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國際運動仲裁庭的搜尋結果,共16

  • 運動線上-朱木炎失格案 上訴遭駁回

     ★「台灣戰神」朱木炎因去年參選國際奧會運動員委員會委員時,被控送禮失格而上訴至「國際運動仲裁法庭」(CAS)一案,昨遭CAS駁回。 \n CAS指出,仲裁庭認定朱木炎在競選期間,使用平板電腦、秀名牌,並且在非許可區域拉票。國際奧會基於規定撤銷朱木炎的提名資格,並無不當。 \n 但仲裁庭也強調朱木炎的行為是「過度積極」而非欺騙,其運動員聲譽與尊嚴不因這次的判決而受影響。

  • 運動線上-棒棒糖案 仲裁程序啟動

    ★因為參選國際奧會(IOC)運動員委員會,被指控違規贈送選手棒棒糖而被判失格,我國跆拳道好手朱木炎向國際運動仲裁庭(CAS)提起上訴。根據朱木炎委任律師來信,IOC拒絕提供證據給CAS,仲裁程序已正式啟動。

  • 棒棒糖事件-朱木炎 上訴國際運動仲裁庭

     中華奧會昨歡度90歲生日,副總統吳敦義到場祝賀,總統馬英九、國際奧會主席羅格及亞奧理事會主席阿罕默德親王皆發表賀詞,感謝中華奧會積極推廣奧林匹克活動,辦理國際體育交流所做的努力與貢獻。吳敦義並在慶生現場頒獎表揚在倫敦奧運奪牌的許淑淨、曾櫟騁。 \n 而日前在倫敦奧運投入運動委員會選舉被判失格的朱木炎,經過和中華奧會商討後決定向國際運動仲裁庭(CAS)提出上訴,希望CAS藉此還他清白。 \n 朱木炎在倫敦奧運期間競選國際奧會(IOC)運動委員會委員時,遭指控有贈禮和使用平板電腦拉票舉動,但卻在票選後才開會取消朱木炎的參選資格,對此,朱木炎和中華奧會向國際奧會申訴,可惜未獲滿意回覆。 \n 中華奧會秘書長陳國儀表示,IOC已決定不再針對此事做回應,因此,和朱木炎一樣被取消資格的日本鏈球名將室伏廣治,兩人都趕在最後期限(3日)前向CAS提出申訴,期盼CAS介入調查。 \n 陳國儀強調,CAS非常重視程序問題,國際奧會始終拿不出朱木炎違規證據,加上又是在投票結束後才開會取消朱和室伏的資格,這有違常理,如今,兩人一起申訴,國際相當矚目,CAS受理的成分很高。當事人朱木炎對此低調表示,等CAS接受申訴後,就會對外說明,目前暫時不發表任何意見。 \n 直接狀告國際奧會,不擔心破壞IOC和NOC(中華奧會)之間的關係嗎?陳國儀說,羅格曾鼓勵所有會員國只要對不合理事情就要勇於爭取,現在,朱木炎的目的就是討回尊嚴。

