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壞東西的搜尋結果,共16

  • 乳房超音波揪出壞東西 外科女醫圖解腫瘤樣貌

    乳房超音波揪出壞東西 外科女醫圖解腫瘤樣貌

    超音波的技術原本都掌握在海軍手上,或運用於工業技術發展,大概於1950年代開始,醫學開始採取超音波的技術來做各種檢查。現在準媽媽們做產檢時,總會從超音波影像中看到貝比的頭部、小手手,並存留下各種可愛的影像。如果吃完大餐後容易右上腹痛,醫師會安排腹部超音波看看是否膽結石正在作祟。 \n另外一個女性朋友們應該要定期做的超音波檢查就是「乳房超音波」,而且是從30歲以上就應該定期檢查。目前國健局有補助45歲以上的婦女每兩年接受一次「乳房攝影檢查」,而非超音波,因此很多民眾並不知道乳房超音波的重要性。然而,多數台灣女性的乳房較緻密的,會影響到乳房攝影的判斷率,所以,並不是攝影說沒事就沒事。還有,乳癌是發生率最高的女性癌症,甚至台灣女性的乳癌發生時間還比外國人都還來得早,最好別等到45歲以後才開始檢查,而要在「三十而已」的年紀,就開始定期接受乳房超音波檢查。 \n○乳房超音波檢查大概是怎樣做的呢? \n當要做定期檢查時,大家最怕「這個檢查不舒服」!讓人打消一年報到一次的念頭。做乳房攝影時,技術師會用壓克力板夾住患者的乳房,左右夾一次,上下夾一次,被夾過的人常覺得痛得不得了而超有陰影。不過,好消息來了,做乳房超音波不會那麼不舒服!患者躺在檢測床上,醫師會擠上一些凝膠,拿超音波探頭微微壓迫乳房,並從不同方向滑過,以確保了解每個位置的乳房狀況。若看到有疑慮的東西,醫師可操控探頭,從不同的角度切入,用多個平面的影像得出空間感,了解腫瘤的型態。 \n○ 做乳房超音波,要怎麼知道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呢? \n乳房超音波是可以用來區辨腫瘤的。像一開始乳房超音波發明後,就是先用來區辨乳房裡的纖維囊腫與其他實心腫瘤的。 \n■ 纖維囊腫 \n纖維囊腫是發生率很高的乳房良性變化,代表乳腺裡有液體蓄積,就像一顆顆水球一樣,也有人會稱此為水瘤、水泡,大概都是類似的意思。在超音波下,乳房纖維囊腫會呈現為一顆有明確的範圍的腫塊,壁很薄,內容物沒有回音,這顆看起來都是均質的黑色,但腫塊後方有很亮白的回音。假使這些條件都符合,就可以認定為纖維囊腫。假使乳房超音波發現患者只有水泡的話,不管是有一顆,還是有五顆、六顆,這些人就與檢查起來完全正常、沒有腫瘤的人一樣,一年追蹤一次乳房超音波即可。 \n然而,有的纖維囊腫會被稱為複雜性的水泡,例如是超音波下發現很多微小水泡聚集在一起的區域,或水泡裡有分隔,這類型的變化就會帶些許惡性機會,即使惡性機會很低,醫師很可能會請患者約半年就要追蹤一次。 \n■ 良性實心腫瘤的特徵 \n假使在超音波下,腫瘤看起來不是水泡,而是實心的樣貌,就要更注意是否有惡性的樣貌。如果我們在乳房超音波下,發覺這個腫瘤是個漂亮的橢圓形,而且扁扁長長,也就是寬度比高度來的長,與周邊有明確清楚的界線,超音波迴聲紋理顯示內容物呈現很均質,就會讓人比較放心。當具備這樣的特質,其最有可能是纖維腺瘤,無論摸得到或摸不到,應該可以先用追蹤的方式,三到六個月後再看腫瘤是否有變化即可。如果腫瘤長大、形狀變了、裡面內容物性質變了、或長的很快速,就要考慮進一步的檢查方式。 \n■ 惡性實心腫瘤的特徵 \n那哪些是我們不喜歡的腫瘤模樣呢?假使在乳房超音波下,腫瘤形狀長的尖尖刺刺,看起來並不圓滑,反而像長角出來,且腫瘤長的比較「高」,或說高度大於寬度,或腫瘤後方拖了一條長長的黑影尾巴,代表腫瘤很實心,讓音波難以穿過,都是不好的特徵。講白一點,就是「這個有可能是乳癌」。這時醫師會建議較短的時間就追蹤一次,或直接換方法檢查(像是加做個乳房攝影),或直接做個切片,取出一小部分的腫瘤組織化驗。 \n醫師簡介/黃致旻醫師,安安婦幼診所一般外科暨乳房超音波診。(編輯梁惠明)

