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壩體的搜尋結果,共08

  • 環團盼拆壩撤案並增畫水質水量保護區 中市府:將協助轉達中央

    環團盼拆壩撤案並增畫水質水量保護區 中市府:將協助轉達中央

    社團法人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為呼應「322世界水資源日」,17日到台中市府廣場表達大台中地區水資源保護行動,訴求拆除石岡壩、請水利署撤回「大安大甲溪水源聯合運用輸水工程案」之二階環評、將大安溪士林壩上游畫定為「自來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等三大面向。台中市府表示,環團訴求皆屬中央單位權責,水利局會盡快轉達各中央權責單位審慎評估。 \n \n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表示,全台各地發起水資源保護行動,今天是大台中地區第一場行動,期讓更多民眾了解國內水資源,促使政府改變工程思維,避免危及後代子孫永續生存。 \n \n長年投入環保和樹木保護的執業醫師張豐年表示,政府應拆除石岡壩,「但一般人會大台中地區用水不是完了!」其實他主張的是拆除壩體,用水還是第一優先,該壩的取水設施都還保留。 \n \n張豐年也提出請水利署撤回「大安大甲溪水源聯合運用輸水工程案」之二階環評,也要將大安溪士林壩上游畫定為「自來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因台灣地震颱風豪雨不斷,各大流域之土砂輸移量高居全世界第一,是以建大壩後衍生上淤下淘後遺症遠比一般國家嚴重。 \n \n加上地狹人稠、經建開發不斷,出現之各種問題幾可謂已至難以收拾之地步,但迄未得到正視,以大甲溪流域而言,上游五壩問題之嚴重暫且不論,光以居最下之石岡壩而言,就讓各部門疲於奔命。 \n \n律師呂旺積強調,除上游嚴重淤積導致石城地區溢淹不斷外,下游的掏刷災害更是嚴重,如石岡汙水處理廠邊坡一再崩塌,公共設施安全都不保,問題既是如此嚴重,主事單位水利署理該優先回頭檢討,並設法從根本加以解決。 \n \n團體表示,解決石岡壩上淤下淘與濁度過高之問題並不衝突,只要相關單位能緊密搭配,在漸進拆除石岡壩之同時,好好利用既有設施,如馬鞍電廠後池、白冷圳、八寶圳、食水嵙溪,高濁度問題當不難解。 \n \n環團強調,或許各方會質疑拆石岡壩這僅是環保團體激進看法,但居最下者若不拆,問題相對更嚴重之上游五壩根本無解圍機會,建議各公部門好好回頭探討,及早預擬堰壩之退場機制。 \n \n對此,市府水利局回應表示,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所提訴求皆屬中央單位權責,惟為表府方對地方關切,水利局針對訴求,在協助地方立場,所有訊息將於會後儘快轉達各中央權責單位審慎評估。

