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土魯斯管絃樂團的搜尋結果,共03

  • 奇蹟指揮索契夫  率領土魯斯管弦樂團首度訪台展現法式浪漫樂音

    奇蹟指揮索契夫 率領土魯斯管弦樂團首度訪台展現法式浪漫樂音

    兩年前突破萬難,拿到俄國波修瓦大劇院總監一職,新生代指揮家圖岡・索契夫(Tugan Sokhiev)將率領法國國家土魯斯管弦樂團首度訪台,帶來法國作曲家德布西《牧神的午後》前奏曲以及聖桑《管風琴交響曲》,領略法式浪漫輕盈風情。這也是屏東演藝廳開幕以來第一個使用廳內管風琴的交響樂團。 \n \n索契夫今年才四十歲,早已被譽為「奇蹟指揮」,他沒有得過大獎,但一路本持俄羅斯指揮傳統,大膽西進,先從最寒冷的冰島樂團開始,逐步客席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等一流樂團,還不忘顧好俄國基地,拿下眾家指揮眼中欽羨的肥肉波修瓦大劇院總監,走出了自己的一條指揮之路。 \n \n索契夫7歲開始學琴,才華洋溢,17歲就首次嘗試指揮,19歲考取聖彼得堡音樂院,成為俄國指揮名師穆辛最後一批入室弟子。穆辛去世之後,索契夫成為泰密卡諾夫的學生,直到2001年畢業。 \n \n外型挺拔穩健,眼神都是戲,索契夫先是受邀在冰島威爾斯歌劇院擔任音樂總監,之後為馬捷爾代打,客席指揮雪梨交響樂團,獲得極佳讚賞;2005年索契夫首度跟法國國家土魯斯管弦樂團合作,獲得法國樂評「年度革新音樂家」殊榮,2008年索契夫正式受邀擔任土魯斯管絃樂團音樂總監至今,雙方合作默契十足,演出也被法國《費加洛報》譽為是「法國音樂界的中心」,前途看好。 \n \n索契夫表示,他沒有特別崇拜那些指揮家,「但我從一些前輩當中學習到很多,我曾經有十年在馬林斯基劇院的學院樂團擔任歌劇指揮,跟葛濟夫一起工作,跟他交談,看他排練,這是我非常幸運的地方。」索契夫說,他也經常從過去的大指揮家中學習,「賽爾、伯恩斯坦到卡拉揚,名單非常長,這些偉大的音樂家都啟發了我。」 \n \n法國國家土魯斯管弦樂團與巴黎管弦樂團(Orchestre de Paris)、巴黎歌劇院管弦樂團(Orchestre de Opera Garnier)被認為是三大法國交響樂團之一,其所在地土魯斯是歐洲航天產業的大本營,空中巴士、伽利略定位系統等大廠都在這裡,樂團得天獨厚由政府支持,不缺贊助,團員更是一時之選,樂團音色輕盈而能保有法國特色,這次除了首度訪台之外,也受邀巡迴杜拜以及首爾等城市。 \n \n法國國家土魯斯管弦樂團音樂會將於4月23日下午兩點在屏東演藝廳,4月25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音樂會女高音則為周淑美,她也將與樂團帶來歌劇選粹。

