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塑料王國的搜尋結果,共03

  • 環境政策不分顏色 9議員參選人力挺《塑料王國》

    環境政策不分顏色 9議員參選人力挺《塑料王國》

    年底選舉在即,所有候選人全力較勁拚聲勢,然而卻有九位議員候選人放下各自的黨派齊聚一堂,出席「環境政策不分顏色-《塑料王國》特映會」,看完電影後大聲疾呼:「少用塑膠,別讓我們的孩子生活在垃圾中!」 \n \n《塑料王國》記錄中國山東的一個小型塑膠回收廠裡兩家人的故事,影片主角依姐,一個失學的11歲女孩,每天在垃圾堆裡工作、遊玩,目前懷孕四個月的參選人江怡臻看了心情相當沉重,非常擔心如果我們繼續破壞地球,下一代也將要在塑膠垃圾中度過童年。 \n \n參選人陳志明驚呼:「就像遊地府一樣,這輩子的業障全都重現眼前。」一同看片的同黨參選人陳又新也大力推薦《塑料王國》,他說原本以為是教條式的宣導紀錄片,沒想到導演王久良完全不提政策或數字,而是將鏡頭對準這群在垃圾堆中生活的孩子,用人文的溫柔力量震撼每一個觀眾,同樣有小孩的他,看了更是心痛。 \n \n另一位參選人游淑慧過去在郝龍斌任環保署長時期,就曾協助推動台灣首次「限塑政策」,游淑慧說,這麼多年來台灣的環保觀念雖然領先亞洲,但是南北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環境政策在整體推動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而環保最重視教育,「我們要教育孩子們正確的環保觀念,才能從孩子去影響父母。」

  • 大陸世界最大垃圾桶 禁令頒布歐美垃圾無處去陷恐慌

    大陸世界最大垃圾桶 禁令頒布歐美垃圾無處去陷恐慌

    2017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塑料王國〉,導演王久良出生山東,耗時6年紀錄下故土是如何被垃圾毀滅。大陸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洋垃圾進口國,主要分為兩大部分,第一就是廢棄的塑膠,第二是廢棄的紙張,而到底為何要選擇去中國?美國加州再生垃圾部門經理表示,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國的市場太好了,中國的買主能出別人雙倍以上的價格。 \n \n1990年代,大陸正值改革開放,包括製造業在內的許多產業快速生長,洋垃圾就是在那時悄無聲息的進入大陸,統計數計顯示,從1995到2016年的21年間,大陸的年垃圾進口量,從450萬噸增漲到4500萬噸,整整翻了10倍之多。包括美國、英國、歐盟27國,都有超過2/3的廢紙、塑膠運往大陸,原因就是因為大陸享譽全球的「製造業」,對這些廢棄塑膠有著高度需求。國外的廢棄塑膠運往中國,中國將這些塑膠加工製作後又銷往國外,在這樣的循環下,讓大陸成為不折不扣的是介垃圾桶,而自然環境也在缺乏監管的再生過程中,一點一滴的被損壞殆盡。 \n \n2017年7月18日,大陸國務院做出重大決定,下發關於「禁止洋垃圾入境」,堆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改革的實施方案,停止進口包括廢棄塑膠、未分類廢紙、廢紡織原料等垃圾在內24種洋垃圾,讓大陸國內和國際都帶來不小的衝擊。歐美國家在這行業上受到相當大衝擊,甚至陷入恐慌,原因是因為歐美國家對於中國的依賴太強大,依賴時間也太長。禁令頒布後昔日洋垃圾進口集中地的塑膠回收企業所剩無幾,但對於大陸本地的回收塑膠卻有幫助,價格水漲船高,但也面臨原料短缺的問題。為應付成本高漲、原料不足的局面,業者計劃出海,在美國建立再生塑膠的生產加工地。 \n \n2017年7月,大陸環保部突擊全國1792家進口廢物加工利用企業環境違法行為的專項檢查,其中有1074家環境違法,加工洋垃圾留下的汙染,是這個國家再也無法承受的負擔,現在確實是對進口洋垃圾說「不」的時候了,而這項禁令也是逼迫大陸再生資源回收企業的提升。大陸洋垃圾禁令讓西方國家無所適從,紐約時報報導指出「突顯已開發國家對於垃圾無處可去的恐慌」,同時也讓全球反思,只有擴大生產者的責任,才能確保地球不再受到更多的傷害。 \n

  • 王久良追垃圾 塑料王國揭真相

    王久良追垃圾 塑料王國揭真相

     一個位於中國大陸山東的小回收塑膠工廠,竟然能找到來自全世界的塑膠垃圾!紀錄片導演王久良耗費6年時間,挖掘出「回收塑膠」的真相,紀錄片《塑料王國》獲2017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提名,王久良表示,「大陸簡直是世界的垃圾場!」 \n 《塑料王國》的真相甚至撼動了大陸政府,今年7月終於正式去信向世界貿易組織通報,表示年底前將禁止相關「外國垃圾」進口。王久良表示,「對我來說這不只是一部紀錄片,而是一個改變社會的計畫。」 \n 這不是王久良第一次「追垃圾」。1976年生的王久良,早在2009年,就在廣東連州國際攝影家年展上,以《垃圾圍城》攝影作品,獲得年度傑出藝術家金獎,描述北京附近的垃圾場問題,後來也拍成紀錄片。在《塑料王國》中,他深入一處位於山東的小回收塑膠工廠,拍攝老闆王坤和來自四川彝族的工人彭文遠兩家人的真實人生。 \n 2011年,王久良在美國參觀一處垃圾回收廠,偶然發現大量骯髒、未清理的生活塑膠垃圾經過回收裝載後,下一步竟然是運往中國大陸處理。王久良一路追蹤到了河北、山東等地,找到許多小型家庭塑膠回收工廠,「在我拍攝的地方,周邊10幾個村子,家家戶戶幾乎都在做,大約有5000多家。」 \n 乍聽之下,「回收塑膠」像是先進的綠色產業,真實情況卻十分不堪。王久良表示,他在日本見過高科技、高成本的塑膠回收廠,很乾淨,不會髒亂。但在他拍攝的山東,家庭式的工廠裡,只有最低成本的人力。「生活塑膠垃圾多是牛奶罐、食物包裝,氣味熏人,非常可怕。」沒有經過妥善分類的垃圾中,甚至有來自醫院的針筒等危險物品。 \n 在王久良的鏡頭下,回收工廠雇用工人,坐在成堆的垃圾間,依照塑膠特性徒手整理、分類,「有經驗的人『一看二摸三聽響』,就知道是哪類塑膠,若分不出,就點火看煙聞味來區分。」 \n 工人們把來自世界各地的塑膠垃圾經過簡單清洗,丟入機器切碎、加熱溶解,製成塑膠小粒,賣給工廠當原料,又能再做成其他的塑膠產品。有如無本生意,吸引許多社會底層的工作者投入賺錢,工人們卻也明白對健康帶來的隱憂,「如果有更好的選擇,他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n 《塑料王國》24日、25日於CNEX主題紀錄片影展播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