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外來入侵種的搜尋結果,共94

  • 孔雀蛤入侵 雲林台西文蛤產量腰斬

    孔雀蛤入侵 雲林台西文蛤產量腰斬

     雲林縣台西鄉是國內主要文蛤養殖地區,產量約占全台6成,近幾年因氣候影響加上外來種孔雀蛤入侵,育成率僅約5成。漁民曾嘗試以生物防治法對付孔雀蛤,但成效有限,盼漁政相關單位能設法協助,否則欠收加上疫情影響銷售量,許多漁民都快撐不下去了。  孔雀蛤增生情況嚴重  孔雀蛤(綠殼菜蛤)屬於殼菜蛤科,約6、7年前入侵台西,初期情況不嚴重,漁民沒有放在心上,只是隨手將之撈起丟棄;後來孔雀蛤大量增生,不僅壓縮到文蛤的生長空間,還會附著在文蛤上造成文蛤死亡,這1、2年情況愈加嚴重。  漁民黃淑鈴表示,最近因疫情關係,許多餐飲業者歇業,文蛤銷售量大受影響,為了減少損失,大家開始積極想辦法防治孔雀蛤的入侵,包括以生物防治方式,飼養黃錫鯛、紅衫魚、蟳蟹來吃掉孔雀蛤,但發現文蛤也會被吃掉,效果有待評估。  有漁民以沙層過濾方式過濾掉孔雀蛤幼苗,但用這種方式只適用小型養殖池,大型養殖池所需的海水量很大,過濾耗材與抽水電費是一筆很大的開銷,並不符合成本;也有人另設一處穩水池,用漂白水殺死孔雀蛤幼苗,但同樣也會增加不少成本。  漁民清池重養損失慘重  黃淑鈴說,台西地區的孔雀蛤與市售的淡菜不同,其體型小,僅約3、4公分,且肉質不佳沒有食用價值,因此無法拿去販售,只會搶食飼料擠壓文蛤生存空間;一旦被孔雀蛤大舉入侵,漁民只能清池重養,損失慘重。  雲林縣政府農業處長吳芳銘指出,孔雀蛤威脅文蛤生長的情況日益嚴重,除了傳統的防治方式外,將請學者專家協助改善。另外,台西地區文蛤養殖大多為傳統方式,有必要引進科學方式進行整體性的改良,例如使用益生菌改良水質、生態養殖友善土地,才能讓文蛤養殖產業永續發展。

  • 沙氏變色蜥入侵七星潭 繁殖力超強威脅本土種

    沙氏變色蜥入侵七星潭 繁殖力超強威脅本土種

     外來種綠鬣蜥肆虐全台,台灣東部地區雖尚未遭入侵,不過,花蓮卻受到另一種外來種「沙氏變色蜥」威脅,繁殖力驚人擴張迅速,以七星潭附近的數量最多,每公頃最多可達5000隻,光是去年就在當地抓捕到3萬隻,嚴重威脅本土種生物,造成生態及環境危害。  沙氏變色蜥體型約15至20公分,與壁虎差不多大,特徵是下巴有紅色喉囊,警覺性高、跑得快,四處亂竄不易捕捉,因不影響民眾生活,關注度並不高,甚至有林務局人員到社區調查時,住戶還不知道家裡院子裡的蜥蜴就是沙氏變色蜥。  林務局花蓮林管處表示,沙氏變色蜥和最近受到關注的綠鬣蜥,皆是外來物種在野外氾濫成長,沙氏變色蜥被列為全球百大入侵種,2008年首度在七星潭四八高地被發現,這種蜥蜴偏好人為活動的環境,一旦入侵,族群將迅速增加難以移除,不只威脅本土種生存空間,且會掠食其他原生種蜥蜴。  林管處2010年開始監測並掌握花蓮地區沙氏變色蜥族群分布與動態,至少在9個地方發現沙氏變色蜥出沒,其中以七星潭附近數量最多,每公頃最多可達5000隻,被列為移除工作的重點區域。  林管處去年在七星潭一帶,移除超過3萬隻沙氏變色蜥,正值春季,沙氏變色蜥開始進入繁殖季,呼籲民眾留意。  林管處15日也將開辦研習活動,教導民眾外來種知識、辨識爬蟲類、了解沙氏變色蜥生態及戶外實做,開放40個名額免費報名。

  • 沙氏變色蜥入侵七星潭 繁殖力驚人威脅本土種生存

    沙氏變色蜥入侵七星潭 繁殖力驚人威脅本土種生存

    外來種寵物綠鬣蜥肆虐全台,東部地區雖尚未遭入侵,不過,花蓮卻存有另一種外來種「沙氏變色蜥」威脅。這種蜥蜴繁殖力驚人,擴張迅速,其中以七星潭附近的數量最多,每公頃最多可達5千隻,光是去年就在當地抓捕3萬隻,嚴重威脅本土種,並造成生態及環境危害。 沙氏變色蜥體型約15至20公分,與壁虎差不多大,特徵是下巴有紅色的喉囊,因警覺性高、跑得快,四處亂竄,不易捕捉,因不影響民眾生活,關注度並不高,甚至有林務局人員到社區調查時,住戶還不知道家裡院子裡的蜥蜴就是沙氏變色蜥。 林務局花蓮林管處表示,沙氏變色蜥和最近受到關注的綠鬣蜥,都是外來物種在野外氾濫成長,沙氏變色蜥被列為全球百大入侵種,2008年首度在七星潭四八高地被記錄到,這種蜥蜴偏好人為活動的環境,一旦入侵族群量將增加迅速,難以移除,不只威脅本土種的生存空間,且會掠食其他原生種蜥蜴。 林管處2010年開始監測並掌握花蓮地區沙氏變色蜥的族群分布與動態,已至少在9處發現沙氏變色蜥出沒,其中以七星潭附近的數量最多,每公頃最多可達5000隻,被列為移除工作的重點區域。 林管處去年在七星潭一帶,移除超過3萬隻沙氏變色蜥。現正值春季,沙氏變色蜥開始繁殖的季節,請民眾留意,林管處5月15日也將開辦研習活動,教導民眾外來種知識、爬蟲類辨識、沙氏變色蜥生態及戶外實做等外來種相關背景知識,一般民眾均可報名,免報名費,預計招收40名學員。

