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地面站的搜尋結果,共89

  • 陸空間站首艙「天和核心艙」 今天11時許成功發射

    陸空間站首艙「天和核心艙」 今天11時許成功發射

    中國空間站首艙「天和核心艙」今天11時20分左右成功發射。2021年中國航太發射次數將邁向40+,中國空間站建造也將轉入任務實施階段。

  • 抽地下水冒充埔里甘泉 彰化黑心加水站遭停業

    抽地下水冒充埔里甘泉 彰化黑心加水站遭停業

    彰化縣溪湖鎮57歲巫姓男子,經營賣水事業多年,早年都請水車到埔里載水販售,近年卻因埔里水源水權問題,竟直接在自家公司與工廠鑿井抽地下水體販售,遭檢舉後被衛生局勒令停業、加水站暫停供水,更背負詐欺罪名。

  • 《產業》美歐亞綠能3年內在台建置1GW電站 初期先攻地面型電站

    新加坡商美歐亞綠能公司將台灣列為全球重點光電站投資重點,旗下永堯光電廠4月底將增資到3億元,而海精新光電廠也將在近期完成2億元增加,年底前在台灣還會有第3家子公司成立。目前美歐亞在台灣都以地面型電站為主,未來會「順風而行」(指配合政策)評估漁電共生電站。美歐亞預計3年內在台投資600~700億元,建置至少1GW太陽能電廠,融資金額約8成。

  • 《光電股》宜縣最大地面型太陽能電站 聯合再生子公司維運

    宜蘭縣最大的地面型太陽能電站五結暨羅東衛生掩埋場地面型太陽光電電站今日舉辦開工動土典禮,此案場由聯合再生能源(3576)子公司永梁股份有限公司負責案場開發、建置及維運。為提升土地使用效益,賦予掩埋場多元化再利用用途,此太陽能電站可望於明年上半年完工發電。

  • 宜蘭縣最大地面型太陽能電站動土、建置量10MW

    宜蘭縣最大的地面型太陽能電站五結暨羅東衛生掩埋場地面型太陽光電電站30日舉辦開工動土典禮,此案場由聯合再生能源(3576)子公司永梁負責案場開發、建置及維運。為提升土地使用效益,賦予掩埋場多元化再利用用途,此太陽能電站可望於明年上半年完工發電。

  • 辰亞崙尾五號水上型光電站拚Q2動工   再搶彰濱三、四號

    辰亞崙尾五號水上型光電站拚Q2動工 再搶彰濱三、四號

    日本丸紅商社百分百持有的辰亞能源,繼去年11月啟用「彰濱崙尾東一號及二號電站」後,後續的崙尾五號水上型光電站已拿到施工籌設許可,預計第二季動工,明年併聯發電。另外經濟部工業局對外招標的崙尾三、四號,本周會開放遞件競標,辰亞也積極參加,努力擴張版圖。 \n \n辰亞能源旗下營運與開發建置中的電站,包含第一座水庫水上型「阿公店水庫電站」、台南學甲地面型電站,以及近期完工的全球最大海上型太陽能電站「彰濱崙尾東一號及二號電站」,裝置總容量已超過300MW。 \n \n崙尾東一及二,總發電量達181MW,首年預計貢獻超過2.5億度的綠電,相當一年可供7萬2千戶家庭的年用電量。辰亞表示,建置過程更成功克服崙尾東地區「開放不穩定水域」以及「強烈東北季風」自然特性的高度挑戰。 \n \n接下來,裝置容量65MW的崙尾五號也將啟動。辰亞董事長目賀田好弘表示,該案場已經拿到施工籌設許可,預計第二季可動工,加上東一及東二,等於崙尾這邊水上型電站容量有246MW。 \n \n另外,工業局釋出崙尾東區三、四號土地建置電站,目前競逐者眾,辰亞也是其中之一,公司本周會參與遞件競標。目賀好弘認為,相較其他競標者工程偏好打樁,辰亞擁有一二期經驗優勢,採取的施工法可讓景觀走向一致。 \n \n除了發電,辰亞未來也規劃在彰濱設立太陽光電展示館,讓民眾可以參觀海上型的太陽能光電站。賀田好弘說,展示館對象設定年輕人、國中小學的校外教學,內容觀看現場電站設施、太陽能歷史原理解說等為主。會採預約制,管制人數方式開放。

  • 星鏈地面接收站 台廠零件通包

    星鏈地面接收站 台廠零件通包

     美國Space X如火如荼推動「星鏈計畫」,以低軌衛星提供通訊服務,連貝佐斯也為投入太空產業辭去亞馬遜CEO。台灣廠商搶進這波太空商機主要項目在地面接收站部分,取得不錯成績,業者形容:「打開地面接收站機器,幾乎是台廠零件全壘打。」 \n 據悉,目前可能已打入Space X星鏈計畫供應鏈的公司,包括群創、聯發科、金寶、同欣電、公準、昇達科、啟碁、台揚、群電、穩懋等。 \n 美國對太空產業有著比武器還更嚴格的管制,因此天空上衛星部分,非美國廠商休想要打進供應鏈。但是地面接收的天線和設備,剛好也是台廠的強項,自然卯足全力搶進市場。 \n 據美國衛星產業協會估算,2019年全球衛星營收為2,707億美元,地面接收設備、衛星服務占比分別為48%、45%,是衛星產業的主要營收來源。 \n 科技部長吳政忠看好Space X星鏈計畫,將打破5G在地面通訊傳輸現狀,從環繞地球1.2萬顆衛星來發射電信訊號到地面。科技部與相關廠商進行密切接觸,希望帶領台廠打入Space X衛星和地面接收站供應鏈。 \n 對此領域熟悉的資深廠商表示,Space X夢想雖大,但錢很難賺。第一,星鏈計畫雖實施三年,加上備用衛星,總共要發射4.2萬枚,但天空上設備屬最高機密,美國不會讓外人插手。台廠目前搶進的訂單,都是地面天線和接收器,也就是未來可裝在屋頂上,取代有線網路ADSL。 \n 第二,兩年前Space X曾派財務長來台考察,但廠商們發現,Space X自己去找廠商,化整為零。台灣想要整合國家隊一起來賣系統,但美國人卻在台灣找螺絲等小零件。 \n 第三,Space X還未盈利,還款周期很長,台灣新興企業想要打進供應鏈,不僅供貨成本殺到見骨,且還要承擔還款周期長的財務壓力,沒有幾家能受得了。 \n 另有廠商指出,政府成立太空產業聯盟立意雖好,工業局也邀請業者討論參與星鏈計畫可行性,希望台廠組聯盟競標。

