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城市浪人的搜尋結果,共11

  • 創業家張希慈 為年輕人找方向

    創業家張希慈 為年輕人找方向

    近幾年許多青年越來越願意踏出第一步去實現他們的創業夢,但所謂的創業,並不僅是為了「賺錢」而已,有一部分的人是為了要追求「社會創新」,藉由自己的影響力,進而達到改變社會、解決問題的夢想。 \n從台大起家的「城市浪人育成協會」正是這樣一個為了解決社會問題而設立的非營利機構,創辦人兼理事長的張希慈就讀台大社會系,在大四時因為一堂課而開啟了創業生涯,藉由舉辦獨特有創意的任務挑戰賽,使參加的青年能從遊戲中學到如何探索與認識自己,找到能發揮的領域,並實踐自我價值。 \n在創立城市浪人七年多的過程中,張希慈成功地運用自己與機構的社會影響力,促使上萬名青年學會如何探索自己,且找到能秉持熱情去從事的職涯,她更因此在二○一七年獲得了富比世雜誌評選為「亞洲地區三十歲以下傑出社會創業家」。 \n「富比世傑出創業家」 頭銜是助力也是壓力 \n關於張希慈,在許多媒體報導中大都以「富比世傑出青年創業家」這個頭銜稱呼她,除了城市浪人創辦人與眾多網站的專欄作家身分外,她同時也是第二屆行政院的青年諮詢委員,也因此被冠上「斜槓青年」的封號。但她謙虛地說到,自己是因為生涯規劃的決策下選擇創業,在無多餘資金與人力基礎下,本身就得花更多的時間學習以精進自己的能力。或許就是在這不知不覺中,突破自我極限並開發更多自我潛能。 \n至於她常被詢問究竟是否支持「斜槓人生」的這個話題,張希慈認為應該要回歸到事情的本質,也就是自己到底追求的方向是什麼才好定論。 \n舉例來說,她有位很喜歡統計的朋友,熱中數據分析與蒐集研究,因此比起自由接案、兼差等方式,大企業才是適合他發揮的舞台,至於她自己則是希望能透過研究社會議題,以多元方式發揮影響力改變生活。因此「斜槓」沒有所謂的好壞,只是每個人選擇認為對自己最好的生涯方式而已。 \n談到為何會創立「城市浪人協會」,張希慈說,其實在國高中時期,就意識到台灣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社會問題,即使是在同個地區,也會因為家庭環境的不同,導致被差異對待,她思考著為何這個社會對於每個起跑線不同的學生,卻要求了相同的「成功」定義?因此她選擇就讀社會學系,希望能就此學以致用。 \n社會企業因想解決問題而存在 \n就學後發現原來有更多的社會問題層面根本是自己無力解決時,一度讓她備感挫折、悲觀厭世。她心想:要改變這個社會,難道非得到當總統的程度才做得到嗎? \n這樣的想法一直維持到了大三,身邊一位沒背景、沒金錢的同學,藉由各種方法積極的募 \n資,完成了一趟環遊世界並探訪多間社會企業的旅程,張希慈才真正意識到當自己還在原地煩惱時,身邊已經有人在踏出去試圖尋找答案解決問題。 \n她從朋友身上發現到許多有趣的特質,像是如何跨出自己的舒適圈、如何勇敢地與這個世界對話、不要輕易放棄、有好奇心與創意的去連結各式各樣的資源等。她心想如果將這些特質放到很多人身上,台灣會變成什麼樣子?這樣一個構想成了城市浪人經營的初衷。 \n然而所謂的社會企業與一般企業又有何不同呢?張希慈認為,社會企業的核心本質是「因為想解決問題,所以存在」,但對於一般企業而言,只是因為剛好有盈餘,所以去做公益,雖然都是在做社會活動,但初衷不一樣,落實在企業日常決策的想法也就不一樣,也因此,社會企業相較於一般企業,資金來源顯得拮据許多。 \n在創立城市浪人時,面對創業資金壓力,大部分的工作都是自己從頭做起。為了壓低成本,除了努力的去爭取各企業捐款和補助款,她也利用網路上許多免費資源,將有限的資金發揮到最大化的效益。 \n青年創業的附加利益是自我認識 \n對於「青年創業」這件事,張希慈認為很難去給予他人建議,因為每個人想從事的都不同,但創業一定會有個很有趣的過程,能強迫你快速高壓的自我認識,因為沒有人要求你一定得這麼做,因此當遇到困難時,就會反覆的自我詢問「我有非得這麼做的理由嗎?」、「我不做不行嗎?」這些都是自我探索,但當你不是在創業的時候,也許並沒有這麼急迫的問題或壓力,去讓你產生這些疑問,而且在創業的過程中,即使你不問自己,身邊的人也會不斷地問你。 \n雖然這並不是一個很舒服的過程,但如果能好好地撐過,好好的與這些問題相處,不僅會對自己有很大的認識,也能更清楚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願意為了什麼事犧牲什麼東西,這也是張希慈認為許多創業家在創業的過程中能帶來的附加利益。 \n雖然對許多人來說,張希慈是個很成功的「創業家」,但城市浪人是非營利機構,她其實與一般上班族無異,一樣就是領著月薪在工作,反而經常被親朋好友提醒「可不可以不要只記得創業的初衷,要多為自己的未來去做規劃」。 \n因此她也認真思考自己的理財規劃,在過去兩三年間,常在東南亞國家旅行的她,決定開始去研究台灣與當地的房地產現況,進而發現另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炒房現象。因為炒房造成高房價,高房價加速社會的貧富分化,降低了社會內需,連動出嚴重的社會問題。 \n投資的本質 是創造價值或擁有資本? \n張希慈認為投資的本質若不是透過創造價值來得到收入,而是因為擁有資本所以得到收入,這樣的狀態是不太理想的。因此她體悟出最理想的投資理財規劃,並不是單看所謂的投資報酬率,而是是否有創造了相對應的價值,並非單純的以資本換資本,且回歸事情的本質應該是,自己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並能體認自我價值的存在。 \n跳脫舒適圈一直都是一個很不舒服的過程,一定會遇到失敗、遇到困難,甚至造成別人麻煩的事情發生,但張希慈認為,如果明瞭自己在撐過這些不舒服的過程後,會走向何處,這就值得撐下去。 \n其實,跨出舒適圈並不是一個核心問題,應該是跨出去之後,你的舒適圈是否擴大了,是否擁有更多技能、視野或資源,如果有的話,那麼跨出舒適圈的過程就是值得的,但如果沒有方向不如放棄,關鍵並不是在不在舒適圈、是否有跨出舒適圈,而是你所在的環境,是否與你想去的方向一致。 \n(本文摘自《理財周刊 1047期》)

