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外資私募的搜尋結果,共86

  • 私募基金明年有望在 大陸以合伙形式設立

    中國大陸的資本市場近年來在其經濟持續成長下,在2006年成了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受歡迎的風險資本投資地,在中國大陸的風險投資基金和私募基金產業發展相當迅速,據統計在2008年已有超過了百家的中國大陸企業得到私募股權基金的投資,投資總額達到80億美元。 \n風險投資基金和私募基金屬於股權投資的範疇,並不屬於三資企業法中所載的經營範圍,始在2003年中國大陸才開始有了《外商投資創業投資企業管理規定》,對外資創投業者的設立與經營有了初步的規定。 \n依三資企業法規定,外資僅能以外商獨資企業、中外合資企業或中外合作企業等傳統的組織形式在中國進行投資,這使得風險投資基金與私募基金必須克服如何在中國現行的法律體制內設立,並有效地經營管理的問題。 \n有別於過去多數私募基金選擇的有限合伙的形式,從其他成熟市場的實踐經驗,選擇有限合伙有許多原因,包括稅務上的考量,風險投資基金通常會被設立成一個透明納稅實體,採用「先分後稅」的原則對合伙人而非合伙企業的利潤徵稅,所以多數基金會以有限合伙的結構,接納投資者成為有限合伙人。 \n但是在中國大陸,有限合伙的概念直到2006年頒佈《合伙企業法》的規定才首次出現,而外國投資者則到今年的12月2日,國務院正式公佈了期待已久的《外國企業或者個人在中國境內設立合伙企業管理辦法》(以下稱《辦法》),未來私募基金將可能以有限合伙的形式設立 。 \n只需向地方工商局登記 \n《辦法》規定不僅對風險投資者或私募基金有所影響,未來外國企業或個人選擇在中國設立外資合伙企業者,僅需向授權的地方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申請設立登記即可,未對外資合伙企業最低出資額做出相應的規定。 \n不過,在《合伙企業法》中允許內資合伙企業的合伙人可以用實物等非貨幣形式出資,但是《辦法》中就僅明確地規定外國投資者用於合伙企業出資的貨幣應當是可自由兌換的外幣或是依法取得的人民幣,但未提到以非貨幣出資的相關規定。 \n《合伙企業法》允許合伙企業可以是有限合伙企業或特殊的普遍合伙企業,可以有普遍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辦法》則規定外資合伙企業一般應遵守《合伙企業法》。 \n外資成立人民幣基金仍不明 \n早在2007年《合伙企業法》生效後,就受到了外國風險投資者和私募基金的注意,尤其是在人民幣基金設立的部份。 \n過去,外資風險投資者對中國大陸的投資常見「兩頭在外」的模式,其募集資本與退出上市都在中國境外進行的模式。在外匯管理局發佈了一系列的文件與規定後,使紅籌上市因為審批程序的繁瑣與不確定性,帶來很大的影響。 \n同時,在金融風暴後,外國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也更加注意到了中國巨大的可觀的資金,而積極在思考設立以中國投資者作為有限合伙人出資的人民幣基金。很多外國投資者、包括國內的創投業者都在探索其可能性,有些甚至已經設立了人民幣基金。 \n目前為止,外國風險投資者在中國境內的股權投資,多數通過設立外資創業投資企業的形式進行。 \n不過,《外資創業投資企業法》的規定並非為針對風險投資基金特點而規定的條款,如必備投資者的權限是否等於一般國外的基金管理者,規定並不明確。 \n加上採法人制的組織形式所帶來的稅務負擔較高等問題,外資創投企業的形式對於大多數的私募基金而言,尚非理想的方式。 \n平行基金也有政策風險 \n較積極投資者就以平行基金形式或間接形式成立人民幣基金,但也必須面對法律和實踐上的不確定性與風險,或選擇如在天津設立的賽富亞洲以中外合作的非法人制形式設立。在《辦法》規定後,外資以有限合伙制形式在中國設立的人民幣基金,以外國基金管理人或其管理的企業作為普通合伙人,以吸引國內的法人或個人作為有限合伙人投資成立人民幣基金,有了基本的法律依據。 \n不過,《辦法》在第十四條規定以投資為主要業務的外資合伙企業仍要遵守其他相關的規定,由於此規定表述不太明確,而在政府網站上所發佈的答記者問看來,實際上是否可以有限合伙形式成立人民幣基金,還要再等進一步的指導文件方能確定。 \n小靈通 \n平行基金 \n平行基金模式是外資創投在中國開展創業投資業務的一種新型合作模式。所謂平行基金就是在海外和大陸分別募集兩個規模相差不多的投資基金,通過有共同利益的管理公司把兩個基金模擬成一個基金進行分配和清算。 \n在平行基金模式下,海外創業投資機構在中國境外建立一家創業投資基金,大陸國內創業投資機構在國內建立一家創業投資基金或公司。原則上,這兩家基金平行存在,在法律上各自獨立。但這兩家基金共同在大陸建立一家創業投資管理公司,並委託這家公司同時管理國內外兩家基金。

