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際勞工大會的搜尋結果,共09

  • 彰化》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陳杰出席東京「國際工會聯合會」

    彰化》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陳杰出席東京「國際工會聯合會」

    中華民國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陳杰為拓展勞工國際關係,在距明年1月立委選舉不及百日之際,率團前往日本東京參加「國際工會聯合會」(ITUC)亞太地區大會,與各國工會領袖代表交流勞工事務經驗,將「中華民國」推向世界舞台,讓世界看見中華民國。 \n \n 陳杰指出,包括緬甸全國總工會理事長Maung邀請他率團參加緬甸全國勞工總工會年度大會、蒙古理事長也邀他與全國總工會前往蒙古進一步交流。此外,日本JTUC勞慟組合總連合會會長神津里季生,也承諾近期將率團到台灣拜訪中華民國全國總工會。 \n \n 陳杰說,拓展台灣的國民外交,是每位國民應盡的責任,尤其中華民國全國總工會是中華民國唯一能以勞工身份進入聯合國參與活動的團體,因此,去年11月以來,他馬不停蹄參與在哥本哈根舉行的「國際工會聯合會」2018年會、瑞士日內瓦舉辦的國際勞工組織(ILO)100周年年會。 \n \n 這次以理事身份參與「國際工會聯合會」亞太地區大會及理事會,陳杰強調,目的就是要將「中華民國」招牌向全世界拓展,讓全世界正視台灣的存在與總工會努力拓展國民外交的豐碩成果。

