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外匯儲備規模的搜尋結果,共74

  • 陸外匯儲備規模 增近300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7日公布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4月末,大陸外匯儲備規模為3.1981兆美元,較3月末上升282億美元,升幅為0.89%。

  • 人民幣全球外儲占比續創新高 美元占比連3季下降

    人民幣全球外儲占比續創新高 美元占比連3季下降

    財聯社報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當地時間3月31日發布「官方外匯儲備貨幣構成(COFER)」資料顯示,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占比也升至2.25%,續刷2016年第4季度IMF報告該資料以來的新高。

  • 陸2020年外匯占款連6年降 12月降幅創25個月紀錄

    2020年12月人民幣兌美元實現連續第七個月升值,不過升值幅度明顯低於同期歐元等發達國家貨幣,2020年末市場波動日漸收窄,不少交易員認為央行出手緩升,外匯占款可能繼續正值,但最終央行公佈的數據反而出現25個月最大降幅。 \n路透報導,大陸央行公布外匯占款2020年12月減少人民幣(下同)328.7億元,單月降幅創25個月最大。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表示,外匯占款反映大陸央行始終如一的堅持匯率市場化導向,匯率升值背景下並未對市場進行干預。 \n外匯占款是央行收購外匯資產而相應投放的本國貨幣,大陸央行表示外匯占款增多,表明央行向市場投放基礎貨幣;反之如果外匯占款減少,則是央行回收部分人民幣,轉向市場提供了部分美元。 \n此外,2020年12月大陸外匯儲備規模回到2016年4月以來高位,分析人士認為,這得益於美元持續偏弱帶來的正面估值效應,也包括基本面和利差優勢帶動資本流入,諸多因素都對儲備提供積極支撐。

  • 陸11月外匯儲備增505億美元 近7年最大單月增幅

    陸11月外匯儲備增505億美元 近7年最大單月增幅

    據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7日發布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11月末,大陸外匯儲備規模為3兆1785億美元,較10月末上升505億美元,升幅為1.61%,創2013年11月以來近7年最大單月增幅,並逆轉此前兩個月下滑趨勢。 \n \n大陸外管局解釋稱,這是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11月美元指數下跌,非美元貨幣總體上漲,主要國家股票、債券等資產價格上升。外管局新聞稿並指出,預期未來外匯市場將呈現基本穩定、雙向波動的格局。 \n \n路透測算亦顯示,11月美元走弱推升以美元計的外儲規模。當月美元指數貶值2.31%,而歐元、英鎊兌美元分別升值2.41%和升2.94%,另外日元兌美元升0.35%。路透據此測算,11月匯率波動可能帶來約250億美元的正向估值效應。

  • 美舉債紓困 誰來買單?

     為了對抗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美國國會有意推出新一輪紓困方案,而這恐怕導致預算赤字進一步擴大。分析師表示,紓困計畫的財源來自於政府發行更多公債,但這卻引發買家是誰的問題,畢竟中美關係急速惡化,曾是最大債權國的中國已逐步減持美債。 \n 2020財政年度(9月底止),美國聯邦預算赤字增至3.1兆美元,占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4.9%。其中首輪疫情紓困方案支出逾2兆美元。 \n 若國會再推出新一輪刺激方案,加上政府稅收降低的影響,赤字可能會占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0%。 施羅德投資集團(Schroders)研究與分析策略師克利斯欽.密(Kristjan Mee)指出,「美國經濟雖逐漸恢復,但因應疫情支出持續增加。」 \n 隨著中美貿易大戰開打,大陸開始減持美國公債,去年6月更將美國公債最大持有國的地位讓給日本。美國官方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為止,大陸持有約1.06兆美元的美國公債,低於2015年底時的1.24兆美元。 \n 德意志銀行策略師魯斯金(Alan Ruskin)表示,大陸基於政治因素拋售美債,他們希望降低美元儲備並減少對於美國的依賴,而在此情況下,美國聯準會(Fed)可能被迫增加購買美債規模。 \n 克利斯欽.密指出,外匯儲備充足、習慣進場干預的亞洲國家,是最有可能擴大購買美債的買家,自3月起外匯存底大增的新加坡與台灣便是其中兩例。 \n 另一方面,有鑒於第二輪紓困方案持續卡關,美國財政部下調對於美國第四季(10~12月)舉債規模的預估,從8月初預測的1.216兆美元降至6,170億美元。 \n 美國財政部認為,約1兆美元規模的新一輪援助方案最後勢必會通過,但時機點可能落在明年第一季,因此推估該季舉債規模高達1.127兆美元。

