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際條約的搜尋結果,共109

  • 將成為北韓第二? 伊朗放話退出核武禁擴條約

    將成為北韓第二? 伊朗放話退出核武禁擴條約

    上週二德國、英國、法國聯合譴責伊朗違反了核協議,並隨即啟動協議中的「爭議機制」,下一步有可能是聯合國安理會對伊朗實施制裁。而本周一伊朗回應了,外交部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向國際媒體放話,表示只要聯合國介入,伊朗就退出核武禁止擴散條約。

  • 美大使稱陸具「威脅性」 華春瑩拿統計數據打臉

    美大使稱陸具「威脅性」 華春瑩拿統計數據打臉

    近日,美國駐北約大使哈奇森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稱,大陸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對全球具有「威脅性」的國家,各國應考慮將大陸納入「基於規則的世界秩序」。她說,美國只是在尋求公平貿易,任何與大陸有貿易往來的國際商界人士都支持川普總統的對華立場。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今天(3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拿出統計數據打臉。 \n \n華春瑩今天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這位美國大使的自我感覺未免太過良好。說到「威脅」,根據皮尤研究中心今年年初公佈的一項國際民調,45%的國際受訪者認為,美國對本國構成重大威脅。就連美國的一些盟友也不喜歡美國在國際上的角色。比如德國(49%,上升30%)和法國(49%,上升29%)有近半數民眾視美國為威脅,這一比例相比幾年前明顯上升。日本(66%)、韓國(67%)的比例更是超過60%。「誰是威脅一目瞭然!」 \n \n華春瑩表示,說到「規則」,美國毀約退群成癮,已經相繼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萬國郵政聯盟等國際組織,退出《巴黎協定》《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中導條約》等一系列國際條約,還拒不簽署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等重要人權公約。「很多世界各國領袖和政要都由衷感慨,現在世界正面臨多邊主義和單邊主義的鬥爭,幸好有中國站在多邊主義和國際規則這一邊。」 \n \n華春瑩表示,說到「貿易」,美國到處發動貿易戰,揮舞關稅大棒,嚴重破壞了國際貿易秩序,不僅損害了本國企業和人民的利益,而且也已經成為全球經濟復蘇的最大不確定因素和風險源。我們接觸過的很多國際人士包括美國企業界人士,沒有人贊同美國單邊貿易保護主義,不信可以去問問在華運營的美國公司人士或來華訪問的美國各公司負責人。 \n \n華春瑩表示,前不久,很多外國前政要和各國企業界重量級人士赴大陸參加2019年「創新經濟論壇」,這個論壇一致的共識就是對美方的單邊主義行徑表示強烈憂慮和反對。陸方希望這位美國駐北約的大使一定要對自己和自己的國家有清醒的認識,對世界也要有認識,這是作為大使的職責。焦慮可以理解,但任何時候都要講理。

  • 陸擬入武器貿易條約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當地時間27日在聯合國演說時表示,中國已經啟動加入「武器貿易條約」(ATT)的國內法律程序。中國外交部補充說,這「體現了中國支持多邊主義的決心」。 \n 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外交部在王毅宣布後發表聲明說,中國正在努力,希望儘快加入該條約。 \n 這份聲明稱,這是中國積極參與全球武器貿易治理的一項重要舉措,體現了中國支持多邊主義的決心。「中國一向高度重視非法武器買賣及其濫用問題,支持條約的宗旨和目標,而且要為維護國際和地區和平與穩定作出積極貢獻。」 \n 報導說,美中關係自貿易戰後不佳,中國之後更頻繁宣揚多邊主義,並經常斥責美國退出國際條約和不遵守規則。 \n 中國並未公布其出口武器數量的數據。但報導引述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8年間,中國是全球第5大武器出口國。中國向53個國家提供了主要武器,其中巴基斯坦是主要接受國,其次是孟加拉。 \n 儘管缺乏有關中國武器性能的準確信息,但部分專家認為,某些中國製造的設備,可以與俄羅斯或西方同類設備比肩。 \n 「武器貿易條約」於2013年在聯合國大會通過,有104個國家加入,條約規範了價值700億美元的全球常規武器跨境貿易,意圖避免武器落入侵略者手中。 \n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簽署該條約,但因為國內反對的聲音,美國參議院至今沒有通過。現任美國總統川普曾表示,他打算撤銷美國對該條約的簽署。 \n

