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多數黨組閣的搜尋結果,共79

  • 維持組閣權 英首相梅伊與小黨達成近4百億協議

    據英國BBC新聞網報導,現任英國保守黨(Conservatives)首相梅伊(Theresa May),於昨晚正式與北愛爾蘭地區小黨、本次拿下10席下議院席次的民主聯盟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達成協議,為換取他們對保守黨的支持,並維持梅伊的組閣權,她同意在未來2年將撥出約10億英鎊(約386.5億台幣)的經費,用於資助和建設北愛爾蘭地區。梅伊認為,此次協議將有助於未來政治穩定,並能團結整個王國,全力專注於將來脫歐的事務之上。但選擇與小黨利益交換,此舉也遭到北愛爾蘭另一股勢力- 新芬黨(Sinn Fein)的批評,認為梅伊此舉有刻意干預北愛的和平發展之意。 \n \n於本屆國會大選失去過半多數的保守黨,並未能拿下下議院325席以上,面對對手工黨(Labour Party)、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s)、蘇格蘭民族黨(SNP)等力量對組閣的覬覦,首相梅伊在選後以最快速度,選擇黑馬小黨民主聯盟黨,結合其10席的力量,勉強以328席席次的微弱多數,保住新一屆的內閣組閣權。但其孤注一擲的作法,讓原先任期仍可到2020年、且單獨過半的保守黨慘遭滑鐵盧,梅伊的黨魁位置能否保住,也將牽動未來局勢變化。 \n \n對於多年來致力於讓北愛爾蘭脫離英國的新芬黨來說,看見保守黨與區域內的對手聯盟,心中勢必相當不是滋味,該黨主席蓋瑞亞當斯(Gerry Adams)表示,「能見到政府重視北愛爾蘭,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民主聯盟黨所得到的這張「空白支票」,恐怕將危害自1998年簽訂的《貝爾法斯特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和北愛的自治權。」然而,保守黨內部是否真如選後所研判,會有人起身反對梅伊,並挑戰其領導權,都將成為歐盟和英國未來重要的觀察焦點之一。 \n

  • 國事紛亂 民進黨拒多數黨組閣只顧交接條例

    國事紛亂 民進黨拒多數黨組閣只顧交接條例

    國際情勢紛亂,加上小年夜發生的美濃強震所引發後續防災體制與老屋健檢等問題,再再需要政府做出長、短程應變計畫,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石之瑜今日投書中國時報時論廣場,認為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此時應該主動拜會總統要求組閣。 \n \n石之瑜表示,民進黨認為正、副總統提早辭職可解決看守內閣時間過長的情形,但縱令兩人辭職,代行職權的也會是行政院長,所以憲法既有多數黨組閣的程序,蔡英文當立刻化解看守內閣不能應變、夜長夢多的困境。 \n \n石之瑜建議蔡英文應主動拜會總統要求組閣,同時也建議馬總統雖力邀組閣遭拒,仍應三顧茅廬見蔡英文,懇請她擔起多數黨應負之施政責任,將立法審議的寶貴時間騰出,延後並無緊急性的交接條例,集中精力處理迫在眉睫,亟待整合國力與向心力之各項緊急政務。

  • 選後馬推動多數黨組閣 毛揆:辭職是給總統空間

    選後馬推動多數黨組閣 毛揆:辭職是給總統空間

     行政院昨舉辦惜別茶會,歡送行政院長毛治國。毛揆首次向內閣解釋,大選後請辭且堅不接受慰留,是為要給馬總統空間,實現多數黨組閣;雖然最後沒實踐,但也不適合由「老面孔」繼續留任。 \n 他強調,與馬總統核心概念完全一致,也感謝馬總統成全,這可能是他30年公務生涯以來,為國家做的最後一件事。 \n 不過,毛未解釋,為何讓馬總統在官邸外吃閉門羹,僅說請辭決定「一人負責、一人承擔」。他形容「比賽已結束,階段性任務已完成」。 \n 這場惜別茶會,共歡送毛治國,及即將卸任的農委會主委陳保基、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政務委員顏鴻森、葉欣誠5位「畢業生」。 \n 此外,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在「畢業感言」強調,台灣農業有好人才,只要改變想法,就能「翻轉農業」。他感謝雙親、家人陪伴,提及曾臥床的父親,一度哽咽拭淚。 \n 2012年2月上任的陳保基,借調期滿,將返台大教書。他說,台灣農業過去曾有段光榮歷史,但一直被不公平對待,他舉例,「日本米價是台灣3倍、韓國是台灣2倍」,但台灣農業長期被要求扮演安定物價角色,不能漲價,這樣觀念無法和世界接軌。

  • 神隱解密 毛治國:給多數黨組閣空間

    神隱解密 毛治國:給多數黨組閣空間

    行政院長毛治國在總統大選結束後閃辭並神隱數天,日前獲得馬英九總統准辭,今天下午出席行政院惜別茶會,特別利用這時間向閣員解釋堅持辭職不接受慰留,是為了要給總統一個空間,實現多數黨組閣,雖然最後沒實踐,但也不適合由「老內閣」繼續留任,由新的人選來接任,立法院朝野才會用心的眼光去看待。 \n \n行政院今天下午舉辦惜別茶會,歡送行政院長毛治國,以及即將卸任的農委會主委陳保基、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政務委員顏鴻森、葉欣誠5位「畢業生」。 \n \n毛治國表示,大選前就注意到選情非常嚴峻,他與總統多次討論多數黨組閣的可能性,後來立法院出現第一次政黨輪替,情勢非常清楚。面對國際情勢嚴峻,他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多數黨組閣,「為了給總統最大的空間」,因此在第一時間提出辭呈,並公開主張多數黨組閣並且不接受慰留。 \n \n不過最後多數黨組閣在民進黨拒絕下破局,毛治國認為,過渡內閣是非常時期,若由「老內閣」繼續留任,行政、立法互動可能還是保持原狀,換新的人接任,立法院朝野才能用新的眼光看待,並善待行政院,讓行政院在剩下最後4個月發揮最大效用。

