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地鐵一號線的搜尋結果,共40

  • 市民籲設女性專用車廂 重慶當局拒絕:涉歧視遵紀守法的男性

    市民籲設女性專用車廂 重慶當局拒絕:涉歧視遵紀守法的男性

    2017年起,廣州、深圳地鐵相繼設立女性優先車廂,至今已有4年。近期有重慶市民希望當地設立女性專用車廂、弱冷車廂等,但重慶軌道交通拒絕,並解釋此舉對遵紀守法的男性而言,是一種歧視或不信任,也會加大乘坐在一般車廂內女性乘客的心理壓力。

  • 廣州成立疫情防控區 地鐵7站只出不進 郵遞寄件暫停

    廣州成立疫情防控區 地鐵7站只出不進 郵遞寄件暫停

    由於廣州近日持續出現新冠肺炎本土確診病例。廣州市今(29)日召開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廣州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成員、副局長沈穎宣佈防疫措施,地鐵服務方面,涉及進入防控區域的地鐵線路共2條(地鐵一號線和地鐵廣佛線),其中,在防控區域內停靠的地鐵車站共計7個(一號線西塱、坑口站,廣佛線龍溪、菊樹、西塱、鶴洞、沙湧站),設有18個出入口。防控期間,地鐵這些站點將採用「只出不進」的措施。 常規公交方面,進入防控區域的公交線路共有83條(廣州市74條,佛山市9條)。其中,在防控區域內運行的公交線路11條、起終點有一端在防控區域內的公交線路52條、途經行防控區域的公交線路19條。防控公交站點177(對)個(包括155對中途站,22個總站)。 防控期間,擬採用以下措施:一是防控區域內部運行的公交線路暫停營運;二是起終點有一端在防控區域內或者途經防控區域的公交車,在防控區域內乘客「只下不上」的措施。 此外,為確保防控區域內民生物資運輸,市區兩級交通部門將積極籌備運力,由轄區先統籌解決物資保障運力,市級交通部門準備應急後備運力。郵政快遞方面,防控區域內將暫停相關快件攬收業務,同時在社區街道設立應急投放集散點和應急投放網點,確保應急保障商品及時按指定地點送達。 廣州將適度切斷出區人員流動。巡遊出租車、網約車服務方面,防控區域內禁止巡遊出租車、網約車在該區域運營,確有需要進入該區域的乘客可在管控區域外圍換成公共交通進入,相關公共交通信息課查詢廣州交通·行訊通。長途客運服務方面,防控區域內涉及的長途客運站共1個(芳村客運站),鑒於日客流量很少,日均僅1300人次,為確保防控措施落實到位,防控期間將關停芳村客運站。同時,防控期間,防控區域內所有共享單車將暫停服務。