  • 陳柏霖小馬尾造型  打造都市浪人瀟灑

    陳柏霖小馬尾造型 打造都市浪人瀟灑

    \n \n \n \n \n \n由陳柏霖擔任藝術總監的香港時裝品牌(A)NOWHEREMAN,發出第二彈重磅聯名,首度聯手台灣戶外品牌Hilltop山頂鳥,打造屬於都市浪人的Gore-Tex機能裝束,也透過「灰潮」概念響應空污與環保議題。現身快閃店時,他也以小馬尾造型、一身機能工裝展現城市浪人性格。 \n善於穿搭的陳柏霖副業一直不少,從潮牌店、美髮店、3C網站到自有品牌「BCDC」等,不斷創新自己的理想,也鼓勵喜歡潮流的人,就算當了爸爸、爺爺還是可以繼續潮下去,不用因為年紀大了,就不能穿什麼樣的衣服,最重要的是喜歡自己的生活。而他自己也買過相當多的服飾,如何打造出5年、10年都讓人想穿的款式、製作幫助環境永續的商品,至於未來也會想設計boots靴款。 \n(A)NOWHEREMAN X Hilltop「Grey Wall」 概念期間限定店,即起至11月14日止於信義新光A11登場。 \n

  • 踏出改變的步伐 強力徵求「青年迴響計畫」

    踏出改變的步伐 強力徵求「青年迴響計畫」

        從2017到2027,你希望10年後的臺灣,是什麼樣子?你有一個躍動靈魂,對不合理的事物時常感到疑惑,卻苦於無處尋求解答嗎?你看到社會上的問題,細心規劃商業計畫書,卻總是因為風險太高或觀點過於前衛、被認為不實際,而乏人問津嗎?「把想法變行動」,青年們站出來,關心自己的生活、發現週遭的問題,不要遲疑,先從踏出第一步行動開始。 \n    「青年迴響計畫」開始報名至9月22日止,只要你是18至35歲青年,找到2至3人籌組團隊提案,在9月26日下午前完成指定任務,即有機會進入下階段,親自感受行動與實踐的價值。 \n    教育部青年署為鼓勵青年以採取行動代替空想,暫時放下看似酷炫的解決方案,跨越是否有商業模式的柵欄,先從關心自己身邊的問題著手,了解問題背後的脈絡,並勇於用行動力為自己關注的議題來做些改變。青年署特別規劃「青年迴響計畫-2027 Rethink Taiwan」,設計4個行動階段,並邀請臺灣各地用行動力落實理想的先行者,如:人生百味、城市浪人、複雜生活節、職人、文化銀行、Hahow、玖樓等,做為提案團隊的行動夥伴,陪伴青年們一起探索採取行動的N種可能! \n    歡迎青年們從生活中觀察到的社會問題開始提案,並說明想要執行的第一步行動是什麼?因本活動強調行動力,採提案先到先審制,9月22日前提案後,並於9月26日下午5時前完成三項指定任務,就有機會入選,名單將於9月27日在計畫網站公告。進入後續階段後,有機會分別獲得行動金6,000元(40組)、3萬元(10組)及15萬元(3組),及其他行動資源,如由行動夥伴協助降低行動門檻、加入設計思考教練團加速討論進行,請行動駭客工作坊講師群墊高執行能力,並可於12月中旬參加提案發表會,向大眾展示行動的成果。 \n    還記得桃太郎打倒惡鬼的故事嗎?他帶著飯糰一路上遇見了狗、猴子和野雞,這群夥伴在最後關頭派上用場,一行人終於順利打倒魔王。你覺得故事裡打敗大魔王最重要的關鍵,是飯糰還是夥伴呢?其實最重要的應該是桃太郎決定出發的那一刻! \n \n

