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防自主的搜尋結果,共193

  • 社評-以國防自主創造中美台三贏

     國防部最新公布的《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以馬總統提出的國家安全「鐵三角」為主軸,將厚植兩岸和解制度化、提升中華民國國際社會貢獻度,並結合國防與外交力量,營造國際安全合作巧實力,作為未來4年國防政策、軍事戰略,及建軍規畫的指導,期能打造精巧強的國軍,達成「嚇阻威脅、預防戰爭、保家衛國」的任務。 \n 目前兩岸情勢雖然呈現和緩的良性發展趨勢,但中共針對台灣的軍事部署仍繼續強化,而且還不時傳出讓台灣尷尬的「共諜案」。因此,台灣即使不與大陸進行軍備競賽,仍然必須在維護國家安全與兩岸關係發展的整體架構中鞏固國防武力。馬政府必須積極規畫與時俱進的國防政策與軍事戰略指導,做為落實兩岸和平發展、和平互惠共同立足國際社會的穩固基礎。 \n 美中日亞太經濟與安全形勢已出現綜合國力的消長變化,台灣為趨吉避凶、未雨綢繆,有必要著手調整國家安全戰略中的國防政策內涵,及軍事戰略規畫與準備,從過去長期以中共為唯一假想敵的思維,轉變成以有效處理專屬經濟海域(EEZ)範圍內,包括陸地、空中、海上、水下,以及網路和電磁頻譜的重大威脅、危機或災難,並歡迎亞太國家共同參與安全合作,進而營造兩岸和平發展正能量,成為西太平洋地區和平穩定的貢獻者,讓國軍發揮新的角色與功能,以專業績效贏得國內民眾支持和國際社會肯定。 \n 據此,台灣在運用平衡策略,應對美中日競合關係變化時,必須先能鞏固國防戰略核心思維,進而在提出建軍規畫與軍購策略時,能有明確的政策指導以利穩健推動,而不是「對方要我買什麼,就買什麼;給我什麼,就接受什麼」。長期以來,美國是台灣建軍規畫與軍購的主要來源,但國軍與美方洽談建軍規畫與軍購案時,卻經常感受「任人予取予求」的痛苦,不僅在建軍方向上缺少主導權,而且花大筆經費卻無法獲得先進有用的裝備,甚至出現不符需要閑置報廢的浪費情況。 \n 當台灣有明確的國防政策指導,在思考規畫「國防自主」、「國際軍事安全合作」,以及「對外軍購」的重大國防戰略議題,也就能站在更高的視野,掌握主動權與主導權,朝向「最低代價、最高效益、最符需要」的建軍規畫與軍購目標前進,而不是只為了向美國「買保險」。 \n 基本上,「美國對台軍售」及「台美軍事合作」,都是屬於美國在西太平洋整體戰略布局的部分。在美國的亞太戰略利益量表中,台灣可能會被擺在「美日軍事同盟圍堵中共的戰略前沿」、「美國與中共發展建設性合作關係的障礙」,或「中國大陸的民主示範」等3個不同的位置。 \n 倘若美國把台灣擺在「戰略前沿」的位置,國軍可以要求美國對台進行軍事援助,或者以租賃方式提供先進的軍事裝備,但是,台灣也可能因此而成為美中日軍事衝突下的砲灰或馬前卒;倘若美國把台灣視為其與中共發展建設性合作關係的障礙,則台灣花費大筆金錢向美國購買武器裝備,豈不成為「被人賣掉還要替人數鈔票」的凱子;如果台灣被美國視為「中國大陸的民主示範」,則台灣不僅不需要在建軍規畫與軍事採購上過度投資,還可以透過民主機制,在美國的支持下推動兩岸和解制度化,並積極促進中國大陸改革開放,進而拓展台海兩岸互利雙贏空間。 \n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在訪日時,曾經積極向美日爭取成為「圍堵中共戰略前沿」的角色,實屬短視不智。因為,兩岸和平已是台灣主流民意,也是安定繁榮必要條件,更關係到美國在西太平洋利益。 \n 台灣排拒了大陸,也等於放棄了對大陸的影響力。台灣若能參與中國大陸的和平發展,等於是為2300萬人打開寬廣的機會之窗。此外,就台灣的關鍵利益而言,只要中國大陸仍是一個專制又對台灣不友好的國家,台灣就是每年把所有的國家收入,都用在建軍與軍購上,恐怕也難以保障國家安全。 \n 整體而言,面對亞太經濟與安全形勢出現結構性變化之際,台灣內部須凝聚新國防政策共識,進而有效掌握建軍規畫與軍購主導權,並擺脫冷戰時期的對抗思維,不但可以讓台灣趨吉避凶,更是促進台中美三贏的活棋。《四年期國防總檢討》指出了正確的方向,營造三贏的國防新思維,雖然不是台灣一廂情願所能達成,但台灣必須先站對位置才有機會。