  • 運動爭端 法律解決

    運動爭端 法律解決

     跆拳道國手楊淑君就其於廣州亞運因穿錯電子襪而遭判定失格一事,因獲得政府及多數國人的支持,原已向國際運動仲裁庭(CAS)提告,卻於聽證會準備召開的前夕,在現任跆拳道協會理事長許安進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表示將撤告。就在國人不解與不滿之際,該協會前任理事長陳建平召開記者會,表示楊淑君是在被脅迫下才撤告,政府明明知情卻未力挺。對此,從前、後任理事長角力解讀者有之,從藍、綠政治鬥爭思考者有之,筆者則認為應從法治理念出發,以檢視該事件並從中記取教訓。 \n 人作為群居動物,從事團體社會生活時必須遵守法律、倫理、風俗習慣與道德等行為規範;同樣的,人在運動場上從事比賽競技時,也必須遵守遊戲規則,包括參賽資格、服裝、裝備、評分標準及爭端解決機制等等,都是運動競賽規則的一部份。 \n 在本事件中,楊淑君因為電子襪不符規定,在原來分數大幅領先的情況下,遭判失格而被取消參賽資格,其後並被世跆盟處以禁賽三個月的處分。按理楊淑君因此處分已影響其參賽的權益,並損及其名譽,依照各種國際公約所確認的人權保障、「有權利即有救濟」等普世價值,楊淑君自有權依照國際奧會或相關運動組織所建立的爭端解決機制,提起救濟請求平反。所謂「如果繼續告下去,我國跆協會將被取消會員資格」的說法,是完全沒有法理依據的。 \n 其次,公平、正義是古今中外人們追尋及確立的共通價值,是人類賴以安身立命的主要行為準繩之一,運動競技當然也應追尋這樣的目標。在本事件中,究竟是楊淑君穿錯了電子襪、惡意欺騙,還是世跆盟的競賽規則不明,自有透過仲裁程序釐清的必要,以彰顯競賽的公平並實現正義。同時,經由國際運動仲裁庭這種中立、客觀的法庭,公平的蒐集資訊、調查證據並作出決定,才能發現真實、杜絕流言並避免各說各話,這無疑具有重要的法治意義。 \n 可惜的是,不少國人在傳統儒家思想過度重視和諧主義、團體主義的薰陶下,仍有「訟終凶」、「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思維,才會有所謂「為了跆拳道的長遠發展,多數協會會員堅持撤告」的情況。事實上,「為權利而奮鬥」才是應有的現代民主法治思維,因為透過國際運動仲裁庭的審判,不僅可以發現真實,也可審查世跆盟所定各項比賽規則的合理性與透明性,讓世跆盟重新檢視其對於電子護具的使用規範是否有詳細說明,對於懲處程序、內容是否公開透明。如此讓跆拳道的遊戲規則更臻合理化,或許才是一雪世跆盟屢遭操縱比賽的批評,成為續留奧運比賽項目的改革契機。 \n 如今,楊淑君不為權利而奮鬥,不「成就小我,完善大我」,無疑昭告世人:當時世跆盟的指控為實,我確實有作弊,因為所謂「亞盟已向我國道歉」,只是檯面下的說法,並無法澄清對楊淑君的指控。何況,目前流言已指向楊淑君將因為撤告,在倫敦奧運獲得獎牌。即便國人願意相信這不是真的,但流言已起,真是情何以堪! \n 本來,楊淑君提告事件,應以運動選手不服爭議的個人救濟事件單純看待,如果依循法治程序處理,相信國際運動仲裁庭會秉公處理。卻因為承載了太多的期待與負擔,以及不少體育界人士的缺乏法治理念,讓提告與否,與跆拳道的未來發展劃上等號。最後,即在犧牲了小我,卻未必完成大我的情況下,讓楊淑君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撤告了。 \n 楊淑君究竟是在自由意願下撤告,還是受到脅迫,自有由司法機關釐清的必要。因為即便局勢已無法挽回,國人對於公平正義的追尋是一致的。但願我們社會能經由這次的事件,學到一些法治的理念與深刻的教訓。 \n (作者為台北地方法院法官)

