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外匯貸款的搜尋結果,共67

  • 人行再出手 離岸人民幣重挫

    人行再出手 離岸人民幣重挫

     人民幣匯價連日來無畏官方喊話持續飆升,中國人民銀行再度出招,31日宣布自6月15日起,將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上調8碼(2個百分點),由現行的5%提高到7%。公告一出,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價、離岸價快速走貶,離岸價更從盤中高點6.35元重挫逾200個基點,貶至6.37元附近。  澎湃新聞報導,人民幣自5月起開啟新一波狂飆以來,漲勢愈加猛烈。在岸價31日連八漲,收升47個基點至6.3607元,不僅續創逾三年新高,且5月累計升值1.74%,更創2020年11月以來最大單月升幅。離岸價31日盤中最高更升至6.3525元。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31日報6.3682元,上漲176個基點,亦升至逾三年新高。  人行日前重話強調押注人民幣單邊升值「久賭必輸」皆無效果,31日宣布上調外匯存準率,果然離岸、在岸價立刻收斂,雙雙跌至6.37元。截至31日晚間8點,在岸價夜盤報6.3718元,下跌111個基點;離岸價報6.3722元,下跌129個基點,跌幅0.2%。  報導稱,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相當,是指金融機構將其外匯存款交存人行的比率。人行上次調整外匯存準率是在2007年,當時是上調4碼,由4%調高到5%。  根據人行數據,截至4月底,外幣存款餘額達1兆美元,外匯存準率上調8碼後,意味著自6月15日起金融機構交存到人行外匯準備金合計約200億美元。  對此,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分析,在人民幣升值的情況下,企業的外匯貸款需求增加,人行此刻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銀行的外匯貸款的放貸能力將會因此降低。對於市場對賭人民幣升值或是單邊做多人民幣的行為,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包括國務院金融委、人行等監管單位,連日來針對人民幣連續升值不斷發聲。大陸國有銀行主管稱,人行應該是看到官方喊話對升值預期降溫效果不大,才選擇提高外匯存款準備金,直接鎖定了銀行的外幣頭寸,抑制外幣貸款投放。  趙慶明表示,相比其他工具,調整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對外匯市場自身交易行為的影響,相對小一些。尤其人行並未調整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的報價模型,可見官方仍試圖對外匯市場採取最小的干預,達到人民幣匯率依市場供需波動的宗旨。

  • 《金融》央行制約炒匯 企業外幣貸款金額將再受限

    央行今公布預告修正「外匯收支或交易申報辦法」,此次的條依據4個思考面向,一、立法精緻化順應經濟金融情勢,二、強化規定,三、落實管理,四、簡政便民。對於企業和每人每年結購和結售外匯金額將有重大調整,目前企業每年結購結售金額上限目前為5000萬美元;每人每年結購結售金額上限為500萬美元,超過上述規定金額必須向央行申報核准才得以辦理。但未來,上述的金額將由央行依交易性質調整,如企業海外的外幣貸款。 央行外匯局副局長賀培真表示,此次預告修正「外匯收支或交易申報辦法」,是讓民眾和企業每年累積結購或結售金額規定有彈性和調整空間,央行可依申報資料和時事調整額度,對市場投機者能有制約的力量,但絕對不會讓大多數的民眾不方便。 央行表示,為因應經濟金融情勢快速變動,增訂央行得視經濟金融情況及維持外匯市場秩序需要,另以命令機動調整訂定申報義務人的每年累積結購或結售金額及特定匯款性質之每年累積結構或結售金額之依據。 至於在簡政便民方面,央行也新增第一上市櫃及來台登錄興櫃的外籍公司之原始外籍股東出售股款之結匯申報案件,於檢附相關證明文件,經銀行業查驗無誤後,不適用非居住民超過等值10萬美元匯款時須經核准始得辦理結匯申報的規定。此有利營造原始外籍股東出售股款匯出。

  • 陸外管局報告:規避匯率風險中企僅20%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最新撰文,指據外管局調查,目前大陸企業在避險保值意識亟待加強,部分企業的資產負債管理存在過度順周期問題;報告稱,僅20%的企業能夠嚴格遵照財務紀律,主動、及時規避匯率風險,而相當一部分企業習慣在匯率波動加劇時,才重視匯率風險管理。 2020年下半年人民幣兌美元加速升值,諸多出口企業飽受升值之苦,出口價格競爭力大幅減弱,甚至影響出口訂單因此下降。 香港信報報導,王春英文章指出,外管局針對2,400家企業的調查結果顯示,大多數企業匯率風險對沖比例較低,甚至有企業不進行任何金融避險。一些大型外資企業有100萬美元以上的風險部位,就會制定匯率風險管理策略,而部分國內企業持有逾億美元的風險部位,仍缺乏匯率風險管理意識。 文章稱,一些企業甚至利用外匯衍生產品謀取收益或從事套利,偏離主業。匯率風險管理不到位導致「匯率浮動恐懼症」,部分企業的資產負債管理存在過度順周期問題,亦有部分企業在人民幣升值期間,通過增加外幣債務(包括向境內銀行借用外匯貸款)和加槓桿等方式,「資產本幣化、負債外幣化」賺取人民幣升值收益。 外管局認為,微觀上,盲目增大外匯風險部位在匯率波動時將面臨風險。宏觀而言,市場主體一致性行為將加速匯率單邊走勢,引發外匯供求矛盾及外匯市場無序調整。外管局建議企業,財務管理應堅持匯率風險中性原則,不要將過多精力用於判斷或投機匯率走勢,避免背離主業或將衍生產品交易變異為投機套利,承受不必要的風險。