  • 衛星解碼 飛鼠抓到了 玉山仍嘸影

    衛星解碼 飛鼠抓到了 玉山仍嘸影

     「玉山」、「飛鼠」立方衛星1月24日晚間11時發射升空後,失聯多天,不過國研院太空中心昨宣布,2月1日晚間9時中央大學地面接收站接收到「飛鼠」立方衛星的訊號,並於11時34分解譯出該地面站第一筆飛鼠衛星的訊息;至於玉山衛星,仍未聯絡上。 \n 玉山、飛鼠立方衛星從美國順利發射升空,進入高度525公里的暫駐軌道,約96分鐘繞行地球一圈,每天上午及晚上的8時至10時各會經過台灣附近上空1至2次。剛開始幾天,國外站陸續收到兩顆衛星發射的訊號,但位在台灣的太空中心地面站及中央大學地面站則未收到玉山、飛鼠衛星訊號。 \n 不過就在2月1日晚間9點,中央大學的地面接收站順利完成飛鼠衛星訊號接收,並且解碼成功,顯示飛鼠衛星的健康狀態良好,有足夠的電力、電波發射功率及良好的衛星姿態控制。 \n 負責此次任務的中央大學太空系教授張起維表示,衛星通訊的最大挑戰,就是地面很難有相同的測試環境,雖然發射5之前,在地面的大屯山40公里處相互通聯很成功,但衛星距離我們約500至2500公里,顯然會有落差。 \n 為此,張起維說,中央大學動員了雷達專家,地面站問題,更換了天線、馬達、放大器、纜線、旋轉器等。過去一星期,逐一將地面硬體因素排除,太空系主任趙吉光說「能換的都換了」,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順利接到訊號。 \n 至於玉山衛星,太空中心表示,日本友站於1月25日及29日成功解譯玉山衛星下傳的部分訊號,顯示玉山衛星仍持續運作中。太空中心將使用較大的天線組和訊號放大器,減少雜訊對衛星訊號的影響,期能很快收到玉山衛星訊號並解譯出來。

  • 未收到玉山、飛鼠衛星訊號 太空中心持續通聯

    未收到玉山、飛鼠衛星訊號 太空中心持續通聯

    「玉山」、「飛鼠」立方衛星於台灣時間1月24日晚間11時,順利於美國佛羅里達州卡納維爾角空軍基地發射升空。國家實驗研究院國家太空中心的地面站(玉山)及國立中央大學的地面站(飛鼠),於1月26日上午9時54分再度嘗試與立方衛星進行通聯,尚未收到衛星傳下來的訊號。 \n科技部今(26 )日以新聞稿表示,中央大學已使用歐洲一處地面站於火箭發射後4小時接收到的衛星訊號,解譯出飛鼠衛星下傳的通聯資料,顯示飛鼠衛星狀態良好。 \n至於玉山衛星,科技部指出,雖然國外地面站陸續有收到衛星訊號,但尚無法有效解譯下傳的資料,無法確認衛星目前狀態。 \n科技部提到,由於海外地面站確有收到這兩枚立方衛星的訊號,國研院太空中心將調整更新軌道資訊與參數,並持續於玉山與飛鼠立方衛星繞行到台灣上空時,嘗試與其通聯,若獲得通聯訊息,會儘快向外界公布。