  • 人民幣越來越吃香 70多個央行把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

    人民幣越來越吃香 70多個央行把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近期發布了《2020年人民幣國際化報告》,這份報告梳理了2019年人民幣的使用情況和國際化發展的最新趨勢。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球已有70多個央行或者貨幣當局把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人民幣外匯儲備創新高。 \n \n人民幣跨境使用逆勢快速增長,數據顯示,2019年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是19.67兆元(人民幣,下同),年增24.1%,收付金額創了歷史新高。人民幣跨境收付占同期本外幣跨境收付總金額的比重是38.1%,同樣創了歷史新高,比上一年提高5.5個百分點。 \n \n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中佔比創新高,儲備功能日益顯現。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官方外匯儲備貨幣構成(COFER)數據顯示,到2019年年底,人民幣儲備規模達到2176.7億美元,佔標明幣種構成外匯儲備總額的1.95%,排名超過加拿大元的1.88 %,是第5位。這是IMF從2016年開始公佈人民幣儲備資產以來的最高水準。

  • 陸6月外儲3.11兆美元 連3個月回升

    陸6月外儲3.11兆美元 連3個月回升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7日公布了2020年6月外匯儲備資料,截至6月末,大陸外匯儲備規模為3兆1123.28億美元,較5月末上升106.36億美元,升幅0.34%,連續3個月回升。 \n \n資料還顯示,2020年6月末黃金儲備為6264萬盎司,自2019年9月以來維持不變。 \n \n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解讀稱,6月,外匯市場供求總體保持平衡。受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流行、主要國家貨幣及財政刺激政策等因素影響,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指數小幅下跌,主要國家資產價格有所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當月外匯儲備規模上升。

  • 4月陸外匯存底規模超預期回升 提供穩定支撐

    4月陸外匯存底規模超預期回升 提供穩定支撐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7日公佈最新外匯存底規模數據。截至2020年4月底的外匯存底規模為3兆915億美元,較3月底上升308億美元、升幅1%,並一反3月的單月下降461億美元情形。 \n \n據第一財經引述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疫情發生以來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加劇,估值變動對外匯儲備規模影響較大,綜合考慮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導致4月外匯儲備規模增加。 \n \n溫彬更認為下階段大陸外匯存底規模會繼續保持穩定。一方面經濟長期向好基礎沒有變,疫情防控趨勢向好,復工復產讓經濟出現積極改善;另一方面疫情在海外加速蔓延形勢下,人民幣資產價格相對穩定。

  • 陸2月外儲回落 長期仍趨穩

    陸2月外儲回落 長期仍趨穩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7日發布數據顯示,至2020年2月底,大陸外匯儲備規模為3兆1067億美元,較上個月下滑了87.8億美元。主要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2月人民幣兌美元出現明顯貶值,致2月大陸外匯儲備結束了先前連續兩個月的成長態勢。另外,外匯管理局公布,2月底大陸黃金儲備為6264萬盎斯(約合1948.32噸),與1月分持平,為連續5個月維持不變。 \n 匯率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是當月外匯儲備規模變動的主要原因。」大陸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主要國家經濟形勢及貨幣政策預期等因素影響,美元指數、主要國家債券價格有所上漲。她強調,疫情影響是短期的,外匯儲備規模有望繼續保持總體穩定。 \n 貿易逆差擴大外儲壓力 \n 路透報導,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表示,2月外匯儲備主要受估值因素影響較大,這其中包括美元指數上升、債券殖利率下滑與全球股票價格下跌。他分析,美元指數上行,非美貨幣貶值,拖累外匯儲備約80億美元。同時受疫情全球擴散影響,全球股市快速下跌,使外匯儲備投資的股票資產帳面價值下降;不過美債價格上漲,而外儲投資中的債券資產較多,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全球股市大幅下跌的不利影響。 \n 據路透估算,2月當月主要儲備貨幣中的歐元、日元和英鎊兌美元分別貶值0.61%、升值0.29%和貶值2.87%,而2月當月美元指數則上漲0.76%。假設中國外匯儲備的幣種構成與全球外匯儲備類似,那麼2月由於匯率波動造成外匯儲備估值大約減少80億美元。 \n 另外,王有鑫指出,考慮到1月大陸受疫情影響尚不明顯,可以推測外貿逆差可能主要集中在2月;因此,外貿逆差擴大也對外儲形成了壓力,不過商品貿易項下逆差的壓力,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服務貿易項下海外旅遊消費下降所抵消。 \n 基本面有利外儲趨穩 \n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及研究員馮柏預計,未來一段時間,大陸外匯儲備規模仍然具有穩定基礎,有利因素包括國內疫情防控態勢逐漸向好,企業復工復產有序推進;3月以來美元指數回落,美國10年期國債殖利率再創紀錄新低,中美利差加大,人民幣升值預期提升,國際資金看好人民幣資產不斷流入等。