  • 外資基金重回大陸房產市場

    在金融風暴期間,對中國房地產進行過「大拍賣」的外資私募股權基金,現在重新回到中國房地產市場。只是,這次不再瞄準單一物業資產,而是瞄準房地產企業。 \n這一波外資基金更青睞於對房地產企業進行股權投資,或聯合對方進行開發投資。 \n借道香港 已經沸騰樓市 \n近期外資基金重新回到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另一背景則是,人民幣升值預期再度出現,而通貨膨脹預期逐漸強烈。在保值和增值需求驅使下,資金進入房地產市場成為共同的選擇,熱錢進入大陸內地省分的跡象,表現得非常明顯。很多外資基金採用的是借道香港再進入大陸內地省分的做法,近期,香港房地產市場已經表現得如火如荼。 \n「感覺這段時間外資基金又重新回到了大陸房地產市場。」北京知名地產開發商首創置業董事長劉曉光表示,許多外資基金開始頻頻與大陸房地產企業接觸和溝通,希望透過各種形式進行合作。 \n劉曉光稱,首創置業亦在考慮和外資基金合作的事宜,目前的談判仍在進行中,尚沒有最終結果。首創置業背後已有外資基金的背景,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為其第二大股東,雙方有望進一步合作。 \n外資基金蠢蠢欲動 露端倪 \n近期一些外資基金蠢蠢欲動,外資基金殺回大陸內地省分房地產市場初露端倪,各種針對中國房地產基金開始設立和募集資金的消息漸多。 \n消息人士指出,數月前,已終止一年多時間的金地集團與UBS(瑞銀集團)的房地產基金開始重新啟動募集資金,近期募集已經基本完成,規模約3億美元。 \n荷蘭國際集團則推出第2支中國地產基金,凱雷投資集團正計畫快速涉足中國二線城市樓市,正在募集10億美元設立旗下第2家亞洲地產基金,重點投資中國和日本等亞洲關鍵市場。 \n外資基金開始頻頻出手,進軍共同開發投資地產。澳大利亞麥格理、美國華平、新加坡嘉德置業等外資房地產投資基金的身影紛紛出現在大陸開發商的合作名單中。9月初,有華潤中國注資的一家國際地產基金公司「華潤中國地產成長基金」收購了北京第五廣場置業有限公司中方全部權益。 \n劉曉光指出,「外資基金的興趣在於能與大陸房地產公司合作開發一些大型的專案,由房地產公司提供資源,他們則提供資金方面的支援,不再是單純的買賣一些物業,買賣一些物業都只是小的投資。」 \n「近一段時間,所有的投資人都會密切關注中國房地產,無論境內境外。」永安信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合夥人喬志傑表示,從今年的第2季起,境外的投資資金開始關注中國房地產業,並且加快了進入速度。 \n股權、開發投資 可能性大 \n喬志傑認為,「從投資方式來看,股權投資、開發投資的可能性更大,因為直接購買資產的利潤不高,當然優秀物業的購買也是一個方向。」 \n外資基金已經根據房市景氣迴圈,來做中國房市投資。2005年,隨著大陸銀行信貸對房地產企業逐漸收緊,外資房地產基金紛紛進入中國房地產市場,而在人民幣升值預期推動下外資基金蜂擁而至。此後,隨著中國房地產泡沫的逐漸形成,大陸房市受到了打壓。次貸危機爆發後,許多基金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募資和投資都陷入了停滯,外資基金開始尋求自保,出現了撤離大陸內地省分房市的高潮。 \n他們買進賣出。SOHO中國主席潘石屹欲收購摩根士丹利旗下的上海無限度廣場。此前,潘石屹剛收購了摩根士丹利旗下的另外一處上海物業。荷蘭國際集團旗下房地產基金也於近日將在上海投資的第一個房地產項目上海網球俱樂部和公寓出售,總價9.9億元。 \n仲量聯行上海研究部副董事周志鋒則認為,中國商用房產主要是大陸資本在推動。「國外公司投資比較謹慎,要考慮的因素更多,融資比較難,目前大陸物業的回報率又不是特別高,所以真正重回還有一段時間。」 \n接近外資基金人士表示,所謂外資拋售中國物業是一種誤讀,主要原因多是因為外資基金已經從所投資的專案中獲得了巨額收益,所投資的項目的估值提升空間有限,許多基金拋售物業是其正常的退出途徑,其他也包括基金本身到期的原因必須選擇退出有些專案。 \n機會主義 基金嗅出味道 \n「國外資金最大的特性就是機會主義。什麼樣的機會好,他們就投資什麼。他們擁有強大的市場分析能力,所以2007年暫停對中國房地產的投資,今年中國房地產全面回升,他們不可能不關注。這是非常自然的經濟規律,就跟四季的更替一樣,冬天過去了肯定是春天。中國地產明顯回升,就意味著投資基金有機會了,就應該投入。」喬志傑認為,此前,大陸外資房地產基金中尚有近百億規模的存量資金完成募集尚未投資,由於時間周期原因,這筆資金將加快投資速度,很快重新回到房地產市場。 \n凱雷集團創始人之一德安尼祿曾表示,中國房地產市場實際上也經歷了「準泡沫階段」,這個階段進入中國房地產市場,估值是比較高的,凱雷態度謹慎保守態度。 \n「由於考慮中國GDP增長有望達到9%,從長期來看,任何投資於中國房地產市場的人應該都不會空手而歸的。」德安尼祿表示。