  • 專家傳真-我看楊淑君撤告一事

     在國際運動仲裁庭(CAS)為廣州亞運「黑襪事件」召開聽證會前,我跆拳道國手楊淑君宣布撤銷告訴,此舉,引發各界的諸多議論,在議論當中,跆拳道協會認為可因此「贏得更多友誼」的一番話語,以及體委會「尊重當事人決定」的態度,真是令我無法置信。 \n 任何自始至終都有關切「黑襪事件」的人,都很清楚為何會有向CAS提出仲裁之舉,是為了要弄清是非曲直、維護選手清白,也為了討回公道。而今撤告,不僅坐實了當初世跆盟的種種指控,就楊淑君個人而言,選手的名譽也就此賠上,因她將「永遠背負著比賽作弊的罪名」。 \n 如果,這是選手「心甘情願」的選擇,老實說,非當事人都無置喙之地,只能尊重。然而,回溯到撤告前數月,在體壇開始不斷的傳說著世跆盟秘書長梁振錫的暗示、也是明示放話:「即使贏了官司,世跆盟也不會改判,但是,如果輸了,世跆盟為了保持立場和威嚴,勢必會做出停權處分」。 \n 甚至,跆拳道協會也將向CAS提出仲裁,形容為「把台灣跆拳道未來賭進去,萬一被停權,台灣跆拳道何去何從,後續誰能扛起責任」?還有人轉達梁振錫「透過溝通和協調即可,何必走向上訴CAS」明顯想要「私了」的期望。 \n 我從來不知道,台灣跆拳道的未來,竟是繫於楊淑君是否撤告這件事上?更沒想到向CAS提出仲裁何時竟成了「把台灣跆拳道未來賭進去」的動作?當初,包括總統、行政院長是如何高分貝的要「捍衛國家尊嚴與國家權益」。難道說,總統和行政院長是為了要賠上台灣跆拳道的未來,而贊同告上CAS? \n 在此狀況下,我很難相信,撤告,是選手心甘情願的選擇,更讓人難以相信的是,明知楊淑君承受著「台灣跆拳道未來」這頂大帽子的沈重壓力,體委會竟能置若罔聞、視若無睹,身為體壇的「父母官」,我必須要說,不但失職,也有失厚道。 \n 從事件發生至今,有幾點事情是我想要釐清: \n 一是,因為上告CAS,中華跆拳道協會被停權,這是「庸人自擾」。國際上向CAS提出的仲裁案超過3,000件,如果,因提出仲裁就被停權,那麼現在應該根本沒有任何一項單項運動可以參與奧運了。所以,梁振錫是暗示或明示將中華跆協停權一事,只顯示了他的「不適格」,如果真的發生了,我們還是可以再度訴諸CAS。 \n 二是,有人說,楊淑君的黑襪事件的爭議,將波及跆拳道項目在奧運的存廢,一旦跆拳道項目被剔除,我國選手在奧運奪牌的機率就變少了。我承認,跆拳道是我國能奪牌的強項運動,奧會若剔除跆拳道項目,對台灣是損失,但是,不要忘了,對韓國的損失更大,跆拳道可是韓國的「國技」。 \n 跆拳道項目在奧運中的存廢,在體壇可說是陳年舊聞,是更久遠於黑襪事件的事,如果真因「黑襪事件」奧運中沒了跆拳道項目,那也只能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n 三是,就「黑襪事件」,如果我方有任何錯誤,世跆盟一開始在懲戒委員會時就會拿出證據,律師也會勸我方撤告,不要打一場沒有勝算的訴訟,同樣的,被我方指控錯誤的世跆盟也應主動、或至少支持訴諸國際運動司法機構澄清此種疑慮。然而,過程中,世跆盟不但採取不配合的態度,梁振錫還以「和諧替代爭執的做法」形容撤告,並公開表達他的欣慰與鼓舞,這只是讓我更加懷疑過程是否隱含強制與不法。 \n 最後,我不反對跆拳道協會想「贏得更多友誼」,然而,贏得友誼的方式很多,但是,不應該是以犧牲選手的名譽與國家尊嚴的方法。