  • 錯失良性發展的憲法時刻

    錯失良性發展的憲法時刻

     馬總統宣布任命張善政為看守內閣的閣揆,情勢發展至今,已確定倡議多數黨組閣者的主觀期待與憲政想像正式落空,也更加確立我國是「雙首長制為外殼,總統制為骨子」的憲政體制。 \n 當前的雙首長制同時具有內閣制與總統制精神,行政院長由總統直接任命,但行政院須對立法院負責。這種制度設計引發的主要爭議是,究竟在憲政法理上,組閣權是歸屬於總統,還是歸屬於立法院多數? \n 儘管憲政法理辯論纏鬥不休,然而在憲政實際運作上,我國憲政體制顯然被「操作」為偏總統制的雙首長制。2000~2008年間,陳水扁總統所屬的民進黨在立法院中並未過半,但陳總統在8年任期中從未實踐國會多數黨組閣。今年2月開始至520近4個月的憲政空窗期,將再度出現舊總統與新國會多數不一致的情況,儘管國會多數黨組閣的倡議一時甚囂塵上,但終究無法成真。 \n 近日的發展顯示,我國內閣乃是隨著總統變換而更迭,而非依附於國會的變動,內閣從屬於總統的態勢相當鮮明。我國憲政體制在實踐上突顯的是總統制的運作邏輯,憲法中具有的內閣制精神則相對淡化。 \n 從全世界雙首長制國家的實際運作經驗看來,偏內閣制的雙首長制國家其憲政運作通常較為順暢,民主表現大抵優於偏總統制的雙首長制。就此看來,我國當前雙首長制日益往偏向總統制的方向確立,並非好事。國會多數黨組閣之議若能實現,可使我國憲政體制往良性正面的方向發展,但我們錯失了此一難得的「憲法時刻」。 \n 此一「憲法時刻」的錯失,固可歸咎蔡英文與民進黨堅拒多數黨組閣,但倡議多數黨組閣的馬總統與國民黨亦有可歸咎之處。其一,多數黨組閣是選舉前夕國民黨突然拋出的議題,選後再由馬總統正式向勝選的蔡英文與民進黨提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此一議題如何能形成嚴肅與冷靜的憲政討論與共識? \n 其二,馬總統在正式提議多數黨組閣並等待蔡英文與民進黨正式回應前,又公開宣示「我的字典裡沒有『看守』二字」,此一說法強調總統的法定職權,增添民進黨對於2月一旦組閣後,閣揆與總統之間權力衝突的疑慮。總之,朝野未能充分把握這次將我國憲政體制帶往良性發展的憲法時刻,殊為可惜。(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 名家觀點-不屑為伍,如何團結

    名家觀點-不屑為伍,如何團結

     蔡英文呼籲謙卑、團結,她說是「命令」,命令的意思就是,我知道你們不願意,但你們必須要做。如此,團結就必須壓抑自己的情感,其結果,團結的要求不可避免強化了對團結對象的仇恨與排斥。故就算蔡英文已在預防,她的支持者會更痛恨馬英九與國民黨,包括蔡英文本人在內,恐怕遲早都會違背她的命令。 \n 從多數黨組閣的事情可看出端倪,曹俊漢日前給媒體投書中,提及蔡英文對憲法不認同是關鍵,所以她根本不會從現行憲法考慮馬英九的建議。然而,蔡英文確實有說,馬英九提出多數黨組閣的建議在憲法學者中有爭議,可見她似乎沒有要擺脫憲法。 \n 從學者到網民,蔡英文的支持者對多數黨組閣一事激烈撻伐,基本上不外於兩大原因:一是,不能接受蔡英文的閣揆會與馬英九成為府、院一體的共事關係,尤其不能接受新閣揆是屈居於舊總統之下的幕僚;二是,懷疑馬英九不懷好意,必然在邀請多數黨組閣的建議中,已經藏有某種陰謀,要破壞蔡英文在5月風光就職,讓她難堪。 \n 不屑與馬英九為伍的情感強烈,反映在憲政敘事中,就成兩難:絕不信任馬英九會安於看守政府,卻絕不肯藉由新國會任命閣揆去制衡他;既覺馬英九已遭歷史淘汰,又覺他還有本領跟蔡英文玉石俱焚。這樣強烈的自我背反,如何能真的服從蔡英文謙卑再謙卑的命令,而能不感到更大的壓抑、委屈呢? \n 簡單說,選舉勝利並未讓蔡英文的支持者放鬆,他們反而更草木皆兵。包括即將來臨的交接,他們參考扁政府在交接中曾使弄的所有伎倆,來防備馬政府依樣畫葫蘆。對舊政府的敵我分明,當然不是憲法所假定的前後政府關係,反而更像革命黨看待前朝政府。然而蔡英文知道,美國對她的支持者要再造憲政秩序頗為擔憂,故她被迫強調接受中國民國憲政秩序。 \n 故蔡英文在論述上固然講憲法、現狀、團結,但情感上不能接受憲法、現狀、團結,而竟到了半開玩笑要下命令的地步,顯示蔡英文曉得她的支持者視她更高於憲法,則她的命令,也必高於憲法。簡言之,情感上嚴拒舊憲法的束縛,或排斥依照舊憲法運作的政府,或否定舊政府的人格,而口頭上仍承諾守憲及謙卑,這就足以預測,更大的宣洩與爆發,等在後頭。 \n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

  • 蔡英文心口不一要團結 壓抑情感終將爆發?