  • 時論-國軍組織變革 美中不足

    時論-國軍組織變革 美中不足

     立法院於上周三讀通過延宕多時的「國防六法」,國防部對外宣稱,將據以建立一支「小而精、小而強、小而巧」的部隊,事實能否如此,則尚待驗證。然而中科院未能行政法人化,使得此次國軍組織變革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n 此次「國防六法」三讀通過,外界只將焦點集中在參謀總長是否四星或三星,是否平時、戰時有別,以及將官員額縮減一○一人,國軍總員額也由二十七萬五千人降為二十一萬五千人,預計民國一○四年完成。此外,憲兵司令部、後備司令部也將降編為「指揮部」,職司士氣文宣及社會互動的總政治作戰局亦改名為「國防部政治作戰局」,局長則為軍、文並用,這些變革,可說是勢所必然,也是現任部長高華柱對內軟硬兼施、恩威並濟,對外身段柔軟、勇於任事的成果。 \n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關係國防科技自主化與三軍戰力維持的中科院行政法人化的組織法,卻遭到杯葛,頗令人扼腕。而其所以未獲通過,係因反對者憂心中科院一旦行政法人化後,對具有高度機密的國防科技言,可能造成國會監督的困難與保密的罅隙,甚而一旦遭竊,可能反為中共所用;其次,也有人擔心,法人化後若有離職人員將國防科技轉作商業用途,將難以監督並造成損失。 \n 不可諱言,長期以來,國會對國防政策、國防法案的立法與監督,一直處於專業不足,以致見樹不見林、似是而非的窘境。這不僅是立委本身學能的侷限,也是我國未建立資深國會助理制度的沉痾使然;也難怪在「國防六法」的立法折衝過程中,少有深度而專業的辯論,多見討價還價的數字遊戲,而馬英九所屬的國安團隊與行政院,對募兵制的輕忽,尤令人不敢領教。行政院也將募兵制的成效,完全委諸國防部,既不考量財政的缺口,又欠缺有擔當的專業整合,這樣的政府團隊,又怎能令民眾放心?欠缺配套的國防組織大變革,又如何能又精又強又巧? \n 再者,若前述反對中科院行政法人化的理由成立的話,則現代民主化國家的「文人領軍」精神,將難以在台灣體現。過去遭詬病的「國防黑盒子」也將重現,則我國豈不是又重回威權、軍權統治時代了?進一步言,中科院身負國防科技研發重責,固有保密之必要,但行政法人化之有無,與保密作為並無必然而絕對的關係,七○年代張憲義事件即為明證。而行政法人化也不意味著內部控管機制就會因此三不管,甚至國會監督反而可較行政法人化前更為透明有力、嚴格而深入。從國防專業角度言,筆者甚至擔心在中科院行政法人化後,立委諸公的「手」對中科院有太多干預呢。因此,憂心行政法人化的中科院有保密與監督的困難,反而是杞人憂天,倒果為因了。 \n 筆者以為,中科院行政法人化是民主化台灣國防改革、「文人領軍」精神的體現與重要環節,不僅可藉此將中科院由國防部隸屬的科研單位,提升為國家級的科技研發機構;甚而可藉此帶動民間科技工業的升級,為國家帶來更大、更多的經濟效益。何況,國防科技所能運用的範疇絕非僅及於國防軍備,英美法乃至對岸中國大陸的國防科技單位,已少有由軍方控管營運的例子,若我國還將中科院「捏」在軍方手裡,受預算與一而再、再而三的精實、精粹案等級募兵制所限,則其研發與產能必因而弱化。這也是近年來,大量中科院人才退役、離職外流的原因所在。 \n 亡羊補牢,時猶未晚,國防部應再接再厲,而在野黨與其不明理的杯葛,甚至違逆「文人領軍」的精神而不自知,不如重新思考如何讓中科院行政法人化法案,有更周延的配套與規範,讓「國防六法」畢其功於一役。(作者為前國安會諮詢委員,現為國策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 南韓研發無人戰機 2021年部署