  • 大陸1月外匯儲備連升兩月 優於預期

    大陸1月份外匯儲備連升兩個月,勝市場預期。中國人民銀行公布,今年1月外匯儲備31,154億美元,較2019年12月增加75.7億美元,高於市場預期31,057億美元。 \n另外,今年1月底黃金儲備6,264萬盎斯,與上月持平。 \n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表示,1月中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穩定,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為外匯儲備規模穩定提供支撐。同時,受中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英國正式脫歐、以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指數小幅上升,主要國家債券價格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外匯儲備規模上升。 \n王春英指出,外部環境依然複雜嚴峻,國際金融市場仍面臨較多不確定因素。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暫時的,中國有信心、有能力、有把握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 \n她表示,中國經濟長期向好、高質量增長的基本面不會改變,加之外匯市場運行機制日益完善,有利於市場平穩運行,這都將繼續為外匯儲備規模保持總體穩定提供堅實基礎。

  • 陸外儲減96億美元 降幅超預期

    陸外儲減96億美元 降幅超預期

     大陸11月分外匯儲備下降幅度高於預期,7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2019年11月外匯儲備數據顯示,截至11月末,大陸外匯儲備規模為3兆956億美元,較10月分減少95.7億美元,比路透調查分析師預估的減少40億美元略高,但仍較年初上升229億美元。分析指出,匯率的波動應該是上個月外匯儲備變動的主要因素。 \n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11月,大陸外匯市場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市場總體穩定。但美元指數小幅上漲,主要國家債券價格有所下跌,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估值因素,是影響當月外匯儲備規模變化的主要原因。 \n 11月美元指數上漲 \n 路透指出,儘管大陸經濟下滑壓力增大,中美貿易戰增溫,但因對資本流出的嚴格控制和外資流入投資股票和債券,從去年下半年至今,大陸外匯儲備基本上是緩慢上升的。 \n 《每日經濟新聞》報導,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表示,影響外匯儲備餘額變化的原因主要有三個方面,第一個是貨幣折算。11月美元指數有明顯的上漲,但日元、歐元的跌幅比較大。大陸3兆多美元的外匯儲備中,大約有1兆左右的非美元資產,因此折算之後,帳面上的損失大概就是在100億美元左右。 \n 第二個是資產價格,尤其是債券價格。11月歐美的量化寬鬆及降息政策告一段落,歐美的債券價格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跌。由此,對大陸外匯儲備造成了帳面上的損失。第三個是實現投資收益,這一般是正的。上述三種因素合併之後,就形成了大陸外匯儲備規模在11月發生的變動。 \n 年初至今穩中有增 \n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從主要匯率變動上看,美元指數走強,從10月末的97.4升至11月末的98.3,升值幅度接近1%;歐元走弱,兌美元貶值幅度達到1.2%;日元走弱,兌美元貶值幅度達到1.3%。 \n 從債券收益率和價格上看,美國十年期國債殖利率從10月末的1.69%升至1.78%,導致持有的美元債券價格下降。以上因素讓外匯儲備帳面價值減少。 \n 不過,趙慶明也表示,外匯儲備總體還是比較穩定。從年初到現在,基本上就是穩中有增。整體來說,今年的債券價格、匯率等還是比較穩定的,只要其中的投資收益不出現嚴重的錯誤,外匯儲備規模不會發生大的變動。即使每個月可能會有100億美元左右的上下變動,對於3兆美元的總量來說,這個波動幅度也還是非常小的。

