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夜宴圖的搜尋結果,共04

  • 《韓熙載夜宴圖》藏密碼 青白瓷發源地是它!

    《韓熙載夜宴圖》藏密碼 青白瓷發源地是它!

    人民網報導,北京故宮珍藏的《韓熙載夜宴圖》為中國傳世名畫之一。近年來研究者發現,這幅畫中其實藏有一個關於陶瓷的重大祕密,安徽繁昌窯很可能為中國青白瓷的發源地。 \n \n繁昌窯的研究者偶然間注意到,《韓熙載夜宴圖》的畫中共描摹32件瓷器用品,竟與出土的繁昌窯青白瓷相當神似。無論荷花托盞、花口碟或葵花口溫酒壺、執壺等,無不呈現出繁昌窯青白瓷的明顯特徵。那時景德鎮尚未開始燒隱青瓷。 \n \n由此也佐證,繁昌窯青白瓷的燒製年代應為五代時期,西元十世紀左右;也更加證明,繁昌窯生產青白瓷要領先於宋代才開始生產青白瓷的景德鎮,從而推測繁昌窯很可能為中國青白瓷的發源地。

  • 都會時評-高雄夜宴圖

     南唐李後主為觀察大臣韓熙載的夜生活,派了畫家悄悄畫下夜宴場景,可說是古代版的狗仔跟拍,只不過用畫筆替代相機。當年的畫工沒有料到,千年後,媒體用相機及筆再加上查訪,描繪了高雄版的夜宴圖,古今爭輝,高雄夜宴也不遑多讓。 \n 南唐的夜宴圖裡,高官、要員、和尚齊聚一堂,樂曲悠揚、舞姿曼妙、觥籌交錯、笑語喧嘩、夜夜笙歌,忠實傳真了名臣韓熙載的狂放不羈。 \n 千年後,狗仔筆下的高雄夜宴圖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大臣自備女侍,在旁倒酒、剝蝦,而結局都是官員、業者、民代觥籌交錯、賓主盡歡。 \n 古今兩幅夜宴圖都繪盡官場生態,但動機卻大不同!南唐夜宴圖是后主李煜想了解韓熙載的夜宴情形,而派出畫工潛入探訪。高雄夜宴圖則是媒體追蹤弊案,抽絲剝繭,企圖還原某些不為人知的真相。 \n 南唐夜宴圖也許空前,但證諸歷史,並非絕後,高雄夜宴圖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n 當然,古今的狗仔不論如何追蹤、描繪,或許會失真,或許可接近事實,不論如何,都已留下紀錄,供後世考察、窺視曾走過的足跡。

  • 拆解傳統王懷慶:從「一」生出萬種風情

    拆解傳統王懷慶:從「一」生出萬種風情

     「傢俱本是立體的,可站立的,硬讓我給『拍』成了平面,把『構造』變成了『構成』。」中國藝術家王懷慶將傳統建築與傢俱的構造拆解,在畫布上重新拼組成另一番景況,發展出從東方文化基因出發,與當代表達形式結合的獨特語言,創造出一種簡潔理性又浪漫詩意的風格。 \n 王懷慶說:「這二、三十年來,我一直想從中國傳統文化的原點生發出萬種風情。這不單是對自己的預期,也是一種設定,作品就這麼一件件做出來、走到底。」 \n 六十八歲的王懷慶目前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大型個展「一生萬」,展出一九八○年代末期至今各時期的作品共四十六件,媒材涵蓋油畫及最新的鋁合金裝置藝術,他的代表作《大明風度》、《夜宴圖》、《一生萬》都在展出之列,可一窺王懷慶從具象發展至抽象繪畫的演練過程。 \n 展名「一生萬」源自老子《道德經》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呼應王懷慶所言「從一生發出萬種風情」的創作理念。一九八五年王懷慶途經浙江紹興拜訪魯迅故居時,被當地黑柱、斑駁白牆的民居,及古傢俱的紋路結構感動。 \n 「很美、很莊嚴、很有智慧,也很殘酷,一下在腦子裡刺激出許多東西。」從此衍生出他以建築和傢俱結構探索為主題的系列。 \n 一九九一年,王懷慶以描繪明式太師椅的畫作《大明風度》獲得「中國油畫年展」金獎。王懷慶表示,直到八○年代末期,中國美術作品的評判標準「就是革命路線」,「而一件與革命毫無相關的畫作獲得了金獎,證明中國美術界在當時的遊戲規則有了巨大轉折和歷史性的改變。」 \n 王懷慶出生於北京,自小接受蘇聯寫實繪畫的訓練,一九六四年進入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師承倡導西方現代主義的名家吳冠中。一九七○年文革期間他下放農村勞動改造,一九七一年他被指派到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擔任舞台美術設計,直到一九七九年考取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研究所。王懷慶在部隊工作業餘時間,即使環境艱苦、創作條件有限,依舊發展創作。一九七九年與同學合組「同代人畫會」,一九八○年在中國美術館等地展出。 \n 王懷慶深信手工的能量,也從傳統建築和傢俱中感受物件透出的生命力。如《夜宴圖》靈感來自《韓熙載夜宴圖》。《韓熙載夜宴圖》描繪酒醉金迷奢華生活,王懷慶的《夜宴圖》卻徒留零落的傢俱。「當時想給它來個翻唱,把原作裡的人和生命淡化、遠去甚至消失,但沒有生命的物件反而堅實。物盡人遠,反映現代人的困惑與無奈。」 \n 他更直接將劈開的老傢俱帶入畫面中,如《大音有聲》拼貼許多黑木材,到了《一生萬》更讓黑木材跨出畫框、延伸到畫布周圍,「劈開木材的速度感和木材肌理的力度,像是中國書法的飛白,又比飛白更有力量。」 \n 近年,王懷慶又發展出《三足鼎立》、《自己和自己的影子》等鋁合金的立體作品,只是這些「立體」作品看起來倒像是摺紙摺出的立體物件,在燈光投射下產生影子與實體結構對話的趣味。

