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多黨組閣的搜尋結果,共05

  • 我見我思-實踐新時代承諾

     當選總統的當天晚上,蔡英文主動向全體民進黨的黨公職人員下達第一道命令,要求「謙卑、謙卑、再謙卑」。在這之前,她接到馬總統的恭賀電話,馬總統期待新國會成立時,由國會多數黨組閣。從那一刻開始,蔡英文開始面對憲政法制,展現個人領導風格與團隊的執政性格。 \n 自1996年首度實施總統直接民選以來,每個政權都背負著當時獨特的階段性使命,承諾要在變動情勢中開創出新局。不過,權力運轉的憲政法制與民主問責機制,動輒取巧的落入政治算計,左右著每任政權的領導風格與執政性格。承接第三次政黨輪替的蔡英文,能否實踐許下新時代的承諾,在於是否記取三任政權的前車之鑑。 \n 後蔣時代的國民黨,援引體制外的本土政商、學社反對勢力,揚升地方民間組織與派系的位階,分享支配式的經濟利益與政治名份,拆解黨國體制,壓抑體制內的對抗與反叛。在那個集專業技術官僚、地方政客、經濟產業新貴、黨外反抗勢力與各類型利益團體共治的時代,對外談判妥協,對內威權宰制,為達目的常不諱手段,致政經體制改造工程為德不卒,權責相符的憲政法制設計掛一漏萬。 \n 民進黨首度執政時,在體制內,或削足適履或橫柴入灶的解構扭轉權力劣勢的機制;體制外,另起爐灶地壯大抗衡體制的外環權力結構。在那個集打天下與宣揚抗爭論述的反對異議人士、民間反抗團體、民代、黨內派系山頭與招撫的新社會產業權貴於ㄧ體的時代,順從忠誠重於專業,傲慢排外壓倒共識互動,膽大權謀勝過體制規範。致政經體制與憲政法制,常是逆勢鞏固權力,掙脫朝小野大困局的權宜工具。 \n 再度執政的國民黨,為凸顯政治道德的純潔性,揚棄傳統世俗權力結構的排序關係,堅持依循憲政架構的行政倫理,組建行政系統單線運行的主要權力基調。在那個幾乎完全集結學術研究機構高階人力,試圖落實社會正義概念,強迫進行世代交替的時代,論述薄弱拙於溝通,閉鎖資源難於分享,決策杵格瞻前顧後,理念斷層各自為政,旁枝散葉另造陣營。憲政法制相互較勁彼此抗衡,坐困愁城。 \n 即將登場的新政權,適逢全球民主體制因政商關係飽受扭曲變形之苦;資本主義全球化製造了難以撼動的分配不均;社會福利體系崩潰襲捲全球;區域經濟整合與安全防衛互助,蔚為國家的新命題。開放與封閉,禍福相倚,挑戰執政者的智慧與魄力。 \n 面對民主崩敗、經濟停滯,變法自強、改造憲政法制、重整政經體制,成為全球民主政體建立國家新秩序必然之重。2個10年,歷歷在目,未來民眾將繼續透過選票,記錄蔡英文每個承諾的改革。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不理多數黨組閣 綠推總統交接條例

