國民黨的理想在哪

    李旼快評》國民黨的理想在哪

    國民黨參選黨主席辦法出爐,訂出320萬元作業費及1000萬元的保證金,雖然黨部解釋保證金用本票即可,事後也可退回,但對當事者心理上來說也是個枷鎖,有意參選黨主席的張亞中批評說,「國民黨只認錢,不認人!」 說穿了,哪一個黨不希望未來的黨主席是既有能力又能把錢帶進來的,一個窮兮兮、苦哈哈的羅漢腳能給這個黨帶來多少助益?所以無不提高門檻,什麼必須要曾任中央委員或中評委、黨籍要滿1年,過去還有什麼黨員連署…等等,乖乖隆地冬!算盤打得精,襪子改背心,標準訂得比選總統還高。 儘管如此,還是有些有理想、有抱負,真心為這個黨好、為國家好的人願意站出來,否則誰還願意拖著這個爛攤子?就衝著這一點,國民黨已足堪告慰,表示也只有國民黨才能跟執政的民進黨抗衡。 說穿了,有意參選者的目的也有所不同,不說也知道,多以2024為目標,藉國民黨軀殼謀取大位,誰是真心想改造國民黨、為國民黨好? 張亞中也不必氣餒,既是「孫文學校總校長」,當知孫文當初也是四處募款、經過10次革命才成功的,如果他的遠大理想和抱負能為民眾接受,自然會得道多助。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張亞中:國民黨高層還不知問題在哪裡

    張亞中:國民黨高層還不知問題在哪裡

    國民黨日前通過「黨主席選舉作業細則」,訂出1000萬元保證金 (本票)、300萬元作業費、20萬元領表登記費等門檻。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質問,一個政黨,如果對未來黨主席的口頭承諾都不再相信,或必須要仰賴法律責任來約束黨主席的募款責任,這個政黨的道德危機還不夠大嗎? 張亞中指出,在受到輿論批評後,國民黨高層把1000萬元保證金的「銀行本票」換成了「書局本票」。高層說:所謂「本票」就只是一個書面承諾,隨便到任何一個書局都可以買到一本「本票」。張亞中說,既然是「書面承諾」,為何不要求參選人寫個「切結書」即可?是因為以往的黨主席均未履行承諾,黨中央才因噎廢食地出此下策? 張亞中問:一個政黨,如果對未來黨主席的口頭承諾,甚而「書面承諾」都不再相信,而情願相信個「書局本票」,或必須要仰賴法律責任來約束黨主席的募款責任,這個政黨的道德危機還不夠大嗎? 他表示,如果按照高層的説法,所謂登記費20萬元,是為了避免有人登記造勢後又不選了,於理尚通。可是如果參選人登記後,的確參選,又繳了300萬作業費,前面的登記費不應該就包括在裡面了嗎? 他說,黨主席選舉是大事。在登記前,將報名費從原來的200萬元,增加近七倍,為1320萬元。比賽可以這樣玩嗎?如果只是因為窮,就可以這樣玩,一個泱泱大黨的格調在哪裡?可悲的是,還有天王認為,報名費要1320萬元的事,「沒人在乎細節」。「黨窮、天王富」,這就是現在國民黨的財務寫照嗎? 他還想提醒黨中央,選罷法的公費補助(一票30元)的精神.,就是為了幫助各政黨合法地補助提名候選人,其目的就是幫助沒有財力的才能之士,也可為國家奉獻。如今國民黨在自己所辦的黨內選舉,反而背道而行,阻擋無財力,有抱負,有能力的人參選.。這是國民黨高層在斷絕人才、以金錢掛帥取人。這種思維不應該接受黨員批評嗎?黨中央不該好好反省嗎? 總理孫中山先生所創立的黃埔軍校,大門寫的是:「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曾幾何時,現在黨主席的辦公室門前,似乎寫著幾個大字:「理念抱負請走別路,財大氣粗得入此門」。 張亞中自豪是4O年以上的忠貞黨員,必須告訴黨中央:這樣的國民黨是無法得到黨員信頼與社會尊重。但是,很遺憾地,國民黨高層迄今還不知問題出在哪裡? 張亞中強調,這三十年來,國民黨的問題都在高層,從來不在基層。國民黨必須從「頭」改造。他在此再次鄭重宣示,無論財力限制多高,即使他傾家蕩產,都會參選到底,與所有忠貞黨員,一起來完成救黨救國救兩岸的志願!

  • 張亞中》國民黨高層還不知問題在哪裡

    張亞中》國民黨高層還不知問題在哪裡

    在受到輿論批評後,國民黨高層把1000萬元保證金的「銀行本票」換成了「書局本票」。高層說:所謂「本票」就只是一個書面承諾,隨便到任何一個書局都可以買到一本「本票」。 既然是「書面承諾」,為何不要求參選人寫個「切結書」即可?是因為以往的黨主席均未履行承諾,黨中央才因噎廢食地出此下策? 我想請問:一個政黨,如果對未來黨主席的口頭承諾,甚而「書面承諾」都不再相信,而情願相信個「書局本票」,或必須要仰賴法律責任來約束黨主席的募款責任,這個政黨的道德危機還不夠大嗎? 如果按照高層的説法,所謂登記費20萬元,是為了避免有人登記造勢後又不選了,於理尚通。可是如果參選人登記後,的確參選,又繳了300萬作業費,前面的登記費不應該就包括在裡面了嗎? 黨主席選舉是大事。在登記前,將報名費從原來的200萬元,增加近七倍,為1320萬元。比賽可以這樣玩嗎?如果只是因為窮,就可以這樣玩,一個泱泱大黨的格調在哪裡? 可悲的是,還有天王認為,報名費要1320萬元的事,「沒人在乎細節」。「黨窮、天王富」,這就是現在國民黨的財務寫照嗎? 我還想提醒黨中央,選罷法的公費補助(一票30元)的精神,就是為了幫助各政黨合法地補助提名候選人,其目的就是幫助沒有財力的才能之士,也可為國家奉獻。如今國民黨在自己所辦的黨內選舉,反而背道而行,阻擋無財力,有抱負,有能力的人參選.。這是國民黨高層在斷絕人才、以金錢掛帥取人。這種思維不應該接受黨員批評嗎?黨中央不該好好反省嗎? 總理孫中山先生所創立的黃埔軍校,大門寫的是:「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曾幾何時,現在黨主席的辦公室門前,似乎寫著幾個大字:「理念抱負請走別路,財大氣粗得入此門」。 我是40年以上的忠貞黨員,必須告訴黨中央:這樣的國民黨是無法得到黨員信頼與社會尊重。但是,很遺憾地,國民黨高層迄今還不知問題出在哪裡? 這三十年來,國民黨的問題都在高層,從來不在基層。國民黨必須從「頭」改造。我在此再次鄭重宣示,無論財力限制多高,即使我傾家蕩產,我都會參選到底,與所有忠貞黨員,一起來完成救黨救國救兩岸的志願!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世界正在注視台灣」 美國南卡大學刊文介紹最年輕的國民黨主席

