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圍阻體的搜尋結果,共15

  • 福島圍阻體內污水輻射量 高達11西弗

    東京電力公司21日宣佈,截至20日透過機器人對福島第一核電廠1號機組反應爐圍阻體內部實施的調查結果顯示,圍阻體底部污水中測得的最大輻射量高達每小時11西弗。 共同社報導,據悉從水中拍攝的圖像中可看到或是某種構造物熔化後凝固而成的堆積物,但為熔融核燃料的可能性較低。 此次調查是為了掌握燃料碎片是否已散落到壓力容器的地基外側。關於附近是否有燃料碎片,東電表示,僅憑至今為止的圖像及輻射量難以判斷。 東電新公佈的是19日和20日調查的總計兩處地點的結果。19日從遠離壓力容器地基、距圍阻體地面30公分高的水中測得的輻射量為每小時11西弗。此處被認為周圍存在燃料碎片可能性較低,為了比較輻射量而進行調查。 20日在距壓力容器地基開口部附近地面約1公尺高的地點測得的輻射量為每小時6.3西弗。圖像中管道旁有似乎是熔化後凝固的堆積物,上面附著沙子樣物體。東電認為「堆積物也可能是圍阻體內金屬導管或纜線外殼等熔化的物體」。 從其他圖像中可以看到地面堆積著沙子樣物體。據悉也可能是污水中的浮游物等。 機器人從作業用腳手架上放下儀器進行調查,腳手架上兩處空間輻射量分別為每小時3.8西弗和12西弗。 此次調查於18日投入機器人後開始,第一天調查了壓力容器地基的排水溝附近,在距地面約1公尺的地方測得輻射量為每小時1.5西弗。當初計畫調查4天,但由於機器人行走路徑狹窄、作業延遲,以及攝影鏡頭的累計輻射量低於預想,因此延長了一天,將實施至22日。1060322

  • 運作30年才發現 核三廠圍阻體支架沒正確焊接

    運作30年才發現 核三廠圍阻體支架沒正確焊接

    原能會今天赴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備質詢,立委鄭麗君揭露,過去兩年核三廠1號機及2號機大修時,竟分別發現53處及54處圍阻體支架未焊接在預埋板上,原能會竟在電廠運轉30年後才發現,痛批原能會監督管理出現大漏洞,要求提供專案報告,說明改善作為。 鄭麗君指出,前年核三廠1號機第21次視察大修時,發現圍阻體襯板不當焊接,有53處支架未確實焊接於預埋板;去年核三廠2號機第21次大修時,同樣也發現圍阻體100呎至148呎,有54處支架未焊接在預埋板。她質問蔡春鴻,為什麼30年後才發現?這樣是不是代表支架承載力不足,地震時恐使管線掉落破損? 對此,蔡春鴻請核管處長張欣上台說明,張欣僅說明「這是於大修視察時發現」,並未解釋為何過去不知情。事後媒體追問,蔡春鴻緩頰說,由於之前較重視爐心安全,而這些支架位在圍阻體周邊,所以過去沒列為視察重點,直到在核四發現此問題,才徹查各電廠,並已要求電廠改善,而核三廠過去遭遇過大地震,確實沒有對核安造成實質影響。 此外,鄭麗君進一步表示,2012年以來核三廠1號機兩次大修,共發現8次異物入侵事件;2 號機則發現7次,異物有含輻射的金屬片、橡膠手套、擦拭布、線帶等等,「燃料池是垃圾嗎?這樣沒有安全疑慮嗎?」 對此,蔡春鴻回應,當初即有阻擋異物進入核心的設計,但會嚴格要求電廠加強管制。鄭麗君則要求原能會提供歷年來,核電廠異物入侵的清單及因應作為。