  • 鉛汞害中醫/生藥磨粉最易藏壞東西 醫師:秘方最可怕

    鉛汞害中醫/生藥磨粉最易藏壞東西 醫師:秘方最可怕

    \n台中市議員張彥彤一家四口驚爆鉛中毒,也引發後續一連串民眾中毒事件,更讓平時吃中藥的民眾恐慌。台南市立醫院郭鈺君中醫師提醒,千萬別吃來路不明的藥粉,也就是所謂的「生藥磨粉」,中藥材直接磨粉,因為沒有水煮、清洗等過程,所以除了重金屬之外,還可能藏有寄生蟲,像此次盛唐中醫出事的即是自費的生藥磨粉。 \n「更糟的是還沒有明細!」中醫師全聯會常務理事陳潮宗醫師說,無論是健保中藥或自費中藥,都一定要索取處方明細。「否則就會像這次的盛唐中醫,難以追查中毒發生原因。」 \n \n陳潮宗說,許多中醫診所擔心自費中藥若開立藥方,一方面「秘方外流」、二方面民眾可能會自行去中藥店抓藥,其實各家中藥材等級、藥效都不同,如果對自己的藥材有信心,就不必擔憂這些問題。 \n \n郭鈺君則提醒民眾要對「秘方」有警覺心,不要隨便購買祖傳中藥粉,若拿到中藥配方,也建議先讓中醫師確認。陳潮宗也呼籲建立「中藥師制度」,如果中醫師開立藥方之後,中間還能有一名中藥師核對,就能「雙重把關」。 \n郭鈺君則提醒,服用中藥若出現任何症狀,不要以為是「排毒」而輕忽,若需長期吃西藥,也要告知中醫師,同時與中藥間隔半小時服用,比較不會影響藥性。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冤親債主附身」稱改運神棍掏鳥:深入弄乾淨壞東西

    「冤親債主附身」稱改運神棍掏鳥:深入弄乾淨壞東西

    \n南投1名神棍施姓男子私設神壇「萬聖宮」,向前來求助的女子小萱(化名)辯稱「身上的冤親債主來附身,需要脫衣改運」,接著騙她到小房間按摩,先用手指插下體,還解開拉鏈掏出小鳥「我可以把壞東西弄乾淨」試圖性侵小萱,小萱驚覺不對向門外的家人喊救,施男這才作罷,後來小萱直接向警局提告,南投法院今依強制性交罪判施男3年6月,全案仍可上訴。 \n判決書上表示,受害女子小萱從男友姐姐的口中聽到「萬聖宮」的神蹟,聽說很靈驗,剛好自己遇到官司糾紛、生意相當不順,所以在2018年1月中便跟男友姊姊一起開車到山上的宮廟問事。 \n而施男竟然利用小萱的無助心理,把她帶到小房間內,問小萱「我可以幫忙按摩嗎?」小萱以為只是按摩背部而已,結果施男竟然直接跨坐小瑄臀部上幫她按摩,接著還開始伸出狼爪撫摸胸部,再藉機表示「妳已經冤親債主附身多年,必須要把髒東西清除掉」,然後脫下小萱的內褲,用手指插入下體數次,更準備掏鳥性侵小萱。 \n小萱一開始不敢聲張,但發現情況開始變得奇怪,向門外的男友姊姊哭喊求救,男友姐姐進來房間後要求停止,才讓施男停止這荒唐的行為,接著小萱隨即向警方報案,提告強制性交。 \n南投地院法官認為,施男對小萱騙稱是「冤親債主附身,所以需要排氣改運」,利用受害者無助的心理,藉機對她強制性交,犯後也否認犯行並未和解,加上勘驗過相關事證及詢問證人小萱男友的姊姊,認定施男有罪,一審依強制性交罪判3年6月,全案可上訴。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12強投手如何贏球    王建民:趕走壞東西

    12強投手如何贏球 王建民:趕走壞東西

    12強中華隊投手張奕投出生涯第1場7局的勝投,表現傑出,牛棚教練王建民給了張奕很好的心理建設,王建民是想辦法讓張奕投球時,「身體是愉快、上場是快樂」。 \n \n王建民認為,張奕、江少慶的表現很棒啊!兩人球質不一樣、變化球有不同風格,江少慶剛硬的球風、張奕投得的是柔軟的模式,兩個美、日不同的投手看得出來有差別。 \n \n因此在指導旅日、旅美投手分享經驗時,王建民認為,給他們的投球說法是大同小異,較不會更動日本投手的投法,美國系統可以溝通、調整,日系的投手就較難插手了。 \n \n既然不能給日系投手動作上的指導,他就採取心理指導,王建民曾去日本看張奕比賽,他告訴張奕比賽時做好準備不要想太多,因為投手投不好大部分頭腦會一直想壞的東西,而且想愈多壞東西,壞東西會一直塞進來。 \n \n所以如何幫助投手將「壞東西」變成好的,雖然有點難度,但是王建民試著去做,他的方式是要怎麼讓投手的壞東西轉換成比賽時,身體是愉快的、上場是快樂的。 \n \n例如江少慶在投球有狀況時,常會找王建民講話,王建民說,我們會正常聊天,開開心心在房間聊天、喝茶,想辦法讓他放輕鬆。昨天張張奕遇到亂流時,他就是建立張奕強大的信心,他要張奕告訴自己在場上是最強的投手,沒有打者可以打倒。 \n \n王建民強調,打國際賽的成長很快,投1場球賽信心度會往上提升,對他們未來發展也很有幫助,他說:「就像我當年贏球提升自信心一樣。」 \n