  • 路邊驚見「屠龍高手」 綠鬣蜥慘淪嘴邊肉

    路邊驚見「屠龍高手」 綠鬣蜥慘淪嘴邊肉

    外來種生物綠鬣蜥,被當成寵物引進台灣,遭棄養後因為沒有天敵,不但大量繁殖還長得肥嘟嘟,猶如小恐龍肆虐南部。官方、民間都組成「獵龍大隊」,補抓綠鬣蜥,不過有網友捕捉到真正的「屠龍高手」竟然是野狗,綠鬣蜥在狗兒口中宛如嘴邊肉。 有網友在臉書社團《爆廢1公社》分享照片並發文:「狗界馴龍高手」,只見一隻野狗在路邊叼著一隻綠鬣蜥,綠鬣蜥軟趴趴顯然已經沒了生命跡象。網友們看了紛紛驚呼:「旺財大戰哥吉拉」、「這種狗需要多幾隻在氾濫的地方」、「頒個 為民除害的匾額」、「馴龍高手是馴服不是殺死啦,屠龍高手才對」、「咬去農業署換雞腿」、「自己的菜自己加」。 不過也有網友覺得:「雖然覺得很好笑,但想想這很悲劇....狗狗餓到連這個都好吃」、「不覺得好笑....只覺得這狗真可憐餓到連綠鬣蜥都吃」、「廢物人類亂棄養的兩悲劇」。 綠鬣蜥原產於中、南美洲等熱帶雨林,屬大型蜥蜴,壽命長達10年以上,最長體型2公尺,繁殖力強,因被民眾過度放養,已列入台灣十大入侵外來種,二林地區栽種相當多農作,堪稱綠鬣蜥的天堂,牠雖無毒性,但凶狠的外型常嚇到路人。 不過抓補綠鬣蜥也出現亂象,之前網路曾曝光將綠鬣蜥腳被綁住,嘴裡塞入鞭炮,一陣白煙後頭部被炸開,留下血跡斑斑傷口的照片。YouTuber「吳小珍」2月也發佈影片,彰化縣芳苑鄉二林溪流域附近,綠鬣蜥屍體「漂水面掛樹上」,成為蜥蜴墳場,不過據了解彰化縣府已委託民間團體協助清理,不再有屍橫遍野的狀況。

  • 苗栗鯉魚潭水庫 魚虎肆虐釀浩劫

    苗栗鯉魚潭水庫 魚虎肆虐釀浩劫

     乾旱持續,苗栗縣水情吃緊,縣內水庫蓄水量跌破新低,鯉魚潭水庫有效蓄水量僅剩9.9%,水庫蓄水區水位下降土壤裸露,水量減少影響生態,民眾更擔心外來種魚虎將加劇破壞水庫生態。  魚虎是紅線鱧的俗稱,也叫泰國鱧魚,屬外來品種。苗栗縣河川生態保育協會理事長賴文鑫指出,魚虎體型可超過1公尺,嘴巴裡佈滿尖牙,生性凶猛、強勢,為肉食性魚類,專門吃比自己體型小魚種,近年常有團體放生,魚虎自溝渠進入水庫,由於幾乎沒有天敵,會大肆破壞水庫生態,將原生魚種趕盡殺絕。  魚虎繁殖力驚人,過去多出現南部水域,曾文水庫、日月潭等皆深受魚虎危害,但近年卻發現魚虎蹤跡逐漸往北拓展,攻擊水域裡的其他魚種,造成生態失衡,尤其近期鯉魚潭水庫因乾旱,水位降低,水域環境縮減加上魚虎肆虐,恐將加速破壞水庫生態。  賴文鑫表示,魚虎大量繁殖,鯉魚潭水庫約在2年前開始有民間團體放生魚虎,造成生態浩劫,若要減少數量,清除魚虎會是浩大工程,仰賴釣客釣魚對於外來種入侵狀況幫助有限,只能呼籲別再放生侵略性高的外來種。  鯉魚潭水庫管理中心主任鍾清源表示,針對魚虎今年委託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展開調查評估,預計年底將取得研究報告及資料,之後將依照專家建議辦法展開水域生態失衡防治措施。  由於苗栗縣無相關放生規範,但未經管理機關申請許可,違者將依《水利法》開罰5萬元以下罰鍰。苗栗縣政府也呼籲,放生團體、民眾節制,避免外來種破壞在地生物多樣性與自然生態。