  • Space X 火箭共乘 143枚衛星一次升空 我兩枚衛星也在列

    Space X 火箭共乘 143枚衛星一次升空 我兩枚衛星也在列

     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 X)24日順利發射一具獵鷹九號(Falcon-9)衛星共乘火箭,一口氣將143枚衛星送入太空,創下單次發射衛星數量的世界紀錄,其中包括SpaceX自家的10枚「星鏈」(Starlink)衛星,以及來自台灣的「飛鼠」與「玉山」兩枚衛星。 \n 獵鷹九號於台灣時間24日晚於佛羅里達州卡納維爾角發射升空,隨後將143顆大小、用途各異的衛星送上太空軌道,打破2017年2月印度極地衛星運載火箭所創下一次發射104顆衛星的紀錄。本次發射原訂23日進行,因氣候不佳延後至24日。舊金山衛星影像公司Planet是本次發射最多衛星的機構,共有48枚衛星升空。該公司的「超級信鴿」(SuperDove)衛星能從太空拍攝分辨率介於3至5公尺的地面照片。 \n 我國2顆國產立方衛星「飛鼠」、「玉山」本次也藉由獵鷹九號順利發射升空。國家太空中心證實,海外地面站昨天有收到這2枚立方衛星的訊號。 \n 「玉山」、「飛鼠」立方衛星於25日上午10時05分與位在國家實驗研究院國家太空中心的地面站(玉山)及國立中央大學的地面站(飛鼠)首次通聯,未能收到衛星傳下來的訊號;同日晚間8點39分第二次通聯,依舊未收到訊號。 \n 由於海外地面站有收到這兩枚立方衛星的訊號,國研院太空中心與中央大學正積極調查台灣地面站未能通聯的原因,並將於26日上午10點左右,在「玉山」與「飛鼠」立方衛星第三次繞行到台灣上空時,嘗試與其通聯。 \n 中央大學太空科學與工程學系教授張起維團隊自主研發的3U立方衛星「飛鼠」,搭載著先進的科學酬載,將執行太空天氣的監測任務。另一顆由民間公司騰暉等單位製作的「玉山」,能追蹤全球船隻航行軌跡,增進交通安全。 \n 中央大學太空科學與科技研究中心計畫主持人劉正彥表示,「飛鼠號」各式各樣次系統,均由中央大學教授張起維和趙吉光團隊一手研發,前後歷時3年,結合30多位研究生,其中的設計、整測及操控,均由中央大學獨立完成,排除多重技術挑戰後,去年底測試完成結案,順利將衛星遞交給發射服務公司。

  • 台灣立方衛星飛鼠、玉山 尚未與地面站通聯

    搭載Space X升空的立方衛星:玉山、飛鼠,目前還未與台灣地面站通聯,相關單位正在研究未能通聯的原因,預計晚間8點30分,能再度嘗試通聯。 \n兩顆立方衛星升空後,預計ㄧ天會有兩次跟地面接收站通聯時間,在早上10時與晚間8時30分。飛鼠衛星、玉山衛星主要接收站分別為中央大學地面接收站與國研院太空中心地面接收站。兩顆衛星原訂今天上午10時05分與地面站進行首次通聯,但是未能收到衛星傳下來的訊號。 \n預計1月25日晚間8時30分,玉山與飛鼠立方衛星下一次繞行到台灣上空時,嘗試與其通聯。 \n中央大學太空科學與工程學系系主任趙吉光表示,團隊目前研判可能是地面站設定需要調整,會再放大訊號,晚上看看能否收到衛星訊號。