  • 冰箱沒電吃到壞東西 6歲童尿變綠的

    冰箱沒電吃到壞東西 6歲童尿變綠的

     台中6歲林小妹妹,日前高燒不退、上吐下瀉、且持續腹痛數日,媽媽帶她掛急診,抽血報告發現發炎指數非常高,在排除盲腸炎後,做尿液檢查發現小妹妹尿液呈綠色,初步懷疑是綠膿桿菌感染,細菌培養報告證實是沙門氏菌腸炎。透過靜脈注射抗生素,治療3~4天即出院回家,目前癒後狀況良好。 \n \n 長安醫院小兒科醫師陳震南表示,一般來說,正常的尿液是淡黃色、非常清澈,只要超出這樣的顏色、形態,都有可能是身體的警訊。尿液呈綠色可能代表食物中含有染料,尤其是顏色鮮豔的食用染料、服用藥物,如某些胃藥、抗焦慮劑,或是細菌所引起的尿路感染。 \n \n 後來詳細詢問媽媽小朋友的病史狀況,發現起因是近期內家裡冰箱壞掉沒電,為把冰箱剩餘的食物盡快清掉,就隨意拿給小孩吃。殊不知沙門氏菌好發於夏天,且時常附著於食物上,再加上小朋友抵抗力較弱,因此較易被感染引發腸胃不適。 \n \n 陳震南說,沙門氏桿菌屬於糞口傳染的疾病,常見於蛋製品、肉製品及乳製品,約有9成的民眾誤食沙門氏桿菌後,會出現急性腸胃炎,症狀包括噁心、嘔吐、腹瀉、腹部絞痛、發燒等情形,大多數人休息後可以慢慢恢復,但小朋友、年紀大的老人家、或是重大疾病患者,正在接受化療的人,因抵抗力較弱,嚴重時可能會出現菌血症、敗血症,引發器官衰竭喪命,不可不小心。 \n \n 陳震南呼籲,家長平常應多注意孩童的衛生習慣,養成用餐前、如廁後勤洗手的好習慣,避免食用未煮熟或不潔的食物飲水。如果出現疑似噁心、嘔吐、腹瀉、發燒等症狀,應立即找小兒科醫師協助,只要多留心,就可以遠離沙門氏菌腸炎威脅。

  • 原來愛愛這麼開心!女孩們的歡愉時的「快感照」都來自桌子底下的壞東西

    原來愛愛這麼開心!女孩們的歡愉時的「快感照」都來自桌子底下的壞東西

    曾進入全球百大攝影師的巴西攝影師Marcos Alberti,為了打破社會對於「性」的刻板印象,創作了「The O Project」攝影計畫。 \n \n在古代,都是以男性為主權,女性只要稍微露出身體的肌膚,或是對某個男人露出微笑可能就會被定義為不守婦道,甚至妖媚惑主,而到了女性主義抬頭的現代,女人更可以大膽的表達自己對於性的感受與解放,因此他也希望透過女性性高潮時的表情,來鬆綁女性對於身體的自主權,也告訴大家「性」其實是件很健康、很開心的事情。 \n \n因此他與性生活健康品牌Smile Makers合作,讓每個接受攝影的女性透過桌子下的按摩器自我探索,也讓攝影師在塌們解放的過程中完成攝影。 \n \n \n你也會發現這些達到性高潮的女性們,無論是哪個國家、年紀,表情都沒有外人想像的淫蕩不堪,她們害羞的表情反而還有點性感、可愛^//////^ \n \n \n \n我想……應該每個女性在另外一半的眼裡都一樣這麼可愛吧^艸^ \n

  • 十二星座弄壞東西的反應 「這個」星座竟瞬間開溜

    十二星座弄壞東西的反應 「這個」星座竟瞬間開溜

    許多人信任星座,也有人不信這說,但也有人保持中立採寧可信其有的態度來參考星座。粉專「壽司張佳瑩」時常分享有趣的影片,此次分享的影片壽司演示十二種星座弄壞東西時的各種不同反應。 \n \n以壽司與肉包借手機為開場情境,之後壽司不小心摔壞手機,而各星座的反應是:牡羊座故作鎮定,但難掩做了虧心事的情緒;金牛座貨比三家,先發制人表示哪幾家店維修好;雙子座害怕面對,是否要告知猶豫很久;巨蟹座誠懇的道歉,請求物主的原諒;獅子座裝沒事,表示明天再還;處女座賠償等值費用;天秤座害怕對方生氣;天蠍座等對方開口;摩羯座負責到底,誓言必會修好;射手座演技精湛,假稱根本不知道怎麼會摔壞;水瓶座事先想好備案,準備了另一支手機給物主暫用;雙魚座逃避回答,一聽到物主討回,立馬溜之大吉。 \n \n壽司與肉包搞笑的演出深受網友們的喜愛,紛紛留言表示:「準的咧,我真的是這樣」、「我喜歡巨蟹座跟處女座的態度」、「哈哈,獅子跟雙子好準」

  • 影》遇「壞東西」翻白眼!神明出巡顯神蹟?

    影》遇「壞東西」翻白眼!神明出巡顯神蹟?

    神像竟然翻白眼!日前高雄梓官一間百年廟宇舉辦神明出巡活動,過程中信徒拍到鎮殿王神像翻白眼,只見神像原本黑色的眼睛,突然出現白色的部分呈現翻白眼的狀態,讓不少人相信現場周圍有「壞東西」,接著信徒們就衝入附近民宅裡抓鬼。 \n從民眾拍下的影片中,只見神轎突然劇烈搖晃,接著轎上的神明鎮殿王眼睛出現變化,原本神像左眼幾乎全黑,卻漸漸翻成成白色,隨後信徒就衝進透天厝。對此,信徒表示,如果遇到「壞東西」出現,神明的眼睛就會翻成白色,認為這是神蹟。廟方也在臉書PO文,表示翻白眼抓鬼是在民國83年首次顯現,從此以後每次出巡皆會以此舉動展現神威,而鎮殿王也被稱作魔神仔的剋星。 \n不過民俗專家持保留態度,表示道教很少有神明翻白眼,推判神像的眼睛可能是鑲嵌進去的,經由晃動才會發生此情況。