  • 亞馬遜火災受批評 巴西總統反嗆各國煽情攻擊

    民選巴西總統30年來在聯合國大會都強調對環保盡力。亞馬遜今年森林砍伐和火災增加,巴西總統波索納洛面對壓力發言捍衛主權,反嗆各國,巴西已成國際新聞界煽情攻擊目標。 \n 過去30年,所有民選的巴西總統登上聯合國大會的舞台的發言,顯示巴西在國際棋盤中地位的演變,發言的共同重點都是捍衛巴西在環境保護方面盡了自己的力量,同時要求富國做出對等補償。 \n 除了環境保護,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的前任在聯大的發言內容,也顯示巴西外交政策產生的變化。 \n 里約熱內盧軍事高級學校國際關係學家卡里爾(Mariana Kalil)指出,柯樂(Fernando Collor)身為巴西恢復民主後的第一位當選總統,柯樂的使命是傳遞一個堅定的巴西的形象,以適應國際上對人權和不擴散核武器的要求。 \n 柯樂在1991年聯合國的發言強調巴西正在尋求必要的肯定,以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等國際組織中發揮更大的作用。當時,巴西尚未加入「禁止核子擴散條約」,是美國和歐洲等開發國家施加壓力的目標。 \n 此外,柯樂還試圖確保巴西已踏上商業開放和實現經濟現代化的道路,即國際社會冷戰後關切的主題。 \n 如果說,巴西在柯樂政府期間參與聯合國的目的是加強巴西正在尋求現代化,以發揮國際領導作用,卡多索(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政府的努力則是捍衛國家已經準備好成為國際舞台的主角。 \n 1998年,巴西簽署「禁止核子擴散條約」,並更加積極地捍衛國際機構的改革。 \n 卡多索唯一一次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是在2001年9月24日、美國911恐怖攻擊事件兩週後,表示聲援美國;其他時候都由外交部長代表巴西出席這類活動。 \n 卡多索也要求擴大聯合國安理會,批評富國的商業保護主義,加強巴西在尋求全球化正義方面的作用。 \n 巴西也從卡多索開始對氣候變遷議題發言。如他在2001年發言說,保護環境和可持續發展是時代的挑戰,而氣候變遷的走向是科學上確立的事實。 \n 到了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政府,巴西開始以更實際的方式,協調其擴大參與聯合國安理會和世界貿易組織等國際組織的呼籲。他在聯合國大會大力指出,巴西通過「家庭補助款」等收入轉移計畫,成為社會發展的典範。 \n 之後,魯拉政府開始強調巴西從2004年開始在聯合國海地維和任務領導中的作用。 \n 在2008年和2009年聯大的發言中,面對國際金融危機,魯拉批評美國對經濟的最小干預模式,並向國際推銷巴西通過採取對策和刺激消費應對經濟動盪的模式,強調國際危機證明了「市場可以自我調節,消除國家的任何干預」的荒謬理論。 \n 在環境方面,魯拉只是一再要求富有國家補償發展中國家對環境的保護。 \n 魯拉的接班人羅賽芙(Dilma Rousseff)在聯大的發言,都是繼續前任政府的政策,但力道小很多,因為羅賽芙在位6年,很少花時間在外交政策上。 \n 2016年,泰梅爾首次在聯大發言,由於羅賽芙遭到彈劾,他剛剛就任巴西總統。羅賽芙的支持者高喊要其下台,泰梅爾決定利用在聯大的發言為己辯護。 \n 2017年,巴西開始成為國際批評的目標,因2016年亞馬遜的森林砍伐量增加58%,泰梅爾決定將當年9月聯大發言內容焦點放在「巴西政府已採取措施保護森林。」 \n 卡里爾表示,總體而言,自重新民主化以來,巴西的外交政策一直保持連續性和穩定性,儘管每位總統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一個方面。 \n 在環境方面,巴西歷屆總統都要求發達國家在減少污染物排放方面,應比最貧窮國家承擔更大的責任。但波索納洛政府在捍衛開放原住民採礦保護區、減少環境罰款和擴大亞馬遜雨林的農業生產方面的強硬立場,使巴西處於國際壓力的中心。 \n 卡里爾認為,透過將巴西納入多邊組織關於環境問題的討論,讓反對美國總統川普立場的大國能夠表明立場,而又不會直接攻擊美國。 \n 卡里爾還指出,巴西歷屆總統就擴大聯合國安理會、減少保護主義、和平解決衝突、權力爭端中立等議題發言的連續性,「波索納洛自年初上任以來,雖在發言中強調巴西外交政策發生重大變化,仍須拭目以待,因為波索納洛國內的發言往往不同於外交政策的實際行動」。 \n

  • 聯合國安理會舉行「中導問題公開會」 陸代表闡明立場

    聯合國安理會舉行「中導問題公開會」 陸代表闡明立場

    聯合國安理會22日舉行中程導彈問題公開會,大陸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在會上全面闡述陸方立場。張軍表示,1987年美蘇達成的《中導條約》是軍控與裁軍領域的重要條約。美國單方面退約導致條約失效,將對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歐洲和亞太地區安全以及國際軍控體系產生深遠消極影響,國際社會應對此保持清醒認識。 \n \n針對美國指責中國發展中導力量,張軍強調,退出《中導條約》是美國奉行單邊主義、推卸國際義務的又一消極舉動,其真實目的是自我鬆綁、謀求單方面絕對軍事優勢。大陸始終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擁有的陸基中程導彈全部部署在本國境內,完全出於防禦目的,不威脅任何國家。陸方堅決反對美國在亞太地區部署陸基中導,要求美方在此方面保持理性和克制。 \n \n針對美國稱中國應加入「中美俄軍控談判」,張軍強調,任何軍控談判都應充分考慮各國整體軍事實力,並遵循「各國安全不受減損」這一國際軍控基本原則。中方已多次就所謂「中美俄軍控談判」提議表明立場,現階段中方無意也不會參加所謂「中美俄軍控談判」。 \n \n張軍說,在《中導條約》問題上,中方已多次表明立場,拿中國作為退約借口是不可接受的,中方拒絕美方的無理指責。 \n \n張軍表示,美方在正式退出《中導條約》前即宣稱計劃加快中導研發和部署,並已於日前試射新型陸基巡航導彈。中方強烈敦促有關國家本著高度負責的態度,保持克制,切實維護現有軍控體系,維護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維護國際和地區和平與安寧。這是國際社會的共同呼聲。 \n \n張軍表示,多邊主義是應對共同挑戰的有效途徑,各國應堅定維護以國際法和《聯合國憲章》宗旨原則為核心的國際秩序,秉持共同、綜合、合作和可持續的新安全觀,充分尊重各國正當合理安全關切,努力塑造和平穩定的國際安全環境,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n \n張軍表示,中國始終不渝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中國自衛防禦的核戰略完全透明,中國的核政策高度負責,中國的核武庫規模極為有限,從不對國際和平與安全構成威脅。幾十年來,中國一貫積極參與聯合國、裁軍談判會議等多邊機制框架下的軍控磋商與談判,反對軍備競賽,維護全球戰略平衡和穩定。未來中方將繼續堅定維護多邊主義、積極參與多邊軍控進程,為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貢獻力量。