  • 陸9月外匯儲備低於預期 月減147億美元

    中國人民銀行6日公布,9月底外匯儲備3.0924兆美元,市場預期為3.1056兆美元;較8月的3.1071兆美元,減少約147億美元。 \n此外,人行連續10個月增持黃金儲備,中國9月底黃金儲備達6,264萬盎斯,8月底為6,245萬盎斯,按月增加19萬盎斯或0.3%。 \n對此,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發言人王春英表示,9月,大陸外匯市場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大陸經濟發展有巨大的韌性,潛力和迴旋餘地,長期向好的發展態勢沒有改變,並繼續推進全方位改革開放,這將為外匯儲備規模保持總體穩定提供有力支撐。

  • 8月大陸外匯存底小增至3.1072兆美元

    新浪財經7日報導,中國人民銀行表示,大陸8月外匯存底31,072億美元,較7月份上升35億美元,升幅0.1%,預期為31,000億美元,7月份為31,037億美元。截至2019年8月底,大陸外匯存底較今年初上升345億美元,升幅1.1%。 \n另外,8月底大陸黃金儲備報6,245萬盎司(約1,942.41噸),7月底為6,226萬盎司(約1,936.50噸)。 \n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今年以來,面對複雜嚴峻的外部環境,大陸經濟運行延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態勢,穩定性、韌性明顯增強,經濟結構持續優化。受此支撐,大陸國際收支保持總體平衡,外匯存底規模穩中有升。 \n王春英指出,8月份,大陸外匯市場秩序良好,外匯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受全球經濟增長、貿易局勢、地緣政治等多重因素影響,美元指數小幅上升,主要國家債券價格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共同作用,大陸外匯儲備規模有所上升。

  • 大陸外匯儲備規模佔全球近30%

    據《人民日報》海外版30日報導,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日前公佈的《國家外匯管理局年報(2018)》首次披露了外匯儲備經營業績、貨幣結構等數據。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表示,進一步披露外匯儲備經營管理情況,符合中國全方位擴大對外開放的需要,也有利於提升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金融的信心。 \n \n大陸的外匯儲備始終以「安全、流動、保值增值」為經營目標,核心職能是維護國際收支平衡和匯率穩定、維護國家金融安全,實現了長期、穩健的經營收益,收益率在全球外匯儲備管理機構中處於較好水平。年報顯示,大陸外匯儲備2005年至2014年的10年平均收益率為3.68%。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8年的統計,大陸外匯儲備規模佔全球外匯儲備規模的近30%。 \n \n「中國外匯儲備始終堅持多元化、分散化的投資理念,根據市場情況靈活調整、持續優化貨幣和資產結構,利用不同貨幣、不同資產類別之間的此消彼長關係,控制總體投資風險,保障外匯儲備保值增值。」王春英說,具體到貨幣結構方面,隨著大陸經濟貿易不斷發展,外匯儲備貨幣結構日趨多元,比全球外匯儲備的平均水平更加分散。這既符合大陸對外經濟貿易發展及國際支付要求,也與國際上外匯儲備貨幣結構的多元化趨勢相一致,有助於降低大陸外匯儲備的匯率風險。 \n \n據介紹,大陸外匯儲備經營始終將風險防範放在首位,不斷完善風險管理和內部控制框架,增強風險識別、評估和管理能力,豐富和提升風險管理工具及手段,建立健全風險管理體系。通過不斷加強對重大風險事件的前瞻性分析和預警,中國外匯儲備靈活妥善應對了國際金融危機、歐債危機等歷次市場衝擊和挑戰,不僅保持了外匯儲備資產的總體安全和流動,還為服務中國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作出了積極貢獻。 \n \n中國大陸已成為世界第一大黃金生產國,同時也是黃金消費大國。截至2018年末,大陸黃金儲備規模達到1852噸,位居全球第6。 \n \n關於大陸增持黃金儲備的主要原因,王春英表示,黃金儲備一直是各國國際儲備多元化構成的重要部分。黃金兼具金融和商品的多重屬性,有助於調節和優化國際儲備組合的整體風險收益特性。陸方從長期和戰略的角度出發,根據需要動態調整國際儲備組合配置,保障國際儲備的安全、流動和保值增值。