  • 資本運作真不是個壞東西

     近日,hTC與Google的交易案成為台灣產業界的最夯話題,誰輸誰贏的各種臆測林林總總各說各話,但Bloomberg專欄作家Tim Culpan對這個交易的發言被最多外媒引用:「宏達電在與谷歌的突圍交易中搞砸了。」事實上,Tim Culpan早在去年10月就曾指出:hTC替Google組裝新手機Pixel,就有如從大聯盟降級小聯盟,由國際品牌淪為代工廠,沒有比這個更能形容一個輸家了,他還諷刺hTC完成了滅亡的故事。 \n 同時間,《香港商報》認為hTC的困境不只是一家企業的問題,反映的是台灣整個產業發展的問題。作為全球曾經的代工中心,隨著代工業務的頹勢頻現,折射出台灣企業在創新及品牌營銷的不足,加上急於守成、不敢創新,終於導致自己一步步從引領者變成落後者。報導還說四小龍時代的台灣衝勁十足,不僅善抓發展時機,拚經濟的氛圍也十分濃厚。如今卻競爭力下滑,無暇顧及創新和轉型,從人才、經營環境到產業政策盡皆落後。不管外媒怎麼說,對我而言,hTC其實是成也資本運作、敗也資本運作。借著與威盛的資本運作,它當年廓清了技術障礙,解決了與Apple的專利訴訟,破繭而出,卻又因誤判大勢,在資本運作的下半場敗下陣來,活生生成了資本運作失敗的最佳案例。 \n 美國詩人Robert Frost在其詩作〈The Road Not Taken〉(未選擇的路)中說:如果一片樹林裡有兩條路,我會選擇人跡更少的一條。用這句話形容台灣企業的兩難再恰當不過。台灣企業不該再死抱代工思維不放,「實業+投資」,即戰略投資和財務投資雙輪驅動,才是台灣企業應該戮力以赴的一條路。目前為止,在這條路上台灣企業鮮少成功,並且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很多台灣企業家把它看成炒作股價的金錢遊戲。不少人公開批評大陸企業資本運作讓人眼花繚亂且匪夷所思,卻私下驚嘆它替大陸培育出了一個個類似BAT這種具備國際競爭力的新興企業。這個世界現在就是如此,僅靠專注代工,慢慢堆砌實業的時代已離我們遠去,但沉迷於股票炒作的上沖下洗也不合時宜,正確的資本運作應該是在發展藍圖的鋪陳下聰明玩轉資本的槓桿。 \n 聯想創辦人柳傳志說過:資本運作對企業而言,就像是把老虎從籠子里放出來,再給老虎插上翅膀。資本板塊作為企業發展一個新的支柱一旦被打造成形,對於企業的推動反而更值得期待。當然這是一條很困難的路,但卻是這個時代不能再視而不見的選擇。大部分台灣企業家不屑資本運作或說故事談估值,但在最近這段時間,代工並不被大家所待見,它往往意味著你所經營的公司既不是互聯網、物聯網或AI這些處於風口的行業,更在爆發力或本益比鄙視鏈中毫無懸念地沉淪到下游的位置。在我看來,資本運作可以是代工企業轉型的工具和手段。現在商海沉浮中存活下來的台灣企業家,都有一種不安感,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個個如坐針氈。想要釐清這種不確定性,並為下一步做好鋪墊,就得在不斷迭代中利用資本運作,才能奠定正確的戰略基礎。 \n 企業做資本運作是一種特殊的戰略型投資,得在自己看得懂的領域,投資對的企業,不但把它當成自己的企業看待,還得盡力協助它順利成長。它不是像買賣股票一樣短線進出,而是利用股權投資後,做好該做的增值服務,包括管理體制的轉型、知識技術和管理的創新突破、上下游鏈接、海內外結合等,只有這樣才能提升自己企業高度,甚至看懂整個世代變遷的軌跡,最後正面迴向到企業本身的競爭優勢上。 \n 總而言之,資本運作真不是個壞東西,一個好的企業家就要學會在不同的階段,從不同的出發點決定不同的處理方式,更要懂得利用資本運作槓桿可用的人才。所謂事為先、人為重,正是資本運作的重中之重。譬如說產業布局正確,企業增值的空間就大,這就是事為先;但就像智慧型手機這麼好的產業,人不對了,就會像hTC這樣把自己搞到盛極而衰,這就是不懂人為重的必然結果。(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 中時專欄:丁學文》資本運作真不是個壞東西