  • 台灣原生植物復育 火刺木重返花蓮木瓜溪

    台灣原生植物復育 火刺木重返花蓮木瓜溪

    水利署第九河川局進行木瓜溪護岸河川環境改善工程,發現2株稀有的原生種台灣火刺木,其中1棵高達3公尺,初判樹齡已逾50年,由於目前花蓮全縣僅存約20株原生種,九河局與林物局在此設立復育區域,將種植400棵台灣火刺木,盼恢復昔日河川生物樣貌。 早期台灣火刺木原生棲地主要落在花東地區的河畔周邊,因外來種入侵,加上園藝盆景熱潮,1980年前後遭大量盜伐,導致以往隨處可見的臺灣火刺木大量消失,昔日河灘地上火刺木成林樣貌已不復見。 農委會於2017年出版的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名錄,將台灣火刺木列為易受害(VU)等級;在環評植物生態評估技術規範中被列為第一級稀特有植物。 第九河局長謝明昌說,2019年九河局整治花蓮溪時,與花蓮林區管理處合作植栽2千株台灣火刺木植株造林,今年進行木瓜溪河川環境改善工程,則意外在布滿外來種小花蔓澤蘭的樹叢中,發現2株原生種台灣火刺木相互依偎,經洄瀾風生態團隊調查,3米高的火刺木樹齡約達50年,較一般1米高的火刺木,還要高出許多,相當罕見。 謝明昌說,花蓮縣內原生種台灣火刺木數量僅剩20多棵,分布在花蓮溪流域,平均高度約1公尺,木瓜溪發現的原生種是目前發現最大棵,不過因2棵數距離很近,其中1棵健康狀況不理想,目前由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協助後續治療,也可作為復育樹苗的種原。 謝明昌說,發現原生種火刺木的消息一出,讓九河局、花蓮林管處相當振奮,決定要投入復育工作,找回老花蓮人記憶裡的河灘地景面貌,預計在該處設立生態解說點,2棵原生種台灣火刺木則將圍起來,作為未來生態解說的定點。 第九河川局今天邀請鄰近的南華國小、銅門國小師生,在護岸工程區種下100棵台灣火刺木樹苗,預計將種植400棵;此外,今年進行木瓜溪華隆護岸及初英一號堤段的河川環境改善工程,未來也可提供吉安鄉公所完成環鄉自行車道的最後一哩路,成為花蓮新興的河畔景點。

  • 外來種甜茅、野青茅首見入侵觀霧 雪霸處緊急移除

    外來種甜茅、野青茅首見入侵觀霧 雪霸處緊急移除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去年委託國立嘉義大學,執行「觀霧地區外來種植物之調查與管理研究計畫」,首次發現禾本科甜茅及1種野青茅屬物種(Deyeuxia sp.)入侵台灣,研究團隊推測外來種可能是隨著邊坡工程,摻雜在土讓及水土保持用草籽中被帶進來,在尚未擴散前,雪霸處已進行移除工作。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去年委託國立嘉義大學調查觀霧地區外來種植物,共記錄到123科715種維管束植物,其中外來種植物有25科78種,部分為觀賞用的植栽,目前已大規模擴散的有禾本科大扁雀麥、毛花雀稗等,主要占據生長於道路兩旁,甜茅及野青茅屬物種(Deyeuxia sp.)則是首次在台灣發現。 研究團隊推測甜茅及野青茅屬物種(Deyeuxia sp.),可能是隨著邊坡工程,摻雜在土壤及水土保持用草籽中,無意間被帶進來,尚未擴散之前,雪霸處加緊移除,並指出觀霧地區因生物多樣性、物種歧異度高,植群組成趨於複雜,仍存有許多精緻優美,且具觀賞價值的原生植物。 雪霸處指出,觀霧地區當地特有種包含棣慕華鳳仙花、阿里山龍膽、長萼瞿麥、台灣蝴蝶戲珠花、假繡球等,外來種植物侵略原生植物棲地,造成生態衝擊不可輕忽,因此移除外來種植物有迫切的需要,尤其是夏季或秋季初期歸化植物果實尚未成熟時,最適合辦理移除活動。 雪霸處去年邀集林務局、雪霸志工及民眾,在觀霧地區移除西洋蒲公英、洋蓍草、黃菽草、大扁雀麥、吳氏雀稗、毛花雀稗等外來種植物,共移除約800公斤。由於外來種種子易擴散,提醒遊客到觀霧遊玩,多加檢查自身衣物是否沾黏外來種種子,發現後應將其丟進垃圾桶,為守護原生種植物盡份心力。