  • 石頭庭院

    石頭庭院

     1我喜歡石頭,對他們卻非常陌生。看在眼裡,差不多跟穿梭於日常街巷的人群一樣,每個人面貌體形差異不大,能夠認得的也就極其有限。 \n 書房落地窗外的庭院裡,我種了一些花木。三十幾年前,布置這小小庭院時,將舊居移來的桂花,與朋友送的山櫻,分占頭尾。當中,間雜一棵氣勢凌人而被砍除的紫藤之外,還剩有槴子花和四季常青矮不及膝的柏樹,其他全是來來去去時有時無的各類盆栽及野草。 \n 櫻花樹下那口淺水池塘,是拿河灘溪床抱回來的石頭所砌成。養魚場朋友教我,先放養吳郭魚、琵琶鼠,牠們生命力強,等池底長滿青苔,再送我十幾尾金魚。 \n 兩三年過去,漂亮的金魚吸引鄰近大人小孩過來觀賞,更招來野貓、夜鷺輪番偷襲,只得把動作遲緩的金魚換成機伶敏捷的各色錦鯉。同時沿池塘四周,搭層網子。 \n 網子阻絕了野貓、夜鷺侵犯,卻也擋掉了人們觀賞興致。對於我每隔三四天必須蹲踞池邊,持塑膠管虹吸清理魚群排泄物的功課,更加費時費事。 \n 硬撐了三十年,把自己年歲和腰桿膝蓋全撐老了。不久前終於狠下心,將錦鯉送到員山一座寺廟放生,然後讓整座池塘填上拇指般的銀灰色碎石,花草庭院則鋪滿純黑純白的米粒般細石。 \n 猛然看去,幾分類似日本庭園的枯山水。從此減省清理魚池和拔草的工夫外,仍然維持庭園原有的清幽雅致。 \n 人的一輩子,跟石頭的緣分若有似無,實際上一直存在。也許,這正是帶點自閉孤癖,肩膀又承擔不了重量的老人,樂於親近石頭的原因之一吧! \n 2 \n 「你是石頭呀!」 \n 大半輩子過去,已經數不清楚多少次被父母長輩、學校老師、班上同學、辦公室同事、男女朋友,還有擦身而過的開車司機、機車騎士,這麼調侃過。 \n 做人不懂得通權達變,學不會八面玲瓏,很容易贏來硬石頭、憨石頭這個稱號。但對於歷經打赤腳走在石頭路的童年少年,對各式各樣的石頭卻相當友善。 \n 高中時期班上有個帥哥,個子高、反應快,田徑和球類運動呱呱叫,只因為姓石,大家叫他「石頭仔」。不管誰叫喊,他立即應「有」! \n 在學期間,石頭仔家住蘇澳水泥廠附近,去過他家吃過拜拜的朋友,都記得提醒石頭仔要離那水泥廠輸送帶越遠越好,免得與山上運下來的石頭一起捲進機器碾成粉末。高中畢業,石家搬往桃園,歷年辦同學會,總有人問起石頭仔來了沒? \n 其實,每當我撿到鑲嵌各色花紋或各式圖案的石頭,總要為他們族類叫屈。為什麼習慣被人踩在腳下?甚至被碾成粉末?只因為他們有足夠重量和份量嗎?有重量不是比輕飄飄的好? \n 石頭到處看得到,除了部分材質、色澤、形狀獨特的,確實很難分門別類去辨認,去討人歡喜。尤其他們大多鋪陳地面,有些還被掩藏深埋。 \n 儘管人們在自己家中隨意或躺或坐或歪站斜立,可偶一出門,無論大官庶民則多少要講究點體態,擺個譜式。明明在街市無事閒逛,也要抬頭挺胸撐起肩頸腰桿,走起路來酷似戲台上的懸絲傀儡,搖呀擺的。 \n 隨時提醒自己,一雙眼睛要教人瞧出目中無人的威嚴,切忌不要朝著地面看。當然就少有人能分辨出地上有哪顆石頭長得與眾不同了。 \n 有些石頭等於一座山,收納珍藏著奇峰、絕壁、懸崖、深谷。 \n 我撿到一顆隨時握進掌心都覺得冰涼的石頭,它近乎半透明的澄黃,像玉一般。朋友說,它本該歸屬玉的族群。 \n 我不懂岩石,不懂地層變動法則。這輩子,除了小時候曾經打赤腳上學,天天走呀跑呀全在石子路上,親近石頭。後來再讓柏油路面燙著腳底板好些年,等腳趾腳底長繭,才藉著粗劣材質的鞋底去隔絕地面熱氣。 \n 而未被柏油泥土埋沒的石頭,很多時候跟人類同樣地無奈。例如遭紋身刻上某些歌功頌德字句,挺立路口像個攔路劫財的惡霸;例如被雕刻地名兼任指揮交通志工,卻來個糊塗蛋走錯路,竟不忘回頭罵髒話吐口水;例如鑿上某府某公或某媽名姓,形同殉葬的宮人,必須站在墳地任憑風吹雨打,寂寞地枯守個幾十年…… \n 早年,他們最常扮演的是墊腳石,在淺澗流水中視同橋樑,在不平整的地面教桌椅櫥櫃不至於歪斜傾倒。 \n 偶爾撿到躺臥花圃或路邊的小石頭,無論黑的、灰的、褐色或純白的。嘿,上頭竟然胡亂地塗寫著正看倒看都弄不懂的狂草,以及某些抽象圖案。耶,該不會是誰留下淚痕,或頑皮孩子應試時的小抄吧! \n 任何人都有他的故事。一隻鳥,一棵樹,一條街,一棟房子,皆有它的故事。那麼一顆石頭呢?石頭從不亂拋媚眼,從不搬弄是非,不爭風吃醋,不賣弄舞姿,不爭奇鬥艷。可一旦被從地面撿走,很快就有一段故事。 \n 大多時候,它不得不與水泥一塊兒攪拌,灌進房屋地基,鋪填汙水下水道,興建高樓,搭架橋樑,從此得等幾十年甚至幾百年之後,才可望重見天日。人們對自己的遭遇,常怨嘆說是命運使然,石頭又該怎麼說呢? \n 4 \n 回憶自己童年、少年時期,經常從等待填補馬路的石頭堆,挑撿一種土黃色石頭充當粉筆,好在牆壁和走廊水泥地塗鴉。 \n 這些石頭顏色酷似山地黃泥塊,理應是黃泥所擠壓凝結,誰摸它,它便幫誰手上臉上身上抹粉。 \n 土黃色石頭質地輕脆,個頭袖珍且少有稜角,偷偷往口袋塞個兩三粒,秤不出什麼重量,在父母和老師面前也不至於穿梆。鄉下孩子愛它,像上學時接受晨間檢查的手帕、衛生紙那樣,隨時搋在口袋裡。 \n 要是撿不到土黃色小石頭,那得等颱風吹颳過,去撿拾屋頂掉下的紅瓦碎片,挑些未長青苔的,也能拿它練習寫字和胡亂塗繪。麻煩是必須先將銳角磨鈍,免得刺穿口袋。 \n 在某些機關學校、廟宇風景區,人們運來巨石豎立或躺臥地鑿刻訓誡經文或詩詞,希望過路人讀它,可惜大多數人都忽略它。