  • 陸6月外匯儲備 大增182億美元

    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今天(8日)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中國外匯儲備為31192.34億美元,較上個月增加182.3億美元,超過市場預期,並創下去年5月以來的新高。 \n對於6月外匯儲備增加的原因,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在答記者問中表示:「6月,受全球貿易局勢、主要國家央行貨幣政策等因素影響,美元指數下跌,國際金融市場資產價格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共同作用,外匯儲備規模有所上升。」 \n今年上半年,雖然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累計小幅貶值,但外匯儲備卻累計增加了465.22億美元。外匯儲備從去年11月出現一波5連漲,去年11月、12月和今年前三個月分別增加了86億美元、110.15億美元、152.12億美元、22.56億美元和85.8億美元,在4月縮水38億美元後,外匯儲備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遭遇貶值的背景下,在5月和6月分別增長了61億美元和182億美元。 \n今年以來為何中國的外匯儲備規模穩中有升?國家外匯局解釋:「今年以來,在外部環境不確定不穩定因素有所增加的情況下,我國經濟總體平穩、運行在合理區間,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主要渠道跨境資金流動呈現積極變化,」 \n2019年上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一波三折,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先漲後跌,從去年末的6.8632小幅貶值到6月28日的6.8747,累計小幅貶值了115個基點,貶值幅度0.17%。 \n展望未來的外儲走勢,王春英表示:「往前看,國際經濟金融形勢仍然錯綜複雜,但我國將持續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積極落實全方位對外開放舉措,經濟增長的韌性和可持續性將進一步增強。這些都會為我國外匯市場穩定提供有力支撐,從而為外匯儲備規模保持總體穩定提供堅實基礎。」 \n此外,中國人民銀行的官方儲備資產表還顯示,6月黃金儲備為6194萬盎司,較5月的6161萬盎司增加了33萬盎司,為連續第7個月增加。

  • 機構:去年人民幣國際化指數 波動加劇

    機構:去年人民幣國際化指數 波動加劇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6日公布的「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19」顯示,人民幣國際化指數(RII)在2018年波動加劇,第二季曾升至4.91歷史新高,成為僅次於美元和歐元的全球第三大國際貨幣,下半年年末RII下滑至2.95,但仍處於歷史較高區間。 \n 界面新聞報導,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王芳解讀報告時指出,2018年資本項下人民幣國際化快速增長,特別是在全球直接投資嚴重萎縮之際,人民幣直接投資增加,是推升第二季RII攀升至歷史高位的重要原因。但隨後受到金融交易波動劇烈的影響,導致指數快速回落。 \n 數據顯示,2018年,人民幣直接投資規模為2.66兆元,年增62.8%,較2011年成長23倍。其中,以人民幣結算的外商直接投資規模為1.86兆元,創歷史新高,年增57.6%。 \n 在儲備項下的人民幣國際化方面,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人民幣全球外匯儲備規模增至2,027.9億美元,年增793.17億美元,在外匯儲備中的占比由2017年的1.23%上升至1.89%。 \n 人民幣國際化指數由人民幣貿易計價結算、金融計價結算和外匯儲備全球占比等三部分構成。報告顯示,目前在全球國際貿易的人民幣結算占比為2.05%;在包括貿易投資、國際信貸、國際債券與票據等在內的國際金融交易中,人民幣計價的占比為4.9%;在全球官方外匯儲備資產中,人民幣占比為1.89%。 \n 王芳表示,中國的貨幣地位能否實現與經濟貿易地位相匹配,關鍵是取決於非居民使用和持有人民幣的意願和程度。他建議,未來應在推動高水平金融開放的過程中,培育合格的微觀經濟主體,提高企業和金融機構的國際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深化貨幣市場、債券市場、股票市場和外匯市場的改革,同時,加強國際化金融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負面清單制度,以宏觀審慎政策防範跨境資本流動風險,提高開放中的金融管理能力。

