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外號的搜尋結果,共35

  • 外號響亮 印尼總統:我不是從小叫佐科威

    印尼總統佐科威的全名是喬科.維多多(Joko Widodo),但外界多稱呼他佐科威。幫他取這個名字的法國商人謝納最近指出,很高興大家都跟著用這個暱稱。

  • 外號抹布的私菸 高雄關查獲3千萬元走私品

    關務署高雄關於11月1日查獲滿載菸絲的轉口櫃,是繼今年10月28日之後、未滿1週內再度緝獲走私菸絲貨櫃,估計市價超過新台幣3,700萬元。

  • 名醫善用藥 人稱「蔡麻黃」

    名醫善用藥 人稱「蔡麻黃」

     過去的醫生除了姓名之外,有的還有「號」,「號」之外還有「別號」。名字多是父母取的,「號」和「別號」則一般是醫生自己取的,至於「外號」,則是病家或後世醫家取的。取義各有不同,大致上以讚譽的成分居多。

  • 《樂獄》林哲熹國高中外號「宿舍一匹狼」

    《樂獄》林哲熹國高中外號「宿舍一匹狼」

    孫啟明執導的電影《樂獄》,由林哲熹、JR紀言愷、范少勳3帥領銜主演,3人挑戰演出與自己現實個性反差度相當大的角色,也在青年節前夕正式宣布5月17日正式上檔,並首發人物海報系列視覺,各個都是硬漢作風。 \n \n林哲熹自曝求學時曾被老師認為是壞學生、獨來獨往不合群,「我求學時期個性比較火爆,滿臉殺氣,大家都不敢惹我。」他國高中時在外地唸書,皆住在學校宿舍,若是同學進門沒敲房門就進來,就會暴怒轟對方出去,也因自己怕吵,所以只要同學經過他的房門都會自動降低音量,甚至在遠方看到他,還會自動退避三舍,被封是「宿舍一匹狼」。 \n \n紀言愷則要詮釋高冷公子哥,與他平常螢幕上活潑個性大相徑庭,他被導演要求演出時臉部不能有太多的表情與抽動,只能靠眼球有戲,同時也練習著不論何時都不能有任何表情;而范少勳參考《蝙蝠俠》裡的小丑琢磨角色,感受詭譎讓人發寒的氣息,當時電影殺青後,自己莫名的常對身邊親友臭臉沒耐性,在等待下一部戲的同時,去當了公司老闆的助理,被指責見客戶表情怎麼沒有脫離角色情緒,才恍然大悟地發現自己入戲太深。

  • 看電影、聽音樂都… 綠粉狂打韓國瑜這個新外號

    看電影、聽音樂都… 綠粉狂打韓國瑜這個新外號

    遲到真的不是好習慣!高雄市長韓國瑜繼8日參加婦女節活動大遲到40分鐘,10日參加草地音樂節又傳遲到,因而被綠粉新增一個外號「遲到大王」,只是堵藍粉專KUSO了韓國瑜式的禿頭及4個外號,但每個外號後面都打上問號以避責。 \n \n只是堵藍PO出一張KUSO圖,看似韓國瑜的禿頭,佐以「睡魚?」、「大唬爛家?」、「遲到大王?」、「酒空?」等文字,諷刺梗圖一貼出,綠粉就嗨,「很貼切啊~」、「那我也可以當市長了,這些我都會」,也回饋了更多梗圖。 \n \n「遲到大王」這新外號,與看電影、聽音樂疑似遲到有關,韓國瑜參加婦女節活動時因遲到又致詞,遭台下一名婦女怒轟「看電影啦」而備受矚目,不過,韓國瑜很有風度地化解了尷尬,,也獲得掌聲。至於參加草地音樂會是否也遲到?有不同說法,PTT網友說韓國瑜有遲到,但他自己則說,「我們大概沒有遲到哇,差不多是準時到達的啊」。 \n