  • 跆拳道的悲喜劇

     在廣州亞運「黑襪事件」發生8個多月後,就在國際運動仲裁庭(CAS)為此事件召開聽證會前,跆拳道國手楊淑君宣布撤銷告訴了。 \n 楊淑君的撤告,對過去8個多月來持續為「黑襪門」事件奔波的體育運動總會會長陳建平來講,像是挨了一記悶棍,也像是參與演出了一場黑色悲喜劇。 \n 對於楊淑君,陳建平是體諒與理解多過責怪,然而,對體委會、政府面對事實真相時的駝鳥般處事方式與態度,則是無法置信的憤慨,也讓他對體育界從抱持想要付出的熱心,變為是心寒意冷。 \n 從小就對武術有偏愛,即使現在已經年過50,還會練雙節棍的陳建平,對體育的熱忱、對跆拳道的熱愛,即使不是第一人,也不會是最後一人。 \n 就因為熱愛,當中華奧會主席蔡辰威還是體總會長時,找上門聘他擔任體總的執委時,陳建平只憑著一股熱忱,沒多想,就應允了。 \n 後來,又因為體總會的執委都擔任單項運動協會的理事長,只有陳建平不是,很巧的是,當時跆拳道協會應屆改選,蔡辰威於是認為他應該去選理事長。 \n 陳建平當時也只是覺得「跆拳道」,算是他的強項(他是黑帶),他也喜歡這個運動,就這樣他成為前一任的跆拳道協會理事長。 \n 在跆拳道協會理事長任內,陳建平老實說,有挫折也有感動,看到選手們平日辛勤苦練,站到國際賽事上出賽後,下賽時選手們幾乎個個體無完膚成了「傷」人,有時甚至是斷手、斷腳…。 \n 每當看到選手們下賽後個個成「傷」人,他都會禁不住的掉下淚了。 \n 選手們為了賽事,平日要勤練,在競賽場上則是全力以赴出賽,即使比賽途中斷手、斷腳都不放棄…,每每都讓陳建平感動不已。 \n 這也是他能忍住公司同事們對他的抱怨,抱怨他:「你還是不是我們的董事長?為什麼都在忙跆拳道的事呢?」 \n 甚至可以對企業界的朋友們笑他:「你現在已經是體育界的人了」,來個相應不理,為了還楊淑君的清白,花時間、花精神,就是要討回公道的主因。 \n 陳建平從小就開始學柔道、跆拳道的過程中,很清楚楊淑君是經過什麼樣的努力、要經歷多大的磨練,才能夠達到今天的成績,如今只因為一雙黑襪,就抹殺掉她過去所有的努力,他很難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 \n 這對陳建平來講,這是很大的挫折。因為最終沒能保護到選手,這是挫折;還有外界對事情的瞭解不清,也是挫折,然而,「有心人士」的刻意扭曲事實、而主其事的政府單位卻置若罔聞,是挫折,更是憤慨。 \n 這種挫折與憤慨,是陳建平小學時,在會武術的小學同學教他幾招,並開啟了他對武術的興趣,還因此進入武術相關運動世界時,所沒能想像到的。 \n 一直以來,對他而言,跆拳道是強調腿與腳的運動,但為了強化手的動作,他去學了詠拳,後來,在美國讀書時,特別到教導李小龍雙節棍的菲律賓籍老師的武術館去學雙節棍,最近又去學拳擊,都是為了強化手的動作。 \n 武術,對於陳建平來講,就是單純強調的身體運用技巧的運動,是他的興趣,也是他喜歡的運動。 \n 不過他從來沒有想過,他所喜歡的運動,會帶給他如此的挫折與憤慨。

  • 楊淑君撤告 運動法治雙輸

     在廣州亞運黑襪事件發生八個月後,國際運動仲裁庭(CAS)將針對其召開聽證會之前,跆拳道國手楊淑君卻宣布撤銷告訴。此撤銷仲裁之舉,各界議論。以下以法治精神評論其間得失。 \n 本仲裁案之當事人為楊淑君個人與世界跆拳道聯盟。整起事件二造間的陳述天南地北,如今唯剩CAS能進一步澄清疑點,為衝突畫上較合國際格局的休止符。而驟然撤告,就楊淑君個人而言,不僅坐實世跆盟的歷歷指控,更坐令民間諸多猜測永無澄清之日;楊淑君與其教練將終身蒙上國際與國內的不明紀錄。楊淑君必須再深慮得失。而體委會已花費的三百多萬訴訟公帑化為烏有,則令人無法輕易放棄問責。 \n 觀諸事件以來,前體委會副主委「吞下去」的言論、新任的跆拳道協會理事長「贏得更多友誼」的希望,或現今體委會「尊重當事人決定」的態度,或者各種「形勢比人強」的所謂明智抉擇說法,都非現代法治文明下的中肯之論。至於楊淑君將來能否用奧運金牌來所謂雪恥跟證明清白,更是風馬牛不相干之論述。甚至,楊淑君是否能贏得此次仲裁,也尚非最重要之目的。 \n 就CAS程序言,台灣國力的強弱亦非著重「弱者保護」之司法旨趣,當然也不在CAS考慮之列;此觀諸其網站上的歷來仲裁判斷,即可知諸多小國之運動員或運動團體皆曾運用此一解爭機制,且勝訴者不在少數。至於世跆盟若在國際運動仲裁庭程序中採取不配合態度,只能更顯示其不適格為國際運動機構;後果應由其自負。而傳說世跆盟私下要脅可能將中華跆協停權乙節,若果真發生,我國亦可再度訴諸CAS。 \n 整起事件最有意義之處,在於世跆會必須被檢驗其是否具備成為國際級與奧會級國際運動組織之資格與能力,其有否執行國際運動組織級之立法、執法與救濟權能。而這也正是訴訟攻防應設的重點。針對楊淑君撤告決定,世跆盟秘書長梁振錫對此一所謂以和諧替代爭執的做法公開表達欣慰與鼓舞,只能更加令人質疑其現代法治精神。 \n 運動舞台上,錯判一名選手後果不僅將致使已投入大量資金的選手無法忍受,更經常是得罪一整個國家民心與友誼。遭指控犯此錯誤之裁判或其代表組織,應主動、或至少支持訴諸國際運動司法機構澄清此種疑慮。不此之舉,反而坐令私了或鼓舞所謂和諧,只能更加令人懷疑過程是否隱含強制與不法。世跆盟此種錯誤心態,只會在扭曲體質下走上國際舞台,讓東亞薄弱法治與面子文化更加困擾國際奧會與全球社會。而台灣正在助成此事。 \n 法治文明涵養的實事求是與寬容格局,才是自信與包容性展現。就算楊淑君在CAS最終敗訴,亦是運動與法治精神的雙重完成。撤告之舉造成懸案,應是法治鄉愿,與政治民粹同樣不可取。而體委會三百多萬訴訟公帑虛擲,豈能無責於法治台灣?(作者為中興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