  • 聯合國安理會就美試射《中導條約》限制導彈召開緊急會議

    《中導條約》本月初正式失效後三周,美國隨即在18日試射了一枚此前受這一條約限制的陸基巡航導彈。應俄羅斯和中國的要求,當地時間22日下午、北京時間今天凌晨,聯合國安理會在「對國際和平與安全構成威脅」的議題下,就此事召開緊急會議。據大陸央視新聞報導,不少安理會成員國都強調,美國此舉破壞國際和平與安全,《中導條約》失效將對全球軍控努力產生負面影響。 \n \n聯合國秘書長裁軍事務高級代表中滿泉就美國試射導彈的相關情況做了通報。在通報中,中滿泉對《中導條約》的失效表示遺憾,呼籲尋求國際軍控新路徑,並敦促美國和俄羅斯避免採取任何可能產生不穩定影響的措施,阻止不穩定武器的擴散,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 \n \n美國代表在發言中堅稱,在俄羅斯持續違規的情況下,美國不能留在《中導條約》當中。俄羅斯代表堅決否認了美國的指責,對美國單方面退出《中導條約》並恢復中程導彈開發和測試進行了強烈譴責。 \n \n俄羅斯代表還指出,8月2日美國正式退出《中導條約》,8月18日美國就成功試射該條約禁止的導彈,美國不可能在短短幾周內研制出該導彈,這只能說明美國破壞條約蓄謀已久。 \n \n《中導條約》是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協議,它曾在促進歐洲穩定、推動冷戰結束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條約失效可能觸發新一輪軍備競賽,世界將失去寶貴的「核戰爭制動器」。國際社會擔心,「潘多拉魔盒」由此重新打開。當天在安理會的會場上,呼籲銘記冷戰教訓、珍視和平的呼聲格外響亮。

  • 陸外交部:若美方恢復中導部署 將影響全球戰略平衡

    美國國務院發布正式聲明稱正式退出《中導條約》,對此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日表示,陸方對美方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執意退出《中導條約》深感遺憾並堅決反對。退出《中導條約》是美國無視自身國際承諾,奉行單邊主義的又一消極舉動。真實的目的是自我鬆綁,謀求單方面軍事和戰略優勢。 \n \n華春瑩指出,如果美國退出條約後恢復中導部署和研發,將嚴重影響全球的戰略平衡與穩定,加劇緊張和不信任,衝擊現有的國際核裁軍和多邊軍控進程,威脅有關地區的和平與安全。 \n \n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對美國退約的嚴重後果保持清醒的認識,防止美國以任何借口轉移視線、推脫自身在核裁軍方面的特殊優先責任。同時我們敦促美方保持克制,不要採取損害別國安全利益的舉動,而是履行一個大國應盡的責任,與國際社會一道切實地維護全球和地區的和平與安全。

  • 北約挺美退出中程核飛彈條約 俄成箭靶

    對歐洲安全意義重大的中程核飛彈條約今天失效,可能啟動軍備競賽。北約盟國以俄羅斯未遵守條約支持美方退出,北京則指美方目的是謀求單方面軍事優勢。 \n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天發表聲明,宣布美國正式退出與俄羅斯簽署的中程核飛彈條約(INF Treaty),並指責俄國蓄意違反這個在冷戰時期簽署的條約,要莫斯科當局負起全部責任。 \n 中程核飛彈條約是1987年由美國前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與蘇聯最後一任領袖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簽署,美蘇兩強承諾限制射程500到5000公里的核子飛彈與傳統飛彈,這項條約構成歐洲安全支柱。 \n 不過,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就任後,指俄羅斯違反協議內容,稱俄國研發的一種新式巡弋飛彈違反條約規定,隨後今年2月1日宣布,除非俄國終止各項違反INF條約的作為,否則美國將在6個月內退出這項條約。 \n 美國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大使赫奇森(Kay Bailey Hutchison)今天表示,當所有各方都尊重條約時,美國就會重視條約,令人失望的是俄羅斯拒絕恢復遵守條約。 \n 而NATO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今天指出,俄羅斯違反了INF條約,美國決定退出條約的決定得到北約盟國全力支持,因為美國遵守條約而俄羅斯不遵守的情況不可持續下去。 \n 史托騰柏格也說,俄羅斯要對條約的廢止承擔全部責任。 \n 相較美國及北約盟國等西方國家讓INF條約走入歷史,在亞洲不斷擴增軍事威脅的中國今天表示,堅決反對美國不顧國際社會反對退出條約,並指這是美國無視自身國際承諾,奉行單邊主義的又一消極舉動,但真實目的是自我鬆綁,謀求單方面軍事和戰略優勢。 \n 外界認為美俄相繼拋棄INF條約,主要是憂不受限的中國軍力趁勢坐大,因為中國並非是INF締約者得以研發及部署中程核子飛彈,包括用以將美軍航艦逼退西太平洋的飛彈。 \n 美國再加上以歐洲為主的北約29成員國放棄INF後,除開啟美俄中軍備競賽,也恐將影響歐洲安全情勢。 \n