  • 陸喊出1.5兆人幣讓利 市場等降準

    陸喊出1.5兆人幣讓利 市場等降準

     大陸國務院常務會議17日指出,將部署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向企業讓利,通過引導貸款利率和債券利率下行,推動金融系統全年讓利1.5兆元(人民幣,下同)。華泰證券認為,此次提及「降準」、「債券利率下行」的用字,從「兩周定律」來看,降準可能即將落地;降準會緩解債券市場的悲觀情緒,但資金面要再回到4月的寬鬆狀態可能並不現實。  實際上,在大陸國務院17日表態之後,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隨即有所變化,除了大陸兆元級的抗疫特別國債18日啟動招標發行外,人行也展開1200億元的逆回購操作,其中700億元14天期逆回購,更順應之前7天期降幅,較上次下調20個基點。  為市場注入信心  中信證券分析師明明表示,逆回購重啟代表人行穩定資金面的訊號,國常會的召開給市場注入信心,並對18日的特別國債招標形成利多,且看好這周末降準的機率較高。  大陸總理李克強17日主持國常會時表示,將部署引導金融機構向企業合理讓利,助力穩住經濟基本盤,除綜合運用降準、再貸款等工具,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並推動貸款利率進一步下行,加大力道解決融資難,緩解企業資金壓力;他更直接喊出1.5兆元的讓利規模。  引導貸款利率下行  據「環球外匯」報導,不少市場分析指出,從大陸國常會釋放的訊號、18日啟動逆回購並操作利率「降息」來看,下周一(22日)的LPR最新報價下調的機率也同步加大;另值得注意的是,市場更期待月底降準落地。  浙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超表示,根據今年經驗,大陸國常會提出降準後,人行會在2周內宣布實施,回顧今年前幾次例如3月11日、3月31日國常會提出降準後,人行都分別在3月13日和4月3日跟著宣布。  另在推動貸款利率進一步下行方面,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指出,人行會通過下調MLF(中期借貸便利)等政策利率的方式引導,並通過寬貨幣、控制存款競爭、壓降結構性存款規模等措施,降低銀行負債端成本,提高銀行發放低利率貸款的商業可持續性。

  • 《金融股》受惠宅經濟 台新金Richart首季貸款、外匯交易年增3倍

    台新金(2887)今舉行線上法說會,針對今年第三季將有純網銀開業,台新金(2887)旗下台新銀行總經理尚瑞強今表示,台新Richart數位銀行至今仍持續穩居市場領先地位,也樂見良性競爭。受到疫情帶動宅經濟影響,與去年第一季相較,Richart貸款人數及金額、外匯交易筆數、申購基金筆數均有約3倍成長,行動銀行的帳務交易量也成長58%,顯示出民眾對於數位金融服務的接受度又大幅提升。 台新金總經理林維俊表示當季因受新冠肺炎影響,第一季投資部位之未實現評價損失致獲利減少,累計稅後淨利為26億元,年減41.9%,每股盈餘為0.20元,股東權益報酬率6.19%,每股淨值則為12.86元。隨著金融市場逐步回溫,相關未實現評價損失已於4月大幅回升,4月自結稅後盈餘達16.52億元,每股盈餘已增加至0.34元。展望今年,受疫情影響,未來市場能見度不高,將謹慎因應穩健經營。第一季財管淨手續費收入23億元,季增26.6%,年增9.8%。 受惠於中央抗疫積極作為,台灣新冠肺炎疫情已逐漸趨於緩和,為了嚴謹防疫以避免群聚,台新金控2020年第一季法人說明會今(13)日維持以網路會議方式線上舉行,由該公司總經理林維俊、財務長賴昭吟、投資長簡展穎、台新銀行總經理尚瑞強、法人金融事業總處執行長林淑真,以及個人金融事業總處執行長周偉萱六人共同主持。 林維俊於會中指出,台新金控第一季核心業務淨利息收入及淨手續費收入持續穩定成長,其中,淨利息收入年成長10.8%,而在財富管理手續費年成長9.8%的助力下,淨手續費年成長6.4%。在子公司台新銀行的存、放款業務表現方面,總放款餘額年成長15.1%,總存款餘額年成長11.6%,外幣放款年成長22.0%。在信用卡相關業務方面,有效卡數及特店家數持續成長,簽帳金額則維持穩定水準。在子公司台新證券業務表現而言,整體淨手續費收入年成長達65.2%,經紀業務市佔率持續創新高。在資本結構與授信資產品質方面,台新金控與台新銀行第一季之資本適足率分別為117.6%及 13.9%,資本結構持續穩健;台新銀行逾放比及覆蓋率分別為0.20%及700.6%,授信資產品質維持良好。 今日的法說會上林維俊分享海外布局方面好消息,核心子公司台新銀行上海代表人辦事處已於4月20日獲上海銀監局核准設立,將可為銀行業務進軍大陸市場做好準備;台新銀行為響應政府新南向政策、完善東南亞市場佈局向金管會申請設立泰國辦事處亦於本月4日獲得核准,未來將結合上海辦事處、香港、新加坡、東京、布里斯本分行以及申設中的越南隆安分行、馬來西亞納閩分行,共同提供亞洲地區客戶更優質的跨國國際金融服務,大幅提升銀行 海外獲利占比。