    中時專欄:丁學文》資本運作真不是個壞東西

     近日,hTC與Google的交易案成為台灣產業界的最夯話題,誰輸誰贏的各種臆測林林總總各說各話,但Bloomberg專欄作家Tim Culpan對這個交易的發言被最多外媒引用:「宏達電在與谷歌的突圍交易中搞砸了。」事實上,Tim Culpan早在去年10月就曾指出:hTC替Google組裝新手機Pixel,就有如從大聯盟降級小聯盟,由國際品牌淪為代工廠,沒有比這個更能形容一個輸家了,他還諷刺hTC完成了滅亡的故事。 \n 同時間,《香港商報》認為hTC的困境不只是一家企業的問題,反映的是台灣整個產業發展的問題。作為全球曾經的代工中心,隨著代工業務的頹勢頻現,折射出台灣企業在創新及品牌營銷的不足,加上急於守成、不敢創新,終於導致自己一步步從引領者變成落後者。報導還說四小龍時代的台灣衝勁十足,不僅善抓發展時機,拚經濟的氛圍也十分濃厚。如今卻競爭力下滑,無暇顧及創新和轉型,從人才、經營環境到產業政策盡皆落後。不管外媒怎麼說,對我而言,hTC其實是成也資本運作、敗也資本運作。借著與威盛的資本運作,它當年廓清了技術障礙,解決了與Apple的專利訴訟,破繭而出,卻又因誤判大勢,在資本運作的下半場敗下陣來,活生生成了資本運作失敗的最佳案例。 \n 美國詩人Robert Frost在其詩作〈The Road Not Taken〉(未選擇的路)中說:如果一片樹林裡有兩條路,我會選擇人跡更少的一條。用這句話形容台灣企業的兩難再恰當不過。台灣企業不該再死抱代工思維不放,「實業+投資」,即戰略投資和財務投資雙輪驅動,才是台灣企業應該戮力以赴的一條路。目前為止,在這條路上台灣企業鮮少成功,並且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很多台灣企業家把它看成炒作股價的金錢遊戲。不少人公開批評大陸企業資本運作讓人眼花繚亂且匪夷所思,卻私下驚嘆它替大陸培育出了一個個類似BAT這種具備國際競爭力的新興企業。這個世界現在就是如此,僅靠專注代工,慢慢堆砌實業的時代已離我們遠去,但沉迷於股票炒作的上沖下洗也不合時宜,正確的資本運作應該是在發展藍圖的鋪陳下聰明玩轉資本的槓桿。 \n 聯想創辦人柳傳志說過:資本運作對企業而言,就像是把老虎從籠子里放出來,再給老虎插上翅膀。資本板塊作為企業發展一個新的支柱一旦被打造成形,對於企業的推動反而更值得期待。當然這是一條很困難的路,但卻是這個時代不能再視而不見的選擇。大部分台灣企業家不屑資本運作或說故事談估值,但在最近這段時間,代工並不被大家所待見,它往往意味著你所經營的公司既不是互聯網、物聯網或AI這些處於風口的行業,更在爆發力或本益比鄙視鏈中毫無懸念地沉淪到下游的位置。在我看來,資本運作可以是代工企業轉型的工具和手段。現在商海沉浮中存活下來的台灣企業家,都有一種不安感,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個個如坐針氈。想要釐清這種不確定性,並為下一步做好鋪墊,就得在不斷迭代中利用資本運作,才能奠定正確的戰略基礎。 \n 企業做資本運作是一種特殊的戰略型投資,得在自己看得懂的領域,投資對的企業,不但把它當成自己的企業看待,還得盡力協助它順利成長。它不是像買賣股票一樣短線進出,而是利用股權投資後,做好該做的增值服務,包括管理體制的轉型、知識技術和管理的創新突破、上下游鏈接、海內外結合等,只有這樣才能提升自己企業高度,甚至看懂整個世代變遷的軌跡,最後正面迴向到企業本身的競爭優勢上。 \n 總而言之,資本運作真不是個壞東西,一個好的企業家就要學會在不同的階段,從不同的出發點決定不同的處理方式,更要懂得利用資本運作槓桿可用的人才。所謂事為先、人為重,正是資本運作的重中之重。譬如說產業布局正確,企業增值的空間就大,這就是事為先;但就像智慧型手機這麼好的產業,人不對了,就會像hTC這樣把自己搞到盛極而衰,這就是不懂人為重的必然結果。 \n(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n

  • MRI加標靶顯影劑 幫揪肝臟壞東西

    肝癌早期發現、治療,存活率高,但診斷工具精細程度不同,可能影響判讀。醫師表示,用核磁共振搭配標靶顯影劑,有助抓出小腫瘤,增加存活機會。 \n 60多歲的張媽媽是C肝患者,長期在醫院追蹤。日前她甲種胎兒蛋白指數(AFP)偏高,一直很煩惱,擔心是不是有肝癌或肝硬化。後來到成大檢查,找到1顆1公分的腫瘤。 \n 衛生福利部雙和醫院消化內科主治醫師吳立偉表示,無論哪一種影像檢查,肝腫瘤愈小愈難偵測出來。以早期肝癌為例,精準度較高的電腦斷層攝影(CT)和核磁共振(MRI)相較,1到2公分的肝腫瘤,CT準確度只有6成;MRI的準確度為8到9成。 \n 吳立偉說,若為1公分以下的肝腫瘤,CT的準確度只有1成;MRI的準確度為3到7成,這是因為CT檢查容易受到病人呼吸的影響而失去精準度,另外,對於脂肪肝或肝硬化合併假性腫瘤,鑑別力也不如MRI。 \n 顯影劑也會影響判讀結果,吳立偉說,傳統顯影劑可能看不到小於2公分的腫瘤,若MRI再加上肝臟標靶顯影劑,這種新型的顯影劑打進去後,有癌細胞的肝臟部分無法吸收,就會呈現暗色,更能找到有問題的部位。 \n 吳立偉表示,他曾接受外院患者拿著既有的檢查資料來看診,重做精細檢查後,10個人中有3人腫瘤顆數都明顯增加,其中一人本來只有1顆,進一步檢查竟發現6顆。 \n 他說,顆數發現愈多對治療愈有利,可一併處理,不用等到腫瘤長到一定程度才發現、治療,也可以減少病人反覆開刀處理的痛苦。 \n 成功大學附設醫院胃腸肝膽科主治醫師邱彥程表示,台灣每年新增1萬多名肝癌新增病例,且B、C肝帶原者多,不少患者輕忽檢查,拖到有肝硬化才處理,但肝硬化使肝臟凹凸不平,超音波及一般MRI較難看出肝腫瘤病灶,常常發現肝癌時都已經是中晚期。 \n 邱彥程說,目前醫界大都使用射頻灼燒術做為早期肝癌治療方式,但射頻灼燒消融肝腫瘤的術前影像檢查會影響手術成敗。消融範圍如果太大,容易傷害肝周邊的器官及組織;範圍太小,又容易因為消融不乾淨而造成肝腫瘤復發。 \n 他說,肝腫瘤旁也常有衛星結節,因衛星結節沒有血管,超音波無法照出。消融範圍大小差距約0.5至1公分,0.5公分就能決定治療成敗,適當的消融範圍可以減少腫瘤局部復發。 \n 不過,吳立偉提醒,使用肝臟標靶顯影劑時還是要注意噁心、頭痛、感覺熱與頭暈副作用,尤其曾經對顯影劑有不良反應、具過敏傾向或腎功能不良的病患,應仔細與醫師討論評估使用風險。1051116 \n