  • 面對國際撻伐 拿調查當擋箭牌

     針對國際社會對日本捕鯨文化的譴責,日本政府自有一套官方說詞。水產廳指出,鯨魚有80多種,並非全都瀕臨絕種,日本會在不對水產資源量造成惡劣影響的範圍下,仔細計算捕獲頭數後捕鯨。日本強調要維持吃鯨魚肉的傳統飲食文化,並指過度保護反而會使鯨魚增加,破壞海洋生態的平衡,對其他漁業資源造成不良影響。 \n 水產廳指出,鯨魚有80多種,有瀕臨絕種的藍鯨,也有漁業資源豐富的小鬚鯨。日本也積極保護藍鯨,「科研捕鯨」是以小鬚鯨、布氏鯨、北鬚鯨、抹香鯨、長鬚鯨等為對象,以永續利用海洋資源為前提,用科學方法計算出可捕獵的適當頭數。 \n 國際社會質疑,日本的科學調查捕鯨事實上就是商業捕鯨。水產廳駁斥指出,調查捕鯨並非以出售鯨肉為目的,而是針對每一頭捕獲的鯨魚進行上百項的調查並蒐集資料,每年會將分析結果提交給IWC的科學委員會,也獲得高度評價。 \n 針對「難道一定要捕殺鯨類才能進行調查嗎?」之質疑,水產廳的回答是,日本是全球目視調查能力最強的國家,但鯨類資源的調查光靠目視是不夠的,例如,判斷鯨魚的正確年齡需觀察牙齒切片或耳道裡的耳垢栓等才能判斷。想瞭解鯨魚在何時、何地、吃什麼,必須要解剖胃才能明白。 \n 為何在全球反對聲浪下堅持捕鯨,水產廳的說法則是,反捕鯨並非全球的主流,國際捕鯨委員會的成員中,有近半數都支持永續利用鯨類。2006年大會表決時,永續利用的支持國就超過了反捕鯨國。《國際捕鯨管制條約》的設立宗旨是永續利用鯨類,國際捕鯨協會是基於這個條約設立的。 \n 日本還強調吃鯨肉是日本歷史上重要的飲食文化,希望國際社會能尊重日本的文化。鯨魚肉自古是日本重要的食材,日本人會用鯨魚肉做培根 、生魚片、炸魚片等料理,學校的營養午餐也曾經供應鯨魚肉。此外,魚油可點燈,骨頭和鯨鬚可做成工藝品,所有部位都不會浪費。

  • 蔡季廷》威權政體與國際法秩序的轉變

    當今自由民主世界所主導的國際法秩序,在面對威權政體的影響力持續增加後,國際法秩序會變成什麼樣的面貌?美國著名的國際關係學者Robert Keohane在其鉅著《霸權之後》即表示,霸權的實力即使衰退,之後尚可憑藉著過去所建立起來的制度,維繫著對自己有利的國際秩序。依循著這樣的邏輯,筆者在這篇短文中是要從國際法而非單純國際關係的視角,探索:霸權後的國際法秩序變動,與過去的國際法秩序有哪些結構性的不同? \n 雖然國際法學說通常較少談論權力在國際法中的作用,但不能否認者,權力經常會扮演很重要的因素。因此,如果威權國家的影響力增加時,威權政體所具有的政治邏輯,勢必會影響著國際法秩序的變動。這也應是國際法學界所關注的事情。一般而言,威權政體的統治正當性來說,最重要的是民族主義和經濟成長兩個支柱。在民族主義的支柱上,威權國家對於所謂「不平等」條約的解釋,和許多發展中國家具有相似性,會比較強調談判當中的對等性。但過去因為權力的不對等,使諸多國際法秩序或其中預設之原則,會比較容易朝對美國有利的方向傾斜。因此,挑戰這種國際法秩序的預設原則,有利于挑戰「不平等」國際法秩序,也就有利於維持威權國家內的民族主義的統治邏輯。 \n 具體來說,在二次戰後的國際法秩序中,已經逐步建立或落實的幾個原則,如:條約必須遵守原則、法律應引導國家政策的走向、維繫合法/非法的二元客觀性、政治的相對中立性、以及以法律促進和平等基本原則,都有可能會被認為是國際法中不平等的「外來」元素。當這些預設的國際法原則被挑戰時,理論上美國必須要為維護著這些基礎原則。但如果美國自己退出諸多國際場域並陷入雙重標準的境地下,反而會加速著侵蝕上述國際法秩序所預設的基礎原則。若國際法基礎原則被侵蝕,那麼「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關係秩序似乎也就不可得。 \n 在涉及經濟成長支柱者,威權政體可能會藉由美國所主導的國際經濟法秩序,成為國內經濟改革與現代化的驅動力。美國在戰後的國際經濟法秩序中,大致建立起了最惠國待遇、國民待遇、外國人財產權保護,與透明化等常態性的重要法律原則。大致上來說,這些國際經法秩序的基本原則,分別展現在投資與貿易兩個部分。在投資法秩序上,威權國家需要藉由外國直接投資以獲取資本,促進國內的經濟與就業市場的成長。因為威權國家對於財產權的保護不如其他傳統的資本輸出國,所以威權國家藉由簽訂雙邊投資條約,可以增加保護外國人財產權的可信度。在這些投資條約中,威權國家對於投資市場准入、投資保障範疇、智慧財產權保護、或投資人與東道國在國際仲裁機構的司法救濟權利,通常會低於傳統資本輸出國所要求的標準。 \n 不過,由於中國大陸過去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所簽訂的雙邊投資條約,對現在的中國大陸投資人的財產與司法救濟保障來說是不足的。因此,弔詭的是,在傳統歐洲的資本輸出國開始從雙邊投資條約退縮,以避免中國大陸外資對其構成法律與安全上的威脅時,中國大陸開始暢談著要將這些雙邊投資條約的保障加以「升級」,反而與美國的標準開始相向而行。又,近來的經驗研究也指出,簽訂這種雙邊投資條約,會有助於威權政體(特別是非政黨獨裁)統治期間的延續,也就有利於其他和中國大陸簽訂此等條約的威權國家。因此,這種升級後的投資保障條約,在未來一段較長的期間,除了最敏感的投資市場准入或自由化外,可能會變成在中國大陸的帶路計畫下持續擴散。 \n 在國際貿易法秩序方面,學界似乎都認為中國大陸大致上都遵守著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的規定,只是常常會透過拖延的方式爭取到空間。這種策略性的條約遵守行為,對貿易法秩序的挑戰並不大。真正對貿易法秩序有挑戰者,在於當初中國大陸加入WTO時,其內部的經濟治理結構(例如:公共機構補貼)並沒有被規範,而讓中國大陸當局可以找到有利於其的法律解釋。既然WTO無法規範,也就造成最終美國必須發動WTO以外的單邊手段來逼迫中國大陸在內部做改變。雖然類似中國大陸的經濟治理結構在其他威權國家也存在,但中國大陸獨特的大型經濟量體,自然會讓沒有國際法規範的經濟治理結構,成為兩國間現在的貿易衝突。 \n 從權力政治的角度來說,法律所定義的範疇,會影響著國家之間綜合實力或收益的大小。美國可以透過改變與經貿法秩序的範疇,增加自己的相對國家實力。早期WTO主要是在突破主權國家「邊界」上的貿易屏障,但那時已經足夠發達國家取得貿易優勢。然而,當這樣的優勢開始縮減時,就可以看到WTO後期的談判或《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CPTPP)、《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 USMCA)及其他新型的區域貿易投資協定,都是往「邊界以內」的措施開始越來越全面性的規範(例如:勞工標準、環境標準)。所以,很自然地,美國最終要在經貿法秩序上,走向規範威權國家本身維持政權的經濟治理結構,以重新界定影響國家相對實力的經貿法秩序範疇。但是,這樣的秩序改變,會影響著威權國家的統治正當性與存續,中國大陸與美國可能都很難達到妥協平衡點。未來,新的區域貿易協定增加的情況下,可能會使WTO的重要性降低而逐漸走向功能弱化的組織,國際貿易法秩序可能將走向多元主義。 \n 前一段最後所提到的威權政體的核心利益,其實已經指向了國際法的古老原則:不干涉原則的演變。後冷戰時期,美國的自由霸權秩序使不干涉的解釋走向相對化,國家保護責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R2P)、國際刑事法院、人權條約的擴散等,似乎都在降低主權的不可穿透性。然而,若隨著威權國家影響力的增加,主權與不干涉原則可能又會走向更為西伐利亞式的方向。因此,過去民主國家所主導的人權與人道法的蓬勃發展,可能會進入一個較為長期的停滯期間。同樣的邏輯,海洋法秩序將會長期持續目前的美、中對抗的法律解釋狀態。 \n 英國在二次戰後,了解到自己的霸權地位已經轉移到美國身上,但透過積極協商好自身在安理會中的地位,得以延續英國的影響力。此時此刻的美國,當然還有很多的相對優勢,也不需要另外創建一個聯合國以外的平行組織。但如果中國大陸還是可以保持著持續上升的態勢,或持續保持威權政體,而美國自己又不維護著基本的國際法結構與秩序,那麼威權政體對既有國際法秩序的影響可能會更為快速。如果在長遠的未來不幸發生權力轉移時,《霸權之後》的預測可能無法那麼樂觀。 \n \n(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 憂侵人權 紐上訴法院駁嫌犯引渡陸