  • 國泰人壽攜城市浪人 開創青年實習新格局

     國泰人壽與年輕新創社會企業「城市浪人」合作,共同籌辦「百工日記:帶領學生體驗101種職人生活」挑戰賽,期待深入了解當代年輕人對於未來職涯規劃的想法,協助年輕人找到更理想的職涯生活。「百工日記」挑戰賽於7/10正式展開,在報名期間中即吸引了超過500多名年輕學子爭取參賽資格,最後共計255名學生正式參與挑戰賽。此次活動橫跨全台八個縣市,且有來自各產業約40家企業、機構及25位職場前輩參與其中,希望能協助參賽者得到職涯上的全新啟發。 \n 相較於學校的企業參訪大多是著眼於跟所學相關的產業,在百工日記中,255名挑戰者共計完成約1127項任務,參訪機構次數達137次,職人訪談次數達109次,所有體驗行動的經驗將整理彙整為一本實體的《百工日記》作為積極參與的挑戰者的獎勵。 \n 國泰人壽也規劃超過100個通訊處,供學生實際到訪體驗「業務員的一天」,認識業務工作的真實生態。其中參與保險金融業任務挑戰的團隊『芽點』便表示:「體驗了他們整天大概會跑的流程,像是點名、早會、課程等等,真的完全顛覆了我們對保險業的想像,本來以為大家會為了業績勾心鬥角,但後來卻發現大家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互相鼓勵,互相分享。」也有多組參賽者表示,本來對於保險很排斥,認為國泰都是年長的業務員,但在體驗過程中,卻發現原來有許多人,不但年齡跟自己相仿,在工作上,是充滿著熱忱並且努力了解客戶需求、規劃保險商品,因而對於保險公司及業務員的觀感大大改變。 \n 活動主辦方國泰人壽及城市浪人,亦號召了許多業界的職場前輩,希望透過他們個人心路歷程及經驗分享,協助年輕人更進一步釐清自己期待的職涯生活;並藉由專長探索的任務幫助學生了解自己「會什麼」、「想要做什麼」,如「寫作銷售力」中,嘗試自己撰寫的文字把產品銷售出去,測試看看對文字銷售的掌握程度。 \n 百工日記閉幕式 千項任務成果發表 學生企業聯手展現獨特丰采 \n 如今,百工日記在8/6進行閉幕式暨成果發表,除了總結過程中參賽學生的精采心得超過1,000項的任務完成實錄,亦邀請了國內知名職涯履歷平台Himelight創辦人、國泰人壽的新生代達人劉宜欣分享自己職涯選擇上的心路歷程,期許參賽者繼續探索自己,找到最適合自身的職涯選擇。 \n 特別的是,在閉幕式當中規劃了學生個人攤位,向現場貴賓及其他參賽學生表達自己對於職涯的觀點以及參與百工日記的心得。此外,現場也有數家企業,包含元沛農坊、YOTTA線上職能教育平台、台北1949青年旅社等單位進行擺攤,向學生介紹更多職涯體驗的相關計畫,讓學生在閉幕式中依然可以認識更多產業。 \n 第一屆百工日記圓滿落幕,活動的共同主辦方國泰人壽及城市浪人已開始商討如何讓《百工日記》的影響力在未來觸擊更多需要探索職涯的青年,同時雙方也希望未來能邀請更多產官商界機構與專業人士參與擔任《百工日記》的聯名支持夥伴,以幫助更多的年輕學子找到職涯的新方向。