  • 不是只有吃壞東西才會拉肚子!造成腹瀉的4大疾病

    不是只有吃壞東西才會拉肚子!造成腹瀉的4大疾病

    三餐正常吃,也未吃到不新鮮的食物,怎麼還是有腹瀉的困擾?現代人生活忙碌,三餐外食已成常態,且通常吃得又快又急,或是以餅乾、零嘴果腹,長期下來對腸胃道都會造成影響;另外身體上的其他疾病也會造成腹瀉的情況發生,所以腹瀉時並不能全都歸咎於食物! \n \n大部分的腹瀉以發生的時間來區分,腹瀉時間如在2~3週以內的為急性,超過2~3週以上的為慢性,造成腹瀉的成因有以下四點: \n \n一、急性腸胃炎: \n主要症狀為上吐下瀉,腹痛的情況時有時無,感染的原因分為病毒與細菌兩種,病毒感染主要會有腹瀉、發燒、嘔吐的症狀;細菌感染則是以腹瀉為主症狀,嘔吐的情況較少。 \n \n二、慢性腹瀉: \n像是與情緒壓力有關的「大腸激躁症」或者是「乳糖不耐症」;另外也有部分成因是因為不當減肥、食用瀉藥,或是有便秘困擾者有吃軟便成藥的習慣,都會造成慢性腹瀉;此類腹瀉只要避開造成的原因與過敏原即可有效改善,平常可以食用益生菌、寡糖或酵素等保健食品調理。 \n \n三、癌症或慢性病: \n如果是原本就有長期腹瀉困擾的人,且伴隨血便的情況發生,甚至有體重下降、貧血的情況,有可能會是一種腸道炎疾病「克隆氏病」或潰瘍性大腸炎等大腸發炎的病症,甚至也有可能是大腸癌,建議當症狀發生時就要前往醫院做檢查;另外甲狀腺機能亢進、腎上腺功能不全或是糖尿病,也都會有長時間腹瀉的情況發生。 \n \n四、愛滋病: \n罹患愛滋的患者,免疫力會變得非常弱,很容易就受到各種細菌、病毒、黴菌等病原體的感染,所以經常會有腹瀉的情況發生,臨床上也曾遇過患者因為經常性的腹瀉,做了胃鏡檢查後發現食道已被黴菌感染,經過抽血檢查才知道是愛滋患者。 \n \n所謂病從口入,良好的飲食習慣當然是守護腸胃道的第一道防線,三餐定時定量、避免吃過量涼性或燥熱的食物,例:如冰品、麻辣鍋等等,並保持心情放鬆,養成定時排便與運動習慣,都是保健腸胃最佳的方法!

  • 慎選海鮮入菜 避免吃進壞東西

    慎選海鮮入菜 避免吃進壞東西

     海鮮特別是深海魚類,被認為是補充蛋白質、同時減少脂肪攝入的最佳選擇之一。有證據顯示,魚油對人體的長期健康貢獻良多,更不用說其中所含的優質蛋白、各種脂溶性維生素和礦物質了。不過人們也需要知道海鮮中含有一些有害物質,除了細菌、病毒和寄生蟲這些外來物質,還有自身帶有的毒素。為了能將健康隱患降到最低,在生活中也需要多加注意。 \n 海鮮的益處: \n 海鮮與肉類一樣是蛋白質、維生素B群及各種礦物質的優良來源,碘與鈣更是他們的強項。 \n 魚肉多半屬於精瘦型的,因此所含熱量也比較少,然而海魚的油脂卻有很高的營養價值,也就是人們所說的魚油。 \n 魚油可降癌症發病率 \n 魚油:海中的生物因為生活在冷水中,含有豐富的高度不飽和Omega-3脂肪酸,而人體無法有效自身合成這種脂肪酸,所以必須從食物中獲取。Omega-3脂肪酸對於人體的益處大多是間接的,但有一個影響是直接的,就是它對腦和視網膜的發展和正常工作只有重要的作用。除此以外,在身體發炎的時候,Omega-3脂肪酸還可以有效控制發炎反應,從而降低心臟病與癌症的發病率。 \n 多種礦物質:海鮮中的植物也佔有很大的比例,這些植物除了富含碘和鈣等人體必需營養素之外,還含有大量的鐵、鋅、硒、錳、銅、鈷等多種礦物質,對人體的生長和平衡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n 海鮮的危害: \n 海鮮對於人體的危害主要有工業毒素、生物毒素、致病微生物和寄生蟲等。這些都是伴隨著海鮮生長過程產生的,所以很難避免,在食用的時候最好多加注意,工業毒素:在海鮮中的有毒物質,最應注意的便是重金屬和有機汙染物,比如戴奧辛和多氯聯苯,他們對於人體多個器官都有毒害作用,並且會堆積在體脂中。 \n 充分煮熟殺滅細菌 \n 美國大湖地區肥美的銀鮭魚和鱒魚,因為含有大量有機汙染物,所以政府不建議食用。而作為消費者來說,能夠做的就是盡量了解產地,以此來避免食用這些受汙染地區的海鮮。 \n 自身毒素:最著名的河豚魚就屬於這一類,即便「毒力」驚人,但是饕客們還是趨之若鶩。 \n 其他生物:對於細菌和寄生蟲這類的潛在危害,最好的避免方式就是充分煮熟。只要經過了充分加熱,這些生物就可以被殺死,不會對人體造成危害。 \n 有些烹調程序也會使本身有益的海鮮產生有害物質,因此為了盡量減少致癌物質的產生,烹調時以蒸、燜、水煮等方式為上,避免燒烤、炙烤或煎炸。如果不可避免需要使用高溫幹燒,可以用裹粉、添加滷汁等方式降低有害物質產生的數量。