    憂侵人權 紐上訴法院駁嫌犯引渡陸

     紐西蘭上訴法院11日基於人權風險,駁回政府將一名嫌犯引渡至大陸的決定,要求司法部長重新考量。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1日被問到此事時表示,為懲治犯罪、維護正義,中紐雙方正就此案展開合作。該案發生已近10年,為使正義得以伸張,還被害人公道,希望紐方公正處理,盡快將金引渡回中國。 \n 據外電報導,紐西蘭前司法部長亞當斯曾兩度下令,要將南韓籍的紐西蘭永久居民金京燁引渡至大陸受審,代表金京燁的人權律師艾利斯花了近10年在這樁案件上,他向法院聲請重新考量此案,擔憂金京燁在大陸的司法體系可能無法受到公平審判,或可能受到刑求。  紐西蘭上訴法院法官溫克曼11日在判決書中表示,大陸的刑事訴訟制度與紐西蘭不同,而且據可信報導,大陸刑求犯人的情況仍相當普遍,因此駁回司法部長的決定。艾利斯對於判決結果表示滿意,稱是「人權的重大勝利」,「這是在人權上有重大意義的判決,將在不成文法的世界裡產生廣大影響」。 \n 耿爽指出,中國高度重視保護和促進人權,中國司法體系有效保障犯罪嫌疑人各項合法權利,司法領域人權保障建設成就有目共睹。中國已從歐洲、亞洲、非洲、拉美等地成功引渡260多名犯罪嫌疑人,這充分說明國際社會對中國司法制度的信心。 \n 截至2018年10月,與大陸簽署並執行引渡條約的有37國,由於大陸未廢除死刑,法國和義大利雖與大陸簽署引渡條約,但不引渡死刑犯至大陸。 \n 根據廣東省人民檢察院陽光檢務網,截至2018年10月,中國與75個國家簽署司法協助協定,包括刑事司法協助條約、民商事司法協助條約、引渡條約、移管被判刑人條約等,涉及合共160項條約(128項已生效),其中,引渡條約有55項(37項已生效)。 \n 大陸與外國簽署並已生效的37項引渡條約,大部分屬亞洲或非洲國家(22國),歐洲及美洲國家占不足4成(14個國家)。此外,尚有18項已簽署的引渡條約尚未生效。