  • 外號「中國移動」的加州麥可

    外號「中國移動」的加州麥可

     我在勺園的另一位名叫Michael(麥可)的朋友是美籍華人,他的中文名字叫徐木恆(音譯),來自加州灣區;為了與紐約麥可做區別,我稱他為加州麥可。麥可的中文一般,只能勉強溝通;不過他天生自帶喜感,臉上永遠掛著笑容,所以很得人緣。 \n 麥可的父親是台大校友,正好趕上「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他的祖父仍然住在山東,在他勺園三號樓宿舍的牆上,貼著祖父寫給他的毛筆字。麥可曾經在台北美國學校(TAS)上過一年中學,所以他對台北不算陌生,對台灣的美食,也十分懷念。TAS原隸屬於美國國防部,早期帶有基督教色彩,上一世紀八零年代末遷到天母現址。我上中學的時候,台灣中學生心目中最好的高中是建中與北一女。幾十年前,TAS的學生家裡非富即貴,已經超過了我等一般中學生作夢的範圍;蔣家第四代,辜顯榮家族的後代,都有多位曾在TAS就讀過。 \n 在台上貴族學校 \n 我有一位好友王醫師,建中畢業,老家在台北孔廟旁邊;他念過薇閣小學,那可是台北著名的貴族小學;但是他回憶說,當年校車經過TAS的時候,每次他都有一種:「唉!我們學校還是輸了的感覺。」王醫師在榮總胸腔內科當R的時候,我們經常一起去天母附近的軍艦岩踏青,有一次我俯瞰著山下的台北市問道:「不知道天母的別墅一套要多少錢?」王醫師說:「肯定很貴,小時候我覺得天母的別墅是天使住的地方。」我噗嗤一聲的問他:「那陽明山上的別墅呢?」他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那是上帝住的地方。」 \n 麥可經常在外旅行,這說明了他爹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我給麥可起了一個外號,叫「中國移動」。我告訴麥可,一個人出外旅遊,務必注意安全;沒想到他居然說,他的家鄉美國才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九零年代中期,他在柏克萊讀本科的時候,幾乎每周都能聽到槍聲;他不帶開玩笑的說:「China is very safe.」 \n 中國比美國安全 \n 麥可一向笑臉迎人;印象中,我只見過一次,他的神情顯得哀傷又嚴肅,那一天是北京時間2001年9月12日上午。911時期,勺園的氛圍迥異於往常,幾乎所有白人學生的臉上都充滿了憤怒、震驚,與哀傷;中東學生則是異常低調,有一位我熟識的巴勒斯坦學生告訴我,他也不能接受這種恐怖行動,但是大家必須知道,以色列的大砲與飛彈,一直伴隨著他們成長,他的家鄉幾乎找不到任何一幢完整的大樓,他有多名親友死於轟炸,而這些事情,不能說與美國完全無關。少數中國同學,對「萬惡的美帝」被恐怖襲擊,感到非常興奮,有者甚至是喜形於色,當時讓我深感詫異;後來我逐漸明白,主要原因還是這些同學的知識面太窄,而且腦子被洗過,即使上了北大也沒能清醒過來。 \n 麥可曾經在中央電視台第九頻道(英語頻道)工作過一段時間。他說央視會找上他,那是因為他長了一張中國人的臉,但是又能說流利的英語,這樣外國人會以為央視的中國播報員的英文水平很高。 \n 能在央視工作,就意味著你的臉有可能會被上億中國老百姓記住,即使那是個英文頻道;但是麥可對這個難得的機會,似乎並不怎麼「感恩」;他在央視上班期間,下班回宿舍後,經常咒罵央視員工;他總是說:「你如果想要學習怎麼更好的懶惰,那就應該去央視工作,那兒什麼也不教,專門教人懶惰。」 \n 工作感情水土不服 \n 我的通訊錄裡至今存有麥可的聯繫方式,但是我們已經好久沒有聯繫了。麥可對中國的感情很複雜,或許是因為他在中國期間,不管是在工作上,還是感情上,都發生了水土不服的現象。他多次感慨的告訴我,他覺得美籍華人是所有華人群體中,最單純,最善良的一群。我現在的感覺則是,美籍華人應該是華人群體中十分幸運的一群,他們需要面對的傳統糟粕非常少,他們長著一張沒有受過欺負的臉,他們的神情始終很放鬆。 \n 音樂往往能夠將我們帶入某種情境,《阿甘正傳》的電影配樂,總是能夠喚起我的美國回憶;每次聽到這首曲子,我都會想起劍橋市,那是迄今為止,我在美國住過最長時間的城市;我也會想起我們那已經被拆掉的眷村老家,我上小學的時候,我有三個哥哥同時在上大學,所以我們家很早就有外文書籍與外文雜誌。我三哥在家中書房的牆上貼了兩張英文版的地圖,一張是美國地圖,另一張是世界地圖;他還貼了一張美國中西部農村景色的海報。 \n 我對美國的最初印象,就是源自家中的外文刊物,以及書房牆上的地圖與海報。美國在我們這一代人心中的印象光譜非常寬廣,那是一種美軍的感覺,一種美國大學的感覺,一種美國中西部廣袤無邊的感覺,最奇妙的是,那還是一種眷村的感覺。 \n 我在勺園4-220室宿舍的牆上,也張貼著一張簡體字版的世界地圖;凱特以前到我房間時,還笑著說過:「Hey!你這兒貼著一張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地圖唷(西方國家的世界地圖中心是歐洲)。」 \n 心與台灣沒有距離 \n 我在勺園的時候,晚上睡前,經常會想起台灣的親友,台灣的景物,甚至是台灣的泥土味道與空氣濕度。北京與台北的直線距離大約在1850公里左右,我一個人躺在北京市海澱區的某一幢宿舍樓的小房間裡,伴著微弱的燈光,我扭開了枕邊的短波收音機,調到了台灣的隨便什麼電台,當收音機裡流淌出國語、閩南語,或是台灣的流行歌曲時,我的心與台灣是沒有距離的。 \n (《渡盡劫波兩岸情緣》之二十三)