  • 吳經國:黑襪仲裁後 盼勿節外生枝

    吳經國:黑襪仲裁後 盼勿節外生枝

     一年365天有300天奔波於全球各地的國際拳擊總會主席、我國籍國際奧會委員吳經國,趁著短暫回國之際受訪,針對國人關心的楊淑君上告國際運動仲裁庭(CAS)一事,吳經國表示,CAS講求證據,就看雙方律師能拿出多少有利資訊,聽證會結束後兩周內應可結案,不論誰勝誰敗希望別再節外生枝。 \n 吳經國說,「以國際拳總為例,我上任幾年來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已被不少會員國告上CAS,至今從未輸過,最大因素就是,總會擁有上百個會員國支持,加上手中資源肯定比提告者多,總會在CAS訴訟案中的確占有不少優勢。」 \n CAS三位仲裁者仍舊會審視雙方提交上來的資料,目前看來,世跆盟現在稍占上風,畢竟,為何只有我們穿舊款電子襪,其他國家沒有?吳經國表示,不過,世跆盟理應在楊淑君還沒上場前就要中止比賽,因此處理的程序上確有瑕疵。 \n 吳經國強調,既然已經走到這個階段,就不可能撤告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蒐集對我方有利證據,然後在8月的聽證會上進行遊說,3位仲裁者會依據雙方律師陳述的內容討論,最終採「共識決」,如果其中1人有異議,就不會結案,但,通常會在兩周內宣判,到時候就是一翻兩瞪眼了。 \n 「我建議當事人楊淑君以及其他人等不需要出席聽證會,因為,到時候幾乎不可能會有她發言的機會,所以,必須在事前讓律師完全明白我們想要表達的意思。」吳經國表示,「如果世跆盟敗訴,我們恐怕躲不過報復(停權),但我會利用7月國際奧會年會時和世跆盟主席趙正源聊聊,希望不會走到極端這條路。」

  • 奧會祕書長 陳國儀:停權威脅 不足懼

     楊淑君上訴國際運動仲裁庭(CAS)一事,世跆盟祭出敗訴停權作法,中華奧會祕書長陳國儀昨表示,只要我們站得住腳,就不用怕世跆盟的威脅,更何況,國際奧會也不容許世跆盟這種蠻橫作法。 \n 楊淑君在去年廣州亞運因「電子襪」事件被取消參賽資格,世跆盟秘書長梁振錫多次強調楊淑君作弊,而且處以禁賽3個月。 \n 為力爭個人清白,楊淑君在體委會力挺下走向狀告CAS之路。世跆盟原本認定CAS沒有管轄權,但卻在CAS決定於7月召開聽證會之後,再次提出停權論調,藉此要求我方撤告,讓國內跆拳界人心惶惶。 \n 陳國儀強調,跆拳道是奧運正式比賽項目,怎可能不受國際奧會所屬的CAS管轄,事實證明,現在世跆盟深怕CAS最後做出對他們不利的宣判,才會要我們撤告。 \n 「國際奧會明年除了要決定2020年奧運主辦城市外,還要從現有的28個正式項目中檢討剔除1項,讓另1項目加入,目前已傳出現代五項與跆拳道被列入檢討,棒球(棒壘)與空手道爭取動作很積極。」陳國儀表示。 \n 陳國儀說,世跆盟動輒以停權要脅會員國的作法,國際奧會不可能坐視不管,以現有情況來看,跆拳道的確很危險。如果世跆盟早就通知選手不能使用舊款電子襪,那為何還讓楊淑君出賽,這件事情的處理程序本來就有瑕疵,我們不需要自亂陣腳。 \n 體委會副主委陳士魁指出,世跆盟如果能拿出證據曾在2009年宣布禁用舊款電子襪,那麼協會就得負起責任出面向社會大眾道歉,總不能讓選手背負罪名,而且楊淑君爭的是個人清白與公道,誰都不能要求她撤告。