  • 核二2支架焊接不當 台電稱已改善

    針對民進黨立委鄭麗君踢爆,台電核三廠反應爐圍阻體有50幾個支架不當焊接,可能在地震時造成管線掉落破損。台電晚間正式回應,是在核四廠早期施工階段發現圍阻體有部份支架或固定點銲接位置不當,因此同時對核一、二、三廠展開全面清查,發現除核三外,核二廠也有2部機組各1處有相同情況,至於核一廠則沒有發現。目前所有缺失都已改善完成,台電將記取教訓,修訂相關程序深化核安。 對於立委指稱原能會沒發現做好監督,台電澄清,公司在大修期間就發現該缺失,並立即主動通報原能會,改善完成後不影響圍阻體完整功能。

  • 核四一次圍阻體 6月再測洩漏

     經濟部核四專案辦公室副主任黃揮文今天說,核四一次圍阻體預定6月20日會再次進行約7天的洩漏測試;有信心在6月底前如期完成核四安檢作業。  經濟部今天召開「核四安檢專家監督小組」會議,確認目前已完成並通過119個系統,改善中有4個系統,尚有3個系統未完成移交。  此外,安全檢測小組目前已完成214份程序書的系統再驗證,相關工作仍持續進行中。  黃揮文表示,核四廠近期完成的重要測試工作包括「棒控制及資訊系統」及「喪失外部電源/冷卻水流失事故」A、C串。  至於一次圍阻體洩漏測試部分,經濟部指出,目前已找到洩漏源,修護後洩漏量將可符合接受標準。  黃揮文說,預定6月20日將再進行一次圍阻體洩漏測試,時間總共約7天,台電有信心6月底前會如期完成核四安檢作業。1030520

  • 理性談核安2之1-三哩島練出斷然處置金鐘罩

    理性談核安2之1-三哩島練出斷然處置金鐘罩

     編案:核安引發的疑慮益增反核聲浪,不論贊成抑或反對核能,都應回歸理性,實事求是。濮勵志先生為美國紐澤西Micro-Simulation Technology公司經理,也是IAEA進步反應器模擬教育方案主講師。他親身經歷三大核災善後工作,提供理性討論的空間。文長,分兩天刊出。  最近核四紛爭,有人把三哩島、車諾比、福島並列,好像核電安全有無法解決的難題,心懷無比恐懼。其實像車禍、空難到太空旅行,科技只會越來越進步,失事率越來越低,不可能越來越糟。我個人在台灣成長受教育,本行物理,後在美國就業因緣際會,親身參與了三大核災善後工作,至今還在幫日本復興,和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新進反應器教育工作。現在就把全世界核工界從核災學到的教訓,與時俱進的改進和成就,在此略作介紹:  首先1979年美國三哩島,事故總結原因是設計廠商、監管部門和營運單位普遍認識不足。當60年代初設計電廠時,假定當地可能發生最大地震,震壞反應器主要進出冷卻水管路的大破口事故,是最嚴重的可能。外電源切斷後所有控制棒自動插入爐心,連鎖反應急停,餘熱靠緊急柴油發電機起動灌水到爐心除熱。三哩島事發時並無任何破管,卻是壓水式機穩壓器頂端的洩壓閥開啟後故障卡死,造成爐水失控洩漏到圍阻體內的小破管事故。壓水式變成沸水式,水位儀表顯示紊亂,主控室緊急燈號如聖誕樹,多重警鈴大作,操作員不知所措,導至部分燃料熔毀和少量輻射物外洩,但無任何死傷。  事後美國核管會詳情研究了前因後果,發佈NUREG0737文件,重點是保證加強洩壓閥操控能力,每座電廠都必須做或然率風險評估(PRA),並且建造專用模擬機,加強所有值班員和工程師訓練和判斷能力等等。  我在三哩島工作20年。1984年曾親身走進未受損一號機圍阻體裏面,做史上第一次「斷然處置」實驗。和另外兩位年輕同事,穿上密實的防輻射塵衣。控制室裏用高音喇叭通知我們要打開穩壓器頂端洩壓閥了,5、4、3、2、1,我們忙躲到大水泥間隔後面,剎那間一聲巨響,高壓蒸汽衝進積水糟。我們目視記錄該閥門重複幾次開關自如。前後只幾分鐘,不能太久,否則槽裏裝水汽過多,衝破防護的陶瓷防護牒,就像二號機事故重演,我們三個在圍阻體裏面,就會變或雲南汽鍋雞,蒸熟了。  做這個實驗是為證明反應器洩壓閥可手動遙控,當電廠「全黑」,就是喪失所有交、直流電源,必要時主動洩壓灌水,保管爐心無損,當然就沒廠外洩漏。所以「斷然處置」有如練鐵布衫、金鐘罩武功,把最後一道「罩門」封住,從此金剛不壞。NUREG0737規定所有電廠須具此能力,三哩島第一個做,全世界其他電廠大都跟著做了。但日本30年來自認沒有必要,海嘯來時淹沒地下室,短路交、直流電源,到時洩壓閥打不開,水灌不進去,爐心過熱熔毀,如此而己。  其次,1986年前蘇聯車諾比事件,蘇式石墨設計RBMK與西方輕水式本質不同,在低功率狀況時,具正溫度係數特性,當稍有失控升溫時,其中子數不會像西方輕水式設計自動回落,而是上升。它基本上不存在穩定狀況,靠專業核工程師和複雜計算機程式操控。事發當天做汽機試驗,核工程師不在場,汽機工程師擅自升載,功率失控暴升造成水蒸氣爆炸,高溫引燃石墨大火。蘇式電廠無圍阻體,普通廠房頂蓋炸穿,造成輻射物大量外洩和人員傷亡慘劇。  事故後舉世震驚,許多籌畫中的電廠都擱置或取消了,包括台電第一代發包給美商C-E的壓水式核四。義大利不巧早訂在那時舉行公民投票,理所當然否決了走向核能。那時美國各大國家實驗室,用最先進的電腦事故模擬程式,花了幾年做成詳細的分析,發表了多篇正式報告。我們在電力公司做安全分析工程師的,除研讀外也用同樣程式,做自家電廠在類似情況下(低功率汽機試驗)的模擬,結果確定平穩安全,完全與蘇式無關,所以營運不受影響。(作者為美國紐澤西Micro-Simulation Technology公司經理)