  • 80歲法指揮巨擘 讚頌呂紹嘉

    80歲法指揮巨擘 讚頌呂紹嘉

     1988年台灣指揮呂紹嘉拿下法國重量級的貝桑松指揮大賽首獎,當年的評審團主席、法國指揮巨擘普拉頌(Michel Plassson)來台客席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日前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睽違20多年的兩人偶然聚首。普拉頌說,他對呂紹嘉評價為:「他是音樂性十足的指揮,不像有些指揮過度機械化。」 \n 眼見當時28歲的初生之犢,如今已是52歲的指揮名家,普拉頌先是來個大擁抱,接著摸摸呂紹嘉的頭,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n 普拉頌本身就是1962年的貝桑松首獎得主,他回憶,呂紹嘉獲獎時,他時任法國土魯斯國家管絃樂團(Orchestre national du Capitole de Toulouse)音樂總監,還曾經邀請呂紹嘉客席樂團。 \n 普拉頌今年80歲,土魯斯管絃樂團在他35年的帶領下,聲名從法國南部傳遍全世界。 \n 新一代指揮身兼數職 \n 普拉頌與唱片大廠EMI密切合作,錄製大量法國的管絃作品和歌劇等專輯。2003年普拉頌在土魯斯的生涯畫下句點,2010年在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簡稱中國交)的力邀下,出任首席指揮,每年以十套曲目訓練樂團。普拉頌提到,中國交是一個適應性高的樂團,團員具有一定水準,「只要遇上好指揮,他們就能夠有好的表現。」 \n 普拉頌提及,中國交正進行大規模的歐巡,10月1日在巴黎議會大廈的演出,將由他執棒,音樂會的曲目,包括聖桑第3號交響樂團和數首中國作曲家的作品。普拉頌表示,他對中國文化並非專家,對於書畫略有概念,過去幾年多次往返北京,他的感覺是,大陸畢竟是一個共產國度,社會的運作和法國有所不同,但是,「他們非常熱情,把我照顧的很好。」 \n 身為前輩指揮,如何看待當今的交響世界?普拉頌說,過去的指揮可以數年忠於一個樂團,現在情況不能同日而語,一個指揮身兼數個樂團音樂總監稀鬆平常,「指揮就像是計程車司機一樣,隨時可招。」 \n 無心經營音樂如災難 \n 普拉頌說現狀在他眼裡,根本就是「災難」。指揮匆促來去無心經營音樂,樂團間的特色愈來愈模糊,「現在打開收音機,樂團的聲音都一樣,完全沒有辨識度。」 \n 在他認知中,被視為頂尖樂團的柏林愛樂現在也不頂尖,「卡拉揚時代的柏林,才是真正的世界第一,那時卡拉揚全心全力的投入。」普拉頌說,「如今還保有自我聲音的樂團,大概只有維也納愛樂。」 \n 掌握細節才有好曲風 \n 各地樂團失去特色,普拉頌指出樂團團員風格不一,是另一個重點。他說如今是全球化的社會,一個樂團成員來自各地,他們接受的是不同學院風格的訓練,像是俄國學派和法比學派的拉弓方法就不一樣,但大家混雜在一起時,樂團風格就很難一致。 \n 普拉頌進一步指出,現代的指揮,傾向追求速度和強勁的力道,缺乏對細節的關注。 \n 普拉頌說,德國銅管,重在力度和持續性,相較之下,法國的風格,在於音樂的流動和自然的鬆馳,如果指揮沒有這樣的概念,又如何能詮釋不同作曲家的作品? \n 普拉頌說他從小學習鋼琴,很年輕時為了賺錢在許多樂團兼職,無意間吸取了許多好指揮的精華,他笑稱:「有很多對現代人無名的指揮,卻是極佳的指揮。」以此影射,有時名氣並非等同於才氣。 \n 回顧指揮生涯,令他最難忘的是,鋼琴大師魯賓斯坦去世之前與土魯斯管絃樂團的演出,「他抵達時狀況很糟,非常疲累,但是一上台,他的音樂卻是無與倫比,全場民眾都瘋了,他彈了7、8首安可曲還下不了台。」 \n 普拉頌9月26日將與北市交於國家音樂廳演出,曲目包括聖桑第3號交響曲以及德布西《牧神的午後》前奏曲等。

  • 普拉松揮棒 中國國交吹洋風

    尋找音樂總監(首席指揮)已經成為兩岸樂團共同頭痛的事務!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台灣交響樂團尋找音樂總監持續開天窗,對岸的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在首席指揮懸缺兩年後,日前重金聘請法國知名指揮普拉松出任。在民族主義抬頭的中國,普拉松以洋人姿態帶領國家級樂團,格外受到注目。 \n普拉松(Michel Plasson)十二月十三日將與中國國交舉行上任後首場音樂會,而身為首位入主中國樂團的世界級指揮,他的發展如何,全世界樂壇都在看。諸如香港管絃樂團音樂總監迪華特(Edo de Waart)、倫敦皇家愛樂管絃樂團首席指揮杜特華(Charles Dutoit)等「洋」指揮過去對於中國市場一直躍躍欲試,普拉松對他們來說,是扮演「試金石」的角色。 \n中國市場試金石 洋人都在看 \n普拉松高齡七十六歲,帶領法國土魯斯市立管絃樂團長達三十五年造就了一則傳奇,在他任內,樂團在EMI留下眾多錄音,包括《卡門》、《浮士德》等歌劇名盤。普拉松與中國特別有緣,二○○一年他帶領土魯斯管絃樂團訪華,去年北京國家大劇院推出中法歌劇製作拉羅《國王》也由他指揮,同年他客席指揮中國國交,演出獲得當地樂界好評。 \n相較於歐美成熟的交響樂團制度,中國樂團仍停留在人治。華盛頓郵報的樂評人敏格特(Anne Midgette)點出普拉斯的困境,「一位連中文都不會說的外國人如何對抗中國的官僚。」大陸樂評人唐若甫指出,選擇普拉松可提升樂團的水準與世界接軌,而另一方面,與中國指揮相較起來,外國指揮涉及團務的機會較少。 \n能否為樂團鍍金 台前例不佳 \n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的前兩任中國首席指揮湯沐海和邵恩,任期都不超過一年。已有不少樂界人認為,普拉松在這個樂季之後如果能夠順利邁入下一階段,在兩岸都能成「新聞」。 \n普拉松二○○三年離開土魯斯市立管絃樂團,他的「第二春」落居中國,優渥的報酬具有一定的吸引力。據了解,普拉松一年指揮十場,年薪至少有新台幣一二五○萬。 \n邀請外國指揮為樂團「鍍金」,進一步走上世界舞台,台灣不少樂團過去也存有同樣想法,不過失望者眾。像是北市交的前任匈牙利籍音樂總監李格悌,上任一年就對台灣的制度、環境水土不服。國台交之前曾選出匈牙利籍指揮蓋爾出任常任指揮,最終以薪資不足拒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