  • 黑襪仲裁 是否撤告 跆協邀當事人會商

     楊淑君在廣州亞運被判失格事件,國際運動仲裁庭(CAS)已受理並啟動程序。至於相關當事人是否撤告?楊淑君昨天出席元旦健走活動時表示,盼此事盡快處理。 \n 據了解,跆協可能於4日開會,討論撤告與否的利弊得失。 \n 迎接民國百年元旦,跆拳漂亮寶貝馬不停蹄,前晚才出席台北市政府跨年晚會,昨天一早前往台大參加健走活動。儘管只睡3個小時,讓楊淑君的神情有些疲憊,但她還是走完全程,民眾要求簽名來者不拒,還親切地抱起小朋友合照。 \n 儘管疲憊,楊淑君仍堅持完成健走。但上訴CAS爭清白的動作要不要走到底,卻已經不是楊淑君自己所能做的決定。她說,如果告上CAS,得要考量其他選手的想法,若要撤告也得和體委會及跆協討論之後才能對外宣布。這段時間她飽受壓力,也想趕快解決。 \n 何時討論?跆協透露體委會本周將召集楊淑君、教練劉聰達、律師宋耀明等人開會,時間可能是4日。跆協執行秘書李勝陽表示,楊案受到國人注目,即使最後顧及跆拳道永續發展決定撤告,也得有合理的說法。就協會立場而言,修補國際關係也是重要工作。 \n 至於我國籍世跆盟執行委員李正勇表示,若中華跆協針對楊案向CAS提起申訴,世跆盟不會等到最終仲裁結果出爐,就會再開懲戒委員會將台灣停權,李正勇也向跆協轉達了上述警告。 \n 李勝陽則說,目前沒有收到世跆盟的書面或口頭通知,跆協也會尋求管道了解世跆盟對我上訴CAS的態度。目前基本立場則是先確認我方態度,按部就班處理此事。

  • 楊淑君案 CAS啟動仲裁程序

    楊淑君案 CAS啟動仲裁程序

     「國際運動仲裁庭」(CAS)昨天首度證實已受理楊淑君案,並正式啟動仲裁程序。至於我方是否會在世跆盟壓力下撤回申訴?中華跆協仍在開會討論,盼於一、兩天內做出圓滿合理的決定,當事人楊淑君也還沒有答案。 \n CAS秘書長瑞柏昨天在瑞士接受中央社記者詢問時指出,楊淑君案的仲裁已經展開,程序將分為兩個階段:第1階段是各方提報書面說明,第2階段則是舉辦聽證會。目前本案仍處於第1階段,預計還需要4到5周的作業時間。 \n 瑞柏強調,除了舉行聽證會的日期,以及最後的仲裁結果之外,CAS都不會告知任何的程序細節。而且目前仲裁程序雖然已經正式展開,但何時舉辦聽證會,則尚未確定。 \n 瑞柏昨天的聲明,也澄清了CAS對於楊淑君案是否擁有管轄權的疑慮。事實上,CAS是國際奧會對於運動賽事爭議的仲裁單位,選手和協會在窮盡國際單項運動總會內部的救濟程序之後,若仍然無法接受判決,都有權利上訴至CAS尋求仲裁。 \n 跆協日前說,「傳聞」世跆盟可能因我方上訴CAS而祭出停權處分。但既然是選手與協會應有的權利,世跆盟就不可能、也不可以因楊淑君案上訴,而斷然對我方實施停權。 \n 因此這個「傳聞」應不可能真的發生,我方在評估下一步動作時,也不應受到此一傳聞的影響。