  • 核四廠1號機圍阻體洩漏 6月完成

    針對外界質疑核四廠1號圍阻體查洩作業無法於6月底前完工,台電今強調,預定 5月中旬可再加壓查漏,會盡全力於6月底前完成。他們強調,圍阻體洩漏測試,是在測試結構體內壁襯板、管線及閥門的洩漏率,國內外各核電廠在興建完成後首次測試時都會有洩漏情況,都得持續進行再測試到符合標準為止,這很正常。

  • 核四圍阻體測試 台電:有憑據

     台電公司今天表示,2月核四安檢快訊中的圍阻體結構安檢測試是「結構完整性」測試,絕對是有憑有據,一句話都不能差錯才敢公布。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何欣純、林佳龍與鄭麗君等人在民進黨立法院黨團舉行記者會表示,中國國民黨團認為開放公民團體旁聽於法不合,杯葛議程,阻撓核四圍阻體測試洩漏真相被公開。  林佳龍說,今年 2月台灣電力股份有限公司檢測核能四廠,卻報喜不報憂,核四安檢快訊上提到核四圍阻體結構安檢測試通過,台電以假亂真,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竟不吭聲。  對此,台電副總經理陳布燦指出,安檢快訊中的圍阻體結構完整性安檢測試是指圍阻體外面是 2公尺厚的鋼筋混凝土,要依國際標準施壓檢測受力情況,看有無洩漏或裂縫,原能會也在現場監督,這部分已經做完。  他表示,圍阻體另外還有一個鋼襯板檢測,還沒有完成。  陳布燦說,台電是公務機關,有憑有據才能公布結果。1030512