  • 越南平陽省台中消防聯合訓練市府邀訪水利、經濟、文化單位盼增交流

    越南平陽省台中消防聯合訓練市府邀訪水利、經濟、文化單位盼增交流

    越南消防人員正在台中與市府消防局進行火災搶救初級班聯合訓練!為使越南成員更了解台中,市府昨日邀請越南平陽省人民委員會副省長陳清濂(Tran Thanh Liem)等人參訪石岡壩、豐原給水廠、范特喜綠光計畫、台中精密園區等單位,希望促進日後雙方更多交流。 \n \n「台、越消防人員火災搶救初級班聯合訓練」,昨日在台灣大道市政大樓舉行開訓典禮!越南平陽省人民委員會相當重視此次交流,由副省長陳清濂率隊參加。在正式訓練課程展開前,一行人在市府的安排下,前往參訪石岡壩聽取經濟部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代表解說,台灣自來水公司董事長郭俊銘也到場致意。 \n \n 郭俊銘指出,中央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歡迎越南各省到台灣交流,自來水公司會協助完善在地並提升自來水普及率;自來水公司每年檢查超過21萬項次水的檢驗,此數據為全世界之最,而合格率達99.94%,台灣的自來水合格率不僅達到日本與歐洲國家的標準,在自來水的技術處理能力也與國外並駕齊驅。 \n \n 中區水資源局表示,石岡壩位於大甲溪下游,是座完全由國人自行設計、施工的混擬土重力壩,負責大台中地區的民生用水,供應包括台中市、彰化地區等公共給水、工業用水、農田灌溉用水與台中港船舶用水。921大地震石岡壩的壩體、溢洪道閘門、輸水隧道等受到輕重不等的毀損,影響原有的引水與調蓄功能,後續進行緊急搶修後,迅速恢復台中地區的供水問題,並增設魚道新建工程,創造魚類溯游機會,維持水生生物的豐富與獨特性。 \n \n 自來水公司第四區管理處處長蕭淑貞簡介豐原給水廠,座落於豐原區市郊的給水廠,供水區域包括豐原、潭子及部分神岡地區,供水戶數達9萬9,412戶,每日供水量達12萬噸。 \n \n 淨水場處理流程及設備完善,監控室人員也以人工每2小時觀察確認養魚箱內魚隻外觀及記錄活動情形,結合「原水生物養魚自動監測系統」科學化儀器,確保水源安全,今年水質檢驗樣本數總計8,996件,合格率達100%。 \n \n 越南平陽省訪問團也走訪西區的范特喜綠光計畫及參訪台中精密園區,了解台中市的觀光文化與產業聚落,市府希望藉此增進雙方了解與經驗交流。

  • 鋼製防砂壩 通過防災考驗

     中日合資的鋼鐵建材─「鋼製防砂壩」裝置在惠蓀林場蘭島溪,經過今年夏天豪雨強災考驗,成功防災。 \n 由中國鋼鐵結構、日鐵住金建材、伊藤忠丸紅鋼鐵合資成立的中構日建公司22日舉辦「防災工程設置說明會-中構日建鋼製防砂壩.無框架工程成果發表」,與中興大學農業暨自然資源學院院長陳樹群聯合發表「會呼吸的防砂壩」概念,以及雙方共同合作開發的「可調柵欄式鋼管壩」。 \n 中鋼構表示,這個壩體目前在惠蓀林場蘭島溪,並通過今年夏天的豪雨考驗,在平時可維持河道的基礎輸砂量,在災時則有足夠的防護能力來攔阻土石流。 \n 另外,中構日建也與成功大學教授李德河共同發表「自然生態無框架工法」,這項技術最早起源於預防土砂崩塌,保護日本山村的構想,與傳統的護坡工法相較,無框架工法可以讓邊坡穩定,保護樹木及森林土壤,施工後仍可維持原來樣貌,保護生物多樣性。 \n 中鋼構董事長陳澤浩指出,惠蓀林場鋼製防砂壩、曾文水庫沙力基支流設置攔木設施、阿里山公路無框架工法,這三項重要的工程設施是台灣水土保持與自然共生的示範場域,對於台灣的防災基礎建設相當有助益。 \n 陳樹群強調,台灣早期防砂壩因攔阻土砂塑造出河床高程的縱向落差,增加了防砂壩阻礙河川棲地連續性的疑慮。即便後續試圖以附加魚道等相關工程,來修補溪流的縱向通道,但成效仍有侷限。 \n 「可調柵欄式鋼管壩」,在平時可維持河道的基礎輸砂量,在災時有足夠的防護能力攔阻土石流。災後則在防砂安全許可下,依河道上游來砂量大小,拆解壩上的橫柵及縱向鋼管,藉由增加壩體的通透性,來加速壩體上游淤積土砂的流出,繼而增加防砂壩庫容。1021023 \n