只有小孩喜歡跑到石碑背後躲貓貓,若石碑躺臥在地,倒是方便走累了的人,把它當座椅歇歇腳。 \n 石頭本身沒有腳丫,沒有爪子,沒有翅膀,沒有滑板跟滾輪。除開躺在海灘及部分河床的石頭,教浪濤水流推來滾去,充當玩具戲耍,其他不管是哪個遺址,哪處廢墟,石頭始終是最盡職的一群演員,一群沈默的證人,一群最忠實、始終不離不棄的觀眾和聽眾。 \n 他們經常令我想起年輕時從書冊認識的那票朋友。特別是古希臘詩人荷馬介紹認識的那個薛西弗斯,聰明卻常有荒謬行徑,死後遭眾神懲罰,必須使盡力氣把一塊大石頭推上陡峭的山顛。當巨石一次又一次從山頂滾下來,他就得重新一次次往上推。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推上去又滾下來,滾下來又推上去。 \n 看著薛西弗斯從不灰心喪志,耗時費事地重複同樣動作,使我這類動輒健忘的老年人,喜歡拿他作榜樣。 \n 每天想起許多人許多事,馬上又忘掉許多人許多事的時刻,竟然不時安慰自己,不急不急,隔陣子說不定就想起來。 \n 5 \n 關於石頭的故事,除了薛西弗斯,身為宜蘭人很容易便想到煉石補天的女媧娘娘。 \n 宜蘭海邊一個叫大福村的地方,據說兩百年前遍地窟窿,過去幾代村人習慣稱自己家住「大窟底」。奇怪的是,清朝道光八年(西元一八二八年)五月間突然從外海漂來一尊神像,村人不知道來的究竟何方神聖,找到教漢學的先生朝神像底座檢視,才發現刻著「浙江女媧娘娘」六個字。原來女媧娘娘在上古時期修補完天空破洞後,長年閑著沒事,一百九十幾年前得知台灣有個村莊地面佈滿大小坑洞,立刻渡海遠來捧了砂石逐一填補。 \n 村人感謝這位煉製五色石補天的女媧娘娘,專程跨海來填補他們的家園,即集資興建一座「補天宮」供奉。補天宮經數度改建,如今不但占地?廣廟舍宏偉,香火鼎盛不得不興建一座香客大樓,在大樓樓頂更豎立一尊高達十一點六一公尺的石雕神尊。 \n 我姑媽姑丈一家人曾經在廟廣場對街開店,小時候常扯住阿嬤衣襟去姑媽家玩。因此我每回瞧著書房外的石頭,很快便聯想到女媧娘娘。 \n 尤其心繫祂所煉成的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五色石,修補好天空大窟窿之後,多出來的那一塊五色石,究竟擱在哪兒?有人說它變成通靈寶玉,有人說早就變成了孫悟空。 \n 小說寫孫悟空出生修煉場所是花果山。我庭院裡櫻花樹下,確實有塊間雜幾種顏色且長相古怪的大石頭,每年春天櫻花會開滿花結許多酸酸甜甜的果子。有花有果有石頭,全是大聖再熟悉不過的場景,才令我連翩美夢。最終逼迫我找到否定自己的答案是:這塊石頭畢竟小了些,肯定容不下齊天大聖。 \n 大聖先生理應囚禁在更大更古怪的石頭裡。因為他分分秒秒不停地練功掙扎,想掙脫困住他的石頭牢籠,縱使原本外觀平滑的石頭,也會變成凹凸扭曲的醜怪模樣。 \n 我持續到外面尋找。哈,剛學作文時常引用的「人海茫茫」,總不時映現。像我這個鄉下人一踏出家門,放眼望去,真的只剩人海茫茫四個字在眼瞳裡兜圈子。 \n 每天黃昏散步,眼神不忘四處搜尋,希望能夠找到女媧娘娘煉石補天多出來的那塊五色石。 \n 住家附近有高中和大學,以及一大片草坪。其間種有許多老樹,收藏幾塊石頭。被刻意閑置草坪裡那些個大個兒,是孩子們的最愛。他們以猜拳輸贏做為攀爬順序,輪番爬上頂端歡呼,然後賴皮一陣子再滑下來。 \n 看孩子遊戲是頂快樂的事,但我的注意力卻常教其中一兩塊長得很醜,面貌「猙獰」的大石頭所吸引。 \n 不清楚大聖先生什麼時候才能重新從石頭中蹦出來?反正已經等待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只好繼續等著。心裡不停地盤算著,見了面要跟他講些什麼? \n 我想我應該據實以告,簡要地提醒他,這世代仍不乏妖魔鬼怪群聚,牠們像各種隱匿行蹤的病毒,一旦遭到起底現形,立刻又變幻出另一個模樣,人們迫切需要齊天大聖先生再度出馬,揮舞金箍棒斬妖除魔。 \n 全世界大概只有孫悟空才治得了某些昏庸的民代與貪官污吏,整治得了這個亂糟糟的時代。 \n 6 \n 下雨天,不方便出門。庭院裡的石頭,尤其是被我框列一長路兼扛排水任務,一如鵪鶉蛋的黑色與白色石頭群,他們個個睜大眼睛,亮晶晶地四下張望。 \n 他們不時地夥同整大灘細石子,好奇地把目光投注向我書房落地窗,打探我和家人正看什麼書冊?塗寫些什麼字畫? \n 又或許他們仍懷想著守舊的年代。期待我和家人捧著他們砌牆、鋪地、堆爐灶、鎮壓醬菜。懷想著小孫子會挑撿他們去打水漂漂、敲擊火花,拿他們當棋子對弈的那個年代。 \n 睡覺淺眠,迫使自己很長一段歲月不曾飲用咖啡。在書房閱讀或寫作大多喝開水,勤快時改喝加了薑黃的優酪乳。最近,女兒楷拿了一罐鼠尾草籽送我滲進乳品,孫女小頡則教我不妨倒杯鮮奶加咖啡。這些被她們稱為「特調」的飲料,確實不賴。 \n 只是每回看著庭院裡的石頭喝它,總令我想起一位擅長寫小說的文壇大師級前輩,教過一種我從未嚐試過的喝法。他說,往咖啡裡丟進一粒酸梅,滋味真的超級?,令人文思泉湧。 \n 手裡端著孩子教的特調,或想到小說家教的酸梅加咖啡,都不免挑起另一個古怪念頭──如果哪天我朝牛奶或咖啡裡放一兩粒小石頭,是不是同樣能夠激發靈感呢? \n 也許,喜歡讀小說寫小說的人有個共通點正是:時常忘掉自己是誰,而跟石頭一個樣,會長時間痴傻地坐在某個角落發呆。只剩下別人看不見的腦袋瓜裡,永不停歇地胡思亂想。