    「世界正在注視台灣」 美國南卡大學刊文介紹最年輕的國民黨主席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今年2月獲《時代》評選為「次世代百大人物」,江的母校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日前以專刊介紹他,江細數國民黨在歷史上領導台灣度過各類危機、造就經濟奇蹟、以及推動民主化的經歷,宣示只要努力,總有一天會重返執政,再次繼續為民服務。 江啟臣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攻讀國際關係博士,日前該校特地專訪江啟臣,前天將訪談內容刊登在母校網站,介紹江啟臣在國民黨歷經2016、2020敗選後,投入補選帶領國民黨這一年來,他認為,國民黨需要一個新的品牌與年輕的面貌,來取得台灣人民的信任與重返執政。 江啟臣也談到國民黨在兩岸論述的著力點,國民黨長期以來支持「一中原則」,但這觀點已失去光澤,因此「一中」的議題沉靜下來,去年江啟臣和國民黨替香港發聲,而江也公開向北京當局喊話,「一國兩制在台灣沒有市場」。 全文如下: 南卡大學校刊專訪主席簡略翻譯草稿 The world is watching Taiwan. And because of that, the world is watching Johnny Chiang, a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graduate trying to remake Asia’s oldest political party. 世界正在注視台灣,正因如此,世界也在注視江啟臣,一位正在努力改造亞洲最古老政黨的南卡大學畢業生。 Johnny Chiang is walking a tightrope, according to Time Magazine. The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graduate became chairman of Taiwans oldest political party, the Kuomintang, in 2020, not long after the party suffered a crushing electoral defeat. His term has been marked by rising tensions with China, which claims Taiwan as its own territory. Since September, China has flown hundreds of warplanes in Taiwan’s airspace. 南卡羅來納大學畢業生變成台灣最老政黨的主席。2020年江成為主席後不久,他的任期涵蓋了兩岸緊張情勢升溫的局勢,自從去年9月以來,中共已經有以數百架次的戰機侵擾台灣空域。 In February, Time named Chiang to its 2021 Time100 NEXT list of emerging leaders and described Chiang’s challenge. On the one hand, his party’s friendliness with Beijing is unpopular with younger Taiwanese. Yet China’s military might poses a threat to the island nation. 江主席在二月獲選了時代雜誌百大未來領導人,雜誌也簡短敘述了主席目前面臨的挑戰。一方面,國民黨對大陸的友善態度不受台灣年輕人的歡迎,但大陸的軍事力量對台灣造成了威脅。 According to Time, “Regional stability may rely on the ability of Chiang — a U.S.-trained former academic and economist — to navigate this tightrope while quelling populist voices within his own ranks.” 根據時代雜誌的敘述,此區域的穩定也許有賴於江主席的領導,身為一位有留美背景的經濟學者,他要警慎地引導這個黨也需要平息黨內的民粹勢力。 That’s a delicate balancing act. 這是個微妙的平衡操作。 But it’s one Chiang has trained for in his studies and his government service. 但這是江一直以來在學校以及政府所訓練的操作。 After studying diplomacy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for his undergraduate and master’s degrees, Chiang came to South Carolina for his doctoral degree because of a dynamic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rogram and friendly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university and Taiwan. 在修得國際關係學士及碩士之後,江看中南卡大學活躍的國際關係學程以及本校與台灣的友好關係,遠赴此地攻讀博士。 “My training and experience there have proven very essential to my subsequent succes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research, as a legislator specialized in public affairs, or even now as a political party leader,” Chiang says. 我在南卡的學術訓練及經歷已被證明在我後來的國際關係研究、專處在公共政策的立法委員、以及現在擔當政黨領導人都非常關鍵。 He finished his Ph.D. in 2002. Then Chiang taught at Soochow University and worked in the Taiwan Institute of Economic Research. He was leading Taiwan’s Government Information Office in 2011 when his party asked him to return to his hometown, Taichung, to run for the legislature. 江在2002年從本校取得博士學歷,爾後至東吳大學教書,也在台灣經濟研究院工作過。2011年在他擔任政府新聞局局長時,國民黨請他回到他的故鄉台中參與立法委員選舉。 The opportunity to serve appealed to him. “Thats the place I grew up and was raised in. I wanted to have a chance to provide service or to devote myself to my hometown," Chiang says. “That became the driving motivation for me to participate in the election." 主席說:「這是我長大的地方,我想要有一個機會來為我的家鄉服務奉獻,這是驅使我參與競選立委的主要動力。」 He won election in 2012 and again in 2016. But in that latter year, the Kuomintang lost the presidency to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After another sound defeat, the Kuomintang chairman resigned in January 2020. 江主席贏得2012以及2016的立委選舉,但是2016年國民黨在總統大選敗給民進黨,在2020總統大選再度敗給民進黨後,當時的主席引咎辭職。 The Kuomintang vowed on Twitter, “The party will keep moving forward, with the aim of achieving a rebirth.” The promised rebirth became Chiang’s responsibility when he was elected party chairman two months later. 國民黨當時在推特上發誓會「持續前進,改造重生」,這誓言在江兩個月後成為主席後成了他的重責大任。 Chiang has worked to remake the party’s image through online communications, stronger connections with overseas democratic allies and outreach to younger people in Taiwan. 江主席在網絡層面、增強與海外民主友人的連結、以及積極接觸年輕人的方面努力重塑國民黨的形象。 “Our party needs a new brand, a younger face, for the party to win back the support and the trust from the people in Taiwan,” says Chiang. At 48, he is the youngest ever leader of the Kuomintang. 48歲,國民黨最年輕的主席表示:「我們的黨需要一個新的品牌以及年輕的面貌來取得台灣人民的信任與重返執政。」 The party’s tenets are getting a makeover, too. The Kuomintang has long supported a “one China” philosophy that views Taiwan (officially the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mainland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part of the same country. The idea has lost luster in Taiwan, but just a few days before the 2020 election, the Kuomintang was defending that position on Twitter. 黨的信條(tenets)也在經歷一個變更,國民黨長期以來支持「ㄧ中原則」的論述,認為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以及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同屬一中。但此觀點已經失去了光澤,但在2020總統大選前夕,國民黨還是在推特上持續支持這個論點 The Kuomintang has since become quieter on the issue, and Chiang and the party itself spoke up in favor of Hong Kong during 2020 protests. Beijing’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policy has “no market” in Taiwan, he told Reuters. 但之後國民黨對於「一中」的議題沈靜下來,江與黨也聲援了香港2020年的抗議。 江也對路透社說:「北京的一國兩制政策在台灣沒市場」。 His background in government affair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has given him a strong foundation, Chiang says, but just as important are the soft skills he refined at South Carolina. He says knowing how to think critically and independently, conduct research and solve problems is vital. 江在政府事務以及國際關係的背景給了他堅固的(領導)基礎,但江也說:「南卡給我的軟實力,列如獨立性格、批判性思維、研究技巧、問題解決能力等也是關鍵。」 “You have to ask yourself a good question,” he says. “Asking good questions sometimes is even more important than solving the questions. You have to know what is the real problem, what is the real question. I think that really helped me a lot, in terms of thinking about progress, thinking about the challenges I face, in different periods of my career." 「你必須問自己一個好的問題,問一個好的問題有時候比解決問題還重要。你必須知道最關鍵的難題為何,問對問題在我面對職業生涯上不同的階段與挑戰上有極大的幫助。」 Speaking of good questions, what is the future of the Kuomintang? Chiang, who is running for reelection as Kuomintang chairman, answers that by talking about the party’s strong history of leadership in Taiwan, which has included handling numerous crises, transitioning to democracy and making “an economic miracle.” “With such fruitful experience and knowledge, as long as we are working hard, eventually we will come back,” says Chiang. “We will come back to government to provide a service for our people again.” 說到一個好問題,國民黨的未來為何? 正在競選連任的江主席回覆,細數國民黨在歷史上領導台灣度過各類危機、造就經濟奇蹟、以及推動民主化的經歷。 「有這些豐富的知識與經驗,只要我們努力,總有一天會重返執政,再次繼續為民服務。」