  • 熱門話題-開腸剖肚 鄒族部落陷危機

     莫拉克風災進入第三年,筆者經常回到阿里山老家,看到寬闊且上升的河床,真不知若再來一次降下一千公釐豪雨,部落會如何?在族人的眼中,山區溪流中一道道堅強的攔砂壩不除,河道無法自然深挖下切狀況下,現有曾文溪河道整治與疏濬工作均屬枉然,但我們的工程單位仍然無法記取教訓,繼續努力的花錢進行破壞生態且無益於水土保持的大工程。 \n 八八水災之後,沿著曾文溪畔處處可見的崩塌,而遭攔砂壩攔截的千萬噸計的土石堆滿並提高河床,壩體固然在上游攔住了土石,減緩曾文水庫的淤積,但亂竄的土石讓河岸兩側的阿里山鄒族部落岌岌可危!溪床越來越寬,平常水流潛入土石遍布的河床,乍看是毫無生機的乾溪,但一逢大雨,水勢立即湧過鋪蓋的土石,並向兩側山壁沖刷,造成崩塌,土石再擠壓溪岸,於是坍方交互產生,鄒族的部落是否還會存在一百年? \n 八八水災後的初期,阿里山鄒族人多次訴求拆除曾文水庫上游攔砂壩,但微弱的聲音始終無法撼動高層。這二年或因災後有著更多的重建經費,橫亙山澗河川的構造物是快速的向上游增加;不同的主辦單位如中央河川局、水保局、林務局或地方政府等等,帶來不同的設計師及施工單位,毫無系統地同時在已受創的山林開腸剖肚大肆開挖建設,而工程所到之處,河川生態便開始走向滅亡。目前已持續施工一年多的達娜伊谷溪水保工程可謂經典;去年七、八月間我已看到成群的鯝魚努力復原在山澗溪水中,但日前我看到破碎機努力的擊破河道中的天然巨石、挖掘新河道,二岸並構築層層人工設施,我真不知這些工事所為何來?這樣的花錢方式,還要持續多久?