  • 陸裁軍大使:美國破壞世界秩序 陸不會參與美俄談判

    大陸特命全權裁軍事務大使李松瑞士當地時間22日在日內瓦裁軍談判會議上,表明不會加入美俄軍控協議。李松批評美國以安全為名,肆意加劇國際緊張局勢,對國際和平和安全構成威脅。 \n \n香港01報導,李松批評美國把本國絕對優勢和安全利益凌駕於國際誠信與規則之上,退出國際條約和機制的同時,強化自身戰略攻防力量建設,加劇緊張局勢,挑起軍備競賽,破壞戰略穩定。 \n \n李松舉例名著唐吉訶德,諷刺美國到處豎立幻想中的敵人:「建基這種心態的安全政策,本身就是對國際和平與安全的潛在威脅。」李松表明,陸美俄三邊軍控談判的前提和基礎並不存在,陸方不會參加。 \n \n李松又稱大陸的核戰略與核政策在所有核武國家之中是最透明。大陸從來沒有任何見不得人的戰略意圖,任何國家都不會受到大陸核武的威脅。 \n \n李松批評美國把別國視為對手,並最終視之為敵人,即使對方根本沒有意思與其對抗。

  • 文基法三讀通過 締結國際條約需評估文化影響

    立法院10日三讀通過《文化基本法》(簡稱文基法), 其中關係產業發展的「文化影響評估」部分,除第25條明定締結國際條約需進行文化影響評估,第2條也明定「國家於制(訂)定政策、法律與計畫時,應保障人民文化權利及文化永續發展」,其執行機制透過第22條新增「國家制定重大政策、法律及計畫有影響文化之虞時,各相關部會得於行政院文化會報提出文化影響分析報告」。 \n在藝文採購方面,4月30日三讀修正通過《政府採購法》明定,未來法人或團體接受機關補助辦理藝文採購,將可不受《政府採購法》第4條限制,由文化部另定辦法監督管理。文基法也納入此條文,進一步針對政府機關、公立學校及公營事業辦理文化藝術採購時,相關事項辦法授權文化部訂之,確保採購履約條件及契約價金對文化藝術工作者給予合理待遇,並得優先採購文化藝術事業或文化藝術工作者。 \n文基法也明定文化部可依法設置「文化發展基金」,辦理文化發展及公共媒體等經費來源,確保其不受干預之公共性及獨立性。另本法三讀也通過附帶決議,指各級政府文化預算應「逐年成長」,持續充實文化發展所需預算。 \n文基法完成立法,也突破諸多文化政策,目前全國文化資產總逾兩千處,其中國公有文化資產占總數近六成,本法明定各部會應編列預算辦理國公有文化資產之保存、修復及管理維護。

  • 美國又退群! 川普退出《武器貿易條約》遭批

    美國總統川普26日出席全國步槍協會(NRA)周年活動時宣布,將撤回美國在聯合國《武器貿易條約》(Arms Trade Treaty)的簽署國身份。這是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伊朗核協議後,川普再次退出重大國際協議。 \n \n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國民持有及攜帶武器的權利,不過川普聲稱這項權利正受到威脅。他先呼籲在場人士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中投下寶貴的一票,接著又說:「在我的政府領導下,我們永遠不會把美國的主權交給任何人。我們絕不允許外國外交官踐踏憲法第二修正案的自由」。川普隨後在台上簽署要求參議院中止條約認可程序的文件。 \n \n《武器貿易條約》是一項監管國際常規武器貿易的條約,簽約國進行跨國武器貿易時,必須遵守規定,不得把槍械、裝甲車輛、戰機、戰艦、飛彈等常規軍備,銷售給獨裁者、恐怖分子、海盜、黑幫等,也不得用作戰爭、種族屠殺、恐怖襲擊或組織罪行等。 \n \n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於2013年簽署上述條約,不過一直未獲國會議員認可,同時也遭到NRA大力反對。 \n \n川普宣布退出條約後,國內支持加強槍械管制的組織大力譴責他的決定。布雷迪運動(Brady Campaign)主席布朗(Kris Brown)表示,川普退出條約是個「不計後果的舉動,只會助長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和其他危險人物的膽量」。

  • 美盼陸加入美俄核裁條約 陸外交部:陸已為國際核裁做出重要貢獻

    據美國媒體報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美國準備與俄羅斯會談延長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START),而大陸在下個階段也應該加入這項條約。對此,大陸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1日表示,大陸核政策保持高度穩定和透明,這本身就是對國際核裁軍事業的重要貢獻。 \n \n陸慷在今天舉行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新START作為美俄間的重要雙邊核裁軍安排,延期問題備受國際關注,牽動美俄戰略安全關係,事關全球戰略穩定。陸方希望條約順利延期,促進國際和平與安全。 \n \n陸慷同時表示,大陸始終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一貫主張全面禁止和徹底銷毀核武器,將繼續把自身核力量維持在國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準。大陸核政策保持高度穩定和透明,這本身就是對國際核裁軍事業的重要貢獻。 \n \n陸慷認為,美俄作為擁有最大核武庫的國家,有義務按照國際社會的共識,包括聯大決議等聯合國文件的要求,切實履行核裁軍特殊、優先責任,繼續以可核查、不可逆和有法律約束力的方式,進一步大幅削減核武器,這有助於為最終實現全面徹底核裁軍創造條件。

  • 《快評》開羅宣言是國際條約 陳明通打臉獨派

    《快評》開羅宣言是國際條約 陳明通打臉獨派

    陸委會提案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拉高兩岸簽訂政治協議後通過生效的門檻,但是28日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在解釋修法內容時,卻送了藍營一個大禮,狠狠打了獨派「台灣主權未定論」一個大耳光,因為他主張開羅宣言是國際條約。 \n \n部分獨派人士常常宣稱「台灣主權未定論」,理由是明文規定台灣歸還給中華民國的開羅宣言並非國際法上的國際條約,而後續的舊金山和約只規定日本放棄台灣,但沒講放棄給誰。 \n \n然而民進黨政府的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卻為了因應朱立倫提出當選總統後將邀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金門會談並發表和平宣言而指出,「和平宣言」概念等同「聯合聲明」(joint declaration或joint statement),「但不論是中英聯合聲明、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在國際法上都是一種國際條約、協議」,從此角度去看,不管叫宣言或是其他名稱,當然是在修法限制的範圍之內。 \n \n陳明通這樣子一說後,從此獨派還有甚麼理由主張「台灣主權未定論」?陳明通這次修法,固然帶給了獨派大禮,讓兩岸協議將非常難以通過,但卻又給了獨派重擊,徹底否認「台灣主權未定論」,不曉得昨夜對於獨派而言,究竟是個高興到睡不著的夜晚,還是心痛到徹夜難眠的夜晚?