  • 陳國儀:判太重 事情還沒結束

     世跆盟昨日針對楊淑君在廣州亞運失格事件做出判決,中華奧會秘書長陳國儀表示,世跆盟懲處過重,楊淑君最在意的清白問題未獲解決,此事恐怕沒那麼快落幕。 \n 以結果來看,亞跆聯和世跆盟的調查報告明顯對我方不利。對此陳國儀提出看法,倘若揚淑君腳上的電子感應器違法,主審就應在她尚未出賽就宣判失格;而非在她把貼片拿下,等到比賽踢到一半才抓她違規,亞跆聯與世跆盟處理程序完全不對。「我不知體委會在這件事有無抓到這個關鍵點?進而提出說明與申辯;這點將是上訴國際運動仲裁庭的關鍵所在。」陳國儀說。 \n 陳國儀又說:「國際運動仲裁庭(CAS)可分為一般仲裁與上訴仲裁,一般仲裁必須有亞跆盟、世跆盟、亞組委與亞奧會4個單位點頭答應才行,這個管道肯定不通。上訴仲裁雖可避免這個規範,但要件是所有申訴管道用盡後才能提出。」 \n 陳國儀認為,體委會8日提出上訴仲裁的時機點有待討論,最正確的做法是等昨日懲處判決下來再提。

  • 黑襪案 國際運動仲裁庭受理

     體委會主委戴遐齡昨表示,國際運動仲裁庭(CAS)上周已受理楊淑君在廣州亞運遭取消參賽資格的申訴案,我方可望在3個月內得知結果。而18日世跆盟召開的懲戒委員會,透過外交部協助,戴遐齡亦盼出席的跆協人員能在首爾獲得公平待遇。 \n 11月17日楊淑君在女子49公斤量級與越南選手武氏厚交手,第1回合9比0領先,卻遭大會韓裔菲籍技術委員以電子襪貼片不合法為由,取消參賽資格。 \n 此一宣判讓楊淑君無法接受,與教練男友劉聰達在賽場靜坐抗議。亞跆盟見不可收拾,便以停權和禁賽要脅中華隊道歉認錯。經斡旋後楊淑君停賽,其他選手照常出賽,最終以2金3銅作收。 \n 此事除楊淑君受到傷害,亞跆盟官網更撰文批評中華隊有欺騙行為。這一污衊文章讓體委會決定反擊,不但在廣州蒐證並召開記者會,返國後更找律師團研議如何提告? \n 不料世跆盟收到亞跆盟調查報告後,又要求我方在本月10日提書面說明,18日則於首爾舉行懲戒委員會議,將對楊淑君、劉聰達做出懲處。不願被亞跆盟與世跆盟牽著鼻子走的體委會,8日由主委戴遐齡簽下委託書向CAS提出申訴,期盼其介入調查,還楊淑君與中華隊公道。 \n 戴遐齡昨表示,有關18日的懲戒委員會,一周內已和有關人士開過3次會;並發函外交部與駐韓代表處,盼屆時能派具法律常識的口譯人員給予協助。 \n 「我方底限就是協會不能被停權,選手和教練不可被禁賽。」戴遐齡說,上告CAS本意就為防範世跆盟做出不利判決;甚至還要向廣州法院控告世跆盟秘書長梁振錫,這些都是為了保障跆協與選手權益。

  • 上訴期限起算模糊 先搶仲裁 免楊淑君再吃虧

    上訴期限起算模糊 先搶仲裁 免楊淑君再吃虧

     世跆盟的懲戒委員會還沒開,體委會已委任律師先一步上訴至瑞士「國際運動仲裁庭」(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s,簡稱CAS)。CAS規定須於「接獲不服判決廿一天內」、提起上訴的時間規定有些模糊,若從案發當天起算,「楊淑君事件」昨天剛好滿廿一天,體委會乃決定先行出手以免吃虧。 \n 「世跆盟祕書長梁振錫在受訪時已講得很明,認為楊淑君違法,且教練與中華跆協都有責任,」體委會主委戴遐齡說:「以此來看,世跆盟不會還我們公道,直接告上CAS沒有問題。」 \n 至於在廣州地院控告梁振錫誹謗的司法途徑,儘管理律律師宋耀明曾表示,「能否成案和關鍵證詞都可能對我不利,」但依舊是體委會的選項之一,並配合CAS雙管齊下。 \n 事實上,檢視CAS的上訴仲裁流程(如右下附圖),上訴時間規定的廿一天,應該是從懲戒委員會做出決議的那一天起算才合理。因為CAS規定,若對一運動團體之決定不服,在用盡該團體內法律救濟程序等之情形下,原告方得向其提請上訴。 \n 楊案發生迄今已滿廿一天,但在世跆盟的救濟程序尚未走完,並不符合上訴至CAS的要件。體委會副主委陳士魁解釋,從案發當天起算廿一天,確實與上訴要件有些矛盾,不過時間規定模糊,保險起見昨天得有動作,畢竟規定「逾期不得受理」,我方不能冒險。 \n 依照規定,CAS在受理上訴案件後三個月內,必須做出裁決送交當事各方據以執行。也就是說,即使我方得等候十八日懲戒委員會做出不利判決,才能成功上訴至CAS,楊淑君事件也可望在明年三月底前塵埃落定。 \n 昨天上訴至CAS,表示一旦懲戒委員會做出不利我方判決時,體委會已經做好下一步的準備。陳士魁指出,除非世跆盟還我公道,未對選手、教練及跆協做出禁賽或停權處分,我方才有可能不走CAS仲裁途徑。 \n 「我們已經做過沙盤推演,模擬各種可能狀況。如果最後世跆盟僅針對霸占場地的舉動罰款,因為這一點我們也有理虧之處,可能就會接受而不去申訴仲裁。」陳士魁說。

