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地條鋼的搜尋結果,共05

  • 《大陸經濟》鋼鐵業化解過剩產能,防地條鋼死灰復燃

    大陸工業和信息化部12月17日消息,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大陸國務院決策部署,鞏固化解鋼鐵過剩產能成果,堅決防範「地條鋼」死灰復燃,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和脫困發展工作部際聯席會議12月11日上午在京召開了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防範「地條鋼」死灰復燃專項抽查工作會。會議傳達了黨中央、國務院領導同志關於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鞏固化解過剩產能成果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通報了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防範「地條鋼」死灰復燃專項抽查情況,解讀了鋼鐵產能違法違規行為舉報核查規定和鋼鐵產能置換實施辦法等有關政策,並對下一步工作提出要求。 \n \n 會議指出,在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工作取得顯著成效,分流職工妥善安置,行業效益大幅好轉,鋼鐵行業建設生產秩序得到改善。但從抽查情況和近期收到舉報情況看,杜絕鋼鐵產能違法違規行為、鞏固化解過剩產能成果仍然面臨很大壓力。會議要求各地區務必要切實將鞏固化解過剩產能成果作為一項重要任務,嚴把鋼鐵行業產能置換和項目備案審核關,嚴肅查處擅自新增產能的建設項目,防止鋼鐵產能邊減邊增。對發現違規使用中頻爐的,要立即責令取締、吊銷生產許可證;對擅自違法違規開工建設、違規產能置換和備案的,在建項目要立即停建,已投產項目要立即停產。 \n \n

  • 《大陸產業》27省已取締地條鋼,陸鼓勵鋼企跨區跨制重組

    從中國國家發改委獲悉,目前鋼鐵去產能、取締地條鋼進展順利,2017年再壓減鋼鐵產能5000萬噸的目標任務,截至5月底完成85%左右。下階段將徹底取締地條鋼,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實施跨地區、跨所有制兼併重組,提高鋼材有效供給水準,避免市場大幅波動。 \n 鋼鐵去產能要嚴格落實進度品質要求,堅決淘汰落後產能,防止已經化解的過剩產能死灰復燃。2017年,天津、河北、山西、黑龍江、江蘇、浙江、安徽、山東、廣東、四川、雲南、新疆12個省份和央企安排了粗鋼壓減計畫。截至5月底,廣東、四川、雲南已完成全年目標任務。截至6月底,27個省份已取締地條鋼企業。 \n \n