  • 獎勵捕抓外來入侵種成產業鏈?綠委爆:民間有人專門養來賺補助

    獎勵捕抓外來入侵種成產業鏈?綠委爆:民間有人專門養來賺補助

    綠委林淑芬今日召開記者會表示,政府在移除外來入侵種動物方式毫無規範,各縣市政府及委託單位各出奇招,不但出現開發風味大餐、虐待動物等現象,甚至還有民眾刻意飼養再送去申請領獎勵,農委會應盡速修法,杜絕亂象。 今日與會的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指出,人類社會因各種經濟利用而引入外來種動物,但政府源頭管制失職,到民間商業利用失序,導致部分「外來種」動物變成「外來入侵種」動物,影響原本的生態。 林淑芬表示,外來種也是動物,雖為維護生態而需移除,但不代表能以虐殺的方式處理。此外,也要考慮到源頭管理、杜絕商業利益存在,不然一邊放任大家去抓,抓來還給補助,另一方面還有人在那邊賣,這樣下去沒完沒了。 林淑芬指出,各地縣市政府常以金錢、物品,鼓勵民間參與外來種動物移除,說好聽的是加快移除速度,實際上是便宜行事、亂象叢生,甚至導致本土物種被誤抓的風險。 林淑芬說,屏東縣政府從2019年起,為鼓勵民眾捕抓綠竄蜥,以「老鷹紅豆、有機黑豆」為獎品。嘉義縣在2017年為抓沙氏變色蜥,以每隻換5元的方式獎勵,綠竄蜥更可換到150元至500元的獎勵,發生村莊全員動員捕抓,還有民眾刻意飼養後再申請獎勵等亂象。 林淑芬表示,在移除過程中,坊間捕抓的手法工具五花八門,彈弓、釣竿都有,以綠竄蜥為例,被抓以後還用膠帶綑綁嘴巴、四肢,還有人用陷阱、破壞鳥蛋等方式抓鳥。抓到後,用二氧化碳、十字弓、空氣槍,甚至把鞭炮塞入動物口中炸死等各種手法及虐待行為都有,如此是否得當? 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組組長羅尤娟說,政府已在檢討外來種輸入風險並列出名單,也贊成源頭管理,也已找專家學者,討論移除外來種的流程,對於人道移除的原則不會改變。 林淑芬要求,農委會應盡速制訂《外來入侵種動物移除規範》,明訂人道移除、安樂死,並嚴禁移除動物在此被商業利用,避免形成永續產業鏈。

  • 嘴塞鞭炮炸爛綠鬣蜥 民眾大玩炮刑遭轟:你跟畜生沒兩樣

    嘴塞鞭炮炸爛綠鬣蜥 民眾大玩炮刑遭轟:你跟畜生沒兩樣

    綠鬣蜥雖已被列為入侵種,台灣已逐步展開移除作業,但竟有惡劣民眾以移除外來種為名號,殘忍濫殺綠鬣蜥;臉書上近來流傳幾張綠鬣蜥手腳被綁住,嘴裡被塞入鞭炮的照片,綠鬣蜥的頭部甚至被炸開,留下血跡斑斑的傷口,屍體被丟棄在路邊,殘忍畫面被民眾痛批「跟畜生沒什麼兩樣」。 該網友在臉書「爆料公社」發文表示,有不肖人士為了追捕綠鬣蜥,竟將抓到的綠鬣蜥五花大綁後,在嘴裡塞入鞭炮「活活炸死」;他PO出的照片中,只見田園中冒出濃煙,下一張圖即是「頭部炸開」的綠鬣蜥屍體倒在路邊,殘忍的畫面讓他直說「我愛綠鬣蜥,我是綠鬣蜥的飼主,真的看不下去一堆人仗著移除外來種的名號行虐殺綠鬣蜥為樂!」 該網友說,「同樣是外來種,待遇怎麼差這麼多?只是差在沒有法律保護就可以不尊重生命嗎?法律是道德最低底線,連一點道德都沒有,還在沾沾自喜在幫農夫移除外來種?如果法律沒有保護貓狗,你們是不是也會以獵殺他們為樂?」 許多網友則留言說,「虐殺的人變態,棄養的人可惡」、「移除外來種是必須的,但手段目前好像沒有辦法真的有效又人道的方式」、「處理問題與虐殺取樂是兩碼子事」、「應該檢討源頭才對,那些自以為善良亂野放的飼主,他們才是造成無聊人士虐殺的主因」、「抓到了,還拿鞭炮炸是什麼心態?變態嗎」。

  • 台灣成「酷斯拉」樂園?! 年產70顆蛋嚴重威脅生態

    台灣成「酷斯拉」樂園?! 年產70顆蛋嚴重威脅生態

    近幾年外來種綠鬣蜥族群不斷增加,已經嚴重危害到台灣的自然生態,因此被農委會列為「移除」對象,許多民眾會組團拿彈弓射殺綠鬣蜥。日前YouTube頻道「含羞草」也將黃小四及祥哥捕捉綠鬣蜥的過程拍成影片,希望能藉此呼籲台灣民眾關注外來種入侵的問題。 黃小四表示,綠鬣蜥不僅會造成農作物的損失,爬電線杆時也會造成電線走火,甚至會在橋墩下有水的地方挖洞,時間久了就容易導致橋墩傾斜。捕捉綠鬣蜥較溫和的方法有兩種,第一種是用棍子打樹枝,樹枝搖晃後綠鬣蜥就會掉下來;第二種是使用複合式弓箭將綠鬣蜥射下,但綠鬣蜥的警覺性很高,生命力也很強,所以就算被弓箭射到也還是可以存活。 另外,綠鬣蜥為冷血動物,冬天時會躲起來避冬,所以冬天時較難捕捉,一天大約只能抓到60隻,夏天則能抓600隻。黃小四說,為了維護自然生態,不管多難抓都還是要抓,且一隻母的綠鬣蜥一次下蛋可以有40到70顆左右,祥哥也將捕捉到的母綠鬣蜥肚子切開,可以看到牠的肚子內有好幾十顆的蛋,因此只要抓到一隻母綠鬣蜥,就可以少掉好幾十隻的小綠鬣蜥。 最後,他們也提醒大家綠鬣蜥可能會有寄生蟲及工廠廢水污染的疑慮,所以千萬不要輕易的食用綠鬣蜥,且「吃」並不能解決外來種,要移除外來種是要靠大家一起努力,也再次呼籲大家不要隨意棄養綠鬣蜥,因為捕捉的速度永遠趕不上綠鬣蜥繁殖的速度。