  • 搶攻年輕族 國泰啟動百工日記賽!

    搶攻年輕族 國泰啟動百工日記賽!

    國泰人壽今日宣布,將與年輕新創社會企業「城市浪人」合作,共同籌辦「百工日記:帶你體驗101種職人生活」挑戰賽,國泰人壽副總劉大坤指出,此次比賽鎖定大三、大四、工作兩三年的社會新鮮人,有80組(240位)名額,讓年輕人能提早找到理想的職涯,也讓國泰更貼近年輕人! \n \n劉大坤指出,據國泰人壽最新的年輕世代求職調查發現,台灣年輕族群,在尚未踏入社會前,就已經為求職感到焦慮,高達61%的人認為「學校所學與工作難以銜接,讓自己對於未來職涯生活更為焦慮」。 \n \n另有近40%的人,自認為「不夠了解自己的專長及喜愛事物」。而有超過八成的填答者表示,「缺乏社會實務經驗」導致自己對於未來可以從事職業想像貧乏,顯示面對未來職涯,多數年輕人的潛在焦慮。 \n \n劉大坤分享自己的經驗,自己從小的志願原本是想當建築師或老師,但後來卻走上精算師之路,沒想到更符合自己的志趣,因為保險是一份能助人助己的行業,所以他認為,幫助年輕人找到自己的志向非常重要,「選對行業、選對公司才能找到自己的舞台。」 \n \n劉大坤也表示,國泰人壽目前業務員平均年齡45歲略高於業界平均,但近年開始積極推動年輕化,今年不只擴大與200個學校、300個系所做有系統的建教合作,更推出百工日記這樣創新的活動來與年輕人互動。 \n \n劉大坤分析,過去年輕人在求職時,多注重工作帶來的好處,比如薪資、福利、成就感等,現在更多年輕人看的是工作與夢想能否取得平衡,此次國泰人壽從校園扎根,透過挑戰賽,讓當下的年輕人更了解職場、也讓國泰人壽更了解現在新鮮人的專長及特色。 \n \n國泰人壽指出,「百工日記:帶你體驗101 種職人生活」挑戰賽,即日起開放報名,7/10到8/6進行活動,優勝冠軍將可得到8萬元的體驗課程券。

