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執行業務成本的搜尋結果,共11

  • 若紅白包等可申報 綠議員:政府應該抽不到我一毛稅

    若紅白包等可申報 綠議員:政府應該抽不到我一毛稅

    藝人林若亞2006年因不滿財政部不讓她扣除2005年工作時支出的30萬治裝等必要費用,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經過10年之後釋憲成功。對此,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梁文傑表示「這個釋憲案對我好像影響很大。」假如紅包白包、服務處的茶水咖啡等,可以列舉當議員的「執行業務成本」,那我的收入是負的,政府應該抽不到我一毛稅。 \n \n名模林若亞在2005年申報所得稅時,她認為自己的收入30萬元全都花在治裝等支出,等於沒有賺到錢,因此以「執行業務所得」列舉、扣除相關必要費用,申報無須繳稅,國稅局認為她的收入是領取經紀公司薪水,屬薪資所得,不得列舉扣除。承審本案的桃園地院法官錢建榮(現為高等法院法官)轉而聲請釋憲。經過10年之後,如今釋憲成功,林若亞很開心。 \n \n議員梁文傑臉書發文表示,「這個釋憲案對我好像影響很大。」我們議員也是以薪資所得來申報所得稅,一年也只有12萬8千元的法定扣除額。假如我可以列舉當議員的「執行業務成本」,那我的收入是負的。 \n \n如果當模特兒的置裝費和化裝整容費都能算「執行業務成本」,那我「紅包白包、服務處的茶水咖啡、贊助宮廟和社團活動、過年要印製春聯、元宵猜燈謎要提供奬品等等…」這些花費應該也算。梁文傑認為如果都能列舉申報,政府應該抽不到我一毛稅。質疑「這樣好嗎?」 \n

  • 2月9日中視午間新聞搶先看

    今天2月9日的中視午間新聞搶先看: \n \n薪資成本可列舉 影響540萬戶 \n \n所得稅制將有重大變革!現行《所得稅法》規定,律師、醫師等行業可用「執行業務所得」申報,而且可以扣除執行業務成本並採實報實銷,一般民眾卻不行,大法官認為,一般民眾及藝人不能比照「執行業務所得」列舉成本並扣除,違反租稅公平原則,2年內須修正。財政部粗估,約有540萬戶可望受惠。 \n \n===== \n \n鄭明典:不到一天 驟降逾10度 \n \n愈晚愈冷,注意要保暖!入冬首波寒流南下,中部以北及宜蘭氣溫持續下降,淡水已經出現9.7度低溫,中午過後氣溫還會由北往南急降,今天晚上到明天清晨全臺急凍,北部及東北部低溫將下探至8、9度,中部低溫10度左右,其他地區最低溫也只有12至14度。 \n===== \n \n外食費漲幅擴大 每月多花百元 \n \n行政院主計總處昨天發佈元月物價調查結果,受到春節各類費率加價、一例一休成本上揚等因素影響,包外食費月增率0.39%,創近21個月最高,消費者物價(CPI)年增率2.25%,也創下近11個月新高。 \n \n還有哪些新聞你不可不知? 請鎖定今天中午12點主播侯乃榕播報的中視午間新聞!