  • 稀土的戰爭尾礦汙染人畜怪病

     ▼▼ 大陸進入「稀土外交」時代,在國際間叱吒風雲,但分離稀土產生的殘渣,經年累月堆放所形成的尾礦庫、稀土湖,卻成了環境汙染凶手,包頭市的尾礦庫更因位在斷層帶上,成了當地居民眼中的不定時「土石流」炸彈。 \n 距大陸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區西郊12公里處,有座專門堆放包頭鋼鐵集團排放礦渣的尾礦壩,經過45年的使用,這裡出現一座座隨時可能崩塌的「沙丘」,其中所含的重金屬、毒性化學物滲入地層,造成環境汙染,已成為當地的生態災難。 \n 《每日經濟新聞》周刊報導,包頭鋼鐵集團採自白雲鄂博礦區的鐵礦石,富含現今國際爭搶的稀土。包鋼及其相關企業將鐵礦石分離出氧化鐵和部分稀土後,把剩餘的礦渣透過管道輸送的方式,排放到距包鋼區4、5公里遠的尾礦壩裡,當地民眾稱之為「稀土湖」。 \n 由於這座「稀土湖」處在地震斷裂帶上,像不定時炸彈般,隨時可能因為1次地殼運動而崩塌。居民擔心的不止於此,45年來,形成「稀土湖」的尾礦,內含重金屬、化學毒物,隨雨水滲入地層,汙染地下水與農田,附近的蔬菜產區已消失,人與牲口爆發各種癌症與不明疾病,村民生活越來越艱困。 \n 村民不敢喝當地水 \n 包頭尾礦庫附近,直接受害的包括打拉亥上村、打拉亥下村、新光1村、新光3村、新光8村的5000名村民,他們常對第1次到訪的外來客開玩笑說:「敢不敢喝這裡的水?」看似戲謔的1句話,潛藏著村民們的無奈。 \n 包鋼環保科長杜有錄表示,1966年,包鋼尾礦壩與選礦廠同時完成,面積達10平方公里,主要儲存選礦廠提煉鐵礦後所剩下的尾礦,每年排放的尾礦數量達7百萬公噸,是包鋼非常重要的生產設施。 \n 包鋼集團從白雲鄂博採礦後,運到包鋼選礦廠粉碎,用磁選法和氟選法將礦粉裡的鐵元素和部分稀土元素篩選出來,剩餘的尾礦則用水輸送至尾礦壩。如果尾礦壩發生事故停止運轉,那麼意味著選礦廠無法再運轉,包鋼集團必須停產。 \n 杜有錄表示,包鋼專門成立1個尾礦倉庫,配置4百多人管理尾礦壩,每年管理經費達3億到5億元(人民幣,下同):「尾礦壩裡的東西,對鐵礦提煉而言是尾礦,但對於提煉稀土而言卻是資源。」包鋼尾礦富含稀土,其含量超過白雲鄂博鐵礦中的稀土含量,包鋼將尾礦庫視為「資源儲存」,使用權屬於國家,什麼時候開發由國家決定。 \n 礦渣灰粉隨風四散 \n 近半個世紀的尾礦堆積,包鋼尾礦庫的壩體逐漸升高,「稀土湖」面高度比附近的村落高出6、7公尺。從大壩東方遠眺,包鋼尾礦壩的壩沿上,灰色礦渣被風吹成波浪式的「沙丘」,走進壩區的「沙丘」,用腳一踩,整隻腳就會陷進去。 \n 走上大壩頂部,1根直徑80公分左右的大鋼管圍繞在壩頂,每隔一段距離,就向壩內伸出3根直徑20公分的小鋼管;東邊壩頂上,正有2根管子噴出紅褐色的液體。 \n 站在壩沿往內望,除中間有一小潭水,看不到邊際的大壩內都是礦渣,在仍然潮濕的地方,礦渣呈塊狀、近乎黑褐色;當水被完全蒸發,礦渣呈粉末狀、灰色。村民表示,冬天大風一吹,這些「沙粒」便會隨風飄散,到處飄的都是礦粉。甚至被吹到周邊的村落裡,只有夏季有雨時,情況好一點。 \n 這座大壩一用45年,賺進無數財富,近期國際稀土外交大戰中,它的地位更形重要。然而大壩四周的村落卻陸續發生綿羊長獠牙、村民患癌症、莊稼減產等事件,昔日的「包頭菜園子」變成地不能耕、水不能喝的地方。 \n 人罹癌牲畜長獠牙 \n 位於包鋼尾礦壩西邊2公里處的包頭市蔔爾漢圖鎮打拉亥村,越接近尾礦壩的土地越荒涼,地面上長滿灌木;較靠近村莊的耕地,僅有少數田裡還保存幾根又小又矮的玉米稈。 \n 65歲的村民郝秉文表示,1988年前後,村民發現大型牲畜出生不久就長出「齙牙」,性成熟後甚至還長成獠牙,導致無法吃草而死亡。他回憶說:「有1頭羊死了以後,我們打開它的肚子,發現肚子裡全是灰。」相似的問題也發生在人的身上。郝秉文說,「當時小孩牙齒長得參差不齊,有的還長了雙層牙,成年人在30多歲就牙齒鬆動,一扳就掉下來。」 \n 根據打拉亥村委會2000年的1份資料顯示,當時在大型牲畜身上出現的問題還有「馬長長牙、驢爛牙齒、騾子嘴痛、牛飲水後肚子痛、骨頭爛、脫毛嚴重,導致死亡,不能連年放養,年年必須出售更新,死亡率高……。」這份資料也顯示:「人喝了被汙染的井水以後,肚子裡嘩啦嘩啦響,肚子痛,每天多次大便拉稀……四肢無力、全身發軟……。」 \n 公開資料顯示,從1993年到2005年底,打拉亥村因癌症死亡的人數達66人;68歲的打拉亥村村民劉葉女說,光是2010年,村裡因患癌症死亡的人已有2、3人。(文轉C5版)

  • 四川康定山體垮塌 23人罹難

     15日凌晨1時25分,四川康定縣捧塔鄉金平電站繞壩公路K3000段因局部強降雨造成引發銀廠河右岸山體垮塌,截至當日13時20分,共造成23人死亡,7人受傷,其中3人重傷。山體垮塌的原因及詳細災情還需進一步調查。 \n 中新社指出,事故發生地點在康定縣金湯鄉金康公司位於捧塔鄉二期工程的工棚上方,約4萬立方公尺泥石流垮塌,導致左岸雙基溝臨時施工營地工棚被沖毀,當時工棚內共有34名施工人員,僅4人成功逃生。 \n 新華社報導,14日至15日,大陸南方部分地區暴雨密集,粵北地區發布了暴雨最高級別紅色預警信號,15日,廣西梧州市蒼梧縣發生特大強降雨,該縣沙頭鎮雙尚等村因強降雨導致山體滑坡,致房屋崩塌,18人失蹤,2人因搶救無效死亡,3人受傷。