  • 陸飛彈研發領先 美無法完全防禦

    陸飛彈研發領先 美無法完全防禦

     美俄兩國同步展開退出《中導條約》的程序,引起國際關注。針對大陸此前拒絕川普簽訂消除中程和短程飛彈的國際協定以取代《中導條約》的提議,有俄國媒體報導稱,拒絕原因不難理解,因為大陸在研發中程飛彈方面絕對是世界領先,並以此作為軍事建設的重點。目前估計大陸擁有2000多枚已部署的中短程彈道飛彈和射程在4000公里內的陸基中程巡航飛彈,這些飛彈打擊精度全球領先,即便是美國也無法做到完全防禦。 \n 俄羅斯《觀點報》此前引述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中國軍事問題專家卡申(Vassily Kashin)指出,大陸在研發符合《中導條約》定義的飛彈方面絕對是世界領先,並以此作為自己軍事建設的重點。估計目前大陸擁有2000多枚已部署的中短程彈道飛彈和射程在4000公里內的陸基中程巡航飛彈。 \n 報導稱,其中東風-21D幾乎是一種專門針對美國的高精度飛彈,該彈能消滅航行在第二島鏈以內的航母戰鬥群,也能讓美軍駐亞太的重要基地被精確摧毀;東風-26則被稱為「關島殺手」,也可精準打擊第二島鏈外徘徊的美國航母戰鬥群。這兩款飛彈都深受美軍關注與忌憚。 \n 卡申強調,大陸是全世界首先部署中程反艦彈道飛彈的國家,這是該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軍事優勢」。 \n 有美國專家則表示,大陸擁有如此強大的飛彈,而美國卻因《中導條約》無法製造,這使美國處於不利局面。此外,大陸近年來對於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和各類軍用衛星的研發也日益精進,同樣令美國感到擔憂。 \n 外界認為,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或許不只因為俄羅斯,亞太地區力量對比的變化也可能是原因之一。不過美軍在遠程重型轟炸機、陸基洲際彈道飛彈、戰略核潛艇、核動力航母以及核武器上,依舊對大陸存在巨大優勢。是故,大陸絕對不可能放棄自己唯一的優勢,參加美俄的有關談判。

  • 不先使用核武 陸擬棄原則

    不先使用核武 陸擬棄原則

     在美國與俄羅斯相繼暫停履行《中導條約》後,大陸可能重新考慮廢除自1964年以來堅守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則」。北京清華大學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員趙通表示,隨著南海、印度洋等地矛盾升級,中美兩國間的不信任增加,大陸可能重新考慮國防政策,中止「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則」。 \n 「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則」的意思是指,在未受到別國攻擊時,不率先使用核武器。趙通近來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表示,大陸政府從1964年進行核爆試驗以來,一直堅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則」,但在中美間信任感逐漸下降的情況下,導致陸政府可能考慮廢除這項原則。 \n 美俄擁全球90%核武 \n 對於趙通的言論,報導同時指出,不願具名的解放軍消息人士稱,大陸與美國不同,無法發動先發制人的核子攻擊,因此在別無選擇之下,只能保留這項「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則」;香港軍事專家宋忠平則認為,大陸的核武能力遠遠落後於俄羅斯,美國與俄羅斯合計擁有全球逾90%的核武器。 \n 不過大陸內部對於要不要廢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則」近年來多有討論。大陸戰略家建議陸政府對這項原則放寬,他們主張對某些「可以導致極度破壞和中國常規武器無法抵抗的大規模外部入侵的非核武器攻擊」使用核武器,或是直接完全中止這一政策;但是也有一派認為,廢除該項原則事實上會讓大陸更容易受到打擊,也不利其在國際上的形象。 \n 美暗指陸核武大增 \n 在《中導條約》失效後,外界認為,主要軍事大國間的核軍備競賽可能再次拉開序幕。相關分析指出,大陸在戰略轟炸機、洲際彈道飛彈(ICBM)、戰略飛彈核動力潛艇(SSBN)等軍備擴充上投入許多;對於美方要退出《中導條約》,部分原因則是劍指大陸正不受約束、大力研發與部署相關武器,並威脅到美國的安全。