  • 《金融股》疫情催化 新光銀Q1數位收益年增2倍

    新冠肺炎改變人們生活,更加速民眾對於數位服務的依賴程度,除了外送平台與網路購物外,對於金融業而言,更是數位轉型的一大考驗。新光金(2888)旗下新光銀行統計,今年第1季數位活躍客戶數較去年同期成長4成,數位收益更較去年同期成長2倍,繳出亮眼成績。  新光銀行表示,發展數位金融一直是新光銀行重點的經營策略,在「貼近生活 為客著想」的數位價值主張之下,過去幾年已完備數位平台的基礎建設,如:官方網站、網路銀行及行動銀行,並且積極提供客戶導向的數位金融服務,致力讓客戶消費、繳費、理財都能更加快速、方便與安全,其中,安全這個面向在防疫期間也因為可以不需要近距離面對面接觸而有了新的詮釋。  新光銀行說明,這波疫情造成很多國人自願或是非自願的居家自主管理,但與金融相關的需求並未因此而降低,因此,網路銀行與行動銀行便是客戶最重要的金融工具。累計至今年3月底,總體數位活躍客戶數較去年成長4成,而今年第1季新增的數位活躍客戶數更是去年同期增幅的1.5倍;活躍客戶數的增加也反映在基金、外匯及線上貸款等數位交易上,基金數位交易今年第1季較去年同期申購數量增加3成,且申購交易比贖回交易多4倍,顯示很多投資人選擇危機入市,而外匯線上交易則是較去年同期增加7成,線上貸款的申請案件更是較去年同期增加超過1倍;數位交易的爆發成長也讓數位平台的收益較去年同期增加超過2倍。

  • 一帶一路及人民幣國際化的挑戰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日前在北京落幕,共有150多個國家和90多個國際組織,以及37位外國領導人出席。大陸官方宣稱本屆高峰論壇成果豐碩,超出預期;不過,美國對「一帶一路」疑慮似乎有增無減;若然,大陸欲藉由「一帶一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會是很大挑戰。  首先,「一帶一路」政策性對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工程貸款,卻導致一些參與建設項目的國家落入債務陷阱。根據華盛頓全球發展中心2018年初發表《從政策角度考察一帶一路的債務影響》的報告顯示,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項目的68個沿線國家中,已有23個國家債台高築,另有8個國家將步上後塵。  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統計亦顯示,自2013年至2016年,大陸占貧窮國家債務的比例由6.2%翻倍成長至11.6%。因而,不少國家誤解,「一帶一路」只是大陸擴大國際政經影響力的「放貸」行為。  其次,有西方國家及學者認為,「一帶一路」項目帶來腐敗、缺乏透明、對環境造成負面影響;不過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已一再強調,共建「一帶一路」要堅持開放、綠色、廉潔理念,堅持一切合作都在陽光下運作,共同以零容忍態度打擊腐敗,應可化解外界的擔憂。但仍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0月以來,大陸的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在世界各地的投資活動,包括「一帶一路」國家在內,都出現了急劇的下降,不啻為一項警訊。  「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涉及基礎設施建設、能源資源、製造業等眾多領域的金融支持,藉由「一帶一路」人民幣對外貸款、貿易、投資、深化自貿區跨境人民幣投融資創新試點,實有益於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但英國《金融時報》提出警告,由於人民幣還未能成為國際貨幣,因此「一帶一路」合作廠商,大多偏好收美元及讓大陸人行放出大量外匯儲備中的美元,協助「國策銀行」進行貸款。再者,人民幣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使用的差異程度大。「一帶一路」沿線至少涉及68個國家和地區,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水準、與大陸經濟貿易往來等方面狀況差異頗大。  據統計,有高達50幾個國家的人民幣實際收付金額占跨境貿易額比例低於5%。又人行所力推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雖已有31家直接參與者、724家間接參與,參與者範圍覆蓋全球6大洲,87個國家和地區,業務實際覆蓋全球150個國家和地區,2381家法人金融機構。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不少屬於經濟欠發達國家,金融市場發展相對落後,銀行機構覆蓋面較窄,金融體系和清算網路建設不夠健全,無法為跨境人民幣結算提供高效、便捷的支付清算平台,使用CIPS支付系統者遠不如預期。  看來,大陸方面在去掉「一帶一路」債務陷阱汙名的同時,也要更加把勁作到投資合作過程的透明、廉潔;此外,也要協助沿線落後國家的金融基礎建設,才能有助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 世銀新總裁表態 續減少對中貸款