  • 前綠委沈富雄:趙少康選上2024總統機率連13%都沒有

    前綠委沈富雄:趙少康選上2024總統機率連13%都沒有

    前綠委沈富雄今日接受廣播主持人黃暐瀚專訪表示,日前黃認為趙少康只有13%會贏得2024總統大選,自己還罵黃,但現在要向黃誠心道歉,「我認為趙少康連13%的機會都沒有。」 沈富雄指出,2024年趙少康當選總統的可能性很低,過去自己或許高估了趙少康,是因為自己樂觀其成,在帶著情緒下,原本判斷以為他當總統的機率有60%。 沈富雄說,自己有點看錯趙少康,當初把趙看成鯰魚,但這尾鯰魚現在連跳進水桶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國民黨不讓他選黨主席,而水桶內的那些沙丁魚,像是林金結、侯彩鳳等藍營人士都在罵他。 沈富雄表示,但這些沙丁魚和外面百八漁場比起來,數目很少,但他們很吵,而且每當他們一吵,就讓國民黨又將走進死亡,因為外界會認為「國民黨又在亂了,而且亂得毫無道理。」所以國民黨要改造,這尾鯰魚沒有效果,發生不了作用。 黃暐瀚指出,但日前趙少康已經說,自己選不選黨主席都不影響選2024總統。沈富雄回應,所以現在他也不去拿國民黨中評委證書,代表已經看破。 沈富雄說,若趙少康當黨主席,把黨的改造作為選總統的一部分,如果改造成功,這是有票的,但現在就沒有這個機會。若現在要直接參加藍營的總統初選,大概不會再有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加入。 沈富雄表示,趙少康若被國民黨提名,恐怕也選不上,因為自己過去高估了趙的頭腦,他去說如果自己沒選,韓國瑜要選,就會挺韓,又一再對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的一些放話,比方說要不要統合是遙遠問題,給下一代決定,這代表趙少康的本土化不夠,但其實國民黨內也沒有人在議題上有長進。 沈富雄指出,國民黨過去認為自己在兩岸關係上是強項,但其實是弱項,絕非趙少康說的「既是強項也是弱項」。趙現在大概強項是在對單一議題回應很快。 沈富雄說,趙少康對兩岸的看法還是擺脫不了深藍的包袱,雖然在深藍到淺藍的光譜裡頭,還算是比較不藍的,但還是不行。這些話不只是要講給趙少康聽,也包括國民黨內有志2024的人,否則藍營勝選機率連13%都沒有。 沈富雄表示,前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常說親美和中,但和中沒用阿,台灣根本沒人想打仗,前總統馬英九說不統也沒用,台灣也沒人想去統,應該要說拒統、反統,台灣人民有選擇不被統一的權利,北京不可也不該以武相逼。 沈富雄指出,講白的,台灣是「不敢獨、不願統、走不開、打不得」。台灣經貿依賴中國太高,想往東南亞走取代中國是不可能的,這點民進黨不承認,國民黨承認。而國民黨承認打不得,民進黨也知道,但綠營不敢公開承認,否則臉上無光。

