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堂皇的搜尋結果,共04

  • 習近平轟官衙堂皇 看著不舒服

    習近平轟官衙堂皇 看著不舒服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日下鄉視察,掀起另一波「整官風」。這次整官,習近平把矛頭對準富麗堂皇的地方政府大樓。23日,他炮轟地方政府,如果是「官衙」搞得堂皇富麗,他「看著不舒服」。 \n 大陸的地方政府經常鬧窮,但諸多財政困窘的地方政府大樓卻往往蓋得比中央政府大樓更宏偉奢華。這樣的亂象,連習近平都看不下去。 \n 近日,習近平前往湖北視察。22日,他前往城鄉一體化試點的鄂州市長港鎮峒山村時稱,實現城鄉一體化,建設美麗鄉村,是要給鄉親們造福,不要把錢花在不必要的事情上,比如說「塗脂抹粉」,房子外面刷層白灰,一白遮百醜。 \n 習近平還強調,(地方政府)不能大拆大建,特別是古村落要保護好。23日上午,習近平在武漢主持召開湖北省領導幹部座談會,在談到對這次考察點的印象時稱讚,「武漢市民之家」很恢弘、很寬敞。 \n 不料,習近平話鋒一轉說:「為老百姓服務的場所、便民利民的場所搞得好一點,我看著心裡舒服。如果『官衙』搞得堂皇富麗,我看著不舒服」。習的一席話,宛如對當前大陸奢華的地方政府大樓開刀。 \n 習近平也對官員作風做出評論。習近平指出,這兩天他看了不少東西,接了地氣,頗有收穫。轉變作風就是要打破「圍城」、「玻璃門」和無形的牆,深入基層,深入群眾,多接接地氣很好。 \n 他話中有話地說,一枝一葉總關情。「什麼是作秀,什麼是真正聯繫群眾,老百姓一眼就看出來了」。

  • 習近平皺眉 新建黨政機關喊卡

    習近平皺眉 新建黨政機關喊卡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昨日在湖北武漢與官員座談強調,政府大樓搞得堂皇富麗,他看著就不舒服。中共中央與國務院隨即下令,即日起,大陸各級黨政機關五年內(即習近平任內)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樓堂館所。該項規定預料對大陸官風與經濟產生巨大影響。 \n 根據該通知,以危房改造或變更用途改擴建都不行,已批准但尚未開工建設的樓堂館所項目,一律停建。至於辦公用房,必須是設施設備老化、功能不全、存在安全隱患,不能滿足辦公要求的,也只能進行「維修改造」,而且要經層層審批才行。 \n 大陸政府投資向來是拉抬經濟增長的主力,習近平這帖整頓官風與經濟增長方式的猛藥,短期內將對大陸營造業、水泥及家具業造成衝擊。 \n 大陸央視昨晚新聞聯播,罕見地播出習近平雨中視察武漢新港時,把褲管捲起的畫面。 \n 習近平昨日談到這次考察心得表示,「武漢市民之家(將多個政府單位集合一起的單一辦事窗口)」很恢弘、很寬敞,「為老百姓服務的場所、便民利民的場所搞得好一點,我看著心裡舒服。如果是官衙搞得堂皇富麗,我看著不舒服。」 \n 「轉變作風就是要打破圍城、玻璃門和無形的牆」習近平引用曾出任山東縣令、清朝著名文人鄭板橋的《墨竹圖題詩》,「一枝一葉總關情。」藉此強調民眾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官員的感情。他指出,什麼是作秀,什麼是真正聯繫群眾,老百姓一眼就看出來了。

  • 習近平:官衙堂皇 看著不舒服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天說,為百姓服務的場所搞好一點,「我看著心裡舒服」,如果是「官衙搞得堂皇富麗,我看著不舒服」。 \n 習近平還說,「轉變作風」就是要打破「圍城」、「玻璃門」和「無形的牆」。深入基層,深入群眾,多接接地氣很好,一枝一葉總關情。「什麼是作秀,什麼是真正聯繫群眾,老百姓一眼就看出來了。」 \n 新華社官方微博「新華視點」報導,習近平上午在武漢召開湖北省領導幹部座談會時,作上述表示。 \n 習近平說,他這兩天(在湖北)看了不少東西,「接了地氣,頗有收穫。」 \n 習近平在提到他昨天參訪的「武漢市民之家」時說,當地很恢弘、寬敞。為老百姓服務的場所、便民利民的場所搞得好一點,「我看著心裡舒服」。如果是「官衙搞得堂皇富麗,我看著不舒服」。 \n 「武漢市民之家」去年9月啟用,建築面積超過12萬平方公尺,兼具行政服務、規劃展覽及辦公場所等功能。其中行政服務區設有66個單位的共318個窗口,受理民眾辦理426種事項,且也標榜單一窗口服務及收費。1020723 \n