  • 兩岸史話-出使瑞士 關注其政經局勢

    兩岸史話-出使瑞士 關注其政經局勢

     戰後歐洲的形勢較為複雜。根據巴黎和會與華盛頓會議的協約框架,歐洲形成以英、法、義為主導的局勢,但是三國之間的關係卻很微妙:法國試圖獨霸歐洲大陸,而義大利和英國對其牽制,加之德國戰後賠款等問題沒有得到應有的清算,德國對戰爭並未反悔而持強硬態度,使得歐洲政局充滿變數和不可預測性。因瑞士和德國疆域密邇,汪榮寶對德國問題較為關注,他摘錄瑞士報紙對德國賠款問題及時向北洋政府彙報。如一九二一年五月彙報德國因賠款問題請求美國調停事宜,指出德國以國內經濟蕭條、民眾貧困為託辭,一再拖延戰爭賠款,並「不肯拋棄前皇之強硬政策如解除武裝問題」,更對現在的法令政策以及過去的錯誤毫不改弦更張,「固無悔過之端兆也」。 \n 作為首任駐瑞士公使,汪榮寶到任後即展開外交活動,向瑞國首相遞交國書,安置使館房屋,拜訪聯絡駐瑞各國使節,井然有序地開展工作,使館很快步入常規運行。任職期間,他擔負起外交官的使命,密切關注瑞士國內的政治局勢和經濟動態,調查該國社會問題,定期向北京政府彙報,同時代表中國參加各種國際會議。 \n 一九二一年九月,他代表中國參加了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第三屆國際勞工大會;一九二二年三月受北洋政府的派遣,參加國際聯合會召開的有關禁止販賣白奴問題的會議,並共同簽署了《禁止販賣婦孺公約》。該公約是西方各國在一九○四年五月十八日及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簽署的《禁止販賣白奴公約》加以推廣實施而來的,在國際上首次明確了禁止販賣婦女和兒童的內容,這表明中國在二十世紀早期就開始參與國際有關事務。 \n 戰後歐洲局勢複雜 \n 汪榮寶密切關注瑞士國內的政治變動和經濟狀況。他曾向北京政府彙報瑞士殖民情形和政策。據《外交公報》第五期載十年八月二十六日駐瑞士使館報告,其中依據瑞士殖民部的統計,詳細記錄瑞民赴海外謀生者的數目,其他諸如瑞士政府預算、經濟增長狀態等均有定期的彙報。 \n 戰後歐洲的形勢較為複雜。根據巴黎和會與華盛頓會議的協約框架,歐洲形成以英、法、義為主導的局勢,但是三國之間的關係卻很微妙:法國試圖獨霸歐洲大陸,而義大利和英國對其牽制,加之德國戰後賠款等問題沒有得到應有的清算,德國對戰爭並未反悔而持強硬態度,使得歐洲政局充滿變數和不可預測性。因瑞士和德國疆域密邇,汪榮寶對德國問題較為關注,他摘錄瑞士報紙對德國賠款問題及時向北洋政府彙報。 \n 如一九二一年五月彙報德國因賠款問題請求美國調停事宜,指出德國以國內經濟蕭條、民眾貧困為託辭,一再拖延戰爭賠款,並「不肯拋棄前皇之強硬政策如解除武裝問題」,更對現在的法令政策以及過去的錯誤毫不改弦更張,「固無悔過之端兆也」。 \n 當局政府首相菲蔭巴「竟以一千五百萬之軍費列入預算,其他秘密軍費尚不在內」,近鄰法國豈能安枕?法人經過殘酷的戰爭,以為頑強的德人只可以力服,不能以德化之,對德人之種種政治外交之失信舉動頗持謹慎態度。本來「懲罰戰事犯為協約國之注意之事」,但英義各國茫然不以為要事,尤其是義大利,「以不樂歐洲大陸法國勢力範圍之故,恒希望德國國力之恢復」,對德國各種過激行為較為容忍,而美國對歐洲事務持較為冷靜的態度,對德國之舉一味縱容。由此觀之,歐洲局勢較為複雜且矛盾衝突不可避免,而瑞士身處其中難免受到影響。 \n 日內瓦作為國際聯盟總部所在地,經常定期召開國際聯合會議,以討論重要事件和國家問題的應對方案,這為汪榮寶關注瑞士媒體對各種問題的態度提供了便利,如他在一九二一年四月給北洋政府外交部的報告中,就談到瑞士議院對國際聯合會兩個問題進行討論的情形。一是有關設立國際裁判所的問題。當時瑞士眾議院之議員「全數精力悉注意於此,」認為其關係重要不能有絲毫疏忽,最後表決通過該議案,並附有《瑞士宣言》,贊成國際裁判所應得有效裁判權,認為「凡關於一國榮譽或主權之事」也可受國際裁判所裁判。 \n 評論瑞士政策動向 \n 汪榮寶認為從表面上觀察瑞士承認此等議案無關緊要,而此次「實為時期精神之變遷明白顯露於外」,瑞士與法國有邊境領土爭執,想通過國際裁判所尋找解決途徑。他評價此事標誌著瑞士國家政策和思維的轉變,欲轉求國際社會解決難題。二是華盛頓協商中有關整理勞工關係的問題。眾議院對於此案沒有迅速通過,主要是擔心協商條款與瑞士情形不相符合,其中有理想過高,現在勞工狀態尚未發達到此種程度,瑞士聯邦政府認為華盛頓協約中對工作八小時的時間規定過於武斷,不能達到保護工人的目的,瑞士向來有周密地保護工人的措施,故難於接受協約中有關條款。 (待續)