  • 《先探投資週刊》全球非鐵金屬漲勢欲罷不能

    《先探投資週刊》全球非鐵金屬漲勢欲罷不能

    中國去年已去化六五○○萬公噸,今年來又去化超過四二○○萬公噸,連帶造成非鐵金屬庫存明顯下滑,推升這波非鐵金屬價格走揚。 \n \n為了解決中國鋼鐵產業產能過剩的問題,從去年開始進行產能去化,目標是要化解五千噸粗鋼產能;截至今年上半年為止,全中國已經減少粗鋼產能四二三九萬噸。中國鋼鐵產能去化嚴格執行的結果,竟然也能有效地化解全球非鐵金屬庫存過剩,加上IMF七月份調高中國GDP成長,帶動全球非鐵金屬價格上漲的動能。 \n \n金融海嘯後,中國政府曾經推出高達四兆人民幣的振興經濟政策,雖然曾經讓低迷的非鐵金屬價格上漲,卻也造成過去幾年中國鋼鐵庫存大幅上揚,鐵礦砂也曾經堆滿港口的倉庫。市場供需失衡,造市場價格長期低迷,企業也大多數虧損。 \n \n為了去化產能,中國政府在去年二月開始去化鋼鐵產能。以五年的時間,化解鋼鐵業過剩產能一~一.五億公噸。由於中共十九大即將在十月召開,在強調經濟和金融秩序穩定前提下,這次鋼鐵產業去化的政策落實地相當徹底。去年中國鋼鐵業最終化解過剩產能六五○○萬噸,超過去年初的去產能目標四五○○萬噸。今年中國去產能目標還要化解五千公噸粗鋼產能,而到今年六月底為止,中國竟然已經去化超過四二○○萬噸的粗鋼,完成年度目標任務八四.八%。 \n \n中國去化鋼鐵庫存 \n \n中國也要全面取締劣質的「地條鋼」。根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的資料顯示,到六月底為止,中國已經清查出五百多家地條鋼的生產企業,合計產能有一.一九億公噸。接下來在七~八月份進行地條鋼的清除驗收抽查。在中國嚴格的執行鋼鐵去產能化政策下,終於讓中國的大中型鋼鐵企業開始獲利。去年中國大中型鋼鐵企業獲利超過三○三億人民幣,今年前四個月,中國中大型鋼鐵企業的獲利就已經達到三二五億人民幣,超過去年一整年的獲利,顯示去產能的結果的確持續帶動今年中國鋼鐵企業的獲利結構。 \n \n最近市場消息傳出,在七、八月間中國政府加強取締地條鋼之際,中國高官進一步要求鋼鐵產業要做好今年秋冬季的空氣污染防治工作,制定錯開產能高峰的停產和限產方案。十月初是中國國慶日,接著是召開中國共產黨十九大,十月下旬美國總統川普到中國訪問,這些重點時間會讓中國政府嚴格要求限制空氣污染排放企業的生產進度。這使得市場對鋼鐵的需求預期較高,拉抬近期中國鋼材價格上漲。 \n \n去年九月初中國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節在天安門廣場舉行大閱兵之前的兩個月,就曾經嚴格要求污染行業停止生產。去年的經驗會讓鋼鐵業者在這個時間點之前增開產能,因應秋冬季的需求,是推升最近中國鋼鐵價格上漲的動能。根據CSPI中國鋼材價格指數的趨勢來看,該指數七月底的價格達到一○六.四九點的高點,比去年同期大漲四七.七二%,創下去產能政策執行以來的新高點。中國是全球最大鋼鐵市場,隨著中國鋼鐵企業出現獲利,這股氣勢終於反映在全球非鐵金屬的庫存和價格表現上。 \n \n從附表的國際主要非鐵金屬庫存現況,表列的倫敦金屬交易所(LME)監控的非鐵金屬庫存都比上半年的庫存高點下降不少。尤其是錫和鋅庫存減少分別超過六七%和四二%的幅度最大,原生鋁的庫存也比年初大減超過四三%,銅庫存比五月初的高點減少二六%,鎳的減少幅度最少僅○.三七%。 \n \n鋅庫存創○九年來新低 \n \n非鐵金屬庫存大減,就是帶動非鐵金屬價格上漲的動能。鋅庫存今年大幅下滑,目前鋅庫存已經創下二○○九年以來新低,是帶動今年鋅價大漲的主因,在LME交易的國際鋅價已經站上每公噸三一二五美元價格。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二○一五鋅價大跌時,全球最大礦業大廠的嘉能可(Glencore)因為當時鋅價大跌而減產,使得目前閒置的鋅產能相當於二○一五年產能的三分之一,約五○萬公噸。這也造成倫敦和上海交易所監控的鋅庫存持續下滑。(全文未完) \n \n全文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1949期》便利商店及各大書店均有販售。

