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壞狗命的搜尋結果,共01

  • 瘋狂家族求生 周紘立寫《壞狗命》

    瘋狂家族求生 周紘立寫《壞狗命》

     媽媽老在冰箱囤積過期食物、外婆沉迷六合彩、大阿姨發瘋,小阿姨天天睡在沙發上。廿六歲的作家周紘立(見圖,王爵暐攝)在台北萬華的母系家族中長大,這個家裡都是女人,除他以外唯一的男性 他的父親,早在他十八歲那年就離家出走了。因為不知道如何跟別人講自己的事,周紘立第一本書《壞狗命》中用「最誠實」的散文直手法寫他的瘋狂家庭。 \n 周紘立寫這系列文章的源頭來自前男友。那時他的男友到他家,卻不敢走進去,因為家那邊整條巷子都是流鶯和遊民。男友說:「你怎麼能住在這種地方!」他說:「但我在這裡活了廿幾年啊!」 \n 為了向情人訴說自己的人生,他不顧一切寫下去,「這年頭,心理疾病、同性戀和雙性戀都不是問題了,驚啥?就寫啊!」 \n 周紘立說起話手舞足蹈,活像劇場演員,嘻嘻哈哈的他說,朋友們都是看了書才知道他家的故事。但問他要怎麼面對被寫進書裡的瘋狂家人?他飛快回答:「不用擔心,爸媽都不識字。」 \n 《壞狗命》寫母親和眾阿姨的命運、消失的父親。有人在婚姻敗下陣來而發瘋,有人從人生的某一刻開始就不再踏出家門如時光凝固。周紘立記得小時候總被爸爸喝令去刷洗澡盆,長大後,他想起這個全家女人輪番泡洗的艷紅色澡盆,「彷彿自她們的孔竅流淌出已停經或經期中的血,一如豬肝紅色的鮮艷的血將澡盆暈染成一顆快落山的夕陽… 」 \n 從這只不潔的澡盆,他稍稍理解了父親在家中的壓抑與弱勢,這也演變成父親對幼子的家暴與日後的出走。他說,這樣的人生本來讓他「想跳海」,現在可以冷靜回頭去看那些傷害。 \n 周紘立在東海大學中文系老師周芬伶的課堂上,開始讀小說、寫小說,最早是作家陳雪一篇寫亂倫的小說「啟蒙」了他:「原來文學可以這樣,這就是我要走的路!」而周芬伶那「毫無保留的赤裸散文」,讓他從此以「誠實」作為自己寫散文最高標準。還有日本作家柳美里對情欲「好敢寫」,也讓他驚為天人。 \n 周紘立說自己是推翻了前人「文以載道」的散文優美傳統,用新鮮爆發的語言寫這個時代,「我認為我交出了七年級該做的功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