  • 陸5月外儲創近9月新高 連6月增持黃金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公布5月外匯儲備為3兆1010億美元,重新站上了3.1兆美元關口,這一數字超過了此前彭博的預測中值3兆900億美元,比4月的3兆949.5億美元增加61億美元,5月的外儲規模也創下了去年9月以來的新高。 \n人行的官方儲備資產表還顯示,5月黃金儲備為6161萬盎司,較4月的6110萬盎司增加了51萬盎司,為連續第6個月增加。 \n對於未來,大陸國家外匯局強調,全球政治經濟不確定性因素仍然較多,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性可能加大。但良好的經濟基本面將為外匯市場平穩運行提供有力支撐,為外匯儲備規模總體穩定提供堅實基礎。

  • 4月末大陸外匯儲備規模為3兆950億美元

    據新華社報導,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7日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4月末,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0950億美元,較3月末下降38億美元,降幅為0.1%。 \n \n4月,大陸外匯市場運行保持平穩。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指數略升0.2%,全球債券指數基本持平。「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外匯儲備規模略有下降。」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說。 \n \n「略微下降更多來自匯率波動。」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衍生品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認為,4月大部分主要非美元貨幣貶值,致使中國外匯儲備中的相關貨幣在折算美元時出現減少。 \n \n趙慶明表示,外匯儲備中的部分債券價格下跌也會影響到最後的計算結果。「4月份全球債券指數雖然基本持平,但就具體債券品種而言還是出現了漲跌互現的情況。」 \n \n「往前看,國際經濟和金融市場不確定性因素仍然較多,但我國仍將保持長期向好的經濟增長態勢,繼續推進改革開放。」王春英說,在國內經濟和政策等穩定因素主導下,未來跨境資金流動將保持基本平衡,為大陸外匯儲備規模保持總體穩定提供堅實基礎。

  • 防中國操縱匯率 貿易協議敲定懲罰機制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表示,中美兩國已就貿易協議的一些措施達成共識,包括將要求中方加大對經濟行動的披露力度,而為防止北京方面操縱人民幣匯率,可能設置懲罰機制。 \n \n知情人士指,協議的內容可能包括如果中國違反國際準則,採取措施操縱人民幣匯率以提振出口,則將面臨直接懲罰。加強經濟行動的披露力度則有助於發現符合外匯操縱模式的貨幣政策。 \n \n報導指,北京方面並不披露外匯儲備的構成,或是在外匯市場的買進情況,因此很難評估是否操縱了人民幣匯率。截至上個月,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兆美元,為全球最高。 \n \n美國官員稱,有關外匯的條款以及整個貿易協議的執行機制已經在中美貿易協議框架下被敲定下來。但美國官員提醒稱,在雙方就所有問題達成一致之前,任何事情都可能生變。

  • 陸外匯存底連3月增 續買黃金

     大陸1月外匯存底規模上升。據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數據顯示,大陸1月外匯存底規模為3兆879億(美元,下同),較去年12月上升152億元,升幅為0.5%,已經連續三個月呈現增長態勢。 \n 對於1月外匯存底規模的增加,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指出,主要原因為大陸1月外匯市場供求平衡、跨境資金流動整體穩定,以及在全球金融市場上,非美元貨幣相對美元匯率上升,金融資產價格有所上漲,受到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估值因素影響,促使外匯儲備規模小幅上升。 \n 王春英表示,目前全球經濟增長面臨放緩壓力,國際環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非常多,但大陸經濟依然保持整體穩中有進的態勢,國際收支呈現自主平衡。 \n 展望未來,她提到,雖然全球經濟金融環境複雜嚴峻,但大陸經濟將會延續長期向好的發展態勢,全方位對外開放持續推進,外匯市場運行機制日臻完善,有條件保持跨境資金流動的整體穩定和外匯市場供求的基本平衡,綜合考量大陸國內外等因素,外匯儲備規模仍有望在環境波動中繼續保持穩定。 \n 另一方面,大陸的黃金儲備也增加。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1月底黃金儲備為5994萬盎司,較去年12月底增加了38萬盎司,為連續兩個月增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