  • 圍阻體疑洩漏 台電:改正就好

     台電副總經理陳布燦今天表示,核電廠測試過程中必然會發現缺失,核一、二、三廠也都一樣,圍阻體安檢中有洩漏是過程,改正就好,沒有大問題。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今天邀請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經濟部及台電公司等相關主管,針對「興建中核電廠停工封存、核廢料中/長程處置、核事故緊急計畫等相關計畫」報告並備詢。  媒體報導指出,核四廠1號機今年2月舉行圍阻體整體洩漏率測試及結構體整體測試,台電涉及蓄意隱匿核四「整體洩漏率測試」不合格結果,加上教委會召委邀請綠盟副秘書長洪申翰等人旁聽,引起藍委不滿,委員會議場內外爆發多次火爆場面。  洪申翰在會議室外拿著報紙痛批台電「推託卸責、報喜不報憂」,也質疑台電在核四工程做不到安全,大家不應該再相信台電推卸之辭。  同時,陳布燦走到議場外另一側,表示要澄清媒體「捕風捉影」報導,但陳布燦未把話說完,洪申翰就在旁搶話質疑台電不對外公布另一項圍阻體「整體洩漏率測試」結果。  陳布燦和洪申翰在大批媒體圍繞下你來我往舌戰,由於洪申翰不斷以拉高聲量、搶話等方式打斷陳布燦發言,雙方再爆口角。  陳布燦強調,所有台電對外發布的訊息都經得起檢驗,但面對洪申翰三度質疑,為什麼沒有對外公布洩漏訊息?陳布燦一時怒極脫口說「何必」。  他後續補充說,台電都會經過正式管道對外宣布,任何行為都對國民負責,從來沒有隱瞞任何事情,在過程中當然會找出問題,要不然為何要作測試,隨便捕風捉影是不實指控,完全不能接受。1030512

  • 圍阻體測試報告 蔡春鴻:嚴審

     原能會主委蔡春鴻今天表示,圍阻體結構整體及洩漏率測試,與功能有關,兩個性質和測試方法不同,原能會收到台電報告後,都會嚴格審查。  媒體報導指出,核四廠1號機今年2月26日至3月5日舉行整體洩漏率測試( ILRT,Integrated Leak Rate Test)及結構體整體測試(SIT,Structure Integral Test),明明有洩漏,電廠員工甚至加班查漏,卻還說符合法規,質疑核四未來應像阿帕契直升機一樣,會有墜機命運。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主委蔡春鴻表示,這兩項測試是台電核四燃料裝填前要應完成的308項測試中的兩項,都與一次圍阻體功能有關,確實很重要。  他說,SIT結構完整性測試是針對圍阻體鋼筋混凝土結構強度做測試,在原來壓力之下再施壓15%,檢測鋼筋混凝土能否承受這麼大的硬力。  目前,台電已經做完SIT檢測,但報告及相關文件還未送到原能會,原能會在收到後會嚴格審查。  另外,針對一次圍阻體裡面有很多管路通道或是閥門,ILRT是檢測這些閥門、通道會不會洩漏,並在加壓狀況下檢測洩漏率量,是否達原來設定基準之下。  蔡春鴻表示,由於原來測試過程洩漏率超量,台電主動停下,把測試原因找出來加以改正;至於改正之後,ILRT要重做。  他說,ILRT 及SIT測試,對象都是一次圍阻體,但性質不同、測試方法不同,SIT為測試結構強度,ILRT是看洩漏管道是否會超出設計值。1030512

  • 黃重球坦承:核四廠1號機圍阻體洩漏

    黃重球坦承:核四廠1號機圍阻體洩漏

    核四廠1號機一次圍阻體傳出洩漏,引發立委關注,經濟部長張家祝、台電董事長黃重球及台電副總經理陳布燦12日被立委請上台詢問核四廠1號機一次圍阻體洩漏狀況,黃重球答詢表示,過去核一、二、三廠在工程施工階段,最後測試階段都曾發現圍阻體洩漏,再予補強,是正常的測試程序。