    蔡英文心口不一要團結 壓抑情感終將爆發?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曾在勝選宣言承諾,「台灣人民不分藍綠、不分政黨、不分族群」一起為改革努力的團結宣言,不過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石之瑜今日投書中國時報時論廣場,認為蔡英文支持者並不願意團結,在這樣的要求下終究會產生更大的宣洩與爆發。 \n \n石之瑜認為,從多數黨組閣這件事可以看出蔡英文不屑與馬英九為伍,懷疑馬英九不懷好意,在不信任行政院安於看守內閣的狀況下,卻不肯由新國會任命閣揆去制衡,這樣強烈的自我背反,如何能真的服從蔡英文謙卑再謙卑的命令,而能不感到更大的壓抑、委屈呢? \n \n石之瑜更進一步表示,雖然蔡英文在論述中提到憲法、現狀、團結,但情感上不能接受憲法、現狀、團結,足以預測後頭還有更大的宣洩與爆發。

  • 組閣權為何淪為「人球」?

     選後民進黨同時贏得總統與國會單獨過半,即使新國會2月1日就要上任,但總統卻要等到5月20日才就職。因此,這將近4個月的時間,組閣權反而像是「人球」一般,馬總統願意讓出,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卻不願意提前組閣,昨天馬總統已經任命了新閣揆,但總統、國會、內閣的三角關係,在憲法中存在複雜的權責關係,終於在此時導致了「一部憲法、各自解讀」的窘境。 \n 依據1997年的修憲,台灣進入了總統主導的半總統制。總統有了不需國會同意的行政院長任命權,但憲法本文中,行政院作為最高的行政機關,而內閣向國會負責的基本架構卻也同時存在。例如由行政院長進行施政報告;閣員有義務接受質詢;行政院也擁有法律提案、覆議權,國會甚至握有相同於議會內閣制下,不信任投票的權力設計。 \n 就學理上而言,這些制度設計的原理,都指向行政院的運作,應以國會的信任為基礎。然而,在實際運作上,因為總統不受限制的行政院長任命權,甚至延伸解讀為免職權,而使內閣在過去將近20年的運作中,實際上就像是總統的幕僚機構,行政院長儼然成為總統的最高幕僚長。 \n 從2000年至今,府會關係由選舉結果決定,歷經8年分立時期,也經過8年的一致政府。憲政運作仍舊存在府、院、會、黨四者之間權力不明的問題。顯見憲政問題並非單純由選舉結果可以自然化解,仍舊需要回到制度上降低權責不明的風險。目前制度上的困境,在於總統和國會分別具有對內閣課責的權力。總統表現在任命以及透過黨務系統的影響;國會則是表現在內閣的平常運作以及倒閣。儘管沒有成功實踐的經驗,倒閣權仍舊賦予國會對內閣最後解散的制度性權力。 \n 換言之,內閣的組成正當性來自總統,運作與撤換則是總統與國會同時有要求其負責的權力。差別的是,總統的權力是透過實際運作的政治權力,而國會是透過明確規範的制度權力。總統享有的既然是實際運作的政治權力,就具有彈性,可放可收。而國會就制度而言,只有在政府運作和解散時有明確的權力,組閣階段依據實際經驗則是相對弱勢。 \n 回到此次多數黨組閣爭議來看,於憲法學理、於政治現實,總統既然享有不受限制的權力,固然可以提出多數黨組閣的要求;但相對於國會多數而言,於憲法學理、於政治現實,卻沒有在政府組成階段承繼總統組閣權的義務。 \n 究其根本,仍是在於內閣存在「雙向負責」的特性,以致於此次陷入看守階段時,即將卸任的總統與新產生的國會對於組閣產生「同時放棄」的窘境。若要徹底解決此一問題,或許可考慮檢討內閣雙向負責的憲法特性。只是現在一方面修憲門檻相當高,二方面憲政工程朝野政黨並無共識,短時間之內只能由掌權者與繼權者之間的妥協才能暫時獲得穩定。未來當修憲時刻再度出現,仍須透過重新檢討我國半總統制的憲法架構,才能在制度上根本降低權責混淆的問題。(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 小英為何拒絕多數黨組閣