  • 全球最大河狸壩 胡佛水壩兩倍

     水陸兩棲哺乳動物河狸習慣在溪邊或河邊築壩,牠們採集樹木、石頭以及軟泥建造壩體,用以攔水形成水庫,再藉由水庫掩護,躲避狼、熊等動物的侵襲。 \n 而專家已從人造衛星空照圖發現了一座全球最大的河狸壩,該壩位於加拿大亞伯達省北部「野牛國家公園」(Wood Buffalo National Park)的南端,長二七九○英尺(約八五○公尺),不僅是全美最大人工水壩胡佛水壩的兩倍,也遠超出其他平均約一五○○英尺(四五七公尺)的河狸壩,讓生物學家稱奇不已。 \n 專家認為,該河壩應該是數個河狸家族花了數月合力打造而成,動用的樹木超過數千棵。 \n 河狸壩在環境生態上扮演重要角色,而壩體的分布可作為觀察地表氣候變化的重要指標。

  • 正視曾文溪攔砂壩問題

    在八八風災後,地質、工程、生態等領域的專家所重視的主要是地質是否穩定、公共建設是否強固、耕作方式是否符合生態要求之類,卻似乎忽略山區溪流中處處可見的攔砂壩。風災後,筆者專程到曾文水庫流域勘查受災情況,目睹上游到下游處處可見的崩塌,而遭攔砂壩攔截的千萬噸計的土石佈滿、拓寬並抬高溪床,景象讓人怵目驚心! \n水庫上游興建攔砂壩主要是截住上游土石,然壩體固然在上游攔住了土石,但越來越多土石堆積,於是無法往下移動的土石向河岸兩邊推擠,讓溪床越來越寬,平常水流潛入土石遍佈的河床。乍看是毫無生機的乾溪,但一逢大雨,水勢立即湧過鋪蓋的土石,並向兩側山壁沖刷,造成崩塌,土石再擠壓溪岸,坍方交互產生,惡性循環。攔砂壩在經過幾次大規模的暴風雨後就讓土石高過壩體,這時它的功能已無法發揮,於是土石就會繼續往下流動,即使再多的攔砂壩,最後還是會逐步沖到下游。 \n攔砂壩的興建造成了幾項影響:首先是限縮上游地區居民的生產形態,讓耕作收入銳減,如果沒有合理的回饋,居民的生計堪慮;其次是破壞溪流地質、影響水流動向,造成處處的崩塌與土石流災害,對於水源也已產生影響;由荖濃溪、楠梓仙溪進行的「越域引水」計畫,就是肇因於曾文溪流日漸枯竭。 \n再者,攔砂壩讓整條溪床抬高,沿岸的聚落、農田土地因此更容易遭到土石淹過;還有對於生態的影響是壩體的建設形成溪床極大的高度落差與上下的阻隔,大多有迴游習性的溪中魚類,只能宣告絕跡,旱季覆蓋溪床的土石與雨季奔騰而過的水流,讓水生植物、昆蟲難以生存,所以攔砂壩一出現,幾乎可以斷定溪流生態已經走向死亡。 \n依據鄒族人的記憶,曾文溪上游在攔砂壩尚未興建之前,溪裡的高身鯝魚、苦花、溪石斑、鱸鰻、爬岩鰍與溪蟹、溪蝦等多樣性生物數量極豐富,各種水鳥也經常低飛於溪床或潛入溪流覓食;不過現在只剩少數生命力頑強的苦花、溪石斑、溪蝦苟延殘喘。如果繼續讓攔砂壩留在溪中,不久之後牠們大概也難以存活。 \n截土石是否有更好的策略呢?如在土石進入水庫前藉由攔截與疏濬的方式取代(可以藉此獲取源源不絕的砂石),這樣的技術已經研發出來嗎?據報導,美國近年來為了生態的緣故,陸續撤除了一些河流的壩體,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台灣山勢高峻,溪床高度落差極大,因此溪流的土石量原本就大,但是攔阻於上游就是最好的做法嗎?或者它僅是消極的、短視的操作?受災之後,這也該是認真檢討攔砂壩存廢的時候了。 \n(作者浦忠成為考試委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