     南韓《朝鮮日報》七日報導,南韓軍方將斥資五千億韓元(新台幣一百卅三億元)研發無人駕駛戰機。軍方的目標是二○一七年完成開發,最早於二○二一年實戰部署。不過由於《韓美飛彈框架協議》的限制,無人機各方面性能頂多達到美國一九九○年代的研發水平。 \n 目前南韓軍方使用的無人機共有三種,都是低空無人偵察機,其中南韓自主研發的只有二○○四年實戰部署的南韓航空航太產業(KAI)的「鷹隼」(RQ-101)一種。國防產業相關人士說:「目前自主研發無人機並已實戰部署的國家,只有美國和以色列,研發無人戰機意味著南韓的無人機力量正在迅速發展。」 \n 據悉,韓軍研發的無人戰機的發動機功率為一百五十匹馬力左右,雖然是「鷹隼」的 \n 三倍,但只比美國一九九五年開發完成並已實戰部署的無人偵察機「掠食者」(MQ-1,一百一十五匹馬力)的級別高一些,整體性能估計也僅相當於「掠食者」。 \n 「掠食者」最高時速二百一十七公里,航程一千二百公里,最高上升高度為約七千六百公尺,可以廿四小時連續飛行。搭載雷射導引空對地飛彈「地獄火」,精準打擊戰車和裝甲車,甚至可以執行偵察任務。

  • 陸外交部:美國的指責毫無根據

     美國國防部上周公布的國防戰略評估文件中,以中國為主要防範對象之一,中國政府首次作出回應,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昨在例行記者會表示,文件針對中國的指責毫無根據,不可能取信於人。 \n 中新社報導,有記者提問,國防戰略評估文件稱,中國崛起可能影響美國經濟和安全,並稱中國、伊朗等國「繼續尋求旨在制衡美國軍事投送能力的非對稱手段」,要求中國澄清戰略意圖,以及強調美軍將加大在亞太地區的投入,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n 劉為民說,中國的戰略意圖是明確、公開、透明。中國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與防禦性的國防政策。中國的國防現代化建設服務於國家安全與發展的客觀需要,是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積極因素,不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這份文件針對中國的指責毫無根據,不可能取信於人。他表示,中方將深入研究這份文件內容。 \n 劉為民指出,保持亞太和平、穩定、繁榮是本地區各國的共同利益所在,希望美方多為此發揮建設性作用。

  • 宋:評估真正需求 反對凱子軍購

     對於辯論會中未提及的國防議題,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在會後記者會表示,時代環境變遷,台灣必須瞭解自主國防力量不可缺乏,但也不可輕易作購買承諾。未來當選後,他將與美方重新洽談軍購項目,仔細評估台灣真正國防需求,強烈反對「凱子軍購」,「不要讓軍火商把不需要的武器塞給我們」。 \n 一名外國媒體好奇詢問,未來宋當選後,台灣需不需要及會不會購買美國的武器?對此,宋楚瑜表示,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一定要有充分和足夠的國防自衛能力,包括:提升自我研發能力,以及對於自身不足部分進行採買等。 \n 宋楚瑜認為,美國雖是中華民國最重要的友邦,過去給予我國防力量很大的幫助,但是,未來台灣的軍購,不能只有「單一」採買來源。宋指出,二○○四年「連宋配」時,他就曾向美方表達過,台美雙方應該好好談談,台灣的國防體系到底需要什麼。他說,台灣的財政狀況並不好,未來十年我國國防體系的真正需求,絕對不能操縱在軍火商的手上。 \n 宋楚瑜表示,對於國防軍購等相關問題,承諾未來他當選後,將會和國防部等相關單位,進行仔細、全面檢討。 \n 另外,宋楚瑜指出,面對大陸崛起,如果台灣要以軍事力量和對岸「硬碰硬」對打,必須要好好地考量。兩岸已不能再用軍事對抗的角度,台灣必須要有自主的國防架構。他並提醒對岸,「兩岸和則兩利,兩利才更能和」。