  • 林若亞陳清秀爭權益 大法官釋憲促修法

    大法官會議就凱渥名模林若亞與前人事行政局長陳清秀補稅疑義作出應修法解釋,凸顯因收入被認定為「薪資收入」,而非「執行業務所得」,不得列舉扣除的稅制爭議。 \n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今天作成第745號解釋,認為現行規定薪資所得,不能像執行業務所得一樣扣除必要成本違憲,要求相關機關2年內修法,讓薪資所得超過固定額度的話也能列舉扣除。 \n 林若亞案部分,源於林在民國95年申報所得稅時,認為她在94年的收入新台幣30萬元,都花在治裝等工作必要花費上,因此以「執行業務所得」列舉、扣除相關必要費用,申報無須繳稅。 \n 財政部北區國稅局認為,林若亞的收入為薪資所得,不是執行業務所得;為此,林若亞提起行政訴訟。 \n 當時承審此案法官錢建榮認為,所得稅法相關條文有爭議,未考量到模特兒必須支出,較其他薪資所得者為額外負擔的成本費用,違反平等原則,主動停止審判並聲請釋憲。 \n 此釋憲案另一名聲請者為知名稅法教授陳清秀,他認為自己授課的鐘點費收入,是「執行業務所得」,而非薪資所得,不用列舉就可以扣除30%。 \n 不過,國稅局認為陳清秀的鐘點費是薪資所得,應依薪資所得規定,最多扣除新台幣12萬8千元;陳清秀不服打行政訴訟,敗訴定讞後聲請釋憲。 \n 大法官書記處解釋,所得稅法規定的執行業務者,是指律師、會計師、建築師、技師、醫師、藥師、助產士、著作人、經紀人、代書、工匠、表演人及以技藝自力營生者。 \n 勞工、軍公教、警察、提供勞務者等賺取的錢,所得稅法定義為「薪資所得」,包括薪金、俸給、工資、津貼、獎金紅利、補助費等,薪資所得不像執行業務所得一樣,可以減除成本或必要費用。1060208 \n

  • 爭稅釋憲 大法官認定執行業務所得都可列舉扣除

    爭稅釋憲 大法官認定執行業務所得都可列舉扣除

    上班族薪資所得,可否列舉支出扣除?國稅局目前作法是不允許,經審理名模林若亞抗稅官司的法官錢建榮聲請釋憲後,大法官會議今日作成解釋,認定國稅局不許薪資所得者比照「執行業務者」列舉扣除,確有不公屬違憲,2年內檢討修正所得稅法。 \n \n這項爭議是因現行所得稅法規定,律師、會計師及建築師及獨立性工作者,可以用「執行業務所得」列舉必要支出,扣除成本後再申報所得稅,但勞工、軍公教等上班族屬於薪資所得族群,是無法比照辦理,「扣除額」最多只能減除12萬8千元。 \n \n名模林若亞在2005年申報所得稅時,她認為自己的收入30萬元全都花在治裝等支出,等於沒有賺到錢,因此以「執行業務所得」列舉、扣除相關必要費用,申報無須繳稅,但國稅局認為她的收入是領取經紀公司薪水,屬薪資所得,不得列舉扣除。 \n \n林若亞不服向桃園地院提出訴訟,法官錢建榮認為「所得稅法」相關條文有爭議,主動停止審判並聲請釋憲。但去年名模林志玲也遇到同樣問題,她打官司抗稅被駁回,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予以不受理,她補繳了684萬多元的稅。

  • 薪資扣除額設限違憲 財政部允2年內修法

    大法官會議今提釋憲案,指綜所稅薪資扣除額明定法定扣除額上限,違反平等原則,屬違憲。財政部回應,將依大法官解釋 2年內提出修法草案,但官員私下認為會造成稽徵行政大亂。 \n 根據大法官解釋,執行業務所得與薪資所得同屬個人提供勞務所得,性質相近。執行業務所得可減除相關成本,例如業務使用器材設備的折舊及修理費等,皆可減除。 \n 但薪資所得僅可減除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新台幣12萬8千元,不容許列舉減除超過法定扣除額的必要費用,不僅形成執行業務所得者與薪資所得者間的差別待遇,亦形成薪資所得者間的差別待遇。 \n 例如,律師執行業務所得可以扣除30%,模特兒可扣除45%,代表模特兒賺了100萬元,僅55萬元需要報稅,但是薪資所得扣除額上限僅12萬8千元,因此發生不公平的爭議。 \n 因此,大法官認為,所得稅法的法定扣除額上限,已違反憲法第7條保障人民的平等權,主管所得稅法的財政部應於2年內解釋意旨,檢討修正所得稅法相關規定。 \n 對此財政部指出,將依大法官解釋內容,於2年內提出所得稅法修正草案。但有不具名官員私下指出,模特兒是否為執行業務所得者,是看雇用型態。有的是經紀公司接案,再付薪水,所以模特兒的收入被認定為薪資所得;但如果是個人工作室接案,就是執行業務所得。 \n 然而一般上班族,成本費用卻難以認定,「例如治裝費,是否可以列舉扣除?」就是因為難以認定,所以財政部才統一規定薪資扣除額,「如果是為了上班買的衣服,平常下班後那些衣服還能穿嗎?」;「買的車開去上班,車子費用可以列舉嘛?」認為讓所有成本費用皆可列舉扣除,反而是為高所得者減稅,成為一般高所得者避稅的便利管道,更會造成稽徵行政大亂。1060208 \n