     蔡英文正式拒絕馬英九總統「多數黨組閣」的提議,理由是「會有權責不清的問題」。2月1日起,出現長達4個多月期間,國民黨的在位總統與民進黨的國會議員不屬同一政黨的局面,依雙首長制,馬總統必須要任命立法院具多數席次的民進黨的政黨領袖或推薦的人士組閣。何以這項學理用在我國卻被蔡認為「會有權責不清的問題」而拒絕呢? \n 首先我們必須要認清,當前台灣的政治文化及現實與法國第五共和時代的背景全然不同。究其根本,乃是法國沒有「國家認同」的問題。當法國總統與國會不屬同一政黨時,不同政黨的總統與總理可以在國家同一目標之下進行不同的公共政策施政,國本不會動搖。相反地,在台灣卻沒有這樣的憲政運作空間。試想:國家認同目標不同,政策規畫與執行能配合現任總統的國家認同目標嗎? \n 基本上,台灣「多數黨組閣」的提議,在當前民進黨推動的憲政新秩序驅使下,要與國民黨「共治」實是痴人說夢。細究蔡英文的「權責不分」說應洞悉其根本的基礎,而絕非從憲法學上來看問題。 \n 我們實在不解,國民黨要求「多數黨組閣」的5個理由道理在哪裡? \n 第1,國民黨所謂這是「憲法責任」,但在民進黨挑戰的「國家認同」下相當脆弱,不認同「九二共識」即其一端,這不是政策的問題,而是蔡英文對「認同」的原則與基礎。至於「民意政治」,對蔡英文來說,只要馬英九在大位一天,一切的治理都不是「民意政治」。 \n 第2,國民黨指出:如果總統任命的閣揆不能獲得國會多數支持,政府容易陷入空轉。我們要反問:如果國會推舉的閣揆不能獲得總統支持,政府會陷入什麼?「空轉」抑或「總統下野」? \n 第3,國民黨提出「憲法覆議案與不信任案」的設計,認為多數黨組閣不致有此類問題發生,政局當會穩定。這種說法根本「文不對題」,因為只有國家認同混淆不清時造成的權責不清,方是政局不穩之源。 \n 第4,國民黨以憲法增修條文為依據,指出總統根據民意逕行任命閣揆時「必須考慮立法院政治情勢,任命多數黨可接受的人選」,這種說明頗為弔詭,果如是,馬總統何不逕行任命民進黨的人士為閣揆,今提出與民進黨商量,表示馬英九對蔡英文的尊重,蔡英文的拒絕可否解釋蔡不尊重馬英九呢?。 \n 第5,國民黨聲稱:民進黨修憲案中也主張由國會多數黨組閣的提議,然而陳水扁兩度擔任總統,當時的立法院國民黨為多數黨,陳總統並未任命多數黨的國民黨領袖組閣。這種主張昧於歷史,何能言之成理?(作者為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

  • 短  評-英派和解與團結?

    短 評-英派和解與團結?

     如果,下任總統蔡英文口中的和解、團結是這樣,那其實就不必對未來政局有太多期望了! \n 選後第一個、也是最重要浮出的政治議題,就是2月之後是否由多數黨組閣。馬英九選後立即提出由民進黨多數黨組閣,民進黨也立刻回絕。23日雙方交接小組首次碰面,府方再提,民進黨也明確拒絕,多數黨組閣顯然已不可能。 \n 之後蔡營對此事說「府方很像在用直銷手法,要騙多數黨組閣」,甚至更指此情況很像馬在選舉當晚打電話給蔡說要恭喜,「結果是推銷多數黨組閣」。 \n 坦白說,對2月之後是否由民進黨多數黨組閣,不論是法界或民間都存在不同見解,不少輿論與民眾期望民進黨提早組閣,不要讓國家、政事再空轉4個月。不少法界人士也從憲法上解讀,認為應由多數黨組閣;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也呼籲小英結束政黨惡鬥,「和解以接受多數黨組閣開始」。 \n 如果蔡營因對憲法的見解不同,甚至是基於政治考量而拒絕組閣,不論馬總統或社會也只能「尊重」,但蔡營卻一定要把此多數黨組閣作最負面的解讀,甚至酸成「直銷手法推銷」,就大可不必。 \n 蔡英文去年參加國慶慶典時釋出「和解」,選後強調要團結整個國家。但蔡營對多數黨組閣議題的說法,其實就是過去7年讓社會反感日深的藍綠惡鬥,任何事都不論道理,全以陰謀論解讀而事事反對的作法。 \n 朝野政客就繼續這樣「雞腸鳥肚」吧,小英的和解、團結能落實嗎?

  • 回到正常憲政

     自2012年起,產生了一個特殊的現象:為了打倒馬英九,打敗國民黨,反對者發展出一套「非常時期」思維,發明許多極有創意但卻相當扭曲的憲法理論。這些論述漫天蓋地而來,影響了政治運動,甚至連司法實務都偶爾受其感染。許多人都在擔心,照這些理論,政府如何運作?國家能否進步? \n 現在,民進黨取得總統與立委選舉的大勝,即將完全執政。而國民黨不但下台一鞠躬,而且在可見的未來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局面轉變如此之大,「非常時期」是否也該告一段落,讓「正常國家」的正常憲法解釋,回到台灣來呢? \n 這些年來冒出來的憲法怪論,最重要的例子大概就是立法院的「共識決」理論了。民主政治是多數統治,國會多數應該取得立法決策權,這是政治學的ABC。政治協商、尊重少數、多元思辨等價值,雖然重要,都不該取代「多數決」的原則。可是近年來,一方面因為居於少數的民進黨想要架空多數黨,另一方面也因為部分反馬立委養寇自重,居然把例外變原則,讓國會多數形同虛設,使馬政府施政難成。 \n 這個理論的荒謬,人人皆知。還好,從新任政府開始,這個狀況應該會大大改進。居多數且一向能夠執行意志的民進黨,將可在國會取得主導權,不可能像王院長時期的立法院,凡事都採共識決,諸如黨產條例等立法,就算國民黨立委反對,也應該可以順利通過立法。 \n 類似的例子其實罄竹難書。包括把「黨紀」說得一文不值,認為政黨黨紀是干預國會,違反民主;將占領、衝撞政府機關的行為,說成公民不服從而受法律保障;而堅持所有的兩岸協議都需經國會逐條審議,否定任何「行政協定」之空間,也顯然侵犯行政權,與權力分立原則不合。 \n 不過近來又有一些事件,讓我們還必須仔細觀察。一個是所謂「多數黨組閣」的議題。1997年以來,碰到立院多數黨與總統所屬政黨不同時,中央政府體制該如何解釋、運作,在憲法界向來有爭議。一派認為總統有義務任命立法院多數黨屬意之人來組閣;另一派則認為總統得全權決定任命何人,無須受立院組成之拘束。陳水扁執政期間,基本上就是採取後一派見解。 \n 然而,從來沒有人主張「總統決定由多數黨組閣乃是違憲」。更何況馬總統所表述的立場,是「希望任命一位獲得多數立委支持的人出任閣揆」,這即便從所謂「偏向總統制」的解釋,也不可能違憲。因為是總統的決定,不是被多數黨逼的。民進黨不想接,說不接就是了。但蔡準總統與民進黨的回應,卻是說這有憲政爭議,必須要修憲解決。實在又是史無前例又找不到論理的怪說。 \n 另一個是所謂「交接條例」,規定交接期間限制總統的決策權。試想,在依法交接前,總統的「憲法」權限豈是「法律」所能限縮的?對比一下,美國的《總統交接法》,僅授權撥款並提供資源,讓交接團隊能使用政府空間,與現任政府接觸、協調、學習。交接團隊即使進入政府機關聽取簡報,性質上也是「參訪」的客人,而沒有權利(力)做額外的要求。 \n 這兩個例子,讓我們還是不免憂心,新政府對憲法的解釋,是否仍以黨派利益為最高考量,而尚未回到「正常」的憲法世界?當我們的準總統口口聲聲說,兩岸關係要遵循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時候,如果他們對「憲政體制」可以任意創新解讀,那值得信賴嗎? \n 奉勸即將執政的新總統與新團隊,在「正常」時期,請用正常的憲法解釋。全面執政,用正常手段也可以達成政策目標,不要再扭曲憲法了。 \n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 談政權交接 唸「馬五點」 蔡營:府直銷手法 要騙多數黨組閣