  • 國防自主 促美重視台灣心聲

    國防自主 促美重視台灣心聲

     「建國100年區域安全國防論壇」昨天閉幕,與會學者專家認為台灣應發展高科技,朝國防自主方向努力,「不要向美國乞求」,國家安全會議研究員鄭大誠強調,台灣並未向美國「乞求」,而是呼籲美國正視台灣戰略同盟的友好關係及地理優勢,希望美國聽到台灣的聲音。 \n 國防部副部長楊念祖在閉幕式指出,台灣是東亞地緣政治的重要民主基地,一方面和大陸經貿往來,另一方面也需防衛性武器捍衛國安,美國應該重視兩岸軍力失衡的日益嚴重,與會學者的精闢分析和專論,未來將編輯出版,期使本論壇成為推動彼此實質多邊合作的交流平台。 \n 國防論壇昨天進行第2天座談,針對「中華民國的亞太安全角色」和「台灣的安全威脅與因應」進行廣泛討論。 \n 印尼國防安全研究機構執行長雷迪妮認為台灣不應仰美國鼻息,應該發展自主國防科技和武器,相信台灣有此能力;現場提問質疑「美國防衛性武器的定義」?質疑台灣研發的被列為攻擊性武器,但請求美國出售的防衛性武器又被忽視不賣;以色列海法大學東亞系代理系主任薛佛,則認為台灣應該師法以色列經驗,提升自我的防衛能力,「以色列並無和美國簽任何約定」。 \n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黃介正指出,中美在亞太地區競爭態勢愈濃厚明顯,美國就愈不會放棄台灣,更不會在對台軍售議題上撤守。 \n 他說,台美關係常常會因為軍售議題敏感而太被關注,事實上,台美關係除了軍售外,還有司法互助、牛肉進口、護照免簽證等,台美外交關係也相當穩固。 \n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曾復生說,馬英九總統的策略,正是掌握兩岸發展契機,縮小軍事威脅,促進美國正視台灣生存發展的正面互動。 \n 國家安全會議研究員鄭大誠表示,台灣是東亞不沉而忠實的航空母艦,向美國購買F16C/D等重要軍事購,是經過審慎評估,希望美國重視台灣人民的聲音以及民主價值。

