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塗翔文的搜尋結果,共05

  • 電影與小說的絮語-誰說一定要忠實

     愛情關係要忠實。但沒人敢否認,出軌還是很誘惑的。 \n 我並非鼓吹此觀念,只是覺得好像文學改編成電影這檔事,對我來說似乎也是類似比喻。 \n 能夠中規中矩、從文字中提煉出精華,然後順利改編成影像形式,當然對原作者、拍攝者以及讀者三方面,都是最樂於接受的完美句點。可有時這樣的結果,少了一些變化與驚喜;最慘的是萬一「轉譯」過程不如預期,影像成了沒靈魂的文字附庸,反而雪上加霜。 \n 相較起來,我特別喜歡拋開原典的改編形式,甚至是大膽到變成天馬行空般的「鬆散改編」,只要言之成理、理直氣壯,常常更得我心。就像去年在金馬獎評審會議上,我忍不住為周星馳的《西遊:降魔篇》拉票,能把「西遊記」再次重新玩轉出這般荒誕奇想,當然有資格入圍改編劇本獎。 \n 不過在我心中,王家衛的《東邪西毒》始終是這類鬆散改編的箇中翹楚。金庸筆下的《射鵰英雄傳》,把郭靖、黃蓉的愛情與武林經歷寫得曲折;到了王家衛的電影裡,非但主角不是郭黃二人,反而把東邪、西毒這群高手從配角升格成主人翁,寫的也並非他們各自成為一方霸主後的故事,而是那些幽幽怨怨的情愛糾葛。 \n 想當年第一次看《東》片,剛開始簡直錯愕,武俠元素被稀釋殆盡不打緊,主角們幾乎都在愛情裡苦苦折磨,個個喃喃自語,哪裡有刀光劍影的萬般豪氣?不過越看到後面,就越能倒吃甘蔗:那張國榮與張曼玉的悔恨綿綿、林青霞人格分裂式的作繭自縛,連劉嘉玲撫摸馬背的慾望無窮,好像都釋放出他們內心世界裡因為失去愛情的殘酷執念。 \n 忽然間我才明白,王家衛的再創作,彷彿為這群江湖豪傑寫了篇「前傳」,因為若不經一番愛恨癡纏、痛徹心扉,哪能激勵人下定決心、忘卻俗事,成就絕世武功?原來,這是王家衛心目中的「武林」,也是他對書中各路高手的想像與解讀。從此以後,《東邪西毒》成了我最愛的武俠片之一,片中那些似解非解的謎團,也變成引我甘願一看再看的迷人誘因。 \n 今年正巧是《東邪西毒》問世二十週年。有趣的是,九○年代再度興起的武俠片潮,很多人都認為是終止於《東》片的艱深晦澀。偏偏放眼影史,我卻覺得從沒有哪部片曾成功改編過金庸小說,時光淘洗,留下來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反而僅剩這部徹頭徹尾脫離原著的《東邪西毒》。面對創作,有時「忠實」好像不見得是最好的一種態度,至少我是這麼相信的。

  • 《遲來的守護者》柯導:有英式幽默才沒大哭

    《遲來的守護者》柯導:有英式幽默才沒大哭

    明天上映的《遲來的守護者》獲威尼斯影展、英國奧斯卡最佳劇本大獎,更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女主角、最佳原創音樂4項大獎。電影公司舉辦多場特映會,請來導演柯一正、王小棣與知名影評藍祖蔚、塗翔文,作家小野等電影圈、藝文圈的名人前來觀賞。導演柯一正導演在臉書分享該片編、導、演都收斂且精彩,還好有創意的英式幽默調劑心情,否則我會在戲院裡不顧一切放聲大哭。 \n硬底子演員樊光耀說,「這個片子非常的震撼,在一個很平穩的狀態當中延展開來的故事,卻足以撼動人心!」 \n知名影評人塗翔文更為整部影片下了個非常好的註解,「導演史蒂芬佛瑞爾斯的純熟功力加上茱蒂丹契無懈可擊的演技,將這個真人實事昇華為一部動人幽默的好電影。」