  • 陸量子通訊網 跨越4600公里

    陸量子通訊網 跨越4600公里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宣布,中國科研團隊已成功實現跨越4600公里的星地量子密鑰分發,構建出天地一體化廣域量子通訊網雛形。成果並已在英國《自然》雜誌上刊發。 \n 量子通訊是量子科技的三大研究應用方向之一。2016年,中國成功發射全球首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墨子號」。2017年,建成世界首條量子保密通訊幹線「京滬幹線」。大陸如今在「墨子號」和「京滬幹線」的基礎上,構建全球首個星地量子通訊網,經過兩年多穩定性、安全性測試,近日實現跨越4600公里的多用戶量子密鑰分發。 \n 整個量子通訊網路覆蓋大陸四省三市32個節點,包括北京、濟南、合肥和上海4個量子城域網,並通過兩個衛星地面站與「墨子號」相連,總距離4600公里,已接入金融、電力、政務等行業的150多家用戶。 \n 基於「不可分割」、「不可複製」等量子特性,量子通訊被稱為「原理上無條件安全」的通訊方式,在多領域具有應用前景。按通訊通道的不同,大陸的量子密鑰分發主要有光纖和自由空間兩種實現方式。 \n 光纖QKD技術的通道穩定性較好,不易受到溫度、濕度、天氣等環境因素影響,實現基本恆定的安全碼率,在城域、城際範圍內可方便連接到千家萬戶。而在超遠距離、移動目標、島嶼和駐外機構等光纖資源受限的場景,則可以通過衛星中轉的自由空間通道連接。將地面光纖和自由空間結合,實現大規模、全覆蓋的全球化量子通訊網路。 \n 科研團隊同時也為量子通訊系統小型化、低成本、國產化奠定了基礎,成功研製重量約百公斤的小型地面站,實現與墨子號的星地量子密鑰分發實驗,和國際多個地面站的星地量子密鑰分發實驗。已成功研製幾十公斤的小型化空間量子密鑰分發載荷,有望進一步做到單人搬運,成果也為形成衛星量子通訊國際技術標準奠定基礎。

  • 金門航站宣導飛安 學生彩筆助陣

    金門航站宣導飛安 學生彩筆助陣

     金門航空站12日頒獎表揚飛安宣導寫生、壁報比賽的得獎學生,來自15所國中、小百餘位同學用繽紛色彩揮灑「飛安第一」的作品也同步展覽,與搭機旅客分享「飛行安全、人人有責」的正確觀念。 \n 今年度飛航安全宣導周9大主題是「機場四周及公告區域禁止從事遙控無人機飛航活動」、「機場四周禁止施放有礙飛安物體」、「飛機上限制使用行動電話及相關電子用品」、「禁止攜帶上機及必須託運之危險物品」、「請勿傳遞危害飛航安全不實訊息」、「機場四周禁止飼養飛鴿」、「機場四周燈光照射角度限制」、「空側地面作業安全」及「空側安全危害通報」。 \n 金門航空站主任洪念慈表示,今年共有13所國小100位學生參加飛安宣導寫生比賽,另有2所國中提交壁報比賽作品參與競賽,得獎作品同時於旅客通關安檢線旁的走廊展出。 \n 得獎同學也獲邀「遊」機場,包括體驗安檢通關和參觀消防救援示範,同時在頒獎現場舉辦有獎徵答,從小扎根正確飛安常識,豐富的獎品也讓小朋友好開心。

  • 《光電股》響應綠電計畫 安集擬砸3億元擴建太陽能模組產能

    因應綠電的市場需求,安集(6477)規畫3億元在台南擴產,模組產能在在明年4Q擴增到300MW。安集已經在3Q於台南的安南工業區添購了1300坪的土地,金額約7000萬元新台幣,未來廠房建置和設備投資估將2億餘元。除了模組產能擴建外,安集在電站併網方面,明年6月將增加到85MW,年底再增加到90MW。法人估,安集的獲利結構中,約有一半是來自於穩定的電站收入。 \n 安集去年之前的電站建置主要是在屋頂型,而去年H2之後逐漸增加了地面型電站,今年的地面型電站占比再度提高。明年會再增加台東、苗栗和宜蘭各區的電站,台東為屋頂型、苗栗為地面+屋頂型,而宜蘭則全都是地面型。 \n \n 台積電(TSMC)日前宣布,截至今年7月已簽署1.2GW(十億瓦)再生能源購電契約,預計年減碳排放量達218.9萬公噸,購買綠電的對象為離岸風電大廠沃旭能源(Orsted)等國內外業者。台積電積極收購綠電的背後,主要是因應國際客戶蘋果、以及國內環評承諾使用再生能源的要求,積極找尋國內各種收購綠電的機會。台積電也訂定了「再生能源採用計畫」,目標在2030年全公司生產廠房25%用電量,以及非生產廠房100%用電量為再生能源,並以全公司使用100%再生能源為長期目標。 \n 以目前台灣綠能的供應量來看,還無法支應台積電對綠電的需求,更何況其他的蘋果等國際品牌供應鏈也有綠電需求,因此,安集才在今年3Q決定購置1300坪土地為明年作好模組擴產的準備。 \n \n

  • 《光電股》安集Q3獲利登峰 前3季EPS勝去年全年

    安集(6477)公布前三季合併營收17.45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42%,營業毛利3.61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28%,稅後淨利2.26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42%,EPS 2.33元,較去年同期增加38%。Q3單季合併營收9.52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208%,營業毛利1.96億元元,較去年同期增加138%,稅後淨利1.33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190%,EPS 1.31元,較去年同期增加167%。單季營收及獲利,創上市掛牌以來新高! \n 安集近年在太陽能電站獲利穩定挹注下,營運維持穩健獲利狀態,去年稅後淨利新台幣2.08億元,每股純益2.21元,連續3年每股純益超過2元水準;今年前三季EPS已經超過去年全年,來到2.33元。 \n \n 安集表示,Q3營收和獲利創單季新高,主要是模組出貨量增,以及電站併網規模擴大到65MW,安集今年積極衝刺太陽能電廠業務,由先前的併網的58.8MW大增1成,挹注了3Q的營收和獲利。 \n 展望Q4,在Q3基期偏高下,季增可能小幅衰退,但年增仍可望有持平。安集自去年開始的電站建置,就以地面型居多,預估明年將再增加約20MW的新建置電站。 \n \n