  • 天堂不撤守-莫讓司法成為良醫的刑堂

    天堂不撤守-莫讓司法成為良醫的刑堂

     8年前,筆者透過超音波與電腦斷層檢查,發現膽囊有異狀,主治醫師告知,我有兩個選擇,一是定期觀察;一是開刀割除。 \n 面對手術選擇,著實天人交戰。經過諮詢,我了解到膽囊的功能是儲存肝汁,割除後對身體健康的影響相對可控制,但如果膽囊裡真有什麼壞東西異變為癌,那就可能為時已晚。於是在醫生「建議」下,我「決定」割除。 \n 割除膽囊後化驗結果,膽囊裡沒有壞東西。問題來了,我該欣慰:「還好,膽囊裡沒有壞東西?」還是生氣:「好好的一個膽囊被割掉了?」 \n 我毫無猶豫的選擇前者,一則,我知道,醫生們已盡力診斷,憑著專業做出建議,這些建議都是出於善意;二則,我也清楚,人力有時而窮,我們還沒進展到「科幻電影」裡那種超能人用手摸摸別人的肚子,就能百分百的確斷肚裡有沒有癌細胞的神通。現在的醫療技術,對於某些疾病的檢查,只能以一種「機率」的概貌呈現。既是在機率下的選擇,中間終究避不開類似賭博的「僥倖」或「不幸」。 \n 2009年,一個類似的情況發生在台北地方法院李英豪審判長的身上,李審判長控告為他看診的台大外科醫師胡瑞恆等5醫師涉業務過失傷害,將他健康的膽囊割掉,並求償900萬元。筆者能理解李審判長認為白挨一刀、一個健康的膽囊被拿掉的心情。 \n 但李審判長這「白挨刀」、「健康的膽」的感覺,可以說是來自一種「事後」觀。在動手術前,也許這顆膽有50%的機率有「壞東西」,但開完刀後,有沒有壞東西就是0與1的問題。但我們不能用開完刀的0與1,回頭去算開刀前的「機率」的帳,那是不公平,也不邏輯的。 \n 假設情形恰恰相反,我和李審判長最後選擇不開刀,而結果,我們兩個人的運氣都不好,膽裡有壞東西並異變為癌細胞,這時,我們是不是還是要回頭控告醫師們呢? \n 就算膽裡有壞東西的機率不是50%,是10%,也就是有9成的機會,這一刀會白挨。那麼,要選擇9成的機率白挨一刀,還是賭那10%的命不開刀?很多人說不定還是會選擇不要賭那10%的機率,而選擇9成白挨一刀的可能。這仍是自己的選擇。 \n 所謂「涉己則亂」,正因為我們對自己的健康與生命非常看重,更要讓自己不要被這過分的執著妨礙了自己冷靜與理性判斷。 \n 當然,我不是李審判長,在膽囊切除的遭遇上,也許我們兩人遭到的處境有相似性,但卻不相同。因此,如果,被控的醫師確有醫療的疏忽,那李審判長的提告,自然有其道理。但日前台北地方法院判決認為被告醫師無罪。被告律師指出:「此案經專業醫審會鑑定,認為李英豪審判長的膽囊,在超音波檢查中,的確顯示異常,且不只1年如此,若未動手術,可能有癌化的風險,目前醫界的作法,就是動手術摘除。」 \n 醫審會的鑑定,顯示了被告醫生是依照專業進行判斷。 \n 將此個案擴大成整體醫病關係的思考的話,會發現,近年來醫病關係的緊張,有一部分原因,也許是雙方都少了一些同理心。近來,由於對病患權益的合理重視,讓醫師在醫療過程中更加謹慎,這是好事。但如果演變成讓醫師執業時處在動輒得咎的處境,那麼受害的將是病人,因為,這一來會讓未來有志於醫者卻步,二來會讓正在從醫者在面對醫療個案時不敢遵循專業,而寧採取消極、防禦的方式,先求自保、再求療效,這絕非我們希望建構的醫病關係。 \n 最後,此案仍可上訴,但筆者建議,李審判長也許可以考慮放棄上訴,選擇更超然的高度,重新去看這個也許當初有一點因為「涉己則亂」的訴訟,讓不必要的糾紛平息,留一個佳話。 \n 日劇《白色巨塔》裡有一段有啟發性的對白:「法庭不是制裁醫師的地方,相反地,法庭是促進醫學進步的地方!」這並非表示,要縱放違法、輕忽怠惰的醫師傷害病人,而是讓我們共同警省,切莫讓司法狹隘化成了醫生的刑堂,而應在一次一次的判決裡,釐清醫病關係的平衡線在那裡,不要讓醫師陷入動輒得咎的處境,而能鼓勵醫師精益求精,放心的憑著專業,擔當人們健康與生命的守護神。(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南方朔觀點-大家都在消費「世界末日」