  • 影藝小學堂-日本影壇的異數:伊勢谷友介

     相隔八年後的2011,伊勢谷友介終於又拍出第二部導演作品《陸之魚》,透過一個中年男人娓娓道來的倒敘,將年少時的一段往事,變成影響他一生至深的關鍵回憶。 \n 從美國的勞勃瑞福、克林伊斯威特,到台灣的鈕承澤、戴立忍,男星轉戰創作者身份做導演,成功的例子不在少數,但在凡事要求專精的日本影壇,反而屬於異類。年僅三十六歲的伊勢谷友介,算起來卻比這些帥哥前輩都要更早涉足導演工作。他在2003年才二十七歲時,就拍出首部長片《迷幻男》,風格特立,完全不像日本一般的主流商業電影。 \n 初執導筒 一鳴驚人 \n 他的演而優則導,或許可從學歷背景談起。畢業於東京大學美術研究所,本來想往設計方向邁進,但他出眾的外型、180公分的衣架子身高,很快地成為模特兒界寵兒,並在1999年參演是枝裕和導演的《下一站,天國》,踏入演員行列。不過,他其實很早就表現了對創作的興趣,01年拍完同樣由是枝執導的《這麼…遠,那麼近》之後,便開始籌拍自己的首部長片《迷幻男》。影片描述三個年輕人在一個晚上因為搞丟了黑道大哥的「貨」而不停暴走的奇妙遭遇,從影像到敘事手法,都有大膽奇詭的揮灑作風,看得出「影」不驚人始不休的企圖心,當年獲得是枝裕和導演出馬擔任監製,入選了最鼓勵新銳導演的鹿特丹影展。 \n 《迷幻男》的出現,並未讓他迅速放棄幕前的表演工作,他持續演出許多電影,幾乎堅持不太演電視劇,作品除了《向雪許願》、《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十三刺客》等片,還包括曾在坎城影展做為開幕片的好萊塢電影《盲流感》(Blindness)。一直要到相隔八年後的2011,他才終於又拍出第二部導演作品《陸之魚》,改編自太宰治獎作家 內智貴的小說。 \n 焦點影人 即將來台 \n 伊勢谷友介這回完全退居幕後,詮釋另一個對這世界充滿疑惑與質問的故事。森山未來飾演一個大學生,因為腳踏車壞了而在一家山間小店裡打工賺錢,店老闆西島秀俊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有著與眾不同的人生觀。看似平靜無波的鄉旅生活,直到鄰居的小女孩家中遭到意外之後,一切出現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變化。不同於《迷幻男》在形式上的實驗搞怪,《陸之魚》變成一部沉穩泰然的電影,透過一個中年男人娓娓道來的倒敘,將年少時的一段往事,變成影響他一生至深的關鍵回憶。身為一個「導演」,或許還難以斷言伊勢谷友介有所謂的「風格」,但八年前後的沉潛,完全看得出他在處理故事與導戲上的長足進步。 \n 今年台北電影節特別為他籌備「焦點影人」專題,將在影展期間放映《迷幻男》、《陸之魚》與《這麼…遠,那麼近》三部影片,並邀請伊勢谷友介以導演身份來台,與台灣觀眾親身暢談他的拍片理念。 \n ●2012台北電影節於6月29日~7月12日舉行。詳情請上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或電洽02-25281799查詢。