  • 等待原子彈從天而降落在操場上

    等待原子彈從天而降落在操場上

     隨著工宣隊、軍宣隊相繼進入學校,這時的紅衛兵組織已不是文革初期意義上的紅衛兵組織。那時,各學校都有若干支分別取不同名稱的紅衛兵組織,而他們的宗旨是一致的: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和反動學術權威,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班主任俞老師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教師,她有個好聽的名字:梅林,教數學課。一雙烏黑發亮的大眼睛流露著聰穎、浪漫的光芒,高挑的身材挺拔優美。  參觀北京地鐵  每天放學後,俞老師便帶領著學生們排著隊伍從學校出發,步行幾公里到月壇城牆拆城磚。一塊城磚有十多公斤重,用雙手端不動時,就用繩子捆著。力氣大的男生捆兩塊,女孩子們捆一塊。抱一段,拽一段,如同螞蟻搬家一樣把一塊塊城磚運進了學校。不久,校園裡到處堆滿了城磚。  城磚被運到學校後,還要將磚上的舊泥土用小鏟子刮乾淨。同學們雙手起滿了血泡,每天都是弄得灰頭土面的樣子才回家。但他們心甘情願,不喊苦、不知累地接著幹。能為保衛祖國,為學校的備戰工程出一份力,再辛苦也開心。更何況,大家都迫切的希望早一天加入到紅衛兵組織中,這可正是考驗他們的好機會。  一個週六晚上,京峽和同學們刮磚到很晚,爸爸找到學校讓她回家。京峽說任務沒有完成,不能回家。爸爸擰不過她,只好自己回去。  這天早上,京峽像往常一樣,八點前就到了學校大門口。她看到遠處一個女孩子吃力的抱著一塊城磚往校門口走來,走進一看是班上的同學陳小笛,她向京峽露出笑容,那件洗得發白的藍色上衣穿在她身上顯得格外肥大。  由於剛上初一沒幾天,京峽和小笛還不太熟悉。不過從開學的第一天起,大家就發現小笛是個漂亮出眾的姑娘。苗條的身材傲立挺拔,兩根烏黑油亮的粗辮子垂在胸前,圓圓的眼睛裡好似含著一汪水,一笑左邊的臉頰上露出淺淺的小酒窩。她的美總讓人忍不住回頭看一眼。聽同學們說,小笛是從「展一小」過來的,小學時她是校宣傳隊的,跳舞很好。  「陳小笛,你怎麼早上也搬磚呀?」京峽驚訝的望著笑瞇瞇的小笛。  小笛把城磚放到地上,拍打了幾下身上的土,將肥大的藍上衣脫下,露出棕色的燈芯絨外衣。衣服的左胸前佩戴著一枚毛主席去安源的像章,它是白色磁質的,配在深色衣服上顯得協調別緻。  「多搬一塊是一塊嘛,咱們學校防空洞所需要的磚還差得遠著呢!」小笛一笑,臉上露出小酒窩。  「你知道嗎?王鳳新每天早上六點多鐘都去搬磚!我這不算什麼,只是有的早上去搬一趟。」小笛說。  「真的?我怎麼沒聽鳳新提起過,怪不得她上課時盡犯睏呢!」  「王鳳新說,她家住扣鐘廟,離月壇不遠,上學繞點路就是了。」小笛解釋道。  一直幹到十一月中旬,學校的防空洞總算是初見規模。搬城磚暫時告一段落,因為月壇的城磚都已被搬空。不過,學校防空洞的牆壁大部分都已用城磚加固。  自從防空洞挖得有點模樣了以後,學校便經常舉行防空襲演習。上課時,一聽到那震耳欲聾的警報笛聲,學生們立即站起來一同向防空洞跑去。一路說笑喧鬧,完全沒有害怕的樣子,正相反,大家覺得過癮好玩。  除了防空襲,還要防原子彈。北京是首都,具有重要戰略意義,自然是「蘇修」空投原子彈的重點城市。課堂上,老師在黑板上畫出原子彈結構圖,給同學們講解原子彈的防護知識。告訴大家,原子彈主要有四種殺傷破壞方式:光輻射、衝擊波、核輻射、放射性污染。在原子彈爆炸情況下要雙手抱住頭部,在窗戶下的牆根臥倒。同學們比劃著抱頭姿勢,四下張望,像是在尋找藏身的位置。有的還不由自主地向窗外望去,好像在等待原子彈從天而降,落在學校操場上。  同學們時常在議論:這仗什麼時間打呀?怎麼連一點打仗的跡象都沒有?這一代人沒經歷過戰爭,談起戰爭並沒有父輩那樣「談虎色變」的跡象。  防空洞初見規模後,學校為表彰學生的幹勁,組織大家到近期剛通車的北京地鐵參觀。  五十年代末期中國與蘇聯的關係惡化後,政府以防戰為主要目的開始規劃在北京城修建地鐵。一九六三年周總理指出:「北京修建地鐵,完全是為了戰備。如果為了交通,只要買二百輛公共汽車就能解決。」曾經一度被中國尊為「老大哥」的蘇聯,對地鐵的戰備功用深有體會。一九四一年德軍進攻莫斯科,剛剛建成六年的莫斯科地鐵,不但成了莫斯科市民的避彈掩體,更是蘇軍的戰時指揮部。  北京地鐵於一九六五年七月一日開工建設,一九六九年十月一日第一條地鐵線路建成通車,使北京成為中國第一個擁有地鐵的城市。它全長二十三.六公里。  一號線地鐵在設計的時候,預期乘客不是老百姓而是軍人。因此地鐵的運輸能力不是以客流量來衡量,而是表述為:在戰時可以每天運送多少兵力自西山至北京市區。地鐵設計的路線自然是經過中央機關最多的長安街沿線。  由於是戰備建設,地鐵通車後,還不能馬上成為普通群眾的出行工具,只是小範圍接受參觀性質的乘客。想乘坐或參觀地鐵,都需要持單位統一領取的參觀券。  進入地鐵通道下到月台後,鳳新一溜煙兒跑到一根石柱旁,把手貼在上面,即刻又奔到京峽身邊,拽著她的胳膊說:「你去摸摸那柱子,特涼,瞧這光亮勁兒,肯定是大理石的。」  同學們跨進嶄新的車廂裡,左看看,右瞅瞅。大家被那快速移動的車廂驚呆了,興奮的心情展現在每個人臉上。  「我真為我們的國家感到自豪!」一個男生感歎道。  「毛主席萬歲!」不知誰帶頭高呼了一聲,同學們都附和著喊道:「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  加入「紅衛兵」組織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六日,是毛澤東七十六歲生日。這天一一○中學將要從新入學的學生中發展第二批紅衛兵。  隨著工宣隊、軍宣隊相繼進入學校,這時的紅衛兵組織已不是文革初期意義上的紅衛兵組織。那時,各學校都有若干支分別取不同名稱的紅衛兵組織,而他們的宗旨是一致的: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和反動學術權威,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復課以後,紅衛兵成為全市統一的中學基層組織,名為「首都中等學校紅代會」,由學校革委會、黨支部領導。加入紅衛兵要經過學校批准,還有了《紅衛兵章程》。只有符合條件,經過考查合格,舉行一個儀式宣誓後才算正式加入了紅衛兵。  (待續)

  • 等待原子彈從天而降落在操場上──一個紅衛兵的真實人生(十三)

    等待原子彈從天而降落在操場上──一個紅衛兵的真實人生(十三)