  • 台灣人在大陸》外號「中國移動」的加州麥可

    台灣人在大陸》外號「中國移動」的加州麥可

    我在勺園的另一位名叫Michael(麥可)的朋友是美籍華人,他的中文名字叫徐木恆(音譯),來自加州灣區;為了與紐約麥可做區別,我稱他為加州麥可。1999年春天,我以台大研究生的身份到北大交流時,曾經和麥可,還有一堆北大的外國留學生,一起去三元橋附近聚餐過;沒想到2000年秋天,我正式到北大上學後,麥可還住在勺園。麥可的中文一般,只能勉強溝通;不過他天生自帶喜感,臉上永遠掛著笑容,所以很得人缘。 \n \n 加州麥可的父親是台大校友,正好趕上「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麥可的祖父仍然住在山東,在他勺園三號樓宿舍的牆上,貼著他祖父寫給他的毛筆字。麥可曾經在台北美國學校(TAS)上過一年中學,所以他對台北不算陌生,對台灣的美食,也十分懷念。台北美國學校原隸屬於美國國防部,早期帶有基督教色彩,上一世紀八零年代末遷到天母現址。天母一帶有好幾所外僑學校,所以那一個區域聚集了許多外國人。TAS的辦學成績不錯,每年都有一定數量的學生能申請上美國頂尖大學。我上中學的時候,台灣中學生心目中最好的高中是建國中學與北一女中。幾十年前,TAS的學生家裡非富即貴,已經超過了我等一般中學生作夢的範圍;蔣家第四代,辜顯榮家族的後代,都有多位曾在TAS就讀過。 \n \n 我有一個鐵哥兒們是一位醫師,建中畢業,老家在台北孔廟旁邊;他唸過薇閣小學,那可是台北著名的貴族小學;但是他回憶說,當年校車經過TAS的時候,每次他都有一種:「唉!我們學校還是輸了的感覺。」王醫師在榮總胸腔內科當R(住院醫師)的時候,我們經常一起去天母附近的軍艦岩爬山,有一次我俯瞰著山下的台北市問道:「不知道天母那些帶有游泳池的別墅一套要多少錢?」王醫師說:「肯定很貴,小時候我覺得天母的別墅是天使住的地方。」我噗嗤一聲的問他:「那陽明山上的別墅呢?」他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那是上帝住的地方。」 \n \n 加州麥可經常在外旅行,這說明了他爹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我給麥可起了一個外號,叫「中國移動」,有時候我也叫他「神州行」。我告訴麥可,你不熟悉中國的情況,一個人出外旅遊,務必注意安全;沒想到他居然告訴我說,他的家鄉美國才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九零年代中期,他在柏克萊讀本科的時候,幾乎每週都能聽到槍聲;他不帶開玩笑的說:「China is very safe.」 \n \n 加州麥可一向笑臉迎人;印象中,我只見過一次,他的神情顯得既哀傷又嚴肅,那一天是北京時間2001年9月12日上午。911時期,勺園的氛圍迥異於往常,幾乎所有白人學生的臉上都充滿了憤怒、震驚,與哀傷;中東學生則是異常低調,有一位我熟識的巴勒斯坦學生告訴我,他也不能接受這種恐怖行動,但是大家必須知道,以色列的大砲與飛彈,一直伴隨著他們成長,他的家鄉幾乎找不到任何一幢完整的大樓,他有多名親友死於轟炸,而這些事情,不能說與美國完全無關。少數中國同學,對「萬惡的美帝」被恐怖襲擊,感到非常興奮,有者甚至是喜形於色,當時讓我深感詫異;後來我逐漸明白,主要原因還是這些同學的知識面太窄,而且腦子被洗過,即使上了北大也沒能清醒過來。我在宿舍本來從不看電視,為了跟蹤911事件報導,我在9月12號那一天的下午,去人大附近的國美電器買了一台小電視。 \n \n 加州麥可曾經在中央電視臺第九頻道(英語頻道)工作過一段時間。他說央視會找上他,那是因為他長了一張中國人的臉,但是又能說流利的英語,這樣外國人會以為央視的中國播報員的英文水平很高。能在央視工作,就意味著你的臉有可能會被上億中國老百姓記住,即使那是個英文頻道;但是麥可對這個難得的機會,似乎並不怎麼「感恩」;他在央視上班期間,下班回宿舍後,經常咒罵央視員工;他總是說:「你如果想要學習怎麼更好的懶惰,那就應該去央視工作,那兒什麼也不教,專門教人懶惰。」我看過幾次麥可的體育報導;持平而言,以運動節目來說,他的播報語速略慢,神情有些緊張,流暢度也有待改進。 \n \n 我的通訊錄裡至今存有加州麥可的聯繫方式,但是我們已經好久沒有聯繫了。麥可對中國的感情很複雜,或許是因為他在中國期間,不管是在工作上,還是感情上,都發生了水土不服的現象。他多次感慨的告訴我,他覺得美籍華人是所有華人群體中,最單純,最善良的一群。我現在的感覺則是,美籍華人應該是華人群體中十分幸運的一群,他們需要面對的傳統糟粕非常少,他們長著一張沒有受過欺負的臉,他們的神情始終很放鬆。 \n \n 音樂往往能夠將我們帶入某種情境,「阿甘正傳」的電影配樂,總是能夠喚起我的美國回憶;每次聽到這首曲子,我都會想起劍橋市,那是迄今為止,我在美國住過最長時間的城市;我也會想起我們那已經被拆掉的眷村老家,我上小學的時候,我有三個哥哥同時在上大學,所以我們家很早就有外文書籍與外文雜誌,我三哥在家中書房的牆上貼了兩張英文版的地圖,一張是美國地圖,另一張是世界地圖;他還貼了一張美國中西部農村景色的海報。我對美國的最初印象,就是源自家中的外文刊物,以及書房牆上的地圖與海報。美國在我們這一代人心中的印象光譜非常寬廣,那是一種美軍的感覺,一種美國大學的感覺,一種美國中西部廣袤無邊的感覺,最奇妙的是,那還是一種眷村的感覺。我在勺園4-220室宿舍的牆上,也張貼著一張簡體字版的世界地圖;凱特以前到我房間時,還笑著說過:「Hey!你這兒貼著一張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地圖唷(西方國家的世界地圖中心是歐洲)。」我在勺園的時候,晚上睡前,經常會想起台灣的親友,台灣的景物,甚至是台灣的泥土味道與空氣濕度。北京與台北的直線距離大約在1850公里左右,我一個人躺在北京市海澱區的某一幢宿舍樓的小房間裡,伴著微弱的燈光,我扭開了枕邊的短波收音機,調到了台灣的隨便什麼電台,當收音機裡流淌出國語、閩南語,或是台灣的流行歌曲時,我的心與台灣是沒有距離的。 \n \n(《渡盡劫波兩岸情緣》之二十三)(王冠璽/大學教授) \n