  • 2010大陸國防報告書五大問題

     大陸《2010年中國的國防》報告書,對台灣而言是「以和為表、以統為質、以武為本」,有5大問題值得我方思考。 \n 未來關注信息化攻防 \n 解放軍從美軍2次波灣戰爭、北約科索沃空戰的現代戰爭方式,領悟到信息化的重要,希望能迅速由機械化轉型為信息化,或是至少能機械化與信息化同步的複合發展,未來朝向信息化的聯合作戰模式前進。但是從報告書提供的解放軍單一軍種的協同作戰演習資訊來看,信息化的聯合作戰尚有一段路要走。 \n 從大陸陸軍「跨越2009」長距離跨區演習、海軍在東海與南海因應美韓大規模軍演的海上演練、空軍飛出國境與土耳其進行的聯合空中訓練,與最近的長距離境外空中加油支援作戰訓練,以及與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進行的聯合反恐軍演看來,解放軍的聯合作戰構想尚處於草創階段,尚須信息能力做為統合各軍種的橋樑,因此,信息化的立體攻防將是未來解放軍關注的方向。 \n 有意淡化軍力的發展 \n 報告書中將武裝力量運用區分為「保衛邊防、海防、空防安全」、「維護社會穩定」、「參加國家建設和搶險救災」、「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中外聯合演訓」、與「國際災難救援」等6個面向,但是這些任務與當前解放軍、武警等兵力武器裝備的發展相較,令人疑惑,這些任務內容似乎與國際社會對解放軍加速現代化所產生的憂慮有所出入。 \n 在報告書中有關國防動員和後備力量建設部分,已將動員人力、預備役部隊、武警與民兵等單位的任務性質規畫,涵蓋整個武裝力量,其中唯有「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與「中外聯合演訓」須責成解放軍擔任,但這與解放軍大規模的軍事現代化的關聯性不高。 \n 解放軍近年來的軍力發展屢屢令專家訝異,從陸軍的大規模跨軍區機動軍演、空軍的殲-20戰機曝光與長程空中加油海外任務增援、到海軍的航母建造計畫與俗稱航母殺手的超音速反艦飛彈(東風21丁型)發展等,都與報告書中武裝力量運用的任務相去甚遠,而解放軍「反介入與區域拒止」戰略發展,嚴重衝擊東亞及太平洋傳統安全戰略部屬,引起美國及東亞、東南亞及澳洲地區國家不安,但報告書僅避重就輕地以文字淡化掩飾。 \n 國防預算透明度不夠 \n 報告中指出,國防經費的支出主要在人員生活費、訓練維持費與裝備費等3部分,那麼軍事現代化中所費不貲的科研經費,例如專家學者的研究實驗費、材料費與人事費等,卻未列在預算中。 \n 到底這些科研預算來自何方?解放軍的現代飛彈科技、航天能力、新一代戰機研製、航母發展與新型核動力潛艦研發等計畫均需要龐大的預算支應,但是報告書中卻一字不提。無怪乎大多數的國家都不相信這些數字,也因而對中共不透明的隱藏式國防預算多所批評。 \n 暗含矮化的軍事互信 \n 報告書中的對台立場延續胡錦濤的6項對台聲明。將台海問題解讀為內戰的遺緒,兩岸統一歷程是歷史的過程,藉此將台海議題牢牢崁在內政問題之中,並藉此譴責美國軍售台灣是介入中共內政問題。依照胡六點及《2010年中國的國防》的軍事互信框架,兩岸分裂是內戰的遺緒,兩岸應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進行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建立與對談。 \n 軍事互信機制的原意是良善的,旨在減少軍事誤判、降低敵意、預防軍事衝突、建立互信,進而能強化和平。中共的兩岸軍事安全互信以促統為目的,認為是兩岸完成統一前的階段性任務,可以做為降低衝突並增加合作機會的「善意」。但將兩岸軍事互信侷限在「一中」框架內,很明顯的是一廂情願的作法。 \n 倘若兩岸以此為始進行軍事互信機制的建立時,在兩岸缺乏政治接觸的情形下,國軍將可能落入這個框架的陷阱中,因為這個框架下的軍事安全互信機制將變成「政府軍vs.反叛軍」的狀況,我們將自貶為內戰中的反抗軍。如此一來,中共將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擺脫美國與國際社會的干預,那麼將使得美國在未來的對台軍售更欠缺正當性。 \n 當今兩岸軍事態勢,軍事威脅呈單向發展,台灣已放棄反攻大陸的戰略而改採守勢防衛,然而中共對台動武的可能性仍然未減,軍事威脅依舊存在。所以兩岸要談軍事互信機制,其實只是要降低中共的對台威脅,因為台灣的守勢國防對中國大陸並不具備任何威脅。 \n 據此,在兩岸的軍事互動中,其實是大陸方面較不希望談軍事互信機制,因而設一個「一個中國」的框架做為前提,令台灣裹足不前,達到策略上以守為攻的目的。 \n 美日印 媒體冷淡回應 \n 就區域大國的關注而言,這份報告書出爐原本應該看到美國、日本與印度的立即回應,但美日印媒體卻淡淡照本宣科,臚列報告中的條文。 \n 紐約時報增加了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威爾德上將之前的評論,強調中共海軍因裝備了超音速反艦飛彈,軍力因而大為提升。加上最近中共航母組裝照片曝光,並可能將部署在南海周邊地區,使得整個亞太地區也為之緊張起來。 \n 印度與日本於4月7日開始展開一連串的經濟與戰略對話,雖然未正面回應中共白皮書,但是兩國深化的雙邊安全關係已透露出這兩國對中共軍事現代化的疑慮。 \n 應先經後政再談軍事 \n 對台灣而言,面對在經濟與軍事上積極崛起的大陸,與積極參與亞太事務並自認身負國際秩序與安全責任的美國,如何採取一個平衡與互利的角色是重要的課題。 \n 《2010年中國的國防》雖然未以激烈的語言著墨兩岸關係,但是文中對於領土主權與國家統一的堅定態度,以及對於美國軍售台灣議題的嚴厲批評,可以看得出來未來美中台的衝突點將繼續圍繞在這些議題上。對於當前的戰略環境而言,美台軍售是必須的,但是台灣應該確立國防自主的觀念,強化武器裝備自製的能量,建構能有效嚇阻的不對稱戰力才是國軍建軍備戰的長久之道。 \n 此外,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可行性應有其前提。首先是軍事互動應走在政治互動之後,政治互動應走在經濟交流之後。這個前提確立,才能繼續思考何種軍事議題可以討論或不可以討論。 \n 我國進入民主制度後,軍文關係已發展為民主式文人領軍的模式,完全與中共以黨領軍的方式不同,在這兩種極其不同的軍文關係中,國軍可以回歸軍事專業,以文人政府的決策為行動準據;但是解放軍卻常以政治為基礎,以服務中共政黨為優先,尚未真正走入軍隊國家化的境界。因此,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時機與議題均尚未臻成熟之期。 \n (作者為軍退、紐約大學博士)