  • 《新金融觀察》廢鋼貿這半年 過山車一樣驚險

    《新金融觀察》廢鋼貿這半年 過山車一樣驚險

    鋼價的暴漲不僅吸引了一眾資本的目光,更讓鋼鐵這個灰暗已久的行業再次迎來曙光。 \n \n與大部分鋼廠和鋼貿商不愁吃喝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廢鋼貿易商們從年初到現在都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 \n \n雖然如今是有驚無險,但這遠沒有結束,未來的日子不確定因素還有很多。 \n \n成堆的庫存 \n \n「已經好些了,雖然庫存堆在那裡也要很久才出得去,但至少能出去。」某再生資源公司負責人李海(化名)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說。 \n \n李海的公司主要以收購廢鋼為主,「其他廢棄物量很少」,所以他更願意將自己定位為「廢鋼貿易商」。 \n \n據李海介紹,從年初到現在,廢鋼價格整體呈現下滑趨勢。「這個月初開始有一點點上漲,但基本是持穩狀態。」他說。 \n \n即使這樣,李海還是很知足。「至少,和最壞的時候相比,我已經挺過來了。」 \n \n李海所言最壞的時候還要追溯到去年年底。彼時,國家層面開始整頓「地條鋼」生產企業,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李海的心開始提到嗓子眼。 \n \n去年12月初,國家發改委等五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堅決遏製鋼鐵煤炭違規新增產能 打擊「地條鋼」規範建設生產經營秩序的通知》。在李海看來,這是「動真格的」,「其實好幾年了,各省市都在不間斷的打擊,但沒有這麼高規格這麼嚴厲的。」 \n \n政策一出,李海就開始「緊張了」,然後便「給客戶打了一圈電話,確認出貨量是否有變化,在一起聊聊未來的行情」。 \n \n變化比李海想像的來得更早、更快。他清楚地記得2月初和客戶吃飯的時候「少了一個人,廠子被關了」,這個消息讓整個飯局的感覺都不好了。飯局之後十天,被關廠的負責人曾想找關係開門路,但均未遂,最終沒能逃過中頻爐被拆除的命運。「現在他在做什麼,我們也都不好意思問,但如果還想重操舊業,估計很難了。」他說。 \n \n李海的企業雖然活下來了,但也頗為艱難。「對我們這種中小規模的企業而言,要直接拿著廢鋼和鋼廠談很費勁,所以主要出貨就是周邊的中頻爐企業,剩下一點給大貿易商。」 \n   \n隨著取締中頻爐企業政策的落實,李海的庫存開始多起來了。『眼看著越堆越多,出不了貨,真的是乾著急,畢竟,掐斷了「地條鋼」也等於掐斷了我們的喉嚨。』據李海介紹,各地政策落實、鋼廠分佈情況都不一樣,他所在地區「價格最低的是1月下旬到2月中下旬以及7月份的時候,但再低也要出,要不現金流都很難保證。」 \n   \n忐忑的心情 \n   \n與李海相比,廢鋼貿易商王東軍(化名)的日子則過得更加驚心,因為王東軍公司九成以上的業務量來源於廢鋼相關產品,之前大部分直供中頻爐企業。 \n   \n王東軍將自己上半年的心情比喻為心電圖圖譜,「上上下下波動很厲害,最擔心的是有一天變直線了,那意味著倒閉了,漲跌都和我沒有關係了。」他苦笑稱。 \n   \n對他而言,去年的環保檢查才逃過一劫,取締「地條鋼」就來了。眾所周知的是,國家的環保重壓之下對鋼廠進行限產措施,但實際上廢鋼行業也受到直接影響。「其實我們不是簡單地把廢鋼收來搬運給鋼廠這麼簡單,要按照客戶的需求進行壓塊、切割等一些簡單的加工,這個過程也是會對環境產生污染的,所以環保打壓對我們同樣適用。」 \n \n去年年底,工信部對《廢鋼鐵加工行業准入條件》、《廢鋼鐵加工行業准入公告管理暫行辦法》進行了修訂,「這對我們的要求更嚴了,那段時間很多企業都是晚上偷著收廢鋼。」 \n \n幸運的是,王東軍的企業在環保面前基本過關,「但供給方面的問題解決了,需求端又出大事了。」中頻爐企業的陸續取締讓王東軍眼看著自己的貨沒了銷路,情急之下他從3月份開始加大出口比例至10%,此前這一數字僅為5%左右。加大出口也成了很多廢鋼貿易商的救命稻草。 \n \n今年4月,我國廢鋼出口量首次破萬達到1.5萬噸,到了5月已經達到8.03萬噸,是4月的5倍多。王東軍坦承,也的確是因為短期內供給出現嚴重過剩、價格下滑,「與國際上的價格拉開了差距,才能出口這麼多。」 \n \n但光指望出口並不能彌補取締中頻爐企業帶來的損失,一方面,後者在廢鋼貿易企業中佔比相對較大;另一方面,「出口廢鋼需要被徵收40%的關稅,時間長了也會影響利潤。」王東軍介紹。 \n   \n再後來隨著鋼廠需求的逐漸擴大,「我們的貨要好走一些,但價格還是被壓得挺低。」 \n   \n不管怎樣,需求的增加還是讓王東軍看到了希望,只是隨著全國范圍內稅收專項整治工作的開展,他那顆稍微熱乎一點的心又有了一絲涼意。 \n \n「一些大的拆解廠是有發票的,但也有一些沒有發票來源的收購,我們就不敢收了。」在王東軍看來,稅收發票方面的問題對銷售額、利潤倒不會有特別大的影響,「畢竟我們大部分都是正規的,而且加強監管也是好事,但從心理上來說,這還是個利空,對整個行業的影響都會不一樣。」 \n   \n熬過燥熱的夏季進入涼爽的秋季,廢鋼價格也維持穩定,王東軍的心才算是恢復了暫時的平靜。 \n   \n廢與不廢的爭議 \n \n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鋼材、鋼材貿易商、鐵礦石、鐵礦石貿易商才是鋼鐵行業裡的明星,『廢鋼一直都挺默默無聞的,直到去年年底才開始被高頻率關注,還是因為取締「地條鋼」。』 