  • 探索新竹 城市浪人新竹區挑戰賽登場

    由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主辦的第一階段挑戰賽,於新竹等7座城市舉行,新竹地區將錄取70組隊伍,參賽者須從今天起至16日完成挑戰。 \n 清大、交大學生組成團體,去年舉辦「梅竹城市浪人挑戰賽」,激勵許多對生活感到無力、或是對未來迷惘的學子跨出舒適圈;今年他們進一步放寬參賽資格,鼓勵清交生以外、18歲以上的新竹青年都來參賽,勇敢挑戰自我。 \n 名為「溫度。悸」的城市浪人新竹區流浪挑戰賽,共有30+1個任務,包括:自我察覺、冒險挑戰、連結再造、與社會參與四大面向,每3人一隊,各項任務的難易度不一。 \n 活動總召王仲豪指出,城市浪人挑戰賽每3人一隊,須完成如搭便車到達目的地、與家中長輩促膝長談曾懷抱的夢想、在人潮聚集處與陌生人擁抱、準備一份餐點關心街友、挖掘失傳的傳統工藝、向默默付出的草根英雄致謝等任務,只要成功完成所有任務,就有機會晉級下一階段比賽。 \n 王仲豪說,新竹地區將錄取70組隊伍,優勝者可挑戰7月舉行的第二階段城市生存賽,100名參賽者必須在24小時內完成從屏東移動到台北的任務,身上只有10元及一個背包,沒有手機、也不能與外界聯絡。 \n 完成生存賽的參賽者,可參加橘子關懷基金會贊助的第三階段「大夢計劃」,這時城市浪人將協助完成夢想,不管是開直升機或玩獨木舟,都將有可能成真。 \n 王仲豪說,去年的「梅竹城市浪人挑戰賽」共有39隊、117名清交學生參賽,改變了不少人的生命態度,此次挑戰賽訂名為「溫度。悸」,就是希望讓新竹這座科技重鎮多點溫度,經由挑戰賽探索新竹的人文、歷史及科技,提升人們的在地連結。1050502 \n

  • 浪人挑戰賽 30項任務探索自我

    浪人挑戰賽 30項任務探索自我

     跨出舒適圈、挑戰自我!2016春季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嘉義區賽事即將於5月14日至28日展開,2周內完成30項任務,再挑戰48小時內用10元從屏東移動到台北,最後階段可選擇學習自駕飛機或徒步攀越中央山脈,5月11日截止報名。 \n 鼓勵年輕人勇敢嘗試、體驗不一樣的生活,橘子關懷基金會與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合作,合辦大型集體自我挑戰計畫「大夢城市挑戰賽」,500元旅費換一趟為期2周的自助旅行,讓青年在團隊合作中探索自我。 \n 活動自2013年起,春、秋季各舉行一次,今年春季於7個城市、8個區域舉行;嘉義區由中正與嘉義大學承辦,意者上「城市浪人賽務系統」網站報名,5月11日截止。完成30項任務可獲1萬元以上獎金,5月29日將於嘉義市文創園區以市集擺攤方式舉行心得分享會。 \n 第一階段「流浪挑戰賽」,參賽者必須完成30項任務,例如公開說出夢想、寫信並唸給父母聽、體驗盲人與啞巴、做社會服務;晉級第二階段「城市生存賽」後,4人分為1組,只能用10元,48小時內從屏東移動到台北,完成者進入最後階段。 \n 第三階段「大夢計畫」,今年首推陸與空2項挑戰,與全台第一家也是唯一通過民航局認證的飛行學校「安捷飛航訓練中心」合作,參賽者1個月內,學會開飛機,或徒步穿越中央山脈,從台中走到花蓮。

  • 台公家機關志工多 陸生:值得學習

     第四屆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志工文化之旅,25日在旺旺中時基金會執行長胡雪珠深入淺出的開場下展開,當日行程包括參訪台北大安區區公所及城市浪人挑戰賽等活動。陸生不僅對此指出,雙方「志工文化」的異同;台生也以自身的志工經驗進行分享,期望這樣「無價的回饋」,能夠推廣給更多的兩岸大學生。 \n 志工文化之旅的第一站為參訪台北市大安區區公所,在這看似平凡的政府機關中,就有多位「志工阿姨」,每日為市民提供無償的服務;廣州暨南大學學生連淦賢指出,大陸的公家機關中並沒有這樣的志工服務,並提到台灣公家機關設有的兩性友善廁所、還有哺乳室等便民設施,值得大陸學習。 \n 緊接著登場的「城市浪人挑戰賽」課程,引導兩岸學生跨出自我設限,勇於走出「舒適圈」,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祕書長張希慈藉由「免費擁抱」的真實事例分享,指出當初僅為挑戰賽中的一個環節,未料在學生無意的擁抱下,溫暖了一位甫失業、離婚,正為自己感到絕望的男子,甚至跟著學生繼續「把愛傳下去」。 \n 連淦賢對此表示,大陸近幾年來,有許多類似的社會公益組織在校園發酵,自己也參與多項環保議題活動,但大陸多半以課程及營隊的方式舉辦,學員需透過簡單的篩選才能參與;台灣的校園社會公益活動,則較為自由、自主,能夠開放給大家參與。 \n 「我們能做的事情很多,只是不知道可以做這麼多!」投身志工服務半年、就讀醒吾科技大學的陳家欣,對於課程中提及的「志工活動並非有閒的人才會去做」論點十分認同。她表示,在未接觸志工活動時,總覺得打工賺錢比較實際,但投身於育幼院的服務後,才真正認知到身為志工所獲得的價值遠大於金錢。