  • 美中軍備競賽 綠砸錢湊熱鬧

    美中軍備競賽 綠砸錢湊熱鬧

     美俄分別退出中程飛彈條約,新一輪國際強權軍備競賽又起。無獨有偶,民進黨上台以來,在財政困難下,以中共發展軍力為由,不斷加大武器購買與研發力度,諸如預計砸下至少3000多億元台幣,購買66架F-16V戰機,潛艦國造經費高達2000億;空軍執行的「鳳展專案」耗資要1200多億元,升級原有的145架F-16 A/B戰機為F-16V型戰機。 \n 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揭仲指出,由於我國財政困難、資源有限,國防預算要成長至GDP的3%,以2019年GDP估值18兆5028億為例,3%高達5500億元,有實質困難。因此,除了應集中資源優先提升國軍「網狀化作戰」能力,力求在台周邊獲取優勢的「戰場覺知」,尋求以較少武器裝備、彈藥與部隊,獲致同樣甚至更大的殺傷力,以減少對武器數量的依賴;也該尋求改善兩岸關係,讓北京在政治上不要覺得太悲觀。 \n 美退出中導劍指陸 \n 揭仲說,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的表面理由是俄羅斯製造9M729「陸基」巡弋飛彈違反條約,但真正原因是要應對中共的軍事擴張。因為早在1960年代後期,中共就成為美蘇以外首個部署中程彈道飛彈的國家。美蘇簽署《中導條約》後,中共又陸續研發、部署多種中程彈道飛彈。美國國防部估計,共軍擁有約1000至2000枚射程在500至5500公里的陸基彈道飛彈與巡弋飛彈,使「美國成為唯一受條約限制的國家」。 \n 揭仲說,美國已先後3次尋求中共加入《中導條約》,但都被拒絕。因為中共如果同意加入《中導條約》,就必須裁減大量飛彈,美國則不需要放棄任何東西。 \n 美要求台灣增加軍費 \n 揭仲表示,台灣近年承諾增加國防預算,並不斷釋出希望增加武器採購與研發預算的消息,除了中共軍力近年快速成長,使兩岸軍力失衡的情況日益嚴重外,美國不斷要求我方增加軍事支出也是主要原因。 \n 因為,「抑制北京」已成為美國頭號戰略目標,其主要手段之一,就是強化在大陸周邊的前沿軍事部署;但考慮到預算壓力,美國主要透過要求日本與中華民國強化自身軍力,並由美軍在熱點區域常態性武力展示來強化。這就是為何近年美國官員和智庫學者,常利用各種場合要求我方增加國防預算的主因。

  • 後西方國際秩序的蛛絲馬跡

     最近國際上有三件看似彼此不相關的事,背後似乎有著相通的線索。 \n 首先是西歐。德國梅克爾總理與法國馬克洪總統2月簽署了《法德亞琛條約》(Franco-German Treaty of Aachen),當中規定一方領土遭受攻擊時,兩國要全力支援對方。法、德還將加強兩軍合作,推動共同「軍事文化」,以促成未來「歐洲軍」的形成。梅克爾已宣布不續任德國基民黨下一任黨魁,馬克洪深受黃衫軍社運所苦,華府對法、德的不屑似不足怪。 \n 其次是美洲。委內瑞拉左派總統馬杜羅就職遭遇抗爭,部分民眾改支持原議長瓜伊多為臨時總統,唯俄、中逆勢而為,反對「干涉委國內政」。與此同時,受低油價所苦的委國,其金礦業也受美國制裁,但美國盟國土耳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故自狂買。美國要求沙烏地石油增產以補委國缺口,沙國仍以減產婉拒。不過美國與眾多歐盟、拉美國家已公認馬杜羅就職非法,況且拉美右派在大選紛紛獲選,當中不乏仿效川普的民粹人物。土、沙等國或許只是在風暴中撈取蠅頭小利。 \n 再次是南亞。印巴對峙近期升級為軍機交火與對地飛彈攻擊,台灣聚焦梟龍打米格的花絮,但英媒指出印方大量使用以色列的軍備,以國2017年起最大武器出口地就是印度。以國不僅軍售印度抗衡巴基斯坦,軍售壓迫國內伊斯蘭族群的緬甸軍政府也行之有年。然而美國雖然經常流行「以色列遊說」(Israel lobby)造成小國牽制大國的「包袱說」,但川普畢竟將大使館遷到耶路薩冷,顯示美國堅定的承諾。 \n 世局多變,國際秩序也是如此。捕風捉影和一葉知秋,往往只是一線之隔。國際政治雖然是殘酷的無政府狀態,但世界上多數人並非總是生活在炮火中,因為這個「無政府」通常還是有秩序的。我們熟知的戰後秩序被稱為「自由國際秩序」,簡稱「西方秩序」。而西方秩序又可以從1648年《西伐利亞條約》確立主權不受(外來)宗教權干涉起算。秩序間或被戰爭打破,範圍或擴張或收縮,有時主導霸主也會易手,核心規則也會改變。我們需要秩序去制約隱含暴力的無政府,但秩序本身也在流動變化。筆者認為前面三件空間距離遙遠的孤立事件,背後已經顯示,事情正在起變化。 \n 與西伐利亞體制的西方秩序相比,戰後的「自由國際秩序」其實為時不算長,地理覆蓋也並未更大。前者的主要內容是打破「帝國」尺度的民族國家與主權原則,直到英國取得霸主地位才增加了自由市場經濟。將市場經濟的個人主義精神導向政治和社會權利,則是二戰以後的事。政治自由和社會權利,不但只是「西方秩序」漫長歷史中的一部分,至今也還未覆蓋全世界多數國家與人口。從英國接手秩序主導地位的美國,與蘇聯二分天下到贏得冷戰,逼近單極地位20年,已有師老兵疲之態。法、德這種舊大陸上的老牌強權原本就不太可靠,長期沒在「五眼聯盟」之中。沙烏地、土耳其是美國在伊斯蘭世界的支柱,以色列更是美國外交變動的晴雨表。他們脫逸出自由國際秩序,更加公然地依循國家利益和地緣政治行事,就如同美國自己也大力籠絡越共,並試圖為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預留席位參加「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自由國際秩序生變,恐怕已經不能說是蛛絲馬跡。 \n 自由國際秩序本身就是未完成的事業,當然不能說它「功敗垂成」。時間更長、範圍更大的西方秩序也在發生明顯變化,包括西方集團本身的分化、世界決策中心的分散化,以及技術進步正在造成的市場、社會與政治權利(力)的重組。 \n 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希望減少貢獻持盈保泰固然會使秩序的「西方」色彩降低,奉行另一西方正統之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中國,「本土化」的現象也越來越強烈。 \n 筆者並不因此認為美國有可能成功地把自由國際秩序打掉重練,更不認為西方秩序的核心原則將轟然崩塌。一切帶有「後」的現象,都勢必繼承眾多「前」有的元素。究竟串連西歐、美洲、南亞漣漪的巨大線索是什麼,我們且拭目以待。 \n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