  • 台鐵平鎮臨時站預計2026年完工

    台鐵平鎮臨時站預計2026年完工

    桃園市長鄭文燦2020年9月28日前往平鎮區公所,出席「台鐵平鎮臨時站建設計畫及期程說明會」。鄭文燦表示,市府爭取平鎮站比照新北鳳鳴站先設置臨時站,與桃園鐵路地下化計畫脫鉤,2020年8月3日「增設台鐵平鎮臨時站建設計畫」獲行政院核定,平鎮臨時站總經費約4.97億元由中央負擔,預計2022年動工,陸續完成第一階段鐵路地下化界面工程及第二階段臨時站工程,於2026年完工啟用;另代辦鐵路地下化部分工程6.9億元則為中央和地方分攤的桃地計畫經費,相信平鎮臨時站完成後,平鎮居民可提早約4年享受鐵路運輸的便利性。 \n \n鄭文燦指出,桃園鐵路地下化是桃園的百年建設,攸關桃園城市轉型,經市府爭取,終於在2020年9月行政院核定綜合規劃,全長約17.8公里,規劃增設5座通勤站(新北市鳳鳴站、桃園中路站、桃園醫院站、中原大學站及平鎮站),未來將消除沿線高架橋及地下道各8座及20處平交道,第一階段工程由新北市鳳鳴站至桃園平鎮站,起終點站優先施作臨時車站,提早提供運輸服務。 \n \n鄭文燦提及,配合鐵路地下化計畫,市府推動多項先導工程,包括:啟動中壢車站先導工程,中壢臨時站預計2020年10月完工啟用,未來中壢站成為鐵路與捷運共構的新站體;平鎮臨時站完工後,不僅可滿足平鎮市民通勤需求,亦可分散中壢車站尖峰運輸壓力,同時市府捷工局將與台鐵協調重整平鎮車站服務區,加強改善平鎮車站周圍停車空間及交通動線。 \n \n鄭文燦談到,配合鐵路地下化推動,請都發局融合地方意見,研擬平鎮環南路及中豐路一處面積約3.17公頃的機關用地進行重劃,規劃興建新的行政園區、大型公園及周圍平鎮高中校地調整等計畫,爭取在地居民最大共識,讓平鎮產生更多、更好的都市發展空間和生活機能。同時市府會積極爭取中央支持桃園第二階段輕軌捷運計畫,目前進行路網規劃中,預定將從環北路、環南路,延伸至山仔頂與龍潭地區,讓平鎮車站交通更便利,為未來10年、20年的平鎮發展打下良好基礎。 \n \n鄭文燦也重申,中央前瞻建設經費調整,乃針對可行性報告未通過的部分,並不影響桃園鐵路地下化的規劃和進度。目前桃園站及中壢站已經配合調整,將督促交通部積極推動,加速工程腳步,在中央地方及府會充分合作下,把握桃園脫胎換骨的好機會,爭取對地方更有利的方案,相信困難會過去,建設會留下來。 \n \n捷運局長陳文德表示,平鎮站納入鐵路地下化計畫範圍,其可行性研究及綜合規劃分別於2017年7月31日及2020年9月2日獲行政院核定,因平鎮站將於鐵路地下化第二階段啟用,預計動工後工期8年啟用,市府考量平鎮市民通勤需求及分流中壢車站尖峰交通壓力,在技術可行且不影響鐵路地下化期程及不新增用地拆遷前提下,於2019年9月18日獲行政院支持,同意啟動「增設台鐵平鎮臨時站建設計畫」,由交通部鐵道局辦理規劃及報核作業,並於2020年8月3日獲行政院核定。 \n \n陳文德局長指出,「增設台鐵平鎮臨時站建設計畫」範圍介於中壢及埔心台鐵車站間,平鎮臨時站位於新富一街及新富三街路口附近,將沿用原桃地計畫地面臨時軌撥軌線型空間,新增臨時月台及臨時站房空間,並以跨站天橋連接兩側月台,同時規劃設置電梯及相關無障礙設施等。此外,平鎮臨時站啟用前,市府亦會做好轉乘規劃,已協調台鐵局未來將周邊閒置土地開闢為停車場,提供旅客停車及接送需求,期盼居民多加支持桃園重大建設,一起協助地方發展。 \n \n