  • 林若亞開心釋憲成功 感謝大法官

    法官審理模特兒林若亞補稅案時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今天作出解釋認定違憲。林若亞透過經紀人表示,很開心,謝謝大法官及法院做出公正明智判決。 \n 林若亞2006年申報所得稅時,認為2005年收入新台幣30萬元全花在治裝等工作必要費用,等於沒賺到錢,以執行業務所得列舉、扣除相關必要費用,申報無須繳稅,但國稅局指其收入是薪資所得,不得列舉扣除,林若亞不服提起行政訴訟。 \n 審理該案法官認為所得稅法相關條文有爭議,為林若亞收入算薪資所得或是執行業務所得聲請釋憲。 \n 大法官會議今天作出解釋,認定現行所得稅法規定薪資所得不能像執行業務所得一樣扣除必要成本違憲,相關機關應自本解釋公布日起2年內檢討修法。 \n 林若亞晚間透過經紀人表示,一開始聽到消息還搞不清楚狀況,後來接獲律師通知才弄明白,事隔多年,沒想到可釋憲成功,真的很開心,也很感謝大法官及法院做出公正明智判決。1060208 \n

  • 綠委質疑涉違法 中央社嚴正駁斥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等人今天質疑中央通訊社用考績逼記者跑業務、抽佣成數說法不一、佣金差額流向不明等,要求檢調、廉政署查明。中央社隨後也發布公開聲明駁斥相關質疑。 \n 中央社發布聲明指出,中央社每年預算須經立法院審議通過,決算也要由審計部查核審定,任何營運都要符合相關法令規定,一切收支流向也有帳目可稽,並無所謂私設小金庫情事。有關立委指稱所謂佣金短少,籲請廉政署介入調查等情事,中央社至表歡迎,並盼早日揭穿抹黑,釐清事實。 \n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蔡易餘、何欣純今天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提出3點質疑,中央社是國家通訊社,是否用考績逼記者跑業務?國家通訊社竟容許因業務需要的稿件上版面?中央通訊社產品行銷獎勵辦法規定,非事業部門的獎金上限為成案金額20%,攸關兩成業務佣金到底是兩成還是三成? \n 王定宇說,記者實得一成業務佣金,其餘佣金流向何處?得到佣金的記者都由總社直接撥款入帳,這個部分未見領據也未呈現在財報中? \n 王定宇請廉政署立即展開調查,檢察官也應主動了解佣金差額流向,他說這已違反國家預算編列原則,已不是道德問題而是法律問題。 \n 王定宇並指中央社董事長陳國祥公然說謊、逼記者跑業務、佣金流向不明,行政院長林全可根據組織辦法撤換董事長,董事會也應該根據組織章程撤換社長樊祥麟。 \n 何欣純表示,中央社回覆立委的說法指出「適當獎金是社長考量成本多寡核發」,獎金需考量成案原因、扣除直接成本綜合評估核發,上限不超過成案金額10%,請問是社長一人決定成本多寡嗎?直接成本如何評估出來?中間所牽涉的利益關係才是大哉問,檢調與廉政署應查明。 \n 何欣純說,預算書沒看到相關預算編列情形,一定涉及違法;中央社扭曲畸形的發展,不尊重新聞專業,從2012年至今,新聞部總計有106位離職,國外駐點減少20%以上的人力,削弱本身的新聞專業而去發展業配。 \n 中央社發布聲明嚴正駁斥立委指控,強調為求永續經營發展,第3屆董事會(現為第7屆)於民國92年通過產品行銷辦法,所有同仁皆可參與行銷各項產品,惟自籌收入主要是由業務部門同仁專責規劃處理,非事業部門同仁依個人意願從旁協助,絕無強制或要求非事業部門同仁承擔業績配額,亦未課以任何營收責任。 \n 中央社並在聲明中質疑,所謂以口頭方式要求地方記者必須招攬廣告,並列入年終考績等情事,不知從何而來? \n 聲明表示,中央社同仁行銷社內各項產品,給予成案價格20%上限之獎金作為鼓勵。一般業界訂定之業務獎金比例20%者,多屬底薪抽佣制,中央社同仁為全薪制,且主要業務工作仍由業務部門執行,非事業部門僅從旁協助,故獎金須考量成案原因、過程及金額,並扣除直接成本後,綜合評估核發,比例上限不超過成案金額之10%為度。 \n 中央社表示,此一機制行之多年,非業務部門同仁協助推廣業務,都按此運作,何來佣金20%變10%,10%佣金不知去向之說? \n 聲明指出,對於非事業部門同仁之協助,使中央社度過難關、平衡收支,社內莫不感念在心。衡酌營運之狀況,中央社決定自105年9月1日起,不再請記者協助業務部門推廣業務。 \n 中央社表示,惟任何質疑,俱應查證屬實,絕非率爾論斷,隨意指摘,如此不僅會造成誤導,恐也難以服眾。倘有歪曲事實,刻意汙衊,中央社自當循法律途徑,捍衛應有權益。1050907 \n