    班主任俞老師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教師,她有個好聽的名字:梅林,教數學課。一雙烏黑發亮的大眼睛流露著聰穎、浪漫的光芒,高挑的身材挺拔優美。 參觀北京地鐵 每天放學後,俞老師便帶領著學生們排著隊伍從學校出發,步行幾公里到月壇城牆拆城磚。一塊城磚有十多公斤重,用雙手端不動時,就用繩子捆著。力氣大的男生捆兩塊,女孩子們捆一塊。抱一段,拽一段,如同螞蟻搬家一樣把一塊塊城磚運進了學校。不久,校園裡到處堆滿了城磚。 城磚被運到學校後,還要將磚上的舊泥土用小鏟子刮乾淨。同學們雙手起滿了血泡,每天都是弄得灰頭土面的樣子才回家。但他們心甘情願,不喊苦、不知累地接著幹。能為保衛祖國,為學校的備戰工程出一份力,再辛苦也開心。更何況,大家都迫切的希望早一天加入到紅衛兵組織中,這可正是考驗他們的好機會。 一個週六晚上,京峽和同學們刮磚到很晚,爸爸找到學校讓她回家。京峽說任務沒有完成,不能回家。爸爸擰不過她,只好自己回去。 這天早上,京峽像往常一樣,八點前就到了學校大門口。她看到遠處一個女孩子吃力的抱著一塊城磚往校門口走來,走進一看是班上的同學陳小笛,她向京峽露出笑容,那件洗得發白的藍色上衣穿在她身上顯得格外肥大。 由於剛上初一沒幾天,京峽和小笛還不太熟悉。不過從開學的第一天起,大家就發現小笛是個漂亮出眾的姑娘。苗條的身材傲立挺拔,兩根烏黑油亮的粗辮子垂在胸前,圓圓的眼睛裡好似含著一汪水,一笑左邊的臉頰上露出淺淺的小酒窩。她的美總讓人忍不住回頭看一眼。聽同學們說,小笛是從「展一小」過來的,小學時她是校宣傳隊的,跳舞很好。 「陳小笛,你怎麼早上也搬磚呀?」京峽驚訝的望著笑瞇瞇的小笛。 小笛把城磚放到地上,拍打了幾下身上的土,將肥大的藍上衣脫下,露出棕色的燈芯絨外衣。衣服的左胸前佩戴著一枚毛主席去安源的像章,它是白色磁質的,配在深色衣服上顯得協調別緻。 「多搬一塊是一塊嘛,咱們學校防空洞所需要的磚還差得遠著呢!」小笛一笑,臉上露出小酒窩。 「你知道嗎?王鳳新每天早上六點多鐘都去搬磚!我這不算什麼,只是有的早上去搬一趟。」小笛說。 「真的?我怎麼沒聽鳳新提起過,怪不得她上課時盡犯睏呢!」 「王鳳新說,她家住扣鐘廟,離月壇不遠,上學繞點路就是了。」小笛解釋道。 一直幹到十一月中旬,學校的防空洞總算是初見規模。搬城磚暫時告一段落,因為月壇的城磚都已被搬空。不過,學校防空洞的牆壁大部分都已用城磚加固。 自從防空洞挖得有點模樣了以後,學校便經常舉行防空襲演習。上課時,一聽到那震耳欲聾的警報笛聲,學生們立即站起來一同向防空洞跑去。一路說笑喧鬧,完全沒有害怕的樣子,正相反,大家覺得過癮好玩。 除了防空襲,還要防原子彈。北京是首都,具有重要戰略意義,自然是「蘇修」空投原子彈的重點城市。課堂上,老師在黑板上畫出原子彈結構圖,給同學們講解原子彈的防護知識。告訴大家,原子彈主要有四種殺傷破壞方式:光輻射、衝擊波、核輻射、放射性污染。在原子彈爆炸情況下要雙手抱住頭部,在窗戶下的牆根臥倒。同學們比劃著抱頭姿勢,四下張望,像是在尋找藏身的位置。有的還不由自主地向窗外望去,好像在等待原子彈從天而降,落在學校操場上。 同學們時常在議論:這仗什麼時間打呀?怎麼連一點打仗的跡象都沒有?這一代人沒經歷過戰爭,談起戰爭並沒有父輩那樣「談虎色變」的跡象。 防空洞初見規模後,學校為表彰學生的幹勁,組織大家到近期剛通車的北京地鐵參觀。 五十年代末期中國與蘇聯的關係惡化後,政府以防戰為主要目的開始規劃在北京城修建地鐵。一九六三年周總理指出:「北京修建地鐵,完全是為了戰備。如果為了交通,只要買二百輛公共汽車就能解決。」曾經一度被中國尊為「老大哥」的蘇聯,對地鐵的戰備功用深有體會。一九四一年德軍進攻莫斯科,剛剛建成六年的莫斯科地鐵,不但成了莫斯科市民的避彈掩體,更是蘇軍的戰時指揮部。 北京地鐵於一九六五年七月一日開工建設,一九六九年十月一日第一條地鐵線路建成通車,使北京成為中國第一個擁有地鐵的城市。它全長二十三.六公里。 一號線地鐵在設計的時候,預期乘客不是老百姓而是軍人。因此地鐵的運輸能力不是以客流量來衡量,而是表述為:在戰時可以每天運送多少兵力自西山至北京市區。地鐵設計的路線自然是經過中央機關最多的長安街沿線。 由於是戰備建設,地鐵通車後,還不能馬上成為普通群眾的出行工具,只是小範圍接受參觀性質的乘客。想乘坐或參觀地鐵,都需要持單位統一領取的參觀券。 進入地鐵通道下到月台後,鳳新一溜煙兒跑到一根石柱旁,把手貼在上面,即刻又奔到京峽身邊,拽著她的胳膊說:「你去摸摸那柱子,特涼,瞧這光亮勁兒,肯定是大理石的。」 同學們跨進嶄新的車廂裡,左看看,右瞅瞅。大家被那快速移動的車廂驚呆了,興奮的心情展現在每個人臉上。 「我真為我們的國家感到自豪!」一個男生感歎道。 「毛主席萬歲!」不知誰帶頭高呼了一聲,同學們都附和著喊道:「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 加入「紅衛兵」組織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六日,是毛澤東七十六歲生日。這天一一○中學將要從新入學的學生中發展第二批紅衛兵。 隨著工宣隊、軍宣隊相繼進入學校,這時的紅衛兵組織已不是文革初期意義上的紅衛兵組織。那時,各學校都有若干支分別取不同名稱的紅衛兵組織,而他們的宗旨是一致的: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和反動學術權威,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復課以後,紅衛兵成為全市統一的中學基層組織,名為「首都中等學校紅代會」,由學校革委會、黨支部領導。加入紅衛兵要經過學校批准,還有了《紅衛兵章程》。只有符合條件,經過考查合格,舉行一個儀式宣誓後才算正式加入了紅衛兵。 (待續)

  • 廈門地鐵呂厝站大片路面崩塌 多車跌落傷亡不明

    廈門地鐵呂厝站大片路面崩塌 多車跌落傷亡不明

    據陸媒報導,廈門地鐵呂厝站12日晚間接近10點左右發生路面大面積崩塌,目視有多輛汽車陷入塌陷地面,但有多名車內人員已在路旁民眾協助下逃離,目前沒有人員傷亡的消息。當地已有交警到現場進行管制,網上傳出地鐵內已開始積水,疑因塌陷後結構受損導到地下水滲入。 陸媒與微博的消息指出,該路段已實施管制,相關單位也在現場救援。據悉,塌陷原因初步判斷為,水管破裂沖刷地底的泥土所導致。 崩塌路段有3輛小客車被困,車內人員都已被救出,是否還有其他車輛受困,現場搜救人員仍在清查。 據現場地鐵施工負責人指出,此區周圍可能已遭滲水沖刷成空心地帶,仍有進一步塌陷可能。 現場目擊者指出,事發地點在呂厝路和嘉禾路交界處,廈門地鐵一號線和二號線交接處。一名市民說,現場有水流向凹陷處,地鐵站的水都可以淹沒腳踝。目前,該段地鐵已經停止運行。