    世銀新總裁表態 續減少對中貸款

     大陸因貸款給開發中國家日益擴增影響力,已經引起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組織關切,剛剛上任不久的世界銀行總裁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11日表示,世界各地債務過多,中國是一個重要原因,世界銀行有意繼續減少對華貸款,他同時呼籲中國對貧窮國家的貸款應該更加透明。  「中國的行動速度如此之快,以至於世界某些地區出現了過多的債務」,馬爾帕斯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這是我們可以與中國合作的事情。」  馬爾帕斯是著名的對華強硬派,曾任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一直批評中國從世界銀行借款,及其利用世行的貸款資助「一帶一路」倡議,他呼籲中國增加對貧窮國家貸款項目的透明度。  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的資料顯示,2016年至2018年,中國外債總額飆升近41%。儘管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在2016年超過了世界銀行低利貸款的收入門檻,但中國還是從世界銀行借了數十億美元。  馬爾帕斯表示,中國須減少從世行貸款,中國認識到其作為世界銀行借款人的角色需要削弱,他們想要解決這個問題。目前世界銀行對中國的貸款一直在減少,並預計未來三年這種情況將持續下去。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國際經濟主任斯泰爾(Benn Steil)指出,中國向世銀借款的理由並不充分,如果中國真的需要這些資金用於國內發展,那麼應通過亞投行和「一帶一路」轉移部分資金。  與此同時,中國因貸款給開發中國家而日益擴增影響力,成為正在舉行的國際貨幣基金(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年度會議的焦點。法新社報導,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要求,讓貸款金額和條款更加透明化,並籲請各國政府對過度仰賴債款保持謹慎態度。  馬爾帕斯警告,已有17個非洲國家面臨債務困擾的高風險,且因新簽合約及不夠充分透明,以致這項風險數據持續攀升。他承認借貸能幫助經濟成長,「但若非透過透明方式來建立債務,經濟終將嚐到苦果」。

  • 阿根廷紓困貸款 IMF增至570億美元

    阿根廷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達成新協議,IMF同意加速發放紓困貸款,並加碼70億美元(約台幣2140億元),使得總貸款額度來到570億美元(約台幣1.7兆元)。 阿根廷財政部長杜耶夫尼與IMF總裁拉加德在紐約舉行記者會,杜耶夫尼表示,該貸款將協助阿根廷脫離這幾個月來的經濟動盪。 拉加德則說,IMF已同意加碼70億美元的貸款,條件是該國央行停止目前所有提振阿根廷披索的政策,必須讓貨幣自由浮動,只在非常極端的情況下才能干預外匯,紓困貸款目標是協助阿根廷面對挑戰,以及給予最弱勢的民眾援助。 她提到,IMF將大幅提升撥款速度,阿根廷到明年底將可動支190億美元。IMF董事會也決議,新協議中的款項不需要再酌情討論,隨時準備好支援阿根廷。 阿根廷央行總裁卡布托25日閃辭,使得披索再度重挫5%,今年以來貶值幅度已超過50%,該情況也讓阿根廷工會發起全國大罷工,抗議披索兌美元匯價重貶,讓民眾購買能力不斷下滑。

  • 外匯儲備可買下委內瑞拉 美媒:大陸比上帝還有錢

    大陸外匯儲備到底有多少?美國著名雜誌《富比士》刊文稱,大陸比你想像的更有錢,可以買下整個委內瑞拉,比上帝還有錢,甚至還有足夠的外匯儲備來支撐人民幣匯率。 新浪財經網站引述富比士雜誌稱,每當你聽到《福克斯商業新聞》、CNBC或彭博上的一個財經專家談論過去8年作為核心央行向投行發放的免費美元和甜甜圈的一部分的全球流動性時,他們都漏掉了一個重要部分:大陸。大陸比上帝更有錢,其外匯儲備超過了巴西、墨西哥和俄羅斯每年的經濟產出。 今年9月,大陸央行的外匯儲備超過了8月份,連續第8個月增長。儘管在2016年,北京方面平均每個月拋售266億美元外匯儲備,以支撐人民幣匯率,總計耗費了3200億美元,相當於巴西央行的外匯儲備總額。 報導稱,大陸央行上周發布資料顯示,截至9月底,其外匯儲備達到3.109兆美元,較8月增加近170億美元。8月份的外匯儲備增幅為105億美元,超過了委內瑞拉央行的外匯儲備總額,後者僅剩下100億美元外匯儲備。 換言之,如果大陸願意,完全可以用現金買下整個委內瑞拉,而仍然有數兆美元的金幣、美元和歐元,以支撐自己的貨幣。 大陸的外匯儲備連續8個月增長,這在過去三年裡還是首次。這讓一些分析師相信,大陸央行今年將購買更多的外匯,超過其以救市、貨幣支持和特別銀行貸款等形式向市場拋出的外匯。

  • 《新金融觀察》 中國外匯存底7連降 可「耗」空間只剩3千億美元?

    《新金融觀察》 中國外匯存底7連降 可「耗」空間只剩3千億美元?