  • 小球曝外號由來一用15年

    小球曝外號由來一用15年

     莊鵑瑛(小球)10月13日將於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個人首次大型售票演唱會「星星、城市與我們」,除了如火如荼準備個人首次大型售票演唱會,她也正緊鑼密鼓籌備新專輯《巴斯特耳朵》,服裝造型延續她喜好自由自在的寬鬆風格,但又不失個性的特色。 \n 她首度公開自己外號「小球」的由來,原來是以前高中跟同學約在天橋的兩端,小球跑過去和同學會面時,呼嘯而過的風全灌進她的衣服裡,同學遠遠看到她像極一顆蓬蓬的「小球」,因此有了這個可愛的外號,沿用至今15年。 \n 目前小球已完成新專輯的4支MV拍攝,她透露最後一支MV將在10月13日和歌迷們一起完成。 \n 專輯名稱《巴斯特耳朵》取自瑞典最高文學獎小說《巴斯特的耳朵》,專輯照則前往苗栗取景,特別建了一個樹屋天窗,打造祕密基地氛圍,就像是在傾聽大自然森林的祕密,樹洞也呼應專輯名稱《巴斯特耳朵》。不過她至今依然覺得拍照是一門很深的學問,攝影師頻要她對鏡頭放電,讓她哭笑不得猛求饒。