  • 補考不及格 國防政策重修

     日前(三月二十一日)空軍悄悄進行飛彈重測,這次只射擊四枚,其中國造一枚,美造兩枚,法造一枚。結果國造命中、美造兩者中一、法造凸槌,平均五十分,不及格。 \n 上次是年初一月十八日於屏東九鵬基地飛彈試射,發射十九枚,其中由中科院自製者有五枚,四枚成功,一枚未正常引爆;法國製有兩枚,一枚失敗;美國製十二枚,四枚槓龜。若要勉強打個分數,分別是八十分、五十分、及六十七分,國人自行研製者不算差。 \n 在學校裡面補考不及格就要重修,台灣的國防政策也該重新檢討。過去一昧以軍備外購優先,使國防研發能力一直受挫,以經國號戰機為例,研發成功後美國就決定出售F-16,空軍經費移去購機,整個戰機團隊研發就停頓下來,甚至聽聞後來部份成員為韓國網羅。飛彈也一樣,美國不賣時就去發展,發展成功後美國要賣了,就改為向國外採購,國內研發預算就大砍,研發團隊就難以繼續發展,這種兔死狗烹的軍備政策,整個自主國防能力當然建立不起來。 \n 為何迷信外國製?其實也怪不了國防部,民眾也普遍認為外國月亮圓。買外國製的如出問題,以台灣外交實力只有摸著鼻子,監察院也吭不了氣,誰都沒責任。但如果買國人自主研發者,立法院質詢、監察院調查大概免不了。以上次為例,肯定沒人有膽量去問美國或法國,但是研發國人自製飛彈的中科院,恐怕已經有寫不完的檢討報告了。 \n 這還不包括軍備外購中間的一堆環節,國民黨時代的尹清楓命案,以及民進黨時代的鐽震案,國人都還印象深刻。形諸報章的仲介費已高如天價,尚未曝光的檯面下利益,更是難以計數。 \n 其實台灣科技實力不差,電子資訊等不少領域研發及製造很強,許多連美國都望塵莫及,國防部實在應多給國人一些機會。國防自主研發,可增加我國系統方面的能力,我國元件及模組的實力如果能與系統能力結合,那麼台灣的科技就有可能達到量子式躍遷,這是我國科技昇級的契機。 \n 所以,在中國大輻增加國防預算,全力發展新型東風十六導彈,又與美國日漸發展密切伙伴的趨勢下,台灣實在不能再一昧仰賴向美國採購軍備,應該加強建立國防自主研發與製造能力。軍方需要的關鍵裝備,就要支持國人研發;國人研發成功的,就要責成軍方優先採購;而國人能自製的軍品,就要優先釋放給國內廠商承製。國防上能掌握自主,建立反制能力,才能對台灣有更大的保障。 \n (作者為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

  • 農業品種改良技術 禁招陸生

     教育部招收陸生規範,管很大!只要涉國家安全機密的系所,都不得招收陸生。教育部昨在全國大學校長會議中表示,除軍警校院,國防科技、自主研發或關鍵技術的光電和IC產業,甚至農業品種改良和栽培關鍵技術都不能招收陸生。 \n 依教育部規定,大專院校系所、學位學程只要涉及特定專業領域,或接受政府、民間機構委託、補助的產學合作,只要簽訂產出成果不得對外公開的保密條款,經過教育部和相關單位討論後,就不得招收陸生,該限制以碩博士生為優先對象。 \n 舉例來說,光電、IC等自主研發或關鍵技術,教育部綜合經濟部意見後,審核大學開出的招生名額,通過後才能開始招收陸生。 \n 教育部規定資訊與技術類等專業領域不得招收陸生。資訊類舉凡國土、水域調查資訊、災害防救資訊、大陸及外交情資、軍事計畫等;技術類包含國防科技、軍事武器、航太關鍵技術;資通安全、光電、IC、資通訊及精密機械等自主研發或關鍵技術;農業品種改良、栽培及繁養殖之關鍵技術;醫學、藥學及生物科技關鍵技術都在內。 \n 教育部高教司長何卓飛表示,研究團隊接受政府委託研究,如涉及國安機密的資訊和技術研究就要慎選成員身分。技術教師和研究人員對知識要有認知,了解開設的課程,是否適合讓陸生旁聽或是修課。 \n 中興大學校長蕭介夫表示,以中興大學園藝系來說,因為有蘭花品種研發技術,系上擔心技術外流,今年就不招收陸生。