  • 中央社對立委記者會相關說法之嚴正聲明

    中央通訊社今天表示,有關立委指稱中央社記者被迫違反新聞專業倫理,兼差招攬廣告,甚至短發業務佣金等說法,絕非事實,並歡迎廉政署介入調查,揭穿抹黑,還中央社公道。 \n 中央社強調,該社預算須經立法院審議通過,決算也要由審計部查核審定,任何營運都要符合相關法令規定,一切收支流向也有帳目可稽,並無所謂私設小金庫情事。 \n 對於立委未向中央社查證,逕據不實資料即予指摘,有如烏龍爆料,中央社至表遺憾。中央社強調,任何質疑俱應本諸事實,否則難以服眾,倘有刻意汙衊,將循法律途徑,捍衛應有權益。 \n 中央社聲明全文如下: \n 一、本社雖為國家通訊社、公有媒體,但性質上仍為新聞媒體,與其他民營媒體相似,仍需在媒體市場營運,確保收支平衡。近5年來,本社每年預算規模都在5億6、7千萬餘元左右,政府補助約2億9千萬餘元,其餘經費皆須自籌。由於媒體市場競爭激烈,經營開展不易,加以民國85年改制時,未結算同仁年資,本社人事費用與退休儲備需求龐大,財務負荷至為沉重。 \n 民國101年之前,營運端賴B2B模式,即以傳統媒體客戶為主。鑒於傳統媒體營運日趨艱困,嚴重影響本社自籌收入,101年之後強化B2C營運模式,包括建置網站、開拓廣告、電子商務及異業合作等,以拓展新聞本業之外的收入。 \n 這種雙引擎的營運模式,不僅維持本社財務收支平衡,同時也促使本社在服務媒體客戶之同時,也能走向「數位化、市場化」,為閱聽大眾提供新聞訊息,符合現今媒體發展的走向,確保本社能永續經營。 \n 二、為求永續經營發展,本社第3屆董事會(現為第7屆)於民國92年通過產品行銷辦法,所有同仁皆可參與行銷各項產品,惟自籌收入主要是由業務部門同仁專責規劃處理,非事業部門同仁依個人意願從旁協助,絕無強制或要求非事業部門同仁承擔業績配額,亦未課以任何營收責任。 \n 所謂以口頭方式要求地方記者必須招攬廣告,並列入年終考績等情事,不知從何而來? \n 依據該辦法,同仁行銷本社各項產品,給予成案價格20%上限之獎金作為鼓勵。一般業界訂定之業務獎金比例20%者,多屬底薪抽佣制,本社同仁為全薪制,且主要業務工作仍由業務部門執行,非事業部門僅從旁協助,故獎金須考量成案原因、過程及金額,並扣除直接成本後,綜合評估核發,比例上限不超過成案金額之10%為度。 \n 此一機制行之多年,非業務部門同仁協助推廣業務,都按此運作,何來佣金20%變10%,10%佣金不知去向之說? \n 對於非事業部門同仁之協助,使本社度過難關、平衡收支,社內莫不感念在心。