  • 私募想解套 還得費周折

    外資股東以私募方式投資台新金控,慘遭套牢;看好陸銀來台插旗,及其對參股台灣民營金控的興趣,新橋資本、野村集團以及索羅斯旗下對沖基金,開始想把總共約20%至30%的台新金持股全部賣給中資。只是,這個如意算盤恐怕還得多費周折。 \n台新金當初入股彰銀,每股成本高達26.12元,光是與彰銀昨(11)日收盤價15.4元相比,帳面投資減損就達到140億元;日前台新金也曾公開指出,台新入股彰銀的商譽投資溢額為207億元,加上台新金近幾年的獲利能力,外資股東當初的投資一直沒回本,中資銀行即使有意接手,估計出價不會太高。 \n摩根大通日前曾經就台新金控存放比率過高,達到85%以上提出質疑,原因是,台新金的存款一直在流失,若存放比過高,對於日後的獲利成長將形成壓力。 \n私募股權基金人士指出,一般而言,投資期間通常達到3年時,會開始尋求獲利出場機會;新橋於今年6月時,與中國平安集團達成協議,已將手中所持有的深圳發展銀行股權,轉讓給中國平安集團。在台灣市場的投資,在大型陸銀也表達有意接手台新金外資股東持股之下,對於新橋資本而言,是不錯的出場時機。 \n不過,歐系投資銀行主管分析,據其與大型陸銀過去接觸的狀況來看,儘管北京政府現在對於大型陸銀到台灣參股銀行,態度上傾向促成,但台新金控在確定會將台証證券賣給凱基證券後,獲利能力將更受考驗,對於大型陸銀而言,就算投資獲利非主要考量,但也不會樂見投資之後,還將面臨更多難題,像是台新金的彰銀持股、台新金未來的獲利成長空間等等。 \n顯然,對台灣金融業有高度興趣的陸資銀行,即使在法令的限制完全鬆綁,在考量台灣市場以及台灣金融業獲利能力的前提下,恐怕還得仔細精打細算一番了!(黃怡錦)