     總統府與拿下新政權的民進黨昨針對後續政府交接事宜會面。不過,會談過後,蔡營認為,府方只關注「多數黨組閣」,且一見面,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就拿稿唸馬對多數黨組閣的五點意見,讓蔡營覺得,「府很像在用直銷手法,要騙多數黨組閣。」 \n 近蔡人士表示,昨府方說要談政權轉移,但一見面曾永權就拿「馬五點」出來唸,很像1月16日當晚,馬總統致電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照稿唸」同一稿子。 \n 蔡營認為,總統府原約定要談的是政權交接,但一見面就扯多數黨組閣,很像馬116當晚打電話給蔡說要恭喜,「結果是推銷多數黨組閣。」蔡營說,馬的手法很像直銷,說要講養身常識,結果賣一堆產品。 \n 對「多數黨組閣」,蔡英文競選總部執行總幹事林錫耀向曾永權重申蔡立場,就是基於現行憲政體制,必須尊重總統的閣揆任命權,在大選結束,新民意產生後,現任的政府便進入看守期,這段期間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謹守憲政分際,維持政府的正常運作,穩定政局。 \n 民進黨發言人楊家俍指出,林錫耀在會中也說明,520之前依憲法規定,馬總統仍是總統,須負起他的責任,民進黨也會尊重他的憲法職權,避免政府陷入多頭馬車、權責不清的混亂當中。 \n 至於總統府新聞稿指馬總統有意在所謂「尊重國會多數」下,與民進黨商議看守政府期間新揆人選,楊家俍表示,憲法規定相當明確,閣揆任命權屬總統,民進黨尊重總統的憲法職權,不存在國會多數黨接不接受的問題。

  • 蔡英文正式回絕多數黨組閣 馬英九:考量新閣揆人選

     為早日解決組閣問題,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昨天奉馬英九總統指示,邀請民進黨前秘書長林錫耀會面商談,林錫耀轉達蔡英文想法,正式回絕多數黨組閣,認為會造成權責不清。為避免政務空轉,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表示,馬總統將審慎考量新閣揆人選,並與民進黨商議有共識後再對外公布。 \n 由於行政院長毛治國堅持請辭,目前考慮人選以副閣揆張善政呼聲最高,不過綠營方面也有人建議找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擔任救援閣揆,總統府表示,將徵詢多方意見再作決定。 \n 陳以信表示,曾永權昨天下午邀林錫耀會面,針對「國會多數接受人選組閣」與「交接小組」交換意見。雙方會談過程約1小時,針對馬總統「任命一位獲得立法院多數委員接受的人擔任行政院長」提議,曾永權代表馬總統強調多數黨組閣的五大理由,包括 : 1. 這是憲法責任,不是個人意見。2. 因為憲法規定行政院須向立法院負責。3. 尤其憲法規定覆議與倒閣門檻都是二分之一。4. 當年修憲主旨就說要任命多數黨接受人選。5. 當年民進黨修憲提案也主張國會多數組閣。 \n 不過林耀耀轉達蔡英文意見,認為目前由多數黨接受的人選組閣,會有權責不清的問題,正式回絕馬總統的提議。但林錫耀強調,520之前,依照憲法馬仍是中華民國總統,民進黨會充分尊重其職權,共謀政局穩定,讓政府施政順利推動。林錫耀也重申蔡英文談話,表示將會協助政府,不會讓現任閣員在立法院受到刁難羞辱。 \n 對於外界關注的交接問題,陳以信表示,林錫耀主動澄清,媒體報導「民進黨已成立交接小組,並由秘書長吳釗燮擔任召集人」,絕非事實。民進黨方面會充分尊重總統府的規劃,也會完全配合府方所提出的時間、地點和方式。