衡酌營運之狀況,本社決定,自105年9月1日起,不再請記者協助業務部門推廣業務。 \n 三、本社實施雙引擎營運模式,其重點為兼顧媒體客戶付費使用本社各類產品之權益,與滿足閱聽大眾從網站(含次網頁、手機App)等免費接收新聞資訊之需求,對新聞產品之提供採取分流機制,如新聞稿件100%供應媒體客戶,網站(含次網頁、手機App)等只使用75%。 \n 為增進網站(含次網業、手機App)等營運,本社積極與國際重要媒體互換新聞,擴大提供各類資訊,包括即時新聞、重大新聞、當日新聞話題、社群新聞、娛樂、運動及生活類新聞等,頁面公開,欄目清楚。 \n 本社開拓各項業務,首重媒體社會責任,新聞不走羶色腥,也釐清與廣告分際。提供給媒體客戶的各項新聞產品,嚴守新聞專業,絕不夾帶廣告;建置網站(含次網頁、手機App)等則是營運平台,讓各界免費閱覽新聞資訊,並開放付費刊載各類廣告,以增加營收,廣告內容必須符合相關法令、公序良俗。何來所謂3成版面保留給「業配文」,新聞公然「置入性行銷」等情事? \n 四、本社為我國唯一的國際通訊社,也是國際知名的通訊社,在全球各地派駐眾多記者,提供第一手的國際新聞供國內媒體客戶使用。惟駐外支出龐大,駐點更要顧及人選是否符合需求、駐在國環境是否適合等因素,本社除維持一定國外駐點之外,也另尋他途提升國際新聞的質量。 \n 從民國101年起,本社積極與日本共同社、蒙古蒙通社、葡萄牙露莎社、土耳其吉漢社、安那杜魯社、印尼安塔拉通訊社等結盟或深化合作,互換各項新聞產品,使本社新聞報導延伸至國外。近3年來,新媒體崛起甚速,網路無遠弗屆,加以行動載具App勃興,無線傳輸快捷,早已突破國界籓籬。有鑑於此,本社全力投入新媒體,改進外文網站、增進智慧型手機 App之內容與時效,期使傳播範圍更為廣泛。 \n 五、五、本社每年預算須經立法院審議通過,決算也要由審計部查核審定,加以任何營運都要符合相關法令規定,收支由會計出納分司其職,一切流向也有帳目可稽,何來所謂私設小金庫情事?有關立委指稱所謂佣金短少,籲請廉政署介入調查等情事,本社至表歡迎,並盼早日揭穿抹黑,釐清事實,還我公道。 \n 本社身為新聞媒體,有關新聞報導與營運作為,各界應給予尊重與支持,以維護新聞專業與媒體自主的地位。對於各界指正,本社一向重視,並虛心檢討,力求精進。惟任何質疑,俱應查證屬實,絕非率爾論斷,隨意指摘,如此不僅會造成誤導,恐也難以服眾。倘有歪曲事實,刻意汙衊,本社自當循法律途徑,捍衛應有權益。1050907 \n