  • 馬籲盡早撤彈 國防自主不變

    馬籲盡早撤彈 國防自主不變

     針對大陸最近有關撤除飛彈的言論,總統馬英九昨天指出,這對兩岸關係有正面意義,應該盡早實現,但他強調,發展自主國防力量、持續向外購買無法自製的防衛性武器,是必要與不變的政策。 \n 中華民國99年國慶大會10日於總統府前舉行,馬英九發表國慶談話時表示,「近來兩岸關係大幅改善,台海緊張情勢明顯緩和。大陸當局最近表達有關撤除飛彈的言論,我們認為對兩岸關係有正面的意義,應該盡早實現。」 \n 續買防衛性武器 \n 不過,他表示,「台灣安全不能只寄望兩岸關係改善。因此發展自主國防力量,持續向外購買無法自製的防衛性武器,是我們必要且不變的政策。我們也將持續加強兩岸在經濟、文化、社會等各個層面的深度交流,累積互信,化解歧見,以維繫台海持久和平。」 \n 秉務實互不否認 \n 馬英九說,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以「九二共識」為基礎,開展與大陸的關係。現階段兩岸之間,在法理上不可能「相互承認」,但應以務實的精神,做到彼此在事實上「互不否認」。 \n 馬英九認為,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雙方在深化交流之際,希望在國際社會也能擴大合作,避免對立,逐步展開互利雙贏的良性循環。台灣已經完全民主化,與對岸簽署任何協議必須受民意支持與國會監督,政府將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秉持「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原則,捍衛中華民國主權。

  • 落實國防自主 中科院鋪路

     為建構國防產業體系,達成「國防自主」目標,中山科學研究院於日前(1日)假該院龍園研究園區舉辦「2020年國防科技產業策略論壇」,邀請產官學研近600餘位專家、學者參與,共同建構我國未來國防產業及發展軍民通用科技策略,促進國防科技產業合作與商機。 \n 論壇是以「整合產學科技能量,推動國防科技產業」為主題,分別討論「結合週邊園區、發展軍通科技」,「轉化國防科技、創造產業價值」及「引進民間資源、建構自主國防」等三項議題,藉由產業界與學術界擴大參與,廣納各界意見。中科院國防科技產業研發聯盟成員包括軍品合格衛星工廠計163家及48所公私立大學院校亦共襄盛舉。 \n 大會由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執行秘書萬其超主持,經濟部技術處處長吳明機、工業局副局長周能傳、中小企業處主任秘書何晉滄、軍備局局長劉復龍中將共同主持,並邀請航太公會理事長邢有光、機器公會副理事長黃火煌、龍潭鄉鄉長葉發海、中環董事長翁明顯、環隆科技董事長歐正明、聲遠董事長廖海煉等多位工商界領袖、地方首長,擔任研討會「與談人」。 \n 此次論壇舉辦目的,除配合政府「建構國防產業體系、厚植國防工業於民間」之國防政策及「協助傳統產業轉型、提升國際競爭」產業政策;並因應「第八次全國科學技術會議」決議及「98~101年度國防科技工業發展方案」之國防工業發展策略目標與重要措施,結合民間資源、發展國防科技工業,推動政府擴大釋商計畫資源,落實「國防自主」,透過論壇與各界對國防科技能量釋出及參與國防與軍民通用科技發展交換意見,期藉由交流獲得產學研策略方向與共識,完成我國國防科技產業發展策略報告,提供經濟部及國防部作為推動國防產業及發展軍民通用科技參考。 \n 論壇活動下午於園區同時舉辦「中小企業處育成成果展示」,以及「100-106年軍品釋商」、「100年學合案徵求合作夥伴」說明會,闡述國防科技產業釋出商機,積極爭取各界合作以達互謀利基,共創雙贏榮景。 \n 中科院自84年起執行經濟部科技專案計畫,推動軍民通用科技發展,轉化國防科技能量,協助國內廠商技術升級,提高產業之國際競爭力以開拓國內外市場、或建立新興產業,自93至98年與國內民間業者合作超過910件,自合作廠商收取之技術授權金與權利金達6億8千餘萬元,研發成果促成企業投資應用者604件,投資金額逾200億元,整體產業效益965億元。