  • 人民幣基金 5年內可力抗外資

    高能資本公司董事長王曉濱昨日在兩岸併購與私募股權論壇表示,2012年至少有一千億元人民幣(下同)進入企業併購市場,其中七成以上是民營企業資金,五年內人民幣基金的規模將可與外資勢均力敵。 \n王曉濱說,大陸的併購市場是非常年輕的,有關的政策出台不過三年,在過去廿年,基本上是外資為主,這三年,官方給了創投、私募股權等正常發展的空間,所以一下發展很快。 \n王曉濱表示,大陸基金主要對中小高新技術企業很有興趣,政府也以各項政策優惠,鼓勵資金挹注;對併購貸款的條件或環境,大陸也進步許多。 \n王曉濱說,她本身是廈門人,對台灣很有熟悉感,但奇怪的是,愈深入溝通、交流,愈相瞭解,就愈發現在法令上、在實務上,都有落差。 \n王曉濱指出,大陸的銀行在信貸業務方面,很明顯的就是中小企業、特別是民營的中小企業,愈難向銀行貸款,門檻很高;反之,台灣的金融業,非常市場化,對中小企業的服務也很到位。 \n王曉濱認為大陸的市場對台資不陌生,但是台灣方面對陸資來台,卻只聞樓梯響?她表示,這方面還是要台資企業如何讓大陸企業明白,結合台灣的技術、管理和走向國際的能力,對雙方都有利,而台資企業也要有不斷提升自己的企圖心。 \n「台灣在軟的技術上,強過大陸非常多」,王曉濱說如果只是比資產價值或是著眼於台灣有限的市場,當然不是台灣的長處。所以她強調,眼光要向全球看,大陸的市場、資產再加上台灣的優勢,讓兩方在合作中,面向全世界。 \n王曉濱被認為是大陸股權投資基金的先行者,有十六年國際資本市場投資、融資和投資銀行從業經驗,協助卅餘家企業在境內外證券市場上市,協助私募、併購、重組和上市融資金和資產逾百億元人民幣,目前個人直接管理的資產和基金近廿億元。

  • 第3季陸私募股權市場回暖

    根據清科研究中心昨日發布的報告顯示,第3季大陸私募股權市場回暖,共有6檔可投資於亞洲(包括大陸)地區的私募股權基金成功募集24.67億美元。 \n報告指出,在大陸地區共有20家企業得到私募股權基金投資,其中有披露金額的16起案例總投資額為9.83億美元,其中,有4家私募股權基金支持的企業已成功上市。 \n新華網報導,最近4個月以來,在相關新政策激勵下,已有10家外資私募股權投資機構(PE)匯聚上海。 \n據報導,今年6月,浦東新區發布《關於設立外商投資股權投資管理企業試行辦法》後,市場反應積極,香港第一東方、普凱投資、德豐傑、硅谷銀行、卓越金融等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相繼在上海設立了股權投資管理公司。 \n其中,上海國盛(集團)與里昂證券簽訂了設立股權投資管理企業、募集100億元人民幣私募股權基金的合作備忘錄。 \n上海市國際股權投資基金協會,現有60多家會員,包括境內外各類基金和投資機構,管理的資金超過300億美元。