  • 《通信網路》省很大!中華電Q2資本支出年減28.3%、H2執行率僅22%

    中華電(2412)今日舉辦法說會,公布自結之2016年第2季合併營運成果,第2季合併營收為562.0億元,較2015年同期減少1.3%;歸屬於母公司業主之淨利為110.6億元,減少0.7%;每股盈餘1.43元,值得注意的是第2季資本支出34.3億元,年減少28.3%,且累計上半年資本支出執行率僅22%。 \n \n 董事長蔡力行表示,在精進業務發展與成本控制的策略下,2016年第二季的營業利益、淨利與每股盈餘均超越財測。第二季行動上網營收較去年同期成長6.6%,4G客戶數至6月底累積至570萬,更因為我們有能力依企業客戶的不同需求提供可靠且完整的資通訊解決方案,故持續爭取到更多企業客戶與相關商機。未來,我們將持續以4G、資通訊及雲端服務等成長業務為主軸,推動各項發展策略,中華電除了於4月推出大4G促銷方案,更強化通路行銷力道,以穩固客戶並提高客戶貢獻度,另外,中華電於近期啟用了座落於板橋的國際級雲端IDC,最高安全等級的IDC大大提升了我們雲端服務的能量,凡希望透過高速、可靠的數據傳輸與世界各地連結的企業,中華電信的板橋雲端IDC將是他們的最佳選擇。相信透過上述諸項業務之推動,可強化我們的市場領導地位與持續刺激成長動能。中華電第2季合併營收562.0億元,較2015年同期減少1.3%,各主要營收項目比重為行動通信業務47.1%、網際網路業務12.1%、國內固定通信業務32.8%、國際固定通信業務6.3%、其他1.7%。 \n 中華電第2季行動通信業務營收為264.8億元,減少7.1%,主要原因為智慧型終端銷售下滑,及行動語音收入因市場競爭及VoIP服務之取代而下滑,而行動加值營收的成長抵銷了部分營收下滑之影響,第2季行動加值營收較去年同期成長5.0%,達103.5億元,其中,行動上網營收成長6.6%,為行動加值營收之主要來源。 \n 中華電第2季營業淨利為128.8億元,較2015年同期減少2.4%。營業淨利率為22.9%,2015年同期為23.1%。,本期歸屬母公司之業主淨利為110.6億元,減少0.7%。每股盈餘1.43元。 \n 中華電第2季來自營業活動的淨現金流量為134.1億元,較2015年同期減少26.0%。2016年6月底現金與約當現金為446.4億元,較2015年6月底增加30.2%,第2季EBITDA為209.9億元,較2015年同期減少2.8%,EBITDA margin為37.4%,2015年同期為37.9%。 \n 值得注意的是,中華電2016年第2季資本支出為34.3億元,較2015年同期減少28.3%,累計上半年資本支出執行率僅22%。 \n \n