  • 江新書自曝 2020韓江配擦肩而過

    江新書自曝 2020韓江配擦肩而過

     國民黨主席將於7月改選,已宣布爭取連任的黨主席江啟臣,明天將舉辦《破浪啟程》新書發表會。據悉,新書揭露2020總統大選祕辛,指出當時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韓國瑜,一度有意找江啟臣搭檔參選;江當時認為,站在黨的利益,若韓認為有需要,他義不容辭。只是,最後韓因諸多考量才作罷這個選項。  江啟臣昨天出席國民黨青工無敵運動大會,由於他即將在329青年節發表新書《破浪啟程》,內容格外引起外界關注。  江啟臣表示,2020總統大選前,外界對「韓江配」傳得沸沸揚揚,當時有一個機緣,讓他與韓國瑜碰上面,當時兩人曾針對選舉交換意見。但這場會面談了哪些關鍵話題,江啟臣欲言又止,賣關子說內容全寫在新書,請讀者「從頭看到尾」。  據悉,根據新書內容,韓國瑜當時的確有意找江啟臣搭檔參選2020年總統大選,江認為,這涉及國民黨整體利益,韓若覺得需要,他義不容辭。不過,韓國瑜因考量大選局勢諸多變化,也深知選情不如預期,擔憂「韓江配」恐使得爭取立委連任的江啟臣兩頭空,最終貼心地不找江啟臣搭檔。  此外,江啟臣在書中也提到,25年前在金門服役擔任海龍蛙兵,2020年他親歷在兩岸三地、國際地緣局勢掀起的海嘯,如何對國民黨帶來近幾十年間最沉重的打擊,驚濤駭浪中,他站上國民黨這艘百年巨艦的艦橋,首先要帶動士氣,避免船員們分崩離析;其次得展開艦身改造工程;同時更要指揮作戰,調整訂定航道。  值得注意的是,資深媒體人蔡詩萍在推薦序中,指江啟臣與蔡英文總統都是「在黨敗選後承接黨主席」,江啟臣認為,他與蔡英文際遇雷同,但「兩個黨理念不同,時間點也不同」,所以還是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相信大家看了他的書以後就知道。

  • 趙少康直搗黨核心 對誰有利

    趙少康直搗黨核心 對誰有利

     原意圖參選中國國民黨主席已確定「未遂」的趙少康,日前召開記者會痛批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乾脆廢掉」,引發了若干中央常務委員的反彈。這是志在爭取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而回歸國民黨,必然會想到要以改造國民黨來驚濤拍岸,進而激發出捲起千堆雪的壯闊氣勢。  趙少康批評國民黨中常委多數缺乏民意基礎,而且人數過多,甚至還藉此頭銜在大陸做生意,把國民黨的形象都搞壞了等。這些確實存在的情形,中常委礙於黨內人情,不可能有人會在黨內提出,而又有誰敢直言挑戰黨內最高權力機構的功能?看來趙少康有意在國民黨內激起「鯰魚之亂」,可在一定程度上「激活」國民黨內的「沙丁魚」們。  依國民黨黨章規定,目前該黨的中央委員置有210人,而中央常務委員則由黨代表從這210人中選出32人,另有7人到12人的「指定中常委」係由主席指派。國民黨在淪為在野黨後,基於擴大容納各方勢力到黨決策體系的思維,讓黨的決策機構有了逐漸膨脹的趨勢。然而,黨員數約有34萬人的國民黨,黨的決策機構人數眾多,卻仍不敵決策機構人數較少的民進黨。  中國共產黨黨員數近9200萬人,但其中央委員人數為204人,中央政治局委員為25人,形式上採中央集體領導的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為7人,都可作為國民黨決策機構人數的參考。國民黨的中央委員和中常委人數偏多,過去中共注重國民黨要求在兩岸交流時的對等,這些國民黨中央「大員」到大陸會受到相當的禮遇,不僅存在趙少康所言搞壞國民黨形象的情形,也或許因求之者眾,以致名額不易減少。  去年11月下旬,前國民黨副主席關中在其新書發表會上,亦曾對媒體表示,中常委必須要有相當的社會影響力、知名度和對黨有貢獻,他質疑「現在的這些人有嗎?」而且國民黨的中常會沒有企圖心,民眾就不會相信這種中常會對國家社會能做出貢獻?因此,趙少康建議中常委人數減為15人,執政時對人選有一套作法,在野時則改由民意代表、直轄市和縣市長代表出任,這應都是確保其具有功能性和代表性的務實作法。  查閱國民黨網站上的「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組織架構表」,我們完全看不到中常會和中央委員會的「位置」,這也意味了中常會其實已非日常黨的最高決策機構。事實上,自從黨主席改為黨員直選後,以往具黨最高權力機構地位的中常會,就已發生了實質的變化;畢竟,黨主席既可指定少數的中常委,而其他中常委也只是由黨代表間接選出。  或許,以目前黨主席江啟臣的資歷,即使想要「處理」中常會在黨內的角色和功能,恐怕此「歷史遺留的問題」對他來說也是力有未逮。趙少康從外部直搗黨「核心」的問題,對有意連任的江啟臣其實是利多的助力。(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 桂宏誠》趙少康直搗黨核心 對誰有利

    桂宏誠》趙少康直搗黨核心 對誰有利

    原意圖參選中國國民黨主席已確定「未遂」的趙少康,日前召開記者會痛批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乾脆廢掉」,引發了若干中央常務委員的反彈。這是志在爭取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而回歸國民黨,必然會想到要以改造國民黨來驚濤拍岸,進而激發出捲起千堆雪的壯闊氣勢。  趙少康批評國民黨中常委多數缺乏民意基礎,而且人數過多,甚至還藉此頭銜在大陸做生意,把國民黨的形象都搞壞了等。這些確實存在的情形,中常委礙於黨內人情,不可能有人會在黨內提出,而又有誰敢直言挑戰黨內最高權力機構的功能?看來趙少康有意在國民黨內激起「鯰魚之亂」,可在一定程度上「激活」國民黨內的「沙丁魚」們。  依國民黨黨章規定,目前該黨的中央委員置有210人,而中央常務委員則由黨代表從這210人中選出32人,另有7人到12人的「指定中常委」係由主席指派。國民黨在淪為在野黨後,基於擴大容納各方勢力到黨決策體系的思維,讓黨的決策機構有了逐漸膨脹的趨勢。然而,黨員數約有34萬人的國民黨,黨的決策機構人數眾多,卻仍不敵決策機構人數較少的民進黨。  中國共產黨黨員數近9200萬人,但其中央委員人數為204人,中央政治局委員為25人,形式上採中央集體領導的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為7人,都可作為國民黨決策機構人數的參考。國民黨的中央委員和中常委人數偏多,過去中共注重國民黨要求在兩岸交流時的對等,這些國民黨中央「大員」到大陸會受到相當的禮遇,不僅存在趙少康所言搞壞國民黨形象的情形,也或許因求之者眾,以致名額不易減少。  去年11月下旬,前國民黨副主席關中在其新書發表會上,亦曾對媒體表示,中常委必須要有相當的社會影響力、知名度和對黨有貢獻,他質疑「現在的這些人有嗎?」而且國民黨的中常會沒有企圖心,民眾就不會相信這種中常會對國家社會能做出貢獻?因此,趙少康建議中常委人數減為15人,執政時對人選有一套作法,在野時則改由民意代表、直轄市和縣市長代表出任,這應都是確保其具有功能性和代表性的務實作法。  查閱國民黨網站上的「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組織架構表」,我們完全看不到中常會和中央委員會的「位置」,這也意味了中常會其實已非日常黨的最高決策機構。事實上,自從黨主席改為黨員直選後,以往具黨最高權力機構地位的中常會,就已發生了實質的變化;畢竟,黨主席既可指定少數的中常委,而其他中常委也只是由黨代表間接選出。  或許,以目前黨主席江啟臣的資歷,即使想要「處理」中常會在黨內的角色和功能,恐怕此「歷史遺留的問題」對他來說也是力有未逮。趙少康從外部直搗黨「核心」的問題,對有意連任的江啟臣其實是利多的助力。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 趙少康提改革中常會 15人就夠了