  • 「中國風」點綴車站 陸企參與莫斯科地鐵建設

    有「最美地下宮殿」之稱的莫斯科地鐵近日將推出新的路線,其中也有陸企身影。大陸企業2017年獲得莫斯科地鐵第三換乘環線4.6公里線路建設合約,將以梅花、雲紋、團壽等「中國風」元素,融入米丘林站的整體設計風格。大陸鐵建莫斯科地鐵項目經理薛立強說,來到俄羅斯修地鐵很像是回到老師家。 陸企此次施工包含3個車站的主體結構、9條隧道等工程,將擔負整個線路中施工條件最複雜的一段。這是俄羅斯首次在地鐵工程中引進外國企業,過去在蘇聯時期不曾有過此情形。 為了向大陸致敬,莫斯科批准陸企參與建設的米丘林站採用「中國風」設計,屆時梅花、雲紋、團壽、八仙紋、「中國紅」等元素將為莫斯科地鐵增添新色彩。 薛立強說,1950年代有大量大陸留學生到蘇聯學習地鐵技術;蘇聯專家也曾參與大陸第一條地鐵北京地鐵一號線的設計,因此「我們現在到俄羅斯修地鐵,是回到了老師家」。

  • 北京交通雜說(二)

     西直門是北京的交通大樞紐,就算是當地人繞進了西直門立交橋,也很容易暈頭轉向,不分東南西北了。北京的出租車師傅有這麼一說,要考驗出租車師傅的功底,讓他開上西直門橋,通過考驗才算一位合格的司機。就算現在導航系統便利,也會使很多用路人走錯路,明明按著導航走,卻走向不同方向。西直門三大字既不使人認清東南西北也不直豎橫平反而繞彎曲折,深深感受到了現代生活中用古地名來認識的生活哲學了。  喪屍模式趕末班車  北京的地鐵,比起世界上多數地鐵系統來得早,一號線貫穿西長安街,是最早通車的路線。我住的地方,在四號線上,靠近圓明園,附近有站中關村,還有北京大學與清華大學,看起來還算是熱鬧的地方。  西直門是地鐵十三號線、二號線、四號線的三線交會站,很特別的是轉乘站通常都是兩線交會,而此地是三維度的立體結構,長長的廊道看起來就像是無止盡的終點。四號線是由西直門與東直門對開,二號線又是環線,十三號線更是通往昌平的要道。每天從昌平進城工作的人群可比通州進四惠,在站外就先排上百米的隊伍,進站又是一無止盡的進城之路,十三號線之重要可知。這一條地鐵線可以說是「地上鐵」和「地下鐵」的交會點,每次經過這裡的時候都要走上好長一段路換乘,從地下二層走到地上二層。  有一次,時間很晚了,幾乎是要到了地鐵收班的時刻,我趕跑著要搭上末班車,從地下二層走出車廂之後,所有人開啟了「喪屍模式」,在又急又長的走道裡往樓上的車站狂奔,大家目無聚焦地朝著二樓站台奔去,有的人手裡拉著箱子,有的人背著包包,更有的人一手提著東西一手抱著小孩,女人也不顧顏容,飛快地跑得花容失色,男人抓著公事包,皮鞋喀啦喀啦地踩在地板上,彷彿如同奧運百米賽場上競逐的選手。  在一段奔跑之後,踏進了站台,才有股扺達終點的釋然,上氣不接下氣的或蹲或坐在地上,這時候站台上的告示板忽然出現令人錯愕的消息「末班車已駛離」的跑馬燈,大夥拖著忙錄一天疲乏的身軀與錯過末班車沉重的心情走向站外,再度踏上回家未知何時的路。  有一回,聽朋友說北京的地鐵在早晚高峰的時候千萬別坐,因為人太多太擠了。為了體驗一下,我選了一個早晨,五環外的昌平線開始坐,一路坐到五道口站。一大早,大約六點一刻左右,我在路邊的大排檔吃了一份驢肉火燒以及現磨豆漿,莫約過了幾分鐘,漸漸有人開始排隊,沿著高架橋下開始排,短短的幾分鐘,站外的人龍就估計排了二百米左右,簡直把我給驚呆了!  高峰時擠成水分子  我隨著人群排入隊伍,其實在平常的時候,站口的電扶梯會開放給人使用,而在高峰時,就將閘口關閉,鐵門拉下來,乘客一律從側邊的樓梯走路排隊上三樓,可能和前陣子電梯吃人事件有關吧,這我猜的。在進站之前,北京在這維安等級做得特別高,連行李和身上都要做檢查,在一連串安檢做完之後,我進入了車站。  早班車密集的地鐵班次消化了龐大的人群,充分發揮了高效的運能。我好不容易走近了閘門前,車來了,當門一打開,瞬間就被人群的洪流不知不覺地擠了進車廂裡,關門的時候,車外的站台大爺還幫忙把人推進去,門才可以順利關起來。擠進了車廂,頓時間我還感覺身體的重量變輕了,原來是因為太多人推擠的關係,我前胸貼後背地被前後左右四周圍的人微微架起,這時只好將身體放鬆,感覺就像在真空中飄浮的塵埃,怡然若定,車輛時而開動或停站,就這跟水分子沒兩樣。  送別只在車站外  就在到站的時候,忽然剎車,車廂裡的一幫人整個向前滑動,我們就像大海裡的水草,隨著洋流水波載浮載沉,漫無目標地飄蕩著。終於,車停到站了,當車門一打開,原來就站在靠近車門的我,忽然聽一聲大喊:「我擠。」隨後,身體感覺從門外衝進一股力道,就像無形的氣場貫入了車廂內,將我從車門前塞進了我根本到不了的車廂中間,整個人雙手癱軟,頭肩頸往上抬,無論身邊是男是女,大家都無可奈何,無所謂了,早已不計較是不是碰到了別人的身體或是胸部,是不是被無心吃了豆腐,大家帶著渙散的眼神,又到了海的更深處接著更擠。  甚至有人的臉頰都已經貼到了車窗上,瞪著大大的眼睛用手撐著,嘴嘟嘟的印在了玻璃前。關門之後,車外的站台上的人群,活像進了水族館或是海洋世界的遊客的表情,觀賞著這個海底龍宮,奇幻世界景色。  我們都不諱言,在北京車站搭火車是件苦差事,提早出門,買票取票,過安檢驗票才能進站,往往售票大廳與進站口又離得很遠,各別排隊,沒有提早至少一個小時,很可能就錯過你要搭的車次。送客的人們,也只能送到進站口,目前規定是「實名登錄」、「一票一證」,沒有車票以及身分證,是進不了車站的,如果在電視劇裡出現了站台送別的劇情,那肯定是不符實際情況的,而且在現實生活裡也難以想像,只能說導演腦洞太大啦。  雖然似乎車站不太好進,但是在站外與車站的周邊,就像是一個巨大磁鐵一樣,容易進去但是要走出來卻很困難,尤其是在晚上,因此有人接應才是最好的辦法。為什麼呢?在我準備前往瀋陽的前一晚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下雨打車不容易  那是臨時被派去瀋陽的事了。當天晚上與朋友一起聚餐,還沒到最後散場,我就先行離席去趕車。回到飯店後,洗了個澡,看著發車時間只剩半個小時,這時候外面正下著雨,打不打得到車又是另外一個問題。我帶著急忙收拾的行李,往外出門去。  飯店外的小巷子,前方因為路邊亂停車的關係,道路變得極為狹小,會車不容易,結果整條巷子要進來和出去的車子都卡在一起,而我用滴滴打車叫的車就卡在了車陣之中,出也出不來。無奈在下雨的夜晚之下,只好忍痛取消,走了500米到街上再打一輛。後來等了一陣子是打到車了,只不過到北京站時,火車已經發車,票也退不了了。