  • 浪人之歌 文學筆觸寫衝浪

     念哲學出身的吳懷晨,用文學方式書寫他最愛的衝浪,在「浪人之歌」描寫一個個愛衝浪的朋友,因為「海」而激發人生動力。 \n 吳懷晨目前是台北藝術大學副教授,在學校教哲學,卸下教職身分到了海邊,他是不折不扣的衝浪客。 \n 吳懷晨衝浪已有7、8年,因為喜歡海、想在海邊附近生活,2006年前在恆春租了一間套房,展開他的古城Long Stay,一切只為了衝浪,之後他也住過台東,期間認識許多愛衝浪的同好,吳懷晨用他文學的筆觸,把這些人、事、物寫成「浪人之歌」。 \n 「浪人之歌」分成三部分,包括吳懷晨的衝浪史,以哲學的腦袋與浪漫的心寫下當代台灣的海洋傳奇;輯二介紹精彩的衝浪人故事,這群逐浪而居的浪人,為了衝浪,放棄他們在城裡的工作與生活,住到偏僻海邊只為了每天可以投入大海的懷抱中,尋找生命價值。 \n 輯三寫東海岸的風土民情,吳懷晨因衝浪經常行走宜蘭、花蓮、台東、蘭嶼等地,以文字影像重新發現東海岸面貌,同時以外來者眼光紀錄偏鄉人口外流、原住民的故事。 \n 書中描述一名澳洲人Bob,衝浪年資有50年,娶了台灣女子、事業在上海,但他卻獨自在台東居住20年,Bob從11歲開始衝浪,人生半數的歲月都奉獻給大海,但2年前卻因衝浪時急性心肌梗塞,離開人世。 \n 吳懷晨寫Bob,是因為他認為Bob很傳奇,一輩子都奉獻給海,每天一定要和海相處,而死亡也是死在他最快樂的事情上。 \n 吳懷晨表示,在華人社會文化裡面有很多壓力來自家庭,但他書寫的這些浪人,卻都勇敢地活出自己的人生, \n 「海和衝浪激發他們人生的動力、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n 吳懷晨認為,「浪人是一群裸身的人,拋棄所有家當、記憶與城市的過活,純粹地清澈如海水一樣透明的人,在海上忘懷一切。」1021025 \n

  • 城市浪人賽 大學生挑戰實踐力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台大學生舉辦城市浪人賽,並規劃30種任務,讓參賽者挖掘城市、社會的新樣貌,也檢測自身實踐力。 \n 由徐凡甘、張希慈等8名台灣大學學生發起的「城市浪人」體驗賽,是以自我突破、體驗流浪為核心的校園大型任務挑戰賽。活動共吸引近200名大台北地區的大專院校學生參加,將在兩週內挑戰30種任務。 \n 活動發起人之一的台大社會系學生張希慈說,不管是課堂或比賽,大學生都經常被要求提案,但真正能實踐的卻很少;為鼓勵大家實踐夢想,嘗試平常想做、卻沒有去做的事,因此舉辦城市浪人賽,希望大家挑戰自我,也藉此發現不一樣的城市、社會與自我新面貌。 \n 「城市浪人賽」共有30種任務,每種任務難度不同,從一顆星到三顆星不等,難度越高者分數也越高,挑戰者可自由選擇參加的項目,不限數量。 \n 張希慈說,任務分四大類,包括「挑戰,不同」、「重溫,創造」、「夢想,實現」和「社會,城市」,如在街頭表演、以勞力向店家換飯菜或商品、與五大洲外國人合照、為家人煮三菜一湯、陪同街頭工作者、訪談長輩年輕時的夢想、手繪社區地圖並與當地特色建築或人文地景合照等。 \n 「城市浪人」賽預計6月2日公布競賽結果,並舉行頒獎典禮。張希慈表示,競賽將頒發前五名獎金,第1名獎金最高新台幣7000元,希望獎金可用來作為團隊實踐夢想的基金;團隊未來也將針對白領階級、高中生等其他族群設計新的任務挑戰賽。1020515 \n