  • 王羲之的六角竹扇

    羲之當年所書寫的六角竹扇,已無實物可考,但推測應近似於南宋古墓所出土的文物,是以細竹絲精密編成,造型略彷彿「韓熙載夜宴圖」中韓熙載手拿的那一把竹扇,但上頭有兩個尖角才對。 \n王羲之的六角竹扇 \n根據「晉書‧王羲之傳」有一段: \n「嘗在蕺山見一老姥,持六角竹扇賣之。羲之書其扇,各為五字。姥初有慍色。因謂姥曰:『但言是王右軍書,以求百錢邪。』姥如其言,人競買之。他日,姥又持扇來,羲之笑而不答。」 \n至於大書法家王羲之在那位老婦人的「六角竹扇」上,書寫的內容是甚麼呢?根據我的推論,六朝人文章是駢體文,是四、六對句,所以「蘭亭序」句子都是以四字為主,但羲之少為人知的「蘭亭詩」卻有五言、四言各一首,其五言詩如下: \n仰視碧天際,俯瞰淥水濱。寥閬無涯觀,寓目理自陳,大矣造化工,萬殊莫不均。群籟雖參差,適我無非親。 \n因此推論羲之在扇面上書寫一些五言詩句,是極有可能的。 \n當然,羲之當年所書寫的六角竹扇,已無實物可考,但推測應近似於南宋古墓所出土的文物,是以細竹絲精密編成,造型略彷彿「韓熙載夜宴圖」中韓熙載手拿的那一把竹扇,但上頭有兩個尖角才對。相較之下,我小時候搧火爐用的竹片扇,實在粗糙又呆板。 \n東晉熱賣商品── \n廣東蒲葵扇 \n另一件有關扇子的趣事,同樣發生在東晉,主角換成謝安,據「續晉陽秋」中記載: \n「安鄉人有罷中宿縣詣安者,安問其歸資。答曰:『嶺南凋弊,唯有五萬蒲葵扇,又以非時為滯貨。』安乃取其中者捉之,於是京師士庶競慕而服焉。價增數倍,旬月無賣。」 \n想不到中國四世紀中葉的南京城,有一年秋冬,最新潮的商品,竟然是一把曾經過季滯銷的廣東蒲葵扇。透過這則故事,可以想見謝安當年,魅力真是無可擋,只要他出席剪綵宴會時,手中輕搖葵扇,那股風流瀟灑勁兒,肯定滿城風靡。難怪京師數萬粉絲,一個月之內,就將五萬把葵扇,搶到缺貨。比照現今滿街人手一個名牌包包,不也是一樣呢? \n千年紈扇 \n再來,要談一下我小學時那把「價值高昂」的蠶絲圓扇了,其實,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東漢班婕妤那首有名的「怨歌行」(節錄前四句): \n「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月。裁為合歡扇,團團如明月。」 \n其中所提到,鮮潔如霜月的「紈素」其實就是素絹,由高級的蠶絲所織成,這種圓形中間帶柄的紈扇,才是中國歷史上使用最長久的扇子,從西元前一世紀東漢的班婕妤算起,一直到西元十五世紀初葉明朝永樂以後,因摺扇興起,才改變中國人用扇的習慣。整整一千五百多年,不分男女老少,全都適用。因此故宮所收藏的宋、元扇面書畫,全是畫在這種圓形絹布上。 \n把摺扇當作生活記錄與 \n旅遊明信片 \n最後,也就是現今廣為流行的摺扇,據考證,其實是元朝時,從日本傳到韓國,再傳到中國的。但是,經過明、清兩代文人與書畫家的努力與推廣,形成中國獨特的書畫藝術表現形式,又因為可以摺合,適於攜帶,故後來居上,成為主流。 \n我曾經在古董店買到一些老舊摺扇,其中一把題了七首詠秦淮的絕句,署名玄玄老翁蕭方駿,茲錄其中一首: \n玉溝碧水鴨頭新,流入秦淮更幾春。舊苑祇今零蔓草,枉將遺事悼隋陳。 \n詩書俱佳,真可謂風流倜儻,令人神往。 \n記得有一年遊杭州西湖時,逛吳山夜市,買了幾把王星記小摺扇,回家畫西湖小景,一則當遊記寫生;一則權充風景明信片,分贈親友,一舉兩得。也圓了我小時候沒有完成的的書生美夢。 \n關於摺扇,也有一件令我感傷的事,約七年前,我在冬山鄉大進村一座山神廟山坳處,發現兩株樹高一樓,樹齡約百歲的原生單瓣紅山茶,葉面光亮如綠釉,展如手掌;紅花艷如胭脂,約有拳頭大小,折得一枝,歸來趕緊依樣寫生,畫在摺扇上。 \n明年冬天,興沖沖地重訪山神廟時,卻只見兩個平整的樹頭,兩旁被電鋸截斷的樹枝散落滿地,因為該山坳已被填土重整,要新蓋一座修行的道場。每當展玩這把摺扇時,鮮艷的畫面上,卻總難掩一股揮之不去的惆悵之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