  • 兩岸史話-巴黎和會積極爭取山東權益

    兩岸史話-巴黎和會積極爭取山東權益

     中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外交徹底失敗,國內隨即爆發學生主導的五四愛國運動。 \n 時任比利時公使的汪榮寶對戰後局勢頗為樂觀,認為這是中國提高國際地位和收回權益的最好時機。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汪榮寶接到外交總長陸徵祥電文,稱將委派他、顧維鈞、王正廷、顏惠慶與陸氏一起擔任中國出席巴黎和會全權代表。汪氏積極收集資料,並聯絡其他駐外官員商討對策和方案。但最終北洋政府因各種原因,更改了參加和會代表的名單,任命陸徵祥為首席代表,其他駐英公使施肇基、駐美公使顧維鈞、新任駐比公使魏宸組,以及南方軍政府王正廷為代表,而將汪榮寶列入代表團成員。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一日,由外交總長陸徵祥率領的代表團踏上前往巴黎的征程,汪榮寶因已在歐洲,比利時與法國距離甚為便捷,從布魯塞爾逕赴巴黎參會。 \n 民國外交官初亮相 \n 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二日,經過四十多天的長途跋涉中國代表抵達巴黎,此時,距和會開幕只有六天時間,而汪榮寶於一月五日已被任命為駐瑞士公使,但為參加和會仍在此等候。中國代表抵達巴黎後卻面臨著尷尬的處境,之前陸徵祥曾獲知中國將有三個代表名額參會,但抵達巴黎後得知卻只有兩個名額,英法各國又對中國南北分裂狀態提出置疑,要求南北方兩個政府取得共識而且代表團同時要有南北雙方的代表。 \n 代表團團長陸徵祥因確定參加和會的全權代表名單問題屢次受到指責和批評,甚至內部發生分裂,致使他一度出走,代表團群龍無首,陷入四分五裂境地。為解決這一困境,汪榮寶與其他公使一道,積極開展活動,維護了代表團的團結和穩定,並為爭取中國山東權利做周密的計畫和籌備工作。 \n 巴黎和會是民國職業外交官初次在國際上的展示和亮相,以顧維鈞為代表新的外交官群體為維護國家利益和主權,針對山東問題發表有禮有節、擲地有聲的演講,闡述了中國要求直接收回德國在山東的一切特權的正義主張。這展示出中國外交官群體高超的外交技能和靈活的手腕,他們的努力獲得了空前的成功,歐美各國媒體爭相報導中國代表團的呼籲,為中國贏得了廣泛的國際同情,國際輿論的支援一度使中國處於十分有利的地位。但所謂的外交實質上是國家實力的較量,在日本的干預阻擾下,英法美各國竟同意簽署了將德國在中國山東的一切權益轉讓給日本的條約,中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外交徹底失敗,國內隨即爆發了學生主導的五四愛國運動。 \n 汪榮寶親眼目睹所謂的強權政治最終戰勝公理正義,巴黎和約徹底暴露了西方各國弱肉強食的分贓本質,一度標榜為公理化身的美國和英法日意沆瀣一氣,不過是一丘之貉,不禁痛心疾首百感交集,失望和無奈之情填塞心間。 \n 巴黎和會期間,他受政府之命轉任中國首任駐瑞士公使,不過因參加和會,直到四月二十二日才正式赴瑞士就職。值得提到的是,汪榮寶的三子汪孝熙於一九五三年任台灣當局駐比利時大使館公使,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任台灣當局駐比利時大使館特命全權大使,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病逝於比利時任上。可見父子兩代與比利時的淵源頗為深厚。 \n 從一九一九年一月至一九二二年六月,汪榮寶擔任駐瑞士公使三年多的時間。期間他密切關注戰後歐洲各國局勢,並對瑞士國內的政黨變革、內閣更迭、經濟發展、國際交涉等問題仔細調研,為北洋政府提供對歐政策諮詢和參考。他還代表中國參加在日內瓦召開的第三屆國際勞工大會,並代表中國簽署了國際《禁止販賣婦孺公約》。 \n 第一位駐瑞士公使 \n 瑞士位於歐洲中部,與德國、法國、義大利、奧地利及列支敦士登接壤。瑞士是聯盟制國家,事實上在一八四八年之前真正的瑞士歷史並不存在,準確地說只存在各個獨立地區的歷史,而這些獨立地區逐漸形成了瑞士,瑞士聯盟最終形成於一八四八年改憲。瑞士是一個永遠中立國,其永久中立國的地位始於一八一五年的維也納會議,並在一戰後為一九一九年凡爾賽和約再次確認,因此在歐洲歷史上一直扮演著中立國的角色,而其中立國地位能夠保持是因為實行全民皆兵制。瑞士是當時歐洲國民富裕和經濟發達的國家之一,其旅遊資源豐富,有世界公園的美譽。伯爾尼是聯邦政府所在地,蘇黎世和日內瓦都是歐洲著名的都市。 \n 近代以來,當西方列強用堅船利炮打開中國大門時,瑞士沒有參加對中國的瓜分,沒有強迫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民國建立後,一九一三年十月,瑞士政府正式承認中華民國政府,但沒有互派外交人員。直到一九一八年,中華民國駐日公使章宗祥與瑞士聯邦駐日公使在東京簽訂了《中瑞友好條約》,約定互派使節加強外交聯繫。一九一九年一月,中華民國在瑞士設立公使館,並開始派遣駐瑞士公使,汪榮寶成為首任駐瑞士公使,兩年後一九二一年瑞士也在中國上海設立總領事館,次年在廣州建立領事館。 \n (接右頁)