    趙少康提改革中常會 15人就夠了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昨痛批國民黨中常會沒功能,從故總統蔣經國以後的歷任黨主席都有責任,明知有問題卻鄉愿不肯動,中常委竟高達35人,比民進黨18人、中共7人還多。他建議改為15人,由中央官員、立委、縣市代表及黨主席等具民意基礎的從政黨員擔任,發揮內造政黨精神。  趙少康昨開記者會,建議改革國民黨中常會。他認為,蔣經國以後的黨主席把中常會搞得每下愈況,中常委有質和量的問題,在量的部分,中共有9000萬黨員,政治局委員才25個、常委才7個;國民黨34萬黨員,卻搞了35個中常委,大而無當,民進黨是執政黨,中常委也才18個。  在質的部分,他說,中常委要有代表性,但國民黨很多人養人頭黨員,最後以集團換票產生中常委,除少部分有民意基礎,大多數不知怎麼產生的,也不知對黨和國家有何貢獻,不能反映基層黨員意見及社會脈動,有些還到大陸做生意,把國民黨名聲搞壞。  趙少康說,改造中常會須有「內造政黨」精神,往內閣制邁進一步。中常委名額限定15人,執政時,由行政院長及指定部會首長4人,立法院長、大小黨鞭4人,直轄市及縣市代表6人,加上黨主席為當然中常委及中常會主席;在野時,立法院大小黨鞭及立委8人,直轄市及縣市代表6人加上黨主席,共15人,既能反映民意,又有效率。  他也說,每周三中常會都在浪費時間,沒實質意義,失去功能、威望、公信力,叫什麼核心機構?這也是國民黨失去政權的原因之一,改革中常會其實很容易,只要黨主席下定決心就可以,不該鄉愿不動。  對於趙的說法,一位中常委聯誼會幹部說,任何黨員都可提建言,但開直播批評中常會,若是真心建言,黨中央要聽進去;若純粹個人造勢或攻擊,黨中央應約束節制。

  • 趙少康喊若當選藍黨揆要廢中常會 街頭民調結果令人意外

    趙少康喊若當選藍黨揆要廢中常會 街頭民調結果令人意外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有意角逐國民黨魁,但卡在入黨1年的資格不符,恐難獲得參選黨魁入門票。對此,趙少康19日表示,不是他不選黨主席,是制度不讓他選,後也說不接中評委了。但他也表示,若他當國民黨主席,會取消中常會,重新改造。《中天新聞》對此進行街頭民調,結果顯示,多數民眾認為國民黨應該打掉重練,但也有不少民眾怒說,應該先廢的是NCC。 針對趙少康前述所言,《中天新聞》19日派出記者在台北街頭進行街訪,並列出5選項讓民眾進行投票,共獲得17張票數;結果顯示,投給「見笑轉生氣,不能選就要廢」的有1票;投給「讚!國民黨就應該要打掉重練」的有7票;投「昏!中常會是啥?趙少康是誰?」的有2票;投「哈!民進黨鬥更兇,乾脆一起廢」的0票;值得注意的是,投給「欸…我想先廢掉NCC」 的也有7票。 一名阿伯接受《中天新聞》採訪時表示,「讚,國民黨早該打掉重練,這樣才有生機出現」;一位阿姨表示,「我覺得國民黨要加油,太差了,打掉重練」;一名戴著安全帽的大哥則直言,「就廢掉它(中常會)呀,因為它做出的東西沒辦法決定現在的主流民意,乾脆就廢掉算了」。 值得注意的是,有不少民眾也表示,應該廢除NCC,一位大哥說,「現在所有的電視都是一面倒,都是一面倒的報導,全部都是綠色的電視台,就先廢NCC再說」。一名阿伯表示,「我想廢掉NCC,NCC是禍國殃民的機構,是民進黨的爪牙」;一名阿姨則指出,「NCC雙重標準」。

  • 誰最適合當國民黨主席 最新民調曝光

    誰最適合當國民黨主席 最新民調曝光

    國民黨主席預計7月改選,中廣董事長趙少康、前台北縣長周錫瑋、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現任主席江啟臣、智庫副董事長連勝文等人表態參選,還有前主席朱立倫、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前主席洪秀柱可能參戰。《LINE TODAY》「國民黨黨魁之爭,你認為誰最適任?」網路民調,截至6日晚上11時,韓國瑜以11353票(23.85%)暫時領先;朱立倫則以9634票(20.24%)緊追在後;江啟臣以8063票(16.94%)排第三。 根據《LINE TODAY》所作的網路民調,詢問「國民黨黨魁之爭,你認為誰最適任?」截至6日晚上11時,已有47000多人投票。結果顯示,韓國瑜有11353票(23.85%)的人支持,位居第一;朱立倫則以9634票(20.24%)排名第二;江啟臣以16.94%排第三;趙少康16.21%,排第四;「其他人」的選項占10.33%;接著依序為連勝文8.13%、周錫瑋2.88%、張亞中1.43%。 網友表示,「主席需具備勇氣、理想、作為、能力、清廉、為國為民、胸懷大志之人,不需要無能且一天到晚打嘴炮,只想要位子、要權力的不要臉之政客。」、「選黨主席不是選董事長遊台灣分紅拿股利的,是要率軍指揮大軍打史達林格勒戰役的,敗戰負責任下台。」、「勾心鬥角、各懷鬼胎、各為己利、爾虞我詐、獨台偏安、失魂失德…這樣子的政黨,誰當主席有啥差別?」 也有人認為,「我倒覺得副秘書長謝龍介最恰當,有魄力,敢直言。可惜埋沒了⋯」、「國民黨要改造就要接任者有魄力,不要軟腳蝦,對付雙標黨,只有趙少康及韓國瑜有此能耐。」、「選一位強勢領導者才能喚起民氣、振奮士氣,使國民黨起死回生,再度執政,挽救台灣,昔日蔣經國再現。」