  • 衛生署:會考量退休定存族生活

     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指出,有關二代健保補充保費的收費細節,將會在施行細則中明確規範,草案預計在半年內出爐。他同時說明,補充保費的收費下限未定,未來制訂時,將會考量包括退休定存族生活負擔等因素後才定案。 \n 曲同光說明,所謂補充保費2千元到1千萬間的上下限,只是立院審查二代健保法案時提出的建議,確定上下限,仍須由衛生署訂定,下限不一定就是2千元,未來會蒐集包括退休定存族等各界意見後,再做決定,最慢半年內就會對外公佈。 \n 對於會計師反應,執行業務收入未扣除成本,還要繳補充保費,並不公平。曲同光回應,依照三讀的二代健保法精神,並不考慮參與健保者的「成本」問題,而是以每筆收入做收費標準,因為執行業務收入者有「成本」問題,一般上班族以「薪資」計算健保費,也採就源扣繳,扣除健保費後,可能也會入不敷出,如果要考量「成本」問題,就應該一視同仁,而且必須要透過未來修法才可能達成。 \n 曲同光並特別說明,二代健保討論「執行業務所得一族」收費,已盡量兼顧公平性問題。例如自營業者、自行開業或非受雇者,若已以「執行業務收入」計算一般健保費,同一筆執行業務所得就不會再計算補充保費。 \n 以醫師為例,若是自行開業的律師,根據一代健保規定,每個月將依照衛署事前認定,繳交1,799元到9,409元間不等的健保費,二代健保上路後,就不需要另外繳交補充保費,而且其健保費還可能因為費率下降而降低。不過,若該醫師前往其他醫院兼差,其他醫院給予薪水,那麼該筆薪水就要列入補充保費扣繳對象中。 \n 但曲同光也同意,就源扣繳的對象通常為法人、企業或者有明確的扣費義務人,若執行業務服務對象為自然人,確實較難採取就源扣繳,是否可以因此「免就源扣繳」,衛生署正在研究中,會在細則中做說明。 \n 此外,對於可能手中有幾十家股票的大戶,一年被課徵的股利補充保費有可能超過千萬元一事,曲同光表示,如果是股市大戶,確實有可能如此,但畢竟人數極少,而且衛生署設計二代健保,也希望能發揮部分財富重分配的功能,希望有錢的人能夠多繳一點,他相信多數的股市大戶既然賺那麼多錢,拿一些錢挹注健保弱勢者,應該不會太計較,也不至於冒著違法的危險,拒繳健保費。

  • 守成為盈-降低成本的5個軟實力

     「穿睡衣逛大街」曾被認為是老上海慵懶的弄堂風情,甚至成了上海市井文化的象徵。但是為了迎接2010上海世博會,穿睡衣不能出門卻成為全體居民的共識。 \n 建設國際化大都市需要擲地有聲的硬實力,也缺不了深厚的文化內涵和文明包容的軟實力。「軟實力」(Soft Power)一詞由約瑟夫‧奈(Joseph S. Nye)在西元1980年代末提出,之後漸被應用至企業管理領域,形成企業軟實力的現代管理科學,但成為受人歡迎的名詞卻是這幾年的事。 \n 人們把不能體現的要素稱為軟實力,如文化和技術。但並不是所有的企業文化都能構成軟實力,有的甚至可能是阻力,比如,有些企業文化中含有明顯的家族關係氣氛、公司政治氛圍等。因此無論軟硬,要稱得上是實力,一定要能帶給企業正向的效益。 \n 如何在高成本時代保持低成本優勢?面臨經濟不景氣,許多企業常常以裁員當作紓解困境、降低成本的方式,此法治標不治本,甚至造成員工人心惶惶、士氣低落等負面效益。此時領導者若能與員工共體時艱,贏得內部認同,建立全員為公司付出的文化,將激勵員工士氣並促使員工更加投入工作,累積專屬於企業自身的軟實力。 \n 降低成本便是軟實力的體現,這個軟實力可透過5個企業內化來增強─ \n 1.創新化,透過技術創新改善生產成本,把外部成本壓力傳送到生產內部,推動技術進步的動力,優化工作流程,將各種成本降到最低。 \n 2.壓縮化,減少企業成本投入,集中既有資源,將一切力量用於核心業務,維持永續經營。 \n 3.控制化,嚴格執行企業內部的控制制度,把成本發生的每個細節看緊,所謂細節決定成敗。 \n 4.拉動化,先確立成本改進目標,然後「拉動」實現此一目標須採取的措施,從因為某原因,所以成本上漲的不動思維,到如果解決了某問題,可以節約多少成本的被動思維,最後進而降低成本,須怎樣著手的主動思維轉變。 \n 5.固定化,例如透過轉嫁或外包,將成本固定化。「水雖軟,卻能穿石」,企業之間的競爭,除了硬實力較量,「軟實力」是根本重點。(本文作者為ERA英國毅業企業成本國際顧問集團大中華區總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