    不理多數黨組閣 綠推總統交接條例

     大選落幕,勝選的民進黨與馬政府間有4個月交接空窗期。馬總統主張「多數黨組閣」解決此問題,但民進黨根本不埋單,要進入實質交接。昨民進黨立院黨團舉行記者會,宣示2月1日新國會成立後,將《總統交接條例》列為優先法案之一,並求順利通過,讓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就職前即能適用。 \n 提出修法版本的立委李俊俋表示,馬拋出多數黨組閣,但根據《憲法》增修條文,組閣為現任總統職權,沒這問題;且政黨輪替已成民主常態,政權交接應法制化,為求政權交接穩定,待新國會上路後將力推《總統職務交接條例》。 \n 立委陳其邁建議,2月1日開議當天,應由新任立法院長就交接條例召集朝野協商,盡速釐清憲政爭議,若順利通過,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就職前即適用。 \n 李俊俋說,《總統職務交接條例》草案包括禁止簡任級文官調動、暫停爭議性政策、新政策與新預算等4大內容。 \n 李說,根據草案內容,中選會公告當選人到就職前都算交接條例適用範圍;總統、副總統當選人可調閱相關文書、要求各部會做簡報、明訂完整交接項目;期間除經常性支出,不得新增特別預算;並暫停重大爭議政策、命令與預算執行,以防國家動盪。 \n 針對人事凍結,李表示,即便《公務人員任用法》已有相關規定,卻獨漏總統,為避免壓縮新總統用人空間,草案明訂自總統、副總統投票日起至離職前,現任總統不得任用或遷調簡任級公務人員、公營事業或具官股的民營事業理、監事。

  • 圖未窮匕不露 謀難定豈能動

     馬英九總統於大敗之夜,拋出「多數黨組閣」,上至憲法權威、台獨大師,下至販夫走卒,皆曰:8年來總算第一次果斷做出一件對的事,無奈,蔡總統當選人幾度悍拒,其所持理由如下: \n 一、憲法沒有多數黨組閣的空間,這是綠營的官方說辭,卻難以服人,多數憲法學者皆認為憲法留下相當大的空間,足以創下憲政慣例。一國之根本大法竟可「一憲兩釋」,也算是天下奇蹟。只是,這次立場一向偏綠的憲法學者大抵站在蔡準總統的對立面,或乾脆保持緘默。 \n 二、非官方的說法是:馬英九的放話管道有欠正式,內容含混有欠嚴謹,尤其在國防、外交、兩岸這3塊領域仍未明言放手,因此,不可輕易掉入馬英九的陷井。這是勝敗如此懸殊之後,依然揮之不去的互不信任。 \n 我認為大陸政策的茲事體大,恐怕才是小英猶豫不「接」的原因,依「四個可能」的模式,說明如下: \n 一、馬不鬆手,依然指點江山:馬總統對兩岸事務雄心未死,4個月空窗期間,仍動作頻頻甚至恣意暴衝。這是絕無可能的第一個可能,不用說這會立即引發政治風暴,也不見容於國人,北京恐怕也懶得與馬繼續對話,所以這個理由不是過慮就是藉口。 \n 二、馬不鬆手,但著墨不深:依馬英九的執拗個性及欠缺自知之明,這個可能是不無可能,但效應有限,只是徒增紛擾。民進黨對此的容忍度也是極度有限,所以為了對的事做到底,馬英九應向國人明示,屬於總統職權的3個領域完全提早4個月釋出,人事及政策完全聽命於新總統。 \n 三、馬規蔡隨,提早遭自己人批判:馬英九全盤鬆手,蔡總統當選人全面接管大陸事務。但問題馬上接踵而至,一些只需行政權單向操作卻飽受綠營批判的政策,如中資入股、貨貿談判、監督條例等等勢必部分持續甚至提早表態,則自家人的質疑與責難恐怕不必等到520就已爆發。 \n 四、馬規蔡不隨:從此刻到520,奔向北京的N管道說客與調人,包括美國老大哥必定絡繹於途,企圖在520就職演說定稿前磨出一個雙方各有台階可下的說辭或新架構,任何「馬規蔡不隨」只有平添不少干擾,馬英九這顆變化直球小英不接,北京只有聽其言無法觀其行,接了,那就一個動作勝過千言萬語了。 \n 蔡英文準總統已經準備8年了,大陸政策這等大事,她一定成竹在胸,只是在北京強勢加壓下,不是我們單方面說的算,此刻,不能說「謀已定」,當然也就不宜輕舉妄「動」了。 \n 要馬英九完全釋權,應沒有想像的難,難在小英一旦提早接球,難免既違了姑意又逆了嫂意,紅綠皆得罪,就不合算了。 \n 大陸政策對民進黨政府而言,像個醜媳婦,但遲早要見公婆,這4個月的空窗期,是否可以趁此補一點粧,整一點容,恐怕才是此刻蔡準總統所念茲在茲的了。   (作者為前立法委員)