  • 綠提前組閣 破局 綠承諾 不讓閣員受辱

    綠提前組閣 破局 綠承諾 不讓閣員受辱

     總統府祕書長曾永權奉馬總統指示,昨天邀民進黨前祕書長林錫耀,就「國會多數接受人選組閣」與「交接小組」交換意見。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說,針對馬總統「任命一位獲立院多數委員接受的人擔任行政院長」提議,林錫耀代表總統當選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正式回絕。 \n 蔡配合馬 不急著交接 \n 對於外界關注的交接問題,林錫耀主動澄清,媒體報導「民進黨已成立交接小組,並由祕書長吳釗燮擔任召集人」,絕非事實。民進黨方面會充分尊重總統府的規畫,也會完全配合府方所提出的時間、地點和方式。 \n 林錫耀強調,由於蔡英文目前正忙於謝票,交接之事目前未列為優先事項,請總統府不要誤解,認為民進黨很急著要進行交接。 \n 昨在台北賓館召開這場會,府方成員包括曾永權、副祕書長熊光華與蕭旭岑。蔡英文則指派林錫耀、民進黨副祕書長洪耀福和前民調中心主任陳俊麟與會,雙方會談約1小時。 \n 曾永權首先代表馬總統強調,基於大法官解釋「民意政治」與「責任政治」原則,落實任命由國會多數立委接受的人組閣,是身為中華民國總統的憲法責任,也是許多重要憲法學者的普遍共識,絕不是個人意見。 \n 綠承諾 不讓閣員受辱 \n 曾永權強調,民國86年修憲時,民進黨所提的修憲案,也主張由國會多數組閣,指出「當總統與立法院多數分屬不同政黨時,政治權力的核心就轉移至立法院,以及由立法院所信任的行政院長。」 \n 林錫耀則是轉達蔡英文意見,認為目前由多數黨接受的人選組閣,會有權責不清的問題,正式回絕馬總統的提議。 \n 但林錫耀強調,520之前,依照憲法,馬總統仍是中華民國總統,民進黨會充分尊重其職權,共謀政局穩定,讓政府施政順利推動。 \n 林錫耀也重申蔡英文談話,表示將會協助政府,不會讓現任閣員在立法院受到刁難羞辱。曾則代表馬總統對此一會面成局,與蔡說會協助政府表達感謝。

  • 曾林會 確定多數黨組閣破局

    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奉馬英九總統指示,今日下午邀請民進黨前秘書長林錫耀,就「國會多數接受人選組閣」與「交接小組」交換意見。不過,此一提議,林錫耀已代表總統當選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正式回絕。 \n \n 這次會面由馬總統主動邀請,指派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副秘書長熊光華與蕭旭岑,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指派的林錫耀、民進黨副秘書長洪耀福和民進黨前民調中心主任陳俊麟會面。雙方會談過程約1小時,並充分表達各自意見。 \n \n 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轉述,曾永權首先代表馬總統強調,基於大法官解釋所說「民意政治」與「責任政治」原則,落實任命由國會多數立委接受的人組閣,是身為中華民國總統的憲法責任,也是許多重要憲法學者的普遍共識,絕不是個人意見。 \n \n 此外,根據憲法增修條文,行政院長是由總統任命,但行政院必須向立法院負責,如果總統所任命的行政院長不能獲得國會多數支持,憲政運作不會順利,政府容易陷入空轉。 \n \n 尤其憲法對覆議案與不信任案(倒閣案)的設計,都是行政院必須取得立法委員二分之一以上的支持,才能順利過關,否則政局不易穩定。況且民國86年修憲刪除閣揆同意權時,國民大會提出的修正案特別強調,總統根據民意逕行任命行政院長時「必須考量立法院政治情勢,任命多數黨可接受的人選」。 \n \n 曾永權強調,民國86年修憲時,民進黨所提的修憲案,也主張由國會多數組閣,指出「當總統與立法院多數分屬不同政黨時,政治權力的核心就轉移至立法院,以及由立法院所信任的行政院長。」 \n \n 陳以信表示,林錫耀則是轉達蔡英文意見,認為目前由多數黨接受的人選組閣,會有權責不清的問題,正式回絕馬總統的提議。但林錫耀強調,520之前,依照憲法,馬總統仍是中華民國總統,民進黨會充分尊重總統的職權,共謀政局穩定,讓政府施政順利推動。 \n \n 林錫耀也重申蔡主席談話,表示將會協助政府,不會讓現任閣員在立法院受到刁難羞辱。曾永權則代表馬總統對此一會面,與蔡英文說會協助政府表達感謝。