    說起來有些哭笑不得,關於中國外匯存底的規模探討,總是很糾結,可謂增減皆憂。彼時猶言「4兆」美元過多,擔心資源浪費,唯恐熱錢湧入;眼下跌穿「3兆」美元的時候,擔憂太少不夠用的聲音又不絕於耳。 主因購匯 外匯存底,這項隨著匯率波動和公開市場操作而變化的數據一經發布,總能瞬間引起全球市場最廣泛的關注,1月份的情況更是如此。原因是時隔六年,中國外匯存底重回「2」時代。 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最新外匯存底計劃模型數據顯示,2017年1月,中國外匯存底規模較2016年12月底下降123億美元,已略低於3兆美元,截至2017年1月31日,中國外匯存底規模為2.9兆美元,較2016年末下降123億美元,降幅為0.4%。 由於3兆美元的整數關口對資本市場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心理關卡,「破3」後難免對公眾和市場情緒產生一定影響為避免不必要的過度解讀,官方給出定調:季節性因素。 從1月份的情況看,央行向市場提供外匯資金以調節外匯供需平衡,是造成外匯存底規模下降的主要原因。由於適逢農曆春節,居民境外旅遊,消費等活動增多,企業償債和結算等財務操作也會增加,帶來相應用匯匯需求,成為外匯存底規範下降的季節性因素。 換言之,外匯存底下降主要由交易行為所致。通常,這包括央行主動干預外匯市場,也包括被動向市場投放流動性,以滿足企業和居民購買需求。但由於1月份人民幣匯率走勢相對強較強,導致外匯存底下降的主因在於購匯,央行不得已向市場提供了大量外匯流動性。剛好1月份時機點較為特殊,年度5萬美元換匯額度重新恢復,集中釋放了部分購匯需求,而春節假期又令居民境外旅游、購物用匯需求增加。 考慮到外匯運用(償還外債,利潤匯出)情況,1月的外匯流出另一部分源自中資企業償還外匯貸款以及外商投資企業往年截留利潤的集中匯出,雖然相比去年同期壓力已經有所減少,但必須看到,今年1月已是外匯存底連續第七個月下滑,並創下2011年2月以來的新低。 淡化整數關卡 2014年6月,中國外匯存底一度達到3.9兆美元的最高點。現在,規模下降幅度已達四分之一。對此,國際大行給出的判斷較為悲觀。荷蘭合作銀行駐香港的金融市場研究主管Michael Every認為,「按照目前的流出速度,最多還要一年甚至更短時間就會降至觸及危險的水平。」 事實上,一國持有多少外匯存底才符合水平,在國際上並沒有統一的參考標準,大行給予的評價通常以IMF的方法計算為主。如果按照IMF對外匯存底充足率的測算,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末,外匯存底的下限,在固定匯率制度下是2.67兆美元,在浮動匯率制度下是1.42兆美元。我國外匯市場當前介入固定和浮動匯率之間,但浮動幅度較小,因此外匯儲備在2.67兆美元以上,基本可視為安全。 而在外匯局看來,整數關卡的意義並不大。原因是外匯存底是一個連續變量,在復雜多變的內外部經濟金融環境下,儲備規模上下波動是正常的,無須特別看重所謂的整數關卡。外匯局認為,無論從絕對規模看還是用其他各種充足性指標進行衡量,我國外匯存底規模都是充裕的。例如,我國外匯存底規模雖然略低於3兆美元,但仍是全球最高水平。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宏觀研究員趙慶明表示,「外匯存底的作用是用而不是存,存是為了用,完全沒有必要固定在某個金額。」 警戒線仍在 歸根到底,外匯存底是一項資產而不是財富,最主要用途是保持國際收支平衡和維持匯率相對穩定。從這一點出發,外匯存底並非越多越好,關鍵是合宜與否。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表示,「判斷外匯存底是否健康要看合宜度,太胖或者太瘦其實都不健康。 合宜的規模需要滿足三個層面的需求。一是交易需求,即「最低外匯存底」應該能夠應付三到四個月的進口支付需要;二是預防需求,即能夠應付一年內到期的短期外債償還的需要;三是流動性偏好。目前,市場公認的合宜外匯存底規模與IMF測算的2.6兆美元相當。 不太樂觀的是,雖然目前相對安全,但所剩的消耗空間並不大,約為3000億美元。回顧中國近十年的外匯存底規模變化,消耗速度遠比積累速度快。從2007年的1.5兆美元一路攀升至2014年的近4兆美元,隨後一路下跌,直至今年1月底跌破3兆美元。在下跌過程中,2015年我國外匯存底消耗超過5000億美元,2016年中國的外匯存底消耗也超過3000億美元。但也有分析認為,IMF對外儲充足率做出的建議並不意味著不能跌破的紅線,只是為了更好地應對國際收支需求。 其中,外匯管理方式的變化對外儲形成了一定消耗壓力。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分析,「由之前的強制結匯轉為意願結匯後,不少企業在人民幣貶值預期下延後結匯或在香港結匯或選擇不結匯持有美元,最近三個月涉外收付款項下的結匯率平均為56.9%,顯著低於2014年之前71.4%的水準。」 所幸,據外匯局統計,與去年同期相比,1月份外匯存底規模下降了872億美元,與上月相比,外匯存底規模下降了288億美元,降幅均明顯縮窄。

  • 陸外匯局:支援境內基石投資者參與企業境外IPO

    根據中國外匯網報導,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資本專案管理司司長郭松接受專訪時表示,外匯局2016年研究提出專門針對境內「基石投資者」參與境內企業境外IPO的相關用匯安排,用以支援境內企業利用境外資本市場展開股權融資。 而所謂境內基石投資者的具體用匯安排,則包含3點。首先允許境內基石投資者經批准後,在一定額度內購匯參與境內企業的香港IPO。 第二是要求境外上市募集資金結束後,上市公司及時調回資金,並承諾一定比例的資金結匯;第三點則要求境內基石投資者,需承諾減持境外上市公司股份後及時調回資金並結匯等。 另在加強跨境資金流動監測,以及事中、事後管理基礎部分,外匯局將加快推進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研究支援跨境資產轉讓、放寬內保外貸資金回流的限制、完善國內外匯貸款管理、規範境外機構境內發債的外匯管理等。