  • 核四一號機圍阻體洩漏率問題,張家祝:正常現象

    對核四一號機圍阻體出現洩漏率問題,經濟部長張家祝中午表示,若在檢測過程中發現問題,這是正常現象,「檢測目的,是找出問題」,若檢測中間有問題,就加以質疑或醜化,這是不公平,「它是過程,不是結果」。 張家祝強調,任何懂得工程或系統者,都知道核四廠要逐一詳細檢查,且加以調整;目前核四有上千項系統要測試,若測試中發現問題,這是正常現象。 他指出,核四安檢作業,除了有專案小組、監督小組,以及國外顧問監督小組等嚴格把關外,最後檢測結果,也要經過核四安檢委員會通過後,再提報原能會審查,若未獲得原能會通過,還要重新檢測提報才行,這些安檢程序作業,是相當嚴謹的。

  • 核四安檢 檢測一次圍阻體結構

     經濟部今天公布核四最新安檢進度,近期完成重要測試再驗證工作包括一次圍阻體結構完整性檢測及備用硼液系統,6月底前可望完成安檢工作。  經濟部核四安檢專家監督小組今天召開會議,由經濟部長張家祝主持。  強化安全檢測小組自102年5月初起開始執行核四廠一號機126個系統的再檢視,根據經濟部統計,截至4月13日止,已完成並通過者共114個系統,改善中有9個系統,尚有3個系統未完成移交。  此外,安全檢測小組自去年6月起,依據231份程序書開始執行系統測試再驗證,目前已完成198份程序書系統再驗證,相關工作持續進行中。  經濟部指出,核四廠近期完成的重要測試再驗證工作包括「一次圍阻體結構完整性檢測」及「備用硼液系統」,前者是以1.15倍的圍阻體設計壓力(相當於4.54倍絕對大氣壓力)進行結構完整性測試,以驗證一次圍阻體能符合原結構設計要求。  針對先前媒體報導「核四工程圍阻體牆嵌保特瓶」事件,經濟部表示,儘管發生在2號機,但民眾可能對1號機也有疑慮,透過這項「一次圍阻體結構完整性檢測」,已驗證一號機圍阻體結構的完整性符合設計要求,耐震強度無虞。  經濟部官員表示,未來將在2號機進行同樣測試,若通過測試代表其強度沒問題。1030414