  • 《影藝小學堂》瑞典電影走出「柏格曼」巨影

     除了《龍紋身的女孩》和柏格曼,瑞典電影其實仍有其他豐富的內在肌理。新銳導演們拍出大量的兒童與青少年影片,展現瑞典獨有的洞察觀點,透過青春主角的眼光,犀切批判當代社會裡的各種嚴肅議題。 \n 瑞典電影,既熟悉又似遙遠。若問資深一點的影迷,口中吐出的肯定是「柏格曼」三個字;找年輕影迷們探詢,他們肯定會提到的是《龍紋身的女孩》。在IKEA、諾貝爾獎與「阿巴合唱團」(ABBA)之外,「瑞典電影」其實是這個冷冽北國另一個強大的文化輸出。 \n 英格瑪柏格曼(Ingmar Bergman),就像是台北城裡的101大樓,他早就等於瑞典電影的代名詞,但似乎也成了瑞典片的某種刻板印象。這位大師,從作者風格到經典地位,都算是歐陸眾家大師中,台灣影迷最熟悉的一個。他的作品從戲劇到電影,創作力豐沛,題材自形而上的哲學思維、生死命題、婚姻物語,到戲劇形式的後設或反思,光譜多元而全面。 \n 向柏格曼經典致敬 \n 今年台北電影節介紹瑞典電影,柏格曼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一個。但是,與其再度重新檢視他的作品,不如賦予另一個新的思維觀點,所以在「對望」的設定之下,從伍迪艾倫(Woody Allen)與勞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的模仿致敬,將幫助年輕影迷以進階式的解讀方法,重新接近這位影像大師的風格世界。 \n 如果以柏格曼做為分水嶺,在他之前,瑞典默片時期黃金年代的作品,奠定了瑞典發展久遠的製片傳統,例如1921年的《幽靈馬車》(The Phantom Carriage),就一直是影響柏格曼甚鉅的重要經典。而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與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兩位風華絕代的女星,雖然是在好萊塢發光發熱,但她們最早的銀幕魅力,卻是來自瑞典。觀賞兩位女星「初登場」的影片《葛斯塔伯林物語》(The Atonement of Gosta Berling)、《女人的臉孔》(A Woman’s Face/En kvinnas ansikte,1938),還同時可以看到瑞典早期電影敘事發展上的流暢純熟。 \n 新世代犀利眼光 \n 在柏格曼封卷之後,瑞典影人們一直戮力想走出這位巨人的陰影。比方說,新銳導演們拍出大量的兒童與青少年影片,展現瑞典獨有的洞察觀點,他們關心下一代的成長與教育,卻也透過這些青春主角的眼光,犀切批判當代社會裡的各種嚴肅議題。例如《被遺忘的女孩》(The Girl,2009)描寫一個孤單留在家中一整個夏季的女孩,背後令人不寒而慄的當然包括大人的自私與失能;像《Play》(2011)借一群黑人少年霸凌幾個白人和亞裔小孩的一日經歷,透視的種族、階級問題,以及都市人的冷漠無感,任誰看了都很難不深刻省思。 \n 能從電影與一個陌生的城市/國家對望,一直是台北電影節的特質,也是難得能在短時間內切入瞭解一個國家電影文化的捷徑。除了《龍紋身的女孩》和柏格曼,瑞典電影其實仍有其他豐富的內在肌理,等待影迷細細品味挖掘。 (本文作者為台北電影節策展人) \n ●2012台北電影節將於6月29日~ \n 7月12日舉行,並於7月7~8日於台北中山堂光復廳舉辦「台灣新電影,三十而立」座談會,憑台北電影節任一場次票券即可參加。詳情上活動官方網站,或電洽服務專線:02-25281077。