  • 台南亞洲輝椋鳥 跟流浪貓狗搶食

    台南亞洲輝椋鳥 跟流浪貓狗搶食

     外來物種大舉入侵,鳥友近來發現台南市東區榮譽街停車場每天有上百隻亞洲輝椋鳥出沒,還跟流浪犬貓搶食,因該鳥屬強勢外來種,鳥友憂生態失衡。嘉義大學生物資源學系副教授許富雄表示,輝椋鳥族群確實有擴增趨勢,對生態影響值得關注。  善用空間繁衍後代  臉書社團「拍鳥俱樂部」負責人黃蜀婷說,最近有鳥友不約而同觀察到東區榮譽街停車場出現100多隻亞洲輝椋鳥,引起鳥友關注與記錄。鳥友同時也發現當地民眾準備給流浪狗貓吃的食物,幾乎被輝椋鳥搶食一空,推測這可能助長輝椋鳥族群加速壯大,鳥友Danny也拍到密密麻麻成排站在民宅屋頂的輝椋鳥,「看了會有密集恐懼症」。  許富雄說,輝椋鳥是都會區適應能力很高的鳥類,從高雄一路往北都可見牠們身影,他也以「社會住宅」形容,蓋社會住宅用意是讓弱勢民眾安居,都會區交通號誌、頂樓加蓋、冷氣、陽台等空間,則儼然成為輝椋鳥的「合宜宅」,因為對鳥類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繁殖空間,牠們善用這些空間在都會區繁衍下一代。  具有強烈排他性  黃蜀婷說,輝椋鳥最早是進口當寵物鳥,可能遭棄養或不小心逸出,目前野外族群數量與日俱增,由於這種鳥類有強烈排他性,會強勢攻擊其他鳥類,因而排擠本土鳥類的生存空間,過去已有埃及聖䴉等外來種生物入侵本土生態的前車之鑑,希望相關單位盡早正視輝椋鳥可能帶來的威脅。  台南市政府農業局森林及自然保育科指出,目前針對埃及聖䴉跟綠鬣蜥都採取「直接移除」,因兩者已造成生態很大威脅與危害。  以埃及聖䴉來說,中央表訂今年全數移除完畢,台南多集中七股、學甲一帶,委由專業獵人執行移除,綠鬣蜥則跟野生動物協會合作捕抓,今年迄已抓到近200隻。至於輝椋鳥危害目前仍少,但鳥友既然有反映,後續會討論如何因應。

  • 原生種悲歌重複上演 鳥友訴貪婪盜獵為禍首

    原生種悲歌重複上演 鳥友訴貪婪盜獵為禍首

    外來種強勢侵襲,影響原生種棲息空間,外來生物除具有較旺盛的生命力外,也因為較大的食量及繁衍能力,對自然生態造成嚴重的危害,拍鳥俱樂部社長黃蜀婷26日透漏,有鳥友在台北發現盜獵保育類八色鶇來販賣的店家,甚至連外來種白尾八哥都陳列架上,還可以向店家下單指定購買品種,她怒批惡劣店家非法販售,就是外來種流入的破口,要求市府嚴加查察,保護原生種的生存環境。 黃蜀婷指出,目前所知的外來種禽鳥,主要都是人為進口移入,像外來種白腰鵲鴝,尾羽又黑又長,吸引鳥商盜獵捕捉,違法裝箱引進,在鳥市場掀起搶購潮,售價也隨之起伏,但剛好爆發禽流感,不少飼主偷偷帶去山裡野放,再加上業者管理不當,讓不少鳥隻逃到野外,並憑藉強悍性格,及什麼都吃的習性,排擠原生種、影響生態平衡。 面對強勢入侵的外來種,有縣市提議組空氣槍射擊隊,但台灣為不少保育類禽鳥的重要棲地,像外來種埃及聖䴉及保育類黑面琵鷺,兩者嘴喙跟羽毛顏色上極為相近,若開放槍枝撲殺,恐怕會發生誤殺,故仍先加強人道移除鳥蛋及成鳥等方面。 黃蜀婷指出,社團全台6000名鳥友,若發現外來種禽鳥,就會啟動定位回報,由林務局專業團隊移除,她也希望市府嚴查店家違法的盜獵行為;動保處回應,全案已轉由北市警方偵辦,但因偵查不公開,無法透露查緝進度,呼籲民眾切勿購買來源不明的外來種,養寵物就應該養至終老。

  • 生態大危機 武陵櫻花恐消失

    生態大危機 武陵櫻花恐消失

     「綠癌」入侵賞櫻勝地!武陵農場多處喬木、灌木被台灣何首烏青綠藤蔓纏繞,民眾憂心影響絕美的櫻花景致恐遭消滅,包括台7甲線多處路燈、電桿也被台灣何首烏攀附,若其他樹木遭到纏繞,恐導致萎凋,也會覆蓋樹冠而阻礙光合作用。武陵農場副場長胡發韜表示,除定期加派人力清除,也計畫結合武陵地區的林務局、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交通部公路總局等相關單位合力清除,避免「本土綠癌」迅速蔓延。  李姓遊客日前前往武陵農場遊玩,發現有櫻花樹遭青綠色藤蔓纏繞,擔心是入侵台灣多年的外來種植物日本菟絲子,立刻向場方反映,場方派員請教專家鑑定後發現,竟是原生種的台灣何首烏。  台灣何首烏 傳播迅速  胡發韜指出,台灣何首烏每年8月左右開花,9、10月結果,花朵整叢白色,種子隨風傳播,其他季節顏色青綠,不易發現,且生長快速,集中在露營區及北谷等地,南谷則為賞櫻熱點,除定期加派人力清除,並要求員工發現即刻清除、曝曬。他坦言,台灣何首烏數量有持續增多跡象,可能成為「本土綠癌」,計畫結合武陵地區的林務局、雪霸處、工務段等單位,透過淨山方式鎖定清除。  但日前武陵地區各機關舉行聯繫會議討論此事時,雪霸處獨排眾議認為,台灣何首烏為攀緣性草本植物,無纏繞其他植物致死疑慮,冬枯後即不會遮避樹冠層,且為原生種植物,經數萬年演化,與其他物種相互競爭或合作,為生態系一員,不會侵略其他物種造成生態衝擊。  無法噴藥 只能人工遏止  武陵農場員工直言,其實台灣何首烏危害程度不輸外來種小花蔓澤蘭、日本菟絲子,農場內會針對水蜜桃、蘋果、杭菊等經濟作物產區及賞櫻熱點定期清除,一般農民可使用落葉型除草劑,但山林面積太大,加上武陵農場位於國家公園內,無法噴藥,只能以人工遏止蔓延。