李海表示。 \n \n的確之前在行業裡,一提到廢鋼的去處,脫口而出的便是中頻爐企業,又因為中頻爐企業生產出來的是地條鋼,而此前原國家經貿委對「地條鋼」的定義是:所有以廢鋼鐵為原料、經過感應爐熔化、在生產中不能有效地進行成分和質量控制的鋼及以其為原料軋製的鋼材,屬於命令淘汰的產品。 \n   \n公開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共取締、關停「地條鋼」生產企業600多家,涉及產能1.2億噸,由於「地條鋼」被取締,釋放出6000多萬噸廢鋼資源。 \n   \n從數據上就能看出,『某種程度上,廢鋼一直在分擔著「地條鋼」的一部分罪名,其實這是不合理的。』一位鋼鐵行業業內人士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表示。他堅持認為,廢鋼只是原料而已,廢鋼貿易商賣給下游企業,「只要有發票合規合法就沒有問題,至於企業用來做什麼,這和廢鋼本身沒有關係,更何況廢鋼還可以用於轉爐鋼廠生產冶煉。」 \n   \n其實,如果不和「地條鋼」聯繫起來,作為一種可以無限循環使用的再生資源,廢鋼絕對是可以稱得上是寶貝。東北某民營鋼廠負責人吳剛(化名)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多用1噸廢鋼鐵能夠節約出近半噸焦炭,同時少用1.5噸以上的精礦粉,這不僅能夠減少原礦的開採還能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真正達到節能減排的效果。」 \n \n只是,目前我國廢鋼煉鋼的比例僅為11%左右,而世界平均比例是51.6%。當然,佔比低在某種程度上也拜「地條鋼」所賜。 \n \n吳剛介紹,在取締中頻爐政策沒出台的時候,『我們鋼廠是乾不過「地條鋼」企業的,廢鋼大量流向他們,他們對廢鋼的形狀、厚度等沒有那麼多的要求,而且百分之百使用廢鋼,所以廢鋼貿易商更願意與他們合作。』所以,在他的鋼廠曾經廢鋼在煉鋼比例中的佔比僅為8%。 \n \n直到全面取締之後,廢鋼價格也降了,銷路也減少了,「各個鋼廠都開始研究怎麼能在技術上能把廢鋼利用率提高,現在我們廠已經做到25%了。」 \n \n在前述業內人士看來,打擊「地條鋼」對行業而言是有促進作用的,但是後期鋼廠多久才能消化這些廢鋼產能、對電弧爐相關政策的配套都要盡快跟上,「總之現在這個問題很敏感,相關部門都不願意我們說。」而這也是他匿名的主要原因。 \n \n難料的未來 \n \n思前想後好幾天,呂曉明還是決定放棄了。 \n \n作為一個13年傳統鋼貿企業負責人,一周之前呂曉明還盤算著進一批廢鋼囤起來,但和天津某再生資源公司廢鋼業務負責人談了談,去現場看了看情況之後,呂曉明還是沒能出手,「需要封閉的場地加上來回運費,佔用資金不合算,而且看這情況,不知道要在手裡囤多久才會漲價漲到收回一切成本。」呂曉明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說:「與其操那份心,還不如好好做我的鋼材,至少現在穩賺不賠。」 \n \n的確,對於未來廢鋼的價格和供需,沒有人能給出一個確定的答案,因為中頻爐在這條路是鐵定堵死了,其他的因素還有很大不確定性。 \n \n『不用想著「地條鋼」企業的死灰復燃了,未來國家的措施會越來越嚴厲,即使有隻是關停沒拆除的,一旦下次被發現一定是拆除。』李海判斷。但讓他基於希望的是,隨著環保和去產能作用的逐漸顯現,鋼價在上行通道中,「希望能帶動廢鋼的需求和價格,畢竟未來主要的貨都更應該走鋼廠了。」 \n \n不過,李海的理想什麼時候能夠變為現實,這是一個問題。 \n \n以過去的情況為例,今年以來螺紋鋼一路飆升,每噸已經漲了1000元左右,創下4年以來的新高。受益於此,吳剛的廠僅7月一個月就盈利3個億(人民幣/下同),而此前一年,其一年的利潤是8億。 \n \n與此同時,螺紋鋼期貨價格也瘋狂地飆升。僅8月11日一天,螺紋鋼期貨成交量就達到約1億噸,超過今年上半年全國螺紋鋼產量的9959萬噸。 \n \n但這種情況下,廢鋼的價格並沒和鋼價一樣急劇上漲。而且,中鋼協也明確表示,鋼材期貨價格大漲並非市場需求拉動或供給減少所致,是含有炒作行為。而這種情況直接的惡果就是帶動進口鐵礦石價格的上漲。從7月開始,礦石價從50多美元/噸漲到70多美元/噸。這意味著,鋼廠的利潤會受到擠壓。所以,未來鋼價上漲還能維持多久,業內並沒有足夠的信心。 \n \n而即使鋼價堅挺,鋼廠所能利用的廢鋼也是有限的。 「短期內轉爐增加廢鋼用量可以消化一部分廢鋼,30%已經到頭了,以目前的技術要想再多用是非常困難的。」換言之,鋼廠未來廢鋼增加量是有限的。 \n \n另外,相對於廢鋼貿易商,大鋼廠還是相對強勢的,「鋼廠認為自己的要貨量大,肯定會往下壓價,貿易商如果不出,放在倉庫裡也要成本,所以貿易商也會被動。」卓創資訊廢鋼鐵產業鍊主管付瑤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表示。 \n \n她對下半年廢鋼整體價格走勢並不樂觀,「即使鋼價上漲,但對於帶動廢鋼價格的上漲我也不看好,可能會有一些輕微的波動,好料的價格可能會比較堅挺,但大幅上漲應該不具備條件。」 \n \n「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行就快進快出,再怎麼著也比剛取締那會兒好。」王東海說。