  • 社論-新政立刻上路 蔡英文責無旁貸

     關於國民黨敗選後應由多數黨組閣問題,本報曾於1月4日與1月13日發表社論,主張馬總統應釋出組閣權,並呼籲馬英九與蔡英文選後盡快會面共商內閣人事,避免國政空轉。現在馬總統已同意由多數黨組閣,蔡英文卻以憲政體制沒有多數黨組閣空間為由拒絕接受。這是事關朝野關係能否正常化、國家能否擺脫政治虛耗空轉的關鍵問題,我們再度呼籲蔡英文與馬英九能做全局思考,果斷採取正確行動。 \n 在討論實質問題前,先提醒蔡英文一個程序問題。就是對於馬總統邀約會見,她以「祕書長先見」為由推拖,這是否符合她勝選時要求全黨應「謙卑再謙卑」所展現的高度與格局呢?選戰開打以來,「溝通」二字是蔡英文使用最頻繁的詞彙,更自詡要做「最會溝通」的總統。不管蔡英文同不同意多數黨組閣,至少都應該和現任總統坐下來好好談。 \n 多數黨組閣問題可以有4個選項,一是馬總統虛位化,從行政院長到全體閣員,包括國防、外交、兩岸的人事權都釋出,由民進黨決定,馬總統僅為形式提名,這是蘇貞昌與林濁水的主張。二是馬總統保留國防、兩岸、外交人事權,其他由民進黨決定,馬總統完全尊重並予提名。這兩個形式,都符合多數黨組閣的旨意,但前者可能形成憲政慣例,應非蔡英文目前所願見。後者全然政治考慮,但易發生政黨政治責任混淆的倫理問題。 \n 第三是馬蔡共商人選,馬仍掌有實質決定權,但採納並考慮蔡英文意見,也就是尊重蔡英文不創造多數黨組閣先例,在520交接前仍由國民黨負治理責任與政治責任,但蔡英文釋出善意,請民進黨立委勿羞辱看守內閣,這樣的安排著重避免空轉,讓看守政府平穩過渡。又或者,馬英九釋出行政院副院長、副祕書長、各部會政務次長,以及主責政策規畫的國發會主委等職,請蔡英文建議,主要正首長仍由馬英九決定,蔡英文尊重並承諾不在國會杯葛,這樣的安排除了避免空轉外,還可讓蔡團隊提前展開政策規畫、熟悉政務並落實無縫交接,這應該是合情合理亦無涉憲政體制與政治責任倫理的安排。 \n 這4種可能性是否可行,要馬、蔡二人坐下來談才知道,不應該像現在這樣各說各話,民眾很難分辨誰的主張有理,結果只能又回到藍綠立場,而非事情本身的利弊得失,再度掉進藍綠對立的框框,這也會傷及蔡英文說的「要當國家團結象徵」。馬、蔡速會還有另一個象徵性功能,可以讓大家相信,「溝通」與「團結」不是口說,而是行動。 \n 馬英九擔心空轉,蔡英文在乎交接,二人完全對不了焦,其實避免空轉與順利交接是一體兩面。民進黨提出一個限制現任政府行使職權,有權重新審視決策合理性的「總統職務交接條例」,要求新立法院優先制定。以藍營目前的政治現實,對這類具羞辱性,且明顯以法律限制憲法總統權的立法也許無力抵抗,但蔡英文難道不擔心日後國民黨萬一東山再起,朝野對抗將永無寧日? \n 政府空轉不是危言聳聽,毛治國院長向馬總統提辭呈並表示不接受慰留,將心比心,一個必定一事無成的看守政府,做不了決定、推不了政務、還要面對國會可能的羞辱,也確實強人所難。人的空城外,事的空轉效應也已出現,兩岸貨貿停止協商,工商界重話警告將衝擊產業的發展。貨貿只是一例,所有重大政務都將停擺4個月,台灣豈承受得起?一旦政府陷入空轉,請問,新政府的交接會更順利,還是更困難? \n 對政府空轉的憂心,蔡英文不宜解讀為馬英九的算計,連民進黨的蘇貞昌與林濁水也發出同樣的關心。聽聽林濁水的話:「近來國際經濟局勢太壞,出口連11黑……到時候內閣團隊有沒有緊急應變對策?馬政府內閣做出的決定,新國會難道不會有意見?」難道「要祈禱上帝,4個月內國內外局勢沒有需要做重大決定的時候?」林濁水的擔心是許多人共同的擔心。 \n 我們再次呼籲,請準總統要多想想人民對她立刻上路領導的期待。

  • 多數組閣沒有修憲問題

     台灣自1991年以來一直到2005年,14年間修改了7次《憲法》,直到最後一次修憲大幅提高修憲門檻,才中止了頻繁修憲的過程。《憲法》不是不能修改,而是強調慎重,針對很多憲政問題可以聲請釋憲,或者在憲政運作中創造憲政慣例。如今陷入4個月憲政空窗期,馬英九總統想要找蔡英文協商多數黨組閣事宜,但被回絕,持支持與反對意見者皆有之,理由無外乎合憲性和政治操作問題。 \n 反對者認為《憲法》並未規定總統要任命多數黨人組閣,馬總統的倡議不符合《憲法》,但支持者則搬出大法官419號解釋文指出,基於民意政治與責任政治的原理,內閣應該在國會改選之後總辭,總統基於新國會、新民意當然要任命新內閣。反對者進一步指出,自從第4次修憲以後,總統任命行政院長已經不需立法院同意,因此行政院長不必隨立法院改選而總辭,更何況新總統就職之後還要再度總辭,短時間內兩次總辭既無必要、也浪費時間。 \n 多數黨組閣無論如何都沒有違反《憲法》的規定,而且從憲政運作來說也有其合理性。問題在於,台灣的雙首長制歷經不斷的總統擴權,早已變成超級總統制,具體來說,因為總統掌握行政院長的任命權,而國會則失去了制衡總統的副署權,所以在實際運作中閣揆常常變成總統的幕僚長。這恐怕也是蔡英文拒絕的主要原因,在她看來,即便任命一位民進黨人出任閣揆,也不過是替馬英九背書而已。 \n 但這種擔憂忽略了憲政運作的能動性,總統在其政黨處於少數時,為了有效推展政務,最佳方案當然還是選擇妥協且任命一個多數黨人擔任行政院長,否則的話,其內閣也會因為國會多數黨的杯葛,同樣無法有效施政,陳水扁任內的朝小野大局面已經充分證明這種狀況。 \n 至於可能的府院之爭,既然國會多數黨不在總統手中,行政院長若得到國會支持,總統便很難隨便對行政院長下指導棋,也不敢輕易換將。總統可以隨意更換閣揆,卻不能隨便解散國會,除非後者對行政院長提不信任案,但多數黨組閣基本上不存在這個問題。有意思的是,恰恰是少數黨人組閣,多數黨若對之提不信任案,少數黨閣揆就可以提請總統解散國會,重新選舉,這對多數黨來說反而徒增煩擾。 \n 實際上,總統對行政院長有制約能力,主要還是發生在總統和立法院多數黨屬於同黨的時候,如果總統再兼任黨主席,那麼總統幾乎就大權獨攬,行政院長向立法院負責,施政的最大支持能量都來自於執政黨,其自主空間也就只能依總統的意願來決定。而這一切,都不是來自於《憲法》的明文規定,而是權力邏輯和憲政運作的規律所決定的。 \n 退一步講,即便蔡英文沒信心通過憲政運作來形成慣例,也完全可以透過釋憲來盡速解決爭議。拉高門檻提出修憲議題,以現在台灣修憲的困難程度,只會徒增解決問題的難度。 \n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 毛治國堅辭不領薪 盼多數黨組閣