  • 友邦ILC為台發聲遭陸怒嗆 外交部:遺憾

    (19:50新增外交部晚間說法) 我國友邦尼加拉瓜在國際勞工大會(ILC)為台灣發聲,卻遭中國大陸怒嗆「勿侵犯主權」。外交部表示,很遺憾看到中國大陸忽視普世基本人權,以所謂「一中原則」無理打壓其他國家為勞工發言的權利。 \n \n我外交部晚間再發聲明措辭更為強硬,中國大陸指派政府代表行使答辯權回擊尼國工會代表的發言,再次向國際社會證實:中國大陸將政治因素凌駕普世人權,完全不顧ILO全球合作、共謀勞工福祉之目標。中華民國政府對此不文明、不理性之做法表達遺憾與不滿,並予以「嚴正譴責」。 \n \n外交部強調,中國大陸在ILC的發言,再次傷害兩岸關係,也與其宣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背道而馳。 \n \n尼加拉瓜代表何塞·安東尼奧塞佩達(José Antonio Zepeda López)日前在ILC一般性發言中表示,他們相信所有國家的勞工都應該加入推動(ILC的討論),其中台灣就是勞工國家之一需要加入的。 \n \n中國大陸代表Bin Hao則隨後以大會「行使答辯權」反駁稱,在一般性發言中,尼加拉瓜代表發表「不負責任」的涉台言論,公然挑戰「一個中國」原則,嚴重違反國際勞工組織及聯合國相關決議,中國代表團對此不能接受。 \n \nBin Hao說,要求大會將該代表相關發言部分從大會紀錄中刪除,並通過主席要求有關組織在今後會議中,嚴格遵守本組織各項原則及規定。中國奉勸有關工會組織,切實恪守「一個中國」原則,遵守聯合國及國際勞工組織相關決議,「立刻停止對中國主權侵犯」。 \n \n我外交部表示,感謝尼加拉瓜出席ILC代表為台灣勞工在國際間本該享有的權益仗義執言。但也很遺憾看到中國大陸忽視普世基本人權,以所謂「一中原則」無理打壓其他國家為勞工發言的權利。 \n \n外交部強調,我國政府是代表台灣2300萬人的唯一政府,此為國際間不容否認的事實。同時,鄭重呼籲國際勞工組織(ILO)及相關各方,應正視並接納台灣以平等、有尊嚴方式,參與ILO及ILC。我政府保護我勞工權益的決心不容挑戰,也願意與各國共同合作,積極維護及捍衛勞動人權的普世價值。

  • 缺席ILC 學者問政府在哪裡?

    缺席ILC 學者問政府在哪裡?