  • 政權移交 府:多數黨組閣 交接更順利

     媒體報導指政權移交「一個月完成交接」的說法,遭到總統府方面否認。發言人陳以信表示,交接工作沒有時間表,將待民進黨祕書長吳釗燮自美返國後,與總統府祕書長曾永權商議後隨即展開。 \n 陳以信指出,新舊政府的交接工作,絕大部分的重點屬於行政院業務範圍,因此,只要接受馬英九總統所提的「任命由多數黨接受的人組閣」,就能讓交接工作更加順利,馬總統仍請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再加考慮。 \n 陳以信強調,馬總統於選後第一個上班日的上午,即指示曾永權,就「總統與總統府相關工作事項」組成交接小組,展開交接準備工作,但並不包括總統及總統府以外部分。 \n 府方透露,曾永權接受馬指派後隨即於府內召開會議,指示依循相關法令與過去兩次政黨輪替的交接經驗,與蔡英文總統當選人所指定的交接小組進行交接。

  • 馬英九猛唸多數黨組閣 蔡營:沒譜

    馬英九猛唸多數黨組閣 蔡營:沒譜

     馬英九總統仍不放棄多數黨組閣,但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陣營認為這事根本「沒譜」,不打算滯留此戰場。民進黨呼籲馬總統,請馬政府趕快進入實質交接,「不要繼續講一些無關宏旨的題目。」 \n 馬通話跳針 蔡霧煞煞 \n 1月16日開票日當晚,馬總統致電給總統當選人蔡英文道賀。透過雙方核心幕僚,馬、蔡對上話,前後約講了5分鐘,不過,據轉述,馬只在開頭講了一句簡單的恭喜,之後就單方面一直講多數黨組閣;長達數分鐘的過程,蔡英文幾乎插不上話,「因為馬好像是拿著一篇稿子在『唸』。」 \n 蔡一頭霧水地聽了幾分鐘後,由於行程很滿,只好回以如其國際記者會所言,「擔心多數黨組閣會導致權責不清,相信不是人民所樂見」等內容,但馬還要繼續講,蔡於是說,「我很忙,很多事要處理,希望總統若有其他意見,請雙方祕書長溝通。」 \n 據指出,在通話過程中,蔡一直插不上嘴,雙方結束通話後,蔡英文與幕僚們都面面相覷,尤其是感受到馬對多數黨組閣的「執著」。 \n 不過,親近蔡的幕僚說,馬英九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進入實質交接,因從投票結果出現、新民意誕生後,馬政府就進入看守政府期,不能做重大預算、人事、政策決定,何況是多數黨組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順利地進行政權和平轉移、穩定政局。」 \n 無關宏旨 不滯留戰場 \n 該人士說,但馬卻一直在講多數黨組閣,這個與實質交接無關宏旨的「奇怪題目」,且組政權交接小組,也是在民進黨提出馬政府「必須主動」之後,「實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n 只是,若馬仍不放棄,真的宣誓不碰總統的兩岸、國防、外交權力,成為「虛位總統」,蔡英文是否重新思考多數黨組閣?近蔡幕僚說,總統拋棄兩岸、國防、外交之權,「實務上並無可能」,所以,多數黨組閣根本是假議題,「沒譜!」 \n 交接、對話才是真團結 \n 但蔡英文也宣示要停止政黨惡鬥,若繼續拒絕接招,是否可能落入並未實現自己所說要團結朝野的質疑? \n 蔡的幕僚表示,蔡英文沒有要破壞社會氣氛的意思,反而要進入實質交接,才是團結的重要程序。 \n 幕僚說,只有進入實質交接,雙方才能「對話」,屆時有關新國會、政治改革的議題,說不定都會觸及,這才是團結,而不是在那邊喊來喊去。 \n 他說,實質交接才是真正得進入的程序,馬真的不要一直繼續想「一些有的沒有的新議題」,因「我們不會奉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