  • 三少四壯集-榜書

    台北的「大中至正」是典型的「匾」,「自由廣場」也是。一個城市為「匾」的漢字內容爭到頭破血流,可見「匾額」的巨大影響力。可惜沒有太多人關心除了內容之外漢字書寫與整體建築的美學關係。 \n面對一座巨大傳統建築物,如宮殿或寺廟,視覺常被高高懸掛的漢字榜書吸引,遠遠就聚焦在「匾額」上,慢慢再走近建築實體。 \n傳統東方建築,少不了「匾」、「額」。 \n走進富麗堂皇琳瑯滿目的大殿,少了「正大光明」四個字的「匾」,整個空間就像少了重心。 \n「匾」與「額」的漢字書寫,替龐大的建築體找到視覺的焦點定位。無論建築如何堂皇雄偉,沒有「匾額」,就仍然少了精神。建築實體只是物質形體,「匾」與「榜」上的漢字才是魂魄,可以點活整個建築的生命。沒有「匾」或「榜」,建築等於沒有完成。 \n《紅樓夢》第十七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賈政要測試兒子賈寶玉題「匾額」、「對聯」的才能。他在偌大的建築園林裡行走,一處一處的建築都是新蓋好的。走到一處,停下來,觀察建築形式,觀察周邊環境,觀察周遭種植的花草樹木,最後定出「匾額」的內容,以「匾」「額」點題,也連帶用「對聯」解說出建築的精神內涵。這是最好的「文化」考試,考的內容包括「建築」、「景觀」、「文學」,也包括「書法」。賈寶玉這一天的考試,涵蓋了今天大學教育裡好幾個專業能力。 \n台北的「大中至正」是典型的「匾」,「自由廣場」也是。一個城市為「匾」的漢字內容爭到頭破血流,可見「匾額」的巨大影響力。可惜沒有太多人關心除了內容之外漢字書寫與整體建築的美學關係。 \n像「大中至正」這樣的牌樓建築,五間六柱十一樓,是古代帝王陵寢「神路」的尺度。「匾」懸掛在離地面三十公尺以上的高度,字必須很大,字體也必須厚重開闊。顏真卿寫「大唐中興頌」的字體可能才壓得住周邊二十五萬平方公尺的廣場空間,以及後面七十公尺高的紀念堂主體建築。但是「大中至正」是唐初歐陽詢體的唐楷,端正耿直有餘,渾厚莊嚴不足,不是大建築群裡「榜書」的好範例。 \n「榜書」是專用來題「匾」「額」的,結構要恢宏雄壯,有開闊的氣勢,線條要有入木三分的力度。童年時常看到為街坊鄰居寫輓幛輓聯的長輩,不是什麼書法名家,但是在地上鋪開整匹白布,手中一支大筆,在大碗裡蘸了墨汁,審視一二,俯下身子,墨瀋淋漓,「駕返瑤池」四個大字一揮而就,四邊圍觀的人鼓掌叫好,有一種技藝通神的過癮。 \n書法史上常說一個有關於寫「榜書」的故事:三國魏明帝曹叡蓋了「凌雲閣」,是高大的建築。閣樓蓋好,匾懸掛上去,字還沒有寫,因此找來當時最負盛名的書法家韋誕,把韋誕綁在凳子上,用繩子吊起來,很像馬戲團吊鋼絲的表演。可憐的韋誕吊在半空中,嚇得半死,還要揮毫寫出氣勢磅礡的「凌雲閣」三個大字。據說,韋誕寫完,放下來,鬚髮盡白,從此告誡子孫,不准再學書法。 \n這個故事在《世說新語》〈方正篇〉接了一個尾巴:東晉孝武帝修建了堂皇的太極殿,當時謝安是宰相,王獻之是他的下屬。謝安叫人送了一塊板,要王獻之題「太極殿」榜書。王獻之很不高興,跟送板來的人說:「把板丟在門外!」謝安知道了,問王獻之:「為宮殿題『匾』有什麼關係,魏朝韋誕不是也題『匾』嗎?」王獻之顯然氣還沒消,頂了長官一句:「所以魏朝國祚不長,很快就亡國了。」 \n東晉江左名士崇尚個人自由,王羲之如此,王獻之也如此。他們的書帖只是朋友間的往來書信,瀟灑自在,風行雨散,潤色開花,自有一種品格,是不能為權貴「題榜」的,也不適合匹配在宮殿威權建築的高處。 \n「大中至正」四個字拆了,換了「自由廣場」,用的是王羲之的書體,文人像又一次被吊上凌雲閣上受苦了,希望這一次不會影響到「國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