  • 東│河│村│傳│奇-那一年冬天

    東│河│村│傳│奇-那一年冬天

     我記得的那一年冬天。一群裸身的人,拋棄所有家當、記憶、與城市的過活,純粹地清澈如海水一樣透明的人,在海上忘懷一切。他們以堅強的意志去變幻浪型。圍繞著浪的頂端,嬉戲,如幼稚的孩童。 \n 在東海岸,時間不能稱之為時間,而只是光陰。因為在人所可見的空間中,改變是如此如此地少,除了雲朵光影的流動,在樹木發芽鳥兒囀喉之際,樹梢枝葉上下起伏的碎陽裡,光陰是如此一絲一毫地浮游著──當記憶如此生息的那年冬天。 \n 我記得那一年的冬天,我們第一次去成功鎮最北方的宜灣衝浪。宜灣位於烏石鼻小港的南端,阿美族部落。處在海灣內凹處,每年東北季風增強到最大等級時,背風處的宜灣會湧進兩人高的左跑巨浪。 \n 有趣的是,宜灣海濱並沒有沙灘或礁岩可供緩步下水。緊貼著村落與海水的交界處,是一塊塊人工種成的防波堤。浪人們必須躍下堤防後,再跳過一格一格的肉粽,最後要算準時間,在湧浪稍微停歇的當口,飛快跳下水,再全力划出海面。 \n 那年冬天,每次當我們七八台打浪車出動,翻過堤防跳下海時,總引起宜灣在地純樸的阿美族人騷動。對他們而言,同樣的海景看了幾十年,平淡無奇的浪,突然間有一群不要命的人類在其上飛舞迴旋,簡直奇觀一場。 \n 每每衝浪人就位後,阿美族人也在視野良好的海堤上就定位。呼聲嘖嘖,讚嘆連連。尤其,對岸上世人而言,最可觀的就是貝貝。即便冬季,有時仍陽光普照的下午,貝貝穿著比吉尼輕鬆下水,長腿美人海上滑行,動作美不勝收。午後一大樂事。 \n 宜灣依山傍海。海上衝浪時,回望部落,左邊山腰上佈滿十字架的墓塚,右邊小丘上則是宜灣天主堂。天主堂主事者是以腳底按摩名聞海內外的吳若石神父,在台灣物質最匱乏的四五十年代,吳神父甘心乘船一個月,跨越半個地球,一直簡樸在此事奉。 \n 我記得那年冬天,最覺得精彩的是回程的那段路。海邊荒涼,有時烏雲罩頂,整個東海岸就漆黑起來,透過水田、十字架、椰子樹、平房屋瓦望出去,雨一直下,但海一直在,彷彿永不到盡頭的一段路。但,往往拐個彎,藍色便現身。陽光穿透雲層降臨海面,每回看到,都有重生之感。 \n 東河男孩歌聲遠去 \n 我記得的那一年冬天。 \n 我記得痞子走路總不走直線。記得雨,八八洪水過後外海出現一條綿延不絕的漂流木長龍。記得學會有責任感,男孩子,衝完浪要把自己的東西收好,腳繩要掛上水桶吊著,拉直,我記得貝貝說,腳繩是你在海上唯一的救命工具。我記得十月浪。我記得東河口的黃牛,滿地都是牠們的大便。我記得貝貝教孩子們衝浪,固定集訓,要他們能盡量撐住站在板上越久越好不要輕易落水,要有鷹一樣的眼睛能判斷浪況,要有豹膽能夠戰勝大浪。我記得冠勝把貝貝的長板衝斷,懲罰,割了一個月的草,幫車子打了一季的蠟。 \n 那年冬天,于導從台北下來,後車廂載了一組爵士鼓,湊合有點漏風的音箱跟調不準的麥克風,小凱、平平、痞子、冠勝,四個國高中的東河男孩,組成了東河村第一原民男孩天團──「殺水母」。從此不僅在海中衝浪時要把炙人惱人的水母殺光,在陸地上行走時也要謀殺所有年輕妹子的眼神。 \n 「殺水母」樂團,最好命的是痞子,父親是村裡的公務員,經濟小康。冠勝的媽媽賣自助餐,我等浪人常在下海過後前去叨擾,自助餐小開總親自幫我們服務,加菜外加飲料招待。平平的媽媽很辛苦,在鎮上的旅館當內將,上夜班,家裡三個小孩,他是大哥。