  • 觀念平台-反核必問:核一安全嗎

     二○一一年三月福島災難發生後,台灣開始密集檢討核四續建的正當性,可是大家別忽略了現存核電廠的安全;例如說,核一廠兩部反應器,和福島爐心熔毀的三部反應器,是完全一樣的輕水(普通水)式沸水反應器,GE馬克一型,圍阻體也相同。核一是「我們知道的魔鬼」,核四是「我們不知道的魔鬼」,處理核一已知的狀況比較迫切。  福島第一核能電廠總共六部同型的反應器,大地震、海嘯來時,四號機已卸下燃料,五、六號機正在做定期維修。這座核電廠,是全球核電廠排名前二十五的大核電廠,已運轉三十九年,理應具有各種應變能力;地震導致一、二、三號反應器停機後,緊急柴油發電機立刻上線,但是該發電機位置不夠高,五十分鐘後,十五公尺高的海嘯越過五‧七公尺的海堤,把它淹沒了,這麼一來,無法啟動冷卻水泵浦,將之灌入反應器。依設計,冷卻水的循環是確保反應器停機後至少有個幾天,產生的衰變熱不致熔毀爐心,可以讓廠方做進一步應變。  反核人士不妨問:「核一的緊急發電機設在哪裡?如果這道安全裝置故障,下一步會如何?」福島核電廠事故,是典型的「熱移除事故」,衰變熱產生的速率,停機後十分鐘內僅剩下停機前的一.四%,假使再啟動其他緊急冷卻系統,就不會導致爐心熔損,例如可以讓海水直接進來淹沒爐心,只不過這樣一來,天價的反應器就報銷了。在日本,核電廠要執行此措施,必須政府核准,試想當時一片混亂,如何執行這一步驟?  因此,核一事故要到何種程度,誰才有權決定讓海水直接進來?而且像核一廠這類型的沸水反應器,還可以運用衰變熱驅動蒸汽引擎,來啟動另一個爐心緊急冷卻系統,將冷卻水直接注入反應器,無須完全倚賴緊急發電機,但核一有這個冷卻系統嗎?此外根據GE設計,緊急柴油發電機和驅動監督系統的電瓶,都放置在反應器的蒸汽渦流機下方,即地下室,這樣行得通嗎?  談到衰變熱,該問問它究竟熱到什麼程度?資料顯示,濃縮鈾燃料在剛卸下來時,每天還可以煮沸七十公噸的水。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一、二、三號反應器停機後,因為沒有冷卻水注入,反應器的爐心溫度上升,最後,裸露的燃料棒表面溫度迅速竄升,鋯合金材質的燃料棒護套隨即與壓力槽內的水蒸氣進行劇烈的氧化還原反應,產生大量氫氣,蓄積於廠房中,隨後與大氣中的氧氣作用後導致爆炸。  過去專家談到核一的沸水反應器,多說它的罩門就在遇有事故喪失熱移除能力,因而對於反應器周邊的圍阻體特別講究,以免爆炸後輻射外洩,一般而言,核電廠成本都座落在圍阻體,但是就福島事件而言,GE設計的圍阻體並沒有發生作用。據日本官方說法,後來外洩的幅射程度,僅達蘇俄車諾堡核電廠事故的十分之一,但是已進入土壤、地下水和海洋、河川,居民必須撤離。GE馬克一型的圍阻體,早在一九七○年代便有專家質疑,說它的動態壓力負載量不足,雖然過去紀錄良好,但事實證明禁不起大地震。核一要運轉到二○一九年,其安全性再不能只是說說而已。(作者為作家)

  • 福島電廠輻水外流 輻射濃度飆高

     東京電力公司發現,福島第一核電廠二號機組的圍阻體內水位高度僅剩六十公分,且輻射濃度平均最高每小時達七二‧九西弗,人若暴露於此環境,一分鐘即嘔吐,八分鐘恐死亡。  東電廿六日以工業用內視鏡檢視發現,水位從底部算起只有六十公分,比原本預測的三、四公尺相差甚遠。東電雖然強調燃料棒並沒有外露,但可明顯得知,圍阻體的破損情形比預期嚴重許多。  此外,東電人員廿七日首度以測輻儀偵測二號機組內的輻射量,結果發現輻射濃度之高使工作人員根本無法靠近,將來可能必須開發經得起高輻射量的機器人才能入內處理。  福島第一核電廠正朝廢爐做準備,為使爐心不熔毀而拚命灌水,卻渾然不知圍阻體正不斷漏水。加上廿六日發現核電廠儲水槽的管線接縫處,約有一百廿噸的輻射汙水已經外洩到海裡,其中包含約八十公升含有高濃度輻射鍶的汙水,這一連串的問題使廢爐作業難上加難。  不過,據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布的廢爐工程進度表,只要將圍阻體灌滿水,再用機器手臂回收其中的燃料棒即可廢爐,東電表示高輻射量並不會影響廢爐工程。