  • 外號黃金走私轉運站?台灣遭國際點名

    \n \n台灣遭國際點名為「黃金走私轉運站」。關務署指出,我國現行出入境管制中,僅限攜帶新台幣現鈔10萬元、人民幣2萬元、外幣總值美金1萬元、有價證券總值美金1萬元、黃金總值美金2萬元與新台幣50萬元以下之珠寶,關務署也將加強查緝走私。 \n \n近來國外海關查獲多起我國旅客及空服員走私黃金被罰案件,遭查獲旅客大多聲稱是接受委託,以一定酬勞私運黃金至日本、印度等國,其走私手法係將黃金條塊、黃金飾品,利用彈性束帶、胸罩內衣等隱匿綑綁方式,夾藏闖關。 \n \n由於我國民眾在於國外遭查獲夾藏黃金案件頻傳,部分國家將台灣列為「黃金走私轉運站」,對國人行李及人身施以較高密度與強度之檢查,除影響個人行程與旅行感受外,對我國際形象更造成莫大傷害。 \n \n日本政府鑑於該類旅客夾帶走私黃金跨境案件頻繁發生,已嚴重影響其稅收及可能衍生洗錢犯罪等問題,對被查獲走私黃金旅客除大幅提高罰款金額,情節嚴重者甚至判處有期徒刑;印度政府對於走私黃金行為,更處以嚴刑。 \n \n關務署呼籲,民眾切勿貪圖免費旅費或為賺取外快,輕易受託或居間仲介,而遭不法洗錢或販毒集團利用。

  • 中超球員外號多 張池明封重慶C羅

    中超球員外號多 張池明封重慶C羅

     大陸中超球員的業餘愛好,除了紋身之外,也喜歡球迷給他取外號,有些球員的外號還不只一個。 \n 前幾日才加盟天津泰達的球員張池明,曾加盟重慶力帆,由於進球方式與霸氣慶祝皆模仿C羅,「重慶C羅」的外號不脛而走,甚至被稱作「中國的C羅」。廣州恆大球員郜林由於門前一腳常錯失良機,射門雖高,但像是打飛機的高射炮,被很多球迷戲稱為「郜飛機」。而他本人喜愛的外號是「郜林斯曼」,郜林坦言,世界足壇史上最佳德國巨星之一的克林斯曼正是自己的偶像,因此非常喜歡球迷給自己的這個稱號。 \n 中超江湖上曾有5名球員,惡名響徹中超賽場,動作大,得牌多,大陸球迷套用金庸武俠小說「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模板,並根據他們所在球隊的地理位置,評出了「中超五大惡人」,也就是「東戴琳、西柯釗、北周挺、南秦升、中望嵩(譚望嵩)」。而前曼聯球員董方卓,外號「國王董」,原意是球迷希望他在曼聯期間,能像坎通納一樣當上紅魔的國王。不過董方卓最後沒有成為真正的國王,卻成了另一個人「董卓」。兩種外號兩樣情,令人噓唏。

  • 徐國勇不叫「姑婆勇」? 真正外號其實是…

    徐國勇不叫「姑婆勇」? 真正外號其實是…

    什麼!徐國勇竟說自己不是「姑婆勇」而是「西瓜勇」。今天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在臉書發文,讚嘆花蓮的西瓜又大又甜,請大家多多支持花蓮農友親手栽種品質優良的西瓜。更向記者爆料,「西瓜勇」才是他正統的綽號。 \n \n「姑婆勇」綽號的由來,是去年元旦他誤食姑婆芋、送醫治療,卻從此聲名大噪,被網友戲稱「姑婆勇」。《聯合報》報導,徐國勇說自己愛吃西瓜,要是將名字念快一點,「徐國勇、西國勇、徐瓜勇、西瓜勇…」聽起來就像台語的「西瓜勇」,才是他真正的綽號,還因為「西瓜勇」的外號,讓農友們特別喜歡找他吃西瓜、推銷西瓜。 \n