  • 「琵琶鼠魚」入侵台北市 大嗑魚卵原生種遇浩劫

    「琵琶鼠魚」入侵台北市 大嗑魚卵原生種遇浩劫

    北市內湖碧湖公園大陂湖,遭外來種「琵琶鼠魚」入侵肆虐,生態專家張嘉宏陳情指稱,琵琶鼠魚會以嘴巴刮食湖底藻類、青苔,甚至連其他魚類的卵都不放過,每隻琵琶鼠魚一天就吞食3000顆卵,更別提現在連數量都多到無法估計,導致原生種魚類無法繁衍,面臨嚴重浩劫,議員李建昌及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26日在湖內布下原子網、長型蜈蚣籠及蟹籠,盼以減少外來種數量,保衛原生種的家園,一天至少捕獲超過80隻。 李建昌指出,琵琶鼠魚嚴重影響生態平衡,唯有建立明確體制來定期撈捕外來種,才能有效防堵外來種侵害,像琵琶鼠魚生長1年就可以繁殖,1年半身形就可以長到50、60公分,進入一個水域最短不到5個月,就會引發生態浩劫,過去東湖一帶曾經淹過大水,當時滿地都是琵琶鼠魚,可見生態已經受嚴重影響,其中,包括基隆河、淡水河域等都逃不過被侵襲的命運。 張嘉宏表示,全台灣的淡水水域,都已遭琵琶鼠魚入侵,適合生長的中南部,災情更是嚴重,琵琶鼠魚的繁殖季是5月到8月,和台灣原生魚種的繁殖期重疊,2者在環境、食物等方面競爭,原生種魚的魚卵遭琵琶鼠魚吃到一顆不剩,並且一隻琵琶鼠魚就能產數千顆卵,長期增生下,數量增加到不可估計,原生種魚根本沒有生存空間。 公園處花卉試驗中心主任宋馥華透漏,琵琶鼠魚的清撈結合民間團體來推動,預計每年2次,定期追蹤成效,效果不錯就會在全市推動,大湖公園和碧湖公園內也有設置藍色桶子,讓釣客可以丟棄不要的琵琶鼠魚;湖濱里長陳尤雪建議公園處可以在藍色桶子上張貼清楚告示,讓釣客清楚用途,且為落實在地保育行動,籲請政府單位,研擬例行性的捕撈規話,長期施作才有意義。 更多 CTWANT 報導

  • 琵琶鼠魚日嗑3千卵 原生種滅絕

    琵琶鼠魚日嗑3千卵 原生種滅絕

     水中「滅鼠」大作戰!台北市內湖碧湖公園大陂湖,遭外來種「琵琶鼠魚」入侵肆虐,議員李建昌及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26日在湖裡布下原子網、長型蜈蚣籠及蟹籠,1天下來捕獲超過80隻,盼減少外來種數量,保衛原生種魚類家園。  琵琶鼠魚又被稱為「垃圾魚」,會用嘴巴刮食湖底藻類、青苔,甚至連其他魚類的卵都不放過,生態專家張嘉宏指出,每隻琵琶鼠魚1天可吞食3000顆卵,且數量繁衍多到無法估計,導致原生種魚類面臨生存浩劫。  生長1年即可繁殖  李建昌昨與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前往碧湖公園,在湖裡設置原子網、長型蜈蚣籠和蟹籠,1天下來捕獲超過80隻琵琶鼠魚。  李建昌表示,在基隆河、淡水河隨處可見琵琶鼠魚蹤影,嚴重影響生態平衡,唯有建立明確體制定期撈捕外來種,才能有效防堵侵害,琵琶鼠魚生長1年即可繁殖,1年半身形就可長到50、60公分,進入水域最短不到5個月就能引發生態浩劫,東湖曾淹大水後滿地都是琵琶鼠魚,可見生態已受影響。  張嘉宏說,全台灣淡水水域都已遭琵琶鼠魚入侵,適合生長的中南部,災情更是嚴重,琵琶鼠魚繁殖季是5月到8月,和台灣原生魚種繁殖期重疊,2者在環境、食物相互競爭下,原生種魚的魚卵被琵琶鼠魚吃光光,1隻琵琶鼠魚還能產數千顆卵,長期增生下,數量增加到不可估計,原生種魚根本沒有生存空間。  議員籲定期捕撈防堵  北市公園處花卉試驗中心主任宋馥華透露,琵琶鼠魚的清撈結合民間團體推動,預計每年2次,定期追蹤成效,效果不錯會擴大至全市,在公園內設有藍色桶子,讓釣客丟棄琵琶鼠魚。  碧湖公園在地湖濱里長陳尤雪建議,公園處可以在藍色桶子上張貼清楚告示,讓釣客清楚用途,且為落實在地保育行動,籲請政府研擬例行性捕撈規畫,長期施作才有意義。