  • 以物償債案例多 委內瑞拉抵石油

     大陸一向對第三世界國家伸出友好之手,援助或貸款都不在話下。用物資來給中國抵債的不只辛巴威,委內瑞拉用石油,斯里蘭卡出售港口公司股權給大陸國企抵債,泰國則差一點要用農產品抵高鐵興建費,產品包括大米和橡膠。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石油進口國,也是委內瑞拉最為重要的石油夥伴。2013年雙方貿易總額達192億美元。而且委內瑞拉一直是向中國貸款的大戶,2016年1月,中國向飽受油價大跌衝擊的委內瑞拉提供200億美元貸款。在這之前,中國向委內瑞拉提供各種貸款已經有540億美元。  但近年油價大跌,委國根本拿不出外匯還債,雖然把石油賣給美國價格比運到中國償債好一點,可省下運費。但債務到期不還不行,且油價又低,於是2015、2016年從委國赴陸的償債油輪,一度多到在山東、江蘇港口外排隊。  泰國英拉總理當政時,該國交通部長曾透露,《中泰政府關於泰國鐵路基礎設施發展與泰國農產品交換的政府間合作項目的諒解備忘錄》的核心,就是泰國要用農產品來支付中國高鐵投資的部分產品和服務,這些農產品包括泰國大米和橡膠。後來泰國高鐵確定由日本承建,這紙備忘錄沒有生效。  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附近的漢班托特港,要與大陸共同開發的消息,令印度非常感冒,因為這個港口位在印度洋主要航道上。《印度快報》曾報導,斯里蘭卡為何要與中國共同開發,原因就是要把80%股權賣給中企以抵償過去的貸款,這筆貸款是10億美元。

  • 惠譽:中小企金壞帳 壓力浮現

     經濟景氣疲弱,中國成長放緩等多面向因素,本國銀行企業融資壞帳上升,惠譽國際信評最新《台灣銀行業報告書》指出,中小企金、外匯曝險,和房屋貸款,是台灣銀行業的三大貸款部位,外匯和房貸都屬於系統性風險控管,去年延燒至今的衍生性金融商品TRF,帶給台灣銀行業高額壞帳,多數集中在中小企金業務,預估對銀行業獲利的傷害會延續到2017年。  金管會統計,截至7月底止,本國銀行對中小企業放款餘額達新臺幣5兆5,079億元,較上月底減少321億元,主要原因為政策性貸款攤還本金、聯貸案還款及調整貸款分類項目等原因所致。  就各別銀行來看,放款金額前五大排名為一銀、合庫、華南、台企銀、兆豐銀。惠譽依照各銀行整體放款的對象占比進行統計,中小企業放款占比前五大行,則為台中銀、上海商銀、台企、華南,以及凱基銀。  景氣不好,是銀行壞帳攀升的推力,金管會統計,中小企業放款平均逾放比,自去年12月的0.4%,逐月走升,以及至今年7月的最新數據已上升到0.49%。惠譽信評及澳盛銀行對於台灣GDP成長率的預估,今、明兩年約在1%~1.7%之間。  惠譽表示,疲弱大環境持續對台灣銀行業的成長、獲利,以及放款品質帶來壓力,而央行連續降息也直接壓縮到銀行業的淨息差,由於銀行業已無豐沛的房屋貸款業務,極可能冒險提供給中小企業客戶更大的融資額度。國銀主管表示,經濟疲弱、企業無心投資,情況惡化到已到「銀行放款放不出去」,中小企業客戶就算風險高,「若提出融資要求,就是客戶。」  惠譽指出,台灣銀行業需要做到降低貸款的集中度,以及低利率危及的信用損失,才能穩定住評等展望,所幸近年來巴賽爾協定III的核心資本要求高,台灣銀行業也充份滿足,能讓銀行在風險管理上「緩衝適當」,財務槓桿操作尚稱溫和,流動性良好,下行風險屬於可控制範圍。

  • 陸3大政策銀行扮財神 A股錢來也

    陸3大政策銀行扮財神 A股錢來也

     據外媒報導,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正透過其3大政策性銀行(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實施刺激政策,向市場注資3.4兆元(人民幣,下同),折合新台幣逾17兆,其中的2兆人幣用於發放貸款,市場認為大陸透過更加積極的財政刺激,達到經濟「穩增長」目標,也讓A股在宏觀政策偏多下,前景看俏。  彭博報導,3大政策性銀行今年以來透過發行債券並從人行獲取低息信貸,已經總計籌集了3.4兆元,至少2兆元的新資本用於發放貸款。  相對於商業銀行,政策性銀行的優勢是不吸收存款,目前主要資金來源是人行和外匯儲備,成本是相對較低的,期限也比較長,比較穩定,因此可以去對接期間較長但收益率較低的項目。  政策性銀行服務實體經濟的管道較多,首先它可以對實體經濟專案提供貸款,目前大陸很多基建專案都是由政策性銀行提供貸款,它的貸款一部分是來自於自有的資本金,有的是發專向債籌集來的,有的是外匯儲備注資的,還有一部分是抵押補充貸款(PSL)再貸款融資,即央行把錢給到政策性銀行,政策性銀行再把這部分錢貸給實體經濟,這相當於釋放了基礎貨幣,是相對來說比較有效的一個方式。