     國際勞工大會(International Labor Conference,ILC)今年在前(5)日登場,於瑞士日內瓦舉行為期2周的會議。中正大學勞工系助理教授劉黃麗娟批評,台灣政府對於ILC的關注度太低,「好像幫完了工會、雇主團體,就沒事了」。 \n 劉黃麗娟以世界衛生大會WHA為例,一樣都是聯合國的專門機構,WHA有政府、外交部多方努力,強調防疫無國界,各方關注度高,但政府難道沒看到全球勞動的領域內,台灣也很重要嗎,但在ILC當中,政府又在哪裡? \n 劉黃麗娟說,ILC裡面,政府、勞方、資方3方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但為什麼從來沒看到政府參與其中?政府怎麼找不到合理化的參與理由,「好像覺得在幫工會的忙,沒有,是工會在幫你的忙」。 \n 劉黃麗娟強調,ILC從來不曾拒絕申請旁聽,但去年卻阻擋她的學生用台灣護照申請旁聽,今年恐怕連自己的觀察員身分都要被阻攔,因此才投書媒體表達不滿,認為台灣政府無論藍綠,從以前到現在,在ILC持續缺席,沒有當作是應該優先積極突破的組織。 \n 劉黃麗娟表示,台灣在整個國際全球供應鏈扮演其重要的角色,政府更應該積極突破跟爭取,讓台灣有發聲地位。對此,勞動部僅簡單回應,此事已交由外交部處理,一切以外交部的發言為主。

  • 以WHA看國際勞工大會 學者批政府神隱

    今年國際勞工大會(International Labor Conference,ILC)昨(5)日登場,於瑞士日內瓦舉行為期2周的會議,中正大學勞工系助理教授劉黃麗娟批評,台灣政府對於ILC的關注度太低,「好像幫完了工會、雇主團體,就沒事了」。 \n \n劉黃麗娟以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WHA)為例,一樣都是聯合國的專門機構,WHA有政府、外交部多方努力,強調防疫無國界,各方關注度高,但政府難道沒看到全球勞動的領域內,台灣也很重要嗎,在ILC當中,政府又在哪裡? \n \n劉黃麗娟說,ILC裡面,政府、勞方、資方3方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但為什麼從來沒看到政府參與其中?政府怎麼找不到合理化的參與的理由,「好像覺得在幫工會的忙,沒有,是工會在幫你的忙」。 \n \n劉黃麗娟強調,ILC從來不曾拒絕申請旁聽,但去年卻阻擋她的學生用台灣護照申請旁聽,今年恐怕連自己的觀察員身分都要被阻攔,因此才投書媒體表達不滿,認為台灣政府無論藍綠,從以前到現在,在ILC持續缺席,沒有當作是應該優先積極突破的組織。 \n \n劉黃麗娟表示,台灣在整個國際全球供應鏈扮演其重要的角色,政府更應該積極突破跟爭取,讓台灣有發聲地位。對此,勞動部僅簡單回應,此事已交由外交部處理,一切以外交部的發言為主。

  • 國人被國際勞工大會拒入 外交部:罔顧人權

    媒體報導,國人持我護照擬換發旁聽證(visitor pass)進入「國際勞工大會」(ILC)旁聽遭拒絕一事,外交部晚間表示,第一時間已向「國際勞工組織」(ILO)表達我方無法接受該做法之嚴正立場,並洽請友我國家及友邦駐團同步助我交涉。 \n \n外交部指出,自從民國60年我國失去聯合國代表權以來,我政府及國人參與聯合國體系相關會議及活動即面臨諸多困難,但我政府從不接受相關不合理之做法,除持續向聯合國體系反映,同時洽請友我國家助我,希望能夠尋求改善的契機,逐步突破聯合國體系對我的封鎖,達到爭取國人平等參與權益的目標。 \n \n外交部強調,我駐日內瓦辦事處4日接獲國人反映,持我國護照申請旁聽證進入「國際勞工大會」(ILC)旁聽時遭到拒絕,第一時間就向「國際勞工組織」(ILO)表達我方無法接受該做法之嚴正立場,並洽請友我國家及友邦駐團同步助我交涉。 \n \n外交部並請駐處向ILO強調國人務實、專業參與的立場,以及ILO做為勞工權益組織,應採取其納入勞、資、學、政府等各方參與之包容性原則,讓我國人可以適當方式換證出席大會旁聽。 \n \n外交部說,ILO上述不合理之作為,已違反其自身標榜遵循之普世價值及公平正義原則,更嚴重影響我國人權益,我政府嚴正籲請ILO應立即改正此項罔顧人權之錯誤做法。我政府將一本初衷,誓與全民共同努力推動我國尊嚴、務實、有貢獻之國際參與。