  • 美國飛行員為F-35取新外號:豹戰機

    美國飛行員為F-35取新外號:豹戰機

    美國空軍與其他軍種一樣,都會給軍品武器一個官方名稱,不過飛行員通常很少用官方名來稱呼,而是另外取綽號。F-35 戰機的官方制式名字叫做「閃電2式」( Lightning II),然而在內里斯空軍基地(Nellis AFB)的飛行員已經為它取了綽號,叫做「豹」(panther)。 \nThe Drive報導,F-35的外號來自美國空軍第6武器中隊(6th Weapons Squadron)徽章,一架正面的F-35上頭有個骷髏頭,底部是黃色棋盤格,還寫著「馴豹者」(Panther Tamer),顯然「豹」指的就是F-35,而且也得到內利斯基地的正面回覆,飛行員確實將F-35取了「豹」這個綽號。 \n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分析,為什麼飛行員不喜歡官方名?因為官方名取的太繞口了比如F-16,它的官方名叫戰隼式(Fightingfalcon),這名字太長,所以飛行員為它取名叫蝰蛇戰機(Viper),來源於當年的科幻影集星際大爭霸(Battlestr Galactica)。A-10攻擊機的官方名叫雷霆2式(Thunderbolt II),也是太拗口,飛行員寧可稱它是「疣豬」(Warthog),C-17運輸機叫做全球霸王3式 ( Globemaster III),但飛行員稱乎它駝鹿(Moose),而著名的老戰機F-4幽靈2式(Phantom II)也有綽號,叫做犀牛(Rhino)。 \nF-35的名字也有這樣的問題,雖然五角大廈給了閃電2式這個名字,但是在往後的許多媒體報導,都因為不好唸也不好寫而很少用到,有些甚至繼續沿用當初的計畫名聯合打擊戰機的縮寫「JSF」來稱呼。 \n而且,「閃電」這個名字已經用過了(所以才叫「2式」),二戰期間的洛克希德P-38戰機就叫閃電式,甚至英國1959年問世的戰機也叫電氣閃電式(Electric Lightning),重覆同樣名字,當然容易造成混淆,也是另取綽號的用意。 \n \n

  • 《改變的起點》40年前 黃仲崑的外號叫「丹麥」 竟因為「限制級」電影?!

    《改變的起點》40年前 黃仲崑的外號叫「丹麥」 竟因為「限制級」電影?!

    民國70年代歌壇小鮮肉黃仲崑,在高中大學時期,有個綽號叫"丹麥",日前上中視《改變的起點》節目接受專訪,黃仲崑透露,當年他外型粗獷,輪廓像極了外國人,其實他是在台南出生,道道地地的台灣囝仔;但每次他泡夜店跑舞會,女生很好奇,他是不是混血兒或老外? 調皮的黃仲崑想到當時一部養眼的限制級電影"丹麥嬌娃",乾脆就說我是丹麥人,加上他從小聽黑膠西洋歌曲唱片,講話洋腔洋調,還真有不少人相信,黃仲崑就是"丹麥人"! \n \n黃仲崑的兩個姐姐都是北一女,政大的資優生,他高中念師大附中,也曾是品學兼優的"學霸"。但高中開始沈迷熱門音樂,後來班上唯一沒考上大學的人,就是黃仲崑。他高中就在民歌餐廳打工駐唱,被曾是林志穎經紀人的夏春湧發掘,黃仲崑回憶說:『他覺得可能這小子可以賣點錢那種感覺,他就來跟我談…..但我看夏春湧這個人油腔滑調的,可能是詐騙集團吧…』。結果沒想到,黃仲崑踏入演藝圈出第一張專輯就大爆紅,是該唱片公司繼鳳飛飛、劉文正之後最HITO的一張。 \n \n黃仲崑過去是情場高手,曾抱持不婚及不生主義,但11年前被瑜珈天后LULU給馴服,步入結婚禮堂。人前總以鋼鐵大叔自稱的黃仲崑,談到老婆LULU,鐵漢瞬間轉柔情,『她就是一個瑜珈天后,我就是天后的老公,我是「瑜珈天公」』,老婆LULU徹底改變了黃仲崑的人生,『我覺得女人在婚前跟婚後,就判若兩人………結婚以前我覺得,那個時候我比較是家裡的頭….我聲音那個時候可大聲了』,『結婚後,我的身分證後面配偶欄上面有了她的名字以後,天啊! 整個都變了,我還是家裡的頭,但是我是家裡的那個「豬頭」!』對黃仲崑來說維持婚姻幸福的秘訣來自夫妻角色的轉換,『年紀大的男人會變成一種弱勢物種…..年紀大的女人不需要男生的….年紀大男生如果沒有老婆照顧的,下場就會很淒慘…』 \n \n從浪子變身成暖爸,鋼鐵大叔黃仲崑輕狂不羈的青春年代,精彩人生故事,盡在本週六下午2點 中視《改變的起點》。 \n \n \n【改變的起點】播出時間 \n中視綜合台4/14(六) 下午14:00 \n中視新聞台4/15(日) 晚間23:00 \n

  • 地方掃描-詐騙集團取卡通外號 巧虎、魯夫變車手

    台中:卡通人物「蠟筆小新」、「巧虎」及「魯夫」變成詐騙集團車手?台中市第一警分局查獲以陳男為首的詐騙集團,其成員多有卡通人物的外號,其中1名女車手更像極漫畫人物「娜美」,綽號「魯夫」的成員也在後頸刺青魯夫圖樣。