  • 舶來品肆虐 鳥友批非法販售猖獗

    舶來品肆虐 鳥友批非法販售猖獗

     外來種強勢侵襲,影響原生種棲息空間,拍鳥俱樂部社長黃蜀婷26日表示,有鳥友在台北發現盜獵保育類八色鶇拿來販賣的店家,甚至連外來種白尾八哥都陳列架上,民眾還可向店家下單指定購買品種,她怒批惡劣店家非法販售,就是外來種流入的破口,要求市府嚴加查察。  目前所知的外來種禽鳥,主要都是人為進口移入,黃蜀婷指出,像外來種白腰鵲鴝,尾羽又黑又長,吸引鳥商盜獵捕捉,違法裝箱引進,在鳥市場掀起搶購潮,最高售價甚至破萬元,因爆發禽流感,不少飼主偷偷帶去野放,再加上業者管理不當,不少鳥隻逃到野外,白腰鵲鴝強悍性格及什麼都吃的習性,排擠原生種影響生態平衡。  黃蜀婷透露,面對外來種強勢入侵,有縣市提議組空氣槍射擊隊,但台灣為保育類禽鳥重要棲地,像外來種埃及聖鹮及保育類黑面琵鷺,兩者嘴喙跟羽毛顏色極為相近,若開放槍枝撲殺,恐會發生誤殺,目前以人道移除鳥蛋及成鳥為主。  她說,拍鳥俱樂部在全台有6000名鳥友,發現外來種禽鳥就會啟動定位回報,由林務局團隊移除,希望市府嚴查店家違法盜獵。  北市動保處回應,全案由北市警方偵辦,但因偵查不公開,無法透露查緝進度,呼籲民眾切勿購買來源不明的外來種。

  • 原生種悲歌重複上演 鳥友訴貪婪盜獵為禍首

    原生種悲歌重複上演 鳥友訴貪婪盜獵為禍首

    外來種強勢侵襲,影響原生種棲息空間,外來生物除具有較旺盛的生命力外,也因為較大的食量及繁衍能力,對自然生態造成嚴重的危害,拍鳥俱樂部社長黃蜀婷26日透漏,有鳥友在台北發現盜獵保育類八色鶇來販賣的店家,甚至連外來種白尾八哥都陳列架上,還可以向店家下單指定購買品種,她怒批惡劣店家非法販售,就是外來種流入的破口,要求市府嚴加查察,保護原生種的生存環境。 黃蜀婷指出,目前所知的外來種禽鳥,主要都是人為進口移入,像外來種白腰鵲鴝,尾羽又黑又長,吸引鳥商盜獵捕捉,違法裝箱引進,在鳥市場掀起搶購潮,最高售價甚至破萬元,但剛好爆發禽流感,不少飼主偷偷帶去山裡野放,再加上業者管理不當,讓不少鳥隻逃到野外,並憑藉強悍性格,及什麼都吃的習性,排擠原生種、影響生態平衡。 她透露,面對強勢入侵的外來種,有縣市提議組空氣槍射擊隊,但台灣為不少保育類禽鳥的重要棲地,像外來種埃及聖䴉及保育類黑面琵鷺,兩者嘴喙跟羽毛顏色上極為相近,若開放槍枝撲殺,恐怕會發生誤殺,故仍先加強人道移除鳥蛋及成鳥等方面。 黃蜀婷指出,社團全台6000名鳥友,若發現外來種禽鳥,就會啟動定位回報,由林務局專業團隊移除,她也希望市府嚴查店家違法的盜獵行為;動保處回應,全案已轉由北市警方偵辦,但因偵查不公開,無法透露查緝進度,呼籲民眾切勿購買來源不明的外來種,養寵物就應該養至終老。

  • 成群「琵琶鼠魚」大嗑魚卵 原生種遇浩劫

    成群「琵琶鼠魚」大嗑魚卵 原生種遇浩劫

    北市內湖碧湖公園大陂湖,遭外來種「琵琶鼠魚」入侵肆虐,生態專家張嘉宏陳情指稱,琵琶鼠魚會以嘴巴刮食湖底藻類、青苔,甚至連其他魚類的卵都不放過,每隻琵琶鼠魚一天就吞食3000顆卵,更別提現在連數量都多到無法估計,導致原生種魚類無法繁衍,面臨嚴重浩劫,議員李建昌及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26日在湖內布下原子網、長型蜈蚣籠及蟹籠,盼以減少外來種數量,保衛原生種的家園,一天至少捕獲超過80隻。 李建昌指出,琵琶鼠魚嚴重影響生態平衡,唯有建立明確體制來定期撈捕外來種,才能有效防堵外來種侵害,像琵琶鼠魚生長1年就可以繁殖,1年半身形就可以長到50、60公分,進入一個水域最短不到5個月,就會引發生態浩劫,過去東湖一帶曾經淹過大水,當時滿地都是琵琶鼠魚,可見生態已經受嚴重影響,其中,包括基隆河、淡水河域等都逃不過被侵襲的命運。 張嘉宏表示,全台灣的淡水水域,都已遭琵琶鼠魚入侵,適合生長的中南部,災情更是嚴重,琵琶鼠魚的繁殖季是5月到8月,和台灣原生魚種的繁殖期重疊,2者在環境、食物等方面競爭,原生種魚的魚卵遭琵琶鼠魚吃到一顆不剩,並且一隻琵琶鼠魚就能產數千顆卵,長期增生下,數量增加到不可估計,原生種魚根本沒有生存空間。 公園處花卉試驗中心主任宋馥華透漏,琵琶鼠魚的清撈結合民間團體來推動,預計每年2次,定期追蹤成效,效果不錯就會在全市推動,大湖公園和碧湖公園內也有設置藍色桶子,讓釣客可以丟棄不要的琵琶鼠魚;湖濱里長陳尤雪建議公園處可以在藍色桶子上張貼清楚告示,讓釣客清楚用途,且為落實在地保育行動,籲請政府單位,研擬例行性的捕撈規話,長期施作才有意義。