     當代最傑出的才子型評論家克里斯多福.希鈞斯(Christopher Hitchens)已於二○一一年底因癌病逝。他生前的讜論之一,乃是宗教有一種最邪惡的本質,把詛咒當成預言,所謂的「末日意識」就是人類被驚嚇出來的集體癲狂。 \n 最大一次末日癲狂是在西元九九九年的世紀末,惶惶的人心甚至扭曲人們的知覺,許多人揚言在深夜看見野狼頭上頂著骷髏在月下參拜;有人看見天上有魔鬼在舞蹈;有人看見河水變赤,種種道聽塗說的景象泛濫成災,有些人甚至散盡家財,等著末日到來能在上帝的身邊占個好位子。這年十二月卅一日教皇廣場人潮洶湧,在教皇做完彌撒講話後,所有的人都匍匐在地,顫慄的等著那最後的鐘聲響起,等著天地裂開,天火地火一起襲來的末日景象。但鐘聲響過,停了好久,什麼也沒發生,於是人們遂像大夢突醒般站起來,相互擁抱親吻,慶幸躲過了末日的考驗,獲得了重生。 \n 這種末日的癲狂,後來已發生了好幾次,一八四三年,美國人米勒(William Miller)預言在一八四三年三月廿一日至翌年三月廿日的一年內,任何一天都可能是世界末日,於是這一年美國人心惶惶,他的信眾也暴增,但一年過去了,什麼也沒發生,於是他說是日子算錯了,末日應該是一八四四年四月十八日,接著他再修正為一八四四年十月廿二日。他說謊成了最大的放羊的孩子,最後他在一八四五年承認是自己全都搞錯了,他也成了美國信仰史裡最大的一則鬧劇。 \n 這種末日笑話,廿世紀又來了一次,美國一個小教派的教主羅塞爾(Charles T.Russell)宣稱一九一四年會有世界末日,預言失靈後,他修正為一九一八年,由於他沒有活到這一年,於是由他的徒弟接班人羅瑟福(Joseph F.Rutherford)繼任,再修為一九二五年,三次預言,兩次修正,這個教派從此之後也信譽破產,沒得再騙。由這些末日的騙局和鬧劇,已可看出以前由於民智較低,遂給了信仰騙子玩弄末日預言這種騙術的空間,騙局未拆穿前,他們可以得名得利,騙局被拆穿了又怎麼樣,反正他們已經荷包滿滿,這是術士神棍手法,古今皆然。 \n 現在大概已沒有人敢再信口開河的用末日妖言惑眾。但末日的癲狂這種現象卻仍頑強的繼續存在。主因或許就在於現在這個時代已由無聊乏味這種情緒當道,由於日子過得無聊,於是末日這種話題,許多人也樂得裝白痴去湊熱鬧,而做生意的也樂得去發個小小的末日財。時代變了,大概已很少人會相信世界末日這種鬼話,大家只不過是藉著末日的名號找樂子,做一場好像被騙、但又沒被騙的集體癲狂秀。 \n 在這個無聊乏味的時代,什麼都不是真的,任何題目都可以拿來消費,這次的末日說,鬧了許久,不過是場大家找樂子的集體消費而已。大家都在消費「世界末日」這個符號。 \n 因此,古代希伯萊人編造出來的世界末日這種妖言,它當然不是真的,而只是一種隱喻,在這個隱喻中反映了這個失去了國家的民族對世界的敵意、怨恨與詛咒。這個世界憑什麼有個權柄至大的傢伙可以搞出個世界末日?憑什麼別人在末日審判後都該下地獄,只有他們是選民而上天堂?早年柏拉圖對荷馬史詩編出的地獄這種充滿了惡意的說法即不以為然,認為它該被刪除。基於同理,像世界末日這種把詛咒當成預言的說法豈不更該刪除? \n 人類的腦袋是個奇形怪狀、無所不包的萬花筒,有科學、民主、公平正義這些好東西,但也有迷信、專橫、虛無這種壞東西。古代的世界末日這種說法當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用什麼也不相信的無聊來消費世界末日,世界末日這種壞東西雖被消費掉了,但無聊和虛無這種新的壞東西卻留了下來。由此可見,人類要進步是如何的困難!(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筆墨時代-壞東西

     壞東西!舉凡人事物之不佳者皆稱之。以前這個語彙常飄盪在鄰里的巷弄間,伴著濃濃的鄉音追著偷香腸的小孩跑;往往也是家中寵物在闖禍之後被主人安上的名頭;若是作為情侶間的戲謔言語,自然又多了一份不可視之等同的親暱。「壞」也作動詞解,即破壞毀損之意,因此,「壞東西」一詞就可進而解讀為破壞事物的行為。凡事有繼承有延續,在時空推進的過程中往往先破而後立,在原有的基礎上,汰其不時宜者,進而賦予新風貌,雖名之為「壞」,實在有「委蛻」、「重生」的真實意。 \n 另一方面,「壞」,應該是有針對性的,也就是在既有的事物上提出新的思維,諸如在文學藝術創作的道路上,想要刻意自外於傳統其實是沒有必要的,畢竟在時空背景、創作主體、主客觀因素上都不盡相同,基本上面目就不會一樣,也不應該一樣,新風格之成立應萌發於對古典傳統的敏感與厚度,而非憑空飛來一筆的率意妄為,否則將如無根之花,瞬息凋零。 \n 今人獲得知識的便利程度優於古人何止千百倍,而同時,反芻與思考知識的能力卻也不及古人千百倍,若能熟稔故智,輔之以情,自然有其獨具的面貌與時代感。否則就成了名符其實的壞東西了。文前所見「壞東西」一印擬漢代急就章,側款佛像乃倣龍門古陽洞造像拓片。 \n 日常生活中,一成不變的規律或習慣,難免逐步地僵化我們的思考方式,進而產生了工作的倦怠,人際的冷漠,親子的疏離,甚至失去對生命的基本熱情,在除舊佈新的時節裡,若能突破常軌的制約,為自己整理出新的理路,「壞」它一下好像也不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