  • 《大陸經濟》陸鋼業H1業績優預期,H2回防地條鋼

    今(28)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簡稱中鋼協)在大陸北京召開的五屆六次常務理事(擴大)會議。 \n 會議上,國家發改委產業協調司巡視員夏農對於鋼鐵行業去產能工作作出了積極的評價。夏農還提到了目前電爐新增的現象。目前電爐鋼在中國鋼鐵產量的占比低於世界平均水準,應科學有序發展。而8月份針對"地條鋼"整頓的抽查結束以後,有關部門還將建立長效機制防止"地條鋼"死而復燃。夏農同時提醒鋼鐵企業,面對越來越高的環保要求,要主動適應。 \n \n 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巡視員駱鐵軍在會上表示,目前鋼鐵行業去杠杆的效果並不理想。對此,中鋼協秘書長劉振江表示,協會對於去產能過程中債務處置相關問題的建議,已經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目前正在收集典型案例。 \n 劉振江還表示,上半年鋼鐵行業業績增長情況好於預期,多家長期經營困難的鋼鐵企業也實現了扭虧為盈。 \n 中鋼協會長、首鋼集團董事長靳偉在會上表示,今年下半年中鋼協將繼續配合政府做好化解鋼鐵過剩產能工作,特別是防止"地條鋼"死而復燃,繼續推動全行業積極穩妥"去槓桿",繼續做好保行業平穩運行,增效益工作等。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