  • 書 世界-文學後,電影依然燦爛

     化文字為影像,改編總是充滿了冒險與驚奇;從文學到電影,是再現、是重塑,還是顛倒翻覆?藉由本屆台北電影節10部文學電影,讀出創作的多重手法與面貌。 \n 電影與文學之間,是永遠也糾纏不完、千絲萬縷的一種奇妙關係。無論改編得成功與否,透過電影鏡頭為文學披上的戲劇魔法,總能讓不同世代的觀眾,都有機會再次感受到文字背後的永恆魅力,甚至重拾原典,回味細讀。今年台北電影節有不少由文學改編、或與文學作品息息相關的電影,特地精選其中10部,橫跨不同年代和不同國家,值得書迷或影迷細細品味。 \n 《罪愛妳》Bliss \n 「這是出於愛情而從事的不法行為。」《罪愛妳》改編自德國律師作家費迪南.馮.席拉赫暢銷名著《罪行》(先覺)其中一篇〈幸運〉,書中所有故事,都是作者的親身案例。本片由《當櫻花盛開》德國名導演多莉絲.朵莉(Doris Drrie)執導,她將短篇小說中屬於刑案與法律的部分幾乎都抽離,放大了前半段有關兩個天涯淪落人的相濡以沫,將《罪愛妳》變成一部浪漫中摻有些許「血痕」的愛情電影,卻又維持著忠實改編的基調。 \n 《茱莉小姐》Miss Julie \n 今年台北電影節以「斯德哥爾摩」為主題城市,提到瑞典的戲劇傳統,怎能不談及偉大的劇作家史特林堡(August Strindberg)?深刻探討階級、性別與權力關係的《茱莉小姐》,是他最膾炙人口的名著,光在瑞典就有無數版本的影視改編作品。這部1951年阿爾夫.史約伯格(Alf Sjberg)執導的版本,是公認最出色的版本之一,描寫一個夏日夜晚,貴族千金與平民男僕若有似無的情愫。 \n 《仇敵當前》A Man There Was \n 很難想像,這部1917年的瑞典經典默片,竟是脫胎改編自挪威戲劇大師易卜生的詩作。敘述一名水手為了養家活口冒險出航,卻被軍人俘去多年,待脫身返家後人事已非,滿腹怨懟。之後,居然還真的讓他碰上了那個囚禁他的軍人在海上遇險。他究竟該以德抱怨,還是以牙還牙?影片是當年瑞典成本最高的默片,導演維多.斯約史卓姆(Victor Sjstrm)在海上實景拍攝,重現百年前的電影奇蹟。 \n 《幽靈馬車》The Phantom Carriage \n 瑞典作家塞瑪.拉格洛夫(Selma Lagerlf)是19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也是史上第一位女性得獎者。她的作品是早期瑞典影人不停改編翻拍的寶庫,這部大師導演柏格曼最愛的超級經典,就是其中之一。主角藉死神的帶領,回顧他充滿悔恨的一生,甚至有了自新的機會。影片本身的敘事結構與疊影的巧妙使用,不僅讓本片在影史留名,也看得出對柏格曼日後創作《野草莓》等鉅作的影響力。 \n 《死刑台與電梯》Elevator to the Gallows \n 法國新浪潮名導路易.馬盧驚豔全球影壇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改編自同名小說,女主角珍妮在片中的角色,於原著小說中的比重並不大,經由馬盧與多位編劇的改編,變成如今融合愛情與驚悚懸疑元素的黑色電影經典。而爵士樂傳奇邁爾斯‧戴維斯隨興譜寫的迷人樂章,也讓這張原聲帶成為傳奇。 \n 《璀璨瞬間》Everlasting Moments \n 根據20世紀初瑞典第一位女攝影師瑪麗亞‧拉森(Maria Larsson)的回憶錄與真實故事改編,也是60年代就開始拍片的老牌導演揚.托爾(Jan Troell)的復出之作。主婦瑪麗亞因中樂透而意外獲得相機,她原想為家計而賣掉它,卻於過程中認識了一名攝影師,啟發了她對捕捉影像的天分,也重新勾起了她對愛情的想像。 \n 《我的母親手記》 \n 這部電影根據日本昭和時代文學家井上靖的「半自傳」小說改編,敘述一直覺得自己從小被母親遺棄的出版社老闆,在父親過世、母親漸漸年老失憶的最後幾年間,開始接近並重新接納母親的過程。據說電影的拍攝也實地到了井上靖的居所取景。除了文豪的故事本身很吸引人,役所廣司、樹木希林與宮崎葵的華麗卡司,也助長本片在日本創下成功票房。 \n 《陸之魚》 \n 演而優則導的伊勢谷友介,挑戰太宰治獎作家內智貴小說改編。故事從一個中年男人的倒敘開始,當年他還是個大學生,因單車壞了而來到山間小店打工,遇上性格特立的店老闆,直到最後意外發生。冷靜的電影語言與倒敘的旁觀者角度,讓這個不凡的故事頗具影像魅力。「陸之魚」似是比喻主述者眼中這位彷彿與整個世界格格不入、也深深影響了他一生的男人。 \n 《幸福的黃手帕》(數位修復版) \n 1977年的日本片,改編自美國作家彼得‧漢密爾(Pete Hamill)公路小說《回家》(Going Home)。描述一個殺人犯在服完刑期前,寫信告訴妻子,如果還接納他,就請她在家門口掛上黃手帕;萬一見不到黃手帕,他就會掉頭離去。導演山田洋次是日本通俗劇大師,這部賺人熱淚的影片被視為影史經典,演員高倉健、倍賞千惠子、武田鐵矢、桃井薰及渥美清,也全都是日本影壇的傳奇人物。 \n 《三生三世聶華苓》 \n 不同於其他劇情片,這是一部拍攝作家人生的紀錄片。知名作家聶華苓生於中國、長於台灣,之後居於美國,人生如寄。除了自己的著作,她更因創辦「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讓無數華文作家得與國際交流。透過導演陳安琪的鏡頭,影片溫婉地點出聶華苓的性情、她的家庭、她的志業與作品,處處充滿動人的力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