  • 坪林外來魚種肆虐威脅原生魚 農業局:將加強清除頻率

    坪林外來魚種肆虐威脅原生魚 農業局:將加強清除頻率

    新北市坪林區好山好水,不僅是休閒旅遊去處更是重要茶鄉,但市議員劉哲彰卻發現,坪林區北勢溪內外來魚種肆虐,吳郭魚、鯉魚、美國大嘴鱸魚、曲腰魚等外來魚種,已嚴重威脅原生魚種生存空間。農業局表示,未來將加強清除的次數與頻率,增進本土魚種的保育效果。 劉哲彰說,坪林屬於水源保護區,吳郭魚、鯉魚、美國大嘴鱸魚、曲腰魚等外來魚種不該出現於北勢溪中,如今牠們已成為強勢魚種,香魚、溪哥、苦花、石賓等原生魚種將會滅絕。 美國大嘴鱸魚根本不應該出現於北勢溪流域,曲腰魚有「總統魚」之稱,本生存於日月潭一帶,如今也成為坪林的一項特色,原生魚種都是珍貴的本土魚種,他日前前往坪林加油站旁的親水吊橋查看,幾乎已不見原生種魚類。 此外,近年來有些宗教團體放生,卻未顧慮到溪流內的原生魚種,強勢的外來魚種大魚吃小魚,甚至以原生種的魚卵為食,當務之急要想辦法清理外來魚種,不然將是坪林的生態浩劫。 「坪林是最後一塊淨土!」劉哲彰感嘆說,深坑區內的溪流多已被吳郭魚占據,若再不搶救恐怕就沒有原生魚種的生存空間。試問,若遊客到坪林旅遊,卻發現溪流內都是吳郭魚、鯉魚,對於觀光也是一大衝擊。 劉哲彰建議,針對外來種入侵,短期內可以開放釣客垂釣,透過釣魚相關協會管控,邀民眾一起清除外來魚種,此外,宗教放生更應加強宣導「生態保育」觀念,要放生就要放生當地的原生魚種。 農業局表示,為清除坪林區外來魚種,管理機關坪林區公所近年來都與在地釣藝協會及生態保育協會合作,共同清除溪流內的曲腰魚、鯉魚、吳郭魚及鯽魚以保育在地魚種,未來將加強清除的次數與頻率,增進本土魚種的保育效果。 農業局也呼籲,坪林的溪流皆有封溪護漁,為防止在未開放溪流非法垂釣、濫捕、放流等行為,民眾若有發現這些行為,能拍照向坪林區公所、警局或直接跟農業局檢舉,屬實並裁罰確定者,將可獲得2000元獎金。

  • 螯蝦入侵鯉魚潭 放養原生種補救

    螯蝦入侵鯉魚潭 放養原生種補救

     有民眾本月5日在花蓮縣壽豐鄉鯉魚潭碼頭旁發現1隻學名紅鰲螯蝦的外來種小龍蝦,分享臉書社團引發網友熱烈討論,憂慮影響生態。鯉魚潭內主要原生種如羅漢魚、菊池氏細鯽,疑似因外來種吃掉其魚卵,多年前早已消失,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已委託專家調查,並放養原生魚種,盼增加生物多樣性。  紅鰲螯蝦俗稱澳洲淡水龍蝦,原產大洋洲,被引進做為觀賞及養殖食用,但因飼養時容易感染多種疾病難以根治,遭民眾棄養放生。因其大螯可輕易捕捉獵物,加上產卵量驚人、適應能力極好,成為強勢物種,甚至會吃掉魚卵,恐壓縮原生物種生存空間,對生態的破壞十分嚴重。  花東縱管處鯉魚潭管理站主任蔡威平說,鯉魚潭內遭外來種入侵時間點已不可考,自2016年起,委託東華大學監測鯉魚潭水質及魚種,潭內外來種魚類多為吳郭魚、珍珠石斑及圓吻魚固魚等,紅鰲螯蝦比較少見。  蔡威平提到,鯉魚潭內原生種主要為羅漢魚、菊池氏細鯽,研究團隊研判因其魚卵遭外來種生物捕食而導致消失,今年8月嘗試在潭內放養這兩種原生種魚苗,觀察能否在人工協助下擴大存活機會,增加生物多樣性。  花蓮縣水產培育所長吳雅琴指出,鯉魚潭多年前曾發現紅鰲螯蝦蹤跡,東華大學外來種研究調查,初步研判數量不多,暫無立即性危害,呼籲民眾重視生態環境,不要任意棄養放生外來種,以免破壞本土生態環境。  鯉魚潭是堰塞湖,長期存有優養化問題,除放養專吃藻類的白鰱魚,近年也放養黑鰱魚。蔡威平表示,這些雖是外來魚種,但不會產卵,不影響潭內生態,盼能持續食用浮游動物,達成生物防治改善水質目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