  • 天堂不撤守-比下一次選舉更重要的事

    一月底陪同馬總統「久博之旅」返航途中獲知美方發布對台軍售(反飛彈、黑鷹直升機、獵雷艦、博勝通訊系統等)的訊息,筆者一方面為台美中關係未見不當傾斜而感到安心;另一方面卻對即將大舉投入二千億的國防經費,而不能用恰當的方式執行,以達到「效益極大化」的目標,感到憂心和失望。 \n軍事採購涉及因素非常複雜,供售國除政治考慮外,經濟更是重要的考量。三十年前荷蘭出售二艘潛艇,二十年前法國出售軍艦、戰機給台灣,美國出售F16與同意我國自製經國號戰機,經濟因素(軍品相關產業的訂單及其國內就業問題),是這些國家出售武器主要的動機。相對而言,我方自然也應該有整體的盤算,除國防需求、預算規模外,自製或自其他來源取得之可能性愈高,採購的項目在獲得深度與價格上談判籌碼就愈多;我國自有的科技水準愈高、愈瞭解要建置的武器與後勤支援系統,購案執行時落實的效益就愈大。 \n早年台灣的軍品多靠美援,在美國預設的框架下,採購時鮮有主控力。八○年代台灣經濟上升,中美關係生變,我方另覓武獲管道,自行規畫、管理軍購。當時囿於國際情勢,軍品商源有限,軍購極力爭取技術移轉,同時利用「工業合作條款」帶動國內相關產業自製的水準,兼可整合相關產業, 提高就業。 \n遺憾的是,多年來「工業合作條款」執行程度並不理想,軍品採購仰賴成品軍售而疏於落實技轉,遑論帶動國內相關產業發展。外購武器成品,只在表面上滿足一時需求;沒有建立自製零組件、自行維修、組裝、整測等能量,系統裝備的使用是無法持續而有效的。這道理並不複雜,但在目前的國防採購上,卻未受到重視。 \n國防單位僅關心本身的使用需求,採購後支援體系不足支應,戰鬥系統或軍品整體無法運作使用的情況時有所聞,不僅國防實力堪虞、國內相關產業提升與人才就業完全未蒙其利,政府如此粗糙地揮霍有限的財力,對社服、教育、司法等預算所造成的排擠效應,更叫納稅人難以認同。 \n台灣今年國防預算為二九七四億元,占總預算一七%。這麼大的資源,能否發揮最大效益,攸關百姓福祉。筆者心中的上策,固然是降低國防預算,然而在既有的軍事慣性思考下,期望大幅降低國防預算,恐是不切實際。退而求其次,國防思維的中策就是在執行各購案時儘可能地深化我們自己的國防工業、提升相關產業。 \n具體而言,國防採購項目中就國內產業能力可及的部分,就應由經濟部與國科會主導產業發展策略,結合相關業者,協調整合、分工,釐清技術需求,由國防採購單位要求供方配合,藉由工業合作實施技轉,達到兼顧國防採購與國內產業發展的雙贏效果。工業合作條款須在簽訂國防採購合約時明訂責任的歸屬,技轉的具體進度應該併入購案,以付款條件作有效的控制。至於涉及軍事核心而無法獲得出口國技術的部分,勢須由軍方根據我國的軍事需求自行發展,政府應該積極擘劃引導本地產業參與,建立自製能量。 \n這種種的設計與手段,所能仰賴者,就是有責任為人民荷包把關的政府官員,特別是總統和行政院長。工業合作動輒需要三、五年甚至十數年,複雜度又高,亟需政府跨部門的整合。行政院宜建立國防採購單位(如軍備局)與經濟部門、國科會等的常態聯繫機制,在這議題上必須扮演積極的角色。 \n馬總統說的好:「身為國家元首,關心的不是下一次選舉,而是下一代幸福」。筆者相信這是總統的真心話。為了國防自主和國家產業的發展,目前正要執行的採購計畫如果來不及,就應該涵納工業合作的條件,對於未來的國防採購,納稅人有權力要求政府將工業合作落實於國防採購中。(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 軍工經濟增長 目標15%以上

    大陸的軍事工業明年要持續向上拉揚。大陸國防科工局局長陳求發昨日在國防科技工業工作會議上表示,2010年力保中國軍工經濟增長繼續保持15%以上。 \n新華社報導,陳求發表示,今年國防科技工業預計實現年增長15%,增速高於大陸工業水準。明年國防科技工業將以保軍品、強能力、調結構、上水準、促轉變為重心。 \n大陸軍方訂下明年將重點完成五項任務,其一是完成武器裝備建設年度任務;二是圍繞建設先進國防科技工業的目標,抓好軍工核心能力建設;三是依托自主創新戰略基礎,推進科技創新和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四是著眼可持續發展,推進軍民融合實現新進展;五是推進結構調整,切實轉變軍工經濟發展方式。 \n陳求發說,今年是國防科技工業困難較大的一年,面對國際金融危機迅速擴散蔓延帶來的嚴峻挑戰,軍工體系仍取得新的成績,包括軍工經濟回升有好的趨勢,今年國防科技工業預計實現總收入年增長16%,超過年初確定的目標。 \n此外,武器裝備建設取得新進展,一批重要型號研製取得突破,一批裝備完成整批產品交付;大陸重大科技專項等工程持續推進,探月工程取得新進展,新一代運載火箭長征五號基本型進入初樣研製階段;國防科技重點實驗室和技術中心等科技平台取得一批科技成果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