有一天他高職畢業後,要去從軍。軍人、版模工、與船員,是東河村青年最常見的幾類職業。 \n 阿良,「殺水母」鼓手小凱的叔叔,有一天,消失了。 \n 最後一次見到阿良,是在衝浪店裡的歡送趴,他要去跑船兩年。 \n 沒想到也是離別趴。 \n 幾個月後,聽貝貝說,阿良在菲律賓海域失事,從甲板跌落,沒了。 \n 「沒了?」 \n 對,沒了,人沒了。總之就是阿良這個人沒了。連登上報刊的一小則新聞的份量都無。 \n 是消失,是死亡了,是落海了?無人知悉。阿良這個實體已成空無,徒留下他的名,家鄉的親人、以及我們的記憶。 \n 自從阿良沒了的消息傳回來後,小凱就消失了整整一年。 \n 那一年,他週間在台東市上高中,週末就回到村子裡。但,從未見他現身。 \n 我們無法體會,一個十七歲的男孩子,是如何體會生與死、存在與虛無、早凋的童年及真正殘酷的生存世界。一個充滿生猛力氣,精力多到無法發洩完畢的青春期男孩,他選擇默默承受,選擇把自己封閉起來。 \n 後來,我在報上讀來一則資訊,才對海上漁工的命運恍然大悟。原來,依勞保給付,海上漁工若落海失蹤,所能得到的職災失蹤的補助,是遭殺害者的七倍。所以,大部分受難者家屬寧願選擇失蹤落海的說詞,而不願追查自己親人「沒了的」真相。 \n 我跟貝貝說,我終於體會,「石沉大海」這句成語的真切意義。 \n 浪板記述海上履歷 \n 那年冬天,有些天,觀測過天候風向後,若預測第二天將有好浪,我便去貝貝家借睡。貝在東河村租了透天二樓厝,樓梯間下的小房間成了我的專屬房。 \n 東河的夜,有太平洋海潮圍繞的味道。窗外偶爾傳來夜間卡車馳過之聲。自然的涼風由窗外整夜吹來。一覺好眠屬常態。 \n 往往六七點多開始,屋裡就開始有人聲走動。有時候我晚些起床,出了房門,客廳見貝貝已跟借宿的朋友在聊天。我知道他們已經衝浪一輪又回來了。我總去煮了杯黑咖啡。有一搭沒一搭撐飽了最後的早晨光陰。 \n 按行程,我總會騎了摩托車去東河口看了一下浪。浪好便下,玩個一兩鐘頭。有時,海面的灣流處會有海草發出陣陣燐光,有時見到飛魚離開水面,背離水中生物類的慣性,颼颼聲襲至,一次飛湧百餘公尺。我很喜歡飛魚,也喜歡鬼頭刀,那是海上最可親的朋友,我喜歡牠們的硬翅膀在空裡飛翔的顫動聲。 \n 若浪小且亂。作罷,又馳回屋來。 \n 貝貝家很舒服。家中幾無擺設。有盞燈具,是她用撿來的漂流木,隨意纜上燈泡電線製成。一大塊自染的藍棉布,晾開掛起,成了客廳的門簾。一張房東留下來的老桌與靠椅。其餘就是空蕩蕩的空間了。但,由屋外騎樓便可瞥見,客廳整面白牆上,站滿了一二十張大小不一的浪板,甚或斷板,斑斑浪漬、點點白臘,清楚算計著浪人的海上履歷。 \n 有時候我們會在悠悠亮亮的東河村陽光中閒談,陽光的厚度逐步拉長人的感情。 \n 有一回,貝貝跟丁丁在閒聊。 \n 談到她改嫁的母親,從小與之怨懟的父親。貝說要去賣小吃。我靜靜聽。他們說要到東河包子對面,7-11的旁邊大樹下擺攤,陰涼處。有遊客,有陸客,商機就在。無論如何可以在東河村生存下去……。 \n 裸身浪人忘懷奔海 \n 浪人是誰呢?一群裸身的人,拋棄所有家當、記憶、與城市的過活,純粹地清澈如海水一樣透明的人,在海上忘懷一切。他們以堅強的意志去變幻浪型。圍繞著浪的頂端,嬉戲,如幼稚的孩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