  • 國民黨中央1樓大屏風完工 展現「頂天立地」氣勢

    國民黨中央1樓大屏風完工 展現「頂天立地」氣勢

    國民黨空間改造,上週把中央黨部1樓大廳一顆「永懷領袖」風水石搬走,改設一座巨大的屏風,今天已施工完成。這座高990公分、寬 325公分、厚69公分的木造屏風,從地板往上到天花板,有如「頂天立地」,上方有黨徽,且前後各有「天下為公」、「努力進前」國父寶墨,尺寸完全符合魯班尺的吉祥數,事先還有風水師看過。祕書長李乾龍說,1樓大廳空間改造,整體只花60萬,除了提升質感,也創造友善空間,「好的空間就是好風水」。 國民黨前年8月將一顆「永懷領袖」的大石頭搬到一樓大門與電扶梯之間,宛若「石敢當」,黨工間流傳要化解「口舌之爭」風水,但國民黨仍歷經2020總統立委雙雙慘敗,黨內至今時有波折。最近黨中央空間改造,繼填平風水池之後,上週又移走大石頭,要改設屏風。黨工就打趣說,先前搬來風水石,碰到郭柯王結盟風波;如今搬走風水石,又逢藍白合惹議,「好像柯文哲就是國民黨的大石頭,就不知是絆腳石或墊腳石」。 國民黨2019年7月15日總統初選民調出爐,當天下午黨部所在的八德大樓後側風水池,就有一條龍魚跳出魚池被曬死,因魚長恰46公分,龍魚又被視為魚中帝王,韓國瑜是46年次且姓名有「魚」諧音,當時黨內就有人視為壞兆頭。 雖然國民黨解釋,「魚池、龍魚是大樓管委會的事,跟國民黨無關」,但一星期後,國民黨就把長期擺在1樓角落的「永懷領袖」大石連同樹頭基座,搬到1樓大門口與電扶梯之間,當時就傳出是為了擋煞。 當時黨工間還言之鑿鑿,指風水師詹惟中來看過,指1、2樓間的兩道電扶梯像是「舌頭」,直衝大門口,風水上易生「口舌之爭」,放上大石就可化解。結果隨著郭、王出走風聲不斷,黨部後來又在大石後方加貼黨徽,增加莊嚴感,卻又發現樹頭基座有大裂縫,當時適逢郭台銘、王金平及柯文哲結盟時期,黨內團結出現裂縫,國民黨也以「美觀」為由,雇工修補基座裂縫。 據悉,該組大石及樹頭基座,是1995年國家建設研究班第三期的學員,合資設在木柵的革命實踐研究院留念,後來革實院賣掉,被搬到張榮發基金會所在的前黨部大樓倉庫裡,至2005年又搬到現址,一直放在1樓大廳角落,前年8月被移到大廳中央,上週又出動升高機,移置角落,再趁228連假施工,改設一座外有「天下為公」、內有「努力進前」國父墨寶的巨大木框屏風,同樣具有擋煞效果。 國民黨原打算屏風作半樓高,不過李乾龍認為乾脆從地板作到天花板,展現「頂天立地」的氣魄。此外,黨工建議在屏風刻上禮運大同篇,不過李乾龍覺得太複雜,決定採用兩幅國父墨寶,對外的那面刻「天下為公」,讓人一進黨部就了解國民黨的宗旨,對內的一面則刻「努力進前」,象徵國民黨努力為國、為民及為黨努力。屏風文字及黨徽採木質度鈦還有led燈,氣勢不凡。 先前國民黨才把屢成話題的B1魚池填平,並打造成植栽休憩空間,作為禁菸的戶外咖啡區,並在春節後新春團拜後正式啟用,雖然外界對造景看法不一,甚至形容像福地,但每天都有不少志工或民眾前往休憩、喝咖啡、拍美照,頗受歡迎。黨中央日前也在該區辦聯誼,黨主席江啟臣大展歌喉,也連吹數曲薩克斯風,難得展現音樂才藝。有黨工說,填平水池除了造景,也是因為漏水影響B2停車,至於風水則見仁見智。 李乾龍因過年前向路邊的賣柳丁的老婦人包下全部的柳丁,要讓老婦人早點回去休息,但提著四大袋柳丁上車卻不慎造成右肩韌帶斷裂,今晚就要住院準備明天開刀,他下午特地到中央黨部了解完工情形。他說,一樓大廳空間要擴大展示國父文物,從2櫃變成5櫃,並調整民眾休閒空間,整體提供更友善、更有質感的空間,如同B1水池改為休憩空間一般,「好的空間就是好風水」。

  • 獨家》國民黨推青年扎根 另將改造縣市黨部吸引青年走進來

    獨家》國民黨推青年扎根 另將改造縣市黨部吸引青年走進來

    國民黨青年部為尋找優秀青年扎根基層,將在全國分區辦「願景營」、「工作坊」,本月起從北北基率先開辦;青年部同時到高雄開疆闢土,今年1月先赴高雄舉辦第1場「青年作伙」沙龍,目前正規劃高雄市黨部閒置空間活化,將打造為吸引青年進入縣市黨部的示範點。 國民黨青年部今年初推出「青年參政七號角」,要在全國6大區域舉辦6場為期2天的願景營,每場招收20至40名學員,另在22縣市舉辦「青年作伙」沙龍,每場招收10至20位學員,再從願景營、沙龍中選出 5至10位優秀學員,參與區域與議題性、為期5週的「工作坊」。 青年部主任陳冠安說,6場願景營從3月進行到9月,首場是3月下旬「北北基」,黨主席江啟臣、立委及無國界組織將與學員討論「居住正義」主題,近日即將開放報名。接著各區主題分別是桃竹苗「多元族群」、中彰投環境、雲嘉南農業、高屏勞權、宜花東離島觀光。 22 縣市「青年作伙」沙龍,首場已於1月30日在高雄舉辦,當天有 13 名學生參與討論國民黨、中華民國的未來,聊到欲罷不能,從2小時延到3小時,原先不認識的13人已設群組,將持續互動、設置臉書粉專。 陳冠安也說,過去青年很排斥接觸黨部,青年部已參訪北市CIT及NPO HUB Taipei,將先著手改造高雄市黨部閒置空間,作為結合NGO團體、青年育成中心等青年共享的示範空間,透過強化功能性,讓青年就算不加入國民黨,也願意走進黨部,這種作法完全不同於民進黨高雄市黨部打造成咖啡廳一般,未來各縣市黨部將依此原則改造,讓縣市黨部成為在地青年願主動走進來的據點。