  • 台灣人在大陸》北京地鐵的前世今生

    21世紀初,北大學生主要的代步工具仍然是自行車;日常活動的範圍,大抵是東不超過五道口,南不超過北三環,西不超過暢春園,北不超過圓明園。北大學生騎車經常去訪問的學校,也就是隔壁的清華,以及不算遠的中國人民大學與北京語言大學。 自行車遠征珠峰 現在北大東門口的外面,就有四個地鐵站出入口,但是我在北大讀書的那會兒,距離北大最近的地鐵站是二號線(環線)的西直門站。北大直線距離西直門大約七公里,實際路程約在十公里左右。十多年前,北大學生體力好的,甚至會騎自行車去天安門玩,來回三十多公里。北大有一個學生社團,全名叫「北京大學自行車協會」,簡稱「北大車協」;我認識的一位研究生,就是北大車協的社員,他們周末練習耐力,最輕鬆的就是騎車去天安門打個來回;要是來點有難度的,就是往返長城一趟,這一來一回,就要超過兩百公里。 他們平時鍛鍊所騎乘的自行車,並不是什麼碳纖維車體的公路賽車或公路越野車,就是在學校所騎的一般自行車。我還記得北大車協2001的暑期遠征活動,是從北京出發,一路騎到青海西寧、經格爾木,再騎到拉薩,目的地是珠峰的山腳下;2002年的遠征活動,則是從成都出發,沿路經重慶、攀枝花,一直騎到大理。這些路程不但長達數千公里,而且海拔跨度甚大,有些地方還人煙罕至,雖然他們做了很好的準備,而且必須經過嚴格的考核通過後才能參加遠征活動,但是仍有一定程度的生命危險。我當時就想到,這些同學讀書很行,為了鍛鍊身體,實現自己的夢想,也勇於虐待自己,真是讓人敬佩。相較之下,雖說大陸現在頹廢青少年也不少,喪文化普遍;但是當我獲知台灣現在的義務役軍人,居然連三千米跑步都免了,而是改為跳繩,這實在是讓我感覺匪夷所思;年輕人當兵,連三千米都跑不了,這還能算是軍人嗎? 2000年的時候,北京仍然只有一號線與二號線兩條地鐵;據我估計,即使是加上隨後最先開通的十三號輕軌線,這三條路線,總長度也就是一百公里左右;但是誰都沒想到,北京在獲得2008年奧運申辦權之後,開始急速擴增地鐵規模;北京市目前有二十幾條地鐵路線,總長度約七百公里;在建地鐵還有十幾條,到了2020年,北京將會有近四十條地鐵路線,總長度約在一千兩百公里。這種規模的地鐵與城市,想必管理難度極大。 持介紹信搭地鐵 提起北京的地鐵,就不能不回顧一下那個特殊的年代。當年在韓戰結束之後,大陸的領導人想借鑑莫斯科地鐵在莫斯科保衛戰中所發揮的防空洞與軍事指揮所功能,打算在北京也修建地鐵,以為「平戰結合」之用。1953年,北京市委制定了《關於改建與擴建北京市規畫草案》,提出了修建地下鐵道的提案。當時的中國並無能力自行修建地鐵,所以一方面得依賴蘇聯和東德的技術援助,一方面也送了幾千名學生到蘇聯去學習相關技術。由於中蘇交惡,1963年,蘇聯專家全數離開中國,嚴重的影響了北京地鐵的修建規畫進度。 1965年,毛澤東親自批准了修建北京地鐵的提案,所以即使技術上仍有挑戰,也必須完成任務。北京的第一條地鐵,採用了明挖填埋的方法施工,地鐵沿線拆掉了不少城樓。據傳是周恩來下令,地鐵前門站的正陽門與箭樓,才得以倖存。北京的第一條地鐵,完工於1960年代末,並且在1971年開始試營運。現在很難想像,文革期間,只有持著單位的介紹信,才能參觀乘坐北京地鐵。 過安檢機很麻煩 當年我搭北京地鐵進城,多數是去前門或朝陽門那一帶玩兒。每逢放寒暑假之前,我都會到秀水街(現已遷至附近的大樓內,正式的名稱為秀水市場)買一點禮物帶回台灣,分送親朋好友。秀水街本來是一條路面不寬的街道,緊鄰著使館區,挨著美國大使館,主要是賣衣服服飾一類的商品,外國遊客相當多。印象中,秀水街的商販,以浙江、安徽兩地的人最多,多數商販都能以簡易的英語與客人議價。我最常買的商品就是羊絨圍巾,我每次都去同一家商鋪,老闆是安徽人,第二次去之後,就不必再砍價了,按第一次砍價之後的標準付錢便是。 在台北搭乘地鐵,早晚高峰的時候人也挺多的,但是如果想要體會一下什麼是真正的人擠人,大家不妨上YouTube欣賞一下北京的幾個大的地鐵站或輕軌站的擁擠盛況,例如:西直門或西二旗。中國是大國,北京是首都,所以在北京的地鐵裡,能遇見來自全國各地,乃至於全世界各地的人。在大陸搭乘地鐵或火車,最麻煩的就是要通過安檢,因為人實在太多,有些人剛從外地回北京,或是來北京出差,或是從鄉下來北京打工,或是帶著貨品來北京銷售;很多人都是拎著大包小包,但不管你是誰,都得排隊把隨身物品放上,或扛上X光安檢機器的傳送帶;因為乘客的情況不一,有些袋子或箱子不可能都很乾淨,大型的編織袋或麻袋,往往沾有很多灰塵;大家很容易就能想像,一位姑娘,跟在後頭,不得不把她新買的LV包,也放上那一條每天傳送了上萬個各種箱包傳送帶上時的心情。 以前北京地鐵的轉乘站很少,但是對鄉下人來說,尤其是年紀偏大的人來說,要以最快速的方式到達目的地,還是有一定挑戰。有一次我在台灣的鐵哥們到北京來找我玩兒,我們在地鐵站裡看見一位老漢,臉上皺紋極深,佝僂著背,還用扁擔扛著兩袋行李,我看他非常疑惑的看著地鐵站裡的標示,就趨前問他要去哪一站?他看我主動問他,十分高興,就告訴我他打算去木樨地,但是不太確定要搭乘那個方向的地鐵?當時我們所在的地鐵站是北京站,木樨地在一號線上,得到復興門站換乘,不過他似乎很難理解;他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腕,問我能不能帶他過去?我和哥們互看了一下,心想反正也沒有著急的事情,就陪他坐一段好了。 河北老漢很不安 我記憶中,這位老漢一路上緊握著我的手腕,從未放鬆過,到了木樨地之後,他才放開了我的手,我的手腕上清楚的印著他的手緊握過的痕跡;不過我很能理解老漢對大城市的那種不安感,沿路上交談,我知道他是從河北來的,他到北京是要給在北京打工的兒子幫忙;我們把他送到木樨地之後,就又坐地鐵回到北京站,出站之後,叫了輛出租車,出發前去潘家園舊貨市場。(《渡盡劫波兩岸情緣》之十一)(王冠璽/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教授)