  • 瑞典收回澳洲太空監測站 陸航太事業爆地緣政治危機

    瑞典收回澳洲太空監測站 陸航太事業爆地緣政治危機

    有鑑於國際地緣政治重大變化,瑞典國營太空公司(SSC)宣布,該公司擁有的西澳洲太空監測站在租予中國大陸的合約到期後,將不再續約。此舉意味著大陸與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的地緣政治關係發生變化後,其太空探索與太平洋地區遙測能力將受到重大影響。 \n \n《路透》發出的獨家新聞報導稱,長期以來提供衛星遙測地面站以協助大陸航天器飛行及數據傳輸的瑞典國有航太公司表示,由於地緣政治的變化,它將不再與大陸續簽合約或接受大陸的新業務。 \n \n至少從2011年起,瑞典航太公司就向北京出租其位於瑞典、智利和澳大利亞的大型地面天線。該公司對外聯絡總監波倫紐斯(Anni Bolenius)說,「自2000年代初簽訂這些合同以來,地緣政治局勢發生了變化。我們必須重新評估開展業務的對象,現在很難對未來中國大陸的市場進行評估。」 \n \n報導說,該公司與大陸的合約涵蓋天氣、地球監測衛星以及對載人飛行任務的支援,但未透露合約到期的時間,也未說明它協助大陸運作多少顆衛星。波倫紐斯只表示,類似的合約期限通常是10年左右。 \n \n瑞典國防研究局(Swedish Defence Research Agency)去年在一份報告中指出,中國大陸可以運用位於瑞典最北端的埃斯蘭奇(Esrange)地面站的天線從事軍事用途,但大陸始終否認與瑞典簽約的衛星用於軍事用途。 \n \n報導說,瑞典SSC公司在澳大利亞的天線位於美國機構(包括NASA)使用的SSC衛星站旁邊,美國使用的站點是由SSC子公司瑞典航太澳大利亞公司(SSC Space Australia)所擁有。 \n \nSSC說,大陸上一次使用的是位於澳大利亞城市珀斯(Perth)以北約350公里的雅塔拉加加(Yataragaga)衛星站,該衛星站曾於2013年6月協助載有3名太空人的神舟10號飛行任務,完成了一系列空間對接測試。 \n \n近幾年大陸太空能力快速擴展,其中包括北斗衛星導航網絡日益完善,它們加劇了中美緊張關係。澳大利亞在空間研究和計劃等方面與美國結成了強有力的聯盟,坎培拉與北京的外交和貿易關係卻瀕臨破裂。 \n \n地面監測站是太空計畫的重要部分,它們是控制中心與航天器聯繫的重要設施。這些太空監測站也可用於協調民用與軍用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GNSS)的衛星,如大陸的北斗、俄羅斯的GLONASS、歐盟的伽利略系統和美國的GPS。 \n \n

  • 辰亞兩太陽能電站獲百億融資 年底完工電賣台電

    辰亞兩太陽能電站獲百億融資 年底完工電賣台電

    今年遭日本大型綜合商社丸紅收購的辰亞能源,今日宣布旗下彰濱崙尾水上型與台南學甲地面型兩座太陽能電站,獲得9家銀行團提供超過100億台幣的專案融資,創下台灣史上本土銀行提供太陽能專案融資最高額度。兩電站都將於今年底完工,賣給台電併入電網供民眾使用。 \n \n辰亞能源主要業務為進行台灣太陽能電站投資,包括地面型、屋頂型以及水上型太陽能發電系統。過去投資台灣民間燃煤電廠的日本丸紅,今年初砸新台幣27億元併購辰亞能源,拿下其270MW電廠全數股份。主要是看準政策趨勢,跨足台灣再生能源市場。 \n \n這次彰濱水面型與台南學甲地面型電站,專案融資由凱基、永豐、星展三家主導,攜手三井住友、法國興業、新光、中國信託、玉山及第一銀行等6家參貸行。本土銀行參貸比率超過55%,金額約60億元。 \n \n辰亞能源董事長目賀田好弘指出,「彰濱崙尾東電站」容量181MW,計畫鋪設超過57萬片太陽能模組,完工後將成為全球最大的水上型電站;「台南學甲電站」則是75MW,兩者都是2018年啟動,目標都是今年底(2020)完成併網發電。 \n \n賀田好弘表示,目前公司包括高雄阿公店浮力式太陽能電站在內,已發電有20MW,等彰濱與學甲2個電站加入,明年賣給台電累計就達300MW。至於未來是否可能自行找需要綠電企業賣電,不與台電簽購售電合約?他說,經濟部能源局的再生能源躉售價格每年年底公告,無法預測到2025年時價格(理論上逐年走低),但長期來說,賣給非台電的客戶有其必要,這點還在研究籌畫。 \n \n下一階段丸紅是否仍有併購標的?賀田好弘說,不排除有好的機會會再進行併購,但目前就是先完成手上現有案子,並在符合法規之下,積極尋找可投資案子,這不限於水面型,地面型與屋頂型,各類型設定所佔比例也不設限。

  • 《科技》辰亞能源打造全球最大水上型太陽能電站 百億資金到位

    辰亞能源於9月17日宣布「彰濱崙尾東181MWp水上型太陽能電站」以及「台南學甲75MWp地面型太陽能電站」專案融資資金均已到位,銀行團將提供新台幣100億元以上融資額度,其中本土銀行參貸約達新台幣60億元,創下台灣史上本土銀行提供太陽能專案融資最高額度。 \n \n 辰亞能源指出,本次「彰濱崙尾東電站」及「台南學甲電站」之專案融資分別由凱基銀、永豐銀及星展銀行領銜主辦,並攜手包含三井住友、法國興業、新光、中國信託、玉山及第一銀行等6家參貸行。各家銀行代表皆表示對辰亞能源「太陽能電站」的開發及建置深具信心,因此參貸金額更是超越預期。銀行代表特別提到,辰亞能源在水上型太陽能電站系統工程上獨步全球的專業技術與穩健融資條件,是吸引了多家國內外金融機構共襄盛舉的主要原因。另此融資得以順利完成,主要也是為了響應金管會的「綠色金融行動方案 2.0」,進一步落實對政府再生能源政策的支持。 \n 辰亞能源董事長目賀田好弘指出,「彰濱崙尾東電站」係於2018年啟動,並計畫於彰濱工業區崙尾東區鋪設超過57萬片太陽能模組,預計2020年底併網發電,完工後將成為全球最大的水上型電站;「台南學甲電站」則是於2018年初啟動,目標於2020年底完成併網發電。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