  • ILO拒旁聽 外交部斥枉顧人權做法錯誤

    外交部今晚表示,「國際勞工組織」(ILO)拒絕台灣學術團體持護照換發旁聽證是不合理作為,政府將嚴正籲請ILO立即改正這項枉顧人權的錯誤做法。 \n 據媒體報導,中正大學勞工關係系教授劉黃麗娟近日帶團至瑞士日內瓦參訪ILO,往年皆順利成行,沒想到今年國際勞工組織以不承認中華民國護照為由,將研習團擋在門外,劉黃麗娟痛批這根本是明顯的「國籍歧視」。 \n 外交部晚間說明,駐日內瓦辦事處在6月4日接獲民眾反映,持中華民國護照申請旁聽證進入「國際勞工大會」(ILC)旁聽時遭到拒絕,駐處第一時間向ILO表達無法接受的嚴正立場,並洽請友我國家及友邦駐團同步協助交涉。 \n 此外,駐處也向ILO強調台灣務實、專業參與的立場,以及ILO做為勞工權益組織,應採取其納入勞、資、學、政府等各方參與包容性原則,可以適當方式換證出席大會旁聽。 \n 外交部強調,ILO不合理作為,已違反自身標榜遵循普世價值及公平正義原則,更嚴重影響台灣權益,政府嚴正籲請ILO應立即改正此項枉顧人權錯誤做法。 \n 中華民國自從民國60年失去聯合國代表權以來,政府及國人參與聯合國體系相關會議及活動即面臨諸多困難,但外交部表示,從不接受相關不合理做法,除持續向聯合國體系反映,同時洽請友我國家助我,希望能夠尋求改善的契機,逐步突破聯合國體系的封鎖,達到爭取平等參與權益的目標。1050607 \n

  • 翁山蘇姬訪歐為緬甸發聲

     廿四年來首度出訪歐洲的緬甸民主運動領袖翁山蘇姬,十四日在瑞士日內瓦向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ILO)大會發表演講,為此趟極具歷史意義的訪程揭開序幕(見右圖,歐新社)。她呼籲國際社會支持緬甸的民主進程,投資緬甸的產業經濟,但提醒外資企業應兼顧勞工權益。 \n ILO向來撻伐緬甸當局踐踏人權,縱容童工和奴工的存在,而翁山蘇姬在遭緬甸軍政府長年軟禁期間,反對強迫勞動也不遺餘力。 \n 翁山蘇姬在演說中表示,國際社會積極努力接納緬甸,緬甸應以適切方式回應。她強調,緬甸亟需「對民主友善的發展與成長」,外國企業搶進緬甸市場之餘,須將獲利與緬甸人民共享,尤其應協助青年建構更美好的未來。 \n 翁山蘇姬的歐洲之旅歷時兩星期,首站日內瓦之後,將訪問挪威首都奧斯陸,領取一九九一年獲頒的諾貝爾和平獎;再轉赴愛爾蘭首都都柏林,出席國際特赦組織為她舉辦的演唱會。尾聲則是到英國與家人團圓,並向英國國會發表演講。 \n 值得一提的是,翁山蘇姬英倫行將與電台DJ崔維斯(Dave Lee Travis)晤面。蓄大鬍子的崔維斯綽號「多毛玉米片」(Hairy Cornflake),當年主持英國廣播公司(BBC)晨間音樂節目《A Jolly Good Show》,擁有全球數百萬忠實聽眾,翁山蘇姬是其中之一,她曾說崔維斯的節目有如撫慰心靈的良藥,在幽囚歲月中讓她的世界「更為完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