  • 楊淑君事件 廣州提告暫緩

     行政院及體委會要替跆拳好手楊淑君「討公道」,但楊淑君後腳跟的感應片是否在檢錄時就已貼上?關鍵的檢錄裁判說法並不在我方手中,加上北京奧運曾有「運動爭議不能在地方法院訴訟」的解釋,我方要在廣州地院對世跆盟祕書長梁振錫提出誹謗訴訟,成功機會並不大。 \n 「支援楊淑君國際訴訟工作小組」昨由行政院副院長陳冲主持會議,律師宋耀明則以法律來建構楊淑君事件的輪廓,給予行政院及體委會法律建議。與會的體委會主委戴遐齡說:「委託律師進行專業評估之後,再決定下一步。」 \n 宋耀明此前建議我方於廣州地院提起國際訴訟,爭取時效也給世跆盟施加壓力,體委會則提供資料,請宋耀明評估適當的訴訟標的及訴訟主體。 \n 然而要告指控楊淑君及中華代表團「詐欺」的梁振錫,得先證明楊淑君的感應片為檢錄時貼上,而非比賽前偷偷貼上,偏偏關鍵證人的說法目前「不可能拿到」。 \n 宋耀明也透露,北京奧運期間,北京人民最高法院曾有不受理運動爭議的解釋。也就是說,如果我方要在廣州地院提告,也有可能無法成案。 \n 至於楊案上訴到瑞士國際運動仲裁庭的可能性,宋耀明則說世跆盟的競賽規則曾於今年3月及10月兩度修正,新版並無仲裁條款。廣州亞運發生的爭議能否仲裁,已向瑞士的專業律師徵詢法律見解,得到結果才能評估可行性。

  • 陳士魁:楊淑君案非一般仲裁

     針對「國際運動仲裁庭」(CAS)祕書長瑞伯表示「世跆盟可拒仲裁」之說,體委會副主委陳士魁表示應是指「一般仲裁」(ordinary arbitration),楊淑君事件則可能走「上訴仲裁」(appeal arbitration)途徑,情形不同。 \n 瑞伯昨天答覆中央社詢問時表示,世跆盟似乎不承認CAS對任何類似案件的管轄權,可能拒絕仲裁機制,目前尚未收到任何關於楊淑君案的申訴。 \n 陳士魁指出,CAS的仲裁分為兩種,瑞伯指的是一般仲裁,需要與爭端有關的各方同意將全案提交CAS,才能建立管轄權。楊淑君案目前亞奧會已接受我方申訴,持續等待世跆盟紀律委員會的決議,此刻當然不可能送CAS仲裁。 \n 如果我方滿意世跆盟的決議,自然無須仲裁;反之在用盡各種救濟程序後,若仍得不到滿意結果,按規定得向CAS提起上訴。 \n 我國過去從無上訴至CAS的案例,一九七九年國際奧會委員徐亨為捍衛我國奧會會籍,一狀告上在國際奧會所在之洛桑國際法庭,控訴國際奧會以通訊投票更改我會旗會歌的方式違法,走的仍是司法途徑。 \n 至於是否要在廣州或世跆盟所在地首爾提起國際司法訴訟,理律律師事務所代表宋耀明表示,最快十二月初才能提出評估報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