  • 國民黨搬走風水石改設屏風 今公布設計示意圖

    國民黨搬走風水石改設屏風 今公布設計示意圖

    國民黨前年8月初在中央黨部1樓大廳,設置一顆「永懷領袖」大石頭,宛若「石敢當」,黨工間流傳要化解「口舌之爭」風水,但國民黨仍歷經2020總統立委雙雙慘敗,黨內至今時有波折。最近黨中央空間改造,繼填平風水池之後,昨天又移走大石頭,將改設一道前後各有「天下為公」、「努力進前」國父寶墨,且經魯班尺量製的大屏風,黨工間盛傳是風水師指點。國民黨今天公布設計示意圖,強調是景觀重規劃。 國民黨今天發布新聞稿表示,為撙節開銷,中央黨部於去年即規劃減租部分樓層,並於農曆年前完成相關部門辦公空間縮減及搬遷工作,同時協調大樓業主整修各樓層洗手間、茶水間,並同步進行景觀重規劃工作,包括後方中庭造景更新及一樓大廳景觀,均為其中一環。 國民黨說,依據規劃,中央黨部所在八德大樓一樓大廳入口處,未來將設置大型屏風,上書該黨總理孫中山墨寶「天下為公」、「努力進前」,勉勵黨務工作同仁秉持民本精神、事事與人民站在一起,也期許黨務運作順暢,本黨新的一年「牛」轉乾坤、奮啟新局。 黨祕書長李乾龍下午受訪表示,屏風就是展示總理「天下為公」等兩句名言墨寶,當然屏風要放正中間,就像為何把B1水池改成綠色植栽牆,讓很多黨部同仁上班時有活動空間,那就是好的風水。 他說,整個是空間改造,包含總理銅像所在的一樓大廳空間,現在只有2個櫃子展示總理文物,這次會再增加5至6個玻璃櫃,變成一個不定期的展示空間,未來希望成為友善空間,在總理遺像旁邊會定期做一些文物展出。 據悉,國民黨昨天搬走風水石後,將於228連假三天施工,改設屏風,黨工在3月2日連假結束的上班日就可看到成品。

  • 又碰到柯文哲  國民黨風水石今搬走  將改設屏風

    又碰到柯文哲 國民黨風水石今搬走 將改設屏風

    國民黨前年8月初在中央黨部1樓大廳,設置一顆「永懷領袖」大石頭,宛若「石敢當」,黨工間流傳要化解「口舌之爭」風水,但國民黨仍歷經2020總統立委雙雙慘敗,黨內至今時有波折。最近黨中央空間改造,繼填平風水池之後,今天又移走大石頭,將改設一道前後各有「天下為公」、「努力進前」國父寶墨的大屏風,黨工間盛傳是風水師指點,祕書長李乾龍解釋是為了提升質感,創造友善空間,「好的空間就是好風水」。 有黨工打趣說,先前搬來風水石,碰到郭柯王結盟風波;今天搬走風水石,又逢藍白合惹議,「好像柯文哲就是國民黨的大石頭,就不知是絆腳石或墊腳石」。 國民黨2019年7月15日總統初選民調出爐,當天下午黨部所在的八德大樓後側風水池,就有一條龍魚跳出魚池被曬死,因魚長恰46公分,龍魚又被視為魚中帝王,韓國瑜是46年次且姓名有「魚」諧音,當時黨內就有人視為壞兆頭。 雖然國民黨解釋,「魚池、龍魚是大樓管委會的事,跟國民黨無關」,但一星期後,國民黨就把長期擺在1樓角落的「永懷領袖」大石連同樹頭基座,搬到1樓大門口與電扶梯之間,當時就傳出是為了擋煞。 當時黨工間還言之鑿鑿,指風水師詹惟中來看過,指1、2樓間的兩道電扶梯像是「舌頭」,直衝大門口,風水上易生「口舌之爭」,放上大石就可化解。結果隨著郭、王出走風聲不斷,黨部後來又在大石後方加貼黨徽,增加莊嚴感,卻又發現樹頭基座有大裂縫,當時適逢郭台銘、王金平及柯文哲結盟時期,黨內團結出現裂縫,國民黨也以「美觀」為由,雇工修補基座裂縫。 據悉,該組大石及樹頭基座,是1995年國家建設研究班第三期的學員,合資設在木柵的革命實踐研究院留念,後來革實院賣掉,被搬到張榮發基金會所在的前黨部大樓倉庫裡,至2005年又搬到現址,一直放在1樓大廳角落,前年8月被移到大廳中央,今天又出動升高機,移置角落,打算趁228連假施工,改設一座外有「天下為公」、內有「努力進前」國父墨寶的巨大木框玻璃屏風,同樣具有擋煞效果。 先前國民黨才把屢成話題的B1魚池填平,並打造成植栽休憩空間,作為禁菸的戶外咖啡區,並在春節後新春團拜後正式啟用,雖然外界對造景看法不一,甚至形容像福地,但每天都有不少志工或民眾前往休憩、喝咖啡、拍美照,頗受歡迎。有黨工說,填平水池除了造景,也是因為漏水影響B2停車,至於風水則見仁見智。 李乾龍說,一樓大廳空間要擴大展示國父文物,因此重新設計,提供更友善、更有質感的空間,如同B1水池改為休憩空間一般,「好的空間就是好風水」。