  • 人幣貶值 大陸房企匯兌重傷

    人幣貶值 大陸房企匯兌重傷

     人民幣去年兌美元貶值4.46%,使收入主要來自中國但大量使用低息美元融資的企業損失慘重,大陸房企是其中一個重災區。其中,碧桂園、瑞安房地產、富力地產及雅居樂的匯兌損失都超過10億元(人民幣,下同)。外匯風險對沖,或成為大陸房企接下來要考慮的問題。  瑞安房地產去年純利大跌56.4%至7.88億元,主要由於人民幣貶值而出現13.1億元的匯兌虧損。公司行政總裁孫希灝在業績會上曾表示,去年集團外債(包括美元及港元債)佔46%。他指,集團今年的目標是繼續降低外債佔比。  富力地產也公布,由於人民幣匯率下跌,去年匯兌虧損達12.1 億元,較2014 年大增3.01 倍。雅居樂的2015 年業績報告中顯示,公司全年匯兌損失達11.3億元,在24.3億元核心淨利潤中佔比約46.5%。而碧桂園也在業績報告中披露,去年匯兌損失高達16.4億元。  整體損失急增四倍  據彭博通訊匯總的數據顯示,截至3 月24 日,市值超過100 億元的70 家大型大陸房企中,累計報告匯兌損失已達63 億元。而這70 家公司2014年的全部外匯損失僅12.7億元。  去年突如其來的「8.11」及之後的人民幣大貶值,令企業驚覺過往外債低成本融資的風光不再。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去年貶值幅度創紀錄的同時,波動性也顯著上升。「8.11」匯改後,美元兌人民幣一個月隱含波動率平均水平是匯改前的3倍以上。  此前,美元利率低及人民幣升值的雙重優勢使大陸房企和航空等行業大量進行美元融資,但多數企業並未對人民幣貶值的匯率風險進行對沖,如今他們也需要面對這個問題。綠地香港3月宣布,為對沖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風險,已訂立1億美元框架遠期外匯合約。  此外,中駿置業財務總監李少波在業績發布會上表示,暫時還沒有對公司兩筆美元負債做對沖,不過已同銀行就此密切溝通,以便適時採取行動。  碧桂園投資者關係部的馬子凌回覆彭博稱,公司將繼續減少美元敞口並為項目尋求本地融資,且已對部分美元貸款進行外匯風險對沖。  外匯對沖日趨渴望  據銀行業人士表示,近來人民幣匯率風險對沖業務增長迅猛。法國巴黎銀行環球市場部執行董事Frank Kwong 表示,在人民幣波動性增加及進一步貶值的壓力下,中國企業越來越渴望外匯對沖,其中一些企業希望盡早贖回美元債,並在贖回前對沖外匯敞口。  另外,KVB昆侖國際環球資本預計,公司全年外匯對沖業務量至少翻番。

  • M1B、M2年增率黃金交叉續航

    M1B、M2年增率黃金交叉續航

     中央銀行昨(25)日公布最新金融情況,去年12月M1B年增率6.37%,高於M2年增率5.68%,「黃金交叉」延續4個月;但央行官員說明,因當月外資匯出,且證券劃撥、定存及外匯存款均下降,M2及M1B年增率呈雙降走勢,只是M2降幅高於M1B。  央行指出,去年底因市場預期美聯準會(Fed)升息,帶動美元升值,讓外匯存款美元部位續增,近幾個月外匯存款轉向美元情況明顯,去年12月外匯存款餘額增至近新台幣4.7兆元的新高水準,「這也跟廠商貨款有關,預期美元會漲,偏向在美元配置相對較高部位」。  央行統計,外國人新台幣存款去年12月降至近2年新低的1,778億元,主要是外資賣股匯出。央行官員說,觀察去年10月以前外資偏向買超台股,11、12月反轉賣超並匯出資金,但金額並不是很大。根據金管會統計,外資去年還是淨匯入13.72億美元。  至於代表散戶指標的證券劃撥存款餘額,去年12月降至1兆4,167億元、月減金額達103億元。  針對國內外預測機構紛紛下修今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央行官員強調,目前國內經濟面對許多的不確定性,包括大陸的股匯市雙降、美國今年的升息步調、油價及原物料價格下挫、新興市場經濟成長不佳、主要貿易競爭對手的棗動向等,都是未來影響景氣走向的變數。  去年12月M1B部分,因外資匯出,且代表散戶指標的證券劃撥存款餘額大減逾百億元,央行指出,觀察應是股市不佳,且利率偏低,移轉至定存及其他類定存金融資產。  至於M2降幅更明顯,主要是外匯存款年增率減少,包定存、活存均下降,還有廠商支付貸款及付款加年關資金調度的結果;去年M1B及M2平均年增率分別為6.10%及6.34%,M2續落在目標區(2.5~6.5%)內。

  • 人民幣匯率期貨專家觀點-人民幣走勢 狹幅震盪

     人民幣走勢狹幅震盪,永豐期貨建議,透過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期貨契約,依自己的需求進行避險或是投機的操作。  大陸8月分外匯存底大幅下降939億美元,對此人行表示,主要干擾的因素分成三個層面,一是央行在外匯市場進行操作,向市場提供外匯流動性;二是外匯儲備委託貸款專案,在8月分進行了一些資金提款;三是8月分國際市場一些主要金融資產價格出現不同程度回檔。  永豐期貨表示,國際外匯儲備充裕,隨著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以及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未來外匯儲備有所增減也是正常的。也因此,市場解讀人行未來仍有干預匯市的可能,即便人民幣貶值預期仍高居不下,但市場近期選擇觀望等待未來局勢的變化。  在政策面不利資金進出的限制下,近期整體人民幣匯率市場交投較8月下旬明顯清淡許多,若以9日台灣期交所交投較為活躍的小型人民幣期貨合約全月分成交量不到2萬口,較8日全月分交易量2.6萬口以上明顯萎縮許多。  然而中國8月出口已經連續兩個月大幅下挫,且8月進口數據降幅擴大顯示,經濟走軟壓力在進一步加大,接下來的四個月難言樂觀;出口降幅雖有縮小,但依然低迷,人民幣當前的貶值幅度仍不足以提振出口。  總體來看,永豐期貨認為,外貿數據缺乏有利改善,市場對人民幣的貶值預期難以消退。目前人民幣在官方穩定但前景不明的預期底下,建議可透過台灣期貨交易所推出的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期貨契約,依自己的需求進行避險或是投機的操作,但須注意,若是看空人民幣走勢,操作上是以買進人民幣期貨才是正確的方向。