    毛治國堅辭不領薪 盼多數黨組閣

    行政院長毛治國在大選結束後,率內閣總辭,由副院長張善政暫時代理。毛治國今天發聲明指出,請辭的決定不會有任何改變,自請辭之日起,即不支領薪水。 \n \n毛治國說,焦點不應集中在個人去留,或留住一個院長的問題,而是須面對短期內政務推動陷入空轉的嚴肅環境,以及如何建立可長可久的憲政慣例,並協助代表新民意的政府順利接軌。 \n \n毛治國表示,短期面對國內外嚴峻的經濟情勢,如何避免國家空轉四個月已是迫在眉睫的重大課題,朝野各界都不應迴避。 \n \n毛治國強調,長期而言,有必要在符合責任政治的精神下,建立由多數黨組閣的憲政慣例,國家方能長治久安。

  • 不理多數黨組閣 綠推總統交接條例

    不理多數黨組閣 綠推總統交接條例

     大選落幕,勝選的民進黨與馬政府間有4個月交接空窗期。馬總統主張「多數黨組閣」解決此問題,但民進黨根本不埋單,要進入實質交接。昨民進黨立院黨團舉行記者會,宣示2月1日新國會成立後,將《總統交接條例》列為優先法案之一,並求順利通過,讓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就職前即能適用。 \n 提出修法版本的立委李俊俋表示,馬拋出多數黨組閣,但根據《憲法》增修條文,組閣為現任總統職權,沒這問題;且政黨輪替已成民主常態,政權交接應法制化,為求政權交接穩定,待新國會上路後將力推《總統職務交接條例》。 \n 立委陳其邁建議,2月1日開議當天,應由新任立法院長就交接條例召集朝野協商,盡速釐清憲政爭議,若順利通過,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就職前即適用。 \n 李俊俋說,《總統職務交接條例》草案包括禁止簡任級文官調動、暫停爭議性政策、新政策與新預算等4大內容。 \n 李說,根據草案內容,中選會公告當選人到就職前都算交接條例適用範圍;總統、副總統當選人可調閱相關文書、要求各部會做簡報、明訂完整交接項目;期間除經常性支出,不得新增特別預算;並暫停重大爭議政策、命令與預算執行,以防國家動盪。 \n 針對人事凍結,李表示,即便《公務人員任用法》已有相關規定,卻獨漏總統,為避免壓縮新總統用人空間,草案明訂自總統、副總統投票日起至離職前,現任總統不得任用或遷調簡任級公務人員、公營事業或具官股的民營事業理、監事。

  • 蔡英文:多數黨組閣 空間不大

     新國會2月1日報到,民進黨中常會在黨主席蔡英文意志下,昨(20)日通過國會議長中立化3原則,要求不參與政黨活動、擔任政黨職務與黨政協調平台。至於多數黨組閣問題,蔡英文表示,她很誠懇的回應馬總統,「這是憲政上有爭議的事情,空間並不大」。 \n 民進黨昨天召開中常會,會中通過「國會議長中立化」3項原則,以宣示民進黨國會改革的決心。民進黨發言人阮昭雄表示,國會改革是2016大選民進黨「五大政治改革」政見的重要主張,內容包括國會組成結構(選制及席次)、國會職權、議事效能、議事程序公開與透明、及國會議長中立化等改革方向。 \n 為確保國會議長議事中立、公正主持議事、且不受所屬政黨指揮。他說,中常會通過三原則:一、立法院正、副院長不應參與政黨活動。二、立法院正、副院長不應擔任所屬政黨任何層級職務(含中央常務執行委員、中央執行委員,中央評議委員等)。三、立法院正、副院長,除依據憲法代表立法院參與由總統所召集行政、立法之間解決爭執的相關會議外,不應參與黨政協調平台機制的相關會議。 \n 此外,立法院的正、副院長主持議事,應秉持議事中立之原則,不得偏袒。蔡英文也在會中裁示,除了國會議長中立化,也要系統性的推動國會改革,來提升國會的民意代表性、監督行政部門的能量、以及專業與效率。 \n 3位有意爭取國會議長的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等人也出席,柯建銘說,正副院長選舉,首先要尊重主席、所有黨內前輩、黨團成員,協調比較重要,若協調到最後沒有辦法,就是民主假投票,「請相信民進黨是個團結的政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