  • 電車痴漢露下體磨蹭女乘客 正義姐拍下人鳥俱獲

    搭乘大眾運輸時小心成了色狼下手目標!廣州地鐵昨(7日)發生一起癡漢露下體猥褻女乘客的事件,一旁看不過去的正義姐氣得拿起手機拍下癡漢行徑,當場揭發其淫行並報警處理。 綜合陸媒報導,有民眾在廣州地鐵一號線,前往烈士陵園站的列車上,當場活捉一名中年癡漢,只見他不斷用下體磨蹭絲毫不知情的女乘客,氣得一旁的女子拿起手機將他拍了下來,還對他喝斥「你露下體幹嘛?」接著又告訴被害女乘客說「小姐,妳被他非禮了」、「他摸妳屁股還用下體頂妳下面」期間並趁機掀開男子上衣,果真看見他拉開褲子拉鍊露出下體。 男子眼見事跡敗露,再聽到女子說要報警,嚇得想落荒而逃,不過被周圍人群阻擋去路插翅難飛,直到列車到站後被站務人員通報警方拘捕到案,最後遭處以行政拘留10日。

  • 小情侶地鐵站玩火車便當 上下抖動展現「公狗腰」

    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看!中國大陸安徽省合肥市一對小情侶感情要好,兩人在地鐵站內因忍不住突然而來的情慾,先是又摟又抱,最後男方以「火車便當」姿勢將女友一把抱起,接著就如同開啟電動馬達一般瘋狂搖擺腰部,讓一旁路人相當尷尬,紛紛走避視而不見。 據陸媒《合肥快訊》報導,22日晚間6點52分,一對小情侶進入合肥地鐵一號線內,兩人似乎無視其他乘客存在,一路親親我我打情罵俏。從影片可見,身穿白色上衣的男子和穿著短褲的短髮女子不停摟抱、親吻,最後男方將女方腿撐開,以「火車便當」姿勢一把抱起,接著開始前後抖動,疑似模仿成人片行為,畫面不堪入目,讓身旁的乘客全都看傻眼。 事後,有民眾看不下去向地鐵站調閱監視器畫面後上傳網路,讓不少網友看後直呼「丟人現眼」、「不會去開房間喔」、「公共場所還是尊重他人吧」、「感覺男生不太穩,要練得再壯一點」、「完全不管單身狗感受」。

  • 恐攻 俄羅斯聖彼得堡地鐵站驚爆

    恐攻 俄羅斯聖彼得堡地鐵站驚爆

     位於俄羅斯第二大城聖彼得堡市中心的「先納亞廣場」和鄰近的「科技學院」兩個地鐵站,台北時間3日晚間7時30分驚傳爆炸,有人引爆一枚放置於車廂內的土製炸彈,至少造成10死37傷。總理梅德維捷夫在臉書發文,直指這是一起恐怖攻擊。  普丁到訪 表達哀悼  案發時總統普丁人在聖彼得堡,準備會晤來訪的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但稍後已離開該市。普丁在會談前表達對死傷民眾的哀悼之意,並說「調查會給我們解答」。俄國檢察總長辦公室也稱是恐攻。  據傳真社報導,監視器捕捉到疑似嫌犯的男子身影,爆裂物就擺在他面前的袋子裡。事發之初一度傳出爆炸造成10死50傷,包括數名兒童。但俄羅斯國家反恐委員會(NAC)稍後發表聲明,把死傷人數下修為10死37傷。NAC並表示,在「起義廣場」地鐵站發現另一枚未引爆的爆裂物,已遭拆解。  炸彈引爆 10死37傷  聖彼得堡地鐵為全球運量第19大的地鐵系統,每日載客量逾200萬人次。科技學院站為地鐵一號與二號線的交會站,先納亞廣場則位於二號線上,該地鐵不曾遭遇恐怖攻擊。  出事的列車當時正行駛於兩站之間,傳真社引述執法單位消息來源稱,爆裂物被置放在車廂內引爆,甚至被填入尖銳物品,傷人意圖明確。  目擊者上傳臉書、推特和YouTube等社群媒體的案發現場照片和影音檔案,可見一列車廂的門窗被整個從內炸開,殘骸和金屬碎片四散,許多民眾受傷倒在黑煙瀰漫的月台上,鮮血直流。驚慌失色的乘客試圖鑽出扭曲變形的車門,但因車門卡住徒勞無功,月台上的旅客紛紛協力從窗口把受困者拉出車廂外。  地鐵關閉 機場停飛  聖彼得堡地鐵表示,系統全線關閉,並由拆彈小組、醫護人員和調查單位進駐。NAC指出,為免發生下波攻擊,已在全市加強戒備,普爾科沃國際機場也暫時關閉。莫斯科市長蘇比雅寧也下令,在該市地鐵和中央環線鐵路加強保安措施。  近年來,俄羅斯遭受多起由北高加索地區伊斯蘭激進團體發動的恐攻,包括2010年莫斯科地鐵爆炸案。另一方面,在俄國涉入敘利亞內戰,並加入打擊「伊斯蘭國」(IS)行列後,俄羅斯也成為IS報復目標。