  • 人行:三原因 導致8月外儲驟降

    華爾街見聞報導,針對8月外匯儲備驟降,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今天表示,主要的影響因素有三方面:一是央行在外匯市場進行操作,向市場提供外匯流動性;二是外匯儲備委托貸款項目在8月份進行了一些資金提款;三是8月份國際市場一些主要金融資產價格出現不同程度回調。 人行表示,從中長期看,中國經濟仍將保持中高速增長,經常賬戶還會保持順差,對外直接投資和吸引外資持續增長。中國外匯儲備充裕,隨著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以及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未來外匯儲備有所增減也是正常的。 中國8月外匯儲備下降939億美元至3.5574兆美元,為連續第4個月下滑,939億美元是歷史最大的單月外儲降幅。從去年6月底至今年7月底,中國的外匯儲備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從3.99兆美元降至3.65兆美元,降幅3,400億美元,意味8月單月的降幅就超過了過去一年的4分之1。

  • 外匯探搜-美元兌人民幣匯率 受人行新制的影響

    外匯探搜-美元兌人民幣匯率 受人行新制的影響

     中國人民銀行(人行)本周向境內銀行發布指示,針對遠期外匯與選擇權交易頒布最新法定準備金規範。以下探討相關細節與可能造成的影響。  人行公布事項重點:包括自2015年10月15日起,銀行向客戶銷售美元兌人民幣的遠期外匯契約時,必須向中國人民銀行繳納準備金,價值相當於交易金額的20%。若銷售品項為美元兌人民幣的選擇權,法定準備金比率將高達選擇權契約面額的50%。  且此項法定準備金規範也適用於其他外幣兌人民幣交易(例如歐元兌人民幣、英鎊兌人民幣),準備金將以美元計價,且無論契約期間長度,統一由中國人民銀行保管一年(不支付利息),新制準備金規範適用於9月1日起生效的所有遠期外匯契約。新制法定準備金不適用於短期的美元兌人民幣遠期契約(此項新制度旨在抑制投機客購買美元兌人民幣遠期契約)。  人行向境內銀行  收取的流動資金規模  相信這項新制度將長期吸收流動資金,而不只是一次性的影響。因銀行必須每月向人行報告外匯遠期交易總額,並於隔月15日提供準備金,因此人行每月都會吸收流動資金。  所吸收的流動資金規模不至於過大,約為每月55億美元(適用於接下來的12個月,並將延續到下一波準備金規範正式頒布之前)。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的資料顯示2015年以來,各大銀行每月平均售出的外匯遠期契約價值約274億美元。如果這樣的交易規模在年底前維持不變,則各銀行每月需要向人行繳納人民幣55億的準備金。雖然預期遠期避險規模會增加,但銀行需要繳納的準備金應仍然在掌控範圍之內。  目前境內銀行的美元流動資金尚屬充裕,截至7月底為止,大陸境內銀行的美元存款量約達6,400億美元,應可避免境內美元利率突升所造成的風險。人行也可能為了補償新制所吸收的流動資金而降低法定準備率。  遠期外匯避險  成本提升幅度  此項新措施,可能將外匯避險成本提升0.5至1個百分點。現階段境內的一年期美元貸款的成本約為1.6%。假設銀行借出美元一年(國內遠期外匯契約的其中20%將設定為準備金),銀行針對遠期外匯須向客戶收取0.32個百分點的額外成本做為外匯避險。然而,依據美元流動性的狀態(及銀行自身資產負債表之考量),銀行也可能收取更高的遠期外匯避險成本,比例可能將近0.5到1個百分點。  因準備金閉鎖一年,無論基本遠期外匯契約的期數長短,都將會降低投機客或套期保值者投資較短期遠期外匯契約之意願。此時,長期避險相較於短期避險,有更高的成本效益。  可否抑制投機客  賣出人民幣?  對看好人民幣走貶的投機客來說,0.5至1個百分點的並不算多。但此為前期交易成本,因此至少可以抑制高頻交易投機客在外匯市場中美元兌人民幣之交易。其中,由於額外成本使得收支平衡的成本提高,因此可以特別抑制對人民幣較短期遠期外匯契約的投機交易。  人行這項新制度並不適用美元兌離岸人民幣之遠期交易,因此投機者可轉往投資美元兌離岸人民幣市場,以便放空人民幣。此現象可能再擴大人民幣和離岸人民幣之價差。實際上在新制度宣布後,美元兌人民幣和美元兌離岸人民幣的價差,從0.8%擴增至目前的1.5%。因新制所帶來的影響,預期後續幾個月,美元兌離岸人民幣相較於美元兌人民幣將有1.5至2%的溢價。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