  • 遠航總經理李承仲外號「武士刀總經理」

    遠航總經理李承仲外號「武士刀總經理」

    遠東航空總經理李承仲日前公開表示,高齡機退場如果沒足夠緩衝期,乾脆給他一把武士刀讓他切腹好了,消息一傳出,他多了「武士刀總經理」的外號。 \n \n李承仲輔仁大學德文系畢業,副修英文,通曉多國語言,擁有28年航空資歷,曾經在長榮航空工作17年,派駐過英國、奧地利等,年輕時與他曾在長榮航空國際事務室工作的蘇宏義、陳欣德、陳憲宏、林志忠、翟建華等都有當上航空公司總經理或董事長,算是航空界菁英班養成班。 \n \n李承仲曾經當過吳哥航空總經理,也曾投資過旅行社,開過英語補習班,去過87個國家,擁有英語領隊導遊執照,2011到2014年間擔任遠航總經理近三年,離開後重開旅行社,專做特殊團,並投資室內裝潢公司,去年6月重新回到遠航。 \n \n李承仲自己做過事業,知道經營事業有多不容易,對於遠航董事長張綱維沒有巨人的肩膀可站,自己打下一片天,才48歲已經建立樺福集團,經營房地產、航空、旅館、旅遊等事業,表示非常讚嘆,自己秉持著對航空事業的熱誠,願意和他一起打拼。

  • MLB》好難啊!大谷翔平請美國球迷幫他取外號

    MLB》好難啊!大谷翔平請美國球迷幫他取外號

    大谷翔平披上天使隊戰袍之後,立刻給洛城球迷出了一道難題,他需要一個外號,請球迷幫他想一個。顯然「二刀流」這種稱號在美國行不通,美國媒體取的「貝比魯斯」他也不敢當,只能請大家幫忙。 \n大谷的英文名寫成Shohei Ohtani,開頭的Sho(翔)這個字成為球迷做文章的地方,很多人乾脆叫他Sho-Time,或Shogun(日語:將軍)或是合起來稱為Sho-tani,甚至有人直接叫做Sho好了,非常沒有創意。 \n不過大家起鬨完了之後,有人出來指正Sho其實就是「翔」,Sho-Time之類的綽號是大谷日職前隊友中田翔在用的,他才是真正的Sho。 \n顯然洛城球迷對日本的認識很有限,除了壽司和神風自殺隊,就只剩動漫人物了,但是老球迷又不看動漫。球迷想破頭也想不出來,最後有人惱羞成怒出來說:「老弟,你還沒上大聯盟打過球咧,這種事要不要等明年登板之後再說?」

  • 擺脫「怪物」外號陰霾 20歲「黑痣女」自信參加選美

    擺脫「怪物」外號陰霾 20歲「黑痣女」自信參加選美

    馬來西亞20歲少女艾薇塔(Evita Delmundo)自出生時全身布滿胎痣與黑色斑點,從小就被班上同學嘲笑是「怪物」,備受語言霸凌,但是她克服自卑、樂觀接受這「上天賜予」的印記,逐漸建立自信,日前更決定參加當地的環球小姐選美,希望向世界宣告她的獨特之處。 \n \n根據《ELLE》馬來西亞雜誌訪談,艾薇塔來自馬來西亞沙巴州首府亞庇(Kota Kinabalu),父親是當地原住民龍古斯族人(Rungus),母親則來自菲律賓,她自出生時臉部和身體長滿密密麻麻的黑痣和黑斑,她的脖子與肩膀處也有大片的黑色胎記,使他從小就常遭受旁人的冷嘲熱諷,同學們甚至給她起了「怪物」和「巧克力曲奇餅乾」(Chipsmore)的外號來取笑她。 \n \n自她升上中學後,在教師與母親的鼓勵下,艾薇塔漸漸克服自卑走出陰霾,開始增加自信,同時亦學會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其實她身上的這些痣與黑斑點不是病症,醫生起初認為艾薇達患有「巨型先天性黑色素細胞痣」(giant congenital melanocytic nevus),但經專家診斷後確認只是一般的黑痣,是基因缺陷造成身體某色素過度活躍而成的。動手術除痣曾經一度是她最大的願望,但看診時醫生也告知其手術會對健康造成風險,勸她如果非必要其實可以不要做,當時16歲的艾薇塔衡量過後,決定還是來接受自己的外貌。 \n \n她在6月17日參與「大馬環球小姐」的選拔活動,目前正在等待成績揭曉,即使無法晉級也無損她的自信心,她也會繼續參加其他的選美比賽。艾薇塔希望藉由自己的故事和處世經歷,激勵其他有類似經歷的人能更勇於接受自己的身外觀,她表示「我已學會愛惜自己和接納這些黑點,逐漸建立自信心,並且視其為可以展示我特殊的一面。」 \n