  • 陸工匠修月台門 要價比英國低1千倍

    陸媒報導,中國大陸廣州地鐵的技工以低於英國廠商1000倍的價格,成功維修地鐵進口的月台門,並使月台門國產化。 廣州日報今天在報導中形容這些技工為「大國工匠」。 據報導,廣州地鐵一號線營運之初沒有月台門,到二號線開通時才首次使用,而月台門可以防止乘客掉落鐵軌,也能發揮節能的作用。 二號線的月台門最早採用英國某企業的技術。當初約定,若是保修期更換一扇月台門,要花人民幣5000元;過了保修期,就要8萬元(新台幣約40萬元)。 據報導,英國的企業沒有向大陸輸出技術,也不願意派人到大陸更換零件,因此只要是一扇月台門有問題,不管問題大小,就得換新的,因此要花8萬元。 報導引述廣州地鐵首席技師張重陽說,二號線營運幾年下來,每年約有10至15扇月台門要維修。如果倚賴英國企業更新,單單一個站就要花費80萬至120萬元。 而二號線三元里到琶洲通車時,共有16個站。 正因為如此,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一度喊停在全大陸推廣月台門。 但2007年起,張重陽與同事李天明、陳少鵬等組成的團隊從零開始摸索月台門技術;他們在僅有電烙鐵、萬用表、示波器的基礎上,研究月台門。 報導表示,他們最終打破了技術壟斷,自主研發出核心設備測試裝置,實現自主維修列車和月台門故障電子零件,成功讓月台門國產化。 據報導,如今廣州地鐵維修一扇月台門的價格降至不到1萬元;最令團隊自豪的是,他們用不到80元的代價搞定了原本要8萬元才能完成的維修任務。 報導表示,張重陽等人的研究成果,近日獲得第3屆廣州市職工發明創新大賽全市一等獎。1050331

  • 韓國版鄭捷!男子地鐵持刀行兇

    南韓首爾地鐵今早上班繁忙時間,竟發生有人持刀行兇事件,事發當時,一號線列車突然有一名無業男子,從身上拿出尖銳刀子胡亂揮舞,引發現場大混亂,不少乘客爭相逃離車廂,還有人跌倒在地上受傷。南韓當局表示,警方隨後立即後拘捕該名男子,並正在調查其持刀動機。 事發在當地時間今早8時20分許,當時有目擊者表示,地鐵車廂內一名男子突然掏出尖銳刀子揮舞,而看到該男子的恐怖舉動後,不少乘客都著急的要逃下車,還有乘客被民眾擠倒,因此跌在地上受傷。根據報導,行兇者身高約180公分左右,年齡大約40來歲,一度想要逃離現場,所幸已被警方拘捕。

  • 地鐵公益主題 車廂細品瀋陽史

    地鐵公益主題 車廂細品瀋陽史

     12月1日,一些乘坐瀋陽地鐵的市民進入車廂後眼前一亮!從古代到現代,瀋陽的歷史全部布置滿了整個車廂,這是咋回事呢?記者隨後瞭解到,原來這是瀋陽首列公益主題地鐵列車當天正式上線運行了。  當天7點30分,瀋陽地鐵第一趟公益全包車正式亮相。記者在地鐵二號線乘車進入這列車的車廂,列車的6節車廂全包上了各種彩色的貼紙,仔細觀看後發現,列車從車頭到車尾展現了從新石器時代以來,瀋陽的文明史。包括清王朝起源、抗日戰爭、現代工業文明、步入地鐵時代等等,瀋陽的歷史變遷。第一次乘坐這樣的地鐵車,乘客們都表示挺新鮮,一邊乘車一邊仔細品讀車廂內的各種文字和圖片,真切感受到瀋陽的歷史文明和變遷。  據瞭解,瀋陽地鐵二號線每天有20列地鐵列車上線運行,但僅有1列為公益車。另外地鐵一號線也有1列以城市街區為主題的卡通印花車上線運行。(王曉婷)

  • 閱兵預演大交管 封路如空城

     為了在今(23日)天上午舉行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預演,北京市從昨天開始實施大規模的交通管制,封鎖線內的商店全都強制打烊。住在管制區內的民眾,必須事先申請「通行證明」並隨身攜帶,否則將面臨「有家歸不得」的悲劇。  從昨天開始,北京的東城、西城、朝陽、海淀、昌平等多個城區,大面積拉起封鎖線實施交管,除了持有「演練」證件的人員及車輛,其他人員和車輛禁止通行;並且有多條地鐵、多個車站暫停營運。  許多住在管制區內的民眾,昨天趕著中午12點街道辦事處下班前,申請一紙「居民通行證明」,否則出了管制區想再進來,將被公安拒於管制線之外。民眾陳先生不解,「明明是慶祝勝利的活動,為何擺出一副嚴防死守的姿態?」  以地鐵一號線大望路站為例,從昨天中午開始,周邊的金地廣場、大賣場沃爾瑪、便利商店京客隆,還有眾多的餐廳、商店早早打烊。睡到中午才起床的民眾小金,想要外出買午餐,驚覺各餐廳都已大門深鎖,只得乖乖回家吃泡麵。  位在三里屯的優衣庫,原本是熙來攘往的熱門景點,昨天也掛出告示,自下午2點暫停營業,直到今天下午3點恢復營業。原先熱鬧的街道,頓時變得十分冷清,簡直像座死城。  周六還得到CBD加班的民眾黃小姐發現,連公車上的售票員,「眼神都變得好犀利,企圖揪出滋事分子。」許多志願投入街頭安保、戴著紅袖章的大爺大媽,在冷清的街頭晃來晃去,可能是這座城市還有人氣的最後一絲象徵。  還有民眾諷刺地發現,位在封鎖區內的中國美術館正在展出「慶祝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俄羅斯畫展」,卻因為「慶祝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而閉館暫停。