  • 張亞中:國民黨需造黨者非造王者

    張亞中:國民黨需造黨者非造王者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宣布爭取連任,喊出將扮演「造王者」。對此,已宣布參選主席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表示,國民黨更需要的是「造黨者」,而非「造王者」,黨應藉此機會好好辯論,找出黨要走的路線。  張亞中表示,近年政壇好像被蔡英文總統傳染,連國民黨也流行文青風,江啟臣的聲明彷彿讓人感受春暖花開,國民黨沐浴在春風,可是真是這樣嗎?文青風可以為黨救亡圖存嗎?  張亞中說,民進黨幹了不少壞事、蠢事,但國民黨又真的幹了多少讓人有感的好事、聰明事嗎?國民黨依然處在嚴峻的存亡絕續關頭,套句連勝文的話,國民黨已經淪落到比丐幫還不如,但丐幫還有降龍十八掌,國民黨的降龍十八掌在哪裡?在反萊豬的公投連署書裡嗎?  張亞中說,罷免是人民對政府失望後所發動的直接民權,現在的國民黨不只在立院束手無策,10多個執政縣市也是獨立作戰,黨中央只剩下動員連署的能力,卻還將人民的直接民權視為自己的「功業」,能不慚愧嗎?  張亞中強調,江啟臣想要「造王」,但國民黨的「王」在哪裡?國民黨現在需要的究竟是「造王者」?還是可以真正為黨帶來重生的「造黨者」?沒有了靈魂、思想、理念與路線的政黨,除了隨波逐流、苟延殘喘之外,是不可能靠任何一位硬「捏造」出來的「王」來取得新生機會。  張亞中呼籲,江啟臣若真的給國民黨帶來新希望,就應該來場拉長時間與次數的辯論,讓黨員看黨應該往哪走,也讓民眾了解國民黨是否有心自我改造,進而贏得尊敬。

  • 回應江啟臣造王說 張亞中:國民黨更需要造黨者

    回應江啟臣造王說 張亞中:國民黨更需要造黨者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今天宣布將爭取連任,且表示願意扮演2024年國民黨重返執政的「造王者」,對此已宣布參選黨主席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旋即做出回應,強調國民黨更需要「造黨者」而非「造王者」,因此國民黨應趁這次機會好好辯論,找出黨要走的路線。 張亞中表示,近年台灣政壇好像是被小英傳染了,連國民黨也流行起了十足的文青風。在江主席的聲明中,彷彿感受到了一股春暖花開的訊息,國民黨似乎就在主席的英明領導下,沐浴在春風吹拂中,已然撥雲見日,即將破繭而出,迎向新生了!可是真的是這樣的嗎?黨員同志們真的覺得這一年來國民黨已然擺脫低迷,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了嗎?不禁要問,文青風就可以為黨救亡圖存嗎? 張亞中指出,儘管民進黨這一年來幹了不少壞事、蠢事,因而導致了民進黨整體民調的下滑,但國民黨又真的幹了多少讓大家有感的好事、聰明事嗎?國民黨依然處在嚴峻的存亡絕續的關頭,套句連勝文的話,國民黨現在已經淪落到比丐幫還不如的窘境。但是,不管怎麼說,丐幫還有綠玉杖,還有降龍十八掌,國民黨的降龍十八掌在哪裡?在反萊豬的公投連署書裡嗎?還是在罷免案的選票裡呢?或是在江主席聲明中所細數的他這一年來的種種「功業」中呢? 張亞中質疑,在國父孫中山先生的論述中,罷免權與創制權是人民在對政黨與政府失望後所發動的直接民權。曾幾何時,現在的國民黨,不只在立法院束手無策,十多個執政的縣市也是獨立作戰,而黨中央只剩下動員黨員連署的能力,卻還將人民的直接民權以為這是自己的「功業」,能不慚愧嗎? 張亞中還說,他更想請問的是,國民黨經過去年的慘敗後,真的已經搞清楚了自己應該走的道路了嗎?還是更進一步被民進黨「台獨加獨台」的論述所綁架呢?國民黨真的已經重新凝聚為一個戰鬥體,有了清晰的自我定位、理念與路線了嗎?還是依然處在一盤散沙,為個人權位競逐而機關算盡的內耗邏輯之中呢? 張亞中表示,江主席說他想要「造王」,但試問國民黨未來的「王」在哪裡?是什麼樣的王?是漢武唐宗?還是漢獻帝、崇禎皇呢?國民黨現在需要的究竟是「造王者」?還是可以真正為黨帶來重生的「造黨者」呢? 張亞中強調,一個沒有了靈魂、思想、理念與路線的政黨,除了隨波逐流、苟延殘喘之外,是不可能靠任何一位硬「捏造」出來的「王」來取得新生機會的。國民黨需要年輕化,但年輕與否也並不在腦殼外面的頭髮顏色,而在於頭腦裡面的新東西。國民黨現在不應再想,誰是「王」,誰「造王」,國民黨需要的一個能讓國民黨有理念、有思想、有路線的「造黨者」。國民黨為國家奉獻幾十年,從來不缺人才,更不缺熱情的基層百姓,我認為,只要從思想、理念、路線上再造國民黨,國民黨何愁不出「王者」。 張亞中認為,如果江主席真的要給國民黨帶來新希望,就請在「國民黨的降龍十八掌在哪裡?是什麼?」的題目下,讓所有有志競逐黨主席的同志,來一場可以把話講到清楚為止的男子漢辯論吧!他也將以「一介布衣」來挑戰主席、金童乃至各位天王們! 張亞中提醒,真理愈辯愈明,路線愈論愈清,請不要再以主席選舉前來場形式化的政見發表會,就草草了事。拉長辯論時間與次數,讓黨員看看國民黨應該往哪走、如何走;讓百姓看看國民黨有心自我改造,進而贏得尊敬!江湖規矩,他以下位者挑戰上位者,諒黨內各位前輩英雄不會破壞規矩,不敢給出這個挑戰機會吧!

  •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獲選《時代》百大「次世代領導人」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獲選《時代》百大「次世代領導人」

    國民黨傳出捷報!現任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本月17日獲美國《時代》雜誌(TIME)評選爲百大「次世代領導人」(2021 TIME100 NEXT),這是國民黨的歷任領導人當中,首位獲得此頭銜殊榮的黨主席。此消息傳出,也讓國民黨振奮不已。 江啟臣自2020年3月7日上任以來國民黨主席,即將屆滿一週年。他也是國民黨建黨以來就任最年輕的黨主席,以及首位以立法委員身分擔任黨主席。 「時代雜誌」寫道,48歲的江啟臣深知改造這個老牌政黨不容易,但在國民黨連兩次嘗到選舉挫敗後,他知道國民黨必須引新世代選民。 「時代雜誌」每年評選百大影響力人物,2019年開始列出次世代百大影響力人物名單(TIME100 Next),江啟臣是第2屆名單上唯一台灣人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