  • 吳鈴山愁外號503似囚犯

    吳鈴山愁外號503似囚犯

     藝人吳鈴山18歲時因為在電視劇《愛》、《緣》演出腦性麻痺患者「康安」,從此與這名字形影不離超過25年,大多數人不知道他本名,見到他都叫「康安」。這一年多來,他因演出三立《甘味人生》的反派議長「朱火爐」再度翻紅,「25年了,去年初開始,終於很少人再叫我康安,大多改叫火爐、副議長,現在則被叫議長!」 \n 截新聞圖表心聲 \n 不過,最近他除了「朱火爐」,又多了個哭笑不得的綽號「503」,還有粉絲為了能否叫他「503」而吵得不得開交。 \n 正巧南韓前總統朴槿惠鋃鐺入獄後,囚衣號碼也是「503」,他於是截新聞圖片寫下心聲:「我叫吳鈴山,很多人都喜歡用數字稱呼我為503,因為基於禮貌,我實在不想與人家爭論說這樣我很像囚犯!終於朴槿惠哭了,因為她也不喜歡人家叫她503。」 \n 他說,之前拍《甘味人生》要進入病房,病房號剛好是「503」,當時覺得有趣,便在病房前拍照,自我揶揄「跟我名字很像」,從此無心插柳,部分粉絲開始習慣叫他「503」,他雖然心裡覺得這樣叫很像囚犯,但也不以為意,不過近來竟有粉絲為了能不能叫他「503」吵起來,甚至連他本人都被憤怒的粉絲殃及。 \n 他苦笑說,如果真能選擇綽號,寧可被叫503,起碼比較貼近自己的本名,「大家都叫我康安、議長或朱火爐。路人叫得出『吳鈴山』的比例大概只有十分之一吧!」 \n 職業傷害長短腳 \n 「康安」雖讓他走紅,卻也為了這角色出現不少職業傷害,「我青春期來得比較晚,演這角色時才18、19歲,正是我開始長高時,剛演出時只有160幾公分,演了兩年多後長到172公分,卻因為長期學腦麻患者右邊扭曲的姿勢,施力不當,造成左右腳大小不一、長短腳、脊椎側彎、左右肩不平衡。直到這兩年開始健身做運動,才稍微平衡回來。」

  • 嫩妹藏傳統市場開毒趴 眼尖警破獲

    台北市刑警大隊經多日跟監、蒐證,偵破一名具絕佳日語能力、外號「日本仔」的蔡姓男子,涉嫌在人聲鼎沸的菜市場內找嫩妹、型男開毒趴,訊後移送新北地檢署偵辦。 \n 刑警大隊員警經多日跟監、蒐證後,發現一個以外號「日本仔」為首的販毒集團,平常擁槍自重,常出沒在台北市士林區、新北市三重區一帶,除了販售三級毒品K他命外,還常邀約型男、嫩妹群聚三重租屋處開毒趴。 \n 調查發現,蔡姓主嫌兒時居住在日本,高中畢業後返台,因說得一口流利日語,在當地被稱為「日本仔」。而他因發現開毒趴有利可圖,均把地點挑選在傳統市場內,藉人聲鼎沸掩人耳目。 \n 警方眼見時機成熟破門攻堅,當場逮捕蔡姓主嫌等人,並查獲新興混合型毒品「小惡魔」、「K他命」等毒品,並起出改造槍枝1把、子彈10發,全案訊後移送新北地檢署偵辦。1051218 \n

  • 福原愛坦言愛哭 江宏傑心疼但指是好事

    台日桌球選手江宏傑和福原愛今天在台北大倉久和大飯店公開喜訊,福原愛也承認「愛哭鬼」這外號,江宏傑雖心疼,但也認為,哭是好的,因為至少把情緒發洩出來。 \n 福原愛3歲開始接觸桌球,小時候愛哭的畫面「萌」翻球迷,長大後這個習慣也沒有太大改變,愛哭鬼的外號從小跟到大。 \n 「嗯,經常哭。」福原愛坦言,也會在江宏傑面前落淚。江宏傑則替老婆解釋,「她不管很緊張啊,打球輸了,但這哭也是好的,因為至少把情緒發洩出來,讓她心裡更平靜一些。」 \n 兩人從小就因為打球認識,但直到2014年底福原愛因傷陷入低落,身為傷痛過來人的江宏傑送出關懷,點燃愛苗。 \n 江宏傑和福原愛已於9月1日在東京結婚,對於修成正果,這當中心路歷程的變化,江宏傑表示,面對外界的關注,自己還是會做好運動員的本分,不會想那麼多,把最好、最自然的表現帶給大家,「心還是依舊,結婚之後沒有太大變化。」1050922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