  • 閱兵藍限行 人潮擠爆北京地鐵

     北京地鐵真的「擠爆了」!因應9.3閱兵,北京20日起實施車輛單雙號限行,不少通勤族乾脆改搭地鐵上下班。原本就擠得水洩不通的北京地鐵,尖峰時段客流量至少再增加1成。網友戲稱:「人都要擠成相片了!」  北京單雙號限行,將持續到9月3日。雖已增開大眾運輸車輛,不少通勤族仍選擇擠地鐵。限行首日,北京地鐵出現比往日更擁擠人潮,地鐵站外排起人龍,甚至排到馬路上,站內乘客則擠成「沙丁魚」。  北京市交管局稱,截至20日晚間8時,全市地鐵進出站量約為1056萬人次,較上周同期增長約10%。有通勤族抱怨限行措施擾民,上下班、回家造成不便;有人則苦中作樂戲稱,「人進去相片出來,餅乾進去麵粉出來」。  京港地鐵公布,為配合23日上午在天安門舉行的閱兵預演,地鐵一號線全線停運,2、4、5、9、10號線部分車站關閉,列車通過不停車。  有陸媒特別調查,上海地鐵和北京地鐵究竟哪個難「搶座」。上海地鐵使用大運量的新款車廂載客。北京地鐵在5號線、10號線等幾條客流量較大的路線,仍採用車體較窄、單節車身較短的舊型車,只有較新的14號線才採用寬敞的新型車。換算下來新款車廂,每節約可較舊款多載60人。  以尖峰時段滿載率來看,北京地鐵最繁忙的10號線,高峰時期「擁擠程度」較同樣繁忙的上海地鐵1號線高出10%。由數據可見,要在北京地鐵「搶座」,絕不是件簡單事。

  • 北京地鐵車廂內點易燃物 兩女子被捕

    北京地鐵車廂內點易燃物 兩女子被捕

    多名北京網民7日下午發微博稱,北京地鐵1號線建國門站一輛開往四惠方向的列車上,有乘客攜帶易燃物並點燃,但很快便被現場工作人員制止。在現場的地鐵工作人員證實,兩名女子攜帶疑似可燃物品並在車廂內點燃,散出煙霧但沒有明火,隨後很快被制止,兩名女子被帶走,目前地鐵1號線雙方向運營正常。 《新京報》報導稱,「建國門一號線,突見火光!好嚇人。」下午14時40分許,微博網友「京津冀陳太」稱,「兩個女的,拿了易燃物上車,突然倒了,一下子著了。」該網友補充,「各種警力都上了,兩分鐘搞定!」另一網友稱,「門剛打開就看到起了一團火,像是有人扔的易燃物,馬上就跑出來了,沒看到後續。」 15時20分許,新京報記者趕至現場發現,事發列車為開往四惠方向的1號線列車,事發時有兩名女子攜帶疑似可燃物品並在車廂內點燃。一位工作人員稱,點燃後有煙霧但沒有明火。「當時車廂裡有人喊並往外跑,兩人很快就被制止了。」 據了解,兩名女子馬上被民警帶走,目前正在建國門地鐵站警務室接受調查。15時26分左右,一號線雙方向列車均已行駛正常。

  • 成都男持磚塊 硬闖地鐵安檢門

    遇到安檢,照闖不誤!13日下午3點17分,成都市地鐵一號線火車北站A口處,一名白衣男子手持一包「磚塊」,試圖避開安檢口,強行闖入付費區內。地鐵公安分局的幾名警務人員發現後,不到30秒就將這名「硬闖男」制服。 從監視器中可見,這名男子左手抱著一包東西,看見警員後舉起持磚右手抗阻,隨後向檢票閘口衝去。 據瞭解,這是成都地鐵自2010年正式運營以來,公交地鐵公安分局處置的首例強行衝關事件。目前,涉事男子吉某已被控制,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 哈爾濱發行地鐵報《朝聞快線》

    12月30日,《朝聞快線》在哈爾濱地鐵一號線沿線各個網站開始免費發放。這是黑龍江省第一份免費報紙。通過它,哈爾濱市民在地鐵內可盡情瀏覽世界上的大事小情。在地鐵站設置了報紙回收箱,方便市民看完後將報紙送回,做到綠色出行、綠色讀報。 《朝聞快線》是由哈爾濱日報報業集團和哈爾濱地鐵集團聯合打造的城市新興主流媒體,是在哈爾濱地鐵內唯一發行的報紙,也是哈市唯一的免費報紙。每個工作日的早6時至10時,在地鐵的各月臺,「紅馬甲派送員」會把它遞送到乘坐地鐵的市民手中。使市民在閱讀後,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盡知,衣、食、住、行、玩事事無憂。 《朝聞快線》的記者不多,也就是《哈爾濱日報》+《新晚報》+ 《哈爾濱新聞網》+《家報》+《新晚社區報》的約千名記者。這些記者每天第一時間向《朝聞快錢》提供各類新聞;它的編輯年齡不大,平均年齡26歲,他們會用「同齡語言」向讀者「翻譯」各類資訊。

  • 重慶地鐵 秀出滿滿的方言

    重慶地鐵 秀出滿滿的方言

    龍門陣(聊天)、豁得轉(吃得開、人緣好)……這些重慶言子(方言)你會說嗎?昨日起,重慶地鐵一號線的磁器口站展出「重慶言子」,不只外地遊客議論紛紛,重慶本地人也因此重拾「重慶言子」的樂趣。 重慶軌道集團負責人表示,重慶軌道交通1—9號線及環線都有自己的文化主題。其中,1號線以「人文風情」為線路文化主題,而臨近古鎮的1號線磁器口站站廳經過打造,25日起正式以文化藝術牆的形式向大家展現獨具特色的「重慶言子」。 「快看!好多言子!好扯哦!」「來來來,幫我照一個!」昨天下午,重慶地鐵一號線磁器口站大廳,4根巨大的方形立柱吸引眾多路人的目光。有同行的人互相對考:「踏屑是啥子哦?」「勒個都不曉得,你是不是重慶人哦!」 重慶話的「踏屑」意同「糟踏」,其它展出的內容還包含:雄起(加油)、紮起(支持)、乾燥(形容一個人火氣大)、巴適(舒服、實在)、豁得轉(吃得開)、逮貓兒(捉迷藏)、哈哈兒(一會兒)、卡卡各各(角落)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