  • 專家傳真-日本核災 不會像車諾比

     3月11日芮氏地震儀規模9.0的強震襲擊日本,東京電力株式會社的福島核能電廠發生輻射外釋嚴重事故,引起全球關注。截至目前為止,事故還在持續演變中,在此簡單介紹福島電廠、說明核電廠安全設計、嘗試交代事情發生始末、並在後續的文章中推測此事件對台灣未來能源政策影響。  【福島電廠】  東京電力會社是日本最大,全球第四大電力公司,擁有福島一廠、福島二廠、與柏琦刈羽三座核能電廠。福島一、二廠擁有六部與四部沸水式反應器,總裝置容量為469.6與440萬瓩。  福島一廠一號機為沸水式反應器三型、二~五號機為沸水式反應器四型、六號機及福島二廠四部機組為沸水式反應器五型。台灣核能一廠所採用機型為沸水式反應器四型。  【核電廠安全設計】  核電廠安全顧慮來自會釋出輻射線放射性物質。安全設計採用多重屏障將放射性物質層層包覆,屏障包括燃料丸、燃料棒護套,封閉的冷卻水系統(壓力槽與管線)、與圍阻體。  事故中,只要一層屏障能夠發揮功能,放射性物質就不會大量釋放到外界環境。圍阻體設計與事故中完整性的確保,是核電營運重大議題,福島一廠一~五號機圍阻體設計為所謂「馬克一型」,與台電核一廠類似。  燃料丸中的放射性物質會持續釋出輻射(衰變熱),核電廠安全最大挑戰為必須持續不斷移除衰變熱。正常系統無法使用時,可利用「多重與多樣」備用安全系統將冷卻水注入壓力槽,把熱自系統移除。  備用安全系統大都需交流電為動力,交流電源可靠度為重要考量,一般核電廠交流電包括廠外電源、每機組兩台緊急柴油發電機;台灣核電廠尚有兩機組共用之第五台柴油發電機與氣渦輪發電機。  反應器正常運轉所使用系統、備用安全系統與電力系統耐震能力需要超過「安全停機設計基準地震」,核電廠設計基準地震大小與電廠位置與地質結構有關。在一定範圍內若有活動斷層,是不准建核電廠的。  為確保運轉人員在事故發生時,能採取正確措施,核電廠運轉員必須嚴格遵循「緊急操作程序書」,逐步將機組帶回穩定狀態。若事故演變超過設計基準,運轉員要在應變組織協助下,依「嚴重事故處理導則」,採取非傳統措施,避免燃料裸露與維持圍阻體功能。  【福島電廠事故】  根據美洲核能學會所提供簡單說明,福島一廠一號機發生大概情形為:地震發生後,控制棒成功插入爐心,終止核分裂連鎖反應。  海嘯將輸配電系統沖毀,造成廠外電源喪失;緊急柴油發電機成功啟動供電,備用安全系統開始運作;但海嘯造成柴油發電機燃料供應系統故障,柴油發電機供電1小時後停止運轉,緊急安全系統因沒有交流電而無法運作。  反應器發生小破口冷卻水流失事故,造成冷卻水流失;此時仍可利用汽機帶動「爐心隔離冷卻系統」,將熱導入圍阻體;約8小時後直流電耗盡,控制閥無法動作,「爐心隔離冷卻系統」 喪失功能。  在無法補水狀況下,爐心水位降低,造成爐心裸露,燃料棒護套溫度上升,鋯合金材質護套迅速氧化,產生大量氫氣,燃料棒內揮發性較高分裂產物(碘、銫與惰性氣體)自破裂燃料棒釋出,進入圍阻體。  正常運轉時,馬克一號圍阻體會充氮,故圍阻體內無氫爆可能;但圍阻體持續接受衰變熱,溫度與壓力持續上升,達到設定值時,運轉員進行圍阻體排放措施,透過間歇式排放洩壓,避免圍阻體因過壓而完全喪失功能。  圍阻體排放造成氫氣與放射性物質進入反應器廠房,運轉時廠房維持負壓;氫氣進入反應器廠房後,與氧氣接觸,產生氫爆;反應器廠房設計時,故意將上層結構減弱,若發生廠房內部爆炸,會造成廠房上部解體,但不會傷到圍阻體。  反應器廠房上部解體,經由圍阻體排汽釋入反應器廠房的少量輻射物質進入外界環境;但圍阻體功能並未喪失,可有效防止放射性物質持續而大量外釋。  截至目前為止,尚未到有圍阻體喪失功能的報導。在此強調,日本核電廠是輕水式反應器,與車諾比石墨水冷反應器的物理性質完全不同,此次事故影響程度,絕對不能與車諾比災變影響程度與範圍來類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