  • 社論-鞭數十,驅之別院

    「浮生六記」作者清朝文人沈復,在其「兒時記趣」中有一段文字:「…一日,見二蟲鬥草間,觀之,興正濃,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蓋一癩蝦蟆也。舌一吐而二蟲盡為所吞。余年幼,方出神,不覺呀然驚恐。神定,捉蝦蟆,鞭數十,驅之別院」。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於日前對外資炒匯祭出所謂的「彭三條」:「拒絕熱錢」、「必要時資本管制」、「持續維持匯率穩定」,二者聯想一起,竟有異曲同工之妙。 \n「彭三條」祭出之後的次日,新台幣匯率立即回貶將近一角,債市利率上升則大約十個基本點(10bps),顯示「彭三條」對熱錢雖然還沒有狠狠地「鞭數十,驅之別院」,才只做出政策宣示,市場就立即有反應,其對穩定匯市、債市的貢獻值得稱許。早自彭總裁還擔任央行外匯局長以來,外資熱錢遇到央行,無不鎩羽而歸、棄械投降,這也是彭總裁讓人津津樂道之處。 \n現在彭總裁以央行總裁的高度,以及國際央行總裁評等的6A總裁威望,加上央行本身對穩定金融的職責,我們希望央行不只是作政策宣示而已,而能在未來更加落實「彭三條」的內涵。尤其是第二條「必要時資本管制」,對穩定台灣金融、避免資產價格泡沫化、預防貧富差距更加擴大等,都有其實施的必要性與迫切性。 \n在進一步申論之前,我們要先對所謂「外資」熱錢作一個觀念性的釐清。當年馬克斯以「工人無祖國」號召全球無產階級革命,這個政治運動並沒有實質的成功;但在另一方面,「熱錢無祖國」的國際金錢遊戲卻在全球各地蔓延,利用各地市場間的監理套利與租稅套利機會,於短期內在各地的各種金融市場間快速進出炒作,獲致豐厚的報酬。 \n熱錢的外在形式可能是外資的股票基金、信託基金、私募基金等,表面上因為是由境外進入本地市場,看似「外資」形式,但其資金來源可能也包含本國人的匯出款,經過特定安排而參與上述基金。舉例而言,某位半導體業界大老,就曾在公開場合坦言其理財管道中包含知名的國際私募基金。因此對熱錢的作戰,並不是對「外資」宣戰,而是一場遏止投機炒作套利的聖戰。 \n既然如此,我們希望這場聖戰的戰果,不是只為穩定匯市、債市的匯率與利率而已,而應該擴及到股市、房市等資產市場。換言之,熱錢進入台灣,炒作匯市與債市最容易在最短期間內獲致豐厚利益,因此央行予以迎頭痛擊,令人稱快。然而,進一步思考,這些資金當初申請進入台灣,大都以投資台灣股市為名,以便在合法的形式下堂堂正正進入本地市場,央行也只針對匯入資金未投資股市的部分進行掃蕩。結果固然使這些資金「名副其實」進入股市,但在缺乏資本總量管制評估下,以目前台灣的實質經濟尚未復甦,而股市在所謂的外資以及國內的游資拉抬之下,股價頻頻創下今年以來的新高,是否合宜值得再思。 \n以經濟發展的健全性而言,我們希望進來的外資是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亦即對廠房、設備等作實質投資;而非Portfolio Investment,亦即對股市、債市等金融市場標的進行投資,因為此類投資大都只是既有資產所有權的移轉,而不是實質新增產出的交易。 \n另外,部分熱錢可能以其他名義輾轉進入不動產市場,在不動產供給缺乏價格彈性的市場特性下,房價更容易被炒高。股價與房價等資產價格的膨脹,一則提升未來價格泡沫化的可能性,進而可能危及金融的穩定性;再則,資產價格的持續提升,會擴大資產持有者(多半為富人)與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之間的財富差異,造成貧富差距的擴大,影響社會公義,也不利於社會安定。 \n央行若只針對匯市及債市的熱錢「鞭數十,驅之別院」,以致熱錢被驅至資產市場,使資產市場成為這個「別院」,導致資產價格泡沫化,從而危及金融穩定與社會公義,斷非央行之原旨。相信以央行彭總裁公布「彭三條」的內容與格局而言,對熱錢「鞭數十,驅之別院」,應是將熱錢阻絕於境外,才符合「彭三條」頒佈的美意。 \n因此,「彭三條」的第二條「必要時資本管制」,實施之時機似已成熟。央行在核准所謂「外資」匯入時,宜作最短停留期間之限制,亦即要求匯入之外資至少停留一段時間方得再匯出,使之無從成為短期進出的「熱錢」。另外,央行亦宜與相關部會合作,於必要時建立類似「金融穩定委員會」的跨部會功能性機制,會商合宜的資本總量匯入金額、調查是否仍有監理套利與租稅套利空間、協商對資產價格作合理性規劃與導正等,則不只防